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 (1-4) 作者:nontrace

.

【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 】

作者:nontrace发表于疯情书库

第一章

妻,性格泼辣敢说敢做。她为了获得她所在的中学一个级部主任的职务,她决定去一个山区学校教学实践两年。那里生活贫困,交通不便,生源不稳。为了更好工作她每天要作到很晚,所以她说不准备常回家,到年底再回来。

她走之前,我和她一同把岳母接来家里和我同住,因为妻认为我身边没有女人不能照顾自己的生活。岳父原是一家著名企业的老总,年富力强,可常有美女缠身,岳母气不过就和他离了婚。

岳母和妻在同一所学校,她是学校的教学尖子,思维严谨,教课方法即严肃又灵活很受学校师生爱戴,她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现在岳母离了婚也是一人独居。以前,岳母常到我家居住,所以我们住在一起既习惯也相互有个照应。就这样,岳母就住到了我家。

一天半夜了,我的手机在床的另一头响了起来。

岳母说:“这么晚了,谁的电话?”

她说完把手机递给我,我看了手机上的号码。

我说:“是小莉的。”

岳母说:“那快接,别有什么急事。”

我接通电话,妻大喊。

妻说:“怎么这么慢才接啊?”

我说:“我睡觉了。”

岳母爬到我身上,头贴到我的耳边,也在听。

妻说:“噢,没有急事就是想告诉你,我要回去一趟。明天动身,大概后天就到了。”

我说:“那还不是急事吗?我都想你了。”

妻说:“是我们学校联系了一批捐赠,我要回去办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说:“就一个星期啊。”

妻说:“够了,我这边的事情多了,我都没有时间。你是不是想女人了?”

我说:“当然。”

妻说:“我妈不是女人吗?”

我没敢回答,脸贴著岳母的脸,她的大乳房压在我的胸上,我摸著岳母光洁的后背。

妻说:“噢,我知道,她是女人可帮不了你的性生活。那你没常回家看看你妈?”

我知道妻说话没数,就差开话题。

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到?我去接你。”

妻说:“没准,我要先到乡里再坐车到县里,然后才能坐上长途车。到时候我再告诉你。现在我手头上还有事,你先睡吧。”

说完她挂了电话。

岳母说:“真是火急火燎的。”

我说:“她就这个性格,不像你。”

我搂住岳母的光身子,腿伸到她两腿间,顶住她的阴户,她轻轻活动身子用阴毛摩擦我。

岳母说:“她后天回来?”

我说:“是,可能也得下午。明天我去找主任请个假,回来的时候我去学校接你。”

岳母说:“不用你接我,我后天下午没课,我自己早点回家。你说的主任是那个女人吧?我见过。”

我说:“是。”

岳母说:“她挺年轻的。”

我顶了一下岳母的阴户。

我说:“妈,她比你大都五十多了。”

岳母说:“那她保养的很好啊,比我都大了还细皮嫩肉。”

我说:“妈,什么女人都不如自家的女人好。”

岳母说:“是啊,你们那里女人多。”

我说:“可是,妈,我只喜欢自家的女人,外面的女人捅出个大窟窿,补都补不住。除了小莉,捅你的窟窿就最好了,女人的身子不重要,关键是情投意合。”

岳母说:“所以啊,妈就说你是个高尚的人,不乱搞女人,妈的身子就愿意伺候你。”

我说:“操你!”

岳母说:“你没结婚,我这个丈母娘就被你操了。”

岳母平躺在床上,我在她身上上下抚摸。

岳母说:“我发福了,你看我这肚子上的肉多了,没有腰了。”

我说:“你趴着的时候屁股很大腰很细。”

岳母说:“那是你欺负妈的时候,从后面把妈的那里插进去还不够,还要打妈的屁股。”

我说:“女人,屁股,屄。”

岳母说:“女人,妈的屁股,妈的屄。”

我和岳母搂在一起,口舌相吻,我抠摸岳母的阴户,岳母揉搓我的阴茎。

岳母说:“这个东西啊,我是天天的,上下都想要。可是她要回来了,我得让地方了。”

我说:“不用吧,一块住挺好的。”

岳母说:“我是说这张床,不能让她看到我光着身子上了你的床和你性交。”

岳母起身跪到我腿间用乳房夹注我的阴茎。

岳母说:“这段时间多好,天天和你同床,我们像夫妻,不用偷偷摸摸。”

我说:“妈,这样的时间还会有的。”

我把岳母搂过来,摸着她的屁股,我心里想着妻。岳母抓着我的阴茎轻轻揉搓。

岳母说:“真硬啊,你现在想要女人吗?”

我说:“想要。”

岳母分开双腿。

岳母说:“女人-屄--操吧-操吧-操妈妈吧--”

我插进她的阴户,她的腿自然地攀住我的腰。我们这个动作持续了一会儿,我拍岳母的屁股,她很配合地趴到床上,崛起屁股。我扶着她的屁股插她的阴户。

岳母说:“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动作--我能感到自己的乳房晃啊晃--”

我趴下身去抓住岳母的乳房。

我说:“妈,它不晃了。我操你-操你-”

岳母开始吟叫,白胖的身子颤个不停。

岳母说:“啊哟-啊哟-我是女人啊-我又被你操了--操妈屄-操妈的屄--”

岳母喘气越来越急促,我也快要射精了,她能感觉到。

岳母说:“爸啊-今天别射到里面-射妈脸上-”

我拔出阴茎,岳母赶快躺倒,我骑上岳母的胸脯,精液全喷到了她的脸上,岳母伸出的舌尖上也是精液。

我挪动身子坐到岳母的脸上,岳母用舌头舔了我的屁股沟。

完事后,我拿纸巾给岳母擦脸。

岳母说:“好女人最要脸,那是天天给人看的面子,被人尊重不尊重都在这张脸上,脸被人坐在屁股下,还要给他舔屁股,就没有尊严了。”

我捏住岳母的奶头。

我说:“妈,我们就是玩的高兴了,等你穿上衣服,你在我面前还是有尊严。”

岳母说:“是啊,一个女人自愿为男人宽衣解带还要讲尊严,真是不现实,那就不能要性器官的快乐了,是吗?”

