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沉淪(同人) (6) 作者:Final Valkyrie(千渡)

.

【放開那個女巫-沉淪(同人)】

作者:Final Valkyrie(千渡)

【簡介:當夜鶯再次回憶起當初她放棄對於羅蘭•溫布頓的情感以及之後的選擇時,她才明白,那並非幸福的彼岸,而是自己以及眾多女巫的沉淪伊始。】

------------------------------- 第六章 處女喪失

夜鶯扭動著嬌軀,坐回鐵斧懷中,一雙玉臂環抱在他的脖頸上。

「啊啦~鐵斧大人積累的量還真是驚人呢……感謝鐵斧大人~您精液的味道十~分~美~味~」夜鶯紅唇輕啟,俏皮地吐出濕淋淋的粉舌,臉上帶著獻媚的笑容,將舔舐得一乾二淨,沒有一絲精液殘留的口腔展示給鐵斧看。

「好了夜鶯小姐,」鐵斧笑了笑,一隻手捏起夜鶯的下巴,撫摸著她滑嫩細膩的肌膚,接著說道,「我們該進入正戲了」夜鶯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帶著紅暈的俏臉變得更加嫵媚動人。

她先是褪去半掛在胴體上的棕色短裙,繼而又輪流抬起兩條纖長圓潤的白皙美腿,脫掉腿上的短靴與白色長襪。

夜鶯柔美可愛,同時又不失成熟韻味的曼妙嬌軀,就這樣徹底一絲不掛地展露在鐵斧眼前。

渾圓挺翹的雪臀彷佛兩瓣熟透的水蜜桃,讓人有種想要咬上幾口的衝動。

一雙赤裸泛紅的白嫩玉足,有著完美弧度的秀美足弓,以及如同一顆顆珍珠般潔白可愛的腳趾。

小腹之下,夜鶯因羞怯與興奮而輕顫的嬌嫩小穴,毫無遮掩地暴露在空氣中。

粉紅色的肉縫不斷向外分泌著淫液,沾滿淫水的陰阜像抹上了一層油脂般潤澤光亮。

鐵斧伸出兩根粗黑的手指,探到夜鶯的小穴前,按住左右滑嫩的陰唇肉片向兩側一分,隨後兩根手指齊齊插入鮮紅粉嫩的小穴中,令夜鶯發出一聲淫蕩的浪叫。

手指尚末完全進入,鐵斧便感覺指尖碰到了一層輕薄的阻礙。

「沒想到夜鶯小姐竟然還是處女?」鐵斧著實有些吃驚,他原以為羅蘭殿下早就肏過眼前的女巫小姐了。

夜鶯低下頭,湊到鐵斧耳邊,溫熱的吐息刺激著他的神經,「我的處女小穴~可是專為鐵斧大人的肉棒所保留的呢」「哈哈哈,夜鶯小姐可真夠淫蕩的」鐵斧淫笑著,插在夜鶯雌穴中的手指狠狠抽動了幾下,隨後又在周圍緊緻的肉壁上大力扣挖著,引得夜鶯媚叫連連。

「啊嗯……鐵斧大人……嗚唔……嗯……啊啊啊……」感受著粗糙的手指侵入狹窄小穴中的強烈刺激,夜鶯下意識雙眼緊閉,咬著唇壓抑著傾瀉而出的呻吟,腳尖緊繃,嬌軀微顫。

過了一會兒,鐵斧停下了動作,他抽出沾滿小穴淫液的水淋淋的手指,伸到夜鶯眼前,邪魅地笑道:「真是敏感啊,竟然流了這麼多水……「「那還不是因為有鐵斧大人在?」夜鶯媚眼如絲地說道。

「哈哈哈,」鐵斧朗聲笑著,接著在夜鶯豐滿的臀瓣上捏了一把,「好了貴族婊子!趴到桌子上去,把屁股抬高點!本將軍要肏你了!」…………夜鶯轉身背對著鐵斧,美腿分岔到兩邊,以八字開腳的姿勢趴在辦公桌上。

