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的反擊:暗黑到底 》 第八章

《左京的反擊:暗黑到底》 第八章 首發於留園禁忌書屋 左京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先鋒律師事務所。走到前台對一位負責接待的小姑娘說到:「我叫左京,和陳軍律師約好了見面。麻煩您通報一聲。」 「好的,請稍後」接待小姐撥通了電話,講了一番。然後對左京說:「陳律師辦公室在503室,他正在等候您。右邊就是電梯。」 左京道謝後就乘電梯來到了陳律師的辦公室。一進門,陳律師就從辦工桌後做出來,迎接左京。並寒暄到:「左京先生,歡迎歡迎。有什麼我可以幫到您,您別客氣。」 「我想諮詢一下遺產問題。如有可能,想請您左我的委託律師。」 「好說,好說。黃兄介紹,說您也是北大畢業的。咱們也算是校友了。別客氣。請坐。能否把情況介紹一下。。。。」 於是左京就把其父經商,遇空難,母親改嫁等情況介紹了一下。 「大致情況我了解了。按照咱們國家的法律,您可以繼承您父親25%的遺產。當然這時最保守數字。上限由您母親決定。她願意把全部財產給您也是可以的。」左京點了點頭。 「另外按照左先生介紹,您母親用這筆遺產辦了家公司,經營的不錯。因此遺產有增值。但由於開始沒有做資產分割,因此這25%是包含增值後的這部分的。」 「明白了。很好!」左京接著說:「我想麻煩請您做我的代理律師。」 「沒問題。我儘快準備。發律師函給您母親。」 「陳律師,另外還有兩件事想麻煩諮詢一下您。」 「別客氣,請講」 「第一我要聲明與李萱詩脫離母子關係。第二,夫妻分居多久算做離婚?」 「第一個比較難辦。按照我國法律,你不能脫離母子關係。最多只能做一個聲明,雙方簽署一個協議,並辦理公證。但你對你母親贍養的義務是沒法推脫的。權利可以放棄,義務不能推脫。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在我看來,雖然血緣上是母子,但感情上已經視為仇敵。那麼從感情上講,就已經脫離母子關係了。感情不在了,母子關係也就徒有其名了。怎麼做就不用我多說了吧。第二個簡單,兩年。但這並不是說兩年一過,就算自動離婚。夫妻二人還要經過協議或起訴。但分居兩年是感情破裂最有力的事實證明。」 「多謝陳律師指點。那就這麼定了,請您做我的代理律師可以嗎?」。 「沒問題」 左京簽署完委託協議,就告辭離開了律所。一看離晚與鄧彬和高峰約好見面的時間還早,左京決定找個咖啡館坐坐。就在這時,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左京拿起手機一看,是徐琳的電話。 左京冷笑了一聲,還是接起來電話。 「京京嗎?是我,你徐姨。」徐琳說道,語氣里透著親切。 「徐姨,找我有事嗎?」左京不帶一絲感情冷冷的問到。 隔著電話,徐琳都能感到左京的冰冷。自從上次在監獄門口的見面,徐琳就感覺一年的監獄生活徹底改變了左京。那個陽光,開朗,善良的左京不見了。現在的左京對李萱詩和她是那麼的陌生和疏離,有些讓人感到害怕。但重任在身,徐琳不得不硬著頭皮說到:「上次沒接到你,你媽放心不下。她讓我來看看你過得怎麼怎麼樣。沒別的意思。我已經到北京了。不知能否見面好好談談。」 左京心裡冷笑了一聲,看來李萱詩是坐不住了。這麼快就打發徐琳來摸自己的底。正好,我也可以摸摸她們的底牌。 「今天沒時間,明天下午在我家附近的那家星巴克見面吧。你知道地方。2點。」說罷也不等徐琳再說什麼,左京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徐琳這時正在機場,昨夜李萱詩讓她回北京找左京好好談談,今天一早就買機票趕回了北京。她一下飛機就迫不及待的給左京打電話聯繫。面對被掛斷的電話,徐琳也是一臉無奈。

