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 第五章 浴火重生 第一节 至暗时刻 12

.

【烈火凤凰】

作者: 幻想30002021-4-24发表于SIS001

第五章 浴火重生 第一节 至暗时刻 12

“宁瑶,你回答我,你是不是被什么药物控制了,你还认识我吗?认得我吗?”风离染大声叫道。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宁瑶处传来,风离染抱不住她,身体向后跌倒,边上坐着的几个男人下意识伸手接住了她。

当风离染倒在他们怀中的瞬间,那几个人一时有些失神,大脑有好几秒一片空白。前而那人手掌垫在她后背,而另一只手竟神使鬼差压在挺拨雪乳上,但醒悟过来时明明知道抓住了乳房却舍不得将手松开。手指、掌心传来细腻溜滑的美妙触感,令他整个人兴奋地哆嗦起来。

中间那人手臂托著臀部,双手绕过身体抓住她的胯部,不知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抓得特别紧。最后那人在她摔倒时只来得及抱住一条腿,另一条腿垂挂在膝盖外侧,寸毛不生的私处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在他回过神来时,却也没有挪开视线。

宁瑶环顾四周,见再无人鼓掌,正想回去,突然听到司徒空高声道:“杀了抱着风离染的那几个人,慢慢杀,别杀太快。”看到风离染被那他们抱在怀中,司徒空有些不爽,自己都还没摸过她的奶子,倒被你们抢了先,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宁瑶闻言转过身,双掌闪电般扼住左右两个男人的咽喉。托住风离染上身的男人在惊恐中紧攥住手中雪乳,五根手指深深陷入洁白的乳肉之中。但很快,他松开了雪乳,同时将另一只手也抽出来,拚命去掰扼住自己咽喉的手掌。

而后面那人,都忘了还抱着风离染的大腿,直接去掰对方的手,于是风离平伸的大腿高高抬了起来。坐在后排的人突然看到风离染的腿翘了起来,还不停地左右摇晃,虽然知道此时正进行着杀戮,但眼前的美腿还是成功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中间那人虽没有被掐住喉咙,却吓得面无人色,双手连忙从风离染身下抽了出来,道:“我没抱,没抱,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风离染叫着宁瑶名字,但她根本不理睬,稍稍恢复些力气的她也去掰宁瑶的胳䏝,但根本无济于事。

风离染翘在半空的腿落了下来,左右两人已经被杀,宁瑶又扼住中间那个人咽喉。风离染心中悲愤到了极点,却又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杀了三人后宁瑶问道,司徒空摇了摇头,宁瑶便往后台走去。

风离染站在被杀的那些人身前,她远远望着赤著身体如同魔鬼般司徒空,不敢轻举妄动。以她对司徒空的了解,他虽大多数时候行事如同野兽,但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也并非完全没有头脑。从魔教的利益出发,杀了他们并没有多大好处,让他们继续与“门”斗,魔教反倒能从中渔利。他对自己的恨意无疑相当强烈,这能够理解,只有让他对自己的恨意得到发泄,才不会利用他们来发泄对自己的恨。

本来风离染想安抚众人情绪后,再与司徒空沟通,只要他能提出要求,只要不触及信念的底线,哪怕再痛苦、再屈辱、再困难她也会去做。

风离染听过冷傲霜的故事,阿难陀要求她在规定时间用口交的方法让数十个男人射精,这样才肯放过无辜的孩子与少女。那时冷傲霜刚刚失去处子之身,根本没有丝毫性爱经历,在所有人看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何,但冷傲霜奇迹般做到了,救下那些孩子与少女。如果司徒空提出了类似的要求,风离染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挑战尝试。

但是,照着这个思路考虑,首先自己不能说“你要我做什么才肯放过他们”、“只要放了他们,我什么都愿意做”之类的话。刚才身后三人被杀之时,风离染已经很想这么说了,但最后还是没说。因为如果这么说,等于向司徒空宣告,我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那些人生命,那么即然自己在乎是他们,司徒空只有用杀光他们才能发泄对自己的恨意。

当然,如果司徒空主动提出要求,那就不一样,他必定认为通过这件事可以发泄自己的恨,结局就可能不同。但他会不会提?什么时候提?自己是否能做得到?风离染感到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在司徒空命宁瑶杀人时,风离染陷入了绝望。看来司徒空今天是打算杀光在场的所有人了。因为如果不杀光他们,宁瑶背叛投敌之事就可能被凤知道,这不仅会让宁瑶的利用价值降低,还会令凤加强防备。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双双惊恐的眼晴在风离染面前晃动,风离染心中充满愧疚,虽然拯救他们的可能性已变得极低,但她还是不会放弃。

司徒空望着台下风离染感到有些意外,他以为她会来求自己,但并没有。他本就想好,她来求自己也没用,该杀还是得杀。但她既没有来求,甚至没主动回到台上来。她在想什么?她有什么打算?难道她不想救那些人了?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司徒空庞大的身躯像电影中的金钢,从舞台跨越数十米直接跳风离染面前。人没到,强烈的劲风吹得风离染向后倒去。还只倒到一半,风离染感到胸口传来剧痛,一双蒲扇般手掌已紧紧握住自己的乳房。

