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欲之淵 (4)作者:yuan19971004

【亂欲之淵】(4)

作者:yuan19971004 2021年10月13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第四章 羊入虎口

「姨媽,我回來了」今天我早早的就回到家中卻發現姨媽不在家又出去了,不過也好,現在的我臉上還有些淤青,要是被她看到了可不好。

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開始翻閱《御女心經》準備把它再詳細的看一遍。那些動作並不難理解,稍微看幾遍就記得七七八八了,接下來只要再稍加練習就可以了。

接著我又翻到藥物配置的那一部分,其中有一個叫做醉愛的藥引起了我的注意,其藥效就是每天食用一些的話會慢慢積攢人的性慾,不過和我所了解的烈性春藥所不同的是,烈性春藥是靠著短時間強大的藥性來瞬間摧毀人的意志,這種情況下女人基本就和一頭只會交配的母豬一樣,一點自我意識都沒有,我是對這種狀態的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的。

醉愛的效果則恰恰相反,它的藥效是柔和緩慢慢慢積累的,在平時只會稍稍激起人的性慾但又不至於讓人失控,甚至一些意志力比較強的人可以壓制住這股性慾。但真正可怕的是在壓制過程中會導致潛意識裡的慾望積攢,一但長期積攢下來後受到外力的刺激,這股慾望就會爆發,而那個時候雖然人的意識是清醒的,但是身體在長期的隱忍中已經無法再控制。

不過就書中所說的那樣,藥不過起到一個輔助作用,真正成事的還得看使用者的手段,現實中哪有什麼藥物能夠控制女人一輩子?所以唯有在用藥的同時利用高超的性愛技巧,讓女人在清醒的狀態下直面慾望的衝擊,這樣才能使其一步一步地墮入慾望的深淵。

書中醉愛的名字前面打了一個星號,全本書中唯有這個藥品被作者打了標記,看來對它極其推崇。

不過這藥效也非常符合我的口味,我的腦海里不由的浮現出姨媽那知性端莊的身影,嘴角里浮現一絲玩味的壞笑。女人嘛,還是得慢慢征服起來才最有意思,不知道姨媽這種落落大方,知性端莊的美熟婦是否能禁受的住醉愛的影響。

是的,自從上次拿了姨媽絲襪自慰後我便越來越關注起這位先前並不怎麼接觸的姨媽。以前還小,沒有那方面的意識,只不過把她當做一位普通長輩來看待。而姨媽從事教育行業,平時為人作風冷淡嚴厲,這使她的氣質並不怎麼討我的喜歡,偶爾走親串友見了姨媽也就問候一聲就自顧自的玩去了。

上了初中之後平時時間除了學習就是出去把妹,和姨媽見面的次數就更少了,對她的印象也就慢慢變淡了。

可是現在和姨媽住在一個屋,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讓我再也無法無視她,我開始重新審視著這位熟女長輩。

姨媽長得和媽媽有些相似,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都是我見過的熟婦中一等一的,優雅端莊,保養得體。不過姨媽獨有的教師氣質讓她平時里看起來十分冷淡禁慾,不過越是這樣越讓我有一股想要征服姨媽的慾望,我想將其推倒,雙手攀上姨媽那對高聳軟彈的雙峰肆意馳騁,用自己濁白的精液將這位知性端莊的教師人妻的每一寸白嫩肌膚給污染,直至將其拉入慾望的深淵之中。

作為馬上就上初三的我性慾卻比同齡人大的多,而且那些未成熟的少女軀體已經無法滿足我的慾望,我開始把自己的目光盯上那些頗有韻味的熟婦們,而姨媽的出現更是讓我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那高聳入雲的玉乳、白皙光滑的瓜子臉蛋、帶著金絲眼鏡的鳳眼、盈盈可握的細腰以及那雙無時無刻不穿著絲襪的修長美腿,這一切每時每刻都在通過視網膜神經刺激著我的大腦。呵呵,姨媽還以為自己平時那一幅端莊禁慾的模樣和偏保守的穿著已經很遵守其作為一名人妻,一位母親,一位老師的道德操守了。殊不知正式姨媽這副模樣才刺激著我的心,讓我有極強的征服慾望。我想看到這位端莊人妻在我身下掙扎呻吟的模樣,想要讓這位知性熟婦和我一起墜入慾望的深淵當中不能自拔。

