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的反擊:暗黑到底 》 第九章

《左京的反擊:暗黑到底》 第九章 首發於留園禁忌書屋 徐琳在左京那裡碰了一鼻子灰後,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家裡。家裡空空蕩蕩,沒有一個人。徐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獨自發獃。劉鑫偉與她的夫妻關係早就名存實亡了。劉鑫偉在外面有自己的女人,他公司的一個秘書。徐琳與劉鑫偉兩人可以說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兩人只是為了兒女才沒有最後辦理離婚手續。兒子最近正準備結婚。所以整天不著家。兒媳婦非常漂亮且很董事,很會體貼照顧人,是個好姑娘。自己的女兒名叫劉依婷,小名婷婷,再有一個月大學畢業,學的是金融專業,最近正忙著找工作。自己雖然託了關係,但自己在北京的銀行系統沒什麼深厚的人脈,所以以本科學歷進入在京的銀行系統工作,只能從前台出納開始做起,這是徐琳不太願意的。而女兒去南方她原先所在銀行工作,女兒又捨得離開帝都。真是讓人發愁。此外,還有一件更讓徐琳發愁的事情,在一次她與李萱詩一起與郝江化淫亂的時候,徐琳刺激李萱詩敢不敢把自己的兒媳婦白穎拉下水,李萱詩當時就賭氣說,我把白穎拉下水,你將來就要把女兒或兒媳帶來給郝江化玩弄。郝江化當然聽的真切,也記在了心裡。讓徐琳沒想到的是,白穎後來真和郝江化搞到了一起,從此以後郝江化在操弄徐琳的時候,不時的拿出這個賭約來提醒她,不要食言。最近,徐琳也因為這個而心煩意亂。雖然她隨時可以拍屁股立刻離開郝江化,就算郝江化手裡握有那些她淫亂的視頻。哪又怎樣,只要劉鑫偉不在乎,這些視頻就掀不起大的風浪。單位同事最多笑話她騷浪一些,還能怎樣?他們都知道自己老公有情人,自己報復一下,大家也能理解。徐琳之所以不離開郝江化李萱詩,原因有三個:一個是自己當初為了幫助劉鑫偉的公司度過難關,違規發放了一筆貸款給劉鑫偉。由於劉鑫偉經營不善,形成了壞帳。後來上邊查帳,眼看就要敗露,是李萱詩幫助了她補了窟窿。而自己承擔的處分只是主動離職了事。有驚無險的僥倖過關。最終雖然劉鑫偉的公司度過了難關,把錢還給了李萱詩。但這份救命的人情是無法償還的。第二個則是劉鑫偉和徐琳分居後,徐琳其實自己是沒什麼積蓄的。她也需要給自己的將來養老弄筆錢。她在李萱詩的公司和山莊這些年的經營過程中,通過幫助弄貸款,做帳等弄了不下五、六百萬。這筆錢徐琳連劉鑫偉都沒告訴,只有她自己知道。這是她的救命錢。加上在北京自己名下的那套房子,徐琳後半輩子基本解決了。徐琳現在還捨不得離開郝家溝,她還想再撈多點。當然,還有最後一點就是郝江化的大雞巴了。 正在徐琳胡思亂想的時候,女兒從學校回來了。再有一個多月就要離校了,劉依婷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她整天到處遞簡歷,面試。隔三岔五就回家住。學校的東西也慢慢往家搬。劉依婷繼承了徐琳優良的基因。剛過22歲生日,已經出落得美艷動人了。一雙杏仁眼,烏黑髮亮,流光溢彩。一頭秀美的披肩發,配上白皙的皮膚,更顯得清爽誘人。身材也是前凸後撅,雖然胸部不算太大,但也飽滿結實。形狀完美。兩條玉腿比徐連還要長上幾分,配上高跟鞋更顯高挑,站是亭亭玉立,行是婀娜多姿。