“嘭”一声闷响,风离染的后背撞在刚刚被杀的尸体上,座椅靠背立刻撞断,尸体连着风离染一起倒向后排。几乎同时,司徒空膝盖撞在邻座两人的腹部,左边是个死人,右边还是个活人,两人一起撞断椅背向后倒去。后排坐着的人顿时吓得尖叫起来,站起准备逃窜。

“离坐者杀!”司徒空道。在他说话的时,风离染反手抓住两人裤脚扯住他们,还没把他们扯回座位,自己先被司徒空从地上拉起来,胸口传来更加剧烈无比的疼痛。

司徒空的手掌极其巨大,将整个乳房都紧紧握在掌心。钢爪般的十根手指猛然收拢,洁白的乳肉立刻从指缝间鼓溢了出来。凶狠抓捏数下后,手掌移到雪乳外侧,从侧边用手指疯狂捻动,顿时蜜桃似的乳房硬生生被捻成尖尖的圆椎体,在司徒空用虎口夹住娇嫩乳头时,风离染终于痛得叫了起来,小手不由自主地抓住司徒空粗壮的胳膊。

风离染的乳房不仅形状极美,抓捏时的触感更令人热血贲张,乳肉丝毫没有松软之感,但却也不会让人觉得硬。弹性十足再加细腻之极的肌肤,有种滑不溜手的感觉。听着风离染的痛叫,看着她痛苦的神情,又见她惊恐地抓住自己胳膊,司徒空心情愉悦许多。

亢奋中,他用虎口圈住雪乳中端用力猛捏,顿时浑圆的雪乳像葫芦一样分成上下连接的两个球体。司徒空将风离染身体拎了起来,低下头露出森森白牙,朝从虎口中挤压出来白色肉球咬了下去。

突然,风离染身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大吼一声,跳了起来一拳向司徒空脑袋打去。他叫迈克,是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一名官员。因为工作关系他与风离染很熟,曾追求过她,虽然风离染婉转地拒绝了,但并没完全放弃。

他记得在表白被拒后问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喜欢我的工作。”

“你总不会可能和工作过一辈子。”

“为什么不可以?”

“有这样的女人吗?”

“当然有,比如南丁格尔。我注定是个漂泊者。为了我的使命,我宁可不要婚姻。”

风离染用南丁格尔的话表明心志,当时他不知如何反驳,心中却只认为这只不过是婉拒的托辞罢了。但此他相信了,相信她有着和南丁格尔一样品质,执著、勇敢、坚强、无私奉献。

野兽般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摧残蹂躏着他心中的天使,在看到司徒空恶狠狠咬向乳房时,忍耐终于到达了极限,无边的怒火让他忘记了死亡的恐惧,跳了起来挥拳将司徒空打去。

正义的拳头还在半路,司徒空抓着风离染的乳房将她往前一送,风离染的头撞在迈克的胸口,顿时迈克胸骨全碎,在跌回座位前已气绝身亡。

司徒空继续噬咬起手中的雪乳,画面暴虐残酷,但再也没有人敢挺身而出。半晌,司徒空终于抬起头,他握著风离染的雪乳,拖着她在剧场座位间的狭窄通道中行走。风离染脸朝上,身体横搁在座位上的人腿上,随着缓缓拖行,雪白圆润的翘臀、曲线迷人的长腿、仍穿着高跟鞋的玉足在他们眼面前、在大腿上颠簸著向前挪动。

“我知道你们中打她主意的有不少,如果谁想摸她,就大胆去摸,这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摸女人的机会了。”司徒空大声道。

和让宁瑶杀人是一个道理,让她邀请来的人侵犯她,带来的痛苦屈辱或许会更加强烈。但让司徒空失望了,走到整排座位的尽头,没有人将手伸向风离染。在转去下一排时,他抓着风离染的头发拖行,故意让两只雪乳都裸露在男人们的面前,但还是没人去摸她,司徒空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野兽般的直觉让他感到有个男人对风离染的渴望特别强烈。

“机会错过就再没有了。”司徒空悠然道。

司徒空的直觉没有错,虽然在场有许多人爱慕甚至觊觎风离染的美色,但企图以卑鄙手段玷污她的人极少,而眼前这个叫布朗的男人是极少中的一个。他是美国国际贸易委会员的官员,在单独请风离染吃饭时,曾在酒里下了迷药。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风离染明明喝下掺有迷药的酒,却像一点事都没有,而且非常隐晦巧妙点了他下药的事,但还是给他留足面子,从此他不敢再对风离染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听到司徒空的话,布朗的身体颤抖起来,要说不想摸肯定是假的,眼前的雪乳是那么诱人,但最后他还是克制住这种邪恶的想法。虽然他曾对风离染下过药,但那是因为她是自己心中的女神,他太想得到她了,眼睁睁看着心中的女神被这般凌辱,无比的愤怒、强烈的痛心压制住了兽性的冲动。曾经对自己下过药的布朗并没有受司徒空蛊惑,让风离染感到有些意外,但心情却更加沉重,该如何挽救他们的生命,她还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司徒空又一次感到失望,当然他可以强迫他们去摸风离染,但这就失去了意义。司徒空太了解凤战士,只有让风离染感受人性的恶,才会对她带来打击与伤害。拖着风离染继续前进,司徒空不用回头都知道此刻风离染内心被他无法理解的所谓崇高牺牲所填满。

