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妈妈在校园(第二部) (15)

第二部第十五章

“啊……”

余伟这突然之间的动作,让妈妈猝不及防地叫出了声。

只看到余伟这时候已经坐上了妈妈的大腿,平躺在床的妈妈两条长腿似乎在无助地摆动,而接下来余伟也是二话不说,双手按在妈妈的奶子上,鸡巴找准了妈妈那早就湿成一片的小穴口,他那红得发紫的龟头早就饥渴难耐了,我只看到余伟下面用力地一挺,他的鸡巴便顺势刺进了妈妈的小穴里面。

余伟插进去的那一瞬间,妈妈又一次忍不住地娇呼道:“啊啊……轻点!”

憋了这么久,余伟这一次久违的插入完全没有怜香惜玉,龟头突破了妈妈小穴口的防守,立马就插到了底。而另一方面,余伟也是因为太过于兴奋,鸡巴在刺进妈妈小穴的同时,他的双手也抓住了妈妈的两团柔嫩大奶,并且狠狠地抓了一把。

“啊……你……你轻点啊……痛……”

妈妈接二连三的呼喊不仅响彻了整个房间,同时也让余伟的动作缓了下来。

余伟就保持着骑在妈妈身上,双手抓着妈妈的奶子,鸡巴放在妈妈小穴里的状态,只见他低头看着妈妈,道:“陈……陈老师,弄疼你了吗?”

余伟停下的这一刻让妈妈好受了许多,只见妈妈撅著嘴白了他一眼,嘟囔道:“废话,你怎么还跟个毛孩子一样,就不知道慢慢来吗?”

听了妈妈的话,余伟这才一边笑着一边点头:“嘿嘿,我知道了陈老师,我温柔点。”

看着余伟一脸殷勤的表情,妈妈的神色这才恢复了刚才的样子,见余伟还傻傻发呆,妈妈这才小声说了一句:“还愣著干嘛?”

“哦哦。”

经妈妈这一提醒,余伟才如梦初醒般地继续开始了他的活动。

余伟骑在妈妈身上,双手抓着妈妈的奶子轻轻地揉捏,他的下体也开始动了起来。

因为他的身高不够,所以要保持一边插入,一边抓着妈妈奶子的动作,余伟必须很努力地俯下身去才行。

从我这边看去,只看到余伟光着的屁股不断向前耸动,从他胯间垂吊下的两团巨大的睾丸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冲击著妈妈那白嫩的娇躯。

余伟一开始只是轻轻地插入再抽出,随着余伟的动作,妈妈的状态也渐入佳境,只见妈妈舒服地闭上了双眼,两瓣红唇轻轻抿在一起,从妈妈的表情来看,似乎妈妈也很享受此刻跟余伟的性爱。

“唔……唔……陈老师……我终于又可以疼爱你了……”

余伟一边抽插,一边对妈妈说着情话,同时他抓着妈妈奶子轻揉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而妈妈只是时不时地从鼻腔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作为回应。

看着眼前余伟和妈妈上演的这幅活春宫,虽然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膈应,不过我也早就握著鸡巴开始撸动起来了。

余伟骑在妈妈身上,保持着身体稍稍往下趴着的姿势对着妈妈的小穴温柔地抽插了一会儿,过了不久,见妈妈的脸庞越发红润,额间还慢慢地渗出了香汗,余伟便也加快了他的抽插速度。

“哦哦……”

余伟还是慢慢叫出了声来,同时他对着妈妈的下体也动得越来越快。

我听到两人肉体相撞的啪啪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脆,甚至就连妈妈的那张宽大的床铺似乎都发出了微微的响动。

妈妈的身体也渐渐被余伟这样的动作带动了起来,虽然说刚刚已经在余伟舌头的舔弄下高潮过一次,但现在,小穴被真实的鸡巴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仍然是其他一切都比拟不了的。

