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戀 (66-67) 作者: 愛夜夜夜夜

.

欲戀

作者: 愛夜夜夜夜

-------------------------

第六十六章 •氣惱

得寸進尺是與生俱來的本性,從開始只是意淫,到成功摸過幾次她的腿後,一直到現在摸起來已經沒有以前的那種緊張壓力感,甚至還升起一種,反正是她先惹到自己,自己就只是摸摸她的腿,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要臉想法。

當然,做出這種行為的後果是極為慘烈的,任沐雨羞憤的用高跟在我腳上踩碾著,這種直接作用在腳趾上的力簡直不要太疼,好在隨著我賊手狠狠捏了把她大腿緊實的腿肉後,她那股力隨即就被瓦解,酥麻的感覺席捲她的全身,讓她大腿直接就軟軟的無力再踩我腳了。

只是在陌生的計程車上,竟然還被自己學生占便宜,加上本就一肚子火沒地方發泄,在這一次徹底爆發,她想要抬腿踢我,只是狹小的后座根本就沒有空間能讓她動用那雙修長的美腿,羞惱到極點的她只能伸出僅有的左手往我肩膀錘來,只是在快要打到我的時候,就被我快速的用一直抓著她右手的手掌擒下,手大的好處就在於此,她那兩隻纖纖柔柔的小手直接就被我一手完全抓住,壓在我的大腿上。

任沐雨美眸瞪大,拚命的掙了下發現沒能掙開之後,俏臉頓時漲的通紅,特別是見我臉上還帶著得意的神色後,心裡委屈羞憤的情緒一下子就涌了出來,本來帶著上翹弧度的唇角似乎是有些微癟,嫩唇緊緊的抿在一起,狠狠瞪著我的美眸也在下一刻被水霧填滿,彷佛隨時都可能委屈的哭出聲來。

她這突然變化打的我措手不及,本來還帶著笑意的嘴角立馬收斂,剛湊上去想低聲安慰道歉幾句,結果就見著被我箍著手的任沐雨猛的前傾往我身上撲來。

我下意識的往後躲了下,只是她撲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絲毫預兆,加上速度太快,讓我剛躲開的的時候就已經被她撲在身上,她滿臉羞怒,櫻唇張開,露出裡面皓白貝齒,直接就朝我臉上咬了過來,我眼睛瞪大,見著惱羞成怒的任沐雨不管不顧的,用她唯一還能攻擊的牙齒咬來,沒有任何躲閃的機會,臉上就被兩片柔軟的觸感碰到,內里溫熱濕滑的液體頃刻把臉部肌膚粘濕,只是這種酥酥麻麻的感覺還沒持續一刻,臉頰的軟肉就被兩排牙齒給狠狠的咬住了。

我被咬的生疼,上次被她咬肩膀可是疼了幾天,這回被咬臉,這種疼痛比之上回可是根本不相多讓,我忍著臉上的巨疼,斜眼看著那完全貼在我臉上的俏臉,以及還在羞憤瞪著我的美眸。

趕忙鬆開她的手,兩手捧住她臉頰兩側,低頭討饒道,「嘶,別,別咬……」只是我越這樣,她反而還咬得更用力了,彷佛是找到了發泄火氣的突破口,我咬牙忍著疼,感受著被她咬著的臉頰都開始有晶瑩的唾液往外流,特別是兩片柔唇貼在臉上的美妙觸感,一時都不知道這算疼還是算一種享受了。

「誒,小兄弟,我說的有道理吧?」恰在這時,前面一直在滔滔不絕的司機大叔見我沒在跟他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在等紅燈的間隙,突然就扭頭往后座看了眼,正好就看見了我捧著任沐雨的臉,她牙咬在我臉上的場景,只是本來天就黑了,車裡可視度並不高,加上我手臂擋住了一些視線,此刻就像是我捧著任沐雨的臉準備接吻一般。

司機大叔見這一幕立馬就扭過頭去,哈哈的打著圓場,「哈哈,小兩口這麼快就和好了啊,我就說嘛,床頭吵架床尾和,就沒……」司機大叔又開始進入話嘮模式,而突然被人發現打斷,任沐雨總算是發現自己現在的行為多麼不雅,美眸一羞,雙手猛的推我一把,自己趕忙起身,收回咬在我臉上的牙齒,一根晶瑩的絲線連接在她的唇瓣和我的臉之間,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也不知黏在了誰的上面。

「呵呵,是的」我看著身旁在那擦嘴的任沐雨,尷尬的回了司機大叔一句。

「哎,羨慕你們年輕人啊,不像我……」車內一直響著司機大叔的話,而后座的氣氛就顯得有些怪異,任沐雨把嘴上殘留的口水擦乾淨就偏著臉蛋,沒往我這看一眼。

我抹掉臉上留下的黏濕口水,感受上面的兩排牙印,現在隔了會時間,疼倒是不怎麼疼了,但臉上的牙印卻是讓我不由得生出種,那柔軟的嬌唇觸感還停留在我臉上的錯覺,突然就有點心猿意馬,視線忍不住偷偷看了眼似乎在那生悶氣的任沐雨,感覺不管怎麼樣,都得自己道個歉,只是在車上,司機大叔在前面嘰嘰喳喳的說著話,我壓根沒機會能偷偷跟她道歉,想了想,拿出手機找到她的聊天框,一句對不起就發送了過去。

微微湊了過去些距離,伸手輕輕在她手臂上戳了戳,在我手指碰到她手臂的那一刻,她身體有小幅度的微顫,只是並末轉頭理我。

我又試著戳了下,見她仍不扭頭,第三次戳的力度稍稍大了些,這下她總算是回過頭來了,一雙眸子羞憤的瞪著我,只是讓我意外的,她臉很紅,特別是現在還強硬板著臉,卻爬滿紅霞的情況下,這種強烈的反差感讓我目光都看得呆滯,心底莫名生出某種異樣的衝動。

而任沐雨,在開始板著臉回頭瞪我之後,見我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她臉看,臉色瞬間轉變成羞惱,氣不過得又在我腳上狠狠踩了下,只是在踩完後似乎又意識到了什麼,趕忙縮回自己的腿,羞紅著一張俏臉惱怒的扭回頭。

直到腳上再次一疼我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要干正事的,只是這時候任沐雨已經羞惱的回過頭去了,我有些無奈,只能小心翼翼的又碰了碰她的手臂。

