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戀 (64-65) 作者: 愛夜夜夜夜

【欲戀】 (64-65)

作者: 愛夜夜夜夜

第六十四章·謝謝

和任沐雨關係緩解,心情屬實好了不少,只是,不知為何,跟郁曉伊像是又回到了以前的相處模式,自從她那句抱歉後,就在沒有找我說過話。

一直持續到晚飯時間,打好飯找到位置坐下,才發現對面並沒有緊接著坐下一道熟悉的倩影,我微微愣了愣,莫名有種奇怪的感覺,然而滿打滿算,我和她也才坐一起吃過三次飯,前幾次,她坐我對面的時候,我還很不習慣,可這次她不在對面,反而……我自己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但那種不適應感卻是繞著心裡無法散去。

有些心不在焉的拿起筷子,只是下一刻,我對面又一次出現了餐盤,心裡還沒來得及發生變化,就看見了面前那滿是葷肉的餐盤。

一臉肥肉的朱洪明端著餐盤放在我對面,沒多久,周飛也擠了上來,他倆先是疑惑在周圍左右看了眼,似乎是沒有找到目標,朱洪明才忍不住湊上來問道,「宇哥,郁曉伊怎麼不來找你了?」我收起那種莫名的失落感,笑笑道,「你在說什麼?她幹嘛來找我」周飛也好奇問道,「你倆吵架了?」「啊,沒有吧」我感覺他們的語氣怪怪的,我跟郁曉伊能吵什麼架。

「好啦,你就別裝了,她吃飯都沒跟你坐一塊了,你倆准有事」「我們為什麼要坐一塊?」朱洪明吧唧著滿嘴的飯,擺著手道,「還裝呢,班上現在誰不知道你倆在談對象」我愣了下,「你們聽誰說的?」「還用聽人說啊,害,宇哥不是我說你啊,吵架歸吵架,你總不能不去哄別人女孩子吧?」「就是,中午都還見你們好好的,這才多久就這樣了」「……」他倆嘰嘰喳喳著,只是我並沒有太多心思跟他們瞎扯,從一開始都不在一個頻道,說什麼都白搭。

整個晚自習都不知道在想什麼,他們說自己跟郁曉伊在談對象,這……不太清楚他們是以什麼為依據,自己和她的關係,也說不上多好吧?等下晚自習到家,我還一直琢磨著郁曉伊的事情,她懷疑自己那晚是跟任沐雨在一起,只是這件事知道的只有我和任沐雨兩人,她不可能有證據,並不用在乎這一點,可她……很難弄懂一個人的想法,更別說是郁曉伊了,但可以肯定的一點,她又認為自己給別人帶來了麻煩。

可這……已經到家,我也不想繼續想這事了,和言氏集團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媽媽今天沒有加班,不過也因為這件事情的後續問題,她依舊很忙,等我把作業趕完的時候,她還在書房裡忙著工作。

任沐雨說明天幫我補課,這事倒也得跟她提前說一聲,不過現在我跟她關係雖然緩解了,但畢竟冷戰了那麼久,而且她也總是清清冷冷的樣子,所以面對她的時候,還是有些不習慣。

在樓下幫她泡了杯清茶,其實她因為經常熬夜加班的緣故,是比較喜歡喝咖啡,只是一直喝咖啡對身體不好,也就給她泡了杯茶。

端著茶上樓,推開書房的門,開門發出的聲音自是驚擾到了埋頭忙著工作的媽媽,她偏頭看了我一眼,視線一如既往的淡然,見我進來也沒有說什麼,繼續低頭看起了桌上的文件。

畢竟已經習慣了,我對此也沒感覺有什麼,上前將她桌上那喝了近一半的咖啡杯挪開,把泡好的茶杯放上去,「給您泡了杯茶」媽媽微微抬頭看了眼,點了點頭,「嗯」我見她又開始低頭工作,只好開口說出了來的目的,「有件事要跟你說一聲」媽媽困惑的抬起頭,視線望向了我,沒有開口問,只是靜靜的等待我的下文。

「明天我可能要晚點回來」媽媽聞言眉頭微皺,「有事嗎?」我回道,「就是找老師給我補下課」她莫名的看我一眼,「班主任?」「啊?」我有些困惑她怎麼知道的,不過也沒多想,點了點頭,「是班主任」「嗯」媽媽深深的看著我,然後輕嗯一聲低下了頭,就不在多言語。

她這眼神讓我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不過這就只是次補課,自己又沒幹什麼虧心事……「主要是馬上就考試了,我還有一些題目不是很懂,所以才麻煩老師補下課的」「嗯」媽媽頭也沒抬,仍就只是淡淡的輕嗯。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並不需要多說,看著她很忙的樣子,也不想多打擾,不過想了想,還是多問了句,「你最近工作還很忙嗎?」她淡淡的回了句,「忙」我問道,「還是因為那次假藥的事情嗎?」媽媽翻著桌上文件的縴手頓了頓,再次抬起了頭,表情不起波瀾,只是眉頭卻是蹙了起來,「你怎麼知道的?」「額」我錯愕了下,好像媽媽的確不知道自己早就從頭到尾,了解過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上次跟她說過馨姨告訴我的,不過馨姨顯然是不知道內情的,看著她那蹙眉困惑的眼神,本就不是什麼多大的事,也就解釋了句,「那天跟小姨出去,她跟我說的」媽媽眉頭微鎖,沉吟片刻道,「你帶她進的鼎然?」我有些尷尬,「……你怎麼知道的?」媽媽回道,「有人入侵他們公司系統,自然被發現了」我心虛道,「姑姑也知道了?」「她告訴我的」媽媽的話打破了我最後一絲僥倖,自己幫小姨盜取姑姑公司的機密,然後已經被姑姑知道了,那下次見到她……我感覺自己都沒臉見她了。

