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破坏 (6)[原创]

妻子的破坏 (6) *********************************** 猫大和多数兄弟要求走轻,小弟必须服从,前面也有人说勾起的欲望整没了, 也有支持走重的,要么说为啥我矛盾呢,总走轻好像整的不是色文而是伦理文, 可是这轻跟重可能就像走悬崖,或者像女人的高潮,就差著那么一点点,一旦这 悬崖边走不好,我跟女主可就都掉进悬崖上不来了,到那个时候文是烂文,女主 是性奴,想翻身就要重新开坑了。我决定锻炼一下自己,试试能不能做到举重若 轻。 *********************************** 小月一份一份的把手中的糖果和彩色贴纸分给面前的孩子们,天真的男孩们 立刻开始欢呼雀跃,觉得小月简直就是圣诞老人。 看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样子,小月也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虽然没有城市里孩 子那样多彩,可是农村的淳朴与自然却也是这灯红酒绿的世界所不能比的,想着 想着,她也开始羡慕起这些孩子,还有时间能够继续天真,还有权利可以畅所欲 言,无视世俗的压力,这些都是成年人的世界里所享受不到的,可是自己却已经 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每天在男人的胯下讨生活。 看着这些乳臭未干的孩子,她知道蛹总有变成蝶的那一天,尤其是他们裤裆 里那颗蛹,有一天也会变成一条龙,一条毒蛇。若干年后,那条毒蛇也会经验老 道的进入某个阴道,撞击里面的子宫,喷洒出邪恶的种子。也许她自己只是在这 必然的进化之路上稍微推进了些节奏。放下了最后的道德包袱,小月心里已经扫 空了刚才心中仅有的一点负罪感,慢慢的站起身呼喊著孩子们过来。男孩们一边 向小月这边靠拢,眼睛确都是恋恋不舍的停留在刚刚到手的礼物上。 小月想:“哎……毕竟是孩子,他们的眼睛一刻都没有停留在自己穿着暴漏 的身体上,只是想着手里的玩物,呵呵,男人如果都是这样该多好。可是,孩子 们,今天阿姨就要让你们提前体会到那种让男人和女人堕落的快感深渊,你们以 后会为它无法自拔,它也会成为你们终生追求的目标。” 想到这里,小月对孩子们说:“你们想不想再得到一些礼物呢?” 男孩们拉着长音:“想————” “那好,阿姨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不是很远,就在那边,里面有一个阿姨跟 你们做游戏,做好了游戏,那个阿姨开心了,就会给你们买好多好多礼物,好不 好?” “好————” *** *** *** *** *** 姐姐看到小月带着孩子们回来,笑骂道:“你他妈找这么低年级的还干脆不 如去幼儿园找,你看看一个个身高才一米多一点,估计都不到十岁吧?” 小月赶忙解释:“我怕再大点的懂事了,回去乱说,一会咱们再让人掏了。” 这次姐姐露出赞许的眼神,点了一下头。其实姐姐明白,巨大的年龄反差对 妻子的心理震撼无疑更加强烈,只是他有点担心这群孩子是否已经有了初步发育 的性能力。“好,进来吧。” 房间里的妻子现在已经被调整了姿势,不再被绑在床上而是被四条长长的绳 子绑在房间的中央,绳子绑的程度也松弛了很多,让妻子得到有限的手脚活动跟 原地转身的余地,看着正在地上喘著粗气的大黑牙和脓包脸,看来妻子虽然最后 在姐姐的指导下还是被绑在地上,可是她的挣扎却也让这两个乞丐精疲力竭。 孩子们鱼贯进入房间,看见房间中央用棉被覆蓋着什么东西,周围还有绳子, 都觉得很奇怪。这时,姐姐走过来忽然掀起棉被,妻子重新被剥的精光的雪白身 体赤条条展现在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们面前,只是妻子为了减少曝光的面积,双 腿跪在地上,臀部紧压着小腿,以免被从后面看见阴部,上身压低,双手护住胸 部。 姐姐说话了:“孩子们,今天就是这位阿姨跟你们做游戏,叔叔呢,来为你 们讲解规则。”