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媳攻略 (29)

第二十九章猥琐攀比

又是一个月夜,一轮皎洁的明月镶嵌在夜空之中,周围群星闪闪,宛若孩童的眼睛扑闪,灵动非凡。

盛夏的深夜褪去了白日的浮躁,空气中吹拂着令人神清气爽的凉风,让人心生宁静、平和之意。

玄机大陆最北边的弹丸小城金陵城之中,一如往常,整座小城被夜晚的寂静笼罩,家家户户熄灭灯火,结束一天的劳累,沉沉的进入梦乡。

偶尔有几声狗吠从远处传来,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为陷入沉寂的小城增添了几抹生气。

王家老宅便是众多宅院之中平平无奇甚至有些破败的一处院落。

不过今夜的王家老宅与平日里并不相同,除了常住的公媳二人之外,还多了两位外来的客人。

此时正值深夜,同住在宅内正房耳室的两位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并无睡意,你一言我一语皆是打开了话匣子,与对方攀谈甚久。

“王老弟,你别看我已经七十有余,身子骨可是硬朗的很,说不定很多年轻人都不如我这把老骨头。”李老汉瞧着二郎腿,糙黑的脚板儿左右晃悠着,一副洋洋得意的神色。

“李老哥这话倒是说得不假,从我见你第一面就知老兄绝非凡人,一定有些过人之处。”王老五同样优哉游哉的躺在床榻上。

两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头子一见如故,话题多得数都数不完,聊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开始称兄道弟,恨不得与对方推杯换盏,一醉方休。

“难得王老弟如此慧眼识珠,我这把老骨头除了身体好得很,还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物件。”李老汉神秘兮兮的对着一旁的王老五说道。

王老五闻言顿时来了兴趣,翻了个身饶有趣味的问道:“哦?老哥可否说与老弟听听?”

只见李老汉一脸猥琐,嘿笑着趴在王老五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片刻后,二人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老哥是以此为荣啊,不过凑巧,老弟在这方面也是得天独厚,老天爷赏饭吃,老弟我也没办法。”王老五沾沾自喜的说道。

“诶?难道老弟也中过那绝阳咒?”李老汉大惊失色,骇然问道。

“什么是绝阳咒?”一头雾水的王老五好奇的问道。

李老汉见他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心下松了一口气。

连仙子都未曾听说过的绝阳咒绝非寻常诅咒,一般无法子可解,不然年轻时他也不会为此郁闷非常。

“没事没事,既然老弟这么有自信,不如咱哥俩儿今日就比上一比?”李老汉嘿嘿笑道,浑浊的眼睛里闪著猥琐的精光。

王老五自认在此方面从未遇见过敌手,好胜心顿时涌现,立即问道:“怎么个比法儿?”

“嘿嘿。”李老汉嘿笑出声,瘦小的身体在床榻上呈“大”字型仰面躺下,接着粗糙的大手伸进裤裆内,将那根阳物掏了出来。

只见肉棒虽然并未勃起,像只丑陋的长虫一般软塌塌的耷拉在他的掌心间,但也足有十七八厘米,让人忍不住想像它勃起时长度究竟会有多骇人。

“哇!老哥你这真的是!太厉害了!”一旁的王老五嘴巴快要张成“O ”型,在男子阳物规模这方面,他从未服过其他男子,可眼前这根肉棒着实让他吃了一惊,看这规模,勃起后恐怕长达二十五六厘米,足以与他的肉棒相媲美。

两个丑陋的糟老头子方才说的悄悄话正是关于男子的阳物,而让李老汉沾沾自喜的也是他这根肉棒。

“怎么样,老哥的棒子可还行?老弟要是现在认输的话还来得及。”李老五十分温柔的爱抚著自己的命根子,神色骄傲不已。

“此言差矣,老哥还没看我的呢,这话可说的早了些。”王老五挑了挑眉,褪下自己的裤子,将肉棒暴露在空气中。

一根赤红黝黑的铁棒宛如逃出牢笼的凶兽,狰狞的模样十分骇人。

王老五的肉棒较之李老汉的肉棒看起来要粗长几分,是因为他方才趁著李老汉不注意,隔着裤头对肉棒爱抚了一番,这才让它起了反应,稍稍露出峥嵘模样。

对肉棒十分熟悉的李老汉看着眼前的一幕,当即明白了他心里的小九九,不过他可没有介意王老五在背地里的小动作,因为光从他的肉棒来看,恐怕勃起时与自己的肉棒大小相差无几。

