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之恋 (30-32) 作者:Lucian2009

. 【云端之恋】

作者:Lucian20092021年4月22日首发于sis001

第三十章无赖(一)

噩梦般的一周终于在极度忍耐中熬过,柔柔再也不愿回想起这或许会毁掉她一生的巨大污点。

她本以为只要自己坚强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可以慢慢尝试从这些伤害中恢复——哪怕只是表面上的恢复,回归到一个正常女人的平静生活。

更重要的是,她还需要时间来做一些心理上的缓冲——她已经决定要向所爱的男人坦白这段经历,但在那之前必须做好说出这些话后就会失去他的思想准备。

虽说有想法总比没有强,可一旦发生了某些变故,往往就会打乱当事人已经定好的规划……

三天之后的中午时分。

柔柔身着一套素雅的装扮,慢吞吞地走在某家喧闹的迪厅里,很不适应地东张西望。

头一次进来这种与她的习性格格不入的地方,几番寻找,她才终于发现了之前在电话里听说的那个角落,也发现了那个正冲她挥舞手臂,她却实在不想再看哪怕一眼的男人。

正值一只舞曲放完,借着这短暂的相对安静,她刚拉开椅子坐下,便气鼓鼓地质问对面的男人:“你这不守约定的卑鄙小人!不是说已经把我的所有视频都删掉了吗?为什么偷录了新的还保留下来?”

要求和她再见面的男人,也就是小毅,并未开口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不慌不忙地色迷迷扫视她俏丽的脸蛋和起伏的胸口。

他放肆的目光如有实质地抚摸著柔柔的身躯,似乎是正回忆前几天在这副娇躯上获得的非凡快乐,看得柔柔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差点就要耐不住脾气。

直到新的舞曲声已经响起了好一会,小毅才口花花地说:“啧啧,刚分别三天而已,光屁股女神穿回衣服后我果然差点认不出来了!”

“不过你今天打扮得挺漂亮倒是真的,看得我又想掏出鸡巴压着你好好回味一次。”

“别这样瞪我嘛,你身体上还有哪个地方我不够熟悉?”

“对了,你两只奶子上被我咬出的牙印还在不在?”

柔柔听得面色发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被他气的:“少说这些流氓话,回答我,你到底存的是什么心思?”

小毅一脸痞相,笑眯眯地说:“小美人,我的心思很单纯啊,你猜都猜得到——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可是和我亲热地同床共枕过八个晚上,把爱人间的各种交流花样都玩了个遍。美好的回忆是需要好好保留的嘛,难道,除了收起你香喷喷的原味奶罩和内裤之外,就不许我再珍藏点更刺激的纪念品吗?”

见柔柔突然起身举起自己的包包,似乎要扬手向他砸来,他急忙举手招架:“喂,等等,你先听我说!”

柔柔动作停顿,却没有坐下,樱唇轻启,不耐烦地吐出一个字:“说!”

小毅却故意想把对话的节奏带慢:“别激动,我帮你一点点把这件事理清楚——当时我保证过好几次,只要你好好满足我这一周里所有的性要求,我就删掉我用手机录下来的那些视频,对吧?”

柔柔没多想便回话:“对!”

小毅接着问:“然后呢?你有没有好好满足我这一周里所有的性要求?”

柔柔本抿著嘴不愿回答,他却死皮赖脸地追问:“说啊,有没有?”

柔柔狠狠瞪着他,就像想用眼神把他杀死:“有!”

小毅就像没看到她的表情一样,继续振振有辞:“对啊,所以我确实删完了那些视频,连备份都没留,这可是你临走前亲眼监督的。我答应下来的事都做到了,你怎么能说我不守约定?”

听到这与事实不符的狡辩,柔柔咬咬牙,直接提出她的疑惑:“那你在电话里说,还有其他的视频留着又是怎么回事?”

小毅“有理有据”地解释:“还没听清楚我的话?从头到尾,我对你保证的都是——删掉我“用手机”录下来的那些视频。至于我后来换用偷拍摄像头继续录下新的精彩片段,和我们的约定有哪怕一毛钱的关系吗?”