「你那天一直跟著冰妍的?」「嗯」我尷尬點頭。

媽媽皺眉,「為什麼?」「……上次因為我才讓你計劃落空,小姨說能幫你,所以我就跟著她去了」媽媽輕輕搖頭,「我說過跟你沒關係」「就算沒關係,如果能幫到你,我也想幫你的」媽媽平靜的目光直視著我,一直看得我視線不好意思的開始飄忽,她才轉開目光,也沒繼續這個話題,緩緩回道,「沒有證據,對他們沒什麼影響,暫時只能趁機搶占市場,站穩腳跟,應付他們下次反撲,所以最近會很忙」證據是什麼我自然知道,想了想問道,「市場上真的找不到他們假藥的證據了嗎?」「找不到」我皺了皺眉,其實這個答案我也很清楚,不然小姨上回也該早就發現了,知道是廢話,但我還是多問了句,「是什麼假藥?」媽媽頓了頓,回道,「康品,治療感冒發燒的」感冒發燒?我愣了愣,突然面色一震,那晚自己可是幫任沐雨一股腦買了一大堆感冒藥,而那家店也恰好就是賣過假藥的,那這……有沒有可能我買到過那假藥?「怎麼了?」媽媽察覺到我臉色的變化,開口詢問了句。

「沒什麼」我壓下了心裡的想法,畢竟這還只是捕風捉影的事情,可能性也不太大,我現在沒準備跟她說,必須得明天跟任沐雨確認一下,不然空歡喜一場就不好了。

媽媽看我一眼,也沒多說什麼,「嗯,早點去休息」「你也早點休息」她看了眼桌上的文件,「還有一點沒處理完」我視線跟著望去,「很重要嗎?」媽媽隨口回道,「還好」「那等明天再處理吧,現在已經很晚了」 我提醒了句,感覺既然不是很重要,也沒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累。

媽媽想了想,放下了手上的事,站起了身,平淡的看著我,「好」本來我就只是試探性的提醒,沒想過她真的會答應,但此時見她真的起身放下工作,心裡莫名有種怪異的感覺。

……第二天照常來到學校,和往常一樣,又感覺和往常不太一樣,因為昨天的事,郁曉伊仍舊是一臉恬然安靜,埋著頭在那補著作業,我的到來並沒有使得她有什麼動作上的變化,雖然平日裡她也是這幅樣子,只是我卻總感覺有些不自然。

晨讀早就已經開始,耳邊環繞著念書聲,可我靜坐著,怎麼也沒心思跟著一起讀,慢慢的,視線不由得望向了身側,還是那熟悉的藍白條紋的校服,一頭普通的馬尾扎在腦後,兩頰散著的些許碎發撩著她的耳畔,她也並末有過多在意,仍就保持著低頭寫作業的姿勢。

感覺是因為昨天的事才變成的這樣,想開口緩解下關係,但又發現自己跟她貌似一直都差不多是這種相處模式,似乎又沒什麼好緩解的。

上午的課就在這種氣氛下過去,期間自然少不了任沐雨的英語課,姑且算是關係緩和,她看上去臉色沒有那麼難看,雖然還是冷冰冰的就是了,但至少沒有故意針對我,看來她還沒有那麼不可理喻。

而和郁曉伊確實是恢復到了最開始的樣子,整個上午她都沒有像前幾天那樣,會找我聊上幾句,露出那種妖媚甜美的笑容,感覺有種莫名的不習慣,但具體是什麼又說不出,明明平日裡跟她也沒有那麼親密吧。

中午吃飯對面坐的自然也不是她,朱洪明和昨天一樣,坐下後就是東張西望的四處看,「你真和郁曉伊鬧矛盾了?」沒有矛盾,哪來的鬧矛盾,「你想多了」一旁的周飛朝一個方向努頭示意,「吶,她坐那邊的,你不過去嗎?」我視線下意識的順著他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郁曉伊獨自一人坐在食堂的角落,周圍並沒有多少人,有也都是三兩成群,只有她是孤零零一個人,原先我是以為她性格孤僻,不合群,但經過最近這些事情,我發現,她似乎並不是性格不合群,而是本身不同於其他人的特別存在,她年齡比同級的女生大,打扮得普通讓人認為刻意,加上家境的貧困,種種的表現,足以使得她成為人群中的異類,奇怪的動物會被保護,而奇怪的人,會被排斥,而郁曉伊,沒有意外的被排斥了。

我並沒有過去,也沒理會他倆沒有任何依據的瞎扯,照常的吃完飯,回了教室。

「同學們,周四考試,今天先模擬一次,占一節你們的體育課啊」下午數學老師來了次測驗,很正常的行為,每次正式考試前也幾乎少不了這種名義上的模擬考試,然後占掉其他課。

題目並不是多難,至少我做起來沒有感到太多的壓力,一節多課的時間就已經做完,沒什麼檢查一遍的心思,接下來就是漫無目的發獃。

因為考的並不是很嚴,班上已經有不少的人已經做完,然後同桌兩人就悄悄摸摸的湊到一塊,對起了答案。

我目光撇了眼身旁的郁曉伊,她也早就停筆,明顯就是做完了,只是還在那認真的低頭檢查。

我想了想,然後舔著臉湊了上去,淡淡的女孩清香立馬就在鼻尖縈繞,嗅入鼻內,讓我神經都微微有些迷醉,只好又挪開了些,壓低聲音道,「那個,要對下答案嗎?」她手上的動作微頓,然後偏頭看向我,「對答案嗎?」我點點頭,「嗯」得到我的肯定答覆,她沒有絲毫扭捏,拿起自己的試卷,挪動了下身下的椅子,緊接著,整具嬌軀也往我身旁湊了上來,她臉頰的髮絲微微飄動,在我臉上滑過,也帶來一陣沁人的清香。

郁曉伊並沒有跟我多做什麼言語,而是對照起了我和她的試卷,一下子離近,眼前就是白凈的肌膚,鼻端就是股股清香,讓我一時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避讓一下,但看著她渾然不在意的樣子,感覺她一個女生都不在意,自己要是躲開,多多少少有點假惺惺的意味,最後也就這樣,反正嗅著跟前女孩子香味,也算是一種……享受?「這裡不一樣」沒過多少時間,一根修長纖白的手指就出現在答卷上,郁曉伊的低低的聲音也緊接著響起。

「啊?」我聞言收回心神,視線看去了答卷,而她的手指正好指在一道選擇題上,我目光從她纖指上撇過,停留在了題目上,這題是我跟她唯一不同的選擇題,我選的A,她選的C,我皺眉仔細看了看,還沒來得及分析,她就從自己桌上拿過了草稿紙,隨手翻開,然後指著其中一個草稿計算,「我是這麼算的」我認真對照了下,然後看清題目之後,頓時有些不好意思,「額,我錯了」她只是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然後又繼續往後對照,就這麼一連又找了五處不一樣的地方,其中三題都是我的做錯的,就一題是她錯的,剩下一題則是我跟她都不確定。