对风离染的强暴肯定要当众进行,司徒空本想回到舞台上去,但想了想拖着风离染走到分隔剧场前后区的宽敞过道上,在他们中间进行,对风离染的打击或许会更大一点。

司徒空俯下身,手掌似铁钳般夹住大腿根,将她整个人倒提起来。“光来。”司徒空大声道,很快几道耀眼眩目的追光从各个方向射来交叉罩在他和风离染身上。虽然可以肯定风离染尚是处子之身,但凡事需眼见为实,就像落凤岛上的蓝星月,他以为也是处女,但扒开阴道一看,却没有处女膜的存在。

倒立著的风离染手撑地板,眼睁睁看着两只极像毒蛇蛇头般的大拇指从左右两侧伸向自己纯洁的花穴,内心的痛苦与屈辱越来越强烈。

粉红色的娇嫩花唇被一层一层捻开,当里外两层花瓣盛开绽放之时,强光映照下的纯洁花穴美得就像一朵娇艳的鲜花。“彼岸花”司徒空莫名想到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花,只有极美丽、极纯洁之人,站在地狱门口,心中充满悲伤,才会绽放出这般凄美无比之花。

粗壮的拇指像毒蛇钻进鲜花的中心,米粒大小的洞口被扩开数十倍,另一条毒蛇紧跟而上,继续向洞口发动猛烈的攻击。花穴洞口不堪重负继续扩张,两条毒蛇蛇头都钻进了洞穴之中。

拇指插入阴道后,司徒空缓缓将阴道口扒了开来,剧烈疼痛令风离染身体骤然紧绷。司徒空并没有使用蛮力,而是很有耐心地将洞口一点一点扩大,太急太快容易将阴道口撕裂,他不想还没见到处子落红时就弄得鲜血淋漓。

在场的人一时不知道司徒空要干什么,但眼前的画面实过于惊悚和震撼,尤其是过道中的前排,离两人只有二、三米远。倒立著风离染面朝着他们,双手撑地,双腿劈叉般伸向两侧,一只野兽凑在双腿间,正慢慢扒开她的阴道。面对死亡的恐惧、赤裸胴体的诱惑、还有进行中的极度暴虐,他们都丧失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足足三、五分种,司徒空终于将阴道口扩开到可以容纳普通人阴茎般大小,在这之前,强光已经照了进去,因为反光,他已看到幽深洞穴里出现的白色闪光,当阴道口扩张直径接近五公分,生长连接在阴道四壁的处女膜清晰可见。肉白色中带着些许粉红的处女膜反射著照入洞穴光线,不仅照亮了阴道前端的柔嫩肉壁,就连处女膜中间留着的小孔也看得清清楚楚。

已验证她是如假包的完壁之身,但司徒空并未作罢,他向前走了两步,将扒开的阴道口凑到通道最前排一个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在如此近的距离,他们都看到了风离染阴道中闪闪发光的处女膜。

那些个男人有的这一生都没碰到过一个处女,有的即便有过处女但却没见过处女膜到底长啥样。反正自从这个野兽般的男人出现后,发生的一切是他们哪怕做梦都做不到的,那些人呆呆傻傻看着风离染的处女膜,一个个大脑处于停机状态。

将风离染的处女膜如战利品般展示一圈后,司徒空将风离染扔在过道地上,他随机指著几个座位上的男人道:“你,起来,还有你。”四个被他点到名的人战战兢兢站起走了过来,司徒空指了指正慢慢爬起的风离染道:“抓着手脚抬起来。”几个人还在犹豫,司徒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冲过来将他们拖走,完全不理睬他们的求饶叫喊立刻全部枪杀。

司徒空又随机点了四个人,这一次他下达命令后,他们抓着风离染的手脚将她抬了起来。“翻过来,屁股朝上,抓脚的,往两边走,再走,走。”在司徒空的指挥下,他们如提线木偶般将风离染身体翻转过来,将她双腿向两边大大分开。

司徒空大力抓捏着极有弹性的雪白股肉,欲火不停腾腾往上蹿,他有些醒悟到因为过于执著给风离染更大的打击与痛苦,反有点忽视她的美丽,忽视她的美丽带给自己的享受。司徒空哑然失笑,高高扬起手臂一掌重重击在雪臀上,开始用人类原始本能的指引来寻求更大的快乐。

这一掌力量极大,虽然风离染的股肉结实紧致,但右半边的股肉还是重重撞到左侧股肉,强劲冲击力从雪臀传至大腿再到小腿,在小腿肚的抖动中,抓着风离染左脚的男人感到手中握著的纤细脚踝震动起来,他心一颤手一软,脚踝竟从掌中滑脱出来。

司徒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几个男人已将他拖走,在声嘶力竭的“不要杀我!救命呀!”叫喊声中,死亡人数又增加了一个。风离染一只脚被人抓着,一只脚踩在地上,她扭过头望着司徒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咒骂、哀求都不会有用,在枪声响起之时风离染还是忍不住道:“司徒空,你是一定要杀光他们?”