我的慾望,我的目標是那麼的明顯,要是放在剛來那會我是萬萬沒有這種單子的,一方面是姨媽的氣質確實威懾著我讓我不敢有什麼壞心思,另一方面就是姨媽的高挑的身材看起來要比我高得多,真要動起手來要是姨媽全力反抗我還真沒把握將其制服,弄不好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不過現在可不一樣了,我有《御女心經》這本秘籍在手,在外物輔助下我的成功幾率變得更大,我的膽子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大。不過這事的從長計議才行,每一步都得提前規劃好,這樣才能一步到位,取得成功。

此時的姨媽絲毫沒有察覺到她已經變成了我的獵物,可能在她眼裡現在的我依然是那個可以隨手拿捏的小屁孩,但是這個關係終究會有顛覆的那一天。

早上鬧鐘還沒響我就起床了,昨天下午趁著姨媽沒回來我在家裡把全套的動作都練了一便,果然練全套就是更加的有效,現在早上起來都感覺自己神清氣爽。

我站在床邊一搖一晃得穿著衣服,心裡卻在想著事情:那些藥找誰才能幫得上忙?雖然之前搜了幾下裡面那些藥物都不是啥名貴藥材,但是我縱然能買到估計也沒條件去煉製。要不然可以找一下學姐幫個忙?算了還是找摸清她的底細再說吧。

不過就算藥做好了,怎麼用也需要好好計劃一下。姨媽每天早上都會喝一杯牛奶,藥可以放在那裡面。這種藥物是慢性的,所以怎麼說也得連續放2,3個月吧,當然姨夫那邊也是個問題,可不能讓他察覺到什麼。

餐桌上一位美熟婦端莊地坐在椅子上不緊不慢的吃著早餐,在她的對面一位看起來只有14、5歲的少年正喝著牛奶,少年舉頭喝奶的同時眼睛微微往下看,盯著正在吃著早餐的美婦,眼睛裡閃現出一絲慾望的火花。當然我的眼神隱藏的很好,姨媽並未發現有什麼不妥,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還還需要繼續偽裝自己,假裝自己僅僅是一個貪玩的孩子,這樣才能不打草驚蛇,讓姨媽卸下對我的防備。

吃完早飯我正要像之前一樣出去,結果被姨媽給叫住了。

「從今天開始這幾天你就先別出去了,馬上就要開學了,你得準備準備」姨媽放下筷子平靜得說道,金絲眼鏡的鏡片上閃爍著一絲幹練的光芒。

「準備什麼啊?姨媽,不就是正常開學嗎?就剩幾天了還不如多讓我出去玩玩」我的心中有些牴觸。

「啪!」姨媽重重地將筷子放在碟子上

「你媽送你到我這是讓你來學習的,不是讓你來玩的!」

接著姨媽站起來用手撐了撐金絲眼鏡,然後雙手撐著卓沿,上身前傾,胸前的那對巨乳也隨之變得有些呼之欲出,

此時的姨媽就如同課堂上的老師一樣,略帶冰冷的眼神透過金絲眼鏡看著我,仿佛要把我看穿。撲面而來的嚴厲氣息壓得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從今天開始你要和正常考試一樣做3套試卷,這些試卷是育才中學歷年的期末試卷,你做完後我會拿給學校里的老師做批改,針對你的成績我會選擇對你薄弱的地方進行輔導」姨媽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考試過程不能帶手機,所以這幾天你的手機就放在我這,晚上再還給你」