「好了」她抬頭看我一眼,然後收回了自己的試卷,座椅也重新挪了回去,一直縈繞著的香味也緊接著消散。

講真我不太習慣她這種樣子,或許有些好笑,明明開始自己還很反感她故意挑逗媚笑的樣子,現在這……我沉吟許久,才猶豫著開口,「那個……你昨天不應該對我道歉吧」郁曉伊愣了愣,再次偏頭看向我,沒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是我給你帶來麻煩的」「哪有什麼麻煩,估計只是任老師昨天心情不好,你看她今天不也沒針對我嗎?」她只是靜靜的看著我,不說話,顯然是並沒有信我這句話。

「那天晚上我倆都收回自己的話了吧」她不解道,「什麼?」我臉上咧開一個笑容,「你的那句抱歉」郁曉伊想了下,想起了那晚的事,只是並沒有弄懂我話里的意思,蹙眉道,「怎麼了?」我笑道,「既然我們都收回了道歉和謝謝,你昨天還要對我說抱歉,很奇怪吧?」郁曉伊神情微愣,只是沒多久就又搖搖頭,「這不一樣吧」「為什麼不一樣,沒有你帶我走,哪還有接下來的事情,歸根到底不該是我謝謝你嗎?」郁曉伊沒說話,只是目光卻緊緊的盯著我,片刻之後她笑了,沒有任何徵兆的笑了出來,淺淺的梨渦點綴在上翹的唇角,她輕輕抿著唇,「謝謝」「額,你謝我什麼?」雖然這莫名其妙的謝謝打得我措手不及,但既然她笑了,那麼昨天的事情,貌似是說開了。

「代替你謝謝我」「哈?」……晚飯時間對面再次出現了那道俏麗的倩影,然後朱洪明和周飛兩人就露出一副會心的笑容,朝我擠眉弄眼的,就差把果然如我所料,你還不承認的話寫臉上了,真是……莫名其妙的。

當然,他倆是背對著郁曉伊的,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察覺得到,只是看著又出現在自己餐盤上的白菜葉,那她應該是沒察覺到吧……這種相處模式有些小尷尬,總有種怪異的感覺,但的確是比重回以前那從末有過交談的同桌關係要好的多。

「過兩天考試,你有把握嗎?」又互換了一次菜後,郁曉伊像是隨意的問了一句。

我回道,「還好吧」郁曉伊又問道,「英語呢?」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問這個,不過還是如實回答,「應該沒問題」對於這次的考試我確實沒太多壓力,以前只是為了跟媽媽較勁才故意考差,但基礎的知識我還是掌握得有的,現在自是不可能還故意,加上還有任沐雨這個炸藥桶在,感覺自己要是再考差,她准不會放過我。

「要我幫你複習一些東西嗎?」「啊?不用了吧」我客套了句,一方面感覺是沒什麼必要讓她幫。

只是等吃完飯回到教室,郁曉伊卻挪動座位湊了上來,還帶了份她平時做筆記的筆記本,「一起複習嗎?」額……別人都已經主動過來了,我自然不可能拒絕,只好點了點頭,「好啊」考試前少不了抱佛腳的,這次自然也不例外,晚自習開始後,就有三兩人聚在一起小聲的討論的,當然也不乏焦急請教問題的。

我和郁曉伊位置靠著角落,湊在一起討論也沒誰會沒事注意我們,其實說是討論,講道理也都是郁曉伊指點一些我平時沒怎麼注意過的題目,她說是重點,考試可能考得到,我也就仔細聽著了。

很快第一節晚自習就下了,等到第二節自習開始,照常又湊到一塊探討,當然還是她給我劃一些重點,只是距離上課時間並沒過多久,門外突然傳來了高跟踩地的踏踏聲,這熟悉的腳步聲漸近,也讓教室立馬安靜大半,不過晚自習本就是安排學生自主安排學習,只要不大聲喧譁講話,是不限制學生討論問題的,當然聲音就不能太隨意了,所以我和郁曉伊的聲音也跟隨著壓低了些。

任沐雨高挑性感的身姿很快也出現在了教室門口,習慣性的冷著臉,雙手抱胸,視線在教室里掃過,沒發現有人吵鬧,面色才稍緩了些。

她來了教室,我目光也自然的抬起看了眼,感覺她是很愛乾淨的,每天都會換洗衣服,只是上次我可是見過她衣櫃幾乎空空如也的,所以換了昨天的那身衣服,今天她又穿上了經常穿戴的職業套裙,上身一件白色襯衣,緊著她那柔軟的細腰,袖口往上挽了些,露出一截皓白的雪腕,看上去充滿了幹練嚴謹,此時靠在門上雙手抱著胸,倒是很好了擋住了她完美性感的身材中最遺憾的地方,下身黑色套裙緊貼著翹臀,因為一腳上前小步,鞋尖輕點著地,所以裙上微微有些起褶,不過卻是把她性感的臀部曲線很好的勾勒了出來,裙下自然是緊裹著她那條細直修長的美腿,只可惜前面都是人,擋著我也欣賞不到,微微有點可惜。

她視線環顧了教室一遍,自然也從我臉上掃過,只是當她看向我時,感覺她目光似乎在我這塊多停留了一會,然而也很快就挪開,像是個錯覺,我也沒多在意。

不過,想起今晚上又能跟她單獨在一起相處一會,心裡就不自覺的升起一股濃濃的興奮感,還隱隱有幾分期待,說只是補補課,不想占點美女老師便宜那都是騙鬼的,即便她美腿我也摸過兩次了,但我對再次碰到她腿的期望可是一點沒低,要是等下補課時能偷偷碰碰她絲腿的觸感,光想想小腹就忍不住湧起一陣燥熱,望著門口那道高挑倩影的目光也微微有些火熱。

然而在全班都老實的低頭做著自己事的教室,我這麼肆無忌憚抬頭欣賞美女老師身材相貌的眼神多少有點突兀了,只是任沐雨卻像是沒有看到我一樣,目光只是死死的盯著某一處地方,只是慢慢的,不知為何,她本就板著的臉,愈發的冰冷了起來,俏臉上似乎還有某種羞惱的神色一閃而逝,最後像是突然想起被什麼事惹火了般,輕咬著牙,怒道,「都安靜點!」這話出口立馬就把那在小聲討論的人給嚇了一跳,頓時什麼聲氣都不敢發出了,好在任沐雨說完就踩著高跟離開了,這才讓氣氛開始凝滯的教室稍微緩解了些。

