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欲之淵 (3)作者:yuan19971004

【亂欲之淵】(3)

作者:yuan199710042021年10月1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三章 書店奇遇

回到家中已經接近下午1點了,把一堆包裝袋放下後直接累趴在床上,突然感覺眼皮子有點沉,也難怪,折騰了一上午還拿那麼多東西,我畢竟還是一個初三孩子,感到困是正常的。我胡亂的將鞋子蹬掉,襪子也不脫調整了一下姿勢就睡了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聞到一陣飯菜香味,睜開朦朧的眼睛拿起手機一看,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我這一覺居然睡了4個多小時,看來今天上午真的把我給累壞了。

我撐著胳膊坐了起來,身下的小床發出一陣嘎吱聲,看來表哥這小子平時沒少做壞事,床都被他搖松成這樣。我環顧四周尋找被我蹬飛的鞋子,卻發現它們不知道被誰擺好在我床前,想必是姨媽乾的吧。

餐桌上我和姨媽各自我默默地吃著東西,誰也不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

「姨媽,你這邊還有大門多餘的鑰匙嗎?」

「有啊,你問這個幹嘛?」

「額,我想明天出去轉轉,你要是要出去的話我有鑰匙正好可以自己開門回家」我終究還是有著一顆好玩的心,整天待在家裡可不是我的風格。

「出去?你才來幾天就想著出去?周圍的路你知道怎麼走嗎?」姨媽皺褶眉頭,冷冷地說道。

「哎呀,我總不能一直待在家裡嗎?反正早晚都得出去,我提前熟悉熟悉周圍環境有什麼不好?再說了,現在手機導航那麼發達,那還會迷路呀,我又不是傻子」我據理力爭,鐵了心要出去。

聽了我的話姨媽放緩了嚼菜的節奏,思考了一番說道:

「行——吧,吃完飯我把鑰匙拿給你,注意別跑太遠,晚上5點前要回來」吃完飯後姨媽從抽屜里找了一把略微有點銹跡的鑰匙,看來已經很長時間沒使用過了,姨媽用紙擦了擦把它插到鑰匙孔里,萬幸還能使用。

「裝好了,注意別弄丟了」

我雙手接起鑰匙如獲家珍,衝著姨媽敬了個軍禮「我保證鑰匙在人在,鑰匙不在人亡」「瞎說什麼呢」

姨媽也被我逗樂了,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用手指戳了我腦門一下。

「要是把你給弄沒了你媽還不得和我急眼啊」

一夜無話,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來了,吃完早飯後和姨媽說了一聲就出去了。

姨媽今天原本也有點事要出去,問我想去哪裡可以送我一節但被我給拒絕了。

出了門感覺空氣清新,精神都神清氣爽,比悶在家裡舒服多了。我打開地圖,找到一家事先標記好了的書店就過去了。這是直接在地圖上瀏覽看到的,看著圖片裡面的書店門面有點老舊復古的感覺就想著過去看看。受媽媽的影響,我對復古風的東西也總是能產生一些興趣。

坐著計程車不一會兒就到了書店門口,下了車站在門前,書店的那股復古的滄桑感更加的明顯了。

嘎吱——

我輕輕的推開書店的大門,老舊的木門發出一陣令人感到牙酸的聲音,如同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

進門後我看了看四周,書店的面積不算大,約有100多個平方,幾個黑色的木製書架整齊的擺放在房間中央,在房頂天窗中透過的陽光照射下散發出幽黑色的光芒,有種難以描述的年代感。書架上沒有一點灰塵,看來經常有人擦拭。

不過書架上的書就沒那麼整齊了,大小不一雜亂地放在一起,勉強稱得上是「擺」在書架上吧。至於書架周圍的書待遇那就更慘了,書店的牆根處有不少書櫃,那些書就胡亂地塞在書櫃中,條目不一,琳琅滿目,有說人體的,又講鬼故事了,甚至我還看到了小黃書。