“等下我会给你一个救他们的机会。”司徒空道。

“你要我做什么?”风离染道。

“别急,等我先操了你屁眼再说。”司徒空又随便叫了个人,让他将风离染的左脚又提了起来。

“再玩个游戏吧,给你们五分时间,把老子的鸡巴搞进她屁眼里,弄不进去你们都得死。”刚才拖着风离染穿行在座位时,没有一个人伸手摸她,司徒空多少仍有点不甘心。

提着风离染手脚的四个男人顿时面面相觑,就在刚刚已经有五个人被杀了,死亡的阴影令他们无比恐惧。突然,面朝下方的风离染道:“没关系的,你们就按他说的做。”

四个人对视著,其中一人道:“风离染都这么说了,我们就试试吧,我真的不想死,我老婆孩子还等着我回去。”

虽是助纣为虐的恶行,但却敌不过死亡带来的恐惧,他们抓着风离染的手脚,将暴露出来的菊穴凑向司徒空直挺挺的阳具。比鹅蛋还大的龟头顶在菊穴口,抓着她脚的两个男人用力拉拽,向两侧平伸玉腿角度开始变小,突然两人感到手上一轻,风离染的雪臀撞到了司徒空的胯部。

“进去了吗?”抓着风离染手的人紧张地问道。

“怎么可能,滑开了。”抓着腿的人比较清楚实际状况。

四人又试了一次,还是同样的结果,雄壮粗大的肉棒紧贴着花穴穿行而过。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其中有一人道:“这不行的,那东西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插得进去。”

“那么办?”有人问。

“得把她放下来才行,这样抬着不行的。”有人道。

“人不能放下来。”司徒空冷冷地道。

时间又过去了三十秒,他们的生命剩下还不到四分钟了。抓着脚的其中一人对抓着手的两人道:“这样,你一个人在前面抓着她两只手,你过来,扶住她的腰,一定要扶住,尽量不要让屁股动。”

这一次,龟头在菊穴口停留了更长时间,在龟头与菊穴入口大小尺寸相差实在太多,肉棒再一次从洞口滑过,“噗呲”一下钻进深深的股沟之中。时间又过去了近一分钟,只剩下两分半钟。

提议抓住风离染腰的人比其他几人有更多肛交经验,他想了想道:“再来,要注意,刚才我们往后拉的时候,她的腿并得太拢了,我们得抓着她大腿,分开的角度保持在四、五十度的样子。还有,让你抓着她腰,不仅要稳,还得用眼睛要去看,还要配合我们调整身体的角度,插高了要把她屁股压下去,低了要把她屁股抬起来。唉,看你的样子说了你也不明白,我们换一换,还有二分钟,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加把劲吧。”

六只毛绒绒的大手钳住风离染的大腿、小腿和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抓着腰胯的人果然是关键,这一次顶在菊穴口的龟头终于发动起比较有效的攻击。

“抬稳,抬稳了,慢点,好!继续用力,拉,往后拉。放心,尽管用力,我这里看着呢。快了,就快进去了,还差一点点,能不能再用点力。”最有肛交经验者不断进行着指挥。

对于心中没有像凤战士一样有坚定信念的普通人,在面对死亡时,尊严、正义、良知会被恐惧所压倒。不知不觉中,几个人胯间的阳具硬挺起来,虽然他们并不想做这样邪恶之事,但或许很多人的心底其实有埋藏着的、不为人所知的邪恶种子。

司徒空乐呵呵地看着几个人拚命前拖后拽,还真别说,在他们共同努力下,龟头的顶端还真挤进风离染的屁眼里,但这已是极限,不是说他们到了极限,而是屁眼扩张到了极限。随着屁眼一点点被撑开,周围一圈粉红色的细细褶皱已完全消失不见,如果龟头再强行往里捅,撑开的洞口某处随时会撕裂开来。

“加油,没多少时间了,来,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用力。”那个男人满头大汗地叫道。

在他喊出“三”时,司徒空龟头突然往上翘了翘,顿时阳具再次滑门而过,“啪”一声闷响,风离染的屁股又重重撞到司徒空的胯间。

“还有十秒钟。”司徒空道。

几个男人面如死灰,先是抓着她腿的男人手一松,悬在空中风离染落到了地上,接着抓着她手的男人也绝望地松了开来,只有抓着她腰胯的男人好像还不死心。在他们被拖走时,风离染转过身道:“不要杀他们,我自己来!”

司徒空手扬了起来,手下收到讯息没有立刻开枪,他道:“什么自己来?”