是個標準的美女,雖然相貌還比不上白穎,但與王詩芸已經不相上下了。 「媽!你什麼時候回來了的?」 「來北京出差,昨天回來的。你怎麼回來了,學校沒事啦?」 「嗯,正在等著舉行畢業典禮,然後就是離校。答辯一結束,學校就沒什麼事情了。媽,你能待幾天。畢業典禮,你和爸一定要參加」 「不是還有兩周嗎?媽一定來。我明天就要回長沙。你工作找的怎麼樣?」 「還沒合適的。」 「不急,慢慢找。實在不行,讀個研究生也是不錯的選擇」 「知道了」 兩人開始說說笑笑,準備晚飯。 這時,徐琳的電話響了,徐琳一看是李萱詩的。她接起電話走進自己的房間:「萱詩姐」 「和小京談的怎麼樣」李萱詩著急的問 「不太好。詳細情況我明天回來跟你說。現在家裡有人,不方便講。」 「怎麼個不好?」 「小京。。。。小京找了律師,要和你脫離母子關係」 「什麼?!」李萱詩聽的目瞪口呆。放下了電話。她萬萬沒想到左京這次是認真的。她對左京記恨自己是了解的,她也知道自己實在是愧對左京。因此,出獄的時候,左京的那番態度,李萱詩雖然不痛快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就算小京動手給她一個耳光,她也沒什麼可說的。當然她了解左京不會這麼做的。但這些天了,她以為左京氣也該消一消了。她想好好和左京談談。自己該認錯認錯,該賠罪賠罪。姿態放低,然後用錢,實在不行用郝江化的那些女人賠償小京。郝江化玩了白穎,自己可以安排左京把郝江化的女人玩一個遍。這樣左京心裡也就不會太不平衡了。只要安撫住左京,別再過激。小京和郝江化一輩子不再往來也沒關係。以後找機會再給左京找個清白姑娘結婚。這事也就算過去了。當然,要是左京還要白穎也沒關係。給他們筆錢,打發到國外,不再和自己與郝江化見面也就一了百了了。可現在,左京居然真的去找律師和自己脫離關係了。自己是了解左京的,左京這倔勁一上來,80頭牛都拽不回來。李萱詩明白,既然左京能和自己脫離關係,那能跑得了不對付郝江化嗎?這是不死不休的節奏呀。這可怎麼辦?一邊是左京,自己的親骨肉,自己的驕傲,左家唯一的血脈。另一邊是自己臉面和四個未成年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這可如何選擇。自己發自內心不希望有這麼一天,需要做出這樣兩難的選擇。現在看來早晚是躲不過去了。真是造孽!

第二天,左京打電話給彪哥,說有事情商量,想見一面。黃德彪二話沒說,讓左京下午到他的公司面談。 兩人見面落座後,左京開門見山的說:「彪哥,公司的事情現在就要啟動了。我拿出500萬做啟動資金,請您指派一個信得過且得力的人給我。可以嗎?這個人做公司法人,咱們各占一半股本。您不用出錢。只要安排幾個人供我使用就可以。我估計最多半年。等這件事結束後,公司繼續經營也行,關閉也行。到時候我再付給您500萬作為酬謝。」 黃德彪一聽這個提議,也很是滿意。自己不用動手,就是派3,4個弟兄去站站台。半年就弄500萬。況且又不涉及黃賭毒。只是幫助左京算計一家公司而已,至少看不出有什麼法律風險,很划算。而且他也看出左京是個痛快人。於是二話沒說就答應了。黃德彪計劃派手下最得力的幹將肖小虎等四人跟著左京,以保證不出意外。這樣自己向五哥也有個交代。肖小虎四人被叫進辦公室,黃德彪發話了:「你們四個,今後不用來公司了。跟著左哥辦事。什麼時候左哥發話了。你們再回來。明白了嗎?」「是,彪哥」。然後齊聲叫到:「左哥」。左京看著四人,各個精明強幹。