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女鬼 (4) 作者:满天飞羽

.

【家有女鬼】(纯爱 小后宫 母子)

作者:漫天飞羽2021/3/22发表于:首发第一会所

(4)

教室内,此时还没上课,时玥如同昨天一般,坐在我的身边。

今天的衣着显得她比较的恬静,白色的连衣膝上裙,衣领处露出精致的锁骨为她平添了性感之美,手腕的那条细细的银色手链衬托出一丝的诱惑,那两条没有丝袜修饰的美腿在白色的裙摆下显得更为白皙。

“弟弟,你这小女朋友长得可真是漂亮呀,身材也好。”

颜慧在时玥的旁边坐下,手撑著小脑袋盯着时玥的同时还在打趣我。

知晓她是施了法的,我便肆无忌惮了,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道:“她不是我女朋友。”

“呵呵,我可是看得出来人家对你有点意思哟。”

“得了吧。”

我可不觉得时玥会对我有意思,她对我感觉就是对兄弟那样。

“哼哼~”

颜慧轻笑了一下便没有再出声。

没等我安静一会,时玥突然用胳膊肘戳了戳我。

我面露疑惑,转过头去看着这张精致白皙的脸蛋,问道:“怎么了?”

“下周五晚上有个聚会,你自己看看吧”

时玥举起手机在我面前,画面显示的是班级群里刚发的消息。

“哦。”我点点头,掏出手机小声嘟囔道,“才一会没看手机。”

打开手机点进聊天软件,我便看到班群显示的几条信息,就是辅导员发起的一个班级聚会,下周五晚上6点去佰雅酒店聚餐。

看到熟悉的字眼,我不禁说道:“佰雅酒店,咋老是去这些熟悉的店呢?”

“怎么,给你家赚钱你都不高兴么?”

时玥见我一副送钱都嫌弃的模样,便调侃我。

我耸了耸肩,道:“送钱也不是送我。”

“你外公的以后就是你的。”

时玥斜了我一眼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我可不啃老。”

我对这话表示非常的抗拒。

突然我想起来一个人——莫湘湘,我赶紧打开WX询问她的情况:“湘湘阿姨,起床了吗?”

莫湘湘:“起了,准备上班。”

我:“那就好。”

莫湘湘:“谢谢小帅哥昨晚送我回家。”

我:“不用谢啦,这是我应该做的。”

莫湘湘:“呵呵~”

我:“对了湘湘阿姨,酒醒了吗,感觉怎么样了?”

莫湘湘:“嗯,现在没什么事了。”

我:“那就好,我准备上课了,改天我再抽空去看你。”

莫湘湘:“好,阿姨也要去上班了。”

我:“拜拜,湘湘阿姨。”

莫湘湘:“小帅哥拜拜。”

莫湘湘家中,她已经洗过澡,换了一身职业装,白色短衬衫,黑色筒裙,超薄的肤色连裤袜紧贴诱人的双腿。没有化妆的她脸色稍显憔悴,盯着手机屏幕看着与我的聊天记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莫湘湘叹了口气,把手机收到包里,来到镜子面前把妆容上好,接着到门口换上了双黑色高跟鞋便出门上班。

……

两节课过后,时玥躲到角落接了个电话,和我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颜慧貌似是知道些什么,看着时玥离去的身影对我说道:“你小女朋友好像有事瞒着你啊。”

对于颜慧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已经免疫得差不多了,道:“去去去,别人的隐私,什么叫瞒着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不去看看吗?”

“不去。”

我趴在桌子上看手机。

“那我去。”

说完颜慧便一溜烟地消失了。

我露出“不是吧”的表情,不是很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啥热闹都要凑,这么八卦?”

早上就这么过去了,颜慧和时玥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心中暗道:怎么去这么久,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转念一想,颜慧还能出什么事,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随着肚子传来的响声,还是决定去吃饭。

“老白。”

我刚要离开教室,就被一个声音给叫住了。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寸头,身材高大,古铜色皮肤的男生,问道:“邢恺,怎么了?”