“做刚才你要他们做的。”风离染道。

“刚才他们这么对你,你还愿意为他们牺牲?”司徒空道。

“是的。”风离染毫不犹豫地道。

“真不搞不明白你们,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司徒空道。

“他们因我而来,我不想这里每一个人因我而死。”风离染道。

“好,那就也给你五分钟。”司徒空不相信她能让自己的鸡巴插进这么紧的屁眼里。

作者: 幻想3000 时间: 2021-4-24 22:46 标题: 【烈火凤凰】第五章浴火重生 第一节至暗时刻12

“宁瑶,你回答我,你是不是被什么药物控制了,你还认识我吗?认得我吗?”风离染大声叫道。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宁瑶处传来,风离染抱不住她,身体向后跌倒,边上坐着的几个男人下意识伸手接住了她。

当风离染倒在他们怀中的瞬间,那几个人一时有些失神,大脑有好几秒一片空白。前而那人手掌垫在她后背,而另一只手竟神使鬼差压在挺拨雪乳上,但醒悟过来时明明知道抓住了乳房却舍不得将手松开。手指、掌心传来细腻溜滑的美妙触感,令他整个人兴奋地哆嗦起来。

中间那人手臂托著臀部,双手绕过身体抓住她的胯部,不知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抓得特别紧。最后那人在她摔倒时只来得及抱住一条腿,另一条腿垂挂在膝盖外侧,寸毛不生的私处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在他回过神来时,却也没有挪开视线。

宁瑶环顾四周,见再无人鼓掌,正想回去,突然听到司徒空高声道:“杀了抱着风离染的那几个人,慢慢杀,别杀太快。”看到风离染被那他们抱在怀中,司徒空有些不爽,自己都还没摸过她的奶子,倒被你们抢了先,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宁瑶闻言转过身,双掌闪电般扼住左右两个男人的咽喉。托住风离染上身的男人在惊恐中紧攥住手中雪乳,五根手指深深陷入洁白的乳肉之中。但很快,他松开了雪乳,同时将另一只手也抽出来,拚命去掰扼住自己咽喉的手掌。

而后面那人,都忘了还抱着风离染的大腿,直接去掰对方的手,于是风离平伸的大腿高高抬了起来。坐在后排的人突然看到风离染的腿翘了起来,还不停地左右摇晃,虽然知道此时正进行着杀戮,但眼前的美腿还是成功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中间那人虽没有被掐住喉咙,却吓得面无人色,双手连忙从风离染身下抽了出来,道:“我没抱,没抱,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风离染叫着宁瑶名字,但她根本不理睬,稍稍恢复些力气的她也去掰宁瑶的胳䏝,但根本无济于事。

风离染翘在半空的腿落了下来,左右两人已经被杀,宁瑶又扼住中间那个人咽喉。风离染心中悲愤到了极点,却又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杀了三人后宁瑶问道,司徒空摇了摇头,宁瑶便往后台走去。

风离染站在被杀的那些人身前,她远远望着赤著身体如同魔鬼般司徒空,不敢轻举妄动。以她对司徒空的了解,他虽大多数时候行事如同野兽,但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也并非完全没有头脑。从魔教的利益出发,杀了他们并没有多大好处,让他们继续与“门”斗,魔教反倒能从中渔利。他对自己的恨意无疑相当强烈,这能够理解,只有让他对自己的恨意得到发泄,才不会利用他们来发泄对自己的恨。

本来风离染想安抚众人情绪后,再与司徒空沟通,只要他能提出要求,只要不触及信念的底线,哪怕再痛苦、再屈辱、再困难她也会去做。

风离染听过冷傲霜的故事,阿难陀要求她在规定时间用口交的方法让数十个男人射精,这样才肯放过无辜的孩子与少女。那时冷傲霜刚刚失去处子之身,根本没有丝毫性爱经历,在所有人看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何,但冷傲霜奇迹般做到了,救下那些孩子与少女。如果司徒空提出了类似的要求,风离染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挑战尝试。

但是,照着这个思路考虑,首先自己不能说“你要我做什么才肯放过他们”、“只要放了他们,我什么都愿意做”之类的话。刚才身后三人被杀之时,风离染已经很想这么说了,但最后还是没说。因为如果这么说,等于向司徒空宣告,我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那些人生命,那么即然自己在乎是他们,司徒空只有用杀光他们才能发泄对自己的恨意。

当然,如果司徒空主动提出要求,那就不一样,他必定认为通过这件事可以发泄自己的恨,结局就可能不同。但他会不会提?什么时候提?自己是否能做得到?风离染感到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在司徒空命宁瑶杀人时,风离染陷入了绝望。看来司徒空今天是打算杀光在场的所有人了。因为如果不杀光他们,宁瑶背叛投敌之事就可能被凤知道,这不仅会让宁瑶的利用价值降低,还会令凤加强防备。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双双惊恐的眼晴在风离染面前晃动,风离染心中充满愧疚,虽然拯救他们的可能性已变得极低,但她还是不会放弃。

司徒空望着台下风离染感到有些意外,他以为她会来求自己,但并没有。他本就想好,她来求自己也没用,该杀还是得杀。但她既没有来求,甚至没主动回到台上来。她在想什么?她有什么打算?难道她不想救那些人了?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司徒空庞大的身躯像电影中的金钢,从舞台跨越数十米直接跳风离染面前。人没到,强烈的劲风吹得风离染向后倒去。还只倒到一半,风离染感到胸口传来剧痛,一双蒲扇般手掌已紧紧握住自己的乳房。