“看来这小城内还真是藏龙卧虎,老头子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与我一般大小的肉棒,今日老弟可是让我开了眼界。”李老汉的眼神中满是欣赏,不由得赞叹道。

他的肉棒除了先天之外,还有些后天的影响,可这王老五的肉棒粗长如铁棍,显然是先天所长。

活了大半辈子的他本以为自己的肉棒规模堪称世间第一,但看到王老五的之后,这才发觉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暗自一顿咂舌。

“老哥说笑了,你的这根肉棒可是与老弟的差不多啊。”

“哈哈,我们二人谁都别谦虚,就这两根肉棒,足以让世间所有女子拜倒在我们的肉棒之下。”

“哈哈哈,老哥与我想到一块啦!”

两个猥琐的老头子恬不知耻的讨论著自己的肉棒,眼神不断流连在自己与对方的肉棒上。

寻常老者在他们这个年纪,脑海里满是休闲养生,享受天伦之乐,可眼下这两人,对男女之事皆有着莫大的兴趣,将此事当成茶余饭后谈论的资本来讨论,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臭味相投的两人更是以此为起点,围绕淫荡之事打开了话匣子。

“老弟,光看这肉棒的大小可不能决出胜负,我们应该比些别的。”李老汉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不知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

“比什么?”王老五好奇的凑过去问道。

“当然是比时间和次数啦!”李老汉的脸上出现猥琐的神色。

话音刚落,只见他麻利的脱掉肮脏的裤子,露出两条黝黑精壮的腿,一根赤红黝黑的肉棒直指天空,他用手紧紧抓着肉棒,开始有条不紊的套弄起来。

躺在一旁亲眼目睹这些过程的王老五着实吃了一惊,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李老汉竟然如此直接,想要以自慰的方式来展现肉棒的实力。

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也明白了李老汉的想法,当即褪去裤子,也在肉棒上套弄起来。

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显然都对自慰这件事熟悉无比,短短时间内,肉棒就在他们各自的掌心中展露头角,不仅粗度十分骇人,长度更是凶猛无比,两颗硕大浑圆的龟头像两头凶兽,模样非常狰狞。

粗重的喘息声在房间内响起,二人皆是全神贯注的撸动着手中的肉棒,视线偶尔瞄向对方的肉棒。

朦胧的月光从窗户射进,笼罩在两个猥琐老人的身上,威武凶狠的肉棒在月光的照拂之下平添几分神秘缥缈之意。

任谁都无法想像,在一间狭小、破败的屋子内,两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竟然攀比手淫的实力。

观其手中动作,皆是熟练无比,显然是经过数次手淫经历的浸淫才能有如此效果。

“老哥,看这样子你怕是经常干这种事情吧?”王老五嘿嘿一笑,对着李老汉调侃道。

“彼此彼此啦,老弟你也不差啊!”李老汉的老脸涨的通红,鼻间喘著粗气。

他的话显然有几分道理,光是看着二人的手速与动作,还真是半斤八两、相差无几。

两根肉棒在他们二人的手中肿胀的粗长无比,无法被手掌完全包裹,余留龟头寂寞露出头来,滴滴透明腺液争先恐后涌出。

“对了老弟,嘿嘿,你平时手淫的时候是不是,在想着家里那位啊?”李老汉嘿嘿笑道。

在以往的日子里,李老汉一旦有了性欲,但又无法与女子进行欢好时,总会将萧曦月作为意淫对象,时而躲在暗处偷窥她的身影,时而在脑海中遐想着她的肉体,以此来刺激肉棒,获得手淫的快感。

他并不以此觉得羞愧,反而觉得这是人之常情,一般男子除了与其妻子、妾室进行鱼水之欢以外,多数都会产生手淫的欲望,这两者并不冲突,它们的关系相依相存,任缺一种都是一种遗憾。