精緻豐滿的雪臀高高翹起,性感的背嵴彎成了漂亮的弓形,白皙的肌膚上沁出點點晶瑩的汗珠。

隨後,夜鶯雙手抓住自己渾圓挺翹的臀瓣,用力向兩側掰開。

這樣一來,兩瓣翹臀被映襯得愈發圓潤豐滿,肉光瀲灩,白裡透紅。

身為戰鬥女巫,曾經又是貴族的夜鶯,現在正以極其下流的姿勢主動扒開臀肉,動情地擺弄著自己的嬌軀,渴求著後面之人肉棒的插入。

夜鶯精緻的容顏上那一抹誘人的緋紅,還有從股間不時溢出的淫液,更加為這氣氛增添了幾分淫靡。

鐵斧右手扶著堅硬如鐵的粗黑肉棒,抵在夜鶯潔白粉嫩的雌穴前。

紫紅色的龜頭沾著淫水,在兩片肥美粉嫩的陰唇上來回挑弄、摩擦著,不停地刺激著夜鶯的神經。

左手則不斷揉搓著花蕾般的陰蒂,使之充血勃起。

「啊嗯……唔……鐵斧大人……請不要這樣……請快插進來吧……啊啊……」夜鶯誘人的嬌喘聲帶著勾人撩心的尾音,猶如最烈性的春藥一般讓人發狂。

「嗯啊……鐵斧將軍……請給我吧……」鐵斧看著臣服在自己身下,不斷乞求著自己肉棒插入的絕世美人。

那柔軟而又性感美好的嬌軀不停地擺動,滿頭金色的長髮也隨之在空中搖曳,看得鐵斧的肉棒都再度膨脹了一圈。

「想挨肏的話就求本將軍」鐵斧淫猥地一笑,同時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狠狠地搓捻了一下陰蒂。

「唔咿!」夜鶯的玉體猛地弓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修長緊緻的雙腿忍不住顫抖起來。

「想挨肏的話就求我,夜鶯小姐!」鐵斧鬆開握著肉棒的右手,轉而大力揉捏乳房,玩弄夜鶯的乳尖,左手的兩根手指則繼續瘋狂揉捏捻動,刺激著陰蒂。

「……哈啊……嗯……嗚……鐵斧大人~……請用您那雄偉的雞巴……插入夜鶯淫賤的婊子小穴里……狠狠地鞭撻夜鶯吧」夜鶯媚叫著說道。

鐵斧有些嗜虐的內心早已經按捺不住,黝黑的大手在夜鶯的豐腴雪臀上狠狠地抽了一下,兩片臀瓣被打得劇烈搖晃,一個紅色的手掌印逐漸顯現。

「哈哈,本將軍就如你所願肏死你,挺起屁股接好了!婊子!」鐵斧兩手掐住夜鶯嫩滑的纖腰,紫紅色的碩大龜頭抵在稚嫩的雌穴上,沾著夜鶯的淫液潤滑,龜頭磨蹭著滑膩的肉縫,將嬌嫩的陰唇擠開,龜頭前端緩緩插入夜鶯的雌穴中,緊緻而有彈性的肉壁隨即將鐵斧的龜頭緊緊裹住。

「嘶……好緊的屄……」尾椎骨傳來的酸麻快感,令鐵斧的身體忍不住一抖,發出舒爽的呻吟聲。

當他試圖繼續深入或拔出雞巴時,都能感覺到一陣猶如要將他的雞巴吞噬掉般的緊緻快感。

鐵斧深吸一口氣,握住夜鶯纖腰的手指陷入雪脂似的軟肉里。

然後下體狠狠地一挺,熾熱的肉棒如同一根燒紅的鐵棍,藉助雌穴內的蜜液,勢如破竹地衝破夜鶯脆弱的處女膜,徹底塞入緊窄的雌穴肉膣內。

下一刻,伴隨著一朵淒艷的血花綻開,猩紅的血液從夜鶯被開苞的處子美穴內濺射而出,血跡沿著鐵斧粗大的肉棒和夜鶯白玉般的大腿縱橫流淌。

赤身裸體的夜鶯倏然仰起頭,嬌軀繃緊。

那雙白皙纖長,只能勉強維持站姿的美腿如篩糠似的打著顫。

雞巴的粗暴侵入和破處時劇烈的疼痛使夜鶯花容失色,涕淚交流,發出一陣夾雜著驚怯與媚意的悲鳴。

「啊啊……要被撕裂了……哈啊……嗚咿……鐵斧大人……嗯啊……嗚嗚……啊……嗚……嗚嗯嗯嗯嗯……」看著夜鶯潔白柔嫩的處女小穴緊緊地裹著自己的黝黑肉棒,曾經遙不可及的冰山美人、強大的戰鬥女巫、西境安全局的最高負責人,如今卻在自己的胯下被肉棒破處,鐵斧心中產生了無與倫比的快感,被刺激得甚至有些精神恍惚。

夜鶯雌穴內壁的嫩肉痙攣、收縮,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力。

鐵斧感受著夜鶯緊得幾乎寸步難行的處女穴,開始緩緩地挺動腰胯。

「啪——啪——啪!」鐵斧的肉棒來回抽插起蜜穴,不過一會兒,竟然響起「噗嗤、噗嗤」的淫糜而又帶著些許甜膩的水聲。

「啊啊……疼……好疼……太激烈了……啊……」夜鶯斷斷續續地呻吟著。

緩慢抽插幾十下後,嫩屄里緊緻的肉壁開始逐漸適應鐵斧肉棒的形狀,抽插變也得越來越順暢,碩長的肉棒將夜鶯光潔如鏡的小腹頂得微微凸起。

「明明水超多,肏起來居然這麼緊!」鐵斧淫笑著說道,隨之又是一陣激烈的抽插。

「啪——啪——啪!」「啊啊啊……鐵斧大人,嗯唔……哦……呀!」…………感受著身後莫金人的不斷撞擊,夜鶯的思緒又回到了與溫蒂交談的那一晚……「好空虛……」「好難受……」那時,失去愛情的痛苦令自己幾乎傷心欲絕。