只见妈妈的双臂慢慢举了起来,然后抓住了余伟按在自己双乳上的两条手臂。

“嗯嗯……快点……快点余伟……”

妈妈开始催促起余伟来了。

“嗯,陈老师……陈老师……”

余伟嘴里不断地呼唤著妈妈,他低头看到妈妈那张泛著粉嫩,无限美好的脸颊,身体似乎就有使不完的力气,他的小腹便带动着鸡巴,一次又一次地对着妈妈的双腿间猛烈地撞击而去。

“哦哦……就是这样……嗯……”

余伟那泛著青春活力的肉体骑在妈妈身上,同时也带给了妈妈触电般地快感,引得妈妈在呻吟的时候,还止不住地呢喃。

两人就这样交合了一会儿,我看到妈妈抓着余伟手臂的几根手指捏得越发紧了,似乎妈妈下体的快感也即将到达高潮。

同样,余伟这时候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看着身下的这具成熟又丰满的肉体,余伟说道:“陈老师,我……我要射了……”

“嗯……嗯……”

“可以射里面吗?”

妈妈闭着眼睛,身体被余伟的抽插弄得不断前后晃动,听到余伟的发问,情到高潮的妈妈小声说了句:“今天没事……”紧接着,妈妈的声音突然拉长,叫了出来:“啊啊……啊……”

听到妈妈这突然的放声大叫,余伟也同时迎来一股快感,只见他身体用力地向前一挺,说了句:“陈老师,我来了!”

就这样,妈妈和余伟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啊啊啊啊……”

随着妈妈的最后一声呻吟,妈妈的小穴一阵痉挛,再之后妈妈的腰肢又忍不住地向上一挺,两人的性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一同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唔……”

经过一阵激烈的抽插,终于射出精液的余伟这时候也是用完了力气,他保持着鸡巴插入妈妈身体的动作,整个人一下子趴在了妈妈的身上。

房间里安静得出奇,就连余伟和妈妈两人喘息的声音在我听来也是格外清楚。

无意识之间,我也在刚刚余伟和妈妈高潮的时候射出了精液,裤子里湿成一团的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我也管不了这么多,因为我看到眼前的余伟似乎又有了动作。

趴在妈妈身上的余伟把头枕在妈妈的肚子上,只见他一手支撑著让身体昂起,另一只手伸到了妈妈的脸上,对着妈妈的一张红润脸庞慢慢抚摸起来。

余伟的语气里带着兴奋,对妈妈道:“陈老师,还不够呢,继续。”

妈妈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余伟那饱含欲望的目光,妈妈轻笑一下:“怎么,你又好了?”

余伟笑一笑,把鸡巴从妈妈那湿润的小穴里抽了出来,他双膝跪在妈妈身体的两侧,握着手上的那条长龙,将紫红色的龟头冲着妈妈,说:“陈老师,你看。”

看到余伟那刚射过精的鸡巴再一次坚硬起来,那充满杀气的紫红色龟头对准了自己的脸庞,妈妈下意识地把头往旁边一撇,不好意思地轻推了余伟一下:“干什么呢,快拿开……”

余伟嘿嘿一笑,双手扶住妈妈的腰肢,口中说道:“陈老师,快来吧。”

妈妈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身体却很是听话地配合着余伟的动作。

不一会儿,余伟就将妈妈在床上翻了个身,让妈妈面朝下,趴在了床上。

紧接着,余伟双手抱着妈妈的腰肢轻轻往上抬,感受到余伟的动作,妈妈回头朝着余伟问了一句:“干嘛?”