看着孩子们个个已经支起帐篷,姐姐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是啊,欲望,尤其是性欲,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它是维持整个物种群体延续 的保障。正如孩子出生,没有人教导就可以找到乳房吸允以取得食物,而另生命 个体得以生存一样。人类作为高级灵长类,可以不断繁衍靠的就是这种高于其它 动物的性欲和不断创新释放性欲的方式。这些孩子,可能连什么是性交都不知道, 更没有机会看见女人的裸体跟阴部,他们不清楚性交是靠他们的阴茎插入阴道完 成的,可是现在,本能的驱使却让他们的阴茎在裸体女人面前勃起。 “好了,孩子们,把衣服,裤子脱掉吧。” 孩子们纷纷开始照做,没有任何的害羞,在他们的思想里存在的只是人类初 期的无知跟天真。 小月笑着说:“姐,现在孩子是营养好还是怎么的?不到十岁的孩子,鸡巴 都有十几厘米了。” 姐姐接着说:“第一个游戏很简单,这个阿姨屁股下面有两个洞,一个是你 们也有的屁股洞,另外一个是只有阿姨才有的洞,你们只要每个人都把手指插进 这个洞里就算你们赢了,不过阿姨不会让你们这么简单就插进去,她肯定会躲开 你们,还会用身体挡着你们,能不能插进去就看你们自己咯。你们赢了这一局, 叔叔再买礼物给你们。” “好!!!”孩子们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很久没有声音的妻子忽然抬起头,恶毒的看着姐姐。 姐姐慢慢的凑过来,轻轻对妻子说:“这些孩子按年龄都可以做你的儿子了, 你不要伤害他们哦,别紧张,现在只是指奸。” 妻子气愤的浑身发抖,鼻翼翕动,发出一阵哀鸣。 姐姐站起身对孩子们说:“阿姨的意思是说,游戏开始!” 一个男孩先走过来,眼睛盯着妻子看了一会,回头说:“哇,这个阿姨好漂 亮啊,比我们买的贴纸上的明星阿姨都漂亮。” 后面的孩子也一起都凑了过来。 “是啊,比我家挂历上的阿姨也漂亮多了。” “阿姨的屁股好白啊。” 我好像坐在另外的一个房间都能听见妻子银牙紧咬的声音,我们的侄子外甥 都比这些孩子大几岁,怎么可以让这些孩子来………… 小影在旁边随口说:“你老婆这次要被这些孩子的鸡巴插了,给我感觉怎么 这么像乱伦呢?这么大个人让这么一群孩子操,姐姐也真有办法。” “小影,你等著,等我出去了,不光那个姐姐和小月,我连你也不放过。” 我心里开始打算报复小影这个多嘴的贱货。 *** *** *** *** *** 男孩们已经开始动手了,现在妻子的阴部被妻子跪着的姿势保护着,一时间 男孩们也不知道如何下手。终于有个男孩开始试图抬起妻子的臀部,用两只手一 左一右按住妻子两瓣雪臀,想往上抬。忽然妻子扭动了一下身体,那个男孩吓了 一跳,赶紧缩回了手。对着同伴们喊:“哇。阿姨的屁股好软啊。你们一块上啊, 我没那么大力气。” 于是七个男孩便一起凑了过来,有三个男孩准备一起抬起妻子的臀部。 刚刚触碰到妻子的臀部,妻子忽然转了一个方向,头向着男孩,臀部又被藏 在了身体背后。 男孩们觉得有点玩游戏的意思了,准备下轮进攻。 大黑牙这时已经慢慢的喘匀了气,缓缓对着脓包脸说:“刚才那娘们转身的 时候你看见那俩奶子了?一动呼扇呼扇的。” 脓包脸马上说:“咋没看见呢,刚才咱俩看给她脱衣服那阵是躺着,而且不 带动的,现在趴着,那娘们一动弹那奶子晃悠的,我眼睛都花了,还有那大白腿, 袜子脱了真他妈白,对了,你觉著这几个小崽子能行不?” “应该能行,手指头还不说插就插的事儿啊。” 一个男孩对同伴说:“咱们别一面进攻,围着阿姨,她屁股转到谁那谁插。” 姐姐越看越有趣,搬个椅子坐了下来。 妻子那边情况可不妙了,她明明听见孩子们说的话,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正在焦急的时候,忽然身体好像被什么异物插入,已经有一个孩子的食指成 功的插入了妻子的阴道。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阿姨洞里面疙疙瘩瘩的,好暖和。” 其他孩子见状也开始着急起来。围着妻子转圈。 可是妻子蒙着眼睛,能想的办法不多。 