「這到底是啥書店啊,這麼有特色……」

我摸了摸頭心中頗為無奈。

「你是來看書的嗎?站在這一動不動的在幹啥呢!」一陣女聲從旁邊的櫃檯傳來,聲音清脆如黃鶯般動聽。

這時我才透過櫃檯上堆滿書籍的縫隙之中發現一雙明亮動人的大眼睛正警惕地盯著我。櫃檯上的書堆積如山,使得我進來之時沒有發現這裡面還站著一位女生。

「額,我是過來看書的,我第一次過來,沒發現你在這裡面,不好意思哈」我略帶歉意得說道。

「第一次?」只聽書後傳來衣服的細索聲,看見縫隙中一片藍紫色的花紋掠過,原來是那女生從櫃檯中走了出來。

「哎嘿,還是個小帥哥呢」

女生嘟囔著小嘴說道。

我眼前一亮,面前這個女孩扎著單馬尾辮子,身穿帶有藍紫色花紋的白底連衣裙,裙底之下是穿著白色過膝網襪的柔潤小腿,腳上踏著一雙棕色女士板鞋。

細膩的瓜子臉上,一顰一蹙之間,一對柳葉眉微微顫動,給大而明亮清純的眼睛增添了幾分春情。嬌挺的小鼻子在空中漂浮的灰塵包圍下偶爾聳動幾下,可愛至極。

一張細呡著的櫻桃小口,嘴唇上無任何口紅塗抹,呈現出其原本就具有的粉紅色。

順著白皙細嫩的脖頸而下是一對初具規模,盈盈可握的雙乳,如同含苞待放的花蕾,讓人不由的期待其綻開之時是怎樣的一幅美景。

女孩的腰纖細無比,扭動之間又感覺極具有韌性,而與之相匹配的是兩條修長的大腿,比起姨媽那豐滿圓潤雙腿,這個女孩則是更加的細嫩輕盈。

一雙小腳如同三寸金蓮,盈盈一握,讓人想要將其包在手心。

隨著初生的太陽漸漸高掛,天窗中照下的光束也慢慢從牆面挪向地板,屋中的灰塵在陽光的照射下點點盡現。而女孩就站在其中,飄動的塵埃竟侵染不了其絲毫,如同池中綻開的蓮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但那對柳葉細眉卻讓其有一絲妖艷的氣息。

「歪!色咪咪的在看什麼呢?看你穿的挺好的怎麼那麼沒禮貌,連個招呼也不打?」女孩皺著眉頭,有些溫怒地說道。

「哦?啊!咳咳,不好意思,突然從這老舊的書屋裡蹦出姐姐你這麼個大美女,讓我有點驚訝。請問姐姐,這書店就你一個在看店嗎?」我看著這位比我略高半個頭的女孩,識趣地喊了一聲姐。

「這店平時是我爺爺在看管,他臨時有事出去了,我幫他代管一下」女孩子都是不經夸的,聽我說她漂亮立馬便喜笑顏開,接著大手一揮:

「裡面的書想看啥隨便看,但是想要帶出去的話得登記」說罷就又回到櫃檯中。

雖然想和這位少女多聊幾句溝通溝通感情,可人家看起來似乎不願多聊,以前在學校雖然也認識不少女生,但身材如此高挑修長,氣質清純中又帶有點春情的女孩卻從未遇過。

我走到書架邊把手掌搭在書架上,接觸順接一陣清涼感從手掌沿著手臂直達心田,看來製作書架的不是普通木材。

我隨手翻閱了幾本書籍,但對其內容都不感興趣,草草翻了幾下後就又放了回去。突然,一本被壓在最底下的小本子引起我的注意,從露出的那一角來看,這書已經有些年頭了,而且最外面的一層書皮沒有任何花紋裝飾,好像出書的人壓根不在乎虛無的外表裝飾。

我把它抽出來一看,書皮中央用毛筆寫著四個大字「御女手冊」,字體筆走龍蛇,蒼勁有力,一看寫字的人對毛筆字有不低的造詣。

不過字雖然寫得好,但御女手冊這個名字卻把我雷得不輕。好傢夥,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整這名字,和武俠小說一樣。御女?御啥女啊?我陸小浩那麼有錢,長得還帥氣,還需要學這玩意?我笑了笑隨手將書扔到書架上,可還沒走兩步我腦子裡一閃而過一個豐靦端莊的麗影,我又不動聲色地後退幾步把書拿到手,然後面不紅心不跳的走到最裡面的拐角坐下看起來,為了不引人注意我特地在外面墊了一個普通的漫畫書。

整本書內容不多,只有十幾二十頁的樣子,裡面內容也都是純手寫的。書的第一頁是一大段文字,寫得十分工整,大體內容就是說這本書是寫書人幾十年來的御女經驗,現在自己不行了,想把這些記下來留給後世有緣人。

「神神秘秘的,搞得和武俠小說里絕世秘籍一樣」翻來第二頁:

「這個世上有愛你的女人和不愛你的女人,和愛你的女人交合是容易的,但是如何讓不愛你的女人也和你交合,這就是一門學問了。」我深吸一口氣繼續往下看:

「有句話說得好,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想要征服女人有時候就得採用一些必要措施。俗話說的話,陰道是通往女人心靈的道路,你得先征服女人的肉體,她們才會對你敞開心靈。」我點了點頭:說的有道理。

「至於征服女人的肉體則需要熟練的技巧和足夠強健的身體,當然擁有一一個厲害的下半身往往能夠事半功倍。

下面就是我平生集百家之長所創御女之術,此術每日早晚練習一邊便可極大程度激發男人的先天本源,使得身體愈發強健。」我又往下翻了一翻,後面都是人工繪製出的人物動作圖和一些文字講解,真就和武林秘籍一模一樣。我看著這一頁頁的動作講解心裡泛起了迷糊:這玩意有用嗎?該不會是某個無事可做的老傢伙寫出來消遣人的吧?

