裸女艷情 (9) 作者:Lichee

【裸女艷情】 (9)

作者:Lichee 2021年9月26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這幾天,張偉森下班後便到全芳冰室,他坐在一角靜靜地觀察。

全芳冰室就是霍永全、唐笑芳的茶餐廳,霍永全把茶餐廳重新打造過,仍保留「冰室」

這個招牌,賣的是地道飲食,但裝潢則以歐陸風情為主,令人別有一番感受。

而自從老闆娘唐笑芳和三任女侍的蟬薄衣著,三點若隱若現,齊B短裙,玉腿展露無遺,加上冰室的歐陸風情,令人有一種飄然逸仙之感。

張偉森來全芳冰室,目的是想觀察裸女雕像的影響力有多大?之前,他都是把一對裸女雕像擺放在住宅單位內,住宅單位的面積少於餐廳或宴會廳的面積,他不知道裸女雕像的影響力會不會因場地大小而有所不同。

據他所知的經驗,受影響者都是曾經直接面對過裸女雕像,而受到裸女雕像影響至少會看到裸女向自己微笑、打眼色或者感覺裸女與自己融合,張偉森自己也有同樣的經歷,現在一對裸女雕像擺放在茶餐廳內,究竟來光顧的食客會不會受到裸女雕像的影響?如有,她們的反應又會是怎樣的呢?經過幾天在茶餐廳的觀察,張偉森與之前的經驗做了一個對比。

之前一對裸女雕像被擺放在住宅單位內,住宅單位是私人地方,而受影響者是直接面對裸女雕像,受了裸女雕像的影響,女的會風騷嫵媚,放蕩裸身,男的會雄風大振,勇往直前。

現在一對裸女雕像被擺放茶餐廳內,顧客都會看到裸女雕像,但不如在住宅單位內那樣直接,有些顧客看到裸女雕像之後,表情也顯得有點淫靡之色,但沒有裸露身體的舉止。

雖然老闆娘唐笑芳和三位女侍的衣著,已是單薄半透明或貼身抹胸上衣和齊B短裙,加上她們衣內真空,但看到裸女雕像的女士似乎沒有受到她們暴露衣著的影響,而令她們也會有暴露的舉止。

這是因為茶餐廳是公眾地方,令受裸女雕像影響者有所顧忌?但以裸女雕像的影響力,受影響者應是不會理會在什麼地方,只是要把自己想做的表現出來。

還是裸女雕像被放在如茶餐廳公眾地方,因空間較私人住宅空間大,其影響力受到空間的限制?如果是這樣的話,婚宴場地較茶餐廳更大,裸女雕像的影響力會不會也受到空間的限制?張偉森想到頭也爆,他想起鍾立源介紹的那位師傅,或者那位師傅會知道裸女雕像的力量,上次聯絡師傅,電話留言說師傅到了台灣辦事,不知師傅回來了沒有,他便再打電話聯絡師傅,可是電話又是留言,今次說師傅有緊急的事要處理,請客人留下聯絡電話,張偉森只好電話留言。

張偉森費煞思量,怎樣才可以利用這對裸女雕像在婚宴上弄出個『驚喜』來?這個周末,張偉森還要處理工作,正忙得一頭煙之際,電話響起,是霍永全打來的。

「森哥,政府推出『裸體族法案』,我們可以登記為裸體族,我老婆說要登記為裸體族,我也決定把冰室登記為全裸營業。

「什麼『裸體族法案』?」

「森哥,你快上網去看看,親身到裸族辦登記,可以即時成為裸體族,我和老婆現在就趕過去登記。」

張偉森掛了電話後,便立即上網查看,正在查看裸族辦網頁,老婆楊敏儀打電話來:「老公,你有無看新聞啊?政府推出『裸體族法案』,登記成為裸族體,便可以全裸自由出入公眾地方,成了裸體族,以後就不用又穿衣又脫衣那麼麻煩了,老公,我想全裸自由出入好久的了,我決定登記為裸體族,一會兒Janey,Amy,Eva和我一起到裸族辦登記,你贊成嗎?」

「當然贊成啦,我現在有工作忙,我先在網上申請登記,並填寫授權書,我把資料傳給你,你替我領取手環帶,我完成手上工作後,我會到全芳冰室,你完成登記後也到那裡會合我,阿全說他會把茶餐廳登記為全裸營業。」

「嘩,正啊,好,我登記後到那裡會合你。」

張偉森趕快完作手上的工作,便前往全芳冰室去。

他途中在車廂里聽到人人都在討論『裸體族法案』,有人在手機不斷重看裸體族法案的新聞發布會,大讚巿長、議長和教育局副局長的身材,E奶議長,D奶巿長,C奶教育局副局長,真令人大飽眼福,也有人說巿長議長真能身先士卒,三點畢露任人看光而神色自若,真令人佩服。

