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妹的豪门体验 (1) 作者: lxg123pas45

.

【新妹的豪门体验】

作者: lxg123pas452021-4-27发表于SIS

我叫柳新妹,是一个姿色还算过得去的女人,在我待字闺中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人来我们家里提亲。

我听从父母的安排,嫁给了本地的一个小土豪。听说他家里有人当官,仗着家里的权势在我们本地混的风生水起,没有人敢惹他。

我也早已忘记是何人牵的线了,只记得那户人家听说了我,就对我上了心,也没有过多接触,就要迎娶我过门。在我们家也下了好多彩礼,我家小农小户的也不敢得罪他们,再加上他每次来我们家时又总是彬彬有礼,谦让平和,我的父母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我也嫁到了他们萧家。

没想到我这个老公竟然骗了我十年,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十年来每晚和我做爱,在我阴道里面进进出出的竟然另有其人。看到手里面的这本家谱,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发凉,阴道不受控制的紧缩,昏了过去。

今天是最近一来的好日子,萧家请的风水先生还说今天是我命运的起点,是生于贫,始于富,忠于情,结于义。

一大堆说不清的玄语,我也不知何意,而大师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萧家人好像很开心。然后就和父母约定了今天娶亲。我也只好先行回房,只是回头的一撇,在和大师目光交错时,看到大师那如深渊般的眼神中复杂,无奈,无助一一划过,最后也只是想迷惑一般摇了摇头。

我待在这间不到20平米的小屋,静静的等待着将要把我扔在床上肆意驰骋的男人——萧贝律。

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巷口,依稀间可以听到鞭炮声,以及鼓声。而萧家作为本地有名的富贵人家,长子要结婚,那肯定不是一件小事,各种沾亲带故,想要办事的人都在这一刻来为我们的婚姻送上祝福。

我们家属实贫寒,偌大的迎亲队伍,无法走进我的家门,父母都站在门外20米处迎接。

萧贝律也表现的非常有礼节,看到岳父岳母来迎接,也连忙下马:“爸,妈,你们怎么出来了,在屋里就好了。”

我的父母看到萧贝律如此乖巧,也相互对视一眼,欣慰了笑了。

我的老妈李微用她那粗糙的手,抓住萧贝律那堪比女子还要细嫩的手,颤颤巍巍的说:“好,好,好啊!”虽然母亲没有其他话可说了,但萧贝律好像懂了我妈的意思。

“妈,你放心吧!新妹嫁给我,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走,我们一起把新妹接出来。”萧贝律抓住我母亲的手,一起向我的房间走来,父亲紧随其后,迎亲队伍没有在上前,因为实在是家太小了。

我穿着萧家准备的婚纱,十指缠绕在一起,静静的等待着我的男人出现。我和他也只见过两面,我不知道他娶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我也无力反抗,甚至对他还有一点好感。

他不像一般富贵人家的嚣张跋扈,肆意张扬。反而很内敛,一股子书香公子气,说话时也非常温柔。按理说像他那样的富贵人家,俊秀模样应该不缺女人,就算我小有姿色,但与他见过的女子相比也不过是平淡无奇才是。我不敢多问,只好埋藏在心里。

在我的小家里,萧贝律也没有多待,和母亲一起进入我的房间,看到端坐在床边的我,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很是满意。

“妈,新妹我就接走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她的。”母亲听着萧贝律如此真情实意的话语,也牵起我的手,交到了萧贝律的手上,还重重的拍了两下,也漏出欣慰的笑容。

“好了,时候不早了,让贝律早些把新妹接回去吧!不要当误了黄道吉日。”在一旁的父亲同样面含微笑的催促著母亲。结婚本就是一生的大事我又是他们唯一的女儿,这种日子千万不能误了良辰。

我的纤手第一次被男人握著,好大,好温暖,他的手很嫩,很滑,但不柔弱,抓着我的手很用力,像握住了我的七寸,无法逃脱。这就是我以后要服侍的老公吗?他会用他那如葱班的玉指插入我的阴道,肆意搅拌吗?还是说会把这跟沾有淫液的手指插入我的嘴里,让我吮吸。

天哪!我都在想什么,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思想,我不是处女吗?我试探著把两股间的括约肌收索了一下,再仔细的感受者小穴内的紧窒,没错,那层膜还在。还是我平常自慰时候的状态,我放下心来。我很害怕要是我刚被萧贝律娶回家,晚上他用他的阳物来戳我肉穴的时候,却没有想像中的紧凑感,会不会马上翻脸,给我个大耳刮子,再骂我是贱逼,骚货呢?我不敢再去想了,浑身止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或许我紧张的样子被萧贝律察觉到了,他也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了我的手上轻拍了三下。再次感受到他的大手,我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下来。我侧过头看着他的侧脸,是那么的迷人,充满自信。

在我家的时间是短暂的,直到被萧贝律牵着手走出家门,我还恍若梦中。再回头看了眼陪伴了我16年的父母,或许我回来的机会很少了吧!