“走啊,去吃饭,和鸽子小鱼他们。”

邢恺走到我身边手搭在我的肩上。

我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和邢恺到前边找到他们,

鸽子身高和我差不多,身型要比我瘦,他全名古故,连着读的时候就会想起“咕咕”俩字,便叫他鸽子;小鱼要比我们都矮上一些,也有些胖,全名余文宾,因为姓余,方便点就叫他小鱼。

“想吃去哪吃,食堂还是外面,我请你们。”

好几天没和他们一起吃饭了,大方一点请他们。

“哟,行啊太子爷,够大方的呢。”

三个人听闻对视一眼,齐齐调侃着我。

最后,我们四人定在了学校附近的一个餐馆吃午餐。

“哎,我说老白,你不怕昨天那小崽子报复你啊?”

我们都坐下了,邢恺突然给我提起了一件事。

一时间我还没反应过来,反问道:“哪个小崽子?”

“就昨天来找时玥吃饭那个,陈什么的。”

邢恺话刚说完,余文宾就跳出来了,大拇指指着我说道:“说什么呢你邢大个,老白何许人,佰雅太子爷,会怕这种不知从哪跳出来的富二代?”

“得得得,小鱼你就别吹了。”我拍了拍余文宾,瞪了他一眼,“他敢就让他来好了,我只是不想惹事,不代表我怕惹事。”

“不愧是太子爷,有魄力。”

古故给我竖了个大拇指。

“少废话,赶紧吃完回去睡觉!”

这几个家伙,我真的想一人给他们一脚,扯东扯西的。

下午课很少,仅上了两节,但是颜慧和时玥直至放学都没有出现。

“难不成真出事了?”

我出了校门,眉头都快皱成一个“川”字了,拿出手机联系时玥。

“喂庭潇哥,咋啦?”

没过一会,时玥的声音便传到我耳朵。

听见这安然无恙的声音,我缓缓地舒了口气,找了个话题试探道:“小玥儿,大半天的不来上课也不请假?”

“啊,有事情忙,我和辅导员请过假了,忘记和你说了,嘿嘿。” 电话那头传来了时玥尴尬但可爱的笑声。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家了。”

“好,庭潇哥拜拜。”

“拜拜。”

时玥看来已经把事情给忙完了,那么颜慧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半悬的心放下,我独自一人往回家的方向走去,虽然周围有学校和小区,但我回家这条近路人是比较少的,临近还有巷子,相对来说还是挺冷清的。

我看着手机,但有些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事要发生。看手机的我分了心,即将走到一条巷子的时候,一道劲风在我身后呼过!

“嘭!”

“哼!”受到撞击的疼痛感布满我的后背,痛苦的表情出现在我脸上,随着那重重的撞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我忍痛往前跑几步,收起手机艰难地直起腰,回过头想要看看是哪个孙子偷袭我。

在我回头的瞬间,一个黑色的长棍再次向我袭来。

“妈的,什么仇?”

痛苦面具展现在我脸上,怒骂一句,顾不上疼痛往一边闪去。

那持棍的人砸到地板敲了个寂寞,趁著偷袭我的男人露出的空子,我抬起脚狠狠地将他踹到在地,脑子一热往巷子里跑去!这个人应该是在巷子旁边的楼道躲著等我的到来。

“嘶!”一跑动,牵扯到了我后背的伤痛,我到吸一口凉气,骂道:“草,我特么,好像没惹过那个人啊。”

那男人起身后,拎着棍子立马跑进巷子追赶我。

“完了,死胡同,这么下去没办法。”

目前的这条巷子尽头是一面墙,我迫不得已停下脚步,转过身,指着他大喊了一声:“停!”

男人也很听话,听到我的叫喊声停了下来,我这才看到他是什么样子,戴着黑色鸭舌帽,面无表情,体型比我瘦小,但是砸在我背后的那一棍子孔武有力。

“我和你没仇吧,我俩压根不认识吧?”

“收钱办事。”

“雇佣?”听到他这么说,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陈青!“是陈青?”

妈的,中午还说起他,才这么半天就找上门来了,晦气啊!

“哈哈哈,对,是我!”

我刚质问黑帽男子,便听到巷子口传来的得意大笑。

我定睛看去,陈青慢悠悠地从巷口出现,身后还带了两个跟班,同样是手持棍子,但是与黑帽男的不一样,他们的棍子是铁的!