聽到姨媽的話我不由得咬了咬牙,看樣子這幾天白天是沒有任何娛樂活動的了,不過好在我平時對手機上敏感的瀏覽記錄,聊天信息有隨時刪除的習慣,應該不會被姨媽看出啥。

「那,姨媽,每天早上我能出去鍛鍊會嗎?」我抬起小手,像班裡中的學生給老師打報告一樣。

「鍛鍊?」姨媽疑惑道,她抬起手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現在剛吃完飯是早晨7點。

「可以,不過你得在8點之前回來,因為8點半就要考試了」姨媽也不是完全不講情面,對於我這種合理的要求她還不至於反對。

「你應該感覺榮幸才對,育才中學最優秀的老師親過問身你學習,要不是你是我外甥,我才不會管」姨媽撐起身,雙手插胸頗為自得得說道。

「是~是~是,我太謝謝你了,姨媽,我先下樓鍛練身體去了」我敷衍的應付了一下姨媽後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小區的廣場上,一群大爺大媽正伴著柔和的音樂打著太極拳,路邊偶爾路過一兩個晨跑的年輕人,來去匆匆。我現在廣場的拐角處練習著書中的動作,除此之外還在進行著一些力量訓練,要想控制住姨媽這樣的熟婦,光靠技巧還差點,更要足夠的有力!

因為選擇的位置比較偏僻,整套動作做下來也沒人打擾我,偶爾路過一兩個行人對著我指指點點也無傷大雅。

鍛練結束後我就直接回去了,進屋一看姨媽已經把試卷放在我的桌子上,我主動的把自己的手機關機上交,然後就做題去了。姨媽則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著電視,被絲襪包裹的腿肉被擠壓的有些微微膨脹,姨媽翹著的那條腳上穿著一隻粉紅色的花紋拖鞋,她一邊看電視一邊有節奏地上下抖動著小腿,腳上的拖鞋也隨之以腳尖為支點上下晃動,拍打著被黑絲包裹的圓潤的腳後跟。姨媽偶爾扭過頭透過門縫看看正在做題的我,沒啥問題後又看著她的電視去了。

就這樣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晚上我洗完澡回到房間,感覺渾身不舒服,比我早晨在小區鍛練一個小時都還累。這還沒有上學呢就這麼折騰,真要進入學習狀態了那還得了?

拿出手機,開機。叮咚!熟悉的聲音響起,讓我感到無比的愜意,沒有到我居然會淪落到玩個手機都覺得是享受的地步。

打開微信發現有幾個人的頭像在閃動著,其中有一個我以前沒見過的,點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學姐這小妮子的。那天臨走前互相留了微信,沒想到這麼快就找我了。

在下午3點的時候她打了一個信息,問我今天怎麼沒去書店,懷疑我是不是跑路了。那個時候我還在奮筆疾書地雲試卷呢,手機也在姨媽那,哪有功夫回復她。

「我這幾天在考試,沒時間出去玩了」

我說明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後就打開軟體刷起視頻,結果第一個視頻還沒打開學姐便回復了我:

「考試?你們現在開學了嗎?」

「不是在學校,是在家裡……」

我把我現在的情況詳細得告訴了她。

「果然還是個小屁孩,被姨媽管教著,連門都不能隨便出」後面還帶著一個譏笑的表情。

「行,那我以後都不過來了,你那個忙等我有時間再說吧」

「哎,哎,你可別,你沒事了來書屋這邊一趟,幫我個忙」

聽我我要耍賴不來了她立馬就急了,立馬叮囑我一定要抽時間再過去一趟,有事需要我去做,問她是什麼事結果她又不說話了。

「神神秘秘的」我嘀咕道,也沒再回復她,開始刷著視頻,刷著刷著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應該是今天考試太費神了,索性直接把手機關了睡覺。

接下來的時間裡每天的生活都是重複的,無外乎是早起鍛練,做題,然後晚上休息。每天早上都和學姐聊一些有的沒的,無外乎就是在問我我啥時候過去,在此期間她還問我我多大了,家住在哪等一些亂七八糟的個人信息,就和查戶口相親的一樣,讓我煩不勝煩,到最後索性直接不理她了。

就這樣又過了3天終於把姨媽布置給我的3套試卷給做完了,而後天也就要開學了,在獲得姨媽的允許後我終於可以在明天出去了,這幾天一直待在家裡可把我給憋壞了。

不過雖然很急迫的想出去逛逛,但是早上我依然沒有忘記去公園鍛鍊一會。在公園角落的長椅上我正做著伏地挺身。

「1,2,3……」

我邊做邊喊。

「57~58~59~~6~~~0!呼!」

我艱難地撐起身子大口喘著氣,精瘦幹練的身材如同一頭獵豹一樣,充滿著野性的美感。我伸出手捏了捏胸大肌和肩二頭肌,那裡鼓鼓囊囊的,入手處是結實飽滿的肌肉,看來這幾天的鍛練頗有成果。