一个男孩跟旁边的一个使了一下颜色,自己摸了一下妻子左边的臀瓣,妻子 条件反射的向后方又闪躲,结果另外一个孩子已经伸起中指等在那里,妻子的动 作直接把那个孩子的中指套进了自己的阴道,这下自投罗网让妻子闷哼了一声, 要知道,刚才妻子向后闪躲的力气可是比第一个男孩插的力气大的多。 大黑牙在旁边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美人儿啊,自己把阴门往人家孩 子手上送,着急了吧?” 妻子忽然发疯了一样自己辗转腾挪,来发泄心中的怒火。喉咙里更是发出声 嘶力竭的哀鸣。 可是就在她刚刚停下来喘口气,又有个男孩把手指插了进去。 就这样,没一会,妻子已经是满头大汗,而七个孩子都已经把手指插进了妻 子的阴道。 姐姐一边看一边笑着说:“好孩子,阿姨跟你们玩的很高兴,你们开心吗?” 孩子们纷纷点头。 “其实啊,叔叔先让你们热身一下,后面还有更好玩的呢,你们要知道,叔 叔跟你们是一伙的,这个阿姨力气大,不让阿姨多跑两下你们玩不过她。” 孩子们纷纷问:“那后面的怎么玩啊?” 姐姐说:“第二个游戏,你们要用你们的小鸡鸡插阿姨刚才那个洞。这局赢 了马上就有奖品哦。” “好啊!”赢了第一个游戏,孩子们信心满满。 可是身体的转动哪有手臂跟手指灵活,感觉到孩子们的阴茎稍微触碰,妻子 就闪开臀部,孩子们也要跟着跑过去,没多久,孩子们就已经气喘吁吁。 大黑牙嘲讽的说:“娃啊,你们别按照上次的玩,你们动作没她快,要想鸡 巴能插进去就得按住她。” 孩子们听了,觉得有道理。马上过来两个一左一右把住妻子的腰。 这次妻子用力左右摇晃了一下,两个孩子都被撞出去好远。 又上来两个想把住妻子的臀部,又被妻子甩开。 大黑牙对脓包脸说道:“你觉得他们现在像不像山里一群小狼羔吃一只母老 虎?” 脓包脸说:“是啊,那狼要是没个套路就这么几个不都得让母老虎吃了啊?” 孩子们听到这,纷纷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大黑牙。 大黑牙瓮声瓮气的说:“狼要吃老虎就得得哪咬哪,不能可一个地方来,你 想插下盘就奔下盘使劲,那她想整你们不跟玩似的啊,全身上下哪都抓,然后专 门有几个咬住要害,什么奶子啊,裤裆下面啊,折腾一会母老虎就没劲了,眼瞅 著小狼崽子把自己肚肠子掏出来吃。” 孩子们彷佛得到了要领,又围成一个圈,一起像中间扑了过来。 妻子忽然觉得小腿被抓住了,伸腿刚踢走这个孩子,那边的孩子又把另外的 大腿抱住,正准备用力甩开这边的孩子,他却自己放开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整个房间这个时候像变成斗兽场,一只母老虎辗转腾挪的摆脱著一群狼崽子 的进攻。 大黑牙嘿嘿的笑着说:“对,这样她就跑不了啦,让你们插是早晚的事儿。” 忽然,一个孩子抱住了妻子的一只胳膊,张嘴就咬住了妻子的乳房。 脓包脸赶忙说:“小崽子,别给那娘们咬坏了。他说咬你们还真咬啊?” 大黑牙说:“你别操心了,孩子们精着呢,我这边看着呢,他没咬,就是用 嘴含着里面拿舌头舔呢。” 妻子觉得手臂被制住不说,乳房被孩子又吸又舔痒的很,还没等做出反应, 一条小腿又被抱住,这个孩子一口咬在脚心上,舌头也是不断舔动。然后是一条 大腿被抱住臀部又被一口咬住。妻子这次真急了,用尽全身力气甩开了两个,可 是马上又冲上来三个。 脓包脸对大黑牙说:“你这招还真他妈灵,你看这娘们,现在两个大腿被把 住,俩屁股瓣都被咬上了,两颗大奶子也被崽子含住,估计快不行了。” 大黑牙:“操,何止啊,你看看,现在腿让人家抱住,开始啃脚丫子心儿, 这玩意儿酥痒酥痒的,她能受了?” 脓包脸:“你再看看,那边还有舔大腿的呢,我操!上去一个开始舔逼了。” 大黑牙:“你看吧,再过一会,这群崽子就都挂在这娘们身上了” 在一群孩子的进攻下,妻子的动作越来越慢,每个孩子都紧紧的抓住妻子身 体的某个部位,而妻子所有敏感部位都或被含住或被孩子用嘴舔吸。远处看起来 妻子就像草原上的猎物,身上骑满了追逐她的鬣狗。 妻子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奋力的想挺动身体,或者摆臀,或者抬腿。可是, 毕竟七个孩子的体重现在都落在妻子身上,妻子全身已经被汗液包裹,合著洁白 的皮肤闪闪发亮。 终于,一个孩子抱住妻子的脖颈用力吸住妻子的咽喉把妻子扳倒在地上。