“陈老师,把屁股翘起来吧。”

听了余伟的话,妈妈扭扭捏捏地不愿意动,毕竟这样的姿势对于妈妈来说实在是有一些羞耻。

“陈老师,求求你了,我最喜欢你了,把屁股翘起来吧,好不好嘛。”

在余伟一阵的催促和请求之下,妈妈嘴里轻哼一声,最终还是照了余伟的意思,把双臂支撑在床上,慢慢地把她那白皙圆润又极富肉感的美臀翘起来了。

“喔……好美……”

妈妈的美臀就在眼前,余伟看着这样一副极具冲击力的画面,嘴里便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一句。

而这话在妈妈听来,便更觉得不好意思了,妈妈回头啐了余伟一句:“话怎么那么多。”

余伟笑了一下,跪在妈妈身后,一手扶著妈妈的屁股,另一只手高高抬起,然后对着妈妈的美臀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啪——”

“嘶……”余伟的突然袭击让妈妈倒吸一口凉气,妈妈回头对余伟送过去一阵冰冷的目光。

“哦,陈、陈老师……”余伟一激灵,连忙道,“我来了,陈老师,我来了。”

妈妈又把头转了回去,余伟这才放心下来,他双手对着妈妈的白皙美臀一阵轻抚,最后调整著自己的跪姿,鸡巴朝着妈妈双腿之间的那片粉嫩之地就慢慢地送了过去。

余伟那再一次坚挺的鸡巴又插入了妈妈的小穴之中,而且还是以妈妈趴在床上,翘起屁股的姿势。

余伟鸡巴插入的那一刻,妈妈的嘴里便又忍不住地轻哼了一声:“嗯……”

听到妈妈那性感的呻吟,刚撸过的我,也感到了鸡巴传来的一阵暖意。

而重振旗鼓的余伟这一次也没有片刻的放松,插进妈妈的身体之后,他便开始了不断的进进出出。

刚刚已经射过一次,现在的余伟感觉更加游刃有余,他有节奏地挺动小腹,龟头一次又一次深入妈妈那紧致的小穴里捣弄著,惹得妈妈时不时便要轻轻发出一阵哼声。

床铺再一次被两人的动作给带动,跟着晃了起来。

妈妈趴在床上,屁股接受着余伟一次次的冲击,妈妈的一袭长发已经吊垂到了枕头上,身上的两团圆润双乳也跟着晃动着。

眼前是多么淫靡的一副画卷,看着这样的场景,我因为兴奋,喉咙热得发干,整张脸变得通红,手也不知不觉又一次摸到了我的下面去了。

余伟对妈妈的抽插还在继续,他那根粗长的鸡巴每一次的插入又抽出,都会从妈妈的小穴里带出阵阵水渍,原因无他,实在是妈妈的情欲也早就被余伟给带动起来了。

“嗯……啊……啊……”

伴随着余伟抽插的动作,妈妈的叫床声也越发地清晰明朗,我看到妈妈那裹着黑丝的小脚丫都因为兴奋而不自觉地用力弓起,两团大奶子随着余伟抽插的动作而不断前后晃动,同时,妈妈那瀑布般的秀发也跟着散作一片。

“哦哦……陈老师……”

伴随着妈妈的叫声,余伟也跟着时不时发出一声声低沉呻吟。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声音。

“嗡——嗡——”

声音是那样的突兀,余伟不自觉停下了抽插的动作,但他还是双手扶住妈妈的美臀,保持着鸡巴放在妈妈小穴里的姿势。

紧接着,余伟环伺周围,终于看到了床头柜上发出亮光的手机屏幕。

“陈老师,你手机响了。”余伟提醒妈妈。

妈妈还沉浸在被余伟抽插的快感之中,经余伟这么一提醒,妈妈这才艰难地伸手抓过还发出震动的手机,紧接着便接通了电话,把手机放在了耳旁。

“嗯,是我。”

“发、发生什么事了?”

“真的吗?那边怎么说?”