按照約定的時間,左京來到了清華大學南門外馬路對面那家著名的家常菜館。進入包間,就見鄧斌與高峰已經到了,兩人喝著茶,正在一邊翻看菜單,一邊聊天。這兩人都是左京大學時代的室友和死黨。雖然他們讀的是化學系,但這兩人一個沉迷於計算機,一個開始研究金融。大學畢業,鄧斌進了股票經濟公司,高峰則去了中關村一家知名的網際網路公司。大學畢業轉眼快八年了。鄧斌已經成立自己的私募基金,操盤20個億的資金。儼然是金領一族了。而高峰也是網絡技術部門經理。大小至少也是個技術骨幹和公司中層。但最近,辭職不幹了。打算自己創業。 兩人見左京進來,都高興的站了起來。自從大學畢業,三人分別,相互之間的聯繫就少了。除了逢年過節,相互發發簡訊問候祝福一下,平時很少聯繫。左京落座後,很快酒菜上齊,三人邊吃邊聊。少頃,左京就進入了主題。這次是左京提議三人見面的。也沒有必要遮遮掩掩,他把自己的情況大致介紹了一下。兩人開始聽的目瞪口呆,後來對郝江化的豬狗不如,恩將仇報的行為也是咬牙切齒。 「兄弟,啥都別說了」高峰性子急,叫道「我去把那老狗騸了!」 「高兄,先別急。聽聽左京有什麼計劃,我想他一定已經有主意了」鄧斌在學校的時候就一貫比較沉穩。現在一點沒變。 「是這樣的,我想把那個金茶油公司奪過來,如果不行,至少要搞垮它。最好能讓他們破產,還欠一屁股債!我設想成立一家投資公司,專注食品行業投資併購,然後設局吞併掉金茶油公司。讓那幫王八蛋一無所有。」 「金融這方面我比較在行,讓我想想。」鄧斌不說話了,但腦子在飛快的盤算。不一會,他胸有成竹的對左京說:「你找人成立一家投資公司和一家食品公司,然後按這個計劃去做。只要它一步步上鉤,最後一定是死無葬身之地!」說罷,鄧斌把自己的計劃大致介紹了一下。左京聽罷,也是佩服的了得。然後開玩笑說:「資本家就是黑!真太他媽黑了!這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嘿嘿嘿。具體操作我找人弄。」 「那我幹什麼?」高峰急不可待的說。 「別急,我需要你想辦法黑進溫泉山莊和金茶油公司的網絡系統,我要金茶油公司所有財務數據,資金往來,越全面越詳細越好。此外,還要你黑進山莊的安保監控系統。」 「包在我身上。」高峰自信的說道。 「我有個計劃,我出資想讓你在長沙註冊一家網絡或計算機技術公司,主要從事網絡服務這方面業務」左京對高峰說道。「然後在衡陽設個門市,那裡離溫泉山莊及茶油公司都很近。方便下一步行動。注意,公司股東里不要出現你的名字。王詩芸很是精明,她通過天眼查可以擦到公司股東。一旦你暴露了,很快就會聯繫到我」 「行!這個好說。我也正打算自己開公司哪。我找個哥們,用他名字註冊。」高峰答道。 「左京,你那投資公司和食品公司也不要有你的名字出現」鄧斌提醒到 「我知道。我會安排局外人去做。」左京回答道,接著左京對高峰說道:「請你和鄧兄幫忙就已經很麻煩你們了。資金我來出。而且錢也不是用我自己的。我要讓李萱詩出這筆錢。用她的錢來置她於死地。」左京惡狠狠的說。「等這事了結後,高峰,如果你要還想繼續經營那家公司,就算咱們合夥,我算個小股東就行。」 「好說。來,咱們走一個。預祝勝利」高峰提議到。三人一飲而盡。 正事談完,三人有開始東拉西扯,不斷互相勸酒吃菜,有著聊不完的話題,仿佛又回到了大學時代。從飯店出來,三人還意猶未盡,又去附近找了間酒吧,三人又是邊喝邊聊,聊大學的糗事,聊工作的曲折和不如意,聊當年的女孩,聊最初的夢想和無奈的現實。。。。左京看著自己的兩個死黨,心中無限感慨。要是時光能夠倒流該有多好。他寧願在那個明媚的夏日,沒有在未名湖畔遇見正在低頭閱讀的白穎。可惜。。。。三人邊敘舊,邊喝酒,直到深夜才分手。在走出酒吧的時候,鄧斌拉住左京,說道:「弄那個老狗好辦,搞垮公司更好辦,但你怎麼處理白穎要想清楚,免得將來後悔」。左京點了點頭沒說話。他在乘坐計程車回家的路上反覆回味著這句話。撇著書包里的DNA報告,左京就已經明白了,他已經想清楚了。