眼皮一跳,看到这架势,我先是慌了一下,很快就冷静下来,仅是为了时玥,他应该再没有别的理由痛恨我,也许和他有得谈。

“陈青是吧,你冷静一点,我和你并无过节,不应该闹成这样。”

我想稳住他,开始和他讲道理,除去他还面对有武器的三个人,颜慧作为我最大的仰仗,此刻也不在身边,我的胜算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不用和他废话,给我打!”

陈青狠毒地盯着我,那眼神犹如一条毒蛇!

收到主人的发话,后面的两个跟班以及黑帽男瞬间向我冲上来。

看到这几人不要命似地冲上来,我瞳孔紧紧一缩,心中慌的一比,暗骂:妈的,不就一点破事,这是想要我命?

近在咫尺的三人由不得我想这么多,我急忙躲避他们的攻击。一个动作太大,牵扯后背的伤动作便缓慢下来,眼看一棍子砸下来躲不开,只好伸手去挡那一棍!

“哼!”

我闷哼一声,手臂的骨头与棍棒在顷刻之间碰撞,痛麻感传遍我的全身,好在这一下是陈青的跟班所打,力气并没有那么大。

侧了下身,我另一个手握拳打在这个跟班的脸上,他受痛后退两步靠在墙上。我活动了一下受伤的手,除疼痛和有些发抖外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一旁的两个打手不打算给我留下喘息的机会。

我深知自己是躲不开了,只能少挨一棍,闪开黑帽男的攻击,胸前老老实实地挨了跟班的一棍。呼吸一窒,我跌倒一旁靠在墙上,感觉肺都被要打出来一般,还是高估了自己,以为能抗住,我双目血红紧握着手,喘著粗气,没能力反击了。

陈青在不远处看到我倒地,喊手下停下手,狞笑走到我身边蹲下,一手抓着我的头发,在我耳边阴阴地说道:“呵,你以为我会和你抢女人?其实我不关心这个,从始至终的目的都是你。”

我很奇怪,昨天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如果不是因为时玥这件事,我和他根本没有任何的仇恨,不过眼下我是满腔怒火只想发泄,不想知道他找人对我出手的目的,扯了扯嘴角,血红的双眼毫不畏惧死死地盯着他,冷笑一声:“废物!”

陈青瞪大了双眼,点点头,一拳砸在我脸上,血液瞬间从我嘴角流出,陈青一把甩开我的头,怒目瞪圆,吼道:“给我打!别打死了!”

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分明在陈青的眼神中看到一种情绪——恐惧!

“嗯!”

陈青起身的那一刻,趴在地上的我便遭到了脚踢与棍打,疼痛遍布全身,口中吐出鲜血,没有丝毫的力气与能力反抗,任人宰割!这是这么多年,我打心底里生出的一种绝望和恐惧!

慢慢地,这种恐惧和绝望,演变成了愤怒,我双眼越发通红,手臂、额头的青筋怒暴而起,心口一股暖意流过,身体越来越热,身上的疼痛慢慢地削减,力气像灌水般恢复。

这时,我脑里突然闪过一些画面,一个只能看见背影,手持长剑的长发黑衣男子,在一个宫殿里面与人打斗。

他们的速度非常的快,完全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停手了,那黑衣男子持剑的右手垂下,血液从他手臂流下,缓缓滴落在地上,他慢慢地侧过头,这一幕,我脑子里“轰”地一声无比震惊,仅凭这半张脸,我就可以确定,我和他的相貌一模一样!

画面片刻消失,我整个人还处在一个震惊的状态,身上打击在这一刻对我来说没任何感觉。

他是谁,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那是在什么时代?几个问题,循环在我的脑中,无比的凌乱,无论我怎么搜寻记忆,再也找不到跟这有一缕关系的画面。

“啊!”

我忽然间头痛欲裂,感觉要爆炸了般,双手抱着头嘶喊一声,冰冷的汗水从后背、额头流下,肮脏的衣服后背被浸湿一大块。

陈青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指挥道:“停!都让开!”

三个打手停止殴打我,让开位置给陈青,他看了看跟班和打手,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黑帽男摇了摇头,两个跟班异口同声道:“不知道啊!”