而这些男子在进行手淫时,多半会以自己的心仪女子作为意淫对象,以此来帮助自己攀上手淫的高潮。

李老汉如此,眼前的王老五也必定如此。

而在李老汉与王老五的交流中,得知他中年丧偶,之后更是未曾续弦,想来手淫的次数数不可数,而他意淫的对象么,李老汉的心中也有了答案。

之前,他手淫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快感,而现在则是以比赛的形式来进行,这让他觉得有些枯燥,想着找些乐子来增强快感。

在突然之间,他联想到今日见到的楚清仪,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与王老五日日独处,敏感的他捕捉到王老五与楚清仪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这才打算一探究竟。

“老哥说笑了,那可是我的儿媳妇,我怎么能对自己的儿媳妇产生那种龌龊想法呢?”王老五否认道,心虚的他眼神丝毫不敢直视李老汉,生怕露出马脚。

虽然他与李老汉一见如故、攀谈甚久,但是他并不清楚为何李老汉会问出这个问题,而且他与楚清仪之间有违人伦的关系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以后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

“嘿嘿,老哥我都懂。”李老汉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嘿嘿笑着说道。

方才他从王老五闪躲的目光中就已经察觉到了一切,果然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这王老五绝对和他的儿媳妇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也难怪,他的这根肉棒就足以令他每日昏昏沉沉,脑子里只有男女那些事儿,与他情况一般无二的王老五又怎么可能安然度日,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一位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

“老弟,你看你这方面就不如你老哥我了吧,我们家曦月仙子的初夜可是给了我呢!”李老汉洋洋得意的说道。

“啥?!”王老五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的看着李老汉,就连手中撸动肉棒的动作都停滞下来。

“高高在上的曦月仙子,初血被老哥我夺去,想想那紧窄的小穴儿,啧啧,可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李老汉目光迷离,仿佛在回想着那日的滋味。

王老五彻底石化,先前他还在怀疑要么是他耳朵出了问题,要么就是这李老汉异想天开,可看后者一副真有此事的骄傲模样,此事恐怕十有八九是真实发生过的。

怎么可能?!

此等美貌的女子世所罕见,怎么可能同他一个老头子……苟且?!

王老五的心里掀起轩然大波,满脑子回荡着他听到的这个消息。

以他的阅历来看,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此事。

不过此时的他显然忘记,不论是实力,还是美貌都足以与萧曦月媲美的楚清仪也早已被他夺去初血,而他也仅仅只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

“怎么样老弟,老哥是不是很牛?此事除了我和仙子之外,老弟你是第一个得知的人,一定要替老哥保密。”李老汉略有顾忌的说出此话。

王老五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连点头的同时脸上出现犹豫的神色。

这李老汉倒是对他知无不言,连此等隐私都轻易告知于他,再回想他方才的行为,与李老汉一对比,顿时让他有些羞愧。

更重要的是,看着眼前李老汉骄傲自满的模样,他的心里出现攀比的情绪。

犹豫片刻后,他还是张嘴说道:“其实老弟我也确实与清仪之间发生过关系,你也看到了,我儿子常常夜不归宿,我也不忍心清仪独守闺房,这才起了心思……而且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至今未曾同房,所以清仪的初次也是被我这根肉棒所夺……”

说完,王老五的视线下意识飘向自己的肉棒,在此时的言语刺激下,肉棒瞬间胀大,较之先前要庞大不少。

一旁的李老汉虽然早已将此事猜个八九不离十,但在亲耳听闻之后,还是觉得刺激无比,尤其是联想到二人的公媳身份之后,更为兴奋,胯下肉棒同样瞬间胀大。

“可以啊老弟,不愧是你!”李老汉由衷赞叹道。

他本以为自己是世间仅有的敢亵渎仙子之人,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一座小小的城镇之中,也发生著如此令世人震撼之事。

而且这王老五与楚清仪的关系极为特殊,公媳二人间竟然发生了有违人伦的苟且之事,此事一旦张扬出去恐怕他们二人会遭到天下人的排斥、唾弃,但李老汉却觉得十分刺激,有种变态的兴奋感。