岳母偎进我的怀里。

岳母说:“其实,女人都喜欢被自己喜欢的男人作践,妈现在每天上班都在想像被你扒光,被你作践,那情景让我感觉自己是女人,心里很美。”

我说:“不会影响你的工作吧?”

岳母说:“不会,我又不是没有过男人的小姑娘,妈心里有数。”

……

第二章

我去找主任请假,在她办公室门前敲门。她叫我进去,我推开门,主任正坐在沙发上看材料。

主任是我妈大学的同学,她比我妈大两岁,我妈称她大姐,她们姐妹相称,关系很铁。但是铁到什么程度我并不清楚,只是我在她手下工作的到她不少的照顾。

主任是个白白净净的女人,总是衣装得体,头发一丝不乱。她对人说话柔顺,但又目不旁视,让人感到既亲切又不可冒犯。尽管以前我父母和她两个家庭常有聚会,我和她的儿子也是好友,我们两家私下里说话随意,我称她阿姨,但是到了工作场所她就若判两人,对我不近不远。当然,我也是知道怎样守得分寸的人,毕竟她是一级领导。

我说:“阿姨,您忙呢?”

她说:“是啊,我可没你妈那福气。一个闲职又有实权,最近,她一不高兴就把我把那个儿子给拘了。”

我一听吓了一跳,再看主任还是很平静地坐着。

我说:“阿姨,我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主任看我一脸惊慌,她笑了一下。

她说:“没有什么事,只是我那个儿子不争气,是我叫你妈教训他,否则谁也管不了。”

主任扬脸看着我。我不知所措地站着。

我说:“他能犯什么事,还搞的这么严重?”

她说:“为女人呗。怎么,你找阿姨有事?”

我想请假,把原因告诉了她。主任拍拍沙发。

她说:“孩子,请假行啊,这么长时间不见媳妇了,也该好好聚几天。来,坐这儿,阿姨跟你聊聊。”

我坐到主任身旁,也别说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离她很近。我能清晰地看到她衣领下洁白的脖子的下面。

她说:“你来这里也三年了吧?”

我说:“是。”

她说:“这三年你进步不少,我一直在观察你。”

我说:“阿姨,这都是在你的帮助下才有的进步。”

她说:“阿姨啊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妈生你的那天我还去医院看过她。过了几天,她从医院抱出一个小男孩,我去看她,你当时正含着你妈的奶头吃奶,我跟你妈说,我也有儿子,我们等他们长成男人了咱们就有根了。你知道你妈是怎么说的吗?”

我不知道主任的意思,只是看着她。主任笑了。

她说:“你妈说的真好。你妈说,女人是块土地,男人播种,女人结果。播种的,可以四处流浪去播种,结果的就这一个地方,结果必有根,我们应该是儿子插根的地方。明白了吗?”

我说:“阿姨,这一下我真还转不过来,我不懂。不过,我妈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每次都是工作,工作,我都觉得像用鞭子赶我,我必须好好工作才能对的起你。”

她说:“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来的时间不短了,你也知道咱们这个部门有个不好的传统,无论怎么抓,怎么管,换了几茬人就是改不了。什么问题呢?就是男女关系溷乱。”

我说:“我知道,传言不少。”

我不知道为什么主任把话题扯到女人身上,所以我很小心。

她说:“不是传言是事实。我们部门一直都由女人做领导,你想一个很多女人的地方,而且这些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主任这个位置是个男人,你想我这个办公室将会是什么样?恐怕成了淫窝了。所以从主任到下一级的主管就都是女人做,虽然那些女主管和男同事之间也有乱性的事情,但是比起男人来做还是乱子少一些。因为这些,你在这里三年了,阿姨也没法提升你。”

我说:“阿姨,没关系我总觉得自己还是新人,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至于那些女同事,我还是要尊重她们,不能有非分之想。我有妻,一个女人够了。”

她说:“她离开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女人你的生活怎么过?”

我说:“一个人生活就简单了,回家随便吃点喝点就睡觉了。”

她说:“回家就是吃点喝点?从外表看你可是帅气又健壮的小伙子,你性生活怎么过,可不可以跟阿姨说说?”

我说:“阿姨,这个不好说。”

她说:“说,阿姨要听。”

我说:“真的不好说,就是忍着呗。”

她说:“忍着?不是那麽简单吧?你没有这样-主任的手半握做了一个手淫的姿势。她的手型很好看。我的下面有反应了。”

她说:“关于你啊,也有一些传言。”

我说:“我有什么可以传言的?”

她说:“一个人不入群自然就有传言,咱们部门来来去去多少男人惟有你特殊。来,站到我前面来,阿姨要看看你。”

我说:“你不天天都能看到我吗?”

我站到主任面前。我心想主任要干什么?