「你在看什麼?」耳邊突然傳來一股溫熱的氣息。

我回神,側頭看去,才發現我此刻幾乎都快和郁曉伊的臉貼在一起了,有些尷尬的挪開稍許,「沒什麼」「是嗎?」郁曉伊撇了眼任沐雨離開的方向,然後饒有深意的看著我,我也沒理會她這種眼神,反正看幾眼美女老師又不能代表什麼,而她倒是沒多說什麼,挪了下放在我們桌椅中間的筆記本,「還要看嗎?」我想了想,點頭道,「好」……等到晚自習下課,教室里的人走的差不多的時候,我才偷偷摸摸的往辦公室的樓層走去,想著等下又能跟任沐雨獨處,心裡就按捺不住的悸動,兩棟教學樓的低年級學生已經走的差不多了,不過高三的還要接著上,所以校園裡還是比較吵的。

來到辦公室的時候,裡面也還有幾位老師沒有走,任沐雨自然是其中一位,她看到我出現在辦公室門口,也已經站起了身,拿起手挎包走了出來,「任老師」我笑著打了聲招呼。

「嗯」任沐雨應了一聲,板著張臉,也沒給我什麼好臉色,好在也習慣了,她要是笑臉相迎,我還不適應呢。

她踩著高跟,邁起她那雙長腿在前面帶路,我跟在後面問道,「任老師,我們去哪裡補課?」任沐雨不耐煩的回了句,「教務處」「啊?不去你宿舍樓嗎?」其實因為昨晚的事,我還想趁著補課的機會,確認下買的藥裡面有沒有可能買到了假藥。

任沐雨下樓的腳步頓住,回頭羞惱的瞪著我,嬌嫩的臉頰上也莫名染上了些酡紅,「你什麼意思!」我看她這樣子就知道她誤會了,趕忙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上次給你買的藥不是在你宿舍樓里嗎,我是去找那些藥的」任沐雨愣了愣,收起那副羞惱的表情,板著的臉也稍微緩和了些,不過卻是撇著眉頭,眼神躲了下,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抿了抿唇,低聲嘟囔道,「我說了等發工資會還你錢的」她這幅樣子我知道她肯定又誤會了,有些無語,「我不是問你要錢,我想找一下那些藥里有沒有我需要的東西」任沐雨抬頭看我一眼,又飄忽的移開,輕抿著唇確認了句,「不是問我要錢?」「不是」任沐雨又問了句,「那藥裡面有你要的東西?」我回道,「不知道有沒有,得看了才知道」任沐雨蹙了蹙眉,看我的眼神開始有些懷疑。

自己這理由深思確實有點像個藉口,加上有前科的緣故,感覺目的還有點不純,不過我真的是為了確認有沒有買過那假藥的,只好再次申明道,「真的是找東西」任沐雨蹙眉看著我,不過也沒在多說什麼,轉頭繼續往樓下走。

我還以為她不信,只好追在後面再次開口道,「真沒騙你」任沐雨瞪我一眼,「知道了」「那我們去哪?」「宿舍!」

第六十五章·不去

再次來到這間宿舍樓,我也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但望著前方任沐雨高挑性感的倩影后,多多少少有點讓人心跳加快的感受。

挺翹的美臀緊裹在絲質套裙之下,與細直的黑絲長腿形成一道性感的弧線,大腿被絲襪復著,看上去充滿著緊緻的肉感,小腿細又長,下面那雙高跟鞋更是將她腿部的曲線完美的展現出來,此刻她走在前面,抬腿邁步都會使得翹臀輕扭,而一側的臀瓣自然而然的繃緊,導致套裙微微往上撩上些許,露出套裙下面些許私密的大腿,或許在低下些視線,兩腿之間那神秘地帶都能看見。

這樣跟在後面,視線的餘光也總是不自覺的往那黑漆漆的裙底瞟上兩眼,但感覺自己這樣有點像個變態的痴漢,還是稍微的克制住了那種多看兩眼的慾望。

只可惜,走在前面的任沐雨在上樓走了沒兩步,突然就像是意識到不對一樣,回頭瞪向我,開口道,「你走前面」我,「?」看著她那濃濃的不信任幾乎是寫在臉上了一樣,我頓時無言,但也懶得跟她計較這些,沒好氣的撇她一眼,就走在了前面。

今天才是周二,所以教師公寓並不像那晚節假日,整個樓層都是冷冷清清的,此刻倒是不時會有聲音傳出,很快上了三樓,來到任沐雨房門前,她也就跟在我後面,剛準備上前拿鑰匙開門,我就先一步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任沐雨看著打開的房門先是愣了下,然後頓時瞪大杏眸,「你哪來的鑰匙?」我也微有些錯愕,自從那晚拿走她的鑰匙就一直沒有退,現在看到門鎖著的,下意識就拿出那把鑰匙開門了。

看著任沐雨那羞怒的表情,我尷尬解釋道,「那晚拿走之後忘了還給你了」見她依舊一臉羞惱,我趕忙又道,「我可不是故意的要拿的」任沐雨呼出口氣,攤開手,瞪著我道,「拿過來」「哦」我極為不舍的遞還給她。

看到我老實的把鑰匙還給她,任沐雨臉色稍緩,走進玄關,「進來」剛想彎腰換下高跟,動作就又頓住,起身看我一眼,「你先進去」我對她這種不信任的態度極為不滿,但想著自己確實沒安過什麼好心思,只能先一步進門,不過看了眼她收拾乾淨的客廳,我又指了指自己的鞋,「我要不要換?」任沐雨蹙了蹙眉,想了想還是在鞋架上找了找,只是這裡本就是她一個人住的,基本也沒什麼人來,所以就只有她一個人換的鞋,給一個男生穿自己用過的鞋多多少少讓她有點不習慣,不過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給我拿了雙淡粉色的拖鞋,遞到我腳下,「換這個」我沒有絲毫客氣的脫鞋換上,我的腳自然是比她大的,所以穿著並不合腳,不過就暫時穿穿,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換好鞋就走了進去,身後也緊接著響起脫掉高跟,鞋跟噠的碰地聲,任沐雨換好鞋又順手帶上房門,就跟在我後面進了來。

對於此刻又和美女老師獨處一室,心裡自然少不了興奮悸動,不過在正常情況下,任沐雨冷冰冰的氣場還是很強的,我也不敢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

