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B的陷落 (第二夜)(1-4)

【人妻B的陷落】 (第二夜)(1-4)

作者:GaNeSa首发:春满四合院时间:12/4/2021字数:9451

01

又是一个一成不变的星期日…

早上差不多十一点时才与老公一起在离家不远的快餐店吃过不知道究竟该算是早餐还是午餐之后,他就如往常一样和他的朋友们不知到哪里去钓鱼了。

并不是老公没有向我谈到去什么地方钓鱼的事,而只是我对这种嗜好实在完全提不起兴趣,所以自然就没有把他所说的话听进耳里,或许在他的心目中我已经成为一个没什么意思的女人吧。

然而…我相信老公他也并不知道他在我的眼里现在亦已变成一个忽略妻子感受的男人了…

这种危险的想法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的心里孕育出来的呢…

应该是从那发生在一个多月前某日黄昏的意外事件开始吧…

嫁给Billy后不知不觉间已经度过了二十多个寒暑,在长年的婚姻生活中,身为女性的我纵然个性比较保守内敛但有时候也是会对性爱方面有所欲求的。

一直以来,Billy都很擅长从我的身体语言或暗示中看穿我想与他进行敦伦之乐的欲望,而他亦会适时地以每次都能够把我推向顶峰的做爱技巧来尽到身为丈夫的责任。

虽然现在我们夫妇俩在这方面的活动也已经变得没有像年轻时那么频繁,而且相隔的日子也越来越久,但当每一次完事之后我都会衷心地觉得我的老公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男人,这种想法直至现在我也未曾有一丁点儿改变过。

但是…对上一次与老公做爱究竟是何时呢?很遗憾…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就是在发生了那个意外事件的当天晚上。

那么再上一次又相隔了多少时候呢?这可就真是想不起来了,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呢?

我曾经听闻过有些夫妇甚至会有超过一年以上没有性生活,但当时的我还天真地以为这纯粹是夸张了的戏言,现在怎么会想到我也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我当然明白如果我表现得积极一点的话,Billy也必然会对我作出相对的回应…而事实上,在最近这几次寥寥可数的缠绵日子当中,每一次都是由我先开口提出的,虽说对已经可算是老夫老妻的我俩来说,向对方坦承表达自己有这方面的需要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但身为老公的你就是不可以主动一点吗?难道我真的已经不再具有可以吸引你的魅力了吗?

或许…说不定这就是老夫老妻所必然会面对的宿命…

两夫妇在一起相处了这么长久的岁月,像我这种年过四十的女人在老公的眼中已经缺乏新鲜感也是无可厚非的吧。

不过…真的是如此吗?我实在不太愿意承认自己的女性魅力已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变得荡然无存啊…

毕竟在一个多月前某日的黄昏…纵使是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我那以往只有老公造访过的身体深处被一名比起我年轻差不多有廿多岁的少年人侵入了。

作为一名女性的我又怎会不知道Ben这孩子一直以来都是以对异性充满了兴趣的目光偷偷看我呢,当时还曾因自己仍有能够吸引年轻小男孩的魅力而感到有点沾沾自喜的我真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色胆包天到对我作出这种事来。

虽然那一段过程的时间并不长,但我的身体还是违反了我的意愿作出了同样只有老公才目睹过的激烈反应…

身为女性,本能上自然就可以很容易地察觉得到男士们那些投射在自己身上充满欲望的眼神,但一直以来我总是会以一种‘不会吧…像我这样的女人又怎会有人看得上眼呢…’的想法来说服自己不要想多了。

但是自从经历了那次事件之后,我越来越难以不去在意那些男士们所投向我身上的目光及蕴藏在其背后的意义,并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想法可能不是全对的,或许真是会有一些人会对像我这样子的女性抱有兴趣也说不定。

就如在公司里经常与我一同共事的上司,尽管他在自己的座位里是一本正经地看着文件或屏幕,但我总是会感觉到他那飘向我身上的视线…

还有前几天下班后与Billy的弟弟两夫妇一起共进晚餐时,我也留意到小叔会不时地以他那充满情欲的双眼偷瞄着人家的胸脯…

甚至那个在我所住的大厦里当值的不知道名字的管理员,他那瞧着我看的眼神就更加像是要把我活剥生吞般毫无忌惮地透露出猥亵的目光…

是我自我意识过剩了吗?

