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 (1) 作者:zgry1949

.

【随缘】

作者:zgry19492021年4月25日发表于SIS第一会所

***********************************

(一)归国

在这艘威武的军舰的甲板上,三个阳光帅气的小伙正满怀欣喜地看着远方逐渐出现的地平线。

大安我回来了。

七十年前,隔海相望的艾泽崛起,在新世界法案中将侵略合法化,凭借着强大的武力迅速向周围扩张。二十年前,原来的超级大国大安也成为了目标,因为统治腐朽,科技落后,大安节节败退,六个月就丢掉了首都乐安府,南方大部分土地沦陷,只得苟活在北方。

艾泽将夺来的大安土地更名璃安,并委任了一位副主席全权治理,因为艾泽内部变革,战斗已经不是他的主旋律。

大安的人民也在自己的心里对这片土地有了各自的规划,这艘军舰是艾泽的朝阳号,专门负责护送留学生往返,是艾泽学界的专属。船上共有十余位从艾泽回来的留学生,因为艾泽的主教育阶段在十八岁截止,他们是回璃安去接受大学教育的。

甲板上这三位是在艾泽留学的佼佼者,更是被艾泽的主席接见过的优秀学生。

帅气的脸庞,迷人的蓝色眼睛,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陈思了,他是璃安治下的乐安府黑帮头子秦云的儿子,不,现在不是黑帮了,是警察了。

“陈思,到了乐安,别忘了请我们吃饭啊,我们里面就你最有钱了。”说话的是左边一个阳光小伙,他靠着栏杆,背朝大海,双目滴溜溜的转着,似乎在盘算著怎么敲诈这位好友。

“汤歌,你就别欺负陈思了,人家才警察,你可是副主席的儿子,你家不比他家有钱。”另一位带着眼镜的文静小伙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刚才那人的虚伪面具。

“好了,好了,汤小主席给我面子,我能不请吗。”陈思伸了个懒腰,望向戴眼镜的小伙,“徐涛哥,要不你别回北方了,就在乐安和我们一起读大学吧。”

徐涛推了推眼镜:“我也想啊,有一个小主席,一个大地主当我兄弟,我在乐安得混的多舒服啊。”

“那就留下呗,如果是担心家人,我可以帮你接过来的,这点事还难不倒我爸。”汤歌隐隐觉得这次分离可能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可不希望徐涛出现意外。

“北方还有一些放不下的事,更何况大安才是我的祖国。”

“璃安,大安,不就是一个名字吗,像现在一样除了驻军是艾泽的,各地官员和人民不还是我们大安人吗?”

“没有军队就没有话语权,连军队都没有,拿什么去守卫人民,这样的大安还叫大安吗?”

“打住。”陈思连忙打断了两位好兄弟的对话,再这样下去,他们又要吵起来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他也想留住徐涛,毕竟北方一直在打仗,真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见到。

“我何尝不想要完整的大安,可是以前那样的大安,你真的觉得好吗。”汤歌转了个身,望向那无尽的海洋,海水静静毫无波澜。

*********************************

朝阳号靠岸了,徐涛终究没有下船,他要沿岸北上,去北方的港口居安府。汤歌和陈思也没有再挽留他,只是给了他一些财物,方便他在北方通行。汤歌最终也没有去陈思那蹭饭,大安,他何尝不想要一个完整的大安。

早已等在岸上的专车接着各自的主人走上了回家的路。

“高叔,怎么又是你亲自开车啊。”陈思看着驾驶座的高兴,这可是原大黑帮的二号人物啊。

“接你,我不亲自开不放心啊,而且好久不见我这不是想你了吗。”粗犷豪迈的声线,映衬着它主人的高大威猛。

“那小侄在此谢过了,话说变化好大啊,我记得我走的时候这边还是一些破楼房呢,海上也是破破烂烂的渔船。”陈思惊叹外面沿路的变化,原来脏乱的一切已被取代,到处是漂亮的绿化带和精致的小楼,他不禁怀疑大安真的可以和艾泽一样繁荣吗。

“五年了,这五年里乐安的变化可大了,就拿女奴来说吧,五年前还可以强买强卖,现在不仅不给明著弄了,她们还可以去告我们,警察身份以前可以作威作福,现在有个监督考核,这些事就更不好干了。”

“高叔,你咋总惦记女人那点事啊。”