任沐雨走來我身邊,指著客廳的沙發,「你過去坐著,我去拿那些藥」看她那皺眉的表情想來還是不怎麼相信我剛剛說的話,這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我那話太過離譜,正常人都會以為是在找藉口,不過她雖然不信任我,卻也還是把我帶來了,現在也是進臥室去拿那些藥。

進臥室沒多久,她就提著一大包裝著藥的塑料袋走了出來,往我跟前一遞,「給」「麻煩了」我想著昨晚媽媽說過的那個藥名,拿過袋子放在矮桌上就在裡面翻找了起來,任沐雨蹙眉湊了過來,輕輕彎下腰,那張疑惑的俏臉也無意識的離我很近,淡淡的幽香氣息頓時就鑽入我的鼻尖。

我在一大堆藥品里翻找的動作稍稍一頓,斜眼偷瞟了任沐雨臉蛋一眼,好像這也不是第一次離她這麼近,前幾天甚至還抱著她在一個被窩裡睡過,但這麼一張精緻漂亮的臉跟自己離的這麼近,還是會忍不住的心跳加速。

她也才二十四五來歲的年齡,外表自然沒有馨姨姑姑那樣的成熟韻味,不過也是以嚴厲著稱,整天板著張臉,看上去雖然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樣子,但這樣反倒是讓她很有輕御姐氣質,很是撩人,特別是現在板著臉皺眉懷疑,薄唇輕抿的樣子,更加勾的人心魂不凝。

「你是不是在騙我?」任沐雨見我半天沒動靜,突然不耐煩的開口,說話的同時也轉頭看向了我,然後就對上了我偷瞟她的視線。

我怔了下視線立馬偏了開,裝模作樣的翻著藥,掩蓋剛剛偷看她的事情,「啊,不知道有沒有,還沒找到」任沐雨在愣了下後也反應了過來,俏臉掠過一絲羞紅,也發現現在自己離我有多近,趕忙挪開了些,只是想起剛剛發生的事,又見我這裝模作樣的樣子,頓時氣不過的在我腳上踩了一腳,「你給我趕快找!」腳上一疼,我吸了口涼氣,不過自知理虧,也沒好意思計較,一個個挑著確認,「我在找,在找」任沐雨呼了兩口氣,雖然心裡還很氣,但也沒繼續踩我,就這麼在邊上看著,不過見我一個個翻過,最後翻完也不知道我是要幹什麼,她眉頭皺的更深了,大概是徹底認定我是在騙她,臉色也緊跟著沉了下來,那瞪著我的眼神就差再給我來上兩腳。

對此我也很無奈,那晚買的藥其實沒多少,現在翻完了也沒找到媽媽昨晚說的那叫康品的假藥,不過這也確實,哪裡來那麼巧合的事情,心裡這麼安慰自己,但總歸還是忍不住生出失落的情緒,把所有藥重新裝進袋子,才抬頭看向任沐雨,「找完了,麻煩你了任老師」任沐雨皺眉看著我,「沒你要找的?」「沒有」我搖頭回道,免得她以為我故意找藉口騙她,又補充了句,「不過我真沒騙你」「知道了」任沐雨應了聲,就走過去坐在了沙發上,「過來補課」她這樣子也不知是信還是沒信,不過我也沒什麼心情繼續解釋了,跟著過去坐下,倒是沒故意占她便宜刻意挨著,離了她一些距離。

任沐雨邊拿起桌上的英語書,問道,「周四考試知道嗎?」我心不在焉的回道,「知道」「這次你要是在考那麼差,別怪我家長會找你的麻煩」「嗯」任沐雨看我一眼,也沒多說什麼,翻開書頁,「這裡是今天講的考試重點,你看下還有哪裡不懂的」現在早就沒什麼補課的心思,我也就隨手指了個地方,「這裡」任沐雨看著我指的地方,頓時俏臉一黑,「你不會?」「啊?」她這突變的表情讓我微愣,看了看自己指的題目,才發現手指的這題是她今天反覆強調過的,還說過是必考題型,誰要是錯就別怪她不客氣。

「額不是不是,指錯了」我匆匆忙忙的挪開手指,指向下一題,「是這個」任沐雨稍稍緩了緩臉色,視線順著看去,然後臉色瞬間就沉了下去,狠狠的瞪著我,「讓你抄了一百遍還是不長記性嗎!」我低頭仔細看了看,還真是一模一樣的題型,頓時尷尬道,「啊不是……」只是任沐雨已經沒了耐心聽我解釋,啪的把書往桌上一扔,狠狠的瞪著我,「你到底要不要聽!」我訕笑道,「要聽,要聽」任沐雨惱怒的瞪著我,氣不過的又在我腳上來上一腳,「要聽態度就給我放端正點!」我倒吸一口涼氣,趕忙縮腳,「嘶,我認真聽就是了,你別踩我啊」我發現她真的有動不動就踢人腿,踩人腳的壞毛病,而且用的力還絲毫沒有留情,那踩上去的感覺是真的疼。

她見我縮腳,坐在沙發上也不好踢,瞪我一眼後就重新拿過扔桌上的書,也沒在問我哪裡不懂,縴手指向其中一道題,「看這裡!」我視線連忙看了過去,「哦,好」任沐雨指著題目,冷冷道,「我告訴你,這是必考的題型,你考試給我做錯就繼續給我抄題目!」「嗯嗯」我立馬點頭,只是想了想發現有點不對,試探性的問道,「那其他人錯了要抄嗎?」「就你做錯了要抄!」我頓時不服氣道,「憑什麼啊,說好的不玩針對了」任沐雨瞪著我,「因為我現在在給你補課,別人沒有!」「額,咳,那,那好吧」仔細想想,好像也不虧。

「來看題目!」「好的好的」任沐雨板著張臉開始給我分析著例題,不過這都是上課講過的,而且晚自習郁曉伊還幫忙輔導過,所以現在講的東西我早就懂了,加上沒有找到假藥心情鬱悶的緣故,自然沒什麼心思聽,只是這麼坐一起,嗅著邊上淡淡的香味也不失為一種享受,不時偷撇她兩片薄唇一張一合,認真講解的嚴肅臉蛋一眼,慢慢的也就心不在焉起來。