當我翻到後面時發現內容又有了變化:

「身體因素固然重要,但有時候也需要一些外物輔助,這樣才能事半功倍,一舉拿下,下面便是我畢生所學之精華所在。」之間接下來的內容介紹的都是一些藥物的名稱和配方,配方中有一些中藥成分,也有一些是化學成分,看來這個老傢伙對這兩者都有所研究啊。

不過當我看到這些藥物的藥效時我眼前一亮:這些藥物有塗抹的,有口服的,甚至還有氣體揮發的,不僅能作用於女性,而且還有能作用於男性的。至於其他的一些類似於偉哥等助勃,延長男性時間的藥物我覺得用這些對我來說是一種侮辱。在之前和女生做愛時,交合和口交的時間加起來有1個多小時我才射出來,這還是我刻意控制的結果。至於我的硬度那也是槓槓的,和我做過的女生都說我硬起來就和一個大鐵棒一樣。

這些藥物太過細雜我也沒太仔細看,藥性是否如同書上所說一模一樣暫且不說,就是製作這些東西所需要的材料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收集到的。不過要是真的和書上說的效果一樣的話…嘿嘿…「拿著書坐在那在壞笑什麼」一聲呵斥把我從幻想中驚醒,我定眼一瞧原來是待在櫃檯的那個小丫頭正站在我面前叉著腰盯著我。

「一臉淫笑,是不是在看小黃書?我看你年紀輕輕的,就這麼不學好?」這小女孩看起來清純燦爛,沒想到性格頗為強勢,說起話來也是極其膽大,什麼都往外說。

「額…這個…呵呵…」

我看著旁邊幾個被女孩聲音吸引過來的目光,眼眼裡一幅我們都懂的神情,我尷尬的笑了笑。

「你這,你這怎麼憑空污人清白?看好了沒有,我看著的是漫畫書,漫畫書!OK?」我舉起手中的書,是我之前墊在外面的書,還好我早有準備,不然就糗大了。

「哼,漫畫書,果然還是小屁孩一個,還在看漫畫書」眼見自己猜錯了,這女孩勢氣不減,又數落了我一番。

我見她胡攪蠻纏,也沒再爭吵,拿著書氣呼呼得走到另一邊自顧自地看去了,那女生連我不再理她,氣的跺了一下腳就又回到了櫃檯中。

我怕那女孩又過來偷看我,換了位置後就又拿起一本書心不在焉地看了起來,腦子裡卻在想那《御女心經》中所講的內容。目前對於那本書內容真實與否我是持懷疑態度的,那些動作倒無所謂,沒效果就沒效果,但是那些藥要是弄得不好可是會死人的,一切都得慎重,慎重,再慎重。

我把夾著《御女心經》的那本書找了一個不容易被人搜刮到的地方放起來,覺得不放心又拿了一堆書壓在上面,環顧四周發現沒人注意到我的動作後才放心離開。

走到門口,透過縫隙看見那女孩正在低頭研究著什麼,我沒說話,悄悄地拉開木門走了出去。

嘎吱——吱——

隨著木門的緩緩閉合,原本聚精會神的女孩抬起頭,捋了一下搭在額頭的頭髮,她拉開櫃檯旁邊窗戶上帘布的一角,看著我漸行漸遠的身影,眼神中閃爍著若有所思的光芒……中午隨便在外面吃了一頓後我又找了一家兔女郎網咖玩了一下午,順便調戲調戲店裡的兔女郎小姐姐。

平時每周媽媽都會給我一筆零花錢,當然光憑這筆錢是不足以支撐我開房約妹的花費。

更多的零用錢是來自父親,可能父親平時長時間在外沒法陪我,他為了彌補心中的愧疚給我私下辦了一張銀行卡,卡里一次性就充了20多萬,而且每年還會固定往裡面打10萬。

這筆錢對於那些頂尖富二代來說肯定不算什麼,但是已經足夠我每天霍霍了,當然在日後這筆錢也是幫我我很大的忙,至於這對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這就不好說了。

回到家中已經臨近傍晚,因為還是8月所以天仍然很亮。

「今天跑外面幹啥去了?」

姨媽從臥室走出來雙手後伸,一邊整理頭髮一邊詢問。

我眼神從姨媽挺碩圓潤得胸部一掃而過,咽了口吐沫。

「上午去了書店看了會書,下午去遊樂場玩了一會」「哦,是嗎?你還會去主動看書」姨媽詫異的看著我表示懷疑。

「你啊要是真有那心思也不至於被你媽送我我這來」姨媽衝著我擺了擺手,表示並不相信。

見她懷疑我也沒有爭辯,因為在我這幾天和姨媽的相處中已經初步了解她的性格,姨媽是那種不允許有人質疑的人,尤其是我這種學生樣的孩子。

「我有點累了,先回房休息會」我沒和姨媽過多交談就徑直回屋,一進房門就直接趴在床上想著今天上午的事,及時抱有懷疑的態度,但那書里所寫內容我還是想找機會驗證一下,說不定它就是我人生中的一個契機呢。

吃完晚飯姨媽便拿著換洗的衣服去洗澡了,姨媽洗澡一般都需要接近一個小時,這正是一個機會。我站在客廳回想著《御女心經》中所刻畫的動作粗劣地模仿了起來,儘管動作並不複雜,但我只看了一眼只零星記得前面的幾個動作。

幾個動作做下來我發現這些動作無外乎都是有關提肛和拉伸的,部分動作還和太極拳有點相似。我本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又練了幾遍,直到姨媽快洗完澡了我才停下來,這時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丹田和雙腎部位有點熱烘烘的感覺。我心想:難道這些動作起作用了?