恰逢舞曲进入高潮,柔柔的包包随着节奏般砸了下去:“你!你这无耻的人渣、败类!”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小毅反手抓住还准备袭击他的包包,顶着周围瞟过来的几道视线,厚颜无耻地往自己脸上贴金:“好啦好啦,亲爱的别这么暴力!在公众场合这样对我,让别人看在眼里,肯定会以为我们小两口“打是亲,骂是爱”呢。”

不待柔柔再开口,他就抢先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飞快地划了几下屏:“喂,说回正事,我往手机里转存了好几部后来偷录的视频,你要不要先看看,验验货?”

“哦,先提醒你下,别看我这样,我可是自学过电脑的。这些视频我都做了处理,让外人看来就好像你是在积极自愿地伺候我呢。”

柔柔将他的手机一把夺过,气鼓鼓地坐回原位。刚往屏幕上一点,扬声器中立即发出了她自己迷乱的声音:“老公……在……用大鸡巴肏我!唔!”

吓得她差点跳起来,手机随之掉落到她的大腿上,却还在要命地继续发出声响:“老公,往骚货柔柔……的屄屄里……灌满精液!”

她的脸羞红得像被火燎过一般,忙慌慌地拾起手机点下暂停,不敢看小毅那张努力憋笑的脸,只是心虚地扫视周边有没有人察觉。

万幸这一桌位于角落,在音乐的喧闹声遮掩下,似乎刚才那两道羞耻的声音并没有被其他人听见。

微松一口气,握牢手机不再放开,神情尴尬的她把音量调到很小,再依次点选这几个视频,小心地拉动进度条仔细确认。

没错,这些确实是她的视频,而且清晰露脸。

场景全都是小毅家的厕所。内容是她为他口交、吞精、舔脚、舔肛、乳交、性交、肛交、事后扫除……反正,录下来的都是些淫荡得让女人脸红的性游戏。

更加恶劣的是,正如对面的男人所说,经过特意处理的视频去掉了各处关键对话的声音、截除了某些本来可以反映事实的片段,硬生生营造出一种令她惧怕的效果——哪怕是让她本人来看,都会觉得视频里的自己完全不像被逼迫的一方,反倒是和欲求不满的风骚妓女一样,在很主动下贱地用心侍奉男人。

这些视频比小毅之前用来要挟她的那些还要过分,简直像是在她的内心扔下深水炸弹,掀起千层惊涛骇浪──绝对不可以让小毅把它们外传出去!

巨大的羞辱使她脸上发烧,气得连指尖都在打颤,方寸大乱地抖着手将这些视频一一删掉。

“不要这么自欺欺人嘛,难道毁灭掉证据,这些事就不是你做过的了?”小毅也不制止,而是向她说明,“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视频而已,还有更精彩的呢!而且你应该知道我会留有备份,存在上次那个云盘里。”

这句话让柔柔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她咬牙切齿地盯着对面这个卑鄙小人:“我当时不是已经充分退让,满足过你的所有要求了?究竟你还要怎么样,才肯把留着的视频全部删掉?是不是非要逼我去报警,你才会满意?”

铺垫了那么多,小毅等的就是她这些问话:“全部删掉吗?虽然我会觉得很可惜,但也不是不可以。我劝你不要报警,还是和我谈谈条件比较合算。”

“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可以不信我这句话——为了保险,我把存视频的网盘地址发给了一个朋友,但没有给他密码。你觉得,如果警察找上门来,我在被带走前够不够时间把六位数字的简单密码发出去?”

“有句话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毕竟啊我只不过是烂命一条,毁了倒无所谓,但我朋友把这些经过加工的视频传播出去后,你这娇滴滴的青春美人肯定会身败名裂,一辈子的大好生活也给毁了,多可惜是不是?”

柔柔听得胸口发堵,面色由红转白,又一次体会到和这种泼皮无赖斗气只能是白费功夫,还不如冷静下来好做打算。

她勉力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呼出,似乎在做着某种心理准备:“干脆点,说吧,你的条件!”