可能吧…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再会有什么不自在或是吃亏的感受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深深地明白到与其被老公漠视,倒不如被其他男人注视还会来得比较有存在感。

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会刻意地去打扮得很火辣性感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况且我亦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对!我并不打算为了要讨好男人而刻意地去迎合他们的口味,但是如果有人赏脸认为现在这个模样的我还是值得看上一眼的话,我可不会介意让他们的视线在我的身上尽情浏览的。

反正只是被人看看罢了…我是不会有什么损失的不是吗?

对…纵使对方的眼里明显地闪烁著充满对我想入非非的下流欲望,这也是他自身的问题…可不要以为我会把自己送进他的嘴里去就是了…

毕竟我也不算是一个需索无度的女人,纵使偶尔对性产生了渴求,我也有自信不会发展到因欲火焚身而主动去找老公以外的男人解决不可的地步。

不过…当被一位我并不感到反感的男士展开热情的攻势的话,例如恰好是一个浪漫的场合,适当的地方,在令人陶醉的气氛下,加上一些久违了的甜言蜜语…这我可就不能保证在半推半就的被动情况下还能够把持得住了。

在快餐店门口与老公分道扬镳之后,打算在回家之前先买点东西的我就这样子胡思乱想着慢慢地步向超级市场。

真是一个一成不变的星期日…

02

从因自己的欲望一时失控而侵犯了Bonnie阿姨的那一天开始到现在的这段日子里,莫说是上Johnny的家里去了,就算是这附近也已经变成我久未踏足的地方。

如果不是要把Johnny他那昨晚遗留在我家中的手机拿回去给他的话,恐怕我不知到什么时候才会再度步进这个从中学时代开始就非常熟悉的社区吧…

虽说我心里不断埋怨着明明是这家伙忘记了带走在现今这个时代中已经变得不可或缺的东西,怎么不是他到我的家里来拿而是要我特地到这里送还给他,但最终还是敌不过他那死皮赖脸的苦苦哀求而在十分钟之前已把手机物归原主了。

拿回手机的Johnny对着我双手合十说了几句客套说话表达感激之情后,就立刻以因与人有约为由三步并作二步急急地走进了地铁站。

看他这么匆忙,应该是约了女孩子吧…

已经有差不多一个多月没有见过Bonnie阿姨了…

我当然并不是不想再见到她,而是我不懂得应该怎么样去面对她…

虽然从平时与Johnny相处时他对我依旧没有改变的态度及闲话家常之中可以得知Bonnie阿姨并没有把当天的事情告诉她的家人,但我也不会天真到因此而放下心口大石相信可以轻易地能够得到她的饶恕。

尤其是每一次想起当天在卧房门口看到Bonnie阿姨她那缩著身子低头埋向棉被伤心欲绝地痛哭的情景时,我就更加对我向她所作出的过分行为感到后悔莫及。

我亦曾经想过老老实实地去向Bonnie阿姨道歉,纵使已有被她骂到狗血淋头后仍得不到原谅,甚至会被怨恨一辈子的觉悟,我还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开口才好。

毕竟这次我所犯的过错实在是太严重了…

就在此时,一个令我感到怀念的熟悉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

对…就是Bonnie阿姨。

她正一个人吃力地提着两大袋东西步出超级市场向着我所处的方向行过来,虽然还未至于举步维艰,但看起来也不算是很轻松就是了…

当我立刻盘算著应该怎样才可以自然地进行回避而不被她察觉时,很不幸地我俩的视线对上了。

无计可施的我唯有硬著头皮向明显地露出了惊愕表情的Bonnie阿姨点了点头。

“Bonnie阿姨…很…很久…没见了…”原本只是打算礼貌上点一点头打过招呼后就尽速逃离的我最终还是鼓起些微的勇气颤抖著嘴唇勉强吐出了几个字词。

“嗯…很久没见了…”放缓了脚步的Bonnie阿姨以冷淡的语气向我作出了回应。

虽说一走了之也不是不可以,但既然都已经碰头了,还是正式一点向Bonnie阿姨认错会比较好吧。只是…我觉得现在我们正身处的这条人来人往的街道再怎么说也不是一个适合用来向人低头道歉的好地方啊。

我望了一望Bonnie阿姨所提着的两个大袋子,然后就以战战兢兢的心情向她问:“重吗…我可以帮帮你吗?”