“嘭”一声闷响,风离染的后背撞在刚刚被杀的尸体上,座椅靠背立刻撞断,尸体连着风离染一起倒向后排。几乎同时,司徒空膝盖撞在邻座两人的腹部,左边是个死人,右边还是个活人,两人一起撞断椅背向后倒去。后排坐着的人顿时吓得尖叫起来,站起准备逃窜。

“离坐者杀!”司徒空道。在他说话的时,风离染反手抓住两人裤脚扯住他们,还没把他们扯回座位,自己先被司徒空从地上拉起来,胸口传来更加剧烈无比的疼痛。

司徒空的手掌极其巨大,将整个乳房都紧紧握在掌心。钢爪般的十根手指猛然收拢,洁白的乳肉立刻从指缝间鼓溢了出来。凶狠抓捏数下后,手掌移到雪乳外侧,从侧边用手指疯狂捻动,顿时蜜桃似的乳房硬生生被捻成尖尖的圆椎体,在司徒空用虎口夹住娇嫩乳头时,风离染终于痛得叫了起来,小手不由自主地抓住司徒空粗壮的胳膊。

风离染的乳房不仅形状极美,抓捏时的触感更令人热血贲张,乳肉丝毫没有松软之感,但却也不会让人觉得硬。弹性十足再加细腻之极的肌肤,有种滑不溜手的感觉。听着风离染的痛叫,看着她痛苦的神情,又见她惊恐地抓住自己胳膊,司徒空心情愉悦许多。

亢奋中,他用虎口圈住雪乳中端用力猛捏,顿时浑圆的雪乳像葫芦一样分成上下连接的两个球体。司徒空将风离染身体拎了起来,低下头露出森森白牙,朝从虎口中挤压出来白色肉球咬了下去。

突然,风离染身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大吼一声,跳了起来一拳向司徒空脑袋打去。他叫迈克,是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一名官员。因为工作关系他与风离染很熟,曾追求过她,虽然风离染婉转地拒绝了,但并没完全放弃。

他记得在表白被拒后问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喜欢我的工作。”

“你总不会可能和工作过一辈子。”

“为什么不可以?”

“有这样的女人吗?”

“当然有,比如南丁格尔。我注定是个漂泊者。为了我的使命,我宁可不要婚姻。”

风离染用南丁格尔的话表明心志,当时他不知如何反驳,心中却只认为这只不过是婉拒的托辞罢了。但此他相信了,相信她有着和南丁格尔一样品质,执著、勇敢、坚强、无私奉献。

野兽般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摧残蹂躏着他心中的天使,在看到司徒空恶狠狠咬向乳房时,忍耐终于到达了极限,无边的怒火让他忘记了死亡的恐惧,跳了起来挥拳将司徒空打去。

正义的拳头还在半路,司徒空抓着风离染的乳房将她往前一送,风离染的头撞在迈克的胸口,顿时迈克胸骨全碎,在跌回座位前已气绝身亡。

司徒空继续噬咬起手中的雪乳,画面暴虐残酷,但再也没有人敢挺身而出。半晌,司徒空终于抬起头,他握著风离染的雪乳,拖着她在剧场座位间的狭窄通道中行走。风离染脸朝上,身体横搁在座位上的人腿上,随着缓缓拖行,雪白圆润的翘臀、曲线迷人的长腿、仍穿着高跟鞋的玉足在他们眼面前、在大腿上颠簸著向前挪动。

“我知道你们中打她主意的有不少,如果谁想摸她,就大胆去摸,这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摸女人的机会了。”司徒空大声道。

和让宁瑶杀人是一个道理,让她邀请来的人侵犯她,带来的痛苦屈辱或许会更加强烈。但让司徒空失望了,走到整排座位的尽头,没有人将手伸向风离染。在转去下一排时,他抓着风离染的头发拖行,故意让两只雪乳都裸露在男人们的面前,但还是没人去摸她,司徒空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野兽般的直觉让他感到有个男人对风离染的渴望特别强烈。

“机会错过就再没有了。”司徒空悠然道。

司徒空的直觉没有错,虽然在场有许多人爱慕甚至觊觎风离染的美色,但企图以卑鄙手段玷污她的人极少,而眼前这个叫布朗的男人是极少中的一个。他是美国国际贸易委会员的官员,在单独请风离染吃饭时,曾在酒里下了迷药。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风离染明明喝下掺有迷药的酒,却像一点事都没有,而且非常隐晦巧妙点了他下药的事,但还是给他留足面子,从此他不敢再对风离染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听到司徒空的话,布朗的身体颤抖起来,要说不想摸肯定是假的,眼前的雪乳是那么诱人,但最后他还是克制住这种邪恶的想法。虽然他曾对风离染下过药,但那是因为她是自己心中的女神,他太想得到她了,眼睁睁看着心中的女神被这般凌辱,无比的愤怒、强烈的痛心压制住了兽性的冲动。曾经对自己下过药的布朗并没有受司徒空蛊惑,让风离染感到有些意外,但心情却更加沉重,该如何挽救他们的生命,她还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司徒空又一次感到失望,当然他可以强迫他们去摸风离染,但这就失去了意义。司徒空太了解凤战士,只有让风离染感受人性的恶,才会对她带来打击与伤害。拖着风离染继续前进,司徒空不用回头都知道此刻风离染内心被他无法理解的所谓崇高牺牲所填满。