小毅扫视她清丽的面庞,再看看桌上两只酒杯内的红色酒液,似乎在做出什么重要的决定。

片刻之后,他开口说明:“那你听好,交换条件是:你和现在的男朋友分手,做我女朋友。我是很认真说这话的,虽然已经得到过你的身体,但我还是更喜欢得到你的心。”

第三十一章无赖(二)

意外的要求先是让柔柔感到惊讶,随后这惊讶立即变为鄙视。她微张小嘴,恨恨地吐出几个音节:“那你也听好——你,做,梦!”

小毅这回没有不耐烦,难得认真地与她对视:“我知道你现在可能很恨我,但这事真没有再商量的余地吗?就算你之前对我不来电,但和我在一周里连着发生那么多回关系,也应该“日”久生情,对我又恨又爱起来了吧?你自己回想一下,我们当时做得多有感觉……”

柔柔不客气地反驳:“没有!你少臆想了!”

小毅强调:“前些天确实是我过分了,只顾著让自己爽,没在意你的感受。可你知道我为什么那样做吗?我喜欢你,妒忌你的那个男朋友,我要比他更先、更深地拥有你的全部!我就是这么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可偏偏又得不到你的心,所以我只能用各种手段去从肉体上征服你!这样说,你能理解了吗?”

柔柔闻言,从嘴角露出几分讥讽:“我能理解,这就是你很特别的深情表白。这种疯话你还是……”

“不管话怎么说,让你知道我的诚意就行!”小毅急切地打断她,“我为之前伤害你的那些言行道歉!如果你给我补偿机会的话,你就能看到我变成一个最好的男朋友,什么事都顺着你,保证再也不强迫你。你冷静下来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柔柔的讥讽之色更重,她很干脆地摇头,“你完全是活在自己臆想中的人,难道不觉得,用这种轻描淡写的话带过强奸侮辱了我的事实,太过于自我中心了吗?”

“我知道是这样,但我今天不得不说!”小毅不死心地继续补充,“这样吧,我再退一步——不要求你现在做什么回复,我给你半个月,不,一个月的缓冲期,等你平复下来心情,就再给我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这样的条件该可以了?”

那不同往常的着急语气有些奇怪,与其说是想说服柔柔,似乎更像是在给他自己寻个台阶,可以就此住手。

柔柔的回答则斩钉截铁:“不可能,我现在就直接回复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带给我的伤害,我宁愿让男朋友知道那些事后嫌弃我离开我,也绝对不会原谅和接受你这种十足的人渣败类!”

小毅的脸色暗淡下来,沉默了至少三分钟,发现柔柔的态度仍没有软化的迹象,他无声地笑了,笑容竟然有种带着怜惜意味的凄凉:“好吧,该劝的我已经劝过了,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只好换个条件。”把一只酒杯推到她面前:“来,先把这杯酒喝了,再听我说。”

见柔柔不动,他皱眉问道:“连这个面子都不肯给吗?”

柔柔还是不动。

“哦,我知道了,被我阴过一次,现在你学聪明了对不对?”小毅拿过这只酒杯咕嘟一口,给她展示空空的杯底,再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推过去向她示意。

柔柔这才举杯一口饮尽,差点被呛到地拍拍胸口。

放下杯,缓了缓,两人继续对话:“说吧,你打算换个什么条件?别太过分,告诉你,我男朋友快要回来了!”

“快要回来又不是现在回来!这会才中午,你就在这好好玩到下午吧。”

“在这里?”

“不在这里,去楼上的包间。怎么,你被我调教得变开放了,想就在迪厅里被男人干?”

“不要!我不想再和你……你怎么能这么卑鄙无耻!”

“是,我卑鄙无耻。不过你既然不肯接受我的心意,那就只能选这个了不是吗?谁叫你被我掐住死穴的?”

“……”

“这是我最后的要求,玩完了你就可以走,所有的视频我都会处理掉。你注意,这次我说的是“所有的”。”

“……”

“别摆出这种悲伤的表情,我不相信你出门之前没作这样的心理准备。”

“……”

“再给你两分钟做决定。”

“……”

“时间到!”