主任把手伸到我的小腹下摸到我的阴茎,毕竟是一个漂亮女人摸我,我立马就硬了起来。

她说:“噢,对阿姨也有反应啊。解开裤子阿姨要看看你的东西。”

我说:“阿姨这样不好吧,你是我的长辈。”

她说:“所以你要听话别害羞。”

主任动手揭开我的腰带,拉下我的裤子。我的阴茎在内裤里胀成了一根硬棍。

她隔着薄薄的内裤摸我的阴茎,然后双手拉着内裤慢慢向下拉。主任看着我。

她说:“你的宝贝好久没有女人看了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虽然我没缺过女人,但对主任这个女人我一直是有贼心没贼胆,毕竟有许多复杂关系不能用性解释。

记得,有时和我妈在床上的时候,我妈也会提起主任,说她皮肤细嫩啊乳房啊等等,但她从不多说,可能考虑我现在的处境?我虽然不是很清楚她们的事情,我也在猜测她们可能是同性恋,那样我妈一定是男人的角色,也可能她们还有其他的情色活动?猜测没有什么意义。但,主任还是我心仪的女人。不过我不能做下作的事情,为了自己的今后,女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可今天我还是有点忍不住,下面硬得就想捅了她。

主任慢慢拉下我的内裤,我的阴茎忍不住跳出来直挺挺地竖在她的面前。

她说:“哎哟,孩子,阿姨可是第一次看到你啊,这么大,我两手都握不住真是女人的宝贝啊。这么长时间没有女人你憋坏了吧?”

我说:“阿姨,没事的。”

她说:“我真的要批评你妈,她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不过我也有责任,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可是我只关心你的工作没有关心你的生活,你的性生活。”

主任两只手的抚摸让我感到不同的享受。

她说:“女人摸着你,舒服吧?”

我说:“是。”

主任的手拔开我阴茎上的小口。

她说:“你看,这个小口张开了,那个馋样,这个阴茎真是美丽,哪个女人看到能不想要。”

主任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顶端舔了一下,看着我。

她说:“是吗?”

我很想按住主任的头把阴茎插进她嘴里,别的女人我早就这样了,只是她一丝不乱的头发让我不敢下手,我也想把手伸进她的衣襟摸她的乳房,我没有这样做,只是把双手放到她的肩膀上。不影响她的注意力,顺其自然吧。

主任拉着我的阴茎让我坐回到沙发,她起身跪倒我两腿间,亲吻我的阴茎。

她说:“这才是女人对男人正常的姿势。你妈说过,这是阳物,而阴应该崇拜阳。”

我说:“阿姨,你是长辈,我该崇拜你。咱俩应该换个位子。”

她说:“阿姨今天就是想检验一下你的东西。传言说你的东西有问题,因为你没弄过你的女同事。我一直想证实,我问过你妈,她没法讲出来,因为她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你生理没问题。”

我说:“我们主管王姐说过这事,当时我们一起出差在房间里,她把裤子都脱了,叉开腿,我看到她那里我害怕。”

她说:“这就是今天你来了阿姨要跟你说的正事。”

主任抚弄着我阴茎,看着我。

她说:“王主管是个女人,在她手下的男人只要她看好,都上过床。咱们部门的风气就是这样被人带坏的。我们这个部门也要革新要有男性领导,从组长啊,主管啊做起。我们需要先找一个试点,这个试点阿姨推荐的就是你。现在基本也定下了,由你带取王主管。王主管是业务尖子我们需要她,她将到另一个部门任主任。她的事我们就不说了,今天你来了阿姨正好告诉你,当了主管要给阿姨争气,把男女乱搞的风气煞住。现在有些女人不自尊自爱脱裤子比穿裤子快。你要把你这个东西管理好。”

我说:“阿姨,我先谢谢你,我总算有升职的机会了,我不会辜负你。”

我突然听到升值消息,而且这个消息是在主任抚弄我阴茎时告诉我的,我心中兴奋地想要射精。主任明白我心中的兴奋,她把我的阴茎插入她的口中,然后又吐出来。

她说:“孩子,你这个鸡巴我使劲都吞不下,它让女人看到都会想要的,我也一样。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女人,没有性生活,阿姨真是没有关心到家啊。阿姨现在知道了,你守着那麽多愿意和你性交的女人还能憋住,真是不容易。阿姨对你更放心了。媳妇明天回来?”

我说:“是。”

她说:“我给你一周的假,好好过性生活。回来后接主管的位子。”

主任把我阴茎又吞进口中,我把手放到了她的头上,她没有不接受。我抚摸她的脸颊,然后抱起她来,她刚吐出我阴茎的嘴立刻就和我亲吻,并且吐出了长长的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摸了她的胸脯,乳房不大,像我妈说的那样。

她说:“媳妇要回来了,你也该好好享受享受女人。如果一个女人不够你用,想要别的女人就来找阿姨,阿姨不是外人,你的东西阿姨看了,也吃了,已经是你的半个女人了。”

我说:“我现在就想要女人。”

她说:“现在?”

我说:“是。”

她说:“你想要我?再要我的下面?”

主任抬头看看表,想了一下。

她说:“等会儿我还要开会,时间不多,那你快点。其实,阿姨也想试试你。”

主任把门锁好,走到办公桌旁,从裙底扒下内裤。

她说:“就这样从后面吧,简单。”

我从后面掀起主任的裙子,撂到她上身,看到主任两条雪白的腿和崛起的白屁股。她的屁股皮肤细嫩,肉柔软不像我家的女人那样有弹性。她阴毛稀少只是在阴户上方形成一个小小的黑三角。我端详着她的屁股,心想这是个很多男人都想得到的,现在我得到了,她和别的女人不同吗?

