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柔情之精绝女王(番外) (1-3)

前言:在此说一下番外的大致内容,番外的肉戏比较多,而且公公不是唯一的男配角,会有其他男配角的加入,还有正文很多没有提过的东西,都会在番外中写出来,例如男主的肾源是怎么找到的,付出了什么代价?格格是怎么当上精绝女王的,需要什么过程和仪式等等,有点接近于深绿虐心版本,但和正文一样,情节必须要合理,绝对不会写成那种夸张的手枪文。

第一章

日子一天就这么过着,我和格格在白天都有着各自的工作,晚上回到家里就会一起生活,陪伴孩子。至于过去的事情,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一切也在慢慢的淡忘。我每天就在渔场之中,虽然现在的生活条件不差,但毕竟那是格格和精绝女王的,我天生就不喜欢去靠女人,那样是吃软饭的,是男人的耻辱。就像当初我靠着格格的清白和身体换来了我第二次的生命,让我心中一直纠结著,虽然我是不情愿的。有的时候,我也是大男子主义,就算我赚钱不如格格,但至少我可以挣够平时自己所花的钱,还有孩子的钱,这就可以了。在我的经营之下,渔场慢慢有了起色,至少不再赔钱,开始盈利了。

" 咕……" 坐在渔场那个办公桌上,我喝了一口水,仰脖把药物咽了下去。

虽然换肾救了我的命,但我却不得不一生都需要服用抗排异药物。

" 呼……" 吃过药后,我靠在椅子上休息,这段时间白天忙,晚上陪孩子,一直把自己绷的有些紧。但每天过的很充实,看着渔场的报表和盈利数据,自己感觉很值得。我靠在椅子上,看着渔场熟悉的办公室,而旁边就是那个卧室,只不过里面的东西都更换过了,布局也重新修改了一下。这是我要求的,因为我不想触景生情,想起过去不好的东西。毕竟父亲和格格的第一次交合,就是在隔壁的这个卧室完成的,更换了卧室所有的东西,也算是为过去的一切说再见吧。

很快到了该下班的时间,工人们都走了,我整理了一下收尾工作后,也离开了渔场,开着车子向着家里赶去。渔场雇佣了一个值班更夫,所以晚上我不需要在这里,我开着一辆日本本土生产的本田CRV ,没有乘坐樱花会给我的车。其实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有专属的司机,还可以乘坐劳斯莱斯和宾利这种顶级轿车,但我还是自己开车比较舒坦,这辆本田CRV 虽然价格不贵,但却是我用自己赚的钱买的。很快,车子就进入了樱花山庄里面,走进了民居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婴儿车停在凉亭里,而一个披肩长发的女人蹲在地上,正在逗着我的儿子和女儿。

女人穿着一套时尚的服装。她蹲在地上背对着我,浑圆的屁股向后撅起,让正常男人看到不由得想入非非。

" 来了,香子……" 我走到跟前去,不由得对着这个女人说道。格格下班回家的时间比我晚,每次都是我最先到家,而格格平时都是精绝女王的装扮,那么现在这个时尚打扮的女人就是格格的胞妹了。

" 是啊,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我,有没有想我啊?" 听到我的话语后,香子不由得起身,缕了一下自己的披肩长发后对着我说道,眼睛微眯,露出了一丝风情。

不得不说,正常穿着和打扮的香子,真的和以前的格格好像,也十分的漂亮。

这段时间里,樱花会主要是由格格打理,而香子也开始享受以前没有哦享受到的东西,弥补自己缺失的时光。因为以前都是皮衣带面具的生活,现在的香子完全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少女,有的时候把自己打扮的很土,有的时候把自己打扮的很时尚,甚至有的时候还去客串一下内衣模特……甚至经常去夜店,去撩拨那些寻花问柳的男人,但却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占到香子的便宜,反而被香子各种的欺骗和玩弄。当有人想要强占香子的时候,那么结果不言而喻,那些男人的下场都会很惨。总而言之,她这段时间过的很疯。

" 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没有回答香子的问题,而是转移的话题。不管怎么说,我和格格已经恢复到了从前的生活,香子就是我的小姨子,该有的关系我还是想要保持着。