張偉森一邊聽途人的議論紛紛,一邊想像到老婆一絲不掛的出現在公眾地方,全身赤裸任人看光,他隱隱感到下體蠢蠢欲動。

張偉森來到全芳冰室街口,已看見茶餐廳門口排了一條長長人龍,門口也聚集了人群,似乎在看熱鬧似的。

張偉森走到茶餐廳門口,看見唐笑芳全裸無遺站在門口招呼來顧客入座安排。

只見一身白肉的唐笑芳,年約四十,但姿色艷麗,身材略胖,但不失婀娜,兩個36C的大乳房,隨著身體的挪動甩來盪去,兩條微腴而有線條的玉腿,來來回回,使胯下的一片毛毛,掩來掩去。

門口聚集的人群,舉著手機不斷向唐笑芳拍照,唐笑芳偶然瞥見到手機向著自己,她微微一笑。

張偉森擠過人群,來到唐笑芳面前,唐笑芳看到是張偉森,便讓他進入,並告訴他已為他預留座位。

張偉森進入茶餐廳,迎面而來的是女侍瑤瑤:「森哥,已預留了座位給你,都是平時那張台啊。」

張偉森只顧上下打量瑤瑤,一時之間沒回應瑤瑤的說話。

瑤瑤看到張偉森的樣子,咭一聲笑了,說:「森哥,你怎麼啦?我的身體你都都全看過啦。」

張偉森才反應過來,說:「看著你赤身裸體在公眾場地,跟那個不一樣呀。」

瑤瑤笑笑說:「現在我們是全裸營業,我們當然是全裸啦。」

這時霍永全看見張偉森便走過來,說:「森哥,坐,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

張偉森一坐下,霍永全便說:「森哥,你把那對裸女雕像放在這裡是想驗證一下裸女像的效力,是嗎?」

張偉森說:「是呀,可是……」

霍永全說:「你看看周圍……」

張偉森環顧四周,霍永全、唐笑芳固然是全裸,三位女侍也是全裸,同時他看到有許多顧客竟是全裸。

張偉森說:「咦,那些全裸顧客手腕上沒有識別手環帶,全哥,你說把茶餐廳登記為全裸營業,顧客一定要全裸的嗎?」

霍永全說:「我詢問過,老闆一定是裸體族,職員也要全裸工作,顧客是否全裸光顧,由老闆自行決定,目前我暫時沒有規定顧客一定要全裸光顧,由顧客自行決定。」

張偉森說:「那些全裸顧客是怎麼樣的?」

霍永全說:「是這樣的,我和老婆從裸族辦登記後回來,告訴他們,我把冰室登記為全裸營業,他們要全裸工作,他們都沒異議,立即就脫光全裸,我在門口貼出告示,聲明冰室依法登記為全裸營業,很快已經有人排隊輪候入座,我老婆便在門口安排客人入座,我在替瑤瑤、媚姐、蓮姐等做網上登記裸體族,突然我瞥見有些客人竟自行脫光衣服,但我看她們手腕上沒有識別手環帶,接著進入來的客人都是自行脫光,我好奇怪,那對裸女雕像放在這裡都好幾天了,之前都沒登生過這樣的情況,今天我和老婆全裸,就發生顧客自己脫光。」

張偉森說:「我也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看來或者要有人裸體,才可以發揮出裸女雕像的感應力……」