主任说:“看什么啊,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等有空阿姨让你看个够。”

主任从两腿间伸过手,抓住我的阴茎带到她的阴部。

我插进去-很快速地抽插,她叫了-我射了。

主任说:“啊哟,你把我塞得很充实,感觉很好。”

我要拿纸巾给主任擦阴部。

她说:“不用了,帮我提上内裤,用纸垫上。”

我把纸在主任的内裤中垫好,又帮她提好内裤。

这空间,主任梳理好头发。

她说:“我的内裤是湿的,有你的精液,我告诉你妈这是我们做爱的证据。”

我说:“那我妈要骂死我。”

她说:“不会的。”

主任到沙发上拿起文件。

她说:“我要去开会了,你去找王薇就说我已经决定了,你休假一星期,回来后你们交接班。”

我们一同走出办公室。

她说:“你要给我记住,以后你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能有不正派的作风,做出表范。我推荐了你,不能让我丢脸。”

主任就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心想:“到底不是自家的女人,我不能得性忘形,还得注意。反正她已经让我弄了。”

……

第三章

妻要回来了,我在家收拾卫生。岳母中午也回了家,她进门脱掉衬衫和裙子,也没有换上在家里穿的衣服就光着大腿半露乳房和我一起整理房间。

在撤掉我床上的床单时。

岳母说:“你看这块污迹,是昨晚我们留下的。”

我说:“妈,你昨晚情绪挺高。”

岳母说:“都是被你害的,现在想起来,我下面还湿。”

我说:“妈,你淌的水不少。”

岳母说:“你也射了不少,交融在一起了分不清。就像我这段时间白天上班教课备课,当学生们的老师。回家后伺候你吃喝,陪你上床,当女婿的女人。一边脸严肃,一边脸欢颜,严肃的时候要脸,欢颜的时候是脸和屁股都不要了,自己想想也觉好笑。”

我搂住岳母,她脱下内裤崛起屁股。

我抽插一会儿,她扭著屁股拒绝我。

岳母说:“现在不行,小莉回来了,她马上就会要你,你要保留体力,一天对付两个女人不能用光体力,这方面妈没有经验。不过,妈这都是为你好。”

岳母穿上平时穿的便裤和衬衫。

岳母说:“看不见女人的大腿和乳房你不想了吧?”

我说:“妈,我还是想要。”

岳母说:“好在女人有两个性器官,用我教课的嘴巴吧。”

岳母跪下身,把我的阴茎贴在她的脸颊。

岳母说:“这是我最亲的生殖器了。”

我用阴茎抽打岳母的脸,啪啪直响。

岳母抓住插入口中,插到最深,我的阴毛扎着她的嘴唇。

岳母说:“女人的嘴很深,你都插到我的嗓子眼了。”

小莉打来电话,她快到了。我要去接她。岳母搂住我亲吻。

岳母说:“去吧,去接媳妇。”

小莉一进家门。

她说:“还是回家好啊。妈,我回来了。”

岳母急忙从厨房出来。

岳母说:“快让妈看看,宝贝闺女变样了吗?”

岳母仔细看着妻,我发现她的脸色变了,变得有了一点不安。

岳母说:“孩子,你瘦了也黑了,都有皱纹了。”

妻说:“在山里风吹雨打太阳晒,哪能不黑。有点皱纹没事的,山里女人都是黑黑瘦瘦有皱纹的,没什么啊,以后回来了风吹不着,太阳晒不着就好了,像妈一样白白胖胖的,但什么心呢。”

我说:“妈,她工作起来不要命,这点很像你,我最喜欢这样的女人。有理想有抱负。”

岳母说:“可我是心疼啊。”

妻说:“妈,别价。我要先洗个澡,都快脏死了。在那里都不敢洗澡,用水紧张,攒点水想洗澡了吧还怕有男人偷看,那窗户门到处漏缝。所以啊,我顶多就洗洗下面。”

我说:“那我帮你洗吧,所有的地方都帮你洗干净。”

岳母说:“他很久没有和女人一起洗澡了。”

妻,开始脱衣服,我帮她脱。一会功夫她就脱得精光。她的身子和以前差不多,乳房圆润,乳头坚挺,两腿笔直屁股饱满。岳母曾说过,妻的体形像她年轻的时候,每次她看着我和妻性爱,她感觉那个女人就是年轻的她,真是一脉相传。

妻赤身裸体。我这段时间看惯了岳母身子,一见到妻的裸体,就感到了一股青春的美丽。

岳母说:“你啊,就这个身子没有变化。”

妻说:“我每天包裹的严实。”

我摸妻的身子,一直摸到阴毛。

我说:“这里没有男人喽。”

妻说:“放心吧,这里是你进入的地方,没有别的男人动。”

岳母在笑。

妻说:“妈,其实,我每天白天工作很累,到了晚上也想男人。但是,我还真不敢做啊。”

岳母说:“所以说女人要守妇道,再说女人那个器官很柔弱也很珍贵,不能和男人乱来。”

我按著妻的阴蒂。

我说:“妈说话总能说到点子上。”

妻说:“总算到了自己家,真舒服,我可以光着身子走进自然了。妈,你也脱了和我一块吧?”

岳母说:“我可没那爱好。”

妻,赤着脚,裸著身子在家里走动。

我看着妻走进卧室,手伸进岳母的裤裆摸到大腿根。

我说:“你也这么美丽。”

岳母说:“我的阴毛比她多。”

我说:“你的乳房更丰满。”

妻转回我们身边。我的下面早已经硬起来了。妻是个充满热力的青春女人。

妻说:“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不信?妈来你作证。”

我说:“我能想什么?想你!”

岳母不说话,其实我们都知道现在每个人想的是什么。

妻说:“拉下裤子就一目了然了。”

妻解开我的腰带把我里外的裤子一下拉下来,我的阴茎硬得弹到她的脸上。

妻说:“想女人!”

我说:“那当然!”