但是現在,在破處時撕裂般的痛楚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強烈而又充實的陣陣快感。

夜鶯逐漸發現,最能給自己帶來快樂的,正是鐵斧那巨大的性器撕裂處女膜、撐開小穴的肉壁,狠狠地肏入自己身體里的那一瞬間,身體和精神的空虛彷佛都被充實感填滿。

原本痛苦的呻吟聲,現在也漸漸變為了歡愉的淫叫。

「好爽……好想要……」「想要變得快樂……」「不想要悲傷……」「想要小穴被肉棒填滿……」「想要大肉棒肏進小穴里……」「好想要精液射在子宮裡……」自己竟然被羅蘭以外的人所占有,令夜鶯產生了一種背德感,但這種感覺卻讓她莫名地感到刺激異常。

一想到這樣的事實,某種直面本性後的快意令夜鶯變得興奮異常。

嬌美的容顏已不復以往的淡漠高冷,而是充斥著銷魂的淫媚和風情,眼神嫵媚如水。

為了取悅鐵斧,夜鶯甚至努力吸氣收腹,想要使陰道變得更加緊緻。

「哈啊……啊啊啊……嗯嗚啊啊啊……咿……」感受著雌穴中溫暖的肉壁緊緊地纏繞、包裹在肉棒之上的快感,鐵斧的呼吸逐漸變得粗重,胯部開始大力衝刺,更加猛烈地撞擊夜鶯的豐腴嫩臀,雪白的臀瓣因為撞擊而震顫不止,肉浪洶湧。

「嗚啊、咿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嗚啊……啊、啊……」夜鶯的淫叫和嬌喘聲也不停地刺激著鐵斧的神經,他開始更加激烈的蹂躪夜鶯那柔媚的身軀。

隨著鐵斧的大力抽插,夜鶯小腹上那個鼓起的肉棒形狀不斷地上下移動,小腹的嫩肉也輕微抖動。

鐵斧堅硬的胯骨將夜鶯晶瑩粉嫩的雪臀撞得通紅,漆黑碩大的精囊隨著肉棒的抽插,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擊打在夜鶯豐腴如蜜桃的柔膩玉臀上,「啪、啪、啪」的淫靡響聲連綿不絕。

夜鶯白嫩的嬌軀在鐵斧如同攻城錘一般的衝擊下不停晃動著,隨著雞巴每一次的抽插,龜頭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夜鶯柔軟的子宮口,彷佛要肏穿她的宮頸,進入到女巫的嬌嫩子宮中。

「呀啊啊啊!?那裡是……啊……懷寶寶的地方……啊啊……雞巴……雞巴頂到子宮了……好粗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嗚、啊咕、咕嗚嗚嗚嗚!」黝黑粗大的肉棒在夜鶯粉嫩的小穴中激烈抽插,肏得夜鶯淫水飛濺,肥美的陰唇變得有些紅腫。

鐵斧雞巴分泌的先走液和夜鶯的雌穴淫水混合在一起,又因為肉棒的不斷摩擦,漸漸變成了泡沫狀,沾滿了兩側的陰唇。

一陣陣強烈得幾乎將理性蒸發掉的快感湧來,沿著神經傳遍夜鶯的嬌軀,她的櫻唇中不斷吐出甜美愉悅的嬌喘。

「哈啊……不行了咿、嗚、啊嗯……鐵斧大人的雞巴!……好深……啊啊、要去了啊……嗚嗚~」感受著身下尤物帶來的極致享受,鐵斧覺得差不多應該進入最後的環節了。

他低吼了一聲,原本握在夜鶯纖腰上的一雙大手向下勾住了夜鶯的腿彎,毫不客氣地將她直接抱起。

夜鶯受到突然的驚嚇,下意識慌亂地叫出聲:「誒?!」鐵斧如夜鶯大腿般粗細的臂膀堅實而有力,他將夜鶯一雙美腿向兩側拉伸成M狀,讓她的美背靠在自己的胸前,以一種給小孩子把尿似的的姿勢將夜鶯抱在懷中。

