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沦陷 (老婆自己写的两个小短篇) 作者:不败酋长 的老婆

. 【我的沦陷】(老婆自己写的两个小短篇)

作者:不败酋长 的老婆2020/2/25发表于sis001.

我的沦陷

(深喉声)

我抬起头,窗外雪花纷飞,我闭上眼仿佛落在了我意乱情迷的脸上,再睁开眼,面前这个男人有点陌生。这个才认识了半个月的男人的鸡巴正在我的嘴里进进出出,时不时地插入我的喉咙深处,引得我一阵阵呕吐感,可我好喜欢,因为老公从来没有深喉过我。

一旁的手机亮了,我瞥了一眼是老公发来的信息:“路途还顺畅吗?”

我腾出一只手简单回复了几个字:“挺好的,现在在跟闺蜜喝茶,你早点休息。”

放下手机,房间里的男人突然加速抽插,叫了声“小骚货”!

我和老公结婚六年了,像所有的夫妻一样,幸福平淡地生活,性生活已经一潭死水,我已经习惯了在他睡着后拿出跳蛋自己解决。

某天无聊,从网上认识了一个陌生人Y ,看他说话挺有趣的就聊了起来,不知不觉聊到的深夜,睡前我去卫生间上厕所,无意一摸,全是淫水。后面的几日一有时间我就跟Y 继续聊天,内容也越来越大胆,他像是看透了我,很快我就沦陷了,一周之后趁老公出去应酬,我跟野哥哥开了视频。

对方温柔又有耐心,第一次视频没有提出什么粗鲁的要求,可我心里居然期待他看我的裸体,有意无意地解开一个扣子,露出文胸,还有那雪白的奶子。事后才知道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欲擒故纵,安耐不住兴奋的我在下一个无人的夜晚,按照他的要求穿上了黑色的蕾丝边内衣,视频裸聊。

带着一丝羞愧与兴奋,我听从Y 的指挥,脱衣,裸体,摆姿势,对着视频露出了我淫荡的一面,视频对着我的肉体,也让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婚后微胖的肉体在灯光下白净如雪,B 杯的奶子不大,勉强一手捏住,跪趴在床上,低头顺着双乳看过去,是黑乎乎的阴部,此刻女人的两个隐私部位暴露在一个陌生网友面前,身体出奇得兴奋,心里五味成杂。

半个月后,我决定和野哥哥见面。

在车站见到了对方是沉稳的大叔型男,和我想像的差不多,两人没有多话直接驱车去了住处。

进了酒店,房门一关,两人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压了过来,跌跌撞撞地来到床边,当我双腿腿弯处碰到床边,整个人就被放倒在床上。

我推开他,细看着他的脸,这么近的距离,他身上特有的味道从我的鼻腔传遍全身,这是一个陌生,温热,带着淫靡的气味,这个味道让我脸红心跳。

他笑了笑说:“你比视频里更好看,小骚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嘴就压了过来,一遍激吻,一边掀起我的衣服,他的手热乎乎的,已经钻到了我的下体,这时他凑到我耳边说:“什么时候开始湿的,嗯?”

“我不知道,刚见到你的时候就湿了。” “啪!”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唔~”

我并没有表现出反感与抗拒,反而迎著头享受这种下贱的羞辱,男人似乎预料到我的反应,高高在上地微笑着掐着我的脖子和我舌吻,我无法抗拒他的任何侵犯,仿佛这是对我干涸欲望的浇灌。希望他的举动能够更加激烈和过分,不要因为担心我的不适应而心生退却。

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他似乎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我的脸因为窒息而变得紫红,他用他的大手用力揉搓我白嫩的乳房,乳房因为他的用力而变形,疼痛使我扭曲,却反而更加激起我的欲望,我不禁抓着他的手带着他继续在我的奶子上放肆。

我的举动让他有点出乎预料,可也让他很满意。

他松开我的脖子,托起的脸庞,从我的嘴巴一直往下吻到脖子,用手扯开我的衣服,把脸埋进我的乳沟中间,一边用手把玩我的奶子,我抱着他的头任由他像野兽一样狂嗅我的体香。

他抱起我,用力的把我扔在床上,迅速地剥掉我的衣服,虽然前面一系列激烈的举动,但是真正赤裸地横在他面前,我依然有点害羞。

看到我凹凸有致的身体,洁白细腻的肌肤,他吞了吞口水,我能感觉他的目光中有想要吃了我的感觉。他急不可耐地解掉裤带,一根火热的大鸡巴弹了出来,虽然我在视频里不止一次见过,但是如此攻击性地挺立在我面前,我仍旧不由得心中一阵荡漾,一想到等下这根大鸡吧就要在我的小骚逼里横冲直撞,我不自主的夹紧了双腿。

他也看穿了我的痴态,青筋暴突的鸡巴昂首挺立的走到我的面前,我正期待着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时,他毫无预兆的抓住的头发,把他的大鸡吧狠狠地塞进我的嘴里。我顺从的用自己的嘴巴吞吐他略带腥臭的鸡巴,并不讨厌,只是他的尺寸让我有些艰难。