萧家不愧为大家族,总占地四百多平,房屋都是一栋一栋的,高耸的围墙森严的矗立著,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而我们的结婚场所就在这个巨大的庭院之中,脚下的绿地柔软殷实,四周的风景独好,涓涓细流顺着特定的道路缓缓流入到一个湖中,湖中的鱼儿还往前一跃仿佛要跨过龙门。

就在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的时候,握着我玉手的萧贝律紧了紧手掌,把我从自己的世界中拽了出来。一路上都淡定自若,沉稳自信的萧贝律手心竟然有了细密的冷汗,风一吹让我也感到了丝丝寒冷。

不解的我看着他的侧脸,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正前方是两个穿着雍容华贵的中年男女,也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萧贝律,顺带打量着我。

怪不得萧贝律长的这么帅,原来是家族基因好啊!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而她身旁的女人更是勾魂夺魄,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柳叶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没有流漏出丝毫笑意。胸前的蜜乳也格外惊人,天生的魅感让人止不住沉醉其中。

这两位相比就是我未来的公公婆婆了,这以后要想在他们眼底下生存肯定艰难重重。

“爹,娘,你们回来啦?怎么不提前通知孩儿一声,也好为你们接风洗尘,庆祝一下啊!”萧贝律抓着我的手,快速的走到他们二人身前小声说道,脸上堆满了笑意。

“哼!你还记得你有爹、娘啊?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给我们商量了吗?我们就出去办点事,你就娶了个媳妇回来,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吗?”萧贝律的父亲萧万干愤怒的教训到,不过也是压抑著自己的声音,不能在这种情况下丢了萧家了脸面。萧贝律自知理亏,也不反驳,只是睁著杏眼看着萧万干旁边的孟君岚。

孟君岚虽然也是恼火万分,但看到萧贝律无助的大眼睛,也明白这时候也只能先劝住丈夫,让婚礼继续走下去,不然丢人的是整个萧家。

孟君岚拉过萧万干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蜜乳当中,不住的摇晃,轻启红唇开口道“干哥,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拆了律儿的台,不然我们萧家的脸就丢大了。先让婚礼继续下去吧!待会我们在好好的审问律儿。”说完又用自己的蜜乳夹了夹还在胸前的手臂。

萧万干也明知到这一步了也只能继续进行下去了,只是心里着实气不过,既然孟君岚也给自己找好了台阶,那就借坡下驴。“哼!待会你到我书房来,如果你不说清楚,那就按家规办吧!现在,赶紧招呼好宾客,绝对不能丢了我们萧家的脸。”说完这话,萧万干就和孟君岚去后面和宾客们打招呼了。

说是打招呼,基本上也就是一群人借着这个机会来巴结,混个脸熟罢了。

站在萧贝律旁边的我,现在才晓得,原来和我结婚这种大事竟然只是萧贝律一个人的所为,萧万乾和孟君岚完全不知情。那萧贝律为何偏偏要找我这种普通人家的女子呢?萧万乾和孟君岚又会怎样对待我呢?这其中一定隐藏这巨大的秘密,我一不小心被裹挟著上了贼船,完全没有可挑选的余地。我心中一叹,只能继续往前看了,只是我对于萧贝律有了一丝疑惑。

萧家大婚这种事,基本上人尽皆知,前来庆祝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好在萧家宅子够大,就算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也能装得下。身为萧家长子,不可能一个一个的人都去见,只是见了些相对来说有点势力的富商,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我离去了。

对于萧贝律这种富家子弟,都有自己的小圈子,而小圈子里的这些人在未来也必将左右这附近的十里八荒。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这些人也没有失了礼仪,都来送上了一份贺礼,虽没有打开来看,但相比以他们的身份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我能够辨别出来的。

萧贝律也没有把我当成外人,直接就和他们介绍起了我“这是你们大嫂,以后肯定经常见面,现在先让你们认识下,免得以后见面不知道了。”说完环顾了一下这五个人,只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他们五个三男两女,男的俊美,女的靓丽,只是脸上的粉尘覆蓋了不止一层。这三个男的还算乖巧,客气,只是那两个女的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好像谁欠了她们二五八万似的。

盯着我的目光很不友善,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三个男的中其中一个黄毛打量了我几眼后 才面向萧贝律说道:“恭喜贝勒,找到真爱,也祝贝勒早生贵子啊!哈哈”。

贝勒?这不是古时候贵族的称呼吗?怎么这个黄毛这样称呼萧贝律呢?我的脑子中对于萧贝律更加好奇了。

“嗯,好的,黄少客气了。”萧贝律也很礼貌的表示回应,其他几人也纷纷笑着附和道。看来这个黄毛在这个圈子里也是个人物。

本以为也就是简单的认识一下,没想到还是有人不愿意让我轻松离开。就在萧贝律拉着我要离开这里前去拜见萧万干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挺了挺胸前的巨乳,不知好歹的开口了。“总有清风抚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可怜了红叶只能一个人了,这么多年的深情终究是错付了,我为她不值啊!”