妻 子喘著粗气,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挣扎了。模仿动物的行为仿佛唤醒了孩子们原始 的兽性,孩子们也在喘着气,仍然把著妻子的身体,死死不放开,嘴跟舌头也没 有闲着,还在贪婪的轻咬,舔,吸著妻子身体的各个敏感点,从脖颈到乳头,到 臀部,阴部,大腿,脚心。彷佛鬣狗扳倒了猎物之后在舔舐猎物的鲜血,进一步 消耗著猎物,直到正式开始享受美餐。 脓包脸笑着说:“倒了,倒了,真他妈不容易。” 大黑牙:“关键刚才那小子咬到阴核那下子太霸道了。行了,认她再顽强的 美女这回也要被小崽子操了,啥叫好虎架不住群狼。” 姐姐在旁边看的有趣,尤其大黑牙跟脓包脸两个人,连指点带解说,这下他 觉得倒真的没白留下他俩。 “好了,游戏继续,阿姨可以让你们插了,不过一个人插,另外的别放手, 保持现在的样子,否则不小心阿姨又跑了。” 妻子感到外阴有条硬邦邦的东西在摩擦,慢慢的开进了自己的阴道。 “哇,我插阿姨这个洞的时候,阿姨的屁眼收紧了。” 大黑牙笑着说:“我说孩子,那不叫什么洞,那叫逼,懂不?以后都这么叫 啊!” “哦,知道了,阿姨的逼里面真暖和,夹的我好紧。” “我舔阿姨的奶头,她的奶头变大了,也变硬了。” “阿姨的腿被我舔一下出鸡皮疙瘩了。” “我咬阿姨的脚心,她的脚一会收起来一会放开,真有意思。” 小影对我说:“哥,这几个孩子你别看没有经验,但是照这样下去,嫂子肯 定挺不住,这十四只手加上七条舌头可比我跟小月方才那两下子厉害多了。” 我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在我脑海里现在只回荡著一句话:“我的妻子被一群 不到十岁的孩子轮奸了。” “叔叔,我想尿尿。”孩子很害羞的跟姐姐说。 姐姐笑着说:“没事,再插几下就好了。” 孩子听了便更加快了速度。 忽然,“叔叔,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到阿姨逼里面了。” 姐姐说:“没事,阿姨喜欢你尿到她逼里。” “啊!!!,这样尿好舒服啊,叔叔我不想插了,再插小鸡鸡很疼。” “那就换别人吧,你已经可以得到奖品了。” 孩子们开始轮番上阵。 妻子全身都被孩子们抚摸著,舔著,而自己的阴道又被一条又一条的小鸡鸡 插入,逐渐感觉到阴道的深处有东西要出来,但是她知道,这个东西一定可耻的, 绝对不能流出来,她要忍,于是她咬著牙收缩著身体的全部肌肉。 “叔叔,阿姨的逼好像收紧了,屁眼也收起来了。”正在插妻子的男孩说。 姐姐:“那是阿姨在鼓励你呢,是不是收紧了更舒服啊?” “叔叔,我这次尿的好少。” “没事,尿的少也能得到奖品,换别人吧。” 妻子咬著牙坚持着,她从来没有觉得这种事情会有什么快感,也从来没有认 为做这种事情女人应该出那么多水,那是淫荡的表现,可是来自子宫周围涌动却 越来越强烈。 终于,“叔叔,阿姨逼里面好像出了好多水,现在里面滑滑的。” 大黑牙:“操,出水了,出水了,再正经的娘们也经不住这么多人操,全身 上下都让人摸遍了,谁能受了。” 姐姐走近两个乞丐:“我跟你们也做个游戏,打个赌,谁赢了我也有奖品, 你们猜这群孩子能不能送她到高潮?” 脓包脸:“我说不能,这都第五个了,这娘们才出水,看她这么能挺,再上 来俩肯定不行。” 大黑牙啐了一口:“就他妈你懂,我还想选不能呢,让他妈你先挑了!” 妻子不但要忍受孩子们的轮奸,还要忍受两个乞丐的精神折磨,两只手紧紧 的攥著,忍受着来自全身的刺激。 “叔叔,阿姨的水好像越来越多了,你看都流出来了,滴答滴答的滴出来。” “叔叔,阿姨的奶头也更硬了。” “叔叔,阿姨的脚蹦的好直啊!” 姐姐回答说:“阿姨是在鼓励你们呢,你们要更加卖力。” 妻子现在必须承认,来自身体各个部位的刺激,带来的是一种快感,而这快 感现在正由阴道延伸到子宫,再由子宫经由脊椎发散到身体各部,再混合了身体 各部的刺激回到阴道深处,而那个深处好像在酝酿着什么。一种不可知的事物。 这个事物一定是淫荡的,妻子当然也听说过性高潮这个词,她从未理解也不想去 理解,可是现在另她恐惧的是,自己的丈夫都没有给过自己这么强烈的快感,或 者说自己的性高潮不是展现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而是在这些男孩的胯下展现给两 个乞丐,不行,妻子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她一定要忍,不可以在这些人面前 高潮,这是对于妻子最大的侮辱。 