特別是領頭的肖小虎。左京連忙說道:「大家就算是兄弟了。今後還要靠大家幫襯。」 左京再次謝過彪哥後,和小虎交換了聯繫方式後,然後就離開了。 左京離開後,黃德彪把肖小虎單獨留下:「你今後要跟著左京,寸步不離。第一,他不是道上的人,對道上的門道不是很清楚,做一些事可能回吃虧。你要時刻保護他的安全,並隨時提醒他,幫他出出主意。有什麼問題及時通知我。第二,要隨時彙報他的動向。特別要注意是否有什麼違法行為,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我來決定你們參不參與。其它的你要完全聽從左京的。明白了嗎?」 「明白了,彪哥」 「好,你去吧」

第二天傍晚,徐琳就趕回了山莊,來到李萱詩的房間,向李萱詩彙報了左京的態度。左京的兩條要求徐琳並沒有合盤托出。她隱瞞了第一條,怕刺激李萱詩。因此只敢向李萱詩彙報左京的第二個和解的條件,那就是要李萱詩離婚。李萱詩聽後沒有表態。這是在她預料之中的。她知道這是左京在逼自己表態和站隊,是選擇左京還是郝江化。李萱詩覺得現在還沒到萬不得已的地步,因此,她現在還不想明確態度,拖一段時間觀察一下再說。當她聽徐琳說左京請律師辦理脫離母子關係以及要25%股份的時候,李萱詩很是生氣,流著眼淚對徐琳說:「小京這是做什麼?本來公司就是他的。他只要能原諒自己,哪怕和郝叔不再往來,只要不再報復,哪怕形同路人,將來我都會讓左京來管理公司,給他一半的股份。徐琳,你也知道郝家那幾塊料是指望不上的。為什么小京要做的這麼絕情。過去他可不是這樣的。」說完,李萱詩幾乎哭出聲來。 徐琳心裡說,左京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怪誰你心裡還沒個數?但嘴上卻安慰到:「萱詩姐,別太擔心。這需要給小京一段時間。我看慢慢會好的。他不是要過來和您面談嗎?我看這是關鍵的機會,咱們一定不能放棄這次機會,好好勸勸他。說不定他能接受。」 「也只能這樣了」。李萱詩目前也確實沒什麼辦法了。除了錢和女人,李萱詩第一次感到對左京束手無策。過去自己只要略施小計,哄騙糊弄幾句,左京就會乖乖就範。可那是建立在左京對自己無限信任的基礎之上,目前信任已經不再,那些花言巧語也就蒼白無力了。而錢和女人,特別是郝江化的女人,左京恨都來不及,哪裡還會在乎。 這時,徐琳說道:「萱詩姐,有句話不知該不該講」 「你說」 「你也知道,小京從小到大,一直對你都有那方面想法。。。。。」 「你不用說了」李萱詩直接打斷了徐琳的話。你先去休息吧,讓我一個人靜靜。

又過了幾天,李萱詩果然收到了律師函。李萱詩立刻把徐琳,王詩芸,岑筱薇三人找來商量。當然這件事是不能讓郝江化知道的。有意思的是王詩芸和岑筱薇聽到消息後的反應。王詩芸聽到了左京的兩條訴求後,沒有作聲。她雖然沒想到左京會和李萱詩脫離母子關係,但也在情理之中。就李萱詩過去的所作所為,左京有今天這樣的態度也是應該的。但25%股權事關重大。因此王詩芸顯得比較焦慮。而岑筱薇則不知出於何種原因臉上閃過了一絲不經意的微笑。 「詩芸,你先說說你的看法吧」 「萱詩姐,我不同意現在給大少爺25%股份。現在他一定會來對付老爺,可能也包括萱詩姐您。而公司是一家子的財源,大少爺一定會想辦法拿去或毀掉。一旦給了大少爺股份,他就有權過問公司事務,並從中作梗。這樣便於他搞垮或控制公司」王詩芸也不客氣,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李萱詩滿意的點了點頭。