其中一个跟班看了看我的状态,小心翼翼地对着陈青问道:“老板,要不我们撤了吧?人也教训得差不多了。”

陈青再次狐疑地看了看地上衣物破烂,周身是伤的我,点了点头道:“行,就这样吧,撤!”他觉得他任务已经完成了,是时候离开了。

我无法阻拦他们离开,喉咙一甜咳了口热血出来,双眼一黑在疼痛之中昏倒过去!

不知多久之后,家里我的房间,妈妈和莫湘湘低着脑袋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满脸的愁容和心疼;颜慧站在床边,表情失落充满愧疚,似乎在责怪自己。

“守护好她,守护好你的东西!”

意识中,一直有个声音重复提醒着我,让我守护好一个人,守护好我的东西,我从来没听过这个声音,根本不知道是属于谁的。

声音消失,我随之醒来,熟悉房顶和床榻告诉我这是我的房间,房间的灯光稍暗,让我没那么困难睁眼,感受了一下身上的伤,除了有些许的疼痛以外,再也没有任何问题,非常奇怪,明明伤得很重,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些伤快好了。

我吐了口浊气,不算太艰难地撑起身靠在床头。

我的动作惊动了三个女人,妈妈是第一个扑过来的,抚着我的脸,双眼通红抽泣著问道:“庭潇,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莫湘湘虽然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和眼眶的泪水也能告诉我她的心疼。

看着这三个女人满脸的着急,我有些心疼,急忙安慰:“我没事,你们别担心了,除了还有些疼之外,感觉没什么问题。”

几女听闻,面色才舒缓,妈妈脸色一变,眼神凶狠,直入主题:“告诉妈,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我沉思一会,摇了摇头说道:“妈,我就是遇到抢劫了,当时几个大汉把我拎到巷子里就是一顿揍,把我身上的钱全抢完了。”

“你身上所有钱财都没有损失,骗鬼呢?”

妈妈没出声,反倒是莫湘湘蹙著秀眉,厉声反驳我,第一次见到莫湘湘这样强势的一面,还是骂我,可以说是很荣幸了。

她们对我如此的关心,我叹了口气,向妈妈和莫湘湘讲述了事情的起因,只不过将其简化了,当成了与我争风吃醋。

“那他也不能把你打成这样!”

妈妈和莫湘湘义愤填膺,为我的遭遇抱不平。

“算了,我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你们要答应我,这件事情你们千万别扯进来。”

看着我疲惫的神态和认真的语气,妈妈与莫湘湘于心不忍,只能答应下来,扯开别的话题:“幸好当时发现你的是楼上的李大爷,第一时间就给我打电话了,以后别再走那条近路了,远点就远点。”

“那怎么不送我去医院?”

“还不是你妈妈给你检查过伤,虽然说伤口多,但是都没什么大碍就没必要去医院,你受伤的事我们谁也没告诉,就我们两个知道,不然明天你就上新闻了。”

莫湘湘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埋怨道。

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对于这种急速恢复伤势的能力,我还是不太能理解,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呢?

“韵馨,我回家去收拾点衣服,明天早上再过来。”

妈妈削了点水果喂我吃,莫湘湘看了看时间突然起身,和妈妈说了一声。

“好,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庭潇,好好休息,等会姨明天再过来。”

“湘湘阿姨拜拜,今天辛苦了,回去注意安全。”

听见关门声,我不明白发什么了什么,便问道:“这咋了?”

“还不是你湘湘阿姨心疼你,她家里没人,看你受伤了要过来照顾你几天,对我这个闺蜜都没有对你这么好。”

看我有了点精神,妈妈心情才稍微好点,跟我开起玩笑。

我平静地点点头,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没想到湘湘阿姨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我。

“好好躺着别动,妈妈去给你煮点吃的。”

说起来中午到现在了都没吃过东西,又遭遇了这么个事情,早就饿得不行了。

“谢谢妈,辛苦了!”

现在房间内,只剩下我和全程没出过声就一个表情的颜慧了

“怎么了,干嘛不说话。”

“我去帮你报仇。”

颜慧表情非常的冷漠,这一句话也让我冰冷刺骨,如坠冰窟。

“这个不重要。”

我打了个哆嗦,摇摇头说道。

颜慧皱起了柳眉,眼中的愧疚夹杂着一丝愤怒,低声说道:“你不能白受伤。”

“我知道你自责没有在我身边保护好我,真的这事不怪你。”

“可我怪我自己。”

“其实,我并没有白白受伤,起码这让我知道自己被针对了。”

我抬起头与颜慧对视,正经地说道。

颜慧愣住了,不明白我什么意思,问道:“你被谁针对了?”