不一會兒姨媽便出來了,她用毛巾包裹著自己烏黑的秀髮不停搓揉著,看見我坐在沙發便示意我去洗澡,隨後她就回到臥室。

咔咚!

隨著臥室的關門聲響起,我拿著衣服去浴室準備洗澡。一進浴室我便發現昨天脫下的髒衣服已經被拿走了,看來已經被拿去洗了,突然拐角處一個窩成一團的黑色球狀物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拿起一看原來是一雙捲成球的黑色絲襪,我聞了聞絲襪,上面散發著一陣清香而又有絲絲汗味,刺激的我渾身打了一個哆嗦。這氣味非但不難聞,反而不斷刺激著我的大腦,我感覺腹部正燃起一團邪火,隨著血液的流動這團邪火逐漸燃遍我的全身。

我捏住絲襪襪尖輕輕一扯,原本縮成一團的黑絲便像女人蜷著的雙腿逐漸伸直一樣展開。這時我才發現其中一個絲襪上的膝蓋處有一道淡淡的泥印,原來這是姨媽昨天出去買衣服時穿的黑絲,上面的泥印正是我吃飯時偷偷用腳劃出來的。

難道就是因為我劃的這麼一點痕跡姨媽就選擇把這雙絲襪給扔了嗎?

「姨媽啊姨媽,你還真是夠潔身自好呢,既然你不要了,這條黑絲就便宜我吧」。

我撫摸著這條黑絲,優質的材質使得這黑絲摸起來光滑無比。我幻想著自己正在撫摸著姨媽的黑絲美腿,雙手抱著姨媽細嫩的小腳,從腳尖慢慢往上,感受著姨媽粉紅色腳趾甲透過絲襪在我掌心留下的剮蹭感,摸過圓潤的腳後跟繼續往上,直至姨媽的小腿。

我不停摩挲著姨媽的小腿,前面,後面,上面,下面,愛不釋手,我感受著黑絲帶來的順滑不停搓揉著,不放過姨媽雙腿的每一片肌膚。

不知不覺我的陰莖已經立了起來,如同斜插在敵軍陣地上的旗幟一般昂揚奔放。

陰莖上青筋纏繞,看起來如同一頭洪水猛獸一般猙獰。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止步於撫摸姨媽絲襪了,我需要更加激烈的方式來發泄自己,我捧起絲襪對著鼻子深吸一口氣,那是蘭花般的清香夾雜著一絲汗味,這是姨媽穿著走了一天的黑絲,這是她最本源的味道!

我拿起黑絲纏在陰莖上急不可耐地套弄起來,黑絲傳來的光滑質感讓我爽的飛起。

而一想到這條黑絲是姨媽穿過的,更激起我心中觸犯禁忌的快感。想起姨媽平時帶著金絲眼鏡的嚴肅模樣,那端莊知性的教師氣質,我的手擼動得越來越快。

現在我好像正在將自己粗長的陰莖插在姨媽的豐肥嫩穴中,大開大合,進進出出,每一次進出都能帶起絲絲淫液,灑落在交合處的陰毛上,如同清晨掛在嫩草上的露珠,晶瑩剔透。

而姨媽則捂著嘴,努力讓自己不發出聲音,維持著自己高冷端莊的模樣,可是那淫水橫流的下體,細嫩潮紅的面頰和被雙手捂住的嘴中時不時傳出的呻吟聲無不顯示這位高貴人妻早已處在爆發的邊緣。

突然,我將姨媽那雙修長的黑絲美腿架在肩膀上,如同即將達到終點的賽車手緊握方向盤一樣雙手死死按住姨媽纖細軟彈的腰部兩側奮力衝刺著。

在我快速的節奏下姨媽終於堅持不住隨著我的節奏傳來陣陣悅耳嬌膩的呻吟,其中又好像摻雜著低吟般的哭泣聲,聲音就像是烈性春藥一般刺激著我不斷加快動作,而姨媽豐靦的玉乳也隨著我的抽插有規律的晃動著。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姨媽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終於在某個高峰達到了頂點,而此時我也達到了極限,一身精華噴涌而出……嘩——嘩——嘩——

浴室中的花灑持續噴出冷水,花灑下面一位少年靠著牆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任憑涼水沖灑在身上毫無反應。少年的手腕搭在膝蓋上,手中緊緊的攥著一條黑絲,黑絲早已經被噴濕,水滴順著襪尖滴落在地磚上,卻留下了一點點乳白色的印記,但又很快被流動的水給沖走。

少年緩緩地抬起頭,凌亂的頭髮早已濕透,眉宇之間一對狠厲堅決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手心的黑絲,嘴角漸漸浮現出不可名狀的微笑…………

清晨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照在地上形成一個個銅錢大小的斑駁光印,鳥兒在枝頭交頭接耳分享著昨夜的美夢。在公園的一角,一位少年正伴著微風鍛鍊身體,其動作一張一合略顯生疏,但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少年的動作在一遍遍重複中逐漸熟練,在某一時刻仿佛進入了某種天人合一的狀態。