“哈哈,大安再变,男人爱美女这个都不会变的,这几年她们少是少了点,不过质量水准都蛮高的,而且上面那些吃官饭的多多少少沾点,送礼还是送这个方便。说句实话艾泽那班伪君子,哪见过咱们大安的花花世界。”

“也是,”陈思欲言又止,他还有一个想问却不知咋开口。

“悦奴早到了,好着呢,一回来就缠着秦爷,那饥渴,我都怀疑你该不会饿了她五年吧。”高叔回答了陈思没问出口的话。

“算,也不算。”陈思默默低下了头。

那个叫做悦奴的女人是他的生身母亲,这里面有一个很长的故事。

她叫陈悦,是原大安乐安府一名女警察,得罪了地头蛇秦云,被两位设计强奸,并囚禁起来作为女奴调教,后来意外发现怀孕了。此时艾泽已经攻下了距离乐安最近的武安府,国家政要往北撤离,原来的警署机构也陆续离开了,乐安已经成了黑帮的天下,陈悦知道脱身无望,本来想带着这个孩子一起死。可是秦云却有了别的想法,他拼杀半生一直过着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以前也不是没有过相好,但都因为黑帮争斗而殒命了。秦云妻子死时肚子里正怀着他的孩子,后来又找了几个,可是却怎么也弄不大她们的肚子。

得知陈悦怀孕之时,他是又惊又喜,陈悦的第一次可是他夺走的,这个黑帮大佬为此失眠了好几天。后又因为乐安沦陷,新政府又倚仗他们,秦云的龙虎帮成为乐安最大的黑帮,往日的仇家唯恐躲之不及,就没人来找他麻烦了。秦云还是不放心,就把陈悦关在闹市的一个大院子里,外面有秦云经营的妓院做掩护,陈悦平时也是赤身裸体,最多添件薄纱,任谁都会觉得她是有钱人圈养的性奴。

这个黑帮大佬闲的没事就会来陪陪他的孩子,陈悦在他看来只是培养胎儿的温室。但是这个大男人在她面前对着还未出生的孩子进行慈爱的胎教的过程还是深深打动了她。原来这就是有亲人的感受吗,即使是以前十恶不赦没有人性的恶霸,对亲人也会如此温柔。陈悦抚摸著越来越大的肚子,她从小失去双亲,也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作为自己的亲人,可是自己终究只是秦云的奴隶。

为了自己的未来,她决定讨好秦云,她开始从妓院姑娘那里学习各种床上的技术,可是因为秦云对胎儿的重视,她这种发骚行为不仅没有成功,还让秦云恼怒地把她绑了起来,防止她出去找野男人。她更加害怕了,侍女是个好心人,也帮她想办法,毕竟如果这个女人得宠了,自己也会好一些。最后终于用深喉博得了秦云的欢心,秦云是出了名的大鸡巴,那庞然大物可没人敢吞,女人都是吃到一半就不行了,陈悦却把他完全吞下去了,还用喉肉套弄,这份舒爽让秦云着迷。

十月怀胎,总有生下的那一天,陈悦也没有被抛弃,她竟然被赋予了母亲的身份,这是她不敢妄想的。秦云出去拼杀的时间少了,更多的经历都花在了照顾这个小孩子身上,为了保护这个小孩,他给孩子取名叫陈思。他的势力范围也缩小了,正巧碰上新政府整治黑帮霸权,他这种急流勇退的行为被认为是对政府的认可和支持,加之秦云把主要产业都转移到了暗地里的女奴开发培育上,竞争对手也减少了,乐安黑街成了属于秦云的小国家。

时间过得很快,换了门庭,日子还要照常过,昔日的大安首都乐安府又恢复了以前的繁荣,如果不是北方时常传来的战报,估计都没人记得还有大安了吧。那个小孩子也长大了,十三岁时出国,去海外主国艾泽求学,学习那边先进的知识,秦云经营乐安的产业难以脱身,就让陈悦带他去了。其实陈悦虽然被赋予了母亲身份,但是还是一个女奴,在陈思映像中,这个女人不是在被操,就是等著被操。在出国前秦云就边操著陈悦,边和陈思说,让你妈带你去,就觉得你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操女人了,你是从她那里出来的,她那里就是你的,而且这些年她专攻这个,你玩着也会舒服。