" 我今晚住在这里……" 香子一边说着一边给我抛了一个媚眼。

" 好啊……" 说完之后,我就赶紧向着屋内走去,这个一手把樱花会发展壮大的精绝女王,我是真的受不了。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对着正在整理花草的哑伯点了点头,他也同样对着我点头回应,同时弯腰行礼。作为这个民居里第二个男性,我每次见到哑伯都会对他点头打招呼。哑伯每天都不会闲着,等我早上起来上班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在整理草坪,晚上下班回来的时候,他也在整理花草。草坪除草、浇水、树墙整形、施肥、填土,总是时时刻刻忙碌著。他每天都带着一副面具,露出嘴下面的部分,但是却是凹凸不平,犹如懒蛤蟆一般,由此可见他如果摘下面具后,估计会吓到家里其他的女性。哑伯身材魁梧,干活十分的勤奋,也很有力气,这么大的年纪了,真的很不容易。

等格格回来之后,我们几个人就坐在餐厅开始吃晚饭,佣人们都会轮换吃饭,不和我们一起吃。在饭桌上,格格和香子一直在聊天,我很少插话,就是埋头苦吃。香子和格格说着这段时间她干的各种各样的疯狂事情,例如玩弄了哪个男人的感情,又去客串了一次演员等等,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格格听到后,感觉到又好笑又无奈,我也是如此。但我和格格都不会怪香子,毕竟那是她的自由,而且她以前失去太多太多的东西,就算玩的再疯又能如何?格格和香子坐在一起,我坐在俩人的对面,每次抬头的时候看向俩人,有的时候真的分不清楚。俩人此时都换上了睡衣裤,头发的样式和长度都相差无几,哪怕是我,也只能通过俩人的胸部大小来分辨俩人,如果俩人的胸部也一样大,那我真的无法分辨俩人了。

吃过晚饭后,我自己睡在次卧里,香子和格格睡在主卧里。没办法,只要香子一来,就把我的位置霸占了,姐妹俩睡在一起,也不知道晚上会聊些什么。因为这个房子的格局是模仿国内家里的格局,所以卧室也只有两个而已,我睡的这个卧室是次卧,正在在国内的家里,那是父亲回来时候的住所。而佣人的生活区,和我们是完全隔开的。虽然我和格格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但是我俩之间的话语还是有些少,远少于在国内的时候,这需要时间来一点点的修复吧。

因为白天过的很充实,所以现在我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没多久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在我睡着之前,主卧室里还亮着灯,偶尔传来两姐妹说话的声音。不得不说,只要香子的语气温柔下来,和格格的声音都别无二致,我也无法分辨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转醒,因为晚上香子来了,所以做了很多日本的特色鱼生。平时我和格格都会吃中国菜,毕竟吃的习惯嘛,鱼生平时很少吃,因为我只要吃鱼生,十次得有五次会拉肚子。我迷迷糊糊的起床,随后就捂著肚子向着卫生间赶去。在打开房门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毕竟害怕吵到格格和香子休息就不好了。只是我迷迷糊糊的跑到卫生间门口后,发现卫生间的灯光亮着。

" 有人?" 我顿时一惊,真的是巧了,这个房子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住,大晚上的能够撞在一起,概率真的是太小太小了。没办法,也不知道此时在卫生间里的是格格还是香子,所以我只能捂著肚子在门口等,同时不断的控制自己的括约肌,免得拉在裤子里。

" 哼……哈……恩………………" 只是我弯腰捂著肚子平稳下来后,我隐约的听到了一丝声音,似乎是女人的呻吟声,声音仿佛魔音一般飘渺的传来,不知道是卧室传来的,还是卫生间里传来的……?

第二章

" 咦?" 我心中不由得狐疑,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肚子疼被憋的幻听了吗?

同时我感觉到马上要憋不住了。

" 咚咚咚……" 我此时顾不得想其他的,赶紧敲了敲卫生间的房门。

" 谁在里面?快一点……" 人在马上要拉裤兜的时候,根本顾不得其他的,我敲门后赶紧说道。

" 马……马上……" 而里面马上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因为格格和香子的声音也一模一样,所以我不知道里面的是格格还是香子。只听见里面响起了马桶抽水的声音,随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此时捂著肚子在原地只转圈,越着急里面越慢。

" 咔……" 卫生间的房门终于打开了,里面露出了熟悉的面容,穿着一套连体睡裙。

" 肚子疼……" 我赶紧绕过了眼前这个人,也不管是香子还是格格,随后反手把房门关闭了。

" 呼……" 坐在马桶上,肚子一下就缓解了,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松的呼气声。而门外也响起了卧室房门开关的声音,也不知道刚刚出去的是格格还是香子,刚刚只顾著赶紧坐到马桶上,也没有仔细看。如果是格格还好一点,如果是香子的话,多少还是有些丢人的,自己刚刚捂著肚子的样子真的有些狼狈。