然而沒多久,耳邊的講解聲突然停住了,微愣的同時也側頭看了過去,然後就對上了任沐雨冷冰冰的俏臉,眼神也不知是怒是氣的盯著我。

我大感不妙,立馬表態道,「我在聽」然而出乎我意料的,任沐雨沒有抬腳踩過來,也沒大發雷霆的訓我,而是就這麼板臉盯著我不說話。

她這態度反倒是讓我感到更加不妙,小心翼翼的開口,「任老師,我有在聽的,不信你可以考我」見她還是冷冷看著我不說話,我趕忙又開口道,「我剛剛是開了點小差,不過這題我已經會了,比如這個語法……」我用最快的速度把這道題該如何作答的方法全部解釋了出來,表明自己是會做的,然後又立馬保證道,「考到同類型的我肯定不會出錯的」「你會不會出錯那是你自己的事!」任沐雨這回總算是開口了,雖然話語很不客氣,但卻讓我鬆了口氣,總比板著臉不說話來的好多了,「是我自己的事,不過辛苦你幫我補課,我肯定不會在這裡出錯的」任沐雨神色稍緩,不過卻也沒在繼續講題目,而是莫名的撇我一眼,然後似隨意的開口問道,「你剛剛要找什麼?」也不知道她突然問這個幹嘛,不過本就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情,加上現在也已經確認那晚買的藥里沒有那假藥,我便回道,「找一種藥」任沐雨手指著桌上裝藥的袋子,「就你給我買的這些?」「嗯,不過我記錯了,那晚買的藥裡面沒有我要找到」想起這事就又忍不住失望,畢竟找不到那假藥,也就沒辦法為媽媽的工作起到什麼幫助。

任沐雨皺眉問道,「你要找的藥叫什麼名字?」「康品」我隨口回道。

「康品……」任沐雨低聲重複了句,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起身又往臥室走去,「你等我一下」我一臉困惑,不清楚她是要幹什麼,不過她進自己臥室我也不好意思跟進去,只能在原地等待,好在她進去沒多久就走了出來,手上似乎還多了個小藥盒。

我都還沒來得及想她拿的是什麼,她就伸手遞了過來,「是這個嗎?」「啊?」我愣愣的伸手接過,低頭一看,然後就見著這個藥盒上面,赫然寫著康品兩個大字,我滿臉震驚的看著手中的藥盒,視線又投向了旁邊的任沐雨,感覺她像是在變魔術一般,莫名的就把我所需要的東西給變了出來,「任老師,你,你這是哪裡的?」任沐雨俏臉閃過一絲不自然,「感冒時候買的」我心裡咯噔一下,「你吃過了?」任沐雨點頭道,「嗯」得到她確認的答案,我剛剛還因為見到這藥的欣喜立馬被衝散大半,我可是知道這是假藥,雖然小姨說過只對部分敏感人群會有影響,但保不准這種假藥還會對人體造成什麼隱性的危害,頓時焦急道,「你沒事買這種藥幹什麼!」任沐雨被我這突然的態度嚇了下,等回過神來的時候,頓時為剛剛被我嚇到的行為感到惱羞成怒,小臉羞惱的板了起來,「我感冒了不買感冒藥買什麼!」我也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話有點過激,語氣稍微緩了些,「不是有那麼多感冒藥,你買這種新藥幹什麼」任沐雨有些莫名的偏開視線,抿了抿唇,聲音也壓低了些,「這個便宜」「這……」我發現她這個理由有些無懈可擊,雖然我還是沒搞不懂為什麼一個老師會窮的連藥都買不起,但以目前我對她的了解,她確實很窮。

而她顯然又因為在一個學生面前丟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俏臉上也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紅暈,看上去嬌俏誘人,只是現在我也沒心思欣賞美女老師難得的羞赧表情,手掌下意識的牽起她的柔軟的手兒,就往門口快步走去,「跟我來」「誒,你,你幹什麼?」任沐雨呆呆的被我拉到門口才恍然回神,感受著自己手心傳來的異樣觸感,立馬又慌亂的掙開手,然後眼神含著些許羞惱的瞪著我,「你幹什麼!」雖然剛剛本就是一時心急才拉起她的手,但現在被她甩開手,還是難免有些小失望,畢竟溫溫軟軟的觸感握在手心當中是很舒服的,不過現在免得她追究,我只好裝作淡然自若的表情,彎腰換鞋,「去醫院啊」被我岔開話題,她也沒理由繼續計較我為什麼要牽她手這個問題,只是還有些不憤的瞪著我,「去醫院幹什麼!」我現在也已經換好了鞋,起身晃了晃她給我的藥盒,沒好氣道,「你知不知道你買到假藥了」任沐雨面露錯愕,「假藥?」「當然……」我晃著手中藥盒,卻發現裡面竟然還有不少沒吃完的藥片,我可是記得上回她說過自己藥吃完了的,「你沒吃完?」任沐雨回道,「吃過之後頭更難受了,所以就沒繼續吃了」我說那幾天她買了藥吃,氣色為什麼還越來越差,不由得埋怨了句,「吃了難受你怎麼也不去醫院看看」任沐雨沒說話了,就這麼微抿著唇瞪我,我感覺自己也是說了句廢話,「那你換下鞋,現在去醫院檢查一下」任沐雨看我一眼,接著偏過視線,腳步也往後退一步,「不去」我皺眉道,「你幹什麼?」「沒幹什麼,我不去醫院」「任老師,你知不知道你可是吃了這假藥的,你不去檢查,萬一留下什麼病根怎麼辦?」任沐雨板著臉,「不會」我看著她一臉不願的樣子,想了想,遲疑道,「你該不會擔心沒錢吧」這句話像是又戳中了她的短處,頓時就羞惱的瞪眼道,「要你管!」看她這表情就知道說准了,便說道,「我可以先借你錢,不管怎麼樣,這總得先去醫院檢查一下」任沐雨皺眉問道,「你一個學生哪裡來的錢?」「你先別管這些,反正我可以先給你墊付檢查的錢」「不去」任沐雨還是果斷的拒絕。

我臉色沉了下來,「你到底去不去?」任沐雨態度也很強硬,「說了不去!」我冷眼瞪著她,我真不知道她現在在想什麼,對待這種事情是鬧小脾氣的時候嗎?見她也還不服氣的板著臉回瞪的樣子,我心裡忍不住的惱火,特別是跟她對視的時候,因身高的緣故,我還要抬頭仰視,她卻能居高臨下的俯視我。