王詩芸對自己是忠心耿耿,李萱詩很是滿意。 「薇薇,你的意見哪?」 「乾媽,詩芸姐分析的有道理。我也贊同不能給大少爺股份。至少是現在。」岑筱薇順水推舟附和道。李萱詩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回頭看向徐琳。 「我倒是同意給小京股份。」徐琳開口了「這表明了我們解決問題的誠意。要是小京提出的所有要求,我們全部拒絕,那只能逼得他與我們作對到底。況且,小京已經找了律師,說明左京想通過法律途徑解決這個問題。股權涉及到老左的遺產,從法理上講,左京是有權利拿著25%股權的。即使咱們再反對也無濟於事。一旦真鬧到對簿公堂,這事大家都不好看。郝家倒是樂的看公司和左家的笑話。」李萱詩聽到這裡也微微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徐琳繼續說道:「25%說少不少,說多也不算什麼。郝家不是也拿到了25%股份嗎?現在公司運營郝家基本插不上手。小京也一樣,他沒有獲得公司的控股權,而且以目前情況看,小京也不可能來公司上班。因此實際具體公司運作完全可以不讓他知道和參與。即使需要股東表決,左京那25%也沒什麼用。這樣他也就沒辦法從中作梗了。最多年底給他一些粉飾過的報表看看而已。如果將來左京真要破壞,那麼我們還可以把這部分股權直接贖回。給他錢打發掉了事。」 最後幾人商量結果,同意了徐琳的建議。等王詩芸,岑筱薇離開後,單獨留下來的徐琳問李萱詩說:「萱詩姐,脫離關係那條怎麼辦?」。李萱詩若有所思的答道:「我自有安排。」

簡短節說,一周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童佳慧已經出院回家休養。她已經正式提出申請,申請了提前退休。就等上級領導批覆了。為了避嫌,她與左京已經商量好,一旦病退手續辦好,她就先行去加拿大。等左京這邊事情辦理妥當,就和她在加拿大回合。左京則抓緊辦理公司申請的事情。他實在是沒辦法,不得不向童佳慧借了1000萬,作為啟動資金。童佳慧剩下的錢,左京會想辦法轉移到加拿大。童佳慧二話沒說就同意了。左京拿到錢後用500萬,以肖小虎的名義去註冊京晟投資公司。高峰找到了他的表弟,以表弟做法人去註冊幻影網絡科技公司。左京出資200萬。與此同時童佳慧聯繫到目前在廣東的一家國營食品進出口公司當總經理的原白行健的老部下以及李萱詩經常辦理貸款的長沙某銀行支行行長張光明的上級領導,並打了招呼。 此外,小京還請童佳慧聯繫老白在公安系統,稅務,銀行系統的老熟人,老部下,幫助把郝家,徐琳家有關成員,有關公司的情況做詳細的調查。包括郝龍目前的幾個公司,特別是郝龍郝虎的一些違法亂紀黑社會性質的問題。以及劉鑫偉的公司,特別是最近10年的經營情況,大額資金往來情況。左京不信劉鑫偉一點問題都沒有,而劉鑫偉一旦經營上有問題,會不涉及到自己的老婆,這個銀行信貸部門經理嗎?呵呵呵。這年頭但凡有點權力的,誰屁股上沒點屎?!左京心裡琢磨著。此外為了節外生枝,童佳慧特別叮囑那些人不要調查鄭市長,只調查郝江化在村長,副鎮長到副縣長任期內的問題。特別是經濟問題。儘量不要牽扯其他領導幹部。 等一切安排妥當後,這天晚上左京主動撥通了李萱詩的電話。剛響了兩聲後,電話就被接聽了起來。 「小京嗎?媽想死你了,你終於肯主動聯繫媽了。你還好嗎?」 「我很好。能吃能睡。你不必費心。