" 恩?" 肚子轻松之后,我不由得有些狐疑,因为屁股下面的马桶圈竟然没有温度。按照正常的来说,香子或者格格刚离开出去,马桶圈上的套子应该带着体温才对?我没有感觉到。

" 嘶嘶嘶……" 而且此时我抽动着鼻子,在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中,似乎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似乎是荷尔蒙的味道。格格或者香子出去之前,喷了空气清新剂,这一点也不奇怪,空气清新剂就放在旁边的柜子上,每次上大号之后都要喷一下,这是自觉完成的。

" 呵呵……" 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还是太敏感了,刚刚自己被憋得竟然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声,真的是幻听了。不过刚刚憋著肚子的感受,真的是刻骨铭心啊,这一次的泻肚子绝对是我出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了,没办法,谁让我今晚吃了那么多的鱼生和寿司?看来以后还是少吃为好。不过刚刚好像不是幻听啊,因为那个隐约的女人呻吟声是那么的熟悉,因为这个呻吟声我听过无数遍了,就是格格的。难道说,刚刚格格或者香子在卫生间里自慰?空气清新剂中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怎么闻都像。刚刚格格或者香子出去的时候,我只顾著肚子,根本没有看到出去的人有没有拿自慰器,或者用手呢?

排泄完毕之后,我冲了马桶,同时喷了一下空气清新剂。回到了床上,我迟迟没有睡着,因为肚子还是有些不舒服,过了一会后,我又去了厕所,拉肚子就是如此,反复不知道要去多少次的厕所。等到我第二次去了厕所后,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散了不少,那股荷尔蒙的气味更加的清晰了。空气清新剂散去的很快,但人的荷尔蒙气味却可以持续很久。难道说格格或者香子自慰了?香子虽然接受了手术,但是下面具体什么样子还不清楚,我和她一直没有在亲密接触过。而且香子先天无卵巢和子宫,还经常性的注射女性荷尔蒙来刺激雌性激素的分泌,她的荷尔蒙气味没有这么浓吧?那如果是格格的话……她在卫生间里面自慰吗?

在起身的时候,我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阴茎,虽然手术延长后阴茎已经不小,但却无法和父亲相比,短了不是一星半点。而且阴茎延长手术可以延长阴茎的长度,但是不能增加阴茎的粗度啊,父亲的阴茎不但很长,而且很粗,我的阴茎粗度就很一般了。我不由得想到,难道说格格现在根本欲求不满吗?我的阴茎长度根本满足不了她?是啊,我的阴茎长度、粗度根本比不过父亲,甚至持久力也比父亲差很远。吃惯了满汉全席,再吃粗茶淡饭,肯定会感觉没有味道的。

想到此,我心中隐隐有些不是滋味,不过父亲已经不在了,格格就算偶尔自慰一下,似乎也无可厚非,如果格格刚刚真的在卫生间自慰,那么她的脑海中想的是谁?是父亲吗?父亲选择了自行了断,或许就是要彻底断绝和格格之间的关系,如果父亲没有死的话,估计和格格剪不断理还乱,虽然俩人会一直隐忍,但哪天突然干柴遇上烈火,那么我这个绿帽子还会戴下去。

" 哎……" 回到了床上,我不由得叹息了一口气,看着窗外的月光,久久没有入睡,脑海中不断的想着。父亲去世之后,我的心事也没有以前那么重了,把心思都投放在了孩子和渔场上面,现在突然又发现格格可能在自慰,我的心中的一些不愿意想起的回忆,不由得又在脑海中翻滚著。

到了第二天一早,我打着哈欠起来了,没办法,昨晚一共去了四次厕所,再加上我有心事,能睡好才怪呢。吃早饭的时候,格格和香子坐在我前面,当一起去上班的时候,我在手机里和格格聊天,询问昨晚在卫生间里的是谁,最好格格回答了我,她昨晚根本没有起夜,那么在厕所的就是香子了。香子?我心中的疑虑顿时就打消了很多,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呢?但那个呻吟声是怎么回事?思来想去,自己还是有些不放心。在中午的时候,我去黑市上买了一个针孔的摄像头。