“唔~~~~~”

这个坏蛋猛地把鸡巴插进的喉咙里,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两鬓青筋凸起,本能的呕吐感让我想要推离他的胯骨,可他早预料到我的举动,反而狠狠地按着我的头把他的鸡巴推向我喉咙的更深处。我的眼泪和口水一起留下来,小骚逼也湿成一片,我喜欢他这样的举动,甚至能喜欢这样为他服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这样的下贱骚逼就应该被这么使用,就应该身上所有的洞都被当成鸡巴套子一样狠狠地干。

他并没有因为我面色紫红青筋凸起而放松对我的折磨,反而把我的嘴巴当成骚逼那样抽插,很快我克服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卖力的用小嘴为他服务,甚至抱着他的屁股好让他更加深入我的喉咙。这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一边为他做着深喉口交,一边夹紧双腿摩擦自己的小骚逼,相比嘴巴,我更希望他能够用大鸡吧毫不留情的进攻我的下面。

(深喉拔出声音 呻吟)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渴望。把鸡巴持续地顶在我喉咙深处好几秒之后,猛地拔出,我大口喘息著,任由唾液混著嘴巴里的黏液从嘴巴流出滴在奶子上。

在他的示意下,我像条母狗一样撅起屁股跪伏在他面前,期待着他能够把那根巨大的鸡巴插进我的骚逼里。

(呻吟声)

他总算进来了,我的欲望被他不停的撩拨不停地挑逗,直到他插进来像是引爆了一样炸药一样宣泄而出,不自主的发出了畅快和解脱的呻吟。

他的大鸡吧在我的骚逼里横冲直撞,每次插入都能撞击到花心,达到老公到达不了的深度。每次撞击都在瓦解我的意识,让我更加死心塌地的成为他的母狗。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是一直能被这样的大鸡吧草该多好啊,心里默默地鄙夷了一下老公的“小”家伙。

(电话铃声)

是老公来电话了,真扫兴,我正要挂掉来电,却被身后的坏蛋一把抢去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打开了免提。

我有点慌张,可一点都对身后的男人责怪不起来,这就当是大鸡吧男人的特权吧。

“老公,没干嘛呢~”

“没什么声音啊,我在上楼梯呢,跑着上楼梯所以是这种声音啊,不然呢?”

“没有不舒服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我从没像现在这么舒服呢~”

(打屁股的声音)

“没什么声音,放心吧,是我的包包掉地上了。”

“爱你啦,老公,我很忙晚些联系哦”

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

身后的男人奸笑着加快了突击的速度,原本想要嗔怒的我此刻又完全被他俘虏,成了他鸡巴的奴隶。一次又一次,我在他的鸡巴下承欢,被他用鸡巴捣碎理智和自尊,彻底成了被肉欲支配的母猪,只有借助他的鸡巴才能活下去的骚逼婊子。

在宾馆里一天一夜,我已经数不清他干了我多少次了,只直到最后脸上、嘴里、还有骚逼里都被灌满了精液。

当我拖着红肿的骚逼回到家,老公已经为我准备了丰盛的午餐,看着老公满脸呵护的表情,他一定想像不到我昨天的经历,饭桌上,我的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他,发了一张我双眼迷离满嘴精液的照片过来。

“谁啊”坐在对面的老公问,

“啊~是我闺蜜阿萱啊,问我下次什么时候一起玩呢”

这就被我糊弄过去了,真是个可爱的“小”老公呢~.

*** *** *** ***.

第二篇 深夜办公室的落地窗

忙完手头的工作闲来无事翻开手机相册,滑到了那张雪夜里拍下的满嘴精液的照片,心里一阵激流涌过,抬头瞥了一眼办公室外面,门外来来往往的同事没有人注意到我此时的神态。

合上手机,春日的暖阳洒了进来,照得我面颊微微发红,我轻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暖意。与野哥哥的那日相会后我心心念念了很久,奈何这种事也需要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与他再无合适的机会见面,但喉咙处还能回忆起当时深喉的快感。

突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睁开眼,公司的小暖男不知何时站在门边。

“什么事啊?”我坐直了身体问到。

“姐,刚出去顺便给你带了杯奶茶。”

我笑着看着他,接过他手里的袋子,这小子还是怪细心的,而且还长著一双好看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还有那凸起的青筋。

“谢啦。瞧你这双好手被你糟蹋的,要不要姐姐借你一点护手霜。”

我笑着拍了他一下他的手,他笑着看了我一眼,就各忙各的去了。这个小暖男比我小几岁,平日里对我倒是挺照顾的,话也不多,不知道在床上是个什么样的性子。

晚上回到家,安顿好家务事,躺到床上已经快十点了。老公还在书房忙着在,一如既往的简单平淡,闭上眼想起了今天那双青筋隆结的手,这双手有力地抓住了我,顺着领口摸了下去,我仿佛能感受到他略微粗糙的手掌划过我的肌肤,一股温热一直传到我的小腹,我的下体。