我打電話是想和你約個時間,我和我律師想和你見面談一下我爸爸的遺產和其它一些問題。你看你哪天方便,我們好安排行程。」 「小京,歡迎你隨時回家來。咱們可以好好談談。你過得好,媽就放心了。小京,過去是媽對不起你。是媽不對。請你原諒。給媽一個機會,媽一定好好補償你。。。。」 李萱詩的話還沒說完,左京便打斷了:「這些話,你還是省省。我們四天後到長沙。具體見面時間和地點我會提前通知徐琳。」說罷,左京就直接掛斷了電話。左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只要一聽到李萱詩的聲音,就一肚子火。他知道這樣不好,他需要沉穩。但就是抑制不住心頭的怒火。 左京剛放下電話,電話鈴又響了起來。左京抓起電話:「你還有什麼事?!」 這時電話那頭傳來了岑筱薇的聲音「京哥哥,是我,岑筱薇。」 左京先是一愣,然後說道:「對不起,薇薇,剛才沒看來電顯示。你找我有事嗎?」 岑筱薇猶豫了一下說道:「有一件要緊的事情,但在電話里說不方便,我們能否見一面?」 左京現在一堆事情,實在沒時間搭理岑筱薇,但轉念一想,她這麼急於見自己,也許有什麼要緊的事。於是說道:「你可以來北京嗎?」 「我現在來北京不方便,我們可以在魔都見面嗎?我可以明天去魔都」 左京想了想,評估了一下岑筱薇是受郝江化致使指使約見自己,並設計自己的可能性。但轉念一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怕個屌!於是就答應道:「那好,我明天去魔都。到了以後再聯繫你。對了給你一個我新手機號。你要再找我,打這個號碼。」和岑筱薇通完電話,左京想了想,就撥通了小虎的電話。讓小虎準備一下,陪他去一趟魔都。左京現在也時刻提防郝江化和李萱詩。畢竟對付卑鄙齷齪的小人,小心駛得萬年船。

岑筱薇掛斷電話後,立刻就刪除了通話記錄。並把左京給的新號碼仔默記在心裡。然後走向李萱詩的房間。路過郝江化的房間,就聽到房間內傳來了女人不斷的呻吟聲。岑筱薇不禁皺了皺眉頭。她敲響了李萱詩的房門。 「誰呀?」 「乾媽,是我,筱薇」 「找我有事嗎?進來吧。門沒鎖」 岑筱薇推門進來房間,就見李萱詩獨自坐在沙發上,臉色十分難看。前面的茶几上放著半瓶紅酒,和一個還剩幾口酒的酒杯。剛才郝江化想拉李萱詩去他的房間,李萱詩瞥見郝江化身後跟著的王詩芸,就立刻明白了郝江化的心思。自從白穎斷絕了和郝江化的關係以後,郝江化就一直拿王詩芸替代白穎。並經常拉上李萱詩一起,讓她和王詩芸假扮婆媳供郝江化玩弄。李萱詩為了穩住郝江化,也就悉聽尊便了。後來,郝小天錄製了他第三次操弄白穎的視頻給郝江化,郝江化居然對著視頻打起了飛機。李萱詩這下明白了郝江化對白穎的迷戀程度甚至超過了對自己的迷戀。要是放在過去,李萱詩高興還來不及。這樣只要李萱詩控制了白穎,白穎就是自己一個巨大的籌碼,郝江化就更加會對自己言聽計從了。而白穎就是一個溫室里長大的花朵,根本分不清是非,否則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再加上左京的加持,李萱詩自信白穎根本逃脫不了的自己的羅網。因此,郝江化對白穎越迷戀越好。對自己越有利。而現在情況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白行健死了,白穎現在已經脫離自己的視線一年了。而且自己判斷左京是不會再和白穎過下去了。李萱詩明白,白穎可以不聯繫郝江化,因為憎恨。