岳母说:“他好久没有女人了。”

妻说:“我也好久没有男人了,和我去洗澡,然后我要你。”

我脱光衣服,妻一下伏到我的怀里,紧紧搂住我。

妻说:“我想死你了。”

我说:“守着妈,这么性急,别让妈笑话。”

妻说:“她是我妈,又不是你妈。”

岳母说:“看到你们这么恩爱,妈妈是高兴。”

妻松开我,握着我的阴茎。

妻说:“你看他硬成这样还说我性急。妈,你也来摸摸看。”

岳母说:“那可不行,妈妈是长辈,看看晚辈是自然的,但不能动手啊。毕竟妈是女人,他是男人。”

妻说:“我明白了,你是怕千里之堤毁于一穴,清白之躯被这一摸之后一穴不保。”

我说:“你说乱了吧,又不是我动手去摸妈。”

我和妻进入浴室。我立刻把她搂入怀中。我们口舌相吻,手不停在对方身体上抚摸。

妻说:“又和我的男人在一起了。我每天晚上都想你,我把自己的手指放在下面想像是你,两腿夹紧怕你跑掉,然后我能到高潮。这一路我还在想你,水直淌,毛都粘住了。”

我说:“那我给你洗吧。”

我给妻洗澡她很听话,我摆弄着她的身子,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洗得很仔细,每一寸肌肤都洗到了。

妻说:“很舒服啊,感觉自己像个很小女孩,是爸爸给我洗澡,真舒服。不过,你知道吗?”

我说:“什么?”

妻说:“你那个鸡巴总是碰人家的身子,我觉得就像爸爸在挑逗女儿。不过,我心里很美。”

我手搓动妻的阴毛。

我说:“那我还敢动你吗?”

妻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我毛长全了,是大人了。你还少动过我吗?哎,我问你,我不在家,我妈给你洗过澡吗?”

我说:“没有,她那麽保守。”

妻说:“那你也怪可怜的。我是女人在外面不敢乱来,你是男人啊,守着家里的女人不能共浴。哎,你想过弄我妈吗?”

我说:“不敢想,她是出名的优秀教师,在我心目中端庄着呢。”

妻说:“那你就把我当我妈吧,我给你洗。”

妻开始给我洗澡,在洗我下面时她很用心。

妻说:“我给你一边洗一边说,你就想着我是我妈就行了。”

“她给你先冲水,然后打上沐浴液,用手在你身上抹匀,她在你身后乳房揉搓你的后背,手在前面从上摸到下,抓住你的鸡鸡,你硬了,这是第一阶段。然后她用阴毛刺激你的屁股,你反手抚摸她的屁股,你转头,她抬头你们接吻舌头缠在一起,这是第二阶段。男女肉体如此接触,男的更硬,女的更软,你们拥抱,她蹲下身子把你的鸡鸡含进嘴里,这是第三阶段。然后,你扶起她的身子,她叉开腿,你插进去了,这是最后阶段冲刺”。

妻说话时正在我身后抓住我的阴茎,让我对着镜子。

我说:“你编的真好,可惜我捞不到。”

妻说:“你们天天在家,这么小的空间,你就没有见过她光屁股?没有想弄她?”

我说:“没有,她防着我啊。再说了,她是你的妈妈,我的岳母,不能有非分之想。”

我们洗完澡就进了卧室。岳母跟着进来,我俩赤裸地站在岳母面前。岳母看见我坚硬的阴茎,她笑了。

岳母说:“一个澡洗了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们都解决了,饭都做好了你们吃吗?”

妻说:“我们那是完成了战斗准备阶段,妈,你看这炮弹满满的,要打炮打出了才算成整个战斗。”

我说:“妈,你现在也别的事情,就坐一会吧,小莉刚回来就多陪陪她。再说,你也好久没见到我们亲热了。”

妻说:“妈,时间久了不看可别不好意思,这可是成人表演啊。”

岳母说:“男女亲热这样的事是最隐私的了,你们作的那麽自然也不瞒着妈,对妈的心理也是安慰。赤诚相见,毫不隐瞒,妈心里踏实,我是过来的女人什么不懂。”

岳母出去倒了杯茶,回来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妻在床上,我含着妻的奶头。妻一手扶著乳房,一手揉搓我的阴茎。

妻说:“吃妈妈的奶,吃饱了才有劲操妈妈。”

我用力吸啜妻的乳房,轻咬她的乳头。

妻说:“我好舒服啊-我的大儿子--吃饱了操妈妈--”

妻和岳母都一样喜欢。

我吸啜她们的乳房。

妻跪在我身边,含着我的龟头,我爱怜地抚摸着她崛起的屁股。

妻抬起头来。

妻说:“妈,你说,女人的嘴有多深?”

岳母说:“嘴就是嘴,还有多深?”

妻用手量了我的尺寸,然后全部吞入口中,吐出来。

妻说:“这就是深度。你来试试?”

岳母冲我狡黠地一笑。

岳母说:“什么东西就该用在什么地方,这个我永远都不想试。”

妻说:“妈,你真是老封建。女人有两个性器官,一个封闭,一个暴露。”

妻真是小儿科,这样的话岳母早说过。

妻爬起身骑到我的腿上,摇晃双乳,把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户。我扶着她的腰,她的屁股浑圆结实,每次坐下我都能感到一股夹紧我的力量。

我看着岳母想把手伸给她。要是她也能脱了衣服该多好。

我拍妻的屁股,她配合我俯下身子。

妻说:“你想要多少女人?”