可是,快感越来越强,连头脑都已经开始空白,妻子用出了所有的意志力来 抵抗,那股洪流马上就要喷之欲出了。不行。不能这样。不能出来。 终于,妻子感到了第七个孩子射出了精液,呼,终于没有出丑,在两个肮脏 龌龊的乞丐面前,在那个变态面前,在那个妓女面前,还有在这几个差点把自己 推向深渊的孩子面前。只要过一会体内这股力量就会消散,他们谁也别想得逞。 大黑牙失望的看着孩子慢慢抽出小鸡鸡,骂道:“你妈逼的,让我先选多好, 操,让你占个便宜。” 脓包脸得了便宜只是咧著嘴笑。 就在最后一个孩子的阴茎快要拔出来,已经快到阴道口时,他的阴茎触碰到 了妻子的G点,只是轻轻的触碰,可这偏偏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妻子放松的身体,感觉孩子的阴茎已经缓缓的拔出,可是她不知道,在自己 阴道口那里还有如此一个陷阱,这个点给她忽然的刺激,使毫无防备的妻子感到 一股电流从这个点延伸到阴道深处,然后重击子宫,她再也不能阻止体内储存的 能量的涌出,涌出的能量马上通往全身。 “嗯——————————”妻子发出了巨大的闷哼,这里面有对生理反应 的惊讶,有耻辱,有不甘,有快感…… 妻子的身体也开始剧烈抖动,抽搐。全身的敏感点变得更加敏感,孩子们的 刺激彷佛在这个时候变得深入骨髓,继续推动着阴道里能量的继续爆发,而阴精 已经像洪水般涌出。 两个乞丐看的眼睛都直了,大黑牙忘记了高兴,脓包脸也忘记了沮丧。他们 的眼睛都在直钩钩的看着眼前的绝世美女表演着高潮秀。妻子曲线美丽的脚已经 绷直,脖子也随着猛地抬头而尽力伸展,双手紧握都已经发白,而浑身的颤抖更 让已经变得潮红的乳房跟屁股大幅度的上下摆动,粉嫩的阴道中汹涌流出的白色 液体,白色,粘稠,像是男人的精液,而且还在不间断的流出。 *** *** *** *** *** 小影在我身边对我说:“哥,这是你老婆平生的第一次高潮吧?竟然是让这 群孩子给捅出来的,你看你老婆现在爽的,这是真正的高潮,跟普通的小高潮不 一样,看你老婆抖的跟打摆子似的,都过去几分钟了还缓不过来,那逼里还往外 射呢。你看她这样,你就想像刚才干她的是你自己,你把她操成这样。”说着, 小影把手伸向我的胯下。 小影笑了笑:“呦,有点抬头了,觉得看妻子高潮是不是有感觉了,这就对 了,你操不服那个骚娘们就让别人操,操到她抖成这样,你是不是也报仇了,谁 让她在你面前装清高,到了别人鸡巴那还不是让人操到白水都射出来了。” 小影说到这时,我的阴茎已经坚硬如铁。是的,在妻子高潮的瞬间,我的思 想好像也得到某种快感,我不敢想是不是小影说的那样,我也不想去分析,我只 想我的妻子不再受伤害,只想赶快结束这个噩梦。 *** *** *** *** *** 小月站在妻子身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低下对妻子说:“我操, 我当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是多么冰清玉洁呢,还什么咋整都不出水,还对性不感兴 趣,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让一群孩子操的,我们做鸡的在男人面前装高潮都没你 现在这么激烈。” 妻子咬著牙,听完了小月这番话,心里填满的,是对小月和姐姐的仇恨。 小月说完转身走过去问姐姐:“姐,下面咱怎么办?” 姐姐说:“好了,前面随便找的这些业余选手只是杀杀她的锐气,她现在肯 定一肚子仇恨,你信不信,你现在放开她,她能杀了咱们。不过,现在倒可以找 些职业选手过来玩玩了。” (待 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撸紫茎 加上 300 银元!

版主:小脸猫于2014_02_28 6:25:46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