這時張偉森瞥見有人全裸進來,他一看老婆楊敏儀,她全裸走進冰室來,吸引了冰室里客人的注目,張偉森向楊敏儀招手示意,楊敏儀走到來。

霍永全起身,說:「我也要回去工作,你倆老公婆慢慢傾,今天我請客。」

楊敏儀說:「全哥,怎好意思呀?」

霍永全笑說:「難得美女全裸來光顧,哪你給我摸摸奶奶吧。」

霍永全話一落,一手便摸在楊敏儀的奶子上捏著,冰室內的人看得也側目。

楊敏儀也任得霍永全摸玩自己的奶子,並說:「咦,你老婆也是全裸啦。」

霍永全笑笑說:「你看,我老婆在門口招呼客人,哪有空給我摸奶奶呀,好啦,你們隨便叫東西吃,不要客氣啊。」

霍永全說完便回到櫃檯去。

楊敏儀一坐下便拿出裸體族辦別手環帶遞給張偉森說:「老公,這是你的,激活後便可戴上。」

張偉森立即用手機上網到裸放辦網頁激活手環帶,同時問:「Janey,Amy,Eva她們呢?」

楊敏儀說:「她們回去會夫啦,嘩,原來裸族辦的職員全都是裸體的呀,我們領了手環帶便立即激活,之後便脫去衣服,全裸離開,我們三個女人一走到街上,立即受到途人注目,人人都把目光掃射在我們身上,又舉起手機向我們拍照,Janey,Amy,Eva都說全身上下給人看光的感覺好捧,我說是呀,今天終於可以全裸上街,以後再不用又穿衣又脫衣那麼麻煩了,沿途上,不斷有人舉起手機向我們拍照,在車廂上,竟有人認出我,他們贊我身材好棒,說我奶子大,屁股圓,還要跟我合照,我好有滿足感,老公,我好興奮呀……」

張偉森一邊激活手環帶,一邊聽老婆在說話,他激活手環帶之後便脫光衣服,走到老婆身邊,把楊敏儀扶起來,把她身體轉向背著自己。

楊敏儀說:「老公,你幹什麼,我還未說完……」

張偉森沒回應楊敏儀,用手摸摸老婆的屄屄,便二話不說,把陽具從楊敏儀後插入她的陰道里。

楊敏儀冷不防老公這個舉動,說:「老公……這裡……是公眾地方……這樣……給人全看到……」

張偉森沒理會,把陽具在楊敏儀陰道抽出插入,並說:「看你的屄屄都濕漉漉的,你也好想做愛了,我們不是幻想過在公眾地方做愛嗎?現在我們裸體族,只要你情我願,可以明正言順在公眾地方做愛,我相信好多人都會對著你的裸照『打手槍』,現在就他們看看你的淫樣吧……」

楊敏儀本來已是興奮莫明,屄屄受到衝擊的刺激,性慾更高漲,也再沒理會四周的環境,口中只顧叫道:「噢……噢……好大啊……老公……你插死我啦……噢……噢……大力呀……插死我呀……噢……噢……」

張偉森說:「老婆……叫大聲一點啊……叫得淫點……讓所有人都聽到你的淫叫……」

果然,茶餐廳內的人看到張偉森和楊敏儀當眾的春宮,已有人走到二人旁邊在觀看,也有人舉起手機拍攝二人的活春宮。

「嘩……在公眾地方做……不怕犯法嗎?」

「聽聞裸體族可以在任何地方做的……」

「我認得那個女的……她就是早前被人用刀脅持在街上脫光的那名女子……」

「她身材好正啊……對波又大……」

「看她的被肏的樣子好淫啊……」

這時張偉森把楊敏儀仰臥在桌子上,他掰開楊敏儀兩腿,把陽具直插進楊儀屄屄內,猛力地抽送,胸前一對乳對隨著張偉森的抽送而抖動,張偉森時不時用手摸捏著楊敏儀一對奶子。

楊敏儀一臉享受性愛的刺激,口中「噢……噢」的淫呼盪叫著。

現場的人都清楚看到楊敏儀陰道被老公的陽具抽出插入,有些女士忍不住自己摸起自己陰戶來,也有男士自己捋著自己的陽具。

張偉森猛力的推進,陽具直搗楊敏儀子宮,楊敏儀高潮來了,她兩手按著老公的屁股淫聲大叫:「噢……好硬啊……噢……我要呀……大力屌我呀………噢……噢……」

張偉森感到老婆陰道壁強力抽搐,他龜頭酸麻,便說:「我要射啦……」

楊敏儀說:「射啦……射在裡面啊……噢~~~~~~」

張偉森身子一抖,一咕嚕便噴射,而楊敏儀高潮來襲,長吁一聲,身子也就軟下來。

張偉森把陽具從楊敏儀陰道拔出來,扶楊敏儀從桌子上下來。

楊敏儀想到剛才給人看著自己被肏的樣子,有點臉紅,但又感到莫名的滿足。

四周的人向二人豎起姆指,楊敏儀向他們微笑。

張偉森回神過來,他也不知自己為何會這樣的,只是當他看著全身赤裸的妻子時,他感到老婆對自己淫笑,好像在說:「老公……屌我……」

張偉森望向裸女雕像,裸女雕像在向他打眼色,但張偉森感到今次裸女向他打的眼色有別於以前,好像在哪裡見過,可是他又想不起來。

張偉森環顧四周,若有所思,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他接過電話後,便拉著楊敏儀離開茶餐廳。