对风离染的强暴肯定要当众进行,司徒空本想回到舞台上去,但想了想拖着风离染走到分隔剧场前后区的宽敞过道上,在他们中间进行,对风离染的打击或许会更大一点。

司徒空俯下身,手掌似铁钳般夹住大腿根,将她整个人倒提起来。“光来。”司徒空大声道,很快几道耀眼眩目的追光从各个方向射来交叉罩在他和风离染身上。虽然可以肯定风离染尚是处子之身,但凡事需眼见为实,就像落凤岛上的蓝星月,他以为也是处女,但扒开阴道一看,却没有处女膜的存在。

倒立著的风离染手撑地板,眼睁睁看着两只极像毒蛇蛇头般的大拇指从左右两侧伸向自己纯洁的花穴,内心的痛苦与屈辱越来越强烈。

粉红色的娇嫩花唇被一层一层捻开,当里外两层花瓣盛开绽放之时,强光映照下的纯洁花穴美得就像一朵娇艳的鲜花。“彼岸花”司徒空莫名想到这种存在于传说中的花,只有极美丽、极纯洁之人,站在地狱门口,心中充满悲伤,才会绽放出这般凄美无比之花。

粗壮的拇指像毒蛇钻进鲜花的中心,米粒大小的洞口被扩开数十倍,另一条毒蛇紧跟而上,继续向洞口发动猛烈的攻击。花穴洞口不堪重负继续扩张,两条毒蛇蛇头都钻进了洞穴之中。

拇指插入阴道后,司徒空缓缓将阴道口扒了开来,剧烈疼痛令风离染身体骤然紧绷。司徒空并没有使用蛮力,而是很有耐心地将洞口一点一点扩大,太急太快容易将阴道口撕裂,他不想还没见到处子落红时就弄得鲜血淋漓。

在场的人一时不知道司徒空要干什么,但眼前的画面实过于惊悚和震撼,尤其是过道中的前排,离两人只有二、三米远。倒立著风离染面朝着他们,双手撑地,双腿劈叉般伸向两侧,一只野兽凑在双腿间,正慢慢扒开她的阴道。面对死亡的恐惧、赤裸胴体的诱惑、还有进行中的极度暴虐,他们都丧失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足足三、五分种,司徒空终于将阴道口扩开到可以容纳普通人阴茎般大小,在这之前,强光已经照了进去,因为反光,他已看到幽深洞穴里出现的白色闪光,当阴道口扩张直径接近五公分,生长连接在阴道四壁的处女膜清晰可见。肉白色中带着些许粉红的处女膜反射著照入洞穴光线,不仅照亮了阴道前端的柔嫩肉壁,就连处女膜中间留着的小孔也看得清清楚楚。

已验证她是如假包的完壁之身,但司徒空并未作罢,他向前走了两步,将扒开的阴道口凑到通道最前排一个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在如此近的距离,他们都看到了风离染阴道中闪闪发光的处女膜。

那些个男人有的这一生都没碰到过一个处女,有的即便有过处女但却没见过处女膜到底长啥样。反正自从这个野兽般的男人出现后,发生的一切是他们哪怕做梦都做不到的,那些人呆呆傻傻看着风离染的处女膜,一个个大脑处于停机状态。

将风离染的处女膜如战利品般展示一圈后,司徒空将风离染扔在过道地上,他随机指著几个座位上的男人道:“你,起来,还有你。”四个被他点到名的人战战兢兢站起走了过来,司徒空指了指正慢慢爬起的风离染道:“抓着手脚抬起来。”几个人还在犹豫,司徒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冲过来将他们拖走,完全不理睬他们的求饶叫喊立刻全部枪杀。

司徒空又随机点了四个人,这一次他下达命令后,他们抓着风离染的手脚将她抬了起来。“翻过来,屁股朝上,抓脚的,往两边走,再走,走。”在司徒空的指挥下,他们如提线木偶般将风离染身体翻转过来,将她双腿向两边大大分开。

司徒空大力抓捏着极有弹性的雪白股肉,欲火不停腾腾往上蹿,他有些醒悟到因为过于执著给风离染更大的打击与痛苦,反有点忽视她的美丽,忽视她的美丽带给自己的享受。司徒空哑然失笑,高高扬起手臂一掌重重击在雪臀上,开始用人类原始本能的指引来寻求更大的快乐。

这一掌力量极大,虽然风离染的股肉结实紧致,但右半边的股肉还是重重撞到左侧股肉,强劲冲击力从雪臀传至大腿再到小腿,在小腿肚的抖动中,抓着风离染左脚的男人感到手中握著的纤细脚踝震动起来,他心一颤手一软,脚踝竟从掌中滑脱出来。

司徒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几个男人已将他拖走,在声嘶力竭的“不要杀我!救命呀!”叫喊声中,死亡人数又增加了一个。风离染一只脚被人抓着,一只脚踩在地上,她扭过头望着司徒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咒骂、哀求都不会有用,在枪声响起之时风离染还是忍不住道:“司徒空,你是一定要杀光他们?”