這回任沐雨直接就扭過頭來,俏臉暈紅,咬牙瞪著我,頗有一種惱羞成怒,要跟我不死不休的樣子。

我知道現在不是欣賞美女老師的羞赧模樣,趕忙指了指手上的手機示意她看自己手機,任沐雨自然知道什麼意思,但也只瞪我一眼,根本不理我這茬,繼續扭頭望著窗外。

等了好一會,她都沒有拿出手機看,我有些無奈,剛想繼續騷擾她,就見一直在那沒有動作的任沐雨才像是不情不願的,緩緩伸手拿出自己的手機,只是點亮手機後撇了眼螢幕上的消息就重新關火,什麼表示也沒有。

我臉色一僵,只能繼續發消息過去。

「我錯了」任沐雨拿在手上的手機震動了下,螢幕自動亮起,然而她還仍是撇了眼就立馬關火。

「真的錯了」「我下次不敢了」「別生氣了好不好?」「要不你再踩我一腳出出氣?」我往她的方向伸出了腳,準備犧牲一下身體換取她的原諒了,雖然我感覺明明是自己被狠狠咬了口,為什麼生氣要哄的反而是她,表示非常的鬱悶。

只是,這依然沒有任何用處,任沐雨還是不理我,甚至連條消息也不回,斜撇了我伸來的腳一眼,就又挪開。

我這下算是知道好話是不可能說的動她,只能故意打出一行字發了過去,「喂,我說你講不講道理?明明是你咬的我,我主動跟你道歉你還不理人?」對面的手機在震動了下後隨即亮起,任沐雨撇了眼剛想再次關火,就見到我發過去的那行字,仔細盯著看了幾秒,頓時俏臉含怒的轉頭瞪了過來。

我適時的板著臉偏開頭,學著她剛剛那樣不理人。

任沐雨含怒的表情微微愣住,然後更氣了,只是我偏頭不理她,她也無法發泄火氣,只能拿起手機,輸入一段話發了過來。

我手機螢幕一閃,只是我看也沒看她發的什麼,就學著她直接關火。

任沐雨見我如此,惱怒之色更甚,直接用膝蓋在我腿上撞了下。

我還是不理她,還故意往外挪了點位置,任沐雨見狀,氣急敗壞的就往我腿上撞,我回頭警告的瞪了一眼她的大腿,見她慌忙的縮腿,突然有些想笑,但以防她又惱羞成怒,我還是忍住了。

學著她的模樣,不情不願的打開手機,螢幕上的一行字就印入眼帘,「誰讓你要摸我腿的,你個混蛋!!!」我挑了挑眉,直接就輸了一行字進去,「那誰讓你要踩我腳的?」旁邊的任沐雨看到信息,咬牙瞪我一眼,低頭就又發了條信息過來,「是你先胡說八道的!」「我胡說八道什麼了?」「你自己心裡清楚!」「我不清楚」任沐雨看著手機螢幕,深呼著氣彷佛在平復羞惱的心情,「你為什麼要跟那司機說我們是那種關係!」我倍感冤枉,「喂,說我們是師生更奇怪吧?」任沐雨被螢幕上出現的這句話堵住了,頓時說不出反駁的話來,只能關掉手機,扭開頭生起悶氣。

我看她這模樣,也不知道是準備一個人生多久的氣,只能試探性的又發了條信息過去,「那我去跟司機大叔解釋我們不是情侶?」信息發出,對面的螢幕一亮,我很確信任沐雨是低頭看了眼的,只是在看到信息之後,她就以極快的速度關火了螢幕,裝出一副沒有看到的樣子,繼續……繼續偏著頭生悶氣。

一直到下了車都是這幅模樣,面前就是第二人民醫院的大門口,我見她仍舊板著臉不動,只好站在她面前,無奈道,「還在生氣呢?」她站在原地瞪著我不說話。

「走了」我知道跟她說廢話是沒什麼用的,直接就又抓住她的手掌把她拉進了醫院,她開始還不憤的跟我掙扎了下,只是踉踉蹌蹌的被我拉著走了一段路,加上周圍黑漆漆的也沒什麼人,總算是老實的由我拉著跟在邊上。

今天不是節假日,現在也已經是晚上了,所以醫院排隊挂號的人沒多少,零零散散有幾個人在大廳走來走去,但也沒人會沒事注意偌大的醫院突然又走進的一對男女。

我在醫院大廳環顧了下,對著身邊的任沐雨道,「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幫你挂號」「我自己去」「你有錢嗎?」這一句話就把她給問住,然後她又站在原地不動了。

等掛完號檢查完都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了,我和任沐雨站在路邊等車,隨口道,「結果得等幾天,等檢查結果出了我幫你來取」任沐雨抿了抿唇,俏臉微微偏向一邊,像是不情不願的說道,「謝謝」她這種口是心非的表情我早就摸清楚了,只是見她這樣,還是忍不住調笑了句,「就謝謝嗎?」任沐雨俏臉微紅,有些不好意思道,「錢等,等下個月發工資我會還你的」「要不這樣吧任老師,你給我補一個星期課,咳,這次檢查的就算你給我補課的費用?」我極為心虛的說出了這段話,畢竟補課是假,有點壞心思是真。

任沐雨似乎是誤會我認為她還不起錢,羞赧道,「我會還你錢的!」「你幫我補課,就當我提前付給你的補課費不也一樣的嗎?」任沐雨偏開頭,小聲道,「我不想占你便宜」可我想占你的……我心裡這麼yy著,總感覺自己是真的好色,只是我真的抵擋不住任沐雨這種漂亮女老師由內而外散發出的魅力,而且接觸的越深,我越發覺,外表冷冰冰的女老師,其實跟馨姨一樣的好欺負……最終任沐雨還是答應用補課一星期,來抵扣這次檢查的藥費,或許這也跟她實在是窮的叮噹響有關。

沒多久便等來了計程車,再次坐在了計程車上,任沐雨看向我道,「你家在哪?你先回家吧」她這話讓我心裡微微有些怪異,剛剛來醫院時,她不是還說了去我家住的合府小區嗎?雖然滿腦子不解,但別人司機一直在前面等著,也沒什麼思考的時間,「先送你回家,我不著急」任沐雨想了想也沒在推辭,對前面的司機道,「師傅,去合府小區」我,「??」或許還真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當我跟任沐雨一起站在小區門口的時候,忍不住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我滿臉詫異,「任老師,你家真住這裡啊?」「嗯」任沐雨的表情也沒好到哪去,顯然她對我們竟然是住一個小區的事實給衝擊到了。