“…”

我当然不能去责怪因我的一时冲动而成为受害者的Bonnie阿姨对我仍然抱有戒心,为了可以令她不会感到太过不安,我随即紧张地补充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进入你的家里的…当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拿到你家门口后就会立即离开…”

经过了四至五秒的沉默后,可能是察觉到周遭的行人也开始留意到正站在一起却一言不发并散发出一股不自然的气场的我们吧,Bonnie阿姨终于都没好气地回应了一句‘那么就麻烦你帮忙了…’后就立刻把拿着的东西全都转交到我的手上了。

提着两个大袋子跟在一言不发的Bonnie阿姨身后慢慢地向着她所居住的大厦迈进时,纵使心里面不断地告诫著自己不可以再对这位好友的妈妈再存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我的双眼还是总会不由自主地在她的身上不断游走。

今天的天气非常酷热,不消一会儿我就已经大汗淋漓了。幸好Bonnie阿姨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所穿的有着简朴图案的白色T-Shirt也因汗流浃背而黏贴在她的肌肤上,使得胸围的肩带轮廓也被若隐若现地显露出来。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一幕当作深夜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娱时的配菜的,不过现在还是乖乖地把这些不洁思想暂时封印起来吧…

可是过不了几分钟,我又被Bonnie阿姨她那随着双脚一步一步向前行时而扭动着的圆浑丰臀吸引住了…

我真是该死…

随着升降机徐徐地往上升,显示屏上的数字也越来越接近Bonnie阿姨一家所居住的楼层。

而这亦代表着我的时间也变得无多了,我今次一定要好好地把握这个机会,向Bonnie阿姨把自己心里想说出来的话、应该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

纵使结果仍然是得不到饶恕,我也要像一个成熟的男人般勇于接受因自己所犯的罪而带来的后果…

对…我不可以再逃避了…

我向前踏出一步站在Bonnie阿姨的旁边后就面对着她神情凝重地低下头以真诚的语气说:“Bonnie阿姨…我一直都想找机会为上次对你所做过的那么过分的事向你道歉…真是非常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向你所作出过的行为仍然感到非常愤怒…我也没有指望可以得到你的原谅…但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

“不要再说了!”

我那越说越乱七八糟的道歉话语被Bonnie阿姨那铿锵有力的短短五个字打断了。

同一时间,升降机里传出了表示已经到达目标楼层的清脆叮当声。

升降机的门一打开,Bonnie阿姨就头也不回地一边从手袋里拿出钥匙一边步向她的居所,而我亦灰头土脸地跟在她的后面。

当大门被打开后,一脸尴尬的我正想要把那两个大袋按照之前我所承诺的放在玄关时,已经进到屋子里的Bonnie阿姨却对我说:“反正都来到这里了,就帮我一起把那些东西都放进冰箱里吧。”

“但是…”实不相瞒,我感到有点惊讶,甚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还是…你有事情要办…现在就要离开?”

“不…没…没这回事…”我慌张地回答道。“我现在就把这些东西拿到厨房去…”

我一边踏进已有一个多月未曾到访的好友的家一边懊恼著这究竟算是什么样的开展…

难道…Bonnie阿姨其实已经原谅了我?但是从她那冷漠的表情来看也不太像就是了…

不过怎么样也好,为了不再重蹈覆辙,从现在开始还是乖乖地不要再把Bonnie阿姨作为性幻想的对象了,毕竟AV情节就是AV情节,现实就是现实,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被强奸自己的男人攻陷的。

我一边默默地下着决心一边踏进了厨房…

蹲下来的Bonnie阿姨接过我那些从袋子里拿出来的东西后就随即一件一件整齐地摆放到冰箱里头。

糟糕了…

从因她稍微向前倾的上半身而大大敞开的衣领内,我窥看到她那被我从未见过的黄色胸围所包裹着的雪白双乳正在T-Shirt里面荡漾著…

而更糟糕的是我那没出色的下半身竟然立即有了本能反应…

真是万万没想到从下定决心无论是在生理或是心理上不会再染指Bonnie阿姨后到现在还不到一分钟,我的贤者模式就被打破得体无完肤了…

03

当把所有需要冷藏的东西都放进冰箱后,我随手拿了一罐汽水给Ben并向他说:“剩下的让我自己一个人来收拾就可以了,你先到客厅去休息一会儿吧。”