每每想到夺去仙气初血的男子竟然是他们两个糟老头子,就让他兴奋的血脉喷张、面红耳赤。

“老哥说笑了。”王老五谦虚的笑了笑,但眼神中快要溢出来的骄傲丝毫无法掩饰。

两人的肉棒在这番言语以及脑海中画面的刺激作用下变得硕大无比,双双狰狞的指向天空。

“老弟,和我说说呗,你是怎么把这么国色天香的儿媳妇搞到床上的?”李老汉饶有兴趣的问道,同时又开始上下撸动肉棒。

“说来也是话长呀,”王老五仿佛陷入回忆,一张老脸出现向往的神色,“我这儿媳妇可是高冷的很,刚来的时候都不带正眼看我的,但妙就妙在我不要脸呀,天天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跟在她身后,时不时的制造那么一点小惊喜,诶,这好运不就来了嘛。”

说完,他砸了咂嘴,一脸悠然自得。

“啧啧啧,老弟,你这可以呀!难怪清仪仙子会栽在你的手里,”李老汉佩服的看着他,“不过想来你儿子应该极为优秀吧,不然怎么可能会娶到这样的女子。”

“那必须的!我儿子可是天赋异禀!”王老五脸上的骄傲愈发明显,他的儿子王野一直都是他心中无与伦比的存在,世间无人能及。

他接着感叹道:“只可惜啊,他经常夜不归宿,不然清仪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落在我手里。”

听着王老五不仅言语中没有丝毫愧疚,神色还十分自得,李老汉暗中一阵咂舌,觉得他的儿子王野也是着实可怜,同时被世间最为亲近的两人背叛。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若是他是王老五,整天面对如此可人儿,把持不住也是理所当然。

这样想想,他倒是对王老五多了几分理解。

“嘿嘿,怎么样啊,仙子肉体的滋味是不是足以让你欲仙欲死?”李老汉十分猥琐的问道,皱巴巴的老脸黑里透红,浑浊的眼睛里满是色眯眯的光泽,看起来极为丑陋。

“那家伙,我这辈子就没操过这么紧的穴儿,一开始夹得我的鸡巴生疼,但越到后面里面越湿,又紧又滑,就像一张小嘴儿一样紧紧的含着鸡巴,那滋味,简直太爽了!”王老五唾沫横飞,不断回忆著那夜的场景。

他的脑海里正浮现出香艳一幕,俏脸绯红的楚清仪在他的肉棒快速侵入之下婉转承欢,阵阵酥麻入骨的呻吟让他情欲大动。

直到现在他对那日楚清仪的动情反应都记忆犹新,光是想想就足以令得他血脉喷张、欲火焚身。

他如此这般想着,手中的肉棒胀大到了极点,汩汩腺液流出,在他的掌心里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糜之声。

若是换作平常,他此时一定精关不保,射出汩汩白浊,可今日他要与李老汉一较高下,只能死死憋著射精的欲望,一张老脸憋的通红。

“你是怎么操清仪仙子的呀,说出来让老哥我借鉴借鉴。”李老汉一脸八卦的问道。

他的肉棒同样受到了言语刺激,浑圆的龟头彻底脱离包皮的束缚,狰狞的露出头来,滴滴透明腺液顺着龟头滑落,十分淫糜。

只与楚清仪颠龙倒凤过一夜的王老五只尝试过几次传统的姿势,还未来得及出现新的进展。

不过在此时他显然不想丢了面子,只好硬著头皮一顿胡说。

“清仪的身体柔软的很,能摆出许多高难度的姿势,就比如上次,她把两条腿大张著,几乎在床上摆出了个‘一’字,当时我的鸡巴操进去的时候简直不要太爽,比我操过的那些青楼女子还要舒服,不瞒你说,当时爽的我差点就射出来。”王老五有声有色的说道。

不得不承认,他此时的样子还真像此事真实发生过一样。

“哦?这个姿势会很爽吗?”李老汉歪著头问道。

他与萧曦月之间简简单单,多数是以他主动为主,很少会尝试新的姿势。

现在听到王老五的描述,让李老汉的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想要尝试一番。

“当然爽啊,不过我最喜欢的姿势还是后入,不仅可以看到她浑圆的屁股,鸡巴还能插得非常深,感觉小穴里好像有一股吸力,紧紧的咬著鸡巴。更重要的是,清仪也十分喜欢这种姿势,每次我这样操她时,她总会叫的非常浪荡。”王老五向往的说道。