心裡似乎是有種惱羞成怒的感覺,我往前逼近一步,任沐雨剛剛還板著臉瞪我的架勢微微瓦解,強撐著臉色道,「你,你幹什麼!」我沒說話,只是繼續冷著臉往前逼近,最後把她逼到背後牆上,她腳步微微踉蹌了下,手扶了下牆才穩住身形,俏臉浮上一絲慌亂,卻還虛張聲勢的的的的的警告道,「你,你要還敢亂來別怪我明天對你不客氣!」我也不知道她說明天對我不客氣有什麼用,斜了她一眼,就蹲了下去,伸手去拿鞋架上她進門換下的黑色高跟。

任沐雨見我蹲在她身下,兩腿緊張的往後縮,可是後面就是冰涼涼的牆壁,她避無可避,只能慌亂的開口道,「你,你要幹什麼?」「換鞋,去醫院」我拿過高跟放在她的腳下,然後伸手握住她的一隻腳踝,絲襪的柔滑觸感以及腿部肌膚透出絲襪的溫熱立馬就在手心當中傳開,只是現在我也沒占她便宜的心思,沒等她做出縮腳阻攔的動作,就一用力,把她藏在棉拖下的絲襪纖足給抽了出來,雖然她今天穿的是深色絲襪,但絲襪緊貼在纖足之上,還是能看出她完美的足型,足底微拱,一排修長的腳趾緊緊抵著絲襪的前段,形成一道優美的曲線,甚至也還能透過絲襪隱約看見前段淡粉色的指甲,誘惑至極,而且此刻蹲在她身下抽出她的秀足,離的近了,似乎都能聞到下方散發出的淡淡異香味,不同於其他氣味,這種足香味就如致命的毒藥,無比的刺激我的鼻蕾,挑逗脆弱的神經,讓我控制不住深深的吸了口。

「你,你給我放手!」一直到任沐雨羞惱的聲音在上方響起,手上也傳來想要掙脫的力氣時,我才從迷醉中清醒,好在時間沒有過去多久,加上我蹲在身下,她看不見我的神情,自然不知道我剛剛還在貪婪的嗅著她絲足散發的香味。

「別動」我捏著她腳踝的手微微用力,不讓她有機會掙脫,也沒多少時間留戀她纖足的氣味,拿起地上的高跟從她足尖輕輕的套了進去,這隻穿好,另一隻又用同樣的方法給穿上了,而她本來力氣就沒多少,又是被我逼在牆上抬起一條腿,根本沒有地方借力,只能羞惱著臉任由我擺布。

「你個混蛋……」最多就是來這麼一句不痛不癢的話。

將她高跟穿好,就從她身下站起了身,此刻的任沐雨俏臉早不知在什麼時候布上一層紅暈,卻還美眸含羞帶怒的瞪著我。

我也懶得給她什麼好臉色,「去醫院」「不去!」她腳步飛快的往後退一步,態度甚至比剛剛還要強硬許多,那瞪著我的眼神就像是受到了什麼極大的羞辱和委屈一樣。

我眼神漸漸變得危險起來,「真不去是吧?」「不去!」正在氣頭上的任沐雨似乎全然沒有注意到我語氣的變化,還是一臉惱怒的瞪著眼。

只是在她這句話說完之後,那瞪眼的表情立馬就變了,整個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往前傾倒,只能被動的邁起自己的步子往前才不至於摔倒。

我什麼話也沒多說,直接就牽住她的手兒,拉著她往門外走,任沐雨在被我拽著往外走出幾步時,才終於反應過來掙扎,「你,你幹什麼,你放手!」我不為所動的拽緊幾分,走到門口還用力一扯,讓她踉蹌著走出了房門,然後直接帶上房門,「你不想去,我帶你去」「你個混蛋,我不去!」任沐雨發現自己一隻手根本掙不開,只能用另一隻手壓在我的手背上使勁的推,一張俏臉都不知是羞紅的還是漲紅的,變得緋紅一片,銀牙緊咬,最後發現無能為力後,只能滿臉羞怒的瞪向我,「你給我鬆手!」我沒好氣的回瞪道,「你聲音小點,想被其他老師聽見嗎?」「你……」這句話還是有點效果的,任沐雨立馬就不敢大聲說話了,只能用殺人般的眼神狠狠的瞪著我,手上也一直徒勞的在那掙扎。

反正她掙不開,我也懶得理會她這種無意義的舉動,牽著她軟嫩的手兒,強硬的拉著她往樓下走,而她也就只能被動的一步步跟在後面。

一直到拉著她出了教師公寓,她才像是認命般的放棄反抗,只能沒意義的冷著俏臉一言不發。

現在還是高三的晚自習時間,而高一高二的則早就放學離開,四周空無一人,讓這空曠的校園顯得格外寂靜。

我手中握著任沐雨的手兒,滿是她縴手柔軟的肉感和那肌膚滑膩的手感,開始只是有些生氣所以不管不顧的抓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加上她一直在掙扎,所以根本沒什麼感受,但現在這麼把她的手兒握在手中,總讓人有種心痒痒的感覺。

我斜眸偷瞥了眼被我拉著,就離我一個身位遠的任沐雨,此時的她俏臉冷冰冰一片,美眸一個勁的盯著一側路邊看,沒在瞪眼掙扎,但那銀牙暗咬的小表情彰顯著她是有多麼的生氣,不過卻只能是獨自生悶氣,但那感覺似乎只要再敢惹到她,絕對是一點就炸。

我稍微琢磨了下措辭,然後開口道,「任老師,你總不能跟自己身體過不去吧」見任沐雨仍舊沒有任何反應,我只好又苦口婆心道,「畢竟你是吃了那些對身體有危害的假藥,就算現在可能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但我們總得檢查確認一下不是嗎?」她還是沒回話。

「求個安心又不是什麼多大的事」「反正我們出都出來了,這醫院去一趟也不用太久時間……」「啊,我剛剛態度是不是又很差啊,那個我向你道歉,對不起」「……」一路走,我就在那磨嘴皮子,感覺什麼好話都說完了,而任沐雨卻還是那副樣子,什麼多餘的舉動都沒有,什麼話也不說。

一直走到校門口的時候,手上才傳來一股拉力,任沐雨突然就站在原地不走了,我疑惑回頭,她仍舊板著張臉,看也不看我,更別說有得到她任何回應。

沒弄懂她怎麼突然不走了,感覺自己剛剛的話也不可能刺激到她啊,而且都被我拉到校門口這了,也不存在她現在才反水,於是就試探性的問了句,「怎麼了?」見她不說話,等了片刻,也琢磨不透她的想法,只好又扯了扯她的手,想繼續拉她往門口走,然後這下她總算有回應了,一雙好看的杏眸立馬就憤憤的怒瞪過來。