Ben就立即乖乖地带着腼腆的表情逃也似的步出了厨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顿时有一种五味杂陈的感觉挑拨着我的心弦。

从刚才无意中瞥见到Ben他那下半身不自然地隆起的部位时,我才察觉到自己实在太大意了,这孩子一定是已经透过因我附底身子而大大地敞开的T-Shirt衣领把我的胸脯尽收眼底看得一清二楚吧。

虽说我并不介意让男人们的眼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但我可没想到连隐藏在衣服里面的肉体都会被看得精光啊…

不过有点意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对自己的身体被这位曾经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发生过关系的少年窥看到并没有太大的厌恶感,我甚至开始有点好奇,究竟人老珠黄的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引起这比起我年轻二十载的Ben的兴趣。

俐落地把剩余的东西都收拾整齐后的我装作若无其事地也拿着一罐汽水来到客厅的餐桌前在Ben的对面坐下来,看到他低着头坐立不安的样子,看来他仍然为一个月前向我所作过的那件事耿耿于怀呢…

看着一脸大汗淋漓的Ben,我一边用遥控器把客厅的空调启动,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今天的天气真的很炎热呢…”

“是…是啊…”Ben这傻孩子也立刻战战兢兢地轻声回应了我。

儿子和他…已经相识了差不多有六年了吧…还是已经有七年了呢?

不知不觉间,当年要把小小的头颅仰高来看着我打招呼的内向小男孩,现在已经变成了反而是我和他说话时需要把头稍为抬高才可以直视他的雄纠纠的男性。

对…而且还是一位斗胆对我出手的不得了的雄性呢…

“你今天…怎么会来到这附近的呢…”为了舒缓两人之间的绷紧气氛,我语带轻松地打开话匣子随便地问。

当知道之所以Ben会来到这附近原来是因为我那笨儿子的缘故时,我差点儿就笑了出来。

“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要时常这样子看顾著Johnny…”

“不…不要客气…”Ben仍然轻声地回答。“反正…我也闲着…”

“是吗…”我开玩笑似的对Ben说:“不过我总是觉得你好像有要紧的事要去办似的想急着离开啊,我不会阻碍到你了吧?”

“不…不…没这样的事…”Ben立刻摇头否认。

我喝了一口汽水后以带点感激的口吻对Ben说:“刚刚真是谢谢你的帮忙…”

“不…不要客气…只是小事…”

“对阿姨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可以得到你的帮忙实在是太好了。”

刚才正为因心不在焉不慎多买了东西而有所后悔的我一步出超级市场就遇见Ben时虽然的确是有点儿惊讶的,而且气氛还有些尴尬,不过亦幸亏有他的帮忙我才可以轻轻松松地回到这个家里来呢。

没有共同话题的我们一直在客厅里沉默著…

只靠之前那几句极度简单的对答,对话根本就不能成立,看来还是让他离开会比较好吧。

不过…我还是有些事情是想弄清楚的。

“那天…为…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尽量装作平静地向Ben问。

“对…对不起…”Ben仍然低着头轻声说出有可能是我今天听过最多遍的话。

“你刚才在升降机时不是已经道歉过了吗?”

Ben一听到我的说话就立即抬起头望向我露出诧异的表情,然后很快又低下头说:“你刚才不是叫我不要再说下去吗…”

“我当时只是担心万一走廊上有邻居在的话就不好了,我可不想被他们知道发生在我俩之间的事情…”

“是…是吗?对…对不起…”Ben像是放下心头大石般轻轻呼了一口气后,接着又带着一丝期待的眼神望着我问:“那…那么…Bonnie阿姨你…可以原谅我吗?”

我一副没好气的表情微微笑着回答:“你以后不要再做出那样的事情了…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会把你拉去坐牢的啊…知道吗?”

“知…知道了…”Ben再一次低下头说:“真是非常对不起…”

“况且…”我继续苦口婆心地对Ben说:“想干那些事的话,不是找你的女朋友会比较恰当吗?”