我头皮一紧,很想跟她解释清楚,但是自己现在的思绪非常的凌乱,只好说道:“你先让我捋清楚,再一五一十地和你说吧。”

“只限明天!”

“聊点别的吧,跟着时玥,有没有发现什么?”

“你不是不想知道吗?”

“你去了这么久,肯定事情发生了,我又想知道了。”

“有,但姐姐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我急了我急了。

“为了你好,除非…”

“除非什么?”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姐姐先走了。”

丢了一句话给我,颜慧便要离开。

“去哪?”

“修炼!”

“你可别乱来啊!”

“放心,姐姐现在只听你的!”

留下了回音,颜慧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吊我胃口,一天天的真是!

房间内只剩我一人,满月悬挂高空,在这静夜之中,我开始沉思。

陈青这个人其实不重要,他只是个打头阵的,重要的是他的那句话,我可以断定,我被针对了。

到现在我仍然是恍惚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盯上了。还有一个重点,结合陈青的出现到安排人来找我的麻烦,想要了解我经常走近路的情况再到埋伏我,根本不可能在一天内就完成,很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我被盯上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为什么,我到底卷进了个什么样的漩涡里?”

他或者说他们,并不想要我的命,那些隐藏在黑暗的敌人,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强大,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让妈妈和莫湘湘出面帮我解决,即便是我家里有一定的财力和能力,我也不敢冒这个险,如果走错一步,很有可能就会,坠入深渊!

心中不禁有些慌乱,自言自语起来:“唉,早有预谋,早有…”

突然我头一顿,这一句自语让我幡然醒悟,早到什么时候?自从颜慧出现之后,我才开始被盯上的,也许他们的目的不止有我,还有颜慧!

“可颜慧不是说,只有我能看见她吗,还有知道颜慧存在的人?对了,还有那个深刻的记忆,这个与我长得一样的人会不会是我昏睡时出现的声音的主人?”

我抬起手用力撕扯自己的头发,心中很烦闷,迫切地想要得知真相。

“怎么了,一直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妈妈捧著碗粥走进来打断我的思考。

“没什么。”

我立马恢复正常,摇了摇头,把这些东西都埋在心底。

“好了,赶紧把粥喝了好好休息。”

“知道了。”

……

一夜平静,这一夜我被这些破事弄得心烦,辗转反侧,睡得并不好,但是心口一直有一股让我舒适的暖意。

我忘了身上的伤,像往常一样扯动身体起床,却发现身体的疼痛再次减轻了很多,完全不影响行动了。

“嗯?奇怪,我身上的伤没事了?”

我走到落地镜面前,自己赤裸的上身,淤青的伤口消散了很多,嘴角挨拳击的地方已经看不到痕迹了。

“我去,我什么时候这么吊了。”

我摸了摸胸前那道淡淡的淤青伤痕,眼睛露出震惊的神色,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奇怪,你的伤怎么好得这么快?”

不止我一个人震惊,连颜慧都吃惊我这个治愈能力。

“厉害吧?”

“哟,既然这样,那你以后是不是就能当姐姐的出气筒了呀,反正你伤也好得快。”

颜慧媚眼带笑,凑到我身边伸出条白皙的手臂,舞动着手指划过我的胸膛(只不过我感受不到),又开始调戏我了。

我无奈地扶了扶额头,随即神情一凝,严肃道:“听好了,我现在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颜慧眯了眯眼,我这严肃的模样让她重视起来,便不再与我玩闹:“说。”

我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颜慧,还把自己捋清楚的思路给她分析了一波。

“你被盯上了?”

颜慧好奇地瞪大了双眼,可爱极。

这么一说我就不乐意了,就现在这情况怎么能让我单独揽下:“啧,什么叫我被盯上了,是,我俩都被盯上了!”

“打住啊,我说弟弟,你还是好好想想你惹到了什么人吧,你觉得有人能注意得到姐姐吗?”