原來是張偉森表姐彭綺雲打電話找他,叫他到她家裡去,說有事要他幫忙。

張偉森和楊敏儀二人全裸來到彭綺雲住的大廈,大堂保安員看得目瞪口呆。

楊敏儀看見保安員的表情咭聲笑出來,她大方地在保安員面前站著,好讓他打量自己的兩個乳房和陰戶,張偉森則拉著楊敏儀趕快走進升降機。

彭綺雲打開門給張偉森和楊敏儀入內。

「表姐,你們在家不是裸體的嗎?幹嘛穿上衣服的?」

「是這樣的……阿菲男友的姐姐是銀行人質事件的女職員,現在她要全裸生活,阿菲男友父母為支持女兒全裸生活,他們登記為裸體族,一家人全裸生活,當然阿菲男友也支持他姐姐,也登記為裸體族……」

張偉森問:「哪阿菲怎麼說?」

彭綺雲說:「阿菲知道後,她跟隨她男友登記為裸體族,她告訴了阿哥阿嫂她的決定,阿哥阿嫂知道後,大感不滿,說要取消婚禮,阿菲跟阿哥阿嫂吵了幾句,她感到很委屈,便走過來,之前我不清楚她發生什麼事,在阿菲來之前,我穿回衣服,後來聽了她的述說,我便打電話給你,叫你過來,看看有無辦法幫幫阿菲……」

張偉森問:「現在阿菲在哪?」

彭綺雲說:「她在阿韻房中,我去叫她們出來。」

彭綺雲拍房門叫道:「阿韻,表舅父來了,你和阿菲都出來吧。」

房門被打開,彭綺雲呆了一呆,說:「阿菲……你……」

「姑姑,剛才阿韻跟我說了,既然姑姑一家人在家都是全裸,橫豎剛才我已登記為裸體族,我現在也全裸。」

彭綺雲說:「既然你都知道了,哪我就不用……」

彭綺雲一手就把衣裙脫去,全裸的面對自己的侄女。

彭綺雲,四十來歲,容貌漂亮,身材婀娜,三圍37C-29-37,兩個乳房因哺乳而稍微墜,但仍又大又白,乳頭粒突,兩腿腴長,臀圓肉厚,胯下三角茸茸一片。

阿菲上下打量彭綺雲,說:「嘩,姑姑身材好棒啊,奶奶好大喔……」

「表姐,我沒說錯吧,而且媽的奶奶很好摸手的,你摸摸……」

彭綺雲說:「阿菲,你喜歡摸姑姑的奶奶隨便摸啊……」

阿菲把手放在彭綺雲一對奶奶上撫摸著,說:「姑姑的奶奶真的好摸手……」

「媽,表舅父來了?」

彭綺雲說:「是啊,我們到客廳去。」

莫子韻一到客廳便兩手擁著張偉森,又用兩個乳房壓著張偉森胸膛,張偉森也不客氣,兩手在她赤裸的身上遊走。

莫子韻,十七歲,容貌清麗,少女肌膚,細膩嫩滑,肉白身瑩,兩個大奶子豐腴盈滿,乳頭如熟透的櫻桃,小腹平坦,臀部渾圓,兩腿渾圓修長,陰毛濃密烏黑細長。

彭菲看著表妹莫子韻和張偉森的親熱擁抱,一時臉紅起來。

楊敏儀打量彭菲的裸體,說:「阿菲,你的身材很棒啊,小景一定愛不釋手。」

彭菲,二十來歲,容貌俏麗,肌膚瑩白,細膩嫩滑,三圍36C-27-36,兩個奶子豐腴盈滿,乳頭突脹,臀部渾圓,兩腿渾圓修長,陰毛濃密烏黑細長。

彭菲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哪有表嬸的身材棒啊,我公司同事都說表嬸的身材棒。」

楊敏儀笑笑說:「我哪有你的青春裸體美呀!」

彭綺雲說:「好了,你們兩人身材都棒,我這個身體都不及你們的了,喂,阿韻,不要纏著表舅父了,有事要跟表舅父商量呀。」

莫子韻聽了母親說話便放開張偉森,張偉森打量彭菲的裸體,說:「阿菲身材好棒,小景那小子真有福。」

彭綺雲說:「哎呀,阿森,你看看怎樣幫幫阿菲,不要老在說閒話。」

張偉森想了一想,說:「既然阿菲都能開放自己全裸示人,只要把表哥表嫂拖下水一起裸體便成了。」

阿菲愕了一愕,問:「怎樣把阿爸阿媽拖下水?」

彭綺雲也說:「阿哥阿嫂較我還保守固執,怎把他們拖下水?」

張偉森打量彭綺雲兩個乳房和毛毛陰戶,笑笑地說:「哈哈……美美的表姐都可以被我拖下水,表哥表嫂……呵呵……」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