「這,這也太巧了吧」「我回去了」任沐雨沒在跟我多說,抬步就走進了我們現所在的小區北門。

雖然我還在為我跟任沐雨竟然是同一個小區,卻住了六年多都沒有碰見過感到不敢置信,但現在見她要走,我還是裝作心不在焉的跟在後面,隨意問道,「任老師,你家住哪的?」「18棟」任沐雨頭也不回的回道。

聽到她這話,我算是終於弄通一點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原因了,因為小區的18棟在最北邊偏下的地方,而我家卻是在最南邊偏上的地方,幾乎是隔了整個小區的距離,而且我家住在南邊,所以每次我出門自然走的都是南門,相比而言,任沐雨自然也是一樣。

我壓著心底狂涌的欣喜之情,繼續問道,「哪層啊?」任沐雨瞪我一眼,並沒回答我的話,「你還跟著我幹嘛!」我乾笑道,「那個,我送你回家」任沐雨板著臉拒絕道,「不用」「咳,那好吧」我見狀只好點頭,但還是不死心的又問了句,「那個,你家在哪層啊?」任沐雨蹙了蹙眉,一副不耐煩的表情,仍舊沒理我,只是在走出沒兩步,「603」……本來是還想厚著臉送她回家的,只是在被她再次瞪眼拒絕後,只好就在路口分道,不過已經知道了她家地址,也算是達到了目的。

等到家的時候,習慣性的看了眼車庫,白車已經停放在里,那也就說明媽媽到家了。

摸了摸口袋裡的那盒假藥,不得不說今天太過於幸運了,本來還因為那晚沒有買到而失望了好一陣,但怎麼也沒想到上回任沐雨竟然買的是這種假藥。

媽媽知道了肯定會高興吧,我有些迫不及待想把這個事情分享給她,畢竟自己也算是為她分擔掉一些工作上的壓力。

她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下班的,不過今晚她沒有繼續在書房忙工作,而是靜靜的坐在二樓客廳的軟沙發上,身前的矮桌上放著一些文件資料,但現在她並沒有拿起來看,縴手端著咖啡杯,淡漠的眼眸靜靜的望著落地窗外的夜空,像是在發獃,也似在沉思。

應該是回來有些時間了,她已經換下了那身萬年不變的西服西褲,穿著那居家的黑色弔帶裙,烏黑秀髮洗浴過,柔順披散,撩著臉頰,搭在肩頭。

我並不知道媽媽是樸素還是對自己的衣著沒有任何講究,總之我從沒見她穿過什麼性感或者是美艷的衣裙,每次都是那不變的打扮,這也是為什麼上次她突然穿上禮服我會看到呆愣。

她坐在沙發上是背對著我的,只是我靠近的腳步聲興許是被她聽見了,她薄唇抿杯的動作微微頓住,偏頭順著我的方向望了過來。

清清冷冷的臉頰並沒什麼表情,見到我之後也沒開口打招呼,只是在我走近之後,她目光似乎在我臉上某處望了眼,然後黛眉微微一蹙,望著我的視線似乎有些變化,還沒等我開口說什麼,就重新扭回頭,繼續抿著杯沿喝了口咖啡,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來。

我臉上的興奮之色微微有些僵住,雖然媽媽一直表現得很清冷,而且沒對我表現的多親近,但也從來沒有這麼冷淡的無視我,而且她剛剛的那個眼神還讓我有些許熟悉,上次騙她,然後被她聞出任沐雨身上的香味,她就是這種表情。

可這次我也沒騙她的,她怎麼就……突然我愣了下,意識到了一件事情,視線看向了的鐘表,上面的時間不知在何時已經滑到10點30多了,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趟醫院一下子就過了快三個小時,也難怪媽媽會不高興,哪有補課要花這麼久時間的。

好在今天的事我問心無愧,趕忙解釋道,「那個……」本來我是想稱呼一句媽媽的,可還是如前兩次一樣,這個稱呼我不知為什麼已經叫不出口,只能略過,「馬上就要考試了,所以晚上我就麻煩老師多補了會,回來有點晚了」「嗯」一道極為如常的輕嗯響起,根本聽不出聲音的主人是什麼情緒。

「你還不休息嗎?」「嗯」聲音的平淡還是感覺不出什麼。

見狀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把補課的事說一下,「我基礎還不怎麼穩,所以這幾天我都找了老師晚上幫我補課」媽媽手上的動作一頓,很快就恢復正常,不過這次她又抬起了頭,靜靜的看著我,並末說話。

「就補幾天,而且不會這麼晚回來的」媽媽目光盯著我,「你今晚在跟你老師補課?」她這眼神讓我沒來由的心虛,「是,是啊」媽媽莫名的重複問道,「你今晚在跟你老師補課?」「是在跟老師補課啊」媽媽最後平靜的看我一眼,然後就低下頭,不在言語。

這弄得我很是怪異,自己今晚雖然是跟任沐雨去了趟醫院,但那只是意外,自己今晚也沒幹什麼壞事,媽媽從開始到現在的這種態度,這,這是怎麼回事啊…….理解不了,我也只能繼續道,「今晚只是多補了會課,所以才回來晚的」只是媽媽自此後便頭也沒抬,良久才有聲音傳出,「上次的藥膏還剩點,自己塗下傷口」「哈?」我微愣,沒懂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又沒受傷,塗什麼藥膏,只是還沒等我疑惑開口,就突然意識到了一點,手下意識摸向了自己左臉,那裡現在已經不疼了,但手指還是感受到了幾個明顯凹下去的牙印,我表情一下子萎了下來,現在我也總算明白她今晚為什麼是這種態度了。

「這個,我,我……」我一時支吾著說不出話來,因為我也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難道還能實話說這是自己班主任,惱羞成怒時撲上來咬的自己嗎?而且我還發現,自己單獨跟任沐雨相處三次,每一次都被媽媽抓到了現行,都說事不過三,那自己這次……我緊張的琢磨措辭,「我,我今晚是在補課,臉上的傷是,是跟我一起補課的那個女生咬的」媽媽低著頭,似是並末聽到我的話般,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繼續翻動著手中資料,但這樣子明顯就是不相信我的話。