“这…”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认识姐姐吗?”

“不是,姐姐你讲道理好吧,遇到你之前我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的。”

“那你这是在怪姐姐接近你了?”

颜慧微笑地看着我,但我总感觉这笑,带着一丝杀气呀。

我脸色一变,急忙赔笑道:“哪能啊,我就是瘆得慌,想让你帮忙。”刚把话说完,我真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子,昨天晚上还一顿分析想要自己解决,现在就跟个怂蛋似的。

“弟弟放心吧,姐姐肯定会帮你的。”

我不知道的是,颜慧虽这么说,其实她还是留了个心眼,心中开始警觉了,她觉得我说的并不是无道理的,前几天她突然出现在我的教室,时玥貌似是能感受到她,虽然是隐隐约约的感觉,但也让她意识到,她的存在很有可能被别人发现了。

我在这个时候叹了口气,走向房门边说道:“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了,出去吃东西,饿了。”

颜慧凝视我的背影,神情严肃,眼神充满坚定,喃喃道:“从你的身上,我感受到很熟悉很温暖的感觉,不管是不是因为我,我都会陪着你走下去。”

客厅,莫湘湘刚来到不久,头发绑了个简单的马尾,穿着比较休闲,灰色的宽松T恤和黑色的宽松直筒休闲裤,她这会正坐在沙发上和妈妈聊天。

“韵馨,真的不用管庭潇这事了吗?”

莫湘湘蹙起眉,忧心忡忡地问道。

“既然庭潇没什么事,那就让他自己解决吧,他已经长大了,做事会有分寸的。”

妈妈思考了一下,还是尊重我的决定,不过如果我要是没有这个稍微逆天的恢复能力,事情恐怕就闹大了。

“好,那我去叫他起床吃早餐。”

莫湘湘正要在沙发起身,我裸著健壮的上身走到客厅,说道:“我起来了。”

“庭潇,你…”

我的出现再到伤势的差不多痊愈,妈妈和莫湘湘都是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坐到她们俩的身边,悄悄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这是个秘密,你们一定要好好地保密,不然我可就有危险了。”

妈妈和莫湘湘木讷地点点头,妈妈伸出玉指轻轻抚摸我的伤口,眼神中的惊讶丝毫没有减少,低语:“真的伤快痊愈了,除了我们两个,没别人知道了吧?”

“没有了,所以你们一定要保守好这个秘密啊,谁都不能说。”

“放心吧,我们知道的。”

莫湘湘慎重地点点头。

“给你请了几天假,你湘湘阿姨也在休假,你就替妈妈好好陪陪她吧,妈妈换衣服去上班了,这段时间比较忙。”

妈妈填了填肚子,走进房间换衣服。

“嘿嘿~”

看着莫湘湘这张耐看有韵味的脸,我发出笑声。

莫湘湘奇怪地看着我,问道:“怎么了?被打傻啦?”

“姨啊,你看我也没事了,你又休息,今天我陪你出去玩玩呗?”

我一屁股坐到莫湘湘旁边,带着希冀问道。

莫湘湘摇了摇小脑袋,说道:“不行,你伤还没好全,要在家好好休息。”

“我真没事了,你看我现在生龙活虎的。”

我举起手臂展示了下肌肉,还做了自以为很帅的傻比动作。

“噗呲!”

莫湘湘被我逗得笑出声,说道:“好啦,你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姨答应你明天和你去。”

“这可是你说啊。”

“嗯,但是你今天就得在家好好在家继续养伤。”

“姨真好,来抱一下。”

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这大好的占便宜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立马张开双臂凑上去拥住莫湘湘,双手绕过她的腋下搂住柔软无骨的腰肢,下把抵在香肩轻嗅她身上的香气。

“这么大了还撒娇。”

莫湘湘脸上的笑容不停,轻轻拍打我的后背。

“再大不也是你们的好儿子嘛。”

我看不到的角度,莫湘湘听闻我这话,脸上不禁有点欣慰,鼻子竟有些发酸。结婚这么好几年了都没有孩子,加上丈夫和他家人逐渐对自己冷淡,如今听到我这么说,感到些许的温暖,很是开心。

“好了,把东西吃完,好让姨去把碗给洗了。”