也可以不聯繫童佳慧,因為悔恨。甚至可以不聯繫左京,因為愧疚。但白穎居然這麼長的時間不和自己聯繫,這說明了什麼?說明白穎已經和自己產生了間隙隔閡。過去那個有什麼心裡話,有什麼想法都和自己商量的傻白甜不見了。要知道,有些話,有些主意本該是白穎和她老公左京才能說,才能商量的。白穎都會第一時間和她交流協商。這既是表明了白穎對自己的信任,但又何嘗不代表自己對白穎的控制程度哪?!單說勸白穎上小天的床這件事,其實開始李萱詩自己也覺得太過分了。基本沒有把握。但白穎雖然哭哭啼啼最後卻妥協答應了。自己都倍感意外。當然這也導致了後面一系列事情的發生,直到發展到現在不可收拾。這是後話。白穎現在對自己是什麼態度,讓李萱詩也不好把握了。而一旦白穎失控,反省覺悟後,後果將不堪設想。這邊左京玩命死磕,那邊白穎也有了不穩定傾向。別忘了,還有童佳慧隨時會雷霆震怒。左京因為性格善良,他可能永遠都不會對童佳慧說出實情,白穎可就沒這個顧忌了。她一旦醒悟,會對童佳慧承認一切。到時候,不但自己在白穎墮落過程中起的作用,就單單是自己唆使白穎與郝小天偷情導致老白暴斃這一點,童佳慧也會拼盡全力滅掉郝江化和自己,甚至滅門。一想到這裡,李萱詩就一身冷汗。李萱詩第一次有了危及四伏,大廈將傾的感覺。而郝江化還一點沒有體味覺察,整日沉迷於房事,樂不思蜀。讓李萱詩一陣厭煩。她直接拒絕了郝江化的要求。郝江化悻悻而去,帶著王詩芸,又叫上何曉月去自己房間happy去了。李萱詩恨恨的看著郝江化轉身離開,心想,這個爛泥扶不上牆的蠢豬。又蠢又蠻。真捅出漏子,又比誰都慫。平時卻比誰都能咋呼。就說白穎的事情吧,既然已經在長沙被現場抓住。自己好不容易才摁住左京不要離婚,別把事情鬧大。左京當時難過委屈的眼神,李萱詩到現在都無法忘記。白穎也是真的怕了,因此藉機和郝江化也就徹底斷了往來。李萱詩和徐琳等人本來是鬆了口氣,雖然委屈了左京,但好歹沒出大亂子。大家以為以後就天下太平了。可誰承想,郝江化這頭豬卻不依不饒了,非要報復左京。你他媽搞了人家老婆,還弄出孩子,人家打了你,後果也不嚴重。忍忍就算了。居然還覺得自己有理了?!天下還有這麼混蛋的玩意嗎?!結果現在好了吧。你郝江化現在滿意了吧?!老白死了,白穎跑了,自己挨了左京三刀,差點丟了小命。郝江化呀郝江化,你就可勁的做吧!李萱詩是知道的。別看事後郝江化嘴上還不服軟,對左京罵罵咧咧,但其實早就不如以前從心眼裡那般輕視左京了。當時現場郝江化對左京求饒的慫樣,王詩芸是繪聲繪色的複述給李萱詩的。現在郝江化也明白了,別看左京平時三腳踹不出個屁,但真逼急了,左京是可以以命相搏的。他郝江化可未必有這個膽量。假如有一天自己出軌,郝江化會為此拿刀去捅死那個人嗎?百分之百不會!左京的行為雖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但事後一想,李萱詩也不再感到意外了。因為左京有這種不顧一切的勇氣。這種倔強其實是左京性格的一部分。郝江化倔強?呵呵呵。郝江化那是姦猾。見好就上,不利就撤,見利忘義,恩將仇報,欺軟怕硬,虛偽自私。那次郝江化,郝小天乃至郝家其它幾塊料捅出漏子,不是找我李萱詩出面來幫助擦屁股?!李萱詩越想越生氣。這時岑筱薇敲門走了進來。 「薇薇,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 「乾媽,你臉色不太好。沒事吧?」 「哎,你也知道,小京對我一直敵視。其實我是一直維護著他的。