“等下我会给你一个救他们的机会。”司徒空道。

“你要我做什么?”风离染道。

“别急,等我先操了你屁眼再说。”司徒空又随便叫了个人,让他将风离染的左脚又提了起来。

“再玩个游戏吧,给你们五分时间,把老子的鸡巴搞进她屁眼里,弄不进去你们都得死。”刚才拖着风离染穿行在座位时,没有一个人伸手摸她,司徒空多少仍有点不甘心。

提着风离染手脚的四个男人顿时面面相觑,就在刚刚已经有五个人被杀了,死亡的阴影令他们无比恐惧。突然,面朝下方的风离染道:“没关系的,你们就按他说的做。”

四个人对视著,其中一人道:“风离染都这么说了,我们就试试吧,我真的不想死,我老婆孩子还等着我回去。”

虽是助纣为虐的恶行,但却敌不过死亡带来的恐惧,他们抓着风离染的手脚,将暴露出来的菊穴凑向司徒空直挺挺的阳具。比鹅蛋还大的龟头顶在菊穴口,抓着她脚的两个男人用力拉拽,向两侧平伸玉腿角度开始变小,突然两人感到手上一轻,风离染的雪臀撞到了司徒空的胯部。

“进去了吗?”抓着风离染手的人紧张地问道。

“怎么可能,滑开了。”抓着腿的人比较清楚实际状况。

四人又试了一次,还是同样的结果,雄壮粗大的肉棒紧贴着花穴穿行而过。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其中有一人道:“这不行的,那东西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插得进去。”

“那么办?”有人问。

“得把她放下来才行,这样抬着不行的。”有人道。

“人不能放下来。”司徒空冷冷地道。

时间又过去了三十秒,他们的生命剩下还不到四分钟了。抓着脚的其中一人对抓着手的两人道:“这样,你一个人在前面抓着她两只手,你过来,扶住她的腰,一定要扶住,尽量不要让屁股动。”

这一次,龟头在菊穴口停留了更长时间,在龟头与菊穴入口大小尺寸相差实在太多,肉棒再一次从洞口滑过,“噗呲”一下钻进深深的股沟之中。时间又过去了近一分钟,只剩下两分半钟。

提议抓住风离染腰的人比其他几人有更多肛交经验,他想了想道:“再来,要注意,刚才我们往后拉的时候,她的腿并得太拢了,我们得抓着她大腿,分开的角度保持在四、五十度的样子。还有,让你抓着她腰,不仅要稳,还得用眼睛要去看,还要配合我们调整身体的角度,插高了要把她屁股压下去,低了要把她屁股抬起来。唉,看你的样子说了你也不明白,我们换一换,还有二分钟,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加把劲吧。”

六只毛绒绒的大手钳住风离染的大腿、小腿和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抓着腰胯的人果然是关键,这一次顶在菊穴口的龟头终于发动起比较有效的攻击。

“抬稳,抬稳了,慢点,好!继续用力,拉,往后拉。放心,尽管用力,我这里看着呢。快了,就快进去了,还差一点点,能不能再用点力。”最有肛交经验者不断进行着指挥。

对于心中没有像凤战士一样有坚定信念的普通人,在面对死亡时,尊严、正义、良知会被恐惧所压倒。不知不觉中,几个人胯间的阳具硬挺起来,虽然他们并不想做这样邪恶之事,但或许很多人的心底其实有埋藏着的、不为人所知的邪恶种子。

司徒空乐呵呵地看着几个人拚命前拖后拽,还真别说,在他们共同努力下,龟头的顶端还真挤进风离染的屁眼里,但这已是极限,不是说他们到了极限,而是屁眼扩张到了极限。随着屁眼一点点被撑开,周围一圈粉红色的细细褶皱已完全消失不见,如果龟头再强行往里捅,撑开的洞口某处随时会撕裂开来。

“加油,没多少时间了,来,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用力。”那个男人满头大汗地叫道。

在他喊出“三”时,司徒空龟头突然往上翘了翘,顿时阳具再次滑门而过,“啪”一声闷响,风离染的屁股又重重撞到司徒空的胯间。

“还有十秒钟。”司徒空道。

几个男人面如死灰,先是抓着她腿的男人手一松,悬在空中风离染落到了地上,接着抓着她手的男人也绝望地松了开来,只有抓着她腰胯的男人好像还不死心。在他们被拖走时,风离染转过身道:“不要杀他们,我自己来!”

司徒空手扬了起来,手下收到讯息没有立刻开枪,他道:“什么自己来?”

“做刚才你要他们做的。”风离染道。

“刚才他们这么对你,你还愿意为他们牺牲?”司徒空道。

“是的。”风离染毫不犹豫地道。

“真不搞不明白你们,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司徒空道。

“他们因我而来,我不想这里每一个人因我而死。”风离染道。

“好,那就也给你五分钟。”司徒空不相信她能让自己的鸡巴插进这么紧的屁眼里。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