其实这种偷拍的东西,在樱花会里有的是,但我不能在樱花会拿,到时候格格和香子肯定会知道的。

到了晚上,我下班比格格要早,所以到家后,我趁着格格回来之前的间隙,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了卫生间里。我家的卫生间很大,干湿分离,所以我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把摄像头安装了上去,十分的简单,待机时间又很长。自从格格和父亲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变得疑心很重,疑神疑鬼的。如果在以前,昨晚听到的和闻嗅到的,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香子今晚没有在我们家里住,因为她的别墅就在我家院子的隔壁,她回到自己的住处去了,而我则回到了本来属于我和格格的床上。格格每次睡觉之前,都会洗澡,女人都爱干净。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我越来越困,没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没办法,这几天太累了,早睡早起,也利于我身体的康复,每天吃抗排异药物,也让我十分的嗜睡。

同时我心中也没有抱多大的幻想,也许就是自己想多了,我只是为了一个很小的概率去验证一下而已。说实话,格格和父亲出轨后,自己就会格格的一举一动疑神疑鬼。而且格格在樱花会工作,樱花会的主营业务是AV产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害怕格格真的会变坏。到了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起来,趁著去卫生间解手的时候拿出了摄像头。到了渔场后,趁著中午的间隙,我把内存卡取出,之后在电脑上观看录像,结果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格格就是正常的去洗澡,中间没有起夜,除了录到了格格洗澡的香艳场景,就是我上厕所炮火连天的场景了。

" 呵呵……" 我不由得发出一丝苦笑,或许真的是想多了。

当晚下班,我又把摄像头放在了卫生间里,第二天观看,什么异常都没有。

第三天,还是什么都没有,我准备不再放摄像头偷拍了,因为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偷拍格格,心中多少有些负罪感,既然接受了格格,那么就要相信的。最后我还是决定在放一天吧,如果还是没有异常,那么就不再偷拍了。而正是这第四天的偷拍,偏偏出现了异常,我一直十分的庆幸,幸亏没有在第三天的时候放弃偷拍……?

第三章

中午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在渔场的办公室里,叫了一分外卖,有的时候家里的佣人早上会做好饭放入保温饭盒之中。我百无聊赖的拿出了内存卡,随后插入了我的办公电脑之中。其实在弄内存卡的时候,我还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打算消磨时光才拿出内存卡,电脑打开了,随后画面开始播放着。虽然格格是我的妻子,她的裸体已经看过无数次了,但看到她洗澡沐浴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呼吸急促,同时下面也会勃起。如果不是有以前的那些隔阂存在,我相信我一定会和格格要求和她来一次鸳鸯浴,之后在浴室里……话说我和格格也半个多月没有发生关系了,主要是在我开始经营渔场之后,只要格格不主动,我从来不会主动,只因为心中的芥蒂还残存一丝,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会消除。

因为我晚上吃了药物后会犯困,又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所以我比格格都要早睡。格格是个夜猫子,有的时候还会在笔记本电脑上看着各种报表,有很多时候在她洗澡之前我就熟睡了,这也是我和格格很少有性生活的原因,估计格格看到我熟睡的样子知道我累,不忍心把我弄醒。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惆怅,如果格格真的在卫生间里偷偷的自慰,或许我也应该理解她,抛开其他的不说,格格现在还年轻,正是性欲旺盛的时候,而我又不经常与她过夫妻生活。

画面一点点的播放着,没一会,卫生间的灯光打开了,随后响起了开门声。

我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看着画面,应该说我看画面的次数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埋头吃东西,自从大病初愈后,我的饭量也在增加,我一直想要减肥,但就是感觉到很饿。格格乐得我吃得多,吃得多身体素质好,但以前的衣服自己现在都穿不了了,现在的衣服都是新买的,都比以前的衣服尺码大了一号不止。画面中,格格穿着睡裙走了进来。格格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穿着睡裙,那种宽松的睡裙,因为格格生完孩子后双乳更大了,以前的那种睡衣裤根本不好系扣子。格格在穿着睡裙走路的时候,睡裙胸部波涛汹涌,两个丰满的双乳在睡裙里面不断的晃动着。往往在格格进门的时候,最先进入门口映入眼帘的不是她的腿,也不是她的脸,而是她晃动的双乳。

这几天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小细节有些奇怪,那就是格格每次进入卫生间的时候,都会看向卫生间的墙壁发呆一会,视线都会集中在卫生间尽头墙壁中间的位置,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东西让她如此的着迷。这两天我进入卫生间后,我也看了一下那个位置,就是光秃秃的瓷砖墙面,那是淋浴的位置,上面是花洒,下面是漏水口,没有任何的异常。格格进入浴室后,缓缓脱去了自己的睡裙,虽然解开了自己的胸罩和内裤,和以前一样的流程。很快,格格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卫生间里,我依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胸前丰满的双乳因为哺乳期微微有些下垂,但下垂的绝对不厉害,乳晕和乳头因为哺乳微微大了一点。