心中叹了口气,莫湘湘松开我,脸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

“哦。”

这会妈妈更换好衣服出了房门,黑色的裹胸长裙,外面披着一件薄薄的长袖小外套,下身只露出一截光滑的白皙小腿。

妈妈到玄关处穿上一双黑色的短跟鞋说道:“我去上班了啊,拜拜。”

“好~路上小心。”

妈妈出门上班了,莫湘湘在刷碗,我躺在沙发上百般无聊,举起手机。

“弟弟,你这个阿姨,好像有心事。”

颜慧坐在茶几上晃动她的那两条诱人的丝袜大长腿。

“唉,估计都是她家里面的事情,我也解决不了。”

拒绝诱惑,我拿手机放在眼前挡住这双诱人的美腿。

“要不要姐姐帮你探探情况?”

颜慧弯著腰凑近我,道出了一句让我心动的话。

我眼露渴望的眼神:“这,可以么?”

颜慧眼珠子一转,我上钩了!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可是,我不能离开你啊,万一你再像昨天那样,遇到危险怎么办?”

“这…”我放下手机,面露犹豫之色,前天还信誓旦旦说,要继续过普通人的生活,没想到两天不到,还是要踏入这一步。脸呢,被打是被打了,只不过是自己打自己脸,窝囊!

靠!反正都已经到这个地步,还有这么多秘密需要去解开,修习些法术防防身也是好的,最终我还是真香了,对颜慧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姐姐,教我法术吧。”

颜慧装作回忆,嘲弄地说道:“哎呀,我记得某人不是说过不学的吗?”

我讪讪一笑,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咳,当初与现在不一样嘛,情况有变,谁知道就这一两天,还会发生这种事。”

“哼…好好在家呆着,晚上我再来找你。”

“你又去哪?”

“去为此事准备准备,记住了,今天就在家哪都不能去。”

颜慧离开之前,再三叮嘱我不能离开家,毕竟这里是最安全的。

“好像说得外面是狼巢虎穴似的。”

这大家都紧张得神经兮兮,不免引来我的吐槽。

忽然手机有信息传来。

我悠闲地打开手机,第一条信息是时玥发给我的:“庭潇哥,今天怎么没来上课,你不在我都无聊死了。”

看见这些字眼,我脸皮抽了抽,敲打屏幕回复:“那你接下来几天都要继续无聊了。”

“啊?你请了几天假啊?(哭唧唧表情)”

“这几天有事。”

“对了,你知道吗,那个陈青居然退学了。”

陈青退学,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我还是问道:“为什么退学,知道原因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陈青和时玥既然互相认识,由此我心中一动,突然想着想要了解一下陈青的信息:“那你知道陈青的来历吗?”

“我只知道他不是本地人,家里面有点钱,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你专心上课,下周我就回去上课。”

躺在沙发上,我皱起了眉,心中暗道:这陈青,看来还真是有些来历啊,挺神秘的。我从沙发上起身,侧头看了看在厨房忙活的莫湘湘,匆匆走进厕所拨打了个电话:“喂,讯哥,最近好么?”

“庭潇,呵,你这小子好久都没找过我了,是有事相求吧?”

电话里传出一个迷人富有磁性的男声。

“呵呵,讯哥你还真懂我,没错,我确实是有事相求。”

“说吧。”

“帮我差一个叫陈青的人,男性,刚在辉海大学退学。”

“好,没问题。”

“如此,便谢过讯哥了,等我将事情忙完了一定好好答谢你。”

“哪里话,行了,有事你便去忙吧,一有消息立马通知你。”

挂断电话,我哭笑一番,又欠了个人情。

……

另一个城市,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一名站在黑暗下完全看不清面容的男青年,低头弯腰恭敬地站在一辆价格昂贵的黑色路虎边。

路虎后座的车窗在这时降下些许,露出空隙,里面传出一个严肃、浑厚的中年男声:“事情办得如何了?”

“万无一失。”

外头的男青年头一低,语气有些软糯。

“那就好,回去吧。”

说完,车窗缓缓地升了上去,路虎车启动驶出了停车场。

男青年低着头直至车辆离开,他从黑暗慢慢走出来,脸色发白,汗水不均地出现在整张脸上,眼神恐惧,这个男青年正是,陈青!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