我说:“很多啊。”

妻说:“那妈,你也来吧,脱了裤子像我这样,再让他多你一个女人。”

岳母说:“什么样子真难看,女人这么贱吗?妈死都不会这样做的。”

岳母起身狠狠拍了一把妻的屁股,妻疼的叫了一声。

岳母说:“知道疼了?就别崛屁股叫人打。”

妻说:“才不疼呢,要看是让谁打。女人说,小时候妈妈打儿子屁股,是因为儿子不听话。儿子大了打妈妈的屁股,是因为妈妈想听话。知道为什么吗?”

妻回头看着岳母。

岳母说:“儿子大了管不了了,反过来欺负妈妈了。”

妻说:“错!是因为妈妈成了儿子的女人。”

妻的脸扭向我。

妻说:“来吧,儿子,妈妈是女人听你的话。我给崛起来了,屄也给你了。打屁股,操女人,操妈妈吧-”

岳母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崛著屁股成何体统,妈看不惯。我去准备饭,你们完事就出来,妈还有话要说。”

岳母偷偷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

我把精液全射进了妻的阴道。

我搂着妻。

我说:“你今天怎么老是说你妈啊?”

妻说:“你跟我说实话,和我妈上过床吗?”

我说:“没有,真的没有。你怎么这样想?”

妻说:“我心里很矛盾。我不在家你没有女人,其实我知道你每天都需要有女人性交,可我的工作更重要,我怕你有外面的女人。那麽家里,除了她没有女人能满足你。我妈离婚也没有男人,现在的女人五六十岁还能性交呢,我妈正是狼虎之年就不想男人吗?你们久居一室,能相互满足,应该说是好事。可我一想到我妈被你弄在身下,那表情,那声音,我受不了。就像你能看到你妈被别的男弄吗?”

我笑了。

我说:“你别胡乱想了,妈是个有风韵又正派的女人,很多男人在追她。关心妈就让她早成家。”

妻说:“局里的那个副局长,姓吴吧?追她很久了,不知怎样?”

我说:“应该没问题。”

妻说:“我爸也没有另找女人,如果他们能复婚更好,姓吴的那个局长人也不错,你劝劝我妈,女人总该有个男人啊。”

我说:“行啊,我有空了就跟妈说。”

妻说:“什么有空,要快。”

我说:“赶鸭子上架,赶妈出门。我说话关用吗?”

我捏著妻的乳头。

妻说:“丈母娘亲女婿,你说话她爱听。”

我说:“要是明天妈出嫁了,你也不回来,我就没有饭吃了。”

妻说:“要是那麽快的话,我就要动员我妈,每晚回来趟,用手给你撸出来,再让你喝进去。那是高蛋白,性,食两不误。”

吃饭的时候。

岳母说:“你们有空去看看你爸,他也算个好男人了。我没有提过什么要求,两处房子都是他买的,我们省了不少心,这就不错了。我不多说了,你们去看看他就行了。另外,我想今晚回去住。”

我说:“妈,咱们不是住得挺好的吗?你为什么要回去啊?”

妻用条光腿碰我。

岳母说:“小莉刚回来,你们是年轻人,妈的思维不入流对你们也是个影响。第二,房子长时间没人住,我也不放心。”

妻说:“妈,房子没人住是个问题,以后你们这边住两星期,那边住两星期,就解决了。我们这两天就去看看爸。”

岳母走到妻身边,搂住妻。

岳母说:“好好过夫妻生活。”

妻说:“妈,你真体贴女儿。”

岳母从另一间卧室提出一个小包。

岳母说:“就这些东西要带,都是女人常用的。”

妻搂着我亲吻。

妻说:“路上开车小心,别急。我在家还要准备那些文件明天就用。”

我说:“你都回来啦慢慢来吧。”

妻说:“你可以慢我不能慢,山里的学生们等着我呢。我要跑几个机构,以后车就给我用了。”

我真恨不得一天把事情办完就回去。但,你别急,开车小心,回去帮妈拾捣拾捣屋子啊。

妻吻我。

……

第四章

我车开的飞快。

岳母说:“是不是急着回家啊?”

我说:“不,我是想能到家多陪你一会。”

岳母哭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减慢车速,搂过岳母,用手掌轻拂她的肩膀。

我说:“妈,你怎么了?”

岳母突然哇地大哭。我急忙在一块空地停下车,搂住她,撩开她的衬衫用手掌心贴着她的肌肤抚摸她的后背。

岳母说:“我委屈啊,我感到自己是一个被人赶出来的女人。”

我说:“妈,妈,你可别这样想。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爱的女人,从我爱上小莉,见到了你那一刻,我就知道了,我这一生都离不开你们两个女人。我对你们都是真心的,都是平等的。真的,妈。”

岳母在我的怀里抽搐了一会儿,我捧起她的脸嘴唇贴到她的嘴唇,她紧紧抱住我的头,舌头伸进我的口腔和我的舌头拚命纠缠。

岳母的胸脯剧烈起伏,像心中有股火。我揭开她的衣钮和乳罩,抓住她一对大乳房从快到慢揉搓。

岳母慢慢平静下来。

岳母说:“走吧,毕竟你们是夫妻,在路边上,我露著对乳房让人看见了笑话。”

我开动了车,岳母整理衣衫,她两手向后想系上乳罩的纽扣。

我说:“妈,别戴那乳罩了,这是晚上别人看不见。”

岳母拉下乳罩,系好衬衫的钮子。我拉着岳母的手。

我说:“妈,我真的不想让你离开我。男女之间有很多的事说不清,有情,有爱,有心,有性。恋母,这个情结不是谁的错。你对我有母爱,有情爱,有性爱,你都给我了一个完整的女人,我怎能舍得你。”

岳母说:“我就是一时心慌,你一揉我的乳房,我的心就静了。我们第一次时,我想拒绝你,可你摸到我的乳房,我身子就软了。你是第一次看见我哭吧?”