李老汉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在二人交谈的同时,不忘撸动肉棒。

寂寥、安静的深夜,狭窄、昏暗的房间,此时正上演着无比荒唐的一幕,两个头发花白、相貌丑陋、身材佝偻的老头子十分兴奋的讨论著男女欢好之事,同时猥琐的撸动肉棒,以此来获得身体、心理的快感。

“老哥你呢,是怎么俘获曦月仙子的芳心的啊?她看起来同我家清仪一样,第一眼就给人一种高冷的感觉,像这样的女子,就应该像天上的月亮一样不可接近,老哥一定很有手段才能得到她吧?”王老五来了兴趣,看着李老汉问道。

“唉,别说了,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门派仰慕曦月仙子的男子着实不少,而且曦月性子十分清冷,几乎从不与男子来往,还是我死皮赖脸才能接近她,再加上她善心大发,这才能够容忍我留在她身边。”李老汉唉声叹气的说道。

“那后来呢?”

“后来嘛,我发现她单纯的就像未经人事的少女,与我接触时对我这根肉棒好奇的很,显然没有被男子操过,这可让我激动的啊,想的法儿的接近她,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才让我得逞。”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著,同时赤裸著下半身手淫著。

“不过还当真如老弟所说,我这辈子第一次操到这么紧的小穴,夹的鸡巴十分舒服,简直让我欲仙欲死啊!”李老汉激动的说道。

“我们也不应该光顾著自己爽啊,也应该考虑她们什么时候会更舒服一点。”王老五若有所思的说道。

“让她们舒服的方式可多啦!我就经常舔她的嫩穴,好家伙,她不仅全身散发着香气,就连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都是甜的,比世间所有的美酒都要香醇几分,而且每每我舔弄那颗阴蒂时,她就会忍不住花枝乱颤,换乱呻吟,想来一定特别爽。”李老汉说道。

“倒也是,我舔弄清仪的时候她也是这种反应,流出来的汁液太多了,还没等我咽下去新的一波就又流了出来。”王老五回忆道。

“还有还有,每次我说一些特别骚的话的时候,仙子虽然嘴上不说,但那小脸儿红的,让我恨不得能扑上去咬一口,啧啧啧,还有那骚穴里流出来的淫水也会更多。”李老汉回味无穷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我可真没想到,这两个外表看起来高冷的仙子,竟然喜欢听我们说这些俗话,嘿嘿,我一开始还藏着掖着,不敢说出口,现在根本不会担心她生气,因为她比我浪的还厉害。”王老五附和道。

两个老头子十分露骨的讨论著各自的心得,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肉棒深插小穴的淫糜画面,瞬间躁动不已、欲火焚身。

情欲很快蔓延至体内每个角落,使得两人撸动肉棒的速度越来越快,喘息也愈发粗重,宛如两个“呼哧”作响的风箱。

“诶,你说,她们会不会,也像我们一样,躲在,被窝里自慰啊?”王老五一边喘著粗气,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

“还真,真有这个可能,我好几次看见曦月仙子,明明骚穴湿了一大片,还偏要嘴硬,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抗拒,心里估计早就浪的不行了。”面红耳赤的李老汉同样喘著粗气。

“真想看看,她们的小手抚摸小穴的淫荡样子啊。”王老五的脸上出现向往的神色。

“就是,仙子发起骚来估计,会把我榨得一滴不剩。”李老汉应承著。

二人此时皆顾著撸动肉棒,若是按照平常,早已攀上手淫的高潮射出股股浓精,但今日二人卯著一股子劲儿,谁都不肯第一个认输。

“我好想让清仪舔我的鸡巴啊~ ”王老五体内的欲火已然高涨,只见他枯瘦的脑袋向后仰靠着,一双浑浊的老眼紧闭,眉目出现舒爽之意。

此时的他已经渐渐进入手淫的状态,撸动肉棒的频率愈发规律,紧裹着肉棒的包皮亲密的与掌心接触著,粗糙的老茧将肉棒套弄的十分舒服。

“我也好想操曦月的小穴,想把她舔的抱着我叫哥哥~ ”李老汉同样情动不已,干裂的大嘴中接连吐出各种污秽的言语。

一时间,房间内除了此起彼伏的撸动肉棒的“噗嗤”水声之外,还响斥着两位老头子的猥琐呻吟。

“清仪,我要操你!”