“这真的是你最后的要求?以后你不会再拿新的视频要挟我?”

“不骗你。我发誓,以后再找你就招天打雷劈,行了吗?”

“你不会再玩文字游戏吧?”

“不会,说定了这绝对是最后一次对你提出要求。”

“这次以后,你不许再在我面前出现。”

“好……”

“那……你一定要说话算数。”

“大声点,音乐太吵了,我听不见。”

“我说,你一定要说话算数!”

“好!开始吧,抓紧时间,你过来坐到我腿上。”

“……”

“嗯?怎么还坐着不动?”

“不是说……不在这里,要去楼上的包间?”

“等会肏你的时候再去!过来,别硬邦邦地,亲热点嘛,伸胳臂搂住我。”

“……”

“对啦。来亲个嘴,要舌吻。”

“唔……”

“你的小嘴还是那么甜。现在该让它给我吹鸡巴了。”

“……”

“快点啊,都给我吹过那么多次了还害羞?”

“你疯啦?这里……有这么多人!”

“我们是坐在角落里,灯光又暗,就算有谁往这边看,也发现不了你在桌子底下做什么。你赶快给我吹出来不就没事了?”

“不行啊,我……我做不到!”

“哪来这么多啰嗦话,你刚才拒绝我的心意时不是很干脆?我现在心情很不爽,决定就在这里先玩一次了,要么给我吹,要么被我肏,你自己二选一吧!”

实在拗不过他,柔柔只得小心地钻到桌底,还一个劲让身体往里缩,似乎要把自己完全藏到众人的视线之外。

小毅感觉到一双小手摸索著解开自己的裤链,再用力连同内裤一起拉下。柔软的小手有些颤抖,显示出在公众场合做这种事的紧张。

然后,他听到一句抱怨:“好大的味道!”

“嘿嘿,四天没洗了,中间看着你的视频自撸过一次,刚才又撒了泡尿。”察觉柔柔正在起身,小毅知道她想做什么,又把她拉回来,“不准擦,就这样原味地吹!你当初第一次给我吹时不就这样做的?”

迟疑半分钟后,柔柔还是伸出两指,夹住这肮脏的茎身。

怕桌下的柔柔听不见似的,小毅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先给我舔蛋蛋,含进嘴里舔!”

“小声点!”女性的娇呼刚落,便有一条触感柔软的东西贴到了阴囊上滑动。小毅才刚享受到爽快的感觉,一粒睾丸就整个被容纳进温暖潮湿的场所。

他发出连续的叹息,嘴上又开始了犯贱:“嗯,好舒服!尤其在这种地方让你做,就更舒服了!”

“女人就是口是心非,刚刚你还说做不到呢,这会还不是舔得贼溜?”

……

“可以了,蛋蛋就先舔到这。跟你说,我的屁眼也四天没洗过了,自己都觉得好黏,嘿嘿。你给我用舌头清理干净。”

“怎么不动?不肯做吗?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让这里的大家都来看看你伺候我的视频?”

“哟,真的舔啦?你说你是不是犯贱啊,我要好好追你你不让,却选择给我做这种连妓女都不会接受的服务!”

“好好舔,把舌头顶进来!等我满意了,你才能吃我的鸡巴!”

……

“等等,我想到个更好的主意。你把衣服和奶罩脱掉,边夹住鸡巴打奶炮,边用嘴吸龟头。”

“脱快点啊,别磨磨唧唧的,你钻在桌子底下又不会被人看到!”

“等会我射出来,你要全吞下去,再给我舔干净,知道了吗?”

……

柔柔从桌下出来,发泄完毕的小毅整理好裤子,也不询问下她的意见,拉着她便进入舞池。

不同于跳得很狂野,似乎在发泄些什么的小毅,很不习惯这种场合的柔柔只是尴尬地随音乐微微摇摆身体。

然而,她不多时便察觉出了异样。

从方才起心脏就跳得越来越快,现在视线更是变得有些模糊,头晕和恶心感一起重叠著出现。

她明白了,刚才喝下的那杯酒果然还是有问题!这种反应比上次中招时还要厉害!