事到如今,我也根本不可能還能用自己沒談女朋友,沒早戀來含煳她,感覺自己跟她說自己早戀了,也比讓她認為我一直在騙她好。

「我是在跟那個女生早戀,只是你不准我早戀,所以我才瞞著你的,不過補課也是真的,我沒有騙你」說完之後咬咬牙,一屁股坐在了她身邊,一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的樣子,只是目光卻絲毫不敢往她那邊看。

然而直到我坐下到現在,身旁都沒有什麼反應,一直到我都有些忍不住想回頭的時候,身旁的沙發突然一輕,媽媽從沙發上起了身,很快離去的腳步就在耳邊響起。

我心下一涼,媽媽看來是真的生氣了,理都不理就算了,見我坐她旁邊還直接就走開。

暗嘆口氣,剛準備起身回房,就聽到本來離去的腳步聲在某處停頓了下,然後又徑直走了回來,我視線偷偷撇了過去,見一襲黑色弔帶裙的媽媽,確實是又走了回來,臉上表情永遠都不起波瀾,以至於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氣,等到她重新坐在沙發上,我也趕忙收回了視線,感覺這下應該是準備教育我了。

然而又等了片刻,身旁依舊沒有任何聲音傳來,就在我忍不住扭頭看去的時候,左臉突然被一種冰涼涼的觸感輕點了下,緊接著就是軟嫩的肌膚感貼在我的臉上,但隨著我的轉頭,那觸感帶著冰涼感也隨之在我臉上劃出了一道線,一直蔓延到了唇角附近。

我扭頭的動作在一半趕忙頓住,這時我才發現,媽媽手上拿著藥膏,另一隻手則已經塗上了冰涼的膏藥,在我左臉的牙印上塗抹著。

我目光有些呆愣的看著媽媽,她表情淡然的與我對視了眼,而那隻因為我扭頭意外劃到我嘴角的手指也收了回來,重新抹了點藥膏,視線才投向我臉上的牙印,再次用手指緩緩的塗抹均勻。

黑亮細長的睫毛微微蓋著眸,似乎剛洗浴沒過多久,上面還有細不可察的水珠,她表情始終是那般默然,而那攝人心魂的臉蛋上,精緻到無可挑剔的五官,更是將她身上淡雅清冷的氣質展露無疑,那散發著水潤的嬌嫩肌膚似乎也在詮釋著什麼是造物主的偏寵,沒有任何瑕疵,剩下的也只有那言語無法詮釋的完美。

我心跳早就不知在何時砰砰亂跳,在腦海種下的種子似乎也開始萌芽,我不知道這算怎麼回事,或許也是因為好色,讓我根本無法抵禦,這種來自自己親生母親所散發出的誘惑,即便我知道這是不對的……媽媽將我臉上的牙印塗好藥膏,就收回了手,將藥膏放在桌上,視線沒有多在我臉上停留一瞬,也沒有在意我盯著她看的目光。

我拚命的壓下心裡那些罪惡的念頭,「您,您是在生氣我騙你吧」媽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再次轉頭看向我,「我說過你現在才高二」「我……」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是見她明顯有些變化的臉色,我趕忙開口保證道,「那,那我不早戀了」媽媽神色似乎有些許變化,但她很快就移開了視線,淡淡嗯道,「嗯」我見她這樣,試探性的問道,「您,不生氣了吧?」然而她只是低著頭翻看著資料並不說話。

我看了看她,拿出了身上帶著的那盒假藥,放在桌上推到她的面前,「您看看這個」媽媽微微抬眸,視線看了過去,很明顯是看到了藥盒上康品兩個大字,使得她目光微凝,我目光緊盯著她看,心裡十分期待能看見她臉上露出震驚,驚喜的神色,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她除了開始皺眉緊盯了眼後,那張淡然的臉上就沒露出任何多餘的表情,彷若那張清冷的表情已經印在她臉上,根本無法令其發生絲毫變化。

她視線從藥盒上挪開,抬頭看向我,微皺眉頭,「哪來的?」見她看到這個足以打垮南康,能在江海徹底站穩藥物市場的證據出現在面前都不為所動的樣子,我表情忍不住的失落,「這個就是今晚我在老師家裡補課是看到的,好像跟你昨晚說的假藥是一個名字,所以我就向老師要回來了」媽媽看著我道,「你這些天都在擔心這個?」我壓下了心中的失落,「我……我也想給你分擔點壓力,這次只是碰巧」媽媽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低頭收拾起了桌上的文件,「嗯」「這個,對你還有用處嗎?」「有」媽媽捧著文件站起身,「把這件事忙完,以後就不會這麼忙了」見媽媽說完就捧著文件回了房,留著我一人悶悶的坐在原地,那盒假藥她也還放在桌上並沒有拿走,不是說有用嗎,這麼管都不管直接就自己回房。

不知為何,突然就有一種,自己挂念很久,以為對別人很重要的東西,其實在別人眼裡一文不值的感覺。

然而這種感覺才在心裡出現一瞬,就見著媽媽重新從房裡走了出來,只是這短短的時間,她又換上了那身西服西褲,就連披散的髮絲都被簡單的束了起來。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你去哪?」媽媽走到跟前,拿起了那盒假藥,「公司」我起身,「你現在還去公司幹什麼?」「因為這件事情很重要」媽媽回了一句,語氣還是那麼淡淡的,跟她話里的重要彷佛根本搭不了邊。

只是這下我突然就為自己剛剛的無病呻吟感到臉紅,媽媽只是對什麼事都不會表露在臉上,自己卻是在那多想。

「額,那你早點回來」「嗯」媽媽應了聲,走出兩步突然又頓住,看向我問道,「你們班主任電話多少?」「啊?」對於她怎麼突然問起這個,我微有些錯愕,不過還是給她報了任沐雨的電話號碼。

媽媽只是記下電話號碼,也沒有打過去,默默的關掉手機,「這件事我會謝謝她的」「啊,哦」我說媽媽為什麼突然要班主任的電話,然而這個念頭都才升起的時候,媽媽的聲音再次傳出,「以後補課不用麻煩她了,我有時間來幫你補」……第二天。