回到家中已經是深夜。童佳慧並沒有休息,而是哄兩個孩子睡著後,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左京回來。童佳慧急於想知道DNA結果。她沒敢白天給左京打電話問,而是想等左京回來當面說。左京有些微醉的走進家門,看見童佳慧在等他,就把書包里裝著報告的信封遞給了她。左京知道童佳慧一定最著急知道結果。然後自己就走進洗手間,用涼水洗臉,好讓自己清醒起來。 童佳慧拿起報告的手有些顫抖,打開一看,頓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呆坐在沙發上,雙手垂了下來,連報告掉在地上都沒感覺到。兩眼呆呆的看著地板的一角。大腦一片空白。 左京從洗手間出來,看見童佳慧呆坐在那裡,知道童佳慧已經看過報告了。他走上前去,輕輕的叫了一聲:「媽」。童佳慧一個激靈,抬眼看著左京,喃喃的說道:「為什麼?為什麼呀?!穎穎這到底是為什麼呀?!」 左京搖了搖頭。 過了好一會,童佳慧好像才清醒過來,憤怒的說道:「白穎的這個孽障,把他爸爸的臉都丟盡了!我沒有這樣女兒。我們白家和她斷絕關係!」說吧,童佳慧就抱住左京,失聲痛哭起來。過了好一會,童佳慧才停止的哭泣,對左京說:「我現在心裡很亂,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太晚了,你早點休息吧。」說罷,童佳慧站起身,想回自己的房間,但一瞬間,童佳慧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童佳慧睜開眼睛,大腦一時一片空白,她仔細回想發生的事情,同時四下望去。只見自己躺在床上,四周一片潔白,非常安靜,左京則焦慮的看著自己。這個曾經帥氣的男孩是那麼像年輕時的左宇軒。而現在的左京一臉憔悴,眼窩深陷,嘴角四周滿是胡茬。 「小京,我怎麼了?這是在哪?」 「媽,您醒啦?這是醫院,昨晚您昏倒了」 「。。。。」 「醫生做了檢查,說您的身體沒有大的問題,可能是最近一段使時間您休息不好,受到激動後導致的眩暈。休息調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左京用儘量輕鬆的語氣說道。 人在最困難的時候是最脆弱的,也是最需要親人在身邊關懷陪伴的。這時的童佳慧才深深體會到這一點。過去老白在的時候,童佳慧遇到什麼困難都無所畏懼。現在老白走了,唯一的女兒不提也罷。自己孑然一身,幸虧還有左京這孩子陪伴,否者自己還真不如就這樣死了算了。想到這裡,童佳慧內心對左京的依戀更增加了幾分。 看著童佳慧陰晴不定的表情,左京可不知道童佳慧大腦里在想些什麼。只是關心到:「媽,我幫您洗把臉,然後給您弄點稀粥,吃點東西,空腹時間長了對胃不好。」 「嗯」雖然沒什麼胃口,但童佳慧不忍拒絕左京的提議。 一會功夫,左京就打包了一碗小米粥和一小份鹹菜回來。扶著童佳慧起身。童佳慧默默的喝起粥來。過了好一會,童佳慧說道:「真對不起,小京,我們白家沒教育好穎穎。從小太慣著她了。」 「媽,別這麼說。我也有錯。我太不關心她了,也太懦弱愚鈍了。現在想來其實早就有蛛絲馬跡了。。。。」 「小京,既然你不同意我直接出面滅掉郝家,那就按照你的計劃辦吧,需要我做什麼,你就直說。只要能把郝江化,李萱詩送入地獄!讓我做什麼都行!我。。。。。我只有一個要求,我。。。請你給小穎留條活路。她。。。