呼——那少年做完一套動作後深吸一口氣,從口袋裡掏出濕紙巾擦了擦額頭上滲出的汗珠,額頭雜亂的頭髮被捋齊,露出一張略帶稚嫩的帥氣臉蛋。

這個人自然就是我了—陸小浩。昨晚稍微練了練《御女心經》中的動作後感覺有所成效,今天一大早吃完早飯就急急忙忙得跑到公園想趁著早上不熱的時候再好好地練幾遍,畢竟在家裡可沒這麼好的環境。

我摸了摸頭有點微熱的腹部:這才簡單的幾個動作就有如此成效,要是把一整套動作都學完了那還得了,這讓我不得不對《御女心經》這本書期待起來。

「也許這本書裡面內容都是真的,連那些藥也都是」一想到這我的心便火熱了起來:看來我的初三生活會比我想像中還要精彩。

看來今天得過去把裡面內容給好好看看,必要的話得把書帶回去,想到這我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一道麗影,是那個櫃檯女孩,如果想把書帶回去的話得先過了她這關。一想起她昨日咄咄逼人的樣子我便頭痛起來,這傢伙該怎麼對付她才好呢,難道需要犧牲一下我的色相?

不過一想起那女孩高挑修長錯落有致的身材、白凈嫩滑的皮膚、帶有一絲春情情的柳葉眉和看起來純潔無比的大眼睛。咳——咳——行吧,要是必要時候我就勉為其難的犧牲一下色相吧。

我如同一位奔赴戰場勇士,毅然決然地拉開老書店的大門。

嘎吱——

隨著一陣酸的掉牙的開門聲窩進入到書屋之中。

入眼處還是那幾個發著黑光老舊書架,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灰塵和紙張氣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這種味道並沒有讓人感到不適,反而有種安神的作用,讓我從進門開始就立馬擺脫了因外面街道的嘈雜聲而略有不安的心情。

我看了看櫃檯想要透過書堆縫隙中尋找那熟悉的身影,卻發現原本櫃檯上堆積如山的書籍已經被清走,一個披著頭髮的女孩正趴在桌子上側著眼睛看著我,眼神里似乎有一絲欣喜的神態?

「你,你好」

我看她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感覺氣氛略有些尷尬,主動打聲招呼我就直奔之前藏書的角落去了。女孩調整了一下小腦袋,用另一邊面頰貼靠在白皙地手臂上,隨著她的動作,一縷頭髮散落下來斜搭在她的小鼻子上。女孩看著我迫不及待走向屋角的背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隨後皺起眉頭略顯掙扎,就連身體都有所緊繃,最終女孩的心中好像做下了某個決定。呼——她輕吐一口氣,雙手搭在櫃面上緩緩撐起身來……而身處屋中我絲毫沒有注意到女孩的動作,現在的我正焦急地在一堆書堆中翻找著。

「哪去了?哪去了?昨天明明到在這的?」

我的動作越來越急迫,心情也漸漸的沉落谷底—那本《御女心經》不見了。

「難道被人捷足先登了?可惡!為啥之前都沒人看,我一來就被人拿走了,早知道昨天就該把它帶出去的」我咬著牙攥緊雙拳。

「那個誰,你是在找這本書的吧」

一聲清脆的聲音將我從憤怒的情緒中喚醒,我扭頭一看那女孩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我身後。之見她手裡拿著一本書在我眼前晃了晃,那熟悉的黃色封皮!女孩手裡拿著的正是我要找的那本《御女心經》。

我激動的伸出手掌想抓住那本書,沒想到那女孩微微側身一閃,纖細的腰肢擦著我的手轉了一圈躲開了我。

「歪,我幫你找到書了,你就這麼拿走了?」

女孩眼中閃出一道狡黠的的光芒。

「謝謝姐姐」

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頭,我沒辦法只能連忙道謝。

「來,給你」

女孩滿意地點了點頭把書遞給我。

「本來就是我自己藏好地方的,你還自作多情……」我接過書有些不服氣的小聲說道。

「你!」

女孩有些溫怒,雙手往腰下一擺,瞪大雙眼,身體微微前屈一幅要發作的樣子。

「哼!」

隨後她又雙手抱胸拖著緩慢的步伐對著我繞起圈來,邊走邊眯著眼睛對著我上下打量,好像是在鑑定某樣東西一樣。

「你,你幹嘛?你不要亂來,你要亂來我可要叫人了啊」我將書雙手抱在胸前,一臉驚恐的望著她,憑藉我多年與女人親密接觸的經驗來看,這個女孩貌似對我有什麼不好的企圖。我看了看四周,發現今天書店裡除了我和她以外沒有其它人,我心中一緊,沒想到我陸小浩走南闖北,玩過女人沒有幾十個也有十多個了,難道在今天我要失身於此了嗎?我的內心頗感絕望。