因為媽媽昨晚的最後那句話,我興奮的一夜都沒睡好,雖然我也不知道就補課我那麼興奮幹什麼。

不過昨晚才跟任沐雨說好讓她幫忙補課的,這下臨時被媽媽給拒掉,也還得去跟她解釋一下。

而任沐雨似乎也找我有事,下課就態度不善的把我叫去了教務處的辦公室。

剛進去她臉色不知道為何有些不好看,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說道,「你媽媽昨晚給我打電話了」「她說了什麼?」我好奇問了句,視線也不老實的在她今天的穿著上瞅了眼,淡粉色的襯衫搭配黑色的A字裙,襯衣領口還有個花結裝飾,只可惜今天她沒有穿黑絲,不過裙擺下方露出的小腿肌膚上,似乎復著一層薄薄的肉色絲襪,在我這個角度看不太清,感覺又什麼都沒穿。

「她問我你昨晚是不是在我這裡補課」任沐雨說這話的時候臉色有些不自然。

我臉上帶著些笑意,「我昨晚不就在你那補課的嗎?」任沐雨杏眸一瞪,「你少給我嬉皮笑臉的!」她這態度讓我莫名其妙的,昨晚都還好好的,怎麼隔一晚就又這樣了,該不會還準備報復昨晚的事吧?「我又怎麼了?」任沐雨瞪著我,那眼神跟昨晚要跟我同歸於盡的都差不多了,「你到底跟郁曉伊什麼關係!」她這話讓我更莫名其妙了,「啊?我不是跟你解釋過了嗎?」「解釋是吧,那你再給解釋一遍聽聽!」我不解道,「我跟郁曉伊就是同桌關係啊,還有什麼解釋的」任沐雨呼呼的喘著氣瞪我,見我還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最後也不知是氣的還是惱的,視線狠狠的從我臉上移了開去,盯著面前的電腦螢幕不說話了。

我真是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突然就又問我和郁曉伊的關係,而且現在看上去她自己還很生氣,見她不說話,我只能自己問,「任老師,我到底又怎麼了?」任沐雨一臉氣憤重新瞪向我,拍桌訓斥道,「你還怎麼了?我告訴你白宇,你知不知道校規規定學生不能早戀,我看你……」她說出來的話讓我一臉懵逼,趕忙打斷道,「誒等等,等等,我什麼時候早戀了?」任沐雨怒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跟郁曉伊早戀是嗎!」「我跟郁曉伊早戀?」我聞言突然想起朱洪明他們還問過這些事,還說過班上誰不知道,該不會是有人背地造謠讓她給聽到了吧,我頓時大敢冤枉,「不是任老師,班上那些人亂造謠你也信啊」任沐雨聽到這話似乎更氣了,憤怒的一拍桌子,「造謠?你媽媽也在我面前造謠嗎!」我聞言一怔,「我媽媽跟你說的?」任沐雨就這麼狠狠的瞪著我不說話。

而我這時候早就滿是鬱悶,看著她遲疑道,「我媽媽不會是跟你說我早戀,然後你就認為我是在跟郁曉伊早戀是吧?」「難道不是嗎?」我見她還是那副冷冰冰,氣憤無比的樣子,手指著自己的左臉,瞪著她沒好氣道,「昨晚你咬我臉,留下的牙印被她看見了,我就只好跟她說我在早戀,你這麼說,我是不是在跟你早戀啊?」任沐雨臉上的怒色一僵,「是,是因為那個牙印?」「你說呢!」任沐雨呆了片刻,臉頰慢慢就浮上了一抹暈紅,視線似不好意思般從瞪著我的狀態下偏開,抿著嘴不說話了。

我自然對這種無緣無故挨一頓吼的極為不滿,「任老師?」「幹嘛!」任沐雨微紅著臉瞪向我,不過語氣早就沒有先前的氣勢洶洶。

我板著臉一臉正色道,「你說你是不是該跟我道個歉」「你……」任沐雨憤憤的瞪我一眼,又不服氣般的偏開臉,良久才有一道微不可聞的聲音傳來,「對不起……」我撇撇嘴,「聽不見」任沐雨又氣憤的回頭瞪眼,見我裝模作樣的挪開視線,咬咬牙,「對不起行了吧!」「你是道歉還是吼人啊?」任沐雨咬牙切齒,但因為她知道自己理虧,沒多久就軟了下去,嘴唇微癟,「那你想怎麼樣」她這突然變軟的語氣讓我心裡莫名湧出一些壞心思,乾咳一聲,「任老師你看啊,昨晚就是因為你咬我臉,才讓我媽媽懷疑我早戀的吧」任沐雨聞言臉色有些不自然, 但還是偏開視線承認了,「是」「所以你要是不咬我就沒有別的事吧?」任沐雨蹙眉道,「幹嘛?」我目光盯在她白皙光滑的臉頰上,因為臉還帶著些紅暈的緣故,使得整張臉看上去都那麼嬌嫩水潤,這讓我心裡有股莫名的躁動湧現,暗自吞咽口口水,厚著臉道,「你也讓我咬一口,這事就算了」任沐雨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頓時惱羞成怒,啪的一下站起身,拿起一本書噼頭蓋臉的就往我身上砸,「你給我去死!」我伸手接住扔來的書,立馬後退兩步,見她只是在那呼呼的喘氣瞪我,但也沒有要繼續扔東西的架勢,我這才稍微放下了些心,故意嘟囔了句,「不讓就不讓,發什麼火」「你!」任沐雨聞言氣得又在桌上找東西要砸人。

我趕忙道,「哦,就你可以生氣亂咬人,然後我被媽媽冤枉早戀就算了,現在明明是你的錯被你訓了一頓,現在還有理生氣扔東西是吧?」見她被我這句話說的動作遲疑下來,我趁機又嘟囔了句,「作為一個人民教師一點理都不講,啥事全都是我這個學生的錯,就我活該被欺負咯」任沐雨咬牙瞪著我,「那你想怎麼樣!」我撇撇嘴,「我剛剛不是說了嗎」「你!」任沐雨氣惱的瞪著我,胸口上下起伏,最後又氣不過般的偏開視線,良久不發一言。