妈妈保持着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举起手机开始对着电话那头说了起来。

而余伟见了这种情况,却并不打算等妈妈接完电话,只见他不慌不忙地紧紧抓住妈妈屁股上的两团嫩肉,鸡巴再一次对着妈妈的小穴开始抽插起来。

“啊——”

妈妈突然叫了一声,接着妈妈便回头恨恨地看了余伟一眼。

余伟知道妈妈接着电话不敢说什么,便狡黠一笑,跟妈妈对视著。

妈妈无奈地把头转了回去,继续对着手机讲了起来,不去在意余伟,于是余伟便又继续开始了他抽插妈妈小穴的动作。

“没、没事,没什么,你说吧。”

看来妈妈还在对电话那头解释,余伟倒也不去管这么多,他继续像刚才那样扶著妈妈的屁股疯狂抽插妈妈。

“唔……我、我知道了,你们保持注意,不要放松,剩下的……我明天来了再说……”

随着余伟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妈妈对着电话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无法保持平静了,语气是那么地飘忽不定,也不知电话那头的人有没有察觉到余伟的这场恶作剧。

“嗯,那就这样……啊!”

妈妈正准备挂断电话,紧接着余伟却是看准了时机挺著鸡巴用力向前一顶,于是在妈妈电话挂断的最后一刻,她还是忍不住地放声大叫了出来。

“陈老师,谁打的电话啊?”

妈妈把手机往旁边一丢,却并没有去回应余伟的问话,而是继续低下了头,似乎身体的快感已经不能让妈妈好好说话了。

于是余伟也不再去问,他继续集中精力,把全身的力量都放在了抽插妈妈小穴上面。

余伟那根粗壮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不断地进进出出,最后,他狠狠地照着妈妈的屁股用力地抓捏一把,然后向前挺动的下体便不再动了。

“唔……陈老师……”

余伟口中低声说道,而我再一看妈妈,妈妈似乎也是坚持了很久,到了这时候,妈妈手臂也不再支撑身体,整个人一下子趴了下去,紧接着,便开始喘气了。

看来余伟又一次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小穴里面,直到射精完毕,余伟才慢慢拔出了鸡巴,然后顺势也侧躺在了妈妈的身边。

看着妈妈的脸上泛起高潮过后的红晕,余伟伸手轻抚妈妈的脸庞,然后问道:“陈老师,刚刚是谁打的电话?”

妈妈微微抬起眼皮,看到余伟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她抬手对着余伟身上便用力掐了一下。

“啊!”余伟大叫一声。

妈妈说道:“刚才舒服了吧?嗯?看我出丑很有意思吗?”

余伟陪笑道:“陈老师,应、应该没什么事吧,是谁呀?”

妈妈这才说道:“是思雅打来的,案子又有新进展了。”

“哦?这么晚打电话,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妈妈慢慢翻身从床上坐起,然后从床头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擦拭著下体流出的淫液,默默白了余伟一眼,说:“你也知道关心案子的事情?一天天的跟诗诗搞什么赌场KTV ,我看你早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吧?”

余伟连忙解释道:“怎么会,陈老师,我、我肯定得关心啊。”

“哼。”妈妈把手上的纸巾往边上的垃圾桶一丢,靠坐在床头,看着余伟,道,“宫瑶的手机接到了一个境外电话,应该是贝克打给她的。”

“啊,真的吗?”余伟立刻打起了精神,问道,“那那边怎么说?”

妈妈摇头:“电话是晚上打的,当时没有接到,我让他们盯紧点,明天我过去再好好讨论。”

余伟听了,默默点头,说:“看来是我这边的运作收到了成果,可能是贝克看天子酒店弄得风生水起,这才敢跟宫瑶联系吧?”

妈妈转头盯着余伟,冷笑一声:“那这么说,你又立功了?”

余伟连忙摇头,故作谦虚,道:“哪里哪里,都是我因该做的,陈老师。”

“哼,这还差不多。”

说到这里,余伟像是突然想起,他凑近了妈妈,一手搭在妈妈身上,一手捏了捏妈妈的奶子,说:“陈老师,你有没有试过这样的姿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