第二天我加班,他也留了下来,为了方便办公,我直接让他留在我办公室里。偌大的办公室异常安静,深夜男女共处一室,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他手的触感。

今天的任务终于完成得差不多了,他走到我身边给我递了一杯温水,水却不小心洒到了我的身上,他边抱歉一边递给我纸巾,“帮我擦吧。”我放低了声音,几乎是凑在他耳边说到。 “秋姐你的丝袜真好看。”他没有抬头,我能感觉到我喜欢的这个手掌在我的大腿上越来越热,越来越用力,“喜欢吗?”“不仅喜欢,我还想撕烂它。”

他没有抬头看我,那一瞬间突然我面红耳赤,空气安静到我能听见水滴下来的声音。黑色的丝袜,陌生的肉体抽插的鸡巴,泛滥的下体,交融的体液飞速地在我脑中闪过,不行!我匆忙地起身,往后退了一步。

“该下班了,我得走了。”

回到家到了车库里,下身已经湿透了,我叹了一口气,最近已经饥渴到这样了吗?刚刚那一瞬间,我感觉他真的想撕了我的丝袜,这股兽性让我小鹿乱撞。

我熄了火整理了一下衣服,回家去了。我突然有点期待下一次的加班。

又是暖洋洋的一天,这天我换了一条软一点的短裙,配上黑丝袜,期待着夜晚的到来。

这一次,他没有敲门直接进来了,我起身刚准备说些什么,他突然关了灯冲到我面前,把我按到书柜上,他的嘴直接压了过来,我来没来得及反应,湿润有力舌头已经冲进了我的嘴,它盲目地粗鲁地在我的嘴巴里四处搅动,我的身子被他抱紧,腿也动弹不得,他的温度从上到下地传入了我的身体。

“秋姐你知道我有多想吗?你知道吗?”窗外的灯光星星点点地照亮这里,面前这个小暖男突然变得野性,就像我梦里的野男人一样。

“撕吧。”我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说到。他喘著粗气,像是要报复我似的,把我抱到办公桌上,又是一阵激吻,这个吻好陌生啊,不是我老公,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老公现在在干什么呢,在做家务吗?在打游戏吗?还是在看av?或者是在撸管?他知道他的娇妻此刻被别人按在桌上强吻吗?

他的手打断了我的思绪,这双有力的手像蛇一样在我身上游走,他钻进了我的裙底,他扯开了我的衬衫,他揉捏着我的乳房,他起身两只手抓住我的腿,撕扯着我的丝袜,“秋,你知道我忍了多久了吗,你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吗,你知道你身上有多香吗?你是故意诱惑我的对不对?我要撕烂它撕烂它!”

天哪,我的下体泛滥不堪,他撕破了裆部,埋头啃了起来,啊~~~ 他的舌头钻进了我的骚逼,我两手撑在桌子上,啊,舒服,我能感觉到水不停地流出体外,骚逼也变得热热的,体内就像有一团火,我按住他的头往我的身体送,“我也好想吃了你!”

他觉察到了我的欲望,他褪下了我的内裤和丝袜,我翻过身背对着他,撅起屁股对着他,雪白的臀部在微弱的光线变得下尤其醒目,“插我,我想要!”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解自己的裤子,又张嘴咬在我的屁股上。“你好骚啊。”

突然,他紧紧贴着我,直插而入。“好多水啊,秋,我终于得到了你!”接下来就是一阵猛烈的撞击。他扶着我的臀部不停地抽插,他的鸡巴好硬啊,紧贴着我的阴道,我能感觉到他凸起的经脉在我的体内摩擦,每次的撞击似乎都要干死我,就这么连续干了十分钟,他放慢了速度,我直起身子回过头跟他接吻,夜深了,窗户外的车辆并没有减少,不远处的夜市还能看到来往的行人。

“你看外面。”他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就这么插着我走到窗户边,我双手扶在落地窗的玻璃上,他突然加入抽插,“看哪,我在这么多人面前操了你,喜欢吗?”

“喜欢,我喜欢你这么操我!可是万一被外面的人看见怎么办?”

“就是要让他们看见,就是想让他们知道你有多骚。贱货。”

一股股的暖流从身体里涌出来,我的阴道紧紧包裹住他的大鸡巴,不想让它离开我的身体,这久违的兴奋感,让我想起刚和老公谈恋爱的时候,两个饥渴的人能随时随地开干。此时此刻同样的兴奋感却来自另一个陌生的肉体。我扶着他的手,听着他在我身上卖力的声音,我突然想拿起手机给老公打电话。

“把手机给我。”我回过头去一边喘着气一边说。他没有多问,我拿起手机,身后的小暖男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就这么一晃一晃地点开老公的头像,打了几行字:“老公,我快忙完了,今天的工作很顺心,待会就回去。只不过丝袜不小心弄破了。”

“收到。烂了就再买一条,丝袜要穿新的才好看。我给你煮了宵夜,等你回来。”

我放下手机,心里一阵暖意,身后的他突然一阵加速,拔出来射在了我的丝袜上。

简单整理下衣服后,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副驾驶的包里塞这那条带着特殊气味的丝袜。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