「夜鶯小姐,好好看著本將軍的雞巴是怎麼肏你的賤屄的」夜鶯嘴裡咬著一縷金色的秀髮,一雙美眸漸漸變得濕潤迷離,低頭看向自己和鐵斧的結合部位。

那根狠狠地肏干自己的肉棒,現在正插在自己的小穴里,黝黑粗大的棒身和粉嫩飽滿的陰唇形成了鮮明對比,兩者結合處的淫水痕跡也顯得格外淫靡。

「嗚……鐵斧大人,請您用您雄偉的雞巴肏死夜鶯吧,夜鶯想要您的精液射滿子宮。

女巫不會懷孕,請您盡情地享用吧」夜鶯動情地在鐵斧懷中扭動曼妙的身軀,極具誘惑的聲音如同魔鬼的低語。

「從此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知道了嗎?你就是本將軍的性奴」鐵斧淫笑著問道。

「夜,夜鶯明白了……請主人賞賜賤奴夜鶯您的肉棒吧,用您的肉棒狠狠地肏賤奴淫蕩又下賤的小穴」「不錯,懂事~」鐵斧滿意地點了點頭。

隨後,莫金族男人便緊貼著女巫玲瓏有致的妖嬈曲線,用力地上下挺腰開始衝刺。

用這種姿勢肏夜鶯,由於受到夜鶯自身體重的影響,肉棒能夠插得更深,每一次都能全根沒入,肏進夜鶯雌穴的最深處。

莫金人的喘息聲、女巫的呻吟聲、肉體撞擊的啪啪聲,以及咕嘰咕嘰的交合水聲,迴蕩在整個房間中,讓這間第一軍駐地的辦公室飄蕩著滿屋春色。

…………

每一次鐵斧的插入都會讓夜鶯剛被開苞的處女小穴開始蠕動,肉棒抽離時總會帶出一絲絲淫水。

龜頭一次次衝撞在夜鶯神聖的子宮口,馬眼深吻著軟嫩的宮頸。

夜鶯被肉棒瘋狂地操弄了上百下,快感漸漸積累到頂峰。

她挺動著下體,屁股輕輕扭動,配合著鐵斧的抽插,享受著那根大肉棒帶來的快感。

「哦哦哦……好舒服,呃……嗯……啊……來了,要來了,啊嗯……,要出來了!……啊……」夜鶯的快感終於積累到了巔峰,她嬌美的容顏潮紅瀲灩,櫻唇微張,口中嬌呼不已。

身體由於強烈的刺激而不停地痙攣、顫抖著。

「啊……我也要射了,用你的賤穴給我接好了!婊子!」鐵斧用著侮辱性的言語說道,他的目光一凌,緊接著大力地連續抽插了幾十下。

「噢……射進來~~……嗯~~……主人的精液!……子宮好熱,好想要~~都射進來吧…~~噢噢噢!!!」鐵斧雄偉的巨根強橫地撐開夜鶯緊窄滑膩的陰道,深深肏入了夜鶯柔嫩純潔的子宮。

被夜鶯軟嫩的膣腔軟肉緊緊地吸附和火熱濕濡的子宮壁擠壓,鐵斧終於達到了極限,隨之精關大開。

「噗嗤!噗嗤!噗嗤……」瞬間,白色的渾濁精液從早已忍耐到極限的粗黑肉棒中噴射而出,濃稠滾燙的白濁精液灌滿了夜鶯的整個子宮,如猛獸一般在夜鶯的子宮中肆虐。

「啊啊啊啊啊!」精液與淫水飛濺間,夜鶯發出了一陣高亢的呻吟,嬌顫著泄出了她人生中第一次的陰精。

一雙美眸驟然上翻,秀麗的螓首猛地上仰,接著就無力地垂落下去,撞在鐵斧結實的胸膛上,粉舌半吐,飄逸的金色秀髮粘在柔膩細潤的玉白粉背上。

一雙冰蓮似的玲瓏玉足如彎月般蜷縮、緊繃著,珍珠般粉嫩的足趾微微上翹,雪膩足心也都染上了一層情慾的緋糜。

或許是因為莫金族人的種族天賦,鐵斧的射精量驚人,竟然足足持續射了一分鐘以上才停下來。

夜鶯的子宮被精液灌滿,將小腹撐得明顯隆起。

鐵斧滿意地呻吟一聲,將肉棒從夜鶯的小穴中拔出,然後抱著夜鶯坐回椅子上,欣賞著眼前的絕美且淫靡的一幕……夜鶯剛被開苞的處子美穴仍在滴血,殷紅色的血跡順著一雙白玉般的美腿縱橫流淌。

肥美的陰唇向兩側分開,小穴張開一個圓圓的入口,那是被鐵斧的雞巴肏出來的形狀。

嬌嫩的穴肉輕顫著,漸漸收縮合攏。

過了片刻,一股白濁的濃精混合著淫水和處子鮮血「沽湫、沽湫」地滿溢而出,通過陰道緩緩地流到辦公室的青石地磚上。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10_12 8:40:27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