“曦月仙子,我也要操你!”

“啊~ 爹爹要到了~ ”

“曦月,曦月,我的好曦月~~老奴要你!”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一前一后射出股股浓精,尽情喷洒在对面发黄的墙壁上。

从精液的数量来看,二人竟是不分高下,在两颗龟头的接连抖动间,一股接着一股的精液连绵不断的喷射而出,星星点点的精液四处飞溅,在空中留下道道浓白的弧线。

呛鼻的腥臭味瞬间在房间里弥漫,熏得人头脑眩晕。

不过正沉浸在射精快感之中的王老五和李老汉丝毫不觉得难闻,双方都是一脸舒畅的神情,舒展着身体躺在床上。

“啊~ 真舒服哇~ ”王老五感受着从双腿之间蔓延而来的快感,喉头滑动咽了口唾沫,觉得浑身轻飘飘的,仿佛已经飞入那柔软的云端。

“老弟,你这浓精着实量大,若是被女子吞下,估计一整天都不会再饿了,哈哈。”李老汉感叹的望着对面墙壁正缓缓滴落而下的精液,开玩笑的说道。

“你的也不差嘛,我们两个联手的手,估计没有几个女子能承受的住鸡巴的威力,嘿嘿。”王老五十分猥琐的淫笑着。

两人皆是回味无穷的抚摸著半软不硬的肉棒,热火朝天著交流着关于男欢女爱那些淫秽之事。

没过多久,受到刺激的肉棒再次坚挺,二人对视一笑,又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自慰。

在两个老头子沉溺与爱抚肉棒的快感时,同处一个屋檐下的两位仙子也聚在了一起。

或许是由于再次见到老友兴奋异常,又或许是心事重情绪纷乱,楚清仪今夜尝试了多种办法都无法使自己安然入睡,从熄灭烛光到现在,已经辗转难眠了几个时辰。

眼看着月色越来越深,她怔怔的望着窗外,唯有一轮皎洁的明月和如水的沉寂夜色陪伴着她。

此时的她正拖着香腮,坐在窗前仰望夜空。

朦胧的月光温柔的倾洒在她的娇躯上,给本就透露著清冷气息的她增添了几分神秘、缥缈之意,看起来宛如不食烟火的月光仙子,高高在上无法触碰。

她看向对面的西厢房,虽然那间屋子已经经过一番细心整顿,但看起来还是十分破败,在夜晚似乎还散发着一股阴凉之意。

就在这时,她透过西厢房的窗纸仿佛看到有人影闪动。

“曦月姐姐?”她轻声问了一句。

狭窄的小院一片寂静,并未有人回应。

就在她以为是自己眼花的时候,“嘎吱”一声。西厢房的门被打开,正是同样还未入睡的萧曦月。

见状,楚清仪连忙整理好衣衫,趿拉着绣鞋走进西厢房。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萧曦月温柔的说道。

“今夜不知为何,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眠,姐姐呢,为何也不曾休息?是不是床褥不太舒服?”楚清仪坐在床榻上,拉着萧曦月的小手。

同她一样从小受万千瞩目的萧曦月吃穿用度皆是上品,尤其是床褥,乃是以品质极佳的天然蚕丝所制,经由十几位绣工了得的技师花费数月编制而成,不论是舒服度,还是轻柔感,皆是世所罕见。

而今却只能让她将就著使用普通布料制成的床褥,想来也十分不适应。

“无碍,将就一夜便可。”萧曦月会心一笑,拍了拍楚清仪的玉手。

“那姐姐,不如今夜我们便像年幼时一样,同在一张床榻上休息可好?”楚清仪期待的问道,璀璨如星河的眸子里满是憧憬,宛如碎星般迷人。

“好。”萧曦月也被她的情绪所感染,精致的俏脸出现绝美的笑容,宛如盛情开放的花朵。

两位美人儿褪去衣衫,只留贴身衣物。

她们紧紧依靠在一起,时间仿佛在此时真的倒退至她们年幼的时候,两个明媚、可爱的女孩儿挤在一张小床上,手拉着手互相交换着心底的秘密。

现在,她们感受着彼此身体传来的温度,以及对方近在咫尺的缓慢呼吸,皆是十分激动,你一言我一语的打开了话匣子,诉说着各自这些年来的经历和奇遇。

“清仪,你怎么这么快就成婚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才能配得上你这般的天之娇女。”萧曦月好奇的问道。