本來我從小到大吃食材都比一般人要好,各種營養品啥的也都不缺,這使我的身材相比同齡人就略顯健壯。現在經過鍛練後就更顯精壯,和一頭小牛犢一樣。

我稍加休息後便離開公園,不過我沒第一時間去書店,相反我又去了之前那家電競網咖玩了幾盤遊戲,接著又去一家正規的按摩理療店做了一下正骨按摩。老闆雖然對於一個14、5歲的毛頭小子獨自一個人來按摩有點意外,不過誰又會和錢過意不去呢。

「呦,沒想到還是一個小傢伙呢」

技師一進門看到我有些驚訝道。

我見有人進來自覺的脫下上衣,趴在床上。技師見我不說話還以為我在害羞呢,輕笑一聲,把東西放好便跨坐在我身上塗上精油開始按摩。

一般來說女技師的手勁對於正常成年男性來說都是不太夠的,不過我還是個孩子,力度也算是剛剛好。

「額~啊~」隨著技師從尾椎骨到頸部的一頓揉捏,我的身體發出咯吱吱的骨位移動的聲響,我舒服的叫喊了一聲。

「小傢伙小小年紀就跑來這個地方,是不是不想學好了?」技師在我身後說道。

「姐姐,我的傢伙是大是小你摸摸它不就知道了嗎?」我一幅滿不在乎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老油條了。

「姐姐我啊倒是很想看看呢,可是我們這是正規場所,可不能做這些不正規的動作哦」

技師姐姐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跪坐在我腰部兩側的大腿卻慢慢的有些收緊,整個絲襪大腿、小腿完美的貼合在我的身上,隨著按摩的動作細嫩的皮膚透過光滑的絲襪在我身上緩緩摩挲著,腳尖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指甲也透過絲襪刮擦著我的大腿,讓我好不舒服。

雖然說是正規按摩店,但裡面的技師可都是猴精猴精的,想著法子打擦邊球,讓顧客留下好印象下次再來點她的鐘。不過我這次來就是單純的按摩放鬆的,所以也沒想其他花里胡哨的東西。

走出按摩店的大門,活動活動筋骨,看來這種地方以後得常來啊。不過要是家裡有一個隨時隨地能給我按摩的那就更好了,我的腦海里不由的浮現出姨媽的身影,看來這事還得一步一步來才行。

到了書店門口卻發現門前掛著暫停營業的牌子,正當我有些失望之餘想要離開時我下意識得拉了拉門,卻發現門是開著的。

「難道是門忘關了?」我心想

「有人嗎?」我推開門把腦袋伸進喊道卻沒有人回應。

我慢慢的推開門進去,而後又把門給關了起來。我看了看櫃檯,座位上空空如也,屋子裡也一個人都沒有。我緩緩抬起腿,小心地朝著屋裡移動著。

「白姐?……學姐?……女魔頭?……」我邊走邊輕聲喊道,然而沒有人回應我。

書屋的面積不大,有人應該早就能發現的,看來今天她確實不在。

「叮~叮~叮~」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耳邊卻傳來一陣輕柔的音樂聲,我順著聲音尋找過去看到在不起眼的一個角落地板處有一道微弱的亮光,聲音正是從縫隙中傳出來的。我走進細看才發現這裡有一扇通體黝黑的門,和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難怪之前一直都沒發現。

不知道為何,我沒有敲門而是選擇將門輕輕推了推,露出一條正好讓我可以觀察到房內景象的縫隙。

房間的燈光有些刺眼,讓我適應了書屋中黑暗條件下的眼睛不得不暫且眯了眯。當我適應光線開始觀察房間時,裡面的景象卻讓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這是一間看起來略味寬敞的臥室,臥室的最拐角擺著一張深紅色的木製大床,床頭和床位都雕刻著一些看起來優點老氣的花朵、鳥兒的圖案。床頭工整地擺著一套被褥,粉白色的墊單,淡藍色的被子,還有一個披著白色花紋枕巾的枕頭。床上靠牆的位置擺著一排大小不一的娃娃,不過和一般溫馨可愛的娃娃不通,這裡的娃娃大多的挺丑萌丑萌的,甚至還有兩個骷髏娃娃。