小毅见状,扶住差点跌倒的她离开舞池:“累了?走,我们去楼上的包间休息。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不会改变主意,试试和我处对象?”

用最后的清醒,柔柔坚持着不断摇头,随后意识逐渐模糊下去,再次被算计的她已经听不清小毅后续在说些什么了。

小毅紧紧盯住柔柔,像要把她的身影深深烙印在心里,声音却低得像是只说给他自己听:“我本来不想这样做的……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可你为什么就是不接受我更好的处理方法……”

“你的视频我不会删掉,但也不会让它们流出去。”

“这次我真是违心的……你以后尽管骂我、恨我吧!”

“永别了,宝贝……”

第三十二章玷污(一)

二十分钟之后。

隔绝了外面的喧闹,迪厅楼上的某处包间内自成私密空间。

一个年轻女人静静地躺在地毯上,一丝不挂的娇躯被七具同样赤裸的身体从各个方位紧凑包围。

一个胡子拉碴的下巴肆意游移于白皙的香肩和修长的雪颈,嘴里亲吻得发出啧啧的声音。

两条蠕动的舌头各占领一只布满口水的圆润乳房,四只大手还不断摩挲光洁如缎的纤腰。

一个男人吻遍女人平滑的小腹,继而双手托高她的屁股,让半截舌头进入她的花穴,像舔食蜜糖般反复拨弄。

最后两个男人分从两侧把持女人的单腿,一边用手掌感受细腻的肌肤,一边从大腿根部径直舔到精巧的脚趾。

比他们聚众淫乱的动作更夸张的是,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虚坐于这个年轻女人的脸上,以并不美丽的阴部遮挡住她的部分面容。

当着六个男人的面赤身裸体,这妖艳女子非但不觉羞耻,反倒玩得十分惬意。

她动作豪放地揉玩自己绘著纹身的双乳,春情四溢地撩拨自己明显挺立的阴蒂,还将两片肥厚的黑木耳压住身下女人的双唇,磨豆腐一般用力抵蹭。

随着“噢~”的一声长呼,她无法维持姿势地摔倒下来,刚从爽劲中顺过一口气,就轻浮地发出两声娇笑:“哈哈,小嫩妞,谢谢你啦!大姐姐送给你的淫水好不好喝?”

躺在地毯上的女人一言不发,她秀发披散,俏脸再无遮挡地展现在众人面前——那正是刚刚还在楼下的柔柔。

不仅是嘴唇,她的两侧脸颊也显得又湿又黏。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神涣散,瞳孔放大得失去焦距,看起来像是服用过某种精神药物。

男人们都停住动作散开,嘻嘻哈哈地聊起天来,从中却没见着小毅的身影。

“哈哈,媛媛你个男女通吃的骚货,这样磨都能到高潮!”

“太坏了,你喷得人家小嫩妞一脸淫水。这小嫩妞应该还是第一次尝其他女人的味道吧?”

“小妞长得挺纯,皮肤真嫩对不对?话说,如果不是我昨晚凑巧看到小毅手机里的视频,还不知道他竟然玩了个这么不错的妞呢。”

““凑巧”?哈,老五你明明就是因为前几天打电话给小毅,听见他正肏著的妞声音不错,才找机会翻他手机。”

“原因无所谓,反正五哥够兄弟地让我们都欣赏到了好东西。看不出啊,这长得纯纯的妞伺候起男人来真放得开!”

“你们光是看到视频能有什么用?如果没有我当时一边强压,一边保证以后会多照顾这小子,他可不愿意把上好的妞给献出来。”

“龙哥你也太谦虚了,小毅就算不愿意又怎么地?新人小弟嘛,借他十个胆也不敢违抗你,用女人换来你的照顾才是识相的做法。”

“不过龙哥你可真够意思,答应这小子如果他今天能追求成功我们就不出手。”

“出来混要讲道义,到底是以后要关照的兄弟,别把事情做得太绝。现在是这小子自己的把妹技术太烂,肏过那么多次的妞还不跟他,也就怪不得我们出手了。”

“龙哥威武!”