她畢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說罷,童佳慧又抽泣了起來。 「。。。。。」左京實在是為難,他理解童佳慧,畢竟她是她的母親,她是她的女兒。同樣是母親,李萱詩和童佳慧真是雲泥之別。一個是自私自利到了極點。一個是處處為孩子著想。即使孩子的行為已經深深的傷害了她。「哎。。。。媽,我答應您」。左京雖然萬分不願意,但他實在不忍心拒絕而再次傷害童佳慧。 正在這時,左京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左京拿起手機一看是徐琳。他冷笑一聲,接了起來。 「小京,我可能會提前一些到,你千萬別忘記」 「知道了」說罷左京就掛斷了電話。左京看了看時間,現在出發還來得及。 「京京,你要有事就先去忙。我沒事了」 「我和徐琳約好見面,我想去摸摸她們的底。您好好休息。完事我就回來。」 「去摸摸她們的底也好,你放心去吧」 左京把童佳慧安頓好,便匆匆出發了。

按照決定時間,左京走進了星巴克。店裡沒幾個人,左京一眼就看見了徐琳坐在一個靠角落的桌邊。徐琳的相貌雖然不如李萱詩,但也絕對算得上是大美女。徐琳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剛剛燙過波浪般的長髮,烏黑髮亮。臉上畫著淡妝,大大眼睛,顧盼生輝。筆直高挺的鼻樑,淡紅色的唇膏凸顯出那張厚實性感的紅唇。引人浮想聯翩。左京是享受過那張嘴的熱情周到的服務的。可以說比白穎的技術好太多了,讓他欲罷不能。其實左京也感覺到了,白穎可能是故意隱瞞自己的實力,怕引起他的猜忌。被郝江化調教的女人,床上功夫能差到哪去?今天的徐琳雖然化的是淡妝,但及恰到好處,即顯示凸顯了徐琳的成熟性感嫵媚,又不失過分誇張。徐琳身穿一身米色女士襯衫,一件深灰的女士西服搭在旁邊的椅子上。間左京進來,徐琳連忙起身向左京招手。左京才看清徐琳穿了一條深藍色的緊身牛仔褲。把她那修長健美的雙腿勾勒得淋漓盡致。 左京沒流露出任何表情,徑直向徐琳得位置走去。然後也沒搭理她就拉開椅子獨自坐了下來。徐琳尷尬的笑了一下,然後也坐了下來。徐琳想幫左京點杯咖啡,被左京拒絕了。 「呦,小京,還在生氣哪?你媽做的是不對,不該讓你坐牢。但我沒得罪你吧?怎麼見面連招呼都不打一個?」 「呵呵,徐琳,你是真傻還是裝傻?李萱詩和我之間是只是讓我坐牢的事嗎?你也算我長輩,是看著我長大的。我左京16歲考上北大,你覺得我是傻還是蠢?呵呵。你這樣自作聰明有意思嗎?有話你直說,我時間緊。要是沒事,我人你也見到了,能吃能喝能睡能操,不管是對郝老狗還是對李萱詩,你都可以回去復命了。」 「。。。。。」左京一句話噎得徐琳一時無語。徐琳明顯感覺到左京變了。過去的左京是那麼靦腆,有禮貌。從不說髒字。現在可好。。。。過了好一會,徐琳才開口:「小京,整件事是我們對不起你,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你媽,不,李萱詩也是沒想到的。她一直是為了維持這個大家庭。非常不容易。自從你坐牢後,她就沒睡過安穩覺。你能不能原諒她一次,給她一個機會。她會盡最大能力補償你。你要她做什麼可以,她都會答應。只要你肯原諒她。」 「呵呵,是嗎?」 「一定的」 「那好,我不要任何補償。我要她弄死郝江化!我就原諒她過去做的一切。」 「這。。。這。。。你知道這是她做不到的」 「那好,我讓一步,你告訴李萱詩只要她和郝江化離婚。我也可以原諒她。」 「這。。。。這。。。。」徐琳心想,這也是李萱詩做不到的。前兩天,她已經摸過李萱詩的底了,李萱詩為了四個孩子是不可能和郝江化離婚的。「小京,你也知道,萱詩姐和郝叔,不,郝江化有四個孩子,萱詩姐為了孩子也不可能離開郝江化的。」 