在床頭偏外的地方同樣擺著一個深紅色的木製書桌,書桌上摞著好幾列好好的書籍,彰顯著這間屋子主人的勤奮好學。

最令人驚奇的是書桌旁邊的一個等身骷髏骨架,一般來說人少有人會在自己房間放這玩意的。不過此時的骷髏骨架被人穿上了一套塗滿塗鴉的衣服,眼睛上還戴著一個黑色墨鏡,使整個骷髏骨架看起來少了點驚悚,多了幾分滑稽。

我雖然也進過不少女生的閨房,但是這種風格的布置確是第一次見,可這些依然不足以讓我感到吃驚,真正讓我瞪大眼睛的是我所開這扇門正對面的一道讓人看了感覺鼻血都要噴出來的麗影,或者說魅影更合適。

只見有一道看起來十分年輕的魅影正背對著門口照著鏡子。這個人,這個女孩沒有穿外套,全身大片雪白的肌膚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之中。女孩的整個身型看起來十分勻稱,肩膀與側臀齊平,腰部又十分纖細,從背後看起來如同一個立起來的沙漏形狀。

女孩身上並不是寸絲不掛,觀察她的背部能發現她還是穿著胸衣內褲的,可那胸衣內褲卻是那種鏤空蕾絲製式的,胸罩和內褲之間還有些許布帶、絲繩相連,緊緊的勒住女孩年輕豐潤的肉體。女孩的腿上穿著白色長筒絲襪,絲襪邊緣帶有一道道蕾絲花紋,絲襪的最上頭,大腿兩側各有兩根弔帶將絲襪與那蕾絲內褲相連。

我雖然才上初三,但也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了,一眼便看出這女孩穿著的根本不是什麼正經內衣,而是真正的情趣內衣!不用別人告訴我,傻子都能明白此時此刻能在這個房間的除了學姐以外還能有誰?

「好傢夥」我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其他原因。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居然發現學姐這小女子偷偷的在房間裡試穿情趣內衣!之前雖然幫她在大腿上貼過膏藥,但是那時候她的深處還是被裙子所遮住的,沒想到裙底之下是這樣的風光。

想不到這傢伙居然還有這種癖好,口味挺重的啊。雖然我知道偷窺人家女性是不對的,可是我就是怎麼樣都無法把自己的目光從那道試衣的魅影上移開。

學姐背對著我一動不動,好像她也在注視著鏡子中的自己,欣賞著自己穿著情趣內衣的魅惑軀體。不管是正在門外偷看的少年,還是沉浸在欣賞自己肉體的少女,對他們二人來說此時的時間仿佛都是靜止。

不知過了多久,學姐的背影終於動了起來,只見她伸出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手指在螢幕上劃拉了幾下,點開,然後打了幾個字。

「叮咚!」門外我的手機響了起來,那是微信有人來信息的提示聲。鏡子前的背影一下子就僵住了,而此時的我也接近窒息,想不到在這個時候學姐會發信息給我,事發突然我也沒有給手機靜音。

學姐緩緩轉過身來,面若寒霜,手中緊緊攥著手機。

「啪嘰!啪嘰!啪嘰!」學姐穿著白絲的腳一步一步重重地踏在地板上,那腳步好像都踏在我的胸口一樣,每走一步我的心都會隨之狂跳一下。最終她走到門口,頓了頓伸出玉手推開了門。

「吱呀!」

門開了,露出門後正揪著衣服手足無措的我,而此時的我早已放棄了逃跑的想法。

「咚!咚!咚」

學姐邁著步子向我走來,我也隨著她的腳步不停的往後倒退著,然後我被身後的一本書拌了一下,跌坐在地上。我掙扎著想爬起來,但是在我起來之前一隻白絲玉腿一下子踏在我得胸口上。