“话说小毅这小子还有点痴情嘛,竟然不和我们一起玩他喜欢的女人,也不让媛媛陪,自己一个人下去喝闷酒。”

““她只经历过两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他一副舍不得把自己的女人让给我们玩的样子。”

“只经历过两个男人?哈哈,马上就不是啦,待会我们每人都玩遍这小妞的三个肉洞怎么样?”

“好啊!听说她还以为是小毅开的包间,根本不知道是要和六个陌生男人玩呢。”

“可惜她被下了药,不然的话,知道可以第一次体验传说中的刺激群交,会不会性奋得求我们赶紧开始?哈哈!”

名叫“媛媛”的妖艳女子并没有参加他们胡言乱语的讨论,而是埋头专心替众人中的老大,也就是被称为“龙哥”的那个男人口交。

一阵“哧溜”“哧溜”的声音响过之后,身材雄壮的龙哥拍拍媛媛的脸蛋:“我要去插她的嘴了,你想不想顺便送她点东西?”

媛媛会意地嗯嗯著,停下套弄裹吸了一小会,待龙哥抽离这张抹著口红的嘴时,他阳具上沾著的口水多到都呈线状流下来。

哈哈一笑,龙哥将柔柔拉成跪姿,把满是口水的闪亮阳具对准她的樱桃小嘴,用力塞入。

薄薄的嘴唇被宽宽的茎身撑成一个大大“O”型,漂亮的脸颊也被龟头顶得鼓凸起来。没有顺从的配合,但也没有嫌弃的反抗,意识模糊的柔柔就像个牵线木偶,被动地接受混混头目对她的侵犯。

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柔柔唇舌过于僵硬不大好玩,扶住她的头抽送若干下后,龙哥又把阳具移回媛媛的嘴里,享受起她毫不介意的主动卖力侍奉。

注视著龙哥将阳具在两个女人嘴里接力过好几次,却还没有要射的意思,旁边有个等不及的男人一把拉起媛媛的腰,对准腿间穴口就猛插进去。

龙哥笑笑,又一次把沾满媛媛口水的脏兮兮阳具塞入柔柔双唇,压住她的后脑勺挺腰冲刺。

这一回他毫不怜香惜玉,每一次顶入都将整段茎身死命推进她的檀口,直至她的樱唇牢牢贴上胀鼓鼓的睾丸,鼻尖完全埋入乱糟糟的阴毛。

铁棍般的阳具暴虐地在柔柔小嘴中重复深喉的抽插,杂乱的阴毛在她的樱唇上划来划去,看起来就像是她的俏脸上长出了一团脏兮兮的大胡子。

她雪白的喉头令人心悸地颤抖著,时不时就被龟头顶得明显凸起,吃呛却又难咳出来,只是出于本能地发出“咕咕”的模糊呜咽,双目不自觉地流出痛苦的泪水。

正在爽头上的龙哥哪还顾得理会她的感受,享用着那又紧又热的刺激,随着最后一次挺腰,夹在她咽喉处的龟头突突跳动,将一股股浓稠的阳精不经口腔便直接射入她的食道。

被强制深喉灌精的柔柔发出“呜”“呜”的难受声音,却又本能地蠕动被强烈冲击的咽喉,让男人的精液全部顺利入腹。

发泄完成后龙哥满意地摸摸她的侧脸,退坐上一旁的沙发,点燃一支烟叼起,准备悠闲地观赏手下们玩弄这个小妞。

另一个男人不等柔柔从吃呛的咳嗽中恢复就上前接力,他的阳具挺立得很有精神,然而黑乎乎的表面上肉眼可见地覆蓋着恶心的油腻与发黄的污垢,明显是不知多少天没清洗过了,尤其是膨胀的龟头,简直像在肮脏的黏液池中泡过一样。

任何一个清醒的女人都不会愿意替这样令人作呕的玩意口交,连靠近了都会觉得压抑窒息。然而接下来男人一挺腰身,径直将这根载满污物、泛著一股浓浓酸臭味的黏糊玩意塞入柔柔的樱唇:“来吧美人,用小嘴给我洗鸡巴!”