我说:“是。妈,你把我吓坏了。”

岳母说:“女人是水做的,爱哭。你也别怕,哭过了,我还是你的女人。”

我转头看岳母,她用纸巾抹干了眼泪,端详地坐着。

岳母说:“别看女人,看路!”

我说:“你这个女人我看不够。”

岳母说:“快五十了。外面那麽多漂亮的年轻女人你不找,天天回家陪我,要不是有你陪着我老得更快。我真是亲你亲不够。”

我说:“妈我喜欢像你这样的女人。”

岳母说:“为什么?”

我说:“成熟,经验,知道心疼人。”

岳母解开衣钮把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岳母说:“成熟主要是心理成熟,还有就是身体。妈有时自己看着自己的身子,也觉得这是女人最成熟的时候,要是没有男人享用真是可惜。我看你和小莉做爱时的动作都没有咱们俩的花样多。”

我说:“我们一开始时花样也不多。”

岳母说:“男女之间总的有个过程,才能配合好。我能和你配合好,其实都是被你调教出来的。”

岳母把头神到我这边。

岳母说:“你千万注意开车啊,我让你享受新鲜的性行为。”

岳母把我阴茎含入口中,我减慢车速,享受这个女人给我带来的快感。

我说:“妈,快到家了。”

岳母起身拉好我的裤链。系好她衬衫的钮扣。

岳母说:“在你之前,我很封建不知道女人的嘴还能性交,都是被你硬插插出的经验。”

我说:“妈,我感到特别舒服。”

岳母说:“行,等再有空我们开车去郊外没有人的地方,我脱光衣服陪你。”

我说:“有岳母光着屁股配女婿开车,说不定,我一起性就地就把我干了。”

岳母说:“我是丈母娘才能让你有这个兴致,和自己的妻恐怕也不行。你开着车摸著丈母娘光熘熘的身子,这样偷情想想就让人下面淌水。有我这个女人好吧。”

岳母说的挺有道理。

车到岳母家楼下,我在一盏路灯小停好车然后从后备箱取下岳母的两个包。

岳母整好衣衫,把乳罩塞进手包里走下车来。这时,岳母邻居的母子俩刚好走出楼门。那儿子有二十岁了长的挺高的个头,他妈是个矮胖的女人,穿着一件很薄的体恤和一条露著大腿的短裤。

邻居妈说:“哎啊,这不是洪老师吗?好久没住这了。”

岳母说:“是啊,在女儿那住,今天回来。这不,她让我女婿送我回来。”

儿子说:“洪阿姨好。”

岳母冲他点头,算是回答。

邻居妈看着我一直在笑。邻居儿子眼神盯着我岳母发呆。

邻居妈说:“洪老师,你这女婿真是体贴人啊。我们在家里闷得慌出去熘熘。”

岳母说:“好,好,你们去吧,改天再聊。”

他们走了,我和岳母进楼门前不由自主地一同回头看到他们的背影。他们母子搂在一起,那个儿子手伸进了他妈的裤腰。

岳母开门,我们进门后,我看到家里收拾的很整洁。我问岳母。告诉我,她隔三差五就抽空回来整理,要不她不放心。

我放下包,和岳母拥抱。

岳母说:“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我说:“我看到邻居女人的乳房了,她的体恤太薄,又没戴乳罩。”

岳母说:“哎啊坏了,我也没戴乳罩,他能看到我吗?”

岳母急忙打开镜子前的灯,照着看。

岳母说:“你看看,真的看不请吧?”

我说:“看不清,你的衬衫衣料本来就厚实又有花纹,怎么能看到里面呢。”

岳母舒了口气。

岳母说:“你说啊,这样的女人分明就是用乳房挑动男人嘛,真是伤风败俗。那小子也不是好东西,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楼上的女人都被他弄了,还惦记着我。”

我说:“妈,你也知道得真多。”

岳母说:“不是我想知道,都是那些女人自己说的,说他的龟头上有颗痣,我还看到过。”

我说:“那也是奇货。”

岳母说:“有一次我收楼上的水费到他家,他妈围了个浴巾开门让我进去,我想都是女人没有关系就进去了,她到里屋拿钱,我听到卧室了有声音,随意一看,不是故意的啊,还有两个这楼上的女人,她们都光着身子和他儿子在里面。”

我说:“那肯定不干什么好事。”

岳母说:“是啊,他妈拿钱出来时,儿子也跟着出来了也是光着的。他当着我的面就把他妈的浴巾撤掉了。他妈直跟我说,洪老师别介意,她儿子就这样。你都想像不到,她给我点钱都是噘著屁股点的,她儿子插进去了。我看着真是恶心,拿上钱赶紧走了。”

我说:“那你怎么不早点走啊。”

岳母说:“我得表现大度的些啊。也不别说,我看到他那上面还真有颗痣。”

岳母有个习惯进门就换衣服,说话时她已经脱的只剩下小小的内裤了。

我说:“妈,你就脱光了吧。”

岳母说:“好。”

我扶著岳母,她脱掉内裤。

岳母说:“我真看不惯那些女人,性是该享受,但是也不能乱来是吧?”

我点头。

岳母说:“我带你看看你的房间,你要来住我收拾一下。”

我们来到给我准备的房间。

我说:“挺好的,不用再收拾了。再说,我来了你还真让我住这个房间吗?”