「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左京起身要走。 「小京,你等等。除了這兩個要求,其它要求萱詩姐都會答應你。小京,就算徐姨求你了,放過你媽,不,萱詩姐這次吧。她可以給你一筆錢,足夠多的錢。你創業也好,出國也好,足夠了。你才30齣頭,還有美好未來。即使將來不和白穎過了,以你的條件還是可以找到非常優秀的女孩的。何必弄得魚死網破,兩敗俱傷那?安安穩穩過日子不好嗎?」 「徐琳,我以前沒有安穩過日子嗎?結果哪?」左京真的有點摟不住火了。 「。。。。。」徐琳又是一陣語塞。徐琳感覺挫敗到了極點。她自知理虧,說破天,整件事都是郝江化,李萱詩,白穎的錯。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會去想辦法弄死郝江化的。左京已經算是夠窩囊的了。最後還是因為白行健暴斃,白穎出走才去刺殺郝江化的。為此還蹲了一年大牢,也把自己的大好前途都毀了。徐琳也不明白李萱詩當初為何要拉白穎下水。那麼多女人還不夠郝江化玩嗎?! 「徐琳,你回去可以告訴那婊子,我已經找律師了,第一我和她脫離母子關係。第二,我要通過法律途徑拿回屬於我的那部分我父親的遺產。這不是施捨或補償。這就原本是我左京的。我可不想拿我爸爸的這筆錢養一家子畜生。我估計到下周,你們就會收到律師函。到時候我會當面和那婊子談的。就這樣吧,我還有事,告辭。」左京說完,起身就離開了。也沒管徐琳還有沒有話說。 徐琳這回沒再阻攔左京。而是目送他離開。通過這次談話,徐琳明白了,左京和郝江化之間的關係是不可能彌補的。包括左京和李萱詩的關係。左京已經公開稱李萱詩婊子了。李萱詩想的太美好,太簡單了。以為又像以前一樣,可以左右逢源,輕易的抹平糊弄過去。這次不決出勝負,左京是絕不會罷休的。郝江化這頭豬,非要去招惹左京。玩弄了白穎那麼久,還不知足。非要把左京逼上絕路。左京這孩子,自小看大,一旦認準一件事,必定會堅持做到底。那左京和李萱詩,郝江化兩邊誰會贏哪?左京雖然失去了最大的靠山白行健,但還有童佳慧。況且左京的同學都是些什麼檔次的人,其龐大的關係網也不可輕視。而這邊哪。李萱詩除了有些錢,控制幾個女人,最大的後台就是鄭市長了。自己最多也就可以算作她的一條財路而已。郝江化,呵呵呵。。。遇到正經事,不提也罷。剩下的除了王詩芸外,其她的幾個女的都是打醬油的。徐琳這個時候也有點心虛了。過去玩玩還行,將來別弄不好把自己真陪進去。看來要給自己留條後路了。今天,左京對自己的態度也充滿敵意。這可不太妙。。。。。徐琳本來想再次誘惑左京跟她上床,這樣後面就好辦了。可左京根本不念及他們之間的交情。過去的事提都沒提。最終,徐琳只好悻悻離開。 左京回到醫院,他拿出錄音筆把和徐琳見面的情況的錄音放給了童佳慧聽。童佳慧邊聽邊分析道:「第一,什麼叫我們對不起你?難道她徐琳也做過對不起你的事?第二,從徐琳的說法看,李萱詩事不可能離開郝江化的。但是可以花錢息事寧人。」 不愧是在官場浸淫多年,童佳慧一下抓住了漏洞和要點。 「也許是徐琳因對我隱瞞白穎出軌的事而感到對不起我。」 「我看未必就這點過錯」 「媽,我實在不明白,李萱詩為什麼不能和郝江化離婚。首先,郝江化除了搞女人,可以提說對李萱詩的公司,山莊沒有絲毫幫助。就算現在郝江化是個副縣長,可以照顧自家生意。可是他一旦退休,這些關係也就煙消雲散了。他一點政治根基都沒有。他的位子完全是靠李萱詩的錢和肉體才換來的。換屆下台是必然的。有錢,有公司李萱詩完全可以不依靠郝江化獨立撫養四個孩子。孩子只不過是李萱詩的藉口而已」左京心裡明白,李萱詩現在就是條被郝江化馴化的性奴母狗而已。不到萬不得已,是離不開郝江化的。但這些話他沒好意思跟童佳慧直說。 「也許李萱詩有什麼把柄在郝江化的手裡。」童佳慧的一句話提點了左京。