龙哥吐了个烟圈,骂道:“妈的,好好的清纯小妞被你弄得这么淫贱!小心可别熏死她!”

“让她有个难得的新体验!”侵犯柔柔的男人笑得嘴角都要裂开了,脏黏恶臭的阳具重重地在柔柔口腔中做深喉抽插,藏污纳垢的龟头顶得她可怜的喉头不断凸起。

充满变态欲望的混混们都睁大了眼盯着两片被蹂躏的樱唇,生怕看漏了这幕强迫口交中的任何精彩细节。

若干次反复之后,男人抽出阳具一看,上面原有的黏糊和油腻已经被替换为女人的唾液,被发黄污垢遮盖的皮肤恢复了黢黑的本色,如同刚刚被精心清洗过一番!

得意的他故意蓄了一大口唾沫吐出,正中自己的龟头,再将它塞进柔柔精致的嘴唇,继续做活塞运动。

旁边还未泄欲的四个男人看得等不及了,抓过淫荡的媛媛,各占位置地将她三洞齐插,每间隔一小会,被替换下的男人就挺著被媛媛体液弄脏的阳具,擦也不擦便顶进柔柔的小嘴,毫不留情地冲击一番。

“呼,射了,射了……真是爽歪了,我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深喉口爆呢!这妞的嗓子眼真紧,我敢保证,她以前没怎么玩过深喉!”

“那就今天多让她体验下呗!”

“换我来了!媛媛这骚货,还没肏几下就弄得我鸡巴上全是淫水,正好喂给小嫩妞吃。你们说,小嫩妞要是知道我们这样玩她,会不会觉得脏?”

“光是口水和淫水还不算很脏,看我的,让她尝刚肏过媛媛屁眼的鸡巴才带劲!”

“玩着小美妞的嘴就想着她的屄,那里一看就很紧呢,哪像媛媛,肏起来就像在海里洗萝卜!”

媛媛闻言,从被阳具塞住的红唇中发出含糊的淫声浪语:“海个屁啊!给你肏还不知足!嗯~你们……再肏快点嘛,哦……屄和屁眼都好爽!”

“小妹妹,姐姐中午才……闹完肚子,带着我屁眼里原味的鸡巴……肯定很香,哈哈!”

“小妹妹你长得真可爱,别说他们几个男的,就算是姐姐……都想戴上假鸡巴肏你了!”

一脸木然的柔柔自然是无法听到这些话语的,摆在六个健壮男人面前的这块美肉是如此娇弱无助。

任由一根又一根刚从这个陌生女人嘴巴、阴道、甚至是直肠里撤出的恶心阳具在自己口中轮番纵横驰骋,她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抵触的意思,只有当每次被抵著咽喉强制射精时,才会难耐地发出一连串痛苦的呻吟与吃呛的咳嗽。

包间里一共六个男人,有四个先后射入她的嗓眼,而第五个男人对她颜射之后,还像调教性奴隶似的,用暗红的龟头一下下拍打她的瑶鼻和脸蛋。

大量的粘稠白浊突兀占据柔柔的双颊,再顺着腮帮缓缓流淌;少许未能咽下的精液混著口水由她的嘴角溢出,悬成下巴上的两道小溪;还有一部分浓精射入食道后被反呛入鼻,吹着泡泡流出她的鼻孔,让她形象全无。

这副吞精娃娃的模样看得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们哈哈直笑。

最后的男人见只剩下他自己还没射了,干脆把柔柔摆成69式伏到媛媛身上,方便他随时更换。

一次又一次,他将媛媛的淫水或肠液伴随阳具带入柔柔的口腔,成就感爆棚地玩得不亦乐乎。

他打定主意,这一发要颜射之后抹得小妞整张脸都满满地。

而就在一旁,龙哥炙热地盯着柔柔两腿间粉嫩的花瓣,眼底积聚的欲望逐渐升腾……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