我見她這反應,也知道自己這是有些異想天開了,雖然心裡還是忍不住可惜,但也只能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那個,我回去上課了」「你給我過來!」只是腳步還沒踏出一步,後面任沐雨惱怒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幹嘛?」我聽這語氣,還真怕她又惱羞成怒的朝我扔東西。

任沐雨瞪眼重複道,「過來!」「啊……」我看著辦公桌旁的任沐雨冷著臉,卻布滿緋紅的模樣,突然意識到了一點,心臟猛的砰砰直跳,腳步慢慢的往她身邊挪去,等站在她跟前一米處的時候,才又試探性的問道,「干,幹什麼?」然而任沐雨只是側著臉不看我,視線直勾勾的看著一個地方,而她原本就細嫩的臉頰,此刻更是因為紅暈滿頰而顯得嬌艷欲滴,即便她還維持著最後嚴厲冰冷的表情,但也因為越來越紅的臉頰,而顯出強烈的反差感,讓人心跳加速,「任老師?」我又輕輕的叫了聲,見她依舊不理人,我膽子稍微大了些,試探性的往前又挪了兩步,等距離不足一拳之距的時候我才停下,這時候身周的空氣里都已經儘是她嬌軀散發的淡香,而我也能輕鬆的伸手將她纖腰摟入懷中。

……

第六十七章 • 咬臉

紅暈鋪滿臉頰,就連那雙平日裡嚴肅冰冷的眸子都變得漆黑璀璨,如那黑夜裡閃亮的星辰般耀眼,卻又含著些許迷濛,似一層薄薄的水汽復在上面,看不真切,卻又那麼漂亮動人。【最新發布頁: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

她臉紅了。

她是在害羞嗎。

雖然這些天的相處下來,我已經發現任沐雨很多時候根本就像外表那樣高高在上,冰冷嚴厲,但我還是無法,或者說是,不太敢相信她會在我面前露出嬌羞臉紅的模樣,即便現在她還在強撐著一副冷冰冰的神色,然而眼前這張紅潤似要滴血的臉蛋早就將這幅冰冷盡數掩蓋,剩下的只有讓我忍不住湊上去,在那嬌紅的面頰之上咬一口的衝動。

乾澀的喉頭微微滾動,我嘴唇緩緩的朝那誘人的臉頰貼去,然而或許是動作太慢,就在我嘴唇離她臉蛋不足一厘米,幾乎就快要貼到的時候,上課鈴聲突兀的響起,打破了辦公室此刻靜謐中夾雜著曖昧的氣氛,而任沐雨也像是恍然回神般,見幾乎都要貼到她臉上的嘴唇,神色慌亂的往後躲了一下,然後裝作無意的背過身,「上,上課了,你先去上課」我傻眼的愣在原地,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痛恨上課鈴聲,看著身前烏黑長發披散的後背,心裡滿是不甘心,「就一下,又不要多久」「說了上課了!」任沐雨似是羞惱的偏頭斜瞪我一眼,看到我離她就一個身位的距離,卻又很快挪開,「去,去上課」我知道如果胡攪蠻纏下去可能真有機會在她臉上親上一口,但此刻我還是壓了壓躁動的心思,「那我下課再來?」「嗯」任沐雨揮揮手,坐回自己的座位,微微垂著臉蛋,緊緊盯著桌上的書頁,看也不看我一眼。

最終還是帶著不舍的心情退出了辦公室,等回到教室,隨口跟任課老師解釋了句是被班主任叫去的,也就進了去。

明天就是考試,今天的內容自然就是複習重點,不過我心裡的重點此刻全都跑到任沐雨身上去了,腦海里不斷的重複那張白裡透紅,嬌艷欲滴的嬌嫩臉蛋,視線也都望著窗外發獃,以至於根本就沒注意到身邊郁曉伊不時會靜靜的看我一眼,然後微皺眉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宇哥,班主任又找你麻煩了?」「啊?」一直在YY中的我被這句話給突然驚醒,等我移過視線,就看見了前面朱洪明的一張肥臉不知何時轉了過來,我收了收心思,「沒有」周飛也偷偷轉頭過來,「我看你最近挺倒霉的,天天被她找麻煩」「是嗎」我乾笑兩聲,如果有可能,我還想多點這種麻煩。

「在辦公室又挨了不少訓吧?」「那不是,上回我就進教室遲到了一分鐘,一個上午的下課時間都被她叫去辦公室罰站」「我有次還被罰掃一天廁所呢!」「還有那個……」「呵呵」聽著他二人在那不斷的嘀咕任沐雨以前的事跡,可能是經過那晚在綜合樓獨處讓我跟她的關係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以至於我都快忘記任沐雨以前凶的樣子是怎麼樣的了,只能在旁邊尷尬的笑著。

兩人嘀咕老半天,差不多把任沐雨以前所有訓他們的事都給說了遍,不過我一心都在等會下課去找任沐雨的事情上,腦子裡也全都是剛剛她那嬌紅臉頰的模樣,壓根就沒怎麼聽他倆到底在那說什麼。

等熬到下課鈴響,我就急匆匆的起身,往任沐雨的辦公室快步走去,只是剛到一半的時候,就見到她那高挑的倩影正好往教學樓走來,我倆撞個正著,迎面碰上,她自然也看到了我。

只是不知為什麼,她看到我之後,那張嚴厲臉蛋似乎有些微小的變化,偏了下視線,想裝作沒看到我一般,往我身邊走過。

我見她這副無視我的樣子,趕忙往旁一步擋在她前進的路線,「任老師,你去哪啊?」她出了辦公室我還怎麼親……不是,我還怎麼還被咬臉的那一口。

我擋在她面前,她這下也沒法無視我,好看的杏眸瞪了過來,「上課」我疑惑道,「下節課又不是你的課,你上什麼課?」「我還要備課」任沐雨收回瞪著我的視線,就往旁邊繞了過去。

我趕忙跟上,「不是,你要備課在教務處的辦公室備課不就好了」任沐雨看也不看我一眼,「不要」「任老師,你可是答應讓我下課來你辦公室的,怎麼可以臨時反悔」「那個也是辦公室」「額你……」我一時無言,那個雖說也是辦公室,但全都是老師,哪有機會做壞事。