岳母说:“要是别人来了呢?要是小莉来了呢?你有个房间总的说得过去啊。”

我们有来到岳母的房间,看到岳母的大床。

我说:“啊,我好久没上岳母的床了。”

岳母走到床边用手抚平床单。

岳母说:“这张床你以前没少上过。在你家,是妈妈上你的床,在这里该你上妈的床了。”

我说:“我现在就想上。”

岳母说:“这床干净的,脱了衣服上。”

我脱衣上床。

岳母说:“小莉刚回来,你要早回去,上床可以,不准上我。”

我靠在床头,岳母过来躺在床上。我抚摸她的乳房小腹和阴毛,她抓着我的阴茎。

岳母说:“今天小莉很奇怪,为什么总是说到我?”

我把小莉跟我说的话告诉了岳母。

岳母说:“和你爸复婚是不可能的,他不缺女人,我又不能允许男女不正当的关系,所以不行。我和老吴的事情,我本想过段时间告诉你们,今天你提起来,我就告诉你吧。他这个人不错,老婆不在了,他一直单身没有花边新闻。我们决定结婚了,只是我要等小莉回来以后再办婚事,我不能让你的身边没有女人。孩子,我替你操心,但是我也需要有个自己的家,有个名分。”

我没有说话,真听到岳母的话,心里不舒服。我使劲揉搓岳母的乳房,腿顶岳母的阴户。岳母跪起身来,拢开自己的头发,让我看着她把我的阴茎贴紧她的嘴唇。

岳母说:“我知道你会难过,所以一直不敢说。”

我说:“妈,道理我懂,但,我舍不得你……”

岳母说:“将来,我岳母去看看女婿,女婿来看看岳母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我们维持的关系不光是岳母女婿的关系,我们还有性关系。我们每次见面还可以像现在这样有性行为啊,我还是你的女人。以前,我没离婚的时候我们做的不是很好吗?”

我推到岳母搬开她的双腿插了进去。岳母哼哼地轻叫。

岳母说:“男人不能没有女人。老吴也邀我和他去旅行,我知道这是他侧面的性要求。我没有答应。我不能让他轻看了我,要不他都会怀疑到咱俩的关系。”

我说:“妈,我就是舍不得你。那个男人行吗?他能满足你的性需求吗?”

岳母说:“所以,我也舍不得你啊!妈是女人,以后妈还需要你像现在这样弄我。”

我说:“要是我们和小莉能同床,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但是我们做不到。我也不能让你在小莉回来了就一人回家独守空房没有男人要你。妈,我从理智上讲,你需要有自己的家。”

岳母说:“都怪妈妈不行,要是我胆子大一些,守着她和你性交,她也会接受的。你以为妈说别的几个女人光着屁股给了一个男人,不要脸。其实,妈心里也想试试几个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是什么样感觉。”

我说:“妈,你该结婚归结婚,那天有机会就和小莉起来吧,也给将来留个机会。”

岳母说:“千万不行,妈可不敢光着身子和年轻女人比身子。要是和我同龄的女人,比如像你妈我就可以做。你说啊,女人害了多少男人,可这个性又害了多少好女人。”

我每一下插得都很深。

岳母开始推我,我离开了她,她夹紧双腿。

岳母说:“今天不行,我的阴道不能再让你插了,小莉刚回来我占着你,对她不公平。你早点回去吧。”

我说:“毕竟是当妈的,心里总有孩子,这就是我最离不开你的地方。妈,这就是亲情。”

我起身下床,岳母也起身下床。

岳母说:“我知道你喜欢女人这样。”

岳母跪在我身前,抱着我的屁股乳房贴着我的大腿,把我湿漉漉的阴茎含入口中,然后吐出来。

岳母说:“我是女人也是妈妈,难做啊。真是对不住,今天你两次插进去,妈都没有让你出来,别怨我。妈是为你好,你这个东西今天也插了两个女人了。”

我出门时,岳母躲在门后,露著脸对着我。

岳母说:“要小心驾车啊!”

我看了外面没人。吻了她的嘴唇,她伸出了舌头。

回到家,妻搂住我。

妻说:“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刚把东西整理好,明天得用。”

我说:“帮妈整理也快,再说妈也惦记着你刚回来。”

妻说:“今晚你要补偿我的损失,性损失!”

我摸著妻的身子,到底是年轻女人,肉体充满弹性。

我说:“我看到妈的邻居了,母子俩在楼下,儿子搂着他妈的腰,手还摸着他妈的屁股。”

妻说:“稀罕吗?又不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我说:“什么啊,他妈穿的很薄,没戴乳罩都能看清乳房和乳头。你妈骂那个女人伤风败俗。”

妻说:“唉,你跟我来!”

妻开门带我出去。

我家住的楼每层有两户人家。对门这家是私营企业家,开酒店的,而且在各地有许多家连锁。男人忙于经营,长年不居住在家。我也只是见到过他两次,他人给我的印象还不错。可一年大多的日子,只有女人和她的两个儿子在家。那两儿子都在离居住地不远的一家私立中学上学。我们两家几乎没有联系,只是偶然见面打个招呼。那女人有点福相,穿金戴银到也看不出俗气。只是相互打招呼的时候,她很是趾高气扬。

妻把我领到她家门口。

妻说:“你听!”

我听到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哎呀-哎呀-哎呀的叫声,那是女人性高潮时的叫声。

妻趴在我的耳边,很小很小的声音。

妻说:“这是在家办事呢,她那两个大儿子够她刺激的。”

妻抓住我的阴茎,我们回到自己的家里。

妻说:“你听到了吧,就是女性和男性交合的事。全世界都明白,就连山里人都这样。”

我说:“我也是这样,就是你妈不懂。”

妻说:“她老正统。要不让我妈一个女人陪你住,还不住到我的床上去了,我还不放心呢。你的眼神还行啊,隔着层布都能看到女人的乳房。没往下看看她没穿裤头还露著毛?”

我说:“我是想看,可看不到。”

妻说:“那还是看我的吧,看得到还能用得上。”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