「你都看到了?」學姐冷冷地說道。

「我…我…我…」我現在啞口無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整個身體都僵住了,如同失去控制一般。

見我不說話,學姐踩在我胸口的絲腳後跟抬起,凸起的腳尖緩緩地在我胸口劃了一個圓,粉色的腳趾甲透過絲襪刮擦著我的胸口,然後微微上抬,腳趾背部托起我的下巴,讓我的頭不得不抬起於她對視,我甚至能聞到從下巴處傳來的淡淡清香。

「看的爽嗎?」此時的學姐雙手托胸如同一個女王般俯視著我,胸前那對玉乳的規模雖然不及姨媽,但在這個年齡段也屬實難得。

面對她的審問我自然無話可說。見我沒反應,學姐皺了皺柳眉,然後慢慢挪開她的腳。

「進來吧」

學姐頭也不回的走進房間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在風中凌亂。

不知過了多久,我心中的悸動才慢慢有些平息,我緩緩的撐起上身站了起來,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後背早已被冷汗浸濕。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也隨之進去了房間。

一進房間我便看到了坐在書桌旁翹著二郎腿的學姐,白嫩的絲襪美腿交叉而放,在空中形成優美的曲線,微微有些肥嫩的大腿被絲襪緊緊的勒裹著,使其有些微微下陷,整條腿看起來纖細修長卻肉感十足,如同精製火腿般脆嫩。一雙小腳外形勻稱嬌嫩,塗著淡粉色指甲油的腳趾蜷縮著,顯示著這位女主人的心情並沒有表現出的那麼輕鬆。從腳趾到腳背再到腳踝,在絲襪的包裹下整雙腳看起來白嫩光滑,腳踝處的絲襪被圓潤的後跟撐起,略微有些拉伸,白色絲襪下那一抹肉粉色是那麼的清晰可見。學姐的金蓮小腳看起來是那麼的溫潤光滑,盈盈可握,讓我忍不住想將其把玩在手中,想盤核桃一般好好摩挲玩弄一番,透過絲襪感受其肌膚的每一寸光滑。

此時的學姐已經給自己穿上了短裙襯衫,不過依然能夠透過白色襯衫看到裡面的春光。我咽了口塗抹,拖著緩慢的步伐走到她面前手足無措的看著她。

「你不是在家裡考試嗎?今天怎麼過來了?」

我把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學姐,當然著重的說了自己一有時間就立馬跑到她這來,看看能不能幫她做什麼。

「哦?這麼說你還挺看重我的嘍?」學姐玩味的笑了笑。

「那是那是,學姐這幾天一直想叫我過來,我估計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這不,一有時間我就過來了」我一臉諂媚的微笑道。

「看來你已經做好覺悟了」

學姐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小剪刀,對著空氣咔嚓咔嚓地剪了兩下,然後不懷好意的盯著我的下半身,眼神中貌似有一些期待?

「你知道我是學什麼的嗎?或者說你知道我現在想幹什麼嗎?」

學姐伸出一小節粉嫩的舌尖,邊說話便舔了一下上嘴唇。

「學,學姐不是和我一個學校的嗎?學的不就是正常高中知識嗎?……這個和你現在想做什麼有關係嗎?」

看著學姐有些不懷好意的眼神,我有種不好的預感,聲音都開始有些發顫。這時我環顧四周才意識到書店門是掛著停業的牌子的,而我現在所處的房間是在書店最裡面的,也就是說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外人過來,更要命的是這個房間還是學姐的閨房,而現在只有我和她在一起。我頓時感覺自己像一隻自投羅網的小白兔,無處可逃。不過,我又想到一開始學姐穿著情趣內衣的模樣,那修長玲瓏的身材,額……要是學姐想對我做什麼,其實我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我心中安慰自己,好像自己吃了很大虧一樣。

「高中的知識只是我順帶學習的,我也在自學一些中西醫,因此學姐我啊對人體器官方面還是很感興趣的哦。但是書上的東西總是隔著一張紙,我想更加親密的接觸一些東西,所以……」

在我逐漸瞪大的眼睛中,學姐紅潤的小嘴緩緩張開

「學弟,你…把…你…的…下面…給我看看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