要不是放棄25%的股權,你郝叔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左京的。可小京這麼不懂事,還在怨恨我。」說著李萱詩眼圈就紅了。 岑筱薇看在眼裡,心裡卻在想,哼哼,你可真會演戲呀。要不是看過了你的日子,自己還被蒙在鼓裡。果然是當過多年老師的人,最會把握人的心裡。這麼多年,這麼多優秀的女人都被你玩弄在股掌之間。王詩芸,白穎,何曉月,吳彤,包括自己,甚至還有徐琳。京哥哥現在終於認清了你的真面目,決心與你決裂了。你現在到開始裝可憐了。我呸!但岑筱薇嘴上卻安慰到:「乾媽,京哥哥心地善良,他只是一時在氣頭上,轉不過彎。一旦想明白了,他會與您和好如初的。」 「真的?」 「乾媽,從小到大,那次京哥哥最後沒聽您的?」岑筱薇的這句話說的是事實,給了李萱詩無限的安慰和信心。也許岑筱薇說的對,這次畢竟不同以往,已經鬧出了人命。小京需要多些時間慢慢消化這件事,也是應該的。想到這,李萱詩心情好了很多。 「薇薇,你找我有事?」 「乾媽,我有一個非常要好的英國同學,Saree要來中國玩幾天。她知道我在中國,約我在上海見面。我想陪她玩兩天。因此想跟您請三天假。另外,我的簽證快到期了。過三個月後,要回趟英國去辦理在中國的工作簽證。」 公司現在運行主要依靠王詩芸和岑筱薇。由於前段時間王詩芸不在狀態外加郝家人的進駐,弄得烏煙瘴氣。岑筱薇對維持局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現在王詩芸回歸,加強了對公司的管理,又協助自己約束了郝家勢力。因此公司才開始慢慢恢復。但還不穩定。因此李萱詩實在不願意現在讓岑筱薇離開。當然放幾天假是應該,一方面自己也沒法約束岑筱薇的自由。二也是對前段時間岑筱薇工作的一種獎勵。於是說道:「乾媽知道,前端時間辛苦你了。去玩玩也好。放鬆一下。你放心去吧。明天我去跟詩芸打招呼。那英國同學如果願意,也歡迎來山莊玩玩。另外,你回國辦簽證也是必須的。希望你早去早回。公司離不開你。對了,你也知道前幾天徐琳找過小京,據她觀察,左京應該不會再和穎穎過下去了。現在只等穎穎露面,把離婚手續辦了。到時候,媽一定會積極撮合你和小京。畢竟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知根知底。」李萱詩不愧是當老師出身,為了把握人心,撒謊都不帶一點臉紅心跳的。 這些話要是放在過去,岑筱薇會高興瘋的。當初她被郝江化迷奸,岑筱薇不依不饒,李萱詩就是用白穎也出軌了郝江化來安慰岑筱薇的。一開始岑筱薇不信,直到李萱詩給她看了郝江化與白穎交媾的錄像。不是一段,而是四段!接著李萱詩就安撫岑筱薇到:「左京一旦發現白穎出軌,你就有機會了。到時候我一定支持你!」岑筱薇當時也是昏了頭,認為自己的機會終於來了。從此她打心眼裡看不起白穎。自己已經有左京這麼好的男人做丈夫還不滿足,還要和一個外貌醜陋,行為粗鄙,沒有文化的老農民攪和在一起。真是十足的蕩婦。但岑筱薇忽略了她自己,在被郝江化玩弄這點上,她和白穎又有什麼區別呢?直到讀過日記,岑筱薇才明白李萱詩一開始就在欺騙自己!即使左京真的和白穎離婚,左京也不會要自己的。現在再聽到李萱詩的這番說辭,岑筱薇沒有表露出任何的不屑,反而是裝作非常高興的樣子,說道:「到時候,就可以叫您媽,而不是乾媽了。真是太好了!」

(未按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