尤其是格格的屁股,更加的后庭浑圆了。

" 哗……" 格格打开了花洒,随后走入了花洒之中,水流冲刷着格格的裸体。

真的是一副性感至极的画面啊,如果把格格沐浴的影像放到网上去盈利,相信一定可以大赚一笔,哪怕只是格格沐浴的图片,都会在网上十分的火爆。丰满成熟的裸体,还有格格绝美的容颜,好像世界上所有女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格格一个人的身上。

只不过这次格格似乎有些奇怪,因为她站在花洒之下,仰著头任由水流冲刷着她的脸部,她就那么一动不动,我真的害怕她这个样子会窒息。水流流过格格丰满的双乳,还有长著阴毛的胯部,随后通过下水道流了下去。而格格丰满的双乳此时正在剧烈的起伏著,显示着她此时的呼吸十分的悠长和粗重,同时她的双手轻轻揉捏著自己的双乳,甚至乳头有乳汁溢出,和水流融合在一起。格格似乎今晚有些心事重重啊,也似乎是情动了,此时她似乎在压抑著情欲。看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一惊,难道那晚没有听错?真的是格格在自慰吗?如果是的话,那么那一晚出来的人就是格格了,但我询问格格的时候,格格为什么说是香子呢?

为什么要撒谎?

" 呼………………" 格格任由水流冲刷了大约两分钟,随后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呼气声,甚至路过她嘴唇的水流都被她吹起,飞扬起一片水珠。格格缓缓的迈动步子,随后离开了花洒喷水的区域,格格站在水流之外,面冲着墙壁,后背对着房门。格格就那么看着墙壁,仿佛面壁思过一样,她眼睛顶着墙壁中间的位置又发呆起来,轻轻的咬著自己的嘴唇,似乎显得有些纠结。那里到底有什么?

我此时透过视频看向了那个位置,那就是一个普通的瓷砖墙壁而已。难道说格格透过那里幻想到了什么?格格不是和我一样,出现了幻觉了吧?或许是产后抑郁症?我心中不免得有些担心,格格在怀孕的时候,正值我俩关系能够恢复的关键时期,同时父亲又在那个时候自杀身亡,说格格患上产后抑郁症,我一点都不习惯。看来赶紧找香子谈谈,给格格做一些心理辅导吧。

格格在墙壁那里站了一会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随后她轻轻的回头,看向了卫生间的房门。她现在的举止好像十分的奇怪啊,昨晚这个时候我早已经熟睡了。此时花洒的水流还是流着,滴落到地面上发出了哗哗的水声,声音还是比较大的。格格再次回头面壁,看着墙壁,随后她闭上了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丰满的双乳剧烈的起伏了一下。格格慢慢的走到了墙壁跟前,低头看着墙壁中间的位置,随后伸出了颤抖的手。格格此时的表情还带着一丝纠结,真的好诡异,好奇怪啊,我心中的担忧越发严重了,平时的格格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似乎还和以前一样阳光。

" 咔…………" 当格格的手颤抖的抵在墙壁中间的一块瓷砖上的时候,只见她呼吸紊乱的轻轻一推,随后瓷砖发出了一声轻响,竟然……竟然凹进去了,凹进去后瓷砖就自动的凹进去往旁边移动,随后一个三十公分见方的正方形孔洞就显露了出来。

" 额…………" 此时我看着屏幕愣住了,口中还含着一口饭,此时我却忘记了咀嚼,因为我被画面中的这一幕惊讶到了。水流还在继续流淌,格格站在墙壁前,那个正方向孔洞就在那里。因为摄像头安装的位置关系,我可以看不到孔洞里面有什么东西,但可以看到似乎也有一束光线从孔洞里射出来。格格就那么站在孔洞前面,低头看着孔洞,轻轻咬著自己的下唇,而格格的呼吸此时也紊乱了,甚至雪白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红。

" 啪啦…………" 时间静止了一会,随后那个孔洞里竟然出现了一个东西,而看到出现的这个东西的时候,我手中的筷子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而我此时根本没有精力去捡。我的眼睛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同时我揉了揉眼睛,感觉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把眼睛都揉的出眼泪后,我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因为从那个方形孔洞中伸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根男人的阴茎,这根阴茎已经勃起了,十分的粗长,而且带着一丝向上弯曲的弧度,就仿佛是一个大钩子,而龟头的马眼上还带着一丝晶莹的" 珍珠" ,那是男人情动之下分泌的前列腺粘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