噗嗤!那女孩見我那驚恐的語氣和表情忍俊不禁一下子笑了起來,其笑顏如同初春中綻開的花朵一般美麗無暇讓我一時間有些呆滯。

「看你那膽小的模樣。哎呀,沒想到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卻看那種書,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原來你不僅是個小色鬼,還是個膽小鬼呢」女孩來回走了兩步,看著我嘲諷的說道。

聽到她的話我雙臉微紅,看來她已經看過這書了,不過她貌似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以為是小黃書就沒去細瞧。

「我,我就看怎麼了,你還不是也看了?你這個女色鬼,剛剛還色咪咪得盯著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好傢夥,出門在外我在女生身上哪吃過這樣的虧?這要是能隱忍下去那以後我咋混啊?我立馬嚴詞反駁,論耍嘴皮子我還沒怕過誰呢。

「我呸!就你那膽小鬼的模樣我還對你有非分之想?你當我瞎了眼會看上你?」「還不敢承認,這裡那麼多黃書,你又是管店的,我估計你私下早就不知道看了多少,難怪上次進來看到你把櫃檯上的書堆得那麼高,還一本正經的在看什麼,原來就是在看黃書!」「你,你,你,你放屁!血口噴人!」

女孩雙臉通紅,舉起顫抖的手指著我,呼吸急促得都快說不出話來。

「呦,你臉紅了啊,看來被我給說中了。老實承認吧,是不是看小說看多了覺得不夠刺激所以看上我這個帥哥了,你一定是想趁著今天店裡沒人想對我做什麼吧?」我見她那麼激動的樣子估摸著讓自己給猜對了,以前就聽自己的女伴說過其實女孩比男孩還好色,有時候對那方面的東西比男孩好奇心還大。

我見她低著頭不說話準備乘熱打鐵,讓她之前捉弄嘲笑我,現在不痛打流水狗可不是我的作風。

「本大爺看你有幾分姿色,要是你真想要本大爺的話,大爺我就勉為其難的陪陪你吧」我一臉淫賤的表情,說出的話讓人聽了頗感滑稽。

「啊,我殺了你!」

誰知那女孩突然握緊拳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了我肩膀一拳。本來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子發育的就會比男孩子要快,更別提其本身就比我大幾歲,而且她目前還處於極度憤怒的情況下,這一拳猝不及防,一下子把我打一踉蹌。

「哎呦,女魔頭,你事跡敗露想殺人滅口是吧」我怪叫一聲,肩膀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這小妮子看起來身材苗條勁還不小,縱然是我這種比同齡人略微強壯的體格也抗不太住。

我如同一個泥鰍一般繞著幾個書架逃竄著,那女魔頭竟一直追著我,那咬牙切齒的模樣似乎要想把我生吃了。

「啊!」

正當我埋頭狂奔之時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聲驚恐的叫聲,緊接著又聽到身後傳來一陣物品倒塌的轟隆聲,我回頭一看發現身後早已煙塵瀰漫。

我捂住鼻子走上前去用手扇了扇瀰漫的灰塵後發現那女魔頭已經不見了蹤影,而書架旁卻憑空多了一大堆書籍,看樣子是她追趕途中碰到書架被倒下的書給掩埋了。

「這小妞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我嘀咕道,人卻沒閒著趕緊上前扒拉扒拉那堆破書想把人就出來,希望她沒被砸成傻子。

還沒扒拉幾下扒出了一個圓滾滾的小腦袋,看起來有點可愛,不是那女魔頭是誰。我和那女魔頭四目相對,在搖了搖頭看清是我後那女魔頭表情立馬變得兇狠起來。

「小色鬼,膽小鬼,有種你別跑,看我怎麼收拾你」她咆哮道,像不倒翁一樣晃動著腦袋想從書堆里爬出來收拾我。

我見她還嘴硬,一屁股坐在她面前,嘲諷起來。

「來,大爺今天就不跑了,等著你來打我」

女魔頭掙扎了幾下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脫身,突然停下動作醒了醒鼻子梨花帶雨地哭了起來。

「嗚哇——你個小色鬼欺負我,有種你別跑,等我爺爺回來逮著你把你打死,敢欺負我,嗚——哇——」好傢夥,都這樣了還不忘著要打我,不過我好像是有點過分了,我頗為無奈得摸了摸頭。

「我現在把你救出來啊,你待會可別再打我了好吧」我扒拉著書籍,想著先把人放出來再說吧,這麼壓著也不是個事。

「混蛋!誰讓你救了,你個小色鬼,你別碰我」「好好好,我是小色鬼行了吧,你先出來再說吧」這傢伙都這個時候了還嘴硬,不過我也沒因為她的話停下動作,一點一點的把她給刨了出來。