-------------------------------------------------------------------- 補充說明: 《郝叔與他的女人》原著時間線太亂了。前面的時間線還問題不大(當然也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但不影響大局)。但後來的時間線是徹底凌亂了。原文190章:「。。。。不過,除母親以外,郝江化的所有女人,郝小天基本都睡了,其中就包括我的妻子白穎。自從XX歲生日那天晚上,郝小天把保姆阿君推倒,他人生的採花之旅便正式揚帆起航,並且乘風破浪。一路斬獲小文、阿藍、何曉月、春桃、柳綠、徐琳、小靜、吳彤、王詩芸、白穎、岑筱薇。

XX歲時候,一不小心,郝小天就搞大了阿藍的肚子。當然,母親和郝叔沒準許把孩子生下來,在支付大筆錢給阿藍後,讓她上醫院做了流產手續。畢竟要一個XX歲的孩子當爹,任你使出渾身解數圓場,看來都是一出鬧劇。XX歲時候,郝小天偷看何曉月洗澡,當晚睡在了她床上。XX歲的時候,在母親的躥掇下,郝小天得償所願把上徐琳。XX歲時候,郝小天在酒里下藥迷奸吳彤,郝江化得知後,把他打個半死。三個月後,在母親躥掇下,王詩芸心甘情願在郝小天胯下承歡。XX歲生日晚上,徵得郝江化同意後,母親把白穎帶到了郝小天房裡。

其後不久,郝小天來長沙讀大學,住進我家。那一年,妻子三十二歲,我的兩個小孩剛剛過完六歲生日。

那年年底,因為岑筱薇的妒忌報復,向我披露了母親的私密日記。於是,郝江化和妻子的姦情大白於天下,才有了前文提到系列發生之事。」

從原文看,白穎從英國進修回來,被左京三次抓姦,最後一次在杭州,差點抓現行。左京心裡煩悶,被徐琳勾引。前後和徐琳三次,第一次在賓館,第二次車震,第三次在徐琳北京的家裡。做的時候徐琳還和他兒子通了電話。杭州抓姦後,左京白穎兩人分居半年之久,白穎在長沙別墅與郝江化偷情,終於被左京現場抓住。左京用花瓶打傷了郝江化。郝江化連夜逃回山莊。第二天,李萱詩,徐琳來到左京家裡,李萱詩暗示左京也有出軌行為。希望左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白穎發誓不再和郝江華來往。郝回到山莊決計報復左京,就讓李萱詩說服白穎,作為郝小天16歲禮物陪小天上床一次。後來白穎與小天又搞了兩次,一次要挾,一次半推半就。這兩次都是在長沙(小天到長沙上學住在左京白穎的家裡) 下面的問題來了。按照原著是後來白行健知道了白穎的醜行,被氣死。白穎留書出走。左京怒刺郝江化(原著193章。。。。以及隨後引發衝突、妥協、二次衝突、長輩調和、三次衝突、分居、大打出手、斡旋調解、真相大白、岳父暴斃、妻子留書出走、怒刺郝江化、鋃鐺入獄等。。。)。換句話說,左京刺郝江化是在白行健暴斃,白穎出走之後。 左京怒刺郝江化後,很快進了監獄,岑筱薇是怎麼做到在當年年底把日記給左京的?左京坐牢1年,因此只可能在左京出獄後,岑筱薇給左京李萱詩的日記。讓白穎的事是如何真相大白的(左京是不會向白行健,童佳慧透露的。他要想說,早就說了),才導致白行健了解真相後暴斃的?真他媽暈菜了!

所以在這部小說里,在這裡修改了一下,以理順時間線。 杭州抓姦失敗,左京被徐琳勾引上床,左白分居,長沙別墅現場抓姦,左打傷郝江化,必應發誓不再與郝江化往來,郝江華為報復左京,脅迫李萱詩勸白穎在郝小天16歲時與郝小天上床。後來,郝小天又與白穎上了兩次床。白父了解了情況(多半是郝小天與白穎的姦情),被氣身亡。白穎出走。左京怒刺郝江化,被判刑坐牢。。。。出獄後,岑筱薇出於妒忌報復,找到左京,並把李萱詩的日記給了左京。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