在她看来,像楚清仪这般家世、外貌、实力皆为极品的女子,这世间鲜少有男子能与之相配。

听到萧曦月提起成婚此事,楚清仪又联想到王野背叛自己的那一幕,高涨的热情顿时消减了几分。

“怎么了?是不是他对你不好?”萧曦月见她一脸落寞,有些着急的问道。

“不,倒也不是,他对我很好,只是……”楚清仪贝齿轻咬著红唇,不知道此事是否该说出口。

“清仪,若是他并非良人,早些断了也好,以你的条件,世间所有男子足以任你挑选。”萧曦月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楚清仪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意外她能够说出此番话语。

在玄机大陆中,婚姻关系多为一夫多妻制,而且对于女子的妇德要求十分严苛,一旦有不合规矩的地方便会被夫家休妻。

还有极少数国家较为特殊,由一些实力超群、有勇有谋的女子担任国家掌权人,身为女皇的她们为了诞下子嗣,可以同时迎娶几位男子,后宫男宠无数。

而一夫一妻制,是多数女子梦寐以求的夫妻生活,她们不必和别的女子共侍一夫,也不必成天陷于勾心斗角之中。

这也导致女子产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想法,认为只有丈夫休妻的权利,而女子不论受到多大的委屈,也不能贸然提出和离。

玄机大陆几千年来传承而下的根深蒂固的思想,从出生便深深的烙印在每一代的心中,饶是天赋超凡脱俗的楚清仪,也免不了产生此想法。

眼下,她听到萧曦月的一番话语,颠覆了以往对夫妻婚姻关系的认知,心里产生了不小的波澜。

前几日,她想过与王野打开天窗说亮话,将此事解决,甚至都想到将那徐阮瑶迎娶为王野的妾室。

只是,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与王野分道扬镳,从内心深处来说,王野一直处于她的内心深处,她对他仍旧抱有希望。

“清仪,我知道你顾虑很多,但人活一世,姐姐不希望你压抑自己的内心,你还年轻,大可以放手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一切,包括修仙的无上大道。”萧曦月虽然不清楚王野到底对楚清仪做了些什么,但从后者此时的神情来看,一定是一些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自从她与李老汉越走越近之后,一些以前从未悟得的道理现在就像拨开迷雾见青天一样无比清晰。

“姐姐,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一位女子同自己的公公发生男女之事,该当何论?”楚清仪小心翼翼的问出口,充满着担忧色彩的眸子观察著萧曦月的反应。

萧曦月的瞳孔微微收缩,清冷的俏脸浮现诧异的神色。

“若是单纯追求刺激我可以理解,但要是两人之间互生情意,我想大概这世间不会存在这般愚蠢的女子吧。”萧曦月沉默片刻,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楚清仪神色复杂,两条远山峨眉微微蹙在一起,贝齿轻咬红唇,一副纠结的模样。

“抛开公媳关系,他们二人还是男子与女子之间的关系,世间男女本就是互相吸引、互相追逐,既然如此,那么发生一些旖旎之事又有何不可?只要双方皆是自愿,那么便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萧曦月继续说道。

虽然她不知道楚清仪为何会问出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但知道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难道……

脑海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看向楚清仪的眼神顿时发生了些许变化。

“可是姐姐,你不觉得若是女子单纯因为身体快感而与自己的公公苟且,岂不会有些,有些浪荡?”楚清仪犹犹豫豫的问道。

“为何会有如此想法?”萧曦月疑惑问道,“人类的本能不就是追寻快乐么,既然发生男女之事能够让人获得快乐,岂有不为之理?此事如同修仙,我们穷尽一生都在追求修仙的无上大道,为此可以竭尽自己所能付出努力,只为成就大道。”

“男女之事不就更为简单了么,既不需要付出精力,又无需花费太多时间,只要男女之间心甘情愿,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萧曦月语重心长继续说道。

听到此番异于常人的话语,楚清仪显然一时之间不能消化,两只小手紧紧的攥在一切,心乱如麻。

“可,可是那个人是丈夫的父亲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