不一會兒她便哭兮兮地站了起來,揉了揉眼,用手拍打了幾下衣服。突然,那女魔頭低著頭一把抓住我的手,觸感一陣冰涼,讓我春心一盪。

「以身相許就不用了,要感謝的話你就……」

我看她慢慢抬起頭,白皙的面頰上兩道淚痕還未乾涸,整個人看起來有點楚楚可憐的小女生模樣,然後我見她慢慢舉起右手。

「啪!碰碰……」

屋子裡又響起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聲音之大甚至蓋過了街邊傳來的嘈雜聲。

「這撒你滿意了吧」

我坐在地上,臉被打得鼻青臉腫,頗為無奈得看著坐在我面前翹著二郎腿的女孩。女孩穿著白色過膝絲襪的修長雙腿緩緩抖動著,顯示這雙腿的主人此時心情是多麼的通暢。

「哎呀,還行吧,就是剛剛運動量有點大,得好好休息休息」女孩伸了個懶腰,挺動著慵懶纖細的身軀往後靠了靠,頗為得意的說道。

「是是是,女魔頭你好好休息,解恨了沒有?沒解恨的話待會休息好了我給你再打一頓」我哀怨道,如同一個受了氣的小媳婦一樣。

「什麼女魔頭!我告訴你,我叫白媚尹,我比你大,以後你得喊我學姐,懂嗎?小——弟——弟」從剛才的交談中學姐已經知道我和她是一個學校的。她直起身,昂著頭,漏出如天鵝脖頸般修長白皙的脖子,一幅高傲女王的模樣坐在我面前。

「好好好,學姐,你沒事了吧?沒事的話我就走了」我不願再過多的糾纏下去,一幅起身要走的樣子。

「哎!哎!你那麼急著走幹嘛?」

「你還有事?」

我歪著腦袋看著她,這小妮子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你——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學姐搓了搓手,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幫忙?我為啥要幫你,你剛剛還打了我一頓呢,我沒讓你賠我醫藥費就不錯了你還要我幫你?」「嘿嘿」學姐尷尬的笑了笑

「剛剛氣在心頭,一下子沒忍住,這樣吧,你答應幫我這忙,那本書我就送給你了,而且以後我這的書都讓你隨便看,好吧」說完她便睜著大眼睛裝作一幅可愛的模樣期待地看著我。

縱然是我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在學姐這故作清純可愛的樣子面前也有些把持不住。雖然她的身材沒有姨媽那樣豐潤,但也恰到好處,一雙桃色杏眼更是一顰一蹙間勾人心魂,讓人忍不住想剝開她的白色連衣裙,卸下她看似清純的偽裝好好品鑑一番。

雖然心中早已翻江倒海,但表面上我依然一幅淡定的模樣。

「行吧行吧,你有啥要求說吧,不要太過分就行」我擺了擺手看起來頗為大度。

「現在暫時不需要,等需要的時候你再過來吧」見我答應學姐興奮的看著我,好像餓極了的獅子盯著自己的獵物一樣。

「我先走了」

被她盯著感覺有點毛骨悚然,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

突然我的眼光掃到她的腿時我發現她的膝蓋上有幾道清晰可見血痕正在微微往外面滲血。這傻丫頭太過於興奮估計自己都沒注意到。

「你腿受傷了坐在這別動,我去給你買點藥」

說完我便快速出去,留下學姐坐在原地。

過了一會她才反應過來,右手拽住裙擺往上一提,白嫩的大腿如同被剝開殼的雞蛋一樣露了出來,盡顯潤滑,美中不足的是在大腿靠近膝蓋的位置有幾道血痕十分顯眼,應該是剛才摔倒時擦碰到什麼東西受傷的。

出門後打開百度地圖搜索藥店,所幸現在的藥店數量和便利店一樣多,幾百米在就有一家,我在地圖的指引下撒開步子衝刺出去……不一會兒我便又回到了店裡,手裡拿著碘伏、棉簽、消炎藥和藥膏,平時也沒怎麼去過藥店,受傷感冒了都是護士長媽媽給自己治療,所以這次買藥我直接去藥店把情況說明一下後通通買最貴的藥就完事了。

進到店裡看見學姐坐在櫃檯旁邊的椅子上,翹著腿微微掀起裙底將上樓露在外面,傷口邊白膩光潤的皮膚看得我心發慌。此時的傷口已經初步粘結,不過再處理一下比較好,要是留疤了就不好看了。

「要不我來幫你處理處理?」我把藥放在櫃檯上壞笑道。

「好啊,你來吧」

學姐小臉微紅地說道,接著又低下頭小聲說道:「就當是讓你幫忙前給你的獎賞」「真,真的?」

我差點以為我聽錯了,不過看到她睜著眼睛盯著我的樣子,看來我剛才並不是幻聽。

「你來不來?你不來我自己動了!」

見我扭捏的樣子,學姐直接作勢要自己上藥。

「我來我來,姑奶奶您就坐著吧,讓我來伺候你」開玩笑,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我手忙腳亂的拆開包裝,一手拿著碘伏,一手捏著棉簽,像騎士參拜女王一樣半跪在學姐的身邊。而此時的她正襟危坐,雙腿交叉,受傷的那條腿搭放在我面前,雖然穿著代表著清純的白色花紋連衣裙,但是那對略顯高冷的柳葉眉和我與她之間的身高差讓她看起來就像是一位未經世事的小女王一般傲嬌可人。