“嗯…对呢…”Ben苦笑着说道。“不过…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两个月前…”

“原来是因为没有女朋友,所以就连像我这样子的老女人也不放过啊…”

“不…不是啊…我…我…”

Ben那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的窘迫表情看在我的眼里真是可爱极了。

“快快去找个年轻貌美的女朋友吧…我都已经一把年纪了…”

“可是…比起在大学校园里的女生,我还是觉得Bonnie阿姨有魅力得多啊…”

“是…是吗…”被人赞美奉承的说话以往我当然听过不少,自问亦有信心可以得体地对这些虚言假语作出适当的回应,可是此刻的我却只能以一副愕然的表情吐出这两个字。

“是…是真的啊…阿姨你实在是太漂亮了…”Ben一边把头叩向桌面一边诚恳地高声说:“我…那一天…我一时忍不住…对不起…”

“你太大声了…”我急忙阻止Ben继续说下去。“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

“对不起…”

虽然不太确定Ben的这句‘对不起’是为了他刚刚的声浪太大,还是因他曾经侵犯过我的事而说的,但我俩之间的气氛似乎没有了之前那种绷紧的感觉了。

“嗯…那么…究竟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吸引到你呢?”我以像是开玩笑的语气问。“可以告诉我吗?”

“…”

看着一脸窘态的Ben,我也不好意思再去作弄他了。

“不用那么认真啊,阿姨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吧了…毕竟我都已经到了这个可以做你母亲的年纪了,不应该会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看得上眼的对象…”我打圆场的说道。

“…”

“那一天的事情我就当作没发生过,你也把那天对我作过的事忘记吧…”面对着仍然沉默不语的Ben,我继续说:“好好再去物色一个新女朋友不是更好吗…”

“但是…”

对…这样子的处理应该是最妥善的吧…

“但是…就算我之前与我的女朋友做时…”Ben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也是一边想着你来和她做的…”

“Ben啊…这…这样子不太好吧…被你的女朋友知道的话…”听到Ben说出了颇为令我感到震惊的内容后,不知应该要作出什么反应才好的我勉强地挤出了这些说话。

“可是如果我不是想像著和你做的话…我就…”

“怎么了?”我好奇地问。

“我就…好像不能兴奋起来的样子…”

04

糟…糟了…因一时大意竟然把心里面想着的事情说出来了…

真…真笨啊…我为什么会对Bonnie阿姨说出这样的话来呢…竟然没头没脑地糟塌了因得到她的原谅而所营造出来的良好气氛…

经过一阵沉默后,无计可施的我像是下定决心般一口气把所剩无几的汽水喝光,接着一脸羞愧地对Bonnie阿姨说:“我也差不多时候要离开了,今天真是打扰你了。”

嗯…逃走吧…

正当我打算站起来把手上的空罐子拿去厨房丢掉时,Bonnie阿姨竟然对我微微笑着说:“你也知道Billy他差不多每个星期日都会和他的朋友去钓鱼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如果不是真的有紧要的事要去办的话,就留下来陪陪Bonnie阿姨吧。”

什什什…什么?是我听错了吗?

但当我以惊讶的表情望向Bonnie阿姨时,她的脸上确实是挂上一副带有一点寂寞的愁容。

“我并没有因为你对我抱有那些色色的想法而恼怒啊…况且…怎么说才好呢…与其说是反感倒不如说…嗯…我还是有一点点的高兴呢…”

不仅是听错了,难道连我的眼睛也出现问题了吗?怎么Bonnie阿姨的脸庞看起来有点红红的。

Ben!冷静点…这纯粹是脑海中的想像,只是幻听罢了。一向端庄贤淑的Bonnie阿姨才不会说出像这种曾经在我的性幻想里使用过的台词来的。

“Ben…你怎么了?怎么整个人都呆呆的,你没什么事吧…”

“没…没事…”我回过神后紧张地答道。

“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嗯!你说了什么吗?”我带着少许惊惶失措的口吻反问道。

“我刚才说我并没有责怪你对我抱有这些色色的想法,可以留下来陪我聊聊吗?”

“啊…是…是吗…”

真是想不到原来我刚刚所听到的说话来容都是千真万确的出自Bonnie阿姨口中…

“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难道你真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办?”