見她一個勁的往前走,我很不憤的攔住了她,「任老師,你是不是想賴帳?」任沐雨臉色有些不正常,但還是維持強硬的態度瞪著我,「我,我賴什麼帳!」「你開始可是答應得好好的,出爾反爾還有沒有信譽了?」「我怎麼沒有信譽!」「那你幹什麼要走?」任沐雨板著臉偏了偏視線,「說了上課」我不說話了,就這麼擋在她身前,幽幽的盯著她看。

一直把她看的不好意思的紅了些臉頰,她才羞惱般的瞪向我,「你到底要幹嘛!」我撇撇嘴,嘀咕道,「要幹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任沐雨瞪了我許久,才像是終於受不了我的目光般,低聲呢喃了句,「中午再來」說著就往旁邊走了兩步,似乎是想趁我不注意熘走。

我再一次攔住她,「你少來」「你……」任沐雨腳步頓住,表情又羞又惱,但她自知理虧,咬了咬牙,卻是怎麼也強勢不起來。

俏臉也不知是氣的還是怎麼的,又開始泛起點點紅雲,微躲了躲視線,「馬上就上課了」我看著她的模樣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就現在,又不要多久時間」任沐雨抿了抿唇,有些不情願的蹙眉道,「那回辦公室」「不用,我們去那裡」我等的就是她這句話,趕忙拉過她的手腕,不由分說的就往旁邊的教學樓快步走去。

也許是太白天的緣故,這回任沐雨愣了下後很快就反應過來,慌亂的想甩開我的手,也趕忙環顧了眼四周,見周圍少有學生路過,更沒人注意我們這的時候,她才稍微鬆了口氣,接下來就氣惱的掙著手臂,「你,你幹什麼!」教學樓就在我們邊上,在她掙扎的時候我就已經把她拉到了一樓走廊,學校這處教學樓是中空設計的,所以一樓這為數不多的教室都是放雜物的,而且靠我們這邊角落的樓道也是封閉式的,二樓有道鐵皮門常年關著,剛好隔絕樓上的人下來,加上這偏僻的角落樓道,也沒人閒著沒事會往這來。

「你放手,你個混蛋!」我不顧她的掙扎把她拉上了樓道拐角,為了安全起見,還拽著她手臂把她推到了裡面的視角盲區,下面過路的人看不到,而上面有鐵皮門擋住,更是看不見下方的樓道站著兩人。

我目光灼熱的盯著任沐雨的臉蛋一個勁的看,心跳似乎是因為興奮而砰砰的亂跳,而任沐雨更是不好過,俏臉微微紅著,在我沒繼續用力抓住她手腕的同時總算是掙脫開了,然後就開始氣惱的瞪著我,高跟鞋尖狠狠的在我鞋上來了一腳,以來發泄剛剛我自作主張的無禮之舉,薄唇微張,似乎還想羞惱的罵上我一句。

「任,任老師,你聲音小點,會被上面的人聽見的」我伸手示意了下上方隔絕視線的鐵皮門,絲毫沒有在意腳上的疼痛,喉結微微滾動,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

經過我的提醒,任沐雨才醒覺,剛想訓斥的話趕忙壓了回去,這裡的鐵皮門雖然是能擋住視線,但可不能隔絕聲音,在我們這裡,還是能清晰的聽見上方學生的嬉鬧談笑聲,若是沒有那層薄薄的鐵皮擋在上面,我跟她幾乎就是暴露在所有學生面前,或許也是因為這點,我的心跳也越發急促,視線更為火熱,小腹似乎都有一團火苗在洶洶燃燒,愈演愈烈。

任沐雨明顯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俏臉唰的粉紅一片,嬌嫩的肌膚都如染上一層紅粉般,暈紅浮面,勾人心弦,若不是親眼看見,我真的我法想像,平日這張嚴肅冰冷的臉蛋有一天會紅成這副模樣。

她羞紅的視線根本不敢跟我火熱的目光對視,推了我一把就想往下面跑,只是時刻都注意著她舉動的我,早一步就握住了她柔弱的臂藕,把她給扯了回來,聲音也因為埋藏在心底的激動情緒而有些微顫,「你,你要去哪?」「你,你放開……」她聲音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低,就如在囁嚅般,那雙兇巴巴的眸子也微微偏向一側,就連掙扎的動作都小到沒有用力一樣,或者說此刻的她根本就連掙扎都給忘了。

也許是她這種舉動助長了我的膽量,我抓著她手臂的手掌微微用力,重新把她給推到了後面的牆壁上,「你剛剛可是答應了的,又,又要反悔嗎?」任沐雨像個小兔子般被我壓在牆角,薄潤的唇瓣微微抿著,沒有說話,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連一絲掙扎都沒有,臉蛋偏向角落一處,烏黑細長的睫毛無意識的輕顫,微微遮著霧氣朦朧的眸子,也讓她那張嬌紅的臉頰正對著我。

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咽了咽乾澀的喉嚨,壓著她的手臂,往前挪了兩步,見她睫毛明顯的快速顫動兩下,我心臟也怦然亂跳,動作有片刻的停頓,不過有上次的教訓,這回我不敢在猶猶豫豫的,壓住她的兩手手臂,直接就往她紅潤的臉蛋湊去。

她本來就比我高,又是穿著高跟,此刻比我高了小半個頭,所以我還得稍微踮些腳才能親到她的臉蛋,雖然有那麼點不舒服,但……mua……空氣中似乎有這麼一絲輕響。

柔軟,滑嫩,清甜……跟前的佳人在同一時間閉上了美眸,細長睫毛不停顫動,緊張或還是別的什麼……只是此刻我根本沒心思多想其他,唇貼在了她嬌嫩的肌膚之上,紅到發燙的臉蛋使得她肌膚都有那麼些溫熱,這反而使得唇上的觸感更為滑膩,就如羊脂軟玉般,溫香淡淡,瀰漫在我心尖。

樓道並不安靜,鐵皮門後面學生的聲音很吵很鬧,就連路過說的什麼話都能清晰的透過傳到我二人耳中,讓我本就興奮的情緒又添上了某種別樣的刺激,灼熱的呼吸不斷打在她白皙的肌膚之上,唇瓣微張,抿住她臉上的一絲嬌軟的嫩肉,輕輕的吮吸起來。