「呼——呼——呼——」

我手舉著沾了碘伏的棉簽越來越靠近那抹帶著血印的嫩白大腿,我的心也隨之跳得越來越快,呼吸也變得越來越粗。

隨著我上身不斷貼近,我已經能聞到學姐身上傳來的清香,那是一股淡淡的,如同薄荷般的香味。氣味從她的上衣的領口中、袖口中和穿著白絲的芊芊玉腿中不斷飄出,在空中連成一道曲線匯合在一起如同一隻蝴蝶一般在我面前飛了一圈後鑽進我的鼻子當中,清新的香氣直衝顱內,仿佛在我的腦子裡安了家一般久久不肯散去。

10cm,5cm,3cm,突然我舉著的手停了下來,而後我又咬咬牙,棉棒往前一伸,貼在了學姐受傷的大腿上。

「嗯——」學姐悶哼一聲,雙手微微攥緊了自己的裙擺,翹著的兩條白絲美腿也跟著蜷縮起來,小腿的嫩肉在動作的擠壓下有些膨脹,支撐著冰絲白襪稍顯膨脹,露出淡淡肉色。

「疼嗎?」

我輕聲道,塗抹的動作放的極緩,極輕柔。

「還,還好,你繼續,不要停」

學姐眼睛微閉,輕輕咬住自己的下唇,那雙細長的柳葉眉也緊緊皺著,忍耐著大腿傳來的疼痛。

沙,沙沙……

這是棉棒在學姐嬌嫩的皮膚上摩擦的聲音。在我的控制下,棉棒緩緩的,有節奏的在細嫩的皮膚上滑動著,就好像一隻手正在撫慰愛人的嬌軀一般輕柔。

此刻的時間仿佛靜止,在一棟老舊復古的書屋中,一位少女揪著白色連衣裙端坐在櫃檯旁,她眉頭微皺,雙頰微紅,嘴唇輕呡,輕輕的昂著頭露出天鵝般的細頸,一對盈盈可握的胸脯劇烈起伏,顯示著這位少女一顆有些躁動的心。

少女的身邊半跪著一位看起來比她稍小的帥氣少年,少年手拿棉棒在少女的玉腿上細心塗抹著,就好像正在給自己心愛的藝術品擦拭灰塵一樣。

「呼——」

擦完最後一片地方我長吐一口氣,抬起頭看向學姐,似乎心有靈犀一般,學姐也剛好低下頭,兩者四目相對,空氣中似乎都能聞到一股電火花味。

我率先打破這尷尬的氛圍站起身來,在放在櫃檯的藥品中搜尋一番,隨後拿出一片藥膏轉過身來看向學姐。

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學姐眼神糾結一番後點了點頭,額頭上還掛著一層冷汗,就好像早上的晨露,她的神態已略顯疲倦了。

嘶——啪!膏藥被我撕開,一角被我捏在之間,剩下的則攤倒在我的指背上。

我走近幾步,蹲在學姐面前,這次我沒有再看她的臉。我直接雙手捏住膏藥的一角朝著傷口貼了上去。學姐也很配合我,小手再次往上輕輕一提,裙擺更加的上移了,露出更大的一片白膩之地,讓我差點沒忍住把頭伸過去用舌頭好好的舔弄一番。

我定了定神,一口氣將膏藥貼在大腿上,手指所觸之處如果凍般Q彈嫩滑。

「嗯——啊——」

學姐又悶哼一聲,不過此時的聲音貌似與剛剛的有所不同。

我的手指沿著膏藥邊緣滑動著,所到之處的腿肉都深深的凹陷下去。這小妮子的大腿絕對是我所摸過的最嫩滑的,唯獨媽媽的大腿能與之相比,不過媽媽經常練瑜伽,所以她的大腿比起學姐的要稍微緊繃些。

「嗯,好了,你感覺怎麼樣?」

「嗯,挺好的,謝謝你」

學姐地聲音細若蚊嚀。

此時我才發現她低著頭,雙頰早已通紅,胸脯也較為快速的顫動著,看來她的內心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的開放。

「嗯,已經沒什麼大問題了,你不是要走嗎?你先回去吧」學姐輕聲道。

嗯,啊?這怎麼和書里的有點不太一樣?正常劇情不是少女為報答「救命之情」邀我進房間一敘嗎?不過既然對方下了逐客令了我依然也沒法久待,向其告別後我便離開了。

在我離開後不久書店前窗窗簾的一角被人微微掀起,一雙大眼睛正透過玻璃看著我漸漸離去的背影,直至看不見我後才放下窗簾。

安靜的書屋中學姐雙腿併攏端坐在櫃檯上,她掀開一側裙擺露出早已熟悉的白嫩大腿,手指輕輕掠過貼好的膏藥似乎是在感受著什麼,而後有偏過頭看著眼前那一袋我買的藥,嘴角中浮現一絲微笑……我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動著,今天發生了太多事使我心中充滿了疑問:這個學姐到底是什麼意思?

才認識第二面就讓我給她大腿上藥,絲毫不把我當外人啊,而且看她的反應她也不像是那种放盪的女人。

還有就是她一開始提的需要我幫她做的事又到底是什麼?

希望她提的要求別太過分,不然我做不到又顯得我很沒有氣度。

算了,不想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攔了輛車準備回家了。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