说完这句话,站在她身旁的青衣女子,赶忙拉住了她,示意她不要再说了,可这个女子还是一脸愤怒的看着我“真不知道是哪来的人儿?也没有红叶漂亮,难道是会勾魂之术的狐狸吗?专干拆散人恋情的勾当。”

听到红衣女子如此的口误遮拦拉她的青衣女子连忙捂住了她了嘴唇,免得让她在所出更惊爆的东西。而空气中也弥漫着沉重的气氛,连外界的嘈杂都排挤开了,不能入内。萧贝律也慢慢的停了下来,脸色平静,只是那深邃的眼睛让人心生寒意。

“乱说什么呢?今天是贝勒大喜的日子,我们是来送祝福了,其他的不要再谈论了。贝勒今天很忙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干爷还在等著儿媳妇敬茶呢!”黄毛赶忙上前一步,遮挡住红衣女子,面向萧贝律后面弯腰说道。

听到黄毛为那女子掩护的话语,萧贝律也没有表态,只是转身深深的看了眼红衣女子,然后环顾一圈后看口道“你们先自便,我先去我父亲那”就拉着我走了。

路途中我还依稀的听到黄毛在训斥那个红衣女子,说什么,想死别拉着我、你个贱货想怎样怎样的话,后面的因为风声和距离的原因实在是听不清了,这也让我意识到我真的是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无法脱离了。

而萧贝律的脸色还是平静如水,也没有要和我解释的意思。

该招呼的都招呼过了,庭院的嘈杂也在司仪的宣布中结束。“一起向中间的两位佳人献上祝福!”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掌声,震得我耳朵都有点发懵。

走个形式后,和萧家两老敬了茶,礼仪也就结束了。就是敬茶的时候,孟君岚多看了我几眼,眼底深处划过一丝恨意,只是一闪而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我看错了。萧万干到是没什么态度,估计有也只会和他儿子说。

宾主尽欢,虽然有人喝高,但也没人敢闹事。一切都在和平中结束,虽然经过红衣女子的挑刺让我略有不舒服,也随着这一幕一并落下了。散了散,打扫的打扫,我也被仆人请到了婚房,萧贝律还要接受他父亲的询问,也就没有和我一起回房。

房间里的东西都很新,估计都是刚买来的。被子床单都是大红色,喜庆的很,只是我一进来就闻到似有似无的香味,让人沉醉不已,似要失魂其中。

萧贝律被他父亲叫走了,看来不搞清楚来龙去脉是不会让萧贝律好过的。偌大的空房只有我一人,我坐在床边,抚摸着丝绸做成的棉被,幻想着萧贝律会以何种方式进入我的身体。

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以及深邃幽蓝如深夜大海的眼睛。他会不会用最粗暴的方式,按住我的手脚,扒光我的衣服,再用征战天下的宝剑通入我的阴道,一下一下的插入我的秘穴深处,而我的小穴不禁他狂风暴雨的抽插,变得红肿肥大,处女血液横流四处呢?而我孱弱的身体没有满足他的愿望,又被他再开一处战场,用他那状若手臂的巨棒,蘸着我的处女经血作为润滑再次直挺挺的进入到我另一个圣洁的处女地呢?那巨棒感受到紧窒的压力再次进化到坚不可摧,以钢筋般的硬度插入我更加柔软的菊花,肆意搅拌,横冲直撞,再次撞的我血流满地,干的我白眼直翻。我会不会就这样被他肏死了。

我越想浑身越是燥热,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抚摸上我的丰乳。虽然我才年芳二八,但我身上我最自豪的就是我的乳房了,我见过的女性中没有一个有我的丰满,有我的挺拔,而且形状还是标准的水蜜桃。我的右手从我的上衣下摆滑进去,抓住我的豪乳,就开始揉捏,一只手真是抓不住。

而我的乳头也慢慢的开始充血,如红枣般的乳头也在渴望着被蹂躏,发红的事实好像在无声的述说着这具肉体已经发情的事实,渴望被蹂躏,被咬捏。

另一只手也不甘示弱,悄悄地进入到了我蜜穴所在,指尖上已经有丝丝痕迹,黏黏的不透明液体,已经无法遮掩。只能顺其自然,加快它的流淌速度来发泄身体的欲望。

肉体发情来的突然,我不知为何会变得这样,这样下流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做,可自从进入到这个房间,我就抑制不住身体的欲望,好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发不可收拾。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