任沐雨這時候似乎才反應過來,纖肩扭動了下,想要掙開我手臂的擠壓,俏臉緋紅一片,就連表情都變得有些柔弱好欺,感受著自己臉上酥酥麻麻的觸感,她見掙扎不開,臉蛋往後躲了躲,結果就發現那人的身體還貼的愈發近,那張臉也厚顏無恥的繼續湊了上來,總算羞惱的開了口,「你,你夠了沒……」我動作微微有些遲疑,一時不敢在繼續心裡所想的過分舉動,只是見她眸子這時微微眯開一條細縫,往我這邊偷撇了眼,發現我在盯著她看趕忙又羞赧般閉上的模樣,心中的遲疑瞬間化開。

好像…沒有生氣……那是不是可以在過分一點……反正都這樣了,下次還不知道能不能再有這種機會,想到這,我心一橫,嘴唇張開,含住了她大片的臉蛋,牙齒輕輕廝磨啃咬,濕滑的舌頭也送了出來,在她滑嫩的肌膚上小心的舔了下,留下一道黏滑的濕跡。

「你,你……」任沐雨嬌軀渾然一顫,美眸再次微微睜開,霧蒙蒙的眸子羞惱的斜瞪向我。

雖然很想看著她羞惱臉紅的表情變化,但這時候我還是裝模作樣的閉上了眼睛,裝作沒看見,反正接下來肯定難逃一死,現在不占夠便宜不是虧了。

我動作變得更加過分,手臂用力把她想要掙扎的雙手按壓在牆壁上,讓她動彈不得,嘴唇含著她的臉蛋,瘋狂的吮吸她肌膚透出的淡淡香味,一絲都不願浪費,舌頭也貪婪的在她臉上滑動著,大片的口水都塗抹在了她精緻漂亮的臉蛋之上。

「你放手,混,混蛋……」「泥答因窩的……」我睜眼跟她目光對視著,像是找到個理由般,就連舔弄的動作都變得有底氣起來。

任沐雨羞惱的蹬著我,滿是霧氣的眸子像是有些委屈的情緒,「我讓你咬,又沒讓你這樣……」「窩摘瑤阿……」我聞言牙齒就咬住了嘴裡的一絲嫩肉,輕輕的廝磨起來。

「你……」身前的嬌軀掙扎的越發用力,只是我手上的力氣也隨之加大,維持著平衡,她根本就沒辦法掙開我的禁錮,最終任沐雨總算是忍無可忍,抬腿再次往我腳上狠狠的來了一腳,不得不說她高跟踩腳是真的疼,但現在這種疼痛卻是完全被我忽視,全都被心裡的異樣酸麻代替掉,而且既然她踩我了,我現在對自己這種過分的舉動反而還順心了不少。

她都踩我了,那我現在咬她還回去很…很正當吧?這麼厚顏無恥的想著,我嘴上也是根本沒有片刻的停歇,而任沐雨也發現自己此刻就是任人欺負的小羔羊,似委屈般的放棄了無意義的掙扎,收回視線重新閉上眸子咬牙忍受著。

舌頭舔舐著她的臉頰,視線也緊盯著她此刻的神情,見她不在繼續做抵抗,心底燥熱的情緒讓我嘴唇控制不住的往某處緩緩移去,視線餘光隱約能看到那兩片粉嫩水潤的唇瓣,上回那意外一碰的柔軟觸感似乎都還能感受得到,我呼吸變得急促,緩緩的,一點點的挪移著。

只是就在片刻之後,任沐雨似乎也發覺我此刻的舉動是準備幹什麼,睜開美眸羞憤的視線就瞪了過來,眸光里似乎還有緊張和慌亂,而此刻的我,嘴唇離她的唇角已經就丁點距離,只要我狠下心,不管不顧,絕對能親到那張嬌艷欲滴的薄唇……「叮鈴鈴……」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上課鈴聲如時的響起,把我腦海衝動的情緒瞬間打散,恍然回神,嘴唇趕忙離開她的臉蛋,後退兩步,視線也不敢在看她一眼,匆忙的就跑出樓道,「任老師,上,上課了……」接下來的一節課我都心緒不寧,整顆心一直在那不停的亂跳。

她不會生氣吧,等下會不會狠狠的揍我吧,自己也沒真的親到,應該,應該不會的吧……時間就在我心驚肉跳的自我發獃中過去,當然,期間更多的都是回味她臉上嬌嫩肌膚的滑膩口感,那嬌紅似血的羞惱俏顏,就連兩片唇上到現在似乎都還慘留著她肌膚的清香,這……等下要是真被狠揍一頓,好像也不是很虧。

只是心裡雖然這麼想,可真等任沐雨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一陣心虛,我幾乎已經能夠預想到等下她大發雷霆,然後羞憤的再次針對我的模樣了。

然而讓我意外的是,等我抬頭準備迎接她殺人般的視線時,卻發現捧著英語課本和教案的任沐雨,板著俏臉,雖然冷冰冰的,但這跟平日的神情沒有任何差別,看上去也沒有很生氣的樣子,更沒有像前兩次一上來就是副有人得罪過我,我很生氣的怒沖沖模樣。

上課如常進行,我也沒有被意料之中的故意針對,反而她連多看我一眼都沒有,一直到下課她離開教室都是如此。

我微微有些錯愕,這,這是……自己剛剛乾了那麼過分的事她都不生氣嗎?或者說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突然就感覺事情變得危險了起來。

一直到跟郁曉伊吃完午飯我都感覺有些不安,想了想,我還是決定去辦公室瞧一瞧,至少得知道自己是什麼死法才行,這麼提心弔膽的算什麼事。

率先起了身,「那個,我有點事先走了」郁曉伊抬了抬頭,投來一道莫名的視線,答應一聲沒多說什麼。

我也沒在意這些,出了食堂往辦公室走去,本來腦海里都已經在瘋狂的構思等下狡辯的對話,什麼我又沒真的親,你當時也是這麼咬我的等等。

結果等我到了辦公室,卻發現壓根沒有任沐雨的人影,平日中午她可都是待在這辦公室的,奇怪的問了下她附近的老師,結果又得知她請假回家了。

我心裡奇怪,她平時可從沒請過什麼假的,上回發高燒才請了一個下午,晚自習還想來上課,不過她今天也沒看出什麼生病的跡象,倒是沒多想,可能真是有什麼急事吧。

反而這我稍微鬆了口氣,又苟延一天了,就算真的很生氣,等到明天也總得消了些吧。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