但是知道真相的陈思怎么可能去操自己的母亲,于是就只能看着她发情,又用情趣用品帮她泄火,一个欲女五年都没吃到真鸡巴,有多饥渴可想而知。

高兴知道其中的缘由,没有去打扰陈思,车已驶入黑街所在,龙虎帮也算是吃官饭的了,那些黄色产业自然挪到了地下,表面上就是一些珠宝服装店,秦云这位巨头建立的别墅区就在黑街尽头靠海的地方,别墅除了中央那个大的是秦云的,其他的都是给兄弟们住的。

因为公子回归,今天黑街特卖,顾客络绎不绝。别墅区也是车排长龙,乐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贺喜,毕竟陈思可是见过艾泽主席的,那福威可不小。

“小思,我们准备飞过去了,前边是爱莎和可颂在接待宾客,秦大哥已经在里面为你准备好宴席了,听说艾泽那边都假正经,到了家,可得放开了玩,把以前的补回来。”高兴说着便操纵起了车子。车轮折叠,车子进入了飞行模式缓缓升空。

陈思从高空俯瞰下面的人海,这些人有几个会是真心来祝贺的。

中央别墅,与外面的喧闹不同,这里正安静地等待着。一个大的圆桌在庭院中间露天展开,这里本该举行一场小的家宴。清一色的漂亮女仆点缀在庭院各处,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圆桌已经有三个人入席了,一个相对文弱,气息内敛像个书生,乃是璃安副主席汤圆,一个威武高大即使是这种该放松的场合还是正装肃坐,是驻璃安总司令长孙无道。另一位陪着笑,虽然颇具威严,却也让人觉得平易近人。他自然是这别墅的主人秦云了。

“今天是犬子回归,本是小小家宴,不知是什么福气将两位大人请来了。”秦云眯缝着眼,他倒是一点不惧这两位,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

“我们其实只是想见一面令郎,长孙司令刚好从前线回来,听说令郎和犬子被主席接见过,特来看看。”书生样的汤副主席说话温和,毫无架子,说话间极其细微的给秦云递着眼色。

“哦,那点小事,何须亲自来,知会一声,我们改日登门拜访便是。”秦云接受到汤圆递来的提示,心悬了起来,他倒不是害怕自己出啥事,就担心这个长孙无道是冲着自己宝贝儿子去的。

座上的长孙无道微微一笑:“拜访就不必了,我其实只是想看看青年才俊,看一眼就走了,也不好扫了你们的家宴。”

“司令哪里话,我这家宴您能来那是蓬荜生辉啊,我们正好招待您。”秦云一直想巴结军界的人,毕竟这天下已经是艾泽的了,虽说政界用着原大安人,可是艾泽的军人一直守着呢,如果不出乱子,借机和这个总司令搞好关系也可以。

“多谢美意了,但是鄙人今日还有其他事,就不多叨扰了。”长孙司令说完已起了身,对着秦云微躬一礼,“我想见的人来了,我见完就离开了,不必相送。”

望向门口车库,飞车已经垂直缓缓下落。

长孙司令就这样走到车前,和出来的少年对视了一眼,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秦云和汤圆马上围了过来,追问陈思刚才的对话。

“阿思,司令和你说了啥。”

“啥司令啊。”陈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下车就一个军官脸的人问自己的姓名,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说是个好小伙,那难道是什么司令。

“就这,那看来没事了。”汤圆抹了一把汗,完全没有他刚才的风度。

“老汤啊,到底咋回事啊。”

秦云其实和汤圆很熟络,汤圆也是被龙虎帮抬上去的,陈思和汤歌自然是从小玩大,所以这次长孙司令突然来访,汤圆却没有事先说,他也很奇怪,这才有前面的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前线出了乱子,好像和最近几批留学回来的人有关,我也是被他拉来的。”汤圆回想起早上军部的突然到访,可把他吓了一跳,除了十八年前,还是第一次在乐安府见到这么多艾泽军人。“对了,小歌也一起回来了?”

“嗯,他直接回府了。”陈思估摸著这可能和军界变动有关,在书上看到过大清洗军人会找上门,难道璃安有大变化。

“哎哟,这饭我可吃不了了,那些大兵还在我府门前杵着呢,万一小歌惹到什么,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汤圆火急火燎得离开了,属于陈思的家宴这才算开始,虽然有个小插曲,但是好歹有惊无险的过了。陈思好像也有点理解徐涛口中的大安了,没有属于大安自己的武装,即使艾泽有各种法律约束他的军人,大安的人民还是无法安心的,因为说到底,大安是大安,艾泽是艾泽,大安终究没把艾泽当自己人。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