“没没没有…”我吞吞吐吐地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只是没想到Bonnie阿姨会对我这样说…我以为是听错了吧…”

“是吗?”Bonnie依然以一副笑眯眯的表情问我。“那么…可以告诉我吗?你想像中的我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嗯…我觉得…Bonnie阿姨很漂亮…”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Bonnie阿姨要问这些问题,但我还是竭力地在脑海中搜寻着适当的词汇。“又很温柔…”

“我可不是问这些啊…”

“!”什么?

“我是想知道…”Bonnie阿姨竟然带着恶作剧的表情向我解释说:“在你的那些色色的幻想中,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原…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当我与前女友做爱或是自娱时所想像中的Bonnie阿姨的形象嘛…向其他同好们分享一下还可以,但面对着本尊时这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说得出口啊!

“嗯~”见我没有回应,Bonnie阿姨好奇地问:“难道…我在你的想像中…是一个不守妇道的淫娃荡妇?”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这种想法…”我立刻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我心目中的Bonnie阿姨是很端庄贤淑的…”

“呵呵…是吗…”看到我越是窘迫就越显得愉快的Bonnie阿姨继续问:“既然是端庄贤淑,我又怎会和你干那种事情啊。对于在你的性幻想里面的我是怎么样…我实在越来越有兴趣了…”

“…”纵使Bonnie阿姨你这样说,我也实在是难以启齿啊。

突然间,Bonnie阿姨像是想起一些重要的事情般的带着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向我问:“难道…你是硬来的吗?”

硬上Bonnie阿姨吗?如果是说以很粗暴的方式来把她强奸也不是没有想像过,只是不太多就是了…

虽说在解决生理需要这种事上情节并不是必需的,但以对AV Debut、舞Wife系欠缺兴趣而特别钟爱Attackers、Madonna等制作社所出产的作品的我来说,很少不会加上一点点可以使自己的性欲慢慢地被挑旺及令到过程更加兴奋的配菜来帮助下饭的。

我当然不会认为亦不希望Billy叔叔与Bonnie阿姨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不过就会利用Bonnie阿姨差不多每个星期日都会被Billy叔叔抛开留下一个人在家为根据来把她设定成一个得不到丈夫关注而令到我可以乘虚而入的寂寞妇人。

或许是我想独占Bonnie阿姨吧,我不太愿意去扮演她平时所接触到如同事、朋友、亲戚、邻居、大厦管理员、对她想入非非的流浪汉等角色,我只想以我自己的身份去干她。

一般的性幻想都会是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在这个只有Bonnie阿姨与我孤男寡女独处一屋的环境下,因种种不同的事情为开端来对她展开攻势,而她则在寂寞难耐的心境下欲拒还迎、半推半就地和我发生了关系。

场景亦多数是以这个家为主,理所当然地属于夫妇圣域的主人卧室的使用率自然是最高的,不过在玄关、客饭厅、厨房、浴室等这些地方也不少,至于好友的房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他的床上干着他的妈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莫非这就是人生阅历与社会经验的多寡所带来的实力差距吗?在Bonnie阿姨充满技巧的寻问方式之下我无奈地把我对她的种种性幻想都差不多和盘托出了。

虽然从Bonnie阿姨她那带着微红的脸颊可以看出她表面上的平静明显地是装出来的,但正因耳背散发出烫热的温度及额头上不断地冒出粒粒汗水而显现出窘态的我也好不到那里去。

这种场面真是超尴尬的…

幸好现在我和Bonnie阿姨都是围着餐桌面对面坐着,这才不至于被她看到我那在桌子下正不争气地勃起了的阳具。

这种状况实在是太痛苦了,又不可以像AV剧情那样把Bonnie阿姨推倒,还是赶快回家用自己的右手来解决吧…

没法子了…今次真是要逃了…

只是…算了,反正我也已经把对Bonnie阿姨的性幻想的种种底牌都摊开了,现在也不是介意她看到我出阳相的时候吧。

“我…我也差不多要离开了…”我一边一脸羞愧地对Bonnie阿姨说着一边站起来用手上的空罐子无意义地遮掩著自己那已经勃起了的部位快步地奔向厨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