感覺她像是馬上就會要炸毛,一下子就不敢亂動了,任沐雨狠狠的瞪著我,「放手」我手指了指校門口,乾笑道,「那個……都到校門口了,總不能還回去吧?」她俏臉開始變得惱怒,又重複了句,「放手!」「不放」我決定還是繼續耍無耐好了。

任沐雨美眸含怒,抬腳就往我腿上踢來,「你給我鬆手啊」這可是尖頭高跟啊,踢到可不是一般的疼,趕忙躲避道,「任老師,校門口人多啊,會被看到的」任沐雨一腳踢空,俏臉變得更為羞惱,甚至還有一抹羞紅浮現,「那你還牽著我的手,混蛋!」「額,咳」我說她怎麼突然就不走了,自己倒是一時把這茬給忘了,男學生拉著女老師的手走出學校,這要是被認識的人看到…….只是鬆手之前我還是叮囑了句,「那個,我放手了你別跑啊」見她似乎又要有發火的跡象,我還是忍著不舍的情緒放開了這嫩滑的小手,好在鬆手之後任沐雨倒是沒有往回走,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往校門口走,我也不急不緩的在後面跟上,只是等出了校門口,她卻是等都沒等我,就往一處路口走,我趕忙快步走到她身旁,「任老師,在這裡等車啊」「我要回家」任沐雨冷冷的留下一句就繼續往前走。

「先去醫院」只是她剛走出一步,就直接被我伸手抓住了那隻手兒。

「你!」任沐雨頓時羞怒的瞪向我。

剛剛說了那麼多好話她一句都聽不進去,我知道現在跟她講道理是沒辦法的,見她眼神瞪過來,我乾脆也板起臉,把頭扭到一邊不理她。

這個方法顯然是很有效的,剛剛還準備跟我大吵一架的任沐雨見我把頭扭到一邊,頓時發現自己沒了吵架的對象,一肚子的氣沒地方發,只好自己惱怒的掙了掙手,然後再次發現徒勞無功的她,咬著牙瞪了我側臉好一會,才忍著一肚子的火扭開了臉蛋繼續獨自一人生起悶氣。

好在現在也沒多少人注意到我們這裡的奇怪動向,而且很快就有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我伸手攔車,等車停穩我就拉著她準備上車,只是任沐雨還在那慪氣,開始還跟我較勁以至於沒拉動。

不過在我稍微使力之後,她也只能被我連拉帶拽的給拖進車內。

「師傅,去第一人民醫院」「去合府小區」我和任沐雨的聲音同時響起,而且令我感到詫異的,她竟然說的是合府小區,這可是我家住的地方,不過班主任知道學生家裡地址也沒什麼奇怪的,我也沒多想。

駕駛座的司機大叔一臉懵逼,回頭看了我們一眼,「你們這,到底是要去哪?」「去合府小區」任沐雨先我一步開口了。

「別鬧」我捏了捏她的小手一下,然後笑著對司機大叔道,「去第一人民醫院」「啊行」司機大叔點點頭。

任沐雨咬牙瞪著我,「不去!」見司機大叔被她這句話弄得又有些遲疑,我只好又笑著解釋道,「師傅你別理她,我們去醫院」「行吧」司機大叔這下終於是回過頭啟動了車子。

只是等車開了,任沐雨還是一臉氣惱的瞪著我,我沒辦法,只好安撫道,「好了好了,這都在車上了,就去一趟吧」任沐雨瞪我良久,才偏開視線道,「去第二人民醫院」「啊?」我沒弄懂這是什麼意思,哪個醫院不都一樣的,而且第一人民醫院還比第二人民醫院近,跑遠的幹嘛。

「為什麼?」任沐雨又回頭瞪著我沒說話。

「行行行」也不懂她想表達什麼,但既然同意去醫院總歸是好的,便開口對司機大叔道,「師傅,麻煩去第二人民醫院」「行」司機大叔應了聲,微微偏頭看了我們一眼,笑道,「小兩口吵架了?」「哈?」我愣了下,壓根不知道他是怎麼得出這種結論的,只是看見身邊任沐雨那明顯開始變得羞惱的表情,我知道現在不是思考這種事的時候,趕忙搖頭解釋道,「不是不是」只是司機大叔顯然沒明白我說的那不是指的什麼意思,又語出驚人道,「害,這有什麼好掩飾的,吵個架嘛,小兩口床頭吵架床尾和,沒什麼大不了的」「呵呵」我乾笑著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感覺要是說我們是老師跟學生的關係,估計得把這司機嚇一跳。

「不過小伙子你看吶,人家跟你吵架手還讓你牽著,你還不趕緊找機會道歉認錯」這話一出,任沐雨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趕忙想要縮回手,不過這要是讓她縮回去,指不定又會被這司機大叔腦補出什麼東西出來,以防萬一,我只好用力的握住不讓她掙開,只是這樣帶給我的就只能是惱羞成怒的任沐雨把火全部給撒到我的身上了。

我的腳被她高跟鞋狠狠的踩了上來,瞬間就是一股劇痛襲來,忍著腳上的疼,還得笑著回司機大叔的話,「是,是啊,我會道歉的」「嗯,我看你小伙子就很……」司機大叔在前面邊開車邊滔滔不絕的說著話,或許他真的是那種很健談的人。

而我則因為他隨口說的話,只能默默的承受著任沐雨羞惱後無盡的怒火,腳都快被踩到斷掉一樣。

又怕討饒會驚擾到前面在那一個勁說話的司機大叔,只能湊到任沐雨耳邊輕聲求饒道,「任,任老師,疼……別,別踩了……」見她不為所動的踩著我的腳,反而還變本加厲的狠狠碾了兩下,我只能無奈的伸來右手一把放在了她的絲襪大腿上,起初只是想把她腿抬開,只是在享受到了這條美腿的柔滑手感之後,那帶給我的極致體驗,甚至讓我神經都有些飄飄欲仙,突然就感覺被她踩著的也不錯……反正是她先踩自己的,反正自己占著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在心裡不斷的給自己摸她腿找合理的藉口,而任沐雨卻是在開始的渾身一僵後,俏臉唰的緋紅一片,容顏嬌艷如畫,就連那似羞似憤的表情也如在散發無窮的魅力,美眸含羞帶怒,彷若要泌出絲絲水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