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书法录

【韩二书法录】

作者:多人写作字数:5517

简介:韩二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他父亲的一个工具,成了一个圆梦想的傀儡,在这一切的背后,又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作文是拼凑的。但也说出了部分事实所在。譬如骂人阳痿、拿自己女儿赌咒啦等等都是缺德的行为,害人又害己。我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害人能理解,害自己的女儿,我当时没法理解,真的!或许这招叫以毒攻毒,想使人退却吧。(退避三舍) 你们想玩是吧,我跟你们玩票大的,我拿自己女儿起毒誓,你们敢吗?😃😆 这还有人性吗?没有!!! 说来也是好玩,在网上吵架,吵到他老爸也帮腔吵架,也是一个奇迹!父子俩丑态百出,皆因利益两个字!😀😁

1

混沌天体,演变久矣。

自盘古大帝开天地,宇宙历经千万亿年的星转斗移,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将神州大地一分为三。

据说,人类就是生活在这个神州大地。

三大块地,有一块地九千九百亿平方,其中有个叫韩蛋国,里面有个小地方叫亭林庄。这里每年一度举行的书法大赛热闹非凡,造就那里的人人都会写优美而又漂亮的书法。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书法比赛。结束得毫无悬念,这次的比赛冠军依然是韩二获得。自枚历一九九九年,韩二首次参加书法大赛夺得第一名后,当时他的父亲韩大笑得合不拢嘴,眼角边的鱼尾纹紧连一起形成密密的沟壑。

韩大当然欣慰,多年的愿望终于在儿子手里实现了。如今儿子终于为自己出了一口气,韩大想想都觉得值得祝贺。所以他决定今晚回去以后要好好犒赏一下韩二,譬如请儿子喝啤酒,大家一伙儿卡拉OK去唱K庆祝放松。

十七年了,也许只有今天才这么开心过,韩大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差点把迎面而来的韩二撞上了。好在韩二机灵,一个侧身闪过,笑吟吟地捧著奖杯挑衅著向自己的父亲炫耀,”爸,我又得了第一名,你看!这比赛好没有难度哦。“说时他的嘴角顽皮地弯起邪魅的弧度,发出蔑视哼的一声,以为这一切都是他的努力所得。

这也难怪,韩二父亲凭借当年与里面的监考官的交情,胜利获得一些内幕,再加上儿子确实写书法有点天赋,奈何在技巧方面烂泥扶不上墙,他才厚著脸皮写下那些让他这个年纪汗颜的书法,叫他儿子熟背于心。

实话说,韩家的那些作品,如果不是按在一个所谓少年书法天才身上,是根本没人愿意去读的。但随着韩二年纪大了,韩大那点儿文化水平自然无法胜任。而路波波呢,他也越来越商业化,沉不下心来帮韩二写。至于韩二的书法水平更是随着他成名后,日复一夜玩女人而丧失了水平,此乃后话了。

而现在韩二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奖杯递给韩大。韩大双手捧接过奖杯,合不拢嘴的仔细端详了许久,来回不停地抚摸,继而忍不住在上面亲了好几口,道:小二啊,你以后可不许骄傲自满。奖杯你先拿着,回去咱们就把它摆在大厅上,好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也瞧不起咱们家的客人共同瞻仰瞻仰你的风光,你的荣耀。”说时他停顿了一下,眼光冒出金光,然后昂首挺胸的说,“你可好好爱护它,毕竟也是我们韩家千年的荣耀。并且,你还有再接再厉。”

韩大望着儿子终于成龙,呼出他心中压抑多年的一口闷气,“老天爷,你可终于为我韩大扬眉吐气了,想当年我好不容易考上书法院,由于自身的肝炎具有强烈的传染性,我不得不被迫退学回家休养。哼,当年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家伙,你们都等着我报复吧。”

说完他不由得大声癫狂大笑,让在场的那些莘莘学子、家长们面面相觑,心中一阵鄙视,低骂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破奖杯么,瞧把他乐坏的。”

其他人当然不知韩大心中所想,只有他心里知道,虽然当年被书法院劝退,但好歹也在书法院里认识不少同学,积累了不少人脉。况且他也非常勤奋好学,算是积累了的一些书法窍门,将它们传给儿子,可能这个儿子也有些慧根,居然一听就懂,但败在不懂文学常识啊。

这让韩大曾经头痛不已,如此想了几个晚上,还是让他这个天才想到了好点子。

得偿所愿啊,得偿所愿哪!

2

其后几年里,韩二每次在书法比赛里面对的题目轻松得冠,一时风头无两。在这段时间里他有幸结识卢波波,当年此人也是写书法出身的。现在早已改头换面成为一名商人,他曾经志高气昂的跟媒体说,自己人生最得意就是捧出两个热销书法家,一男一女,干活才不累嘛。

只是韩二是个不成器的二世祖。卢波波每次看到韩二问他拿钱都气得咬牙切齿,要不是看在他的名气,卢波波真想一脚踹死他,每次要钱都是为了泡妞,据说他这次看上了一个小明星,打算包养她。

哎,人不风流枉少年呀。卢波波笑着“自己以前泡妞还不是活在胯下。”

在卢波波的支助下,在2005年成功靠骂“书法名家出了名”,其后更是打政治擦边球揭露所谓“政治黑幕”为大家所熟知。

直到韩二三十岁那年,才被人爆了出来,于是人们开始笑言:“韩大想法,韩二办事。”

对于这个,韩二也很无奈,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所谓的比赛冠军居然是韩大,他的父亲一手操纵出来的,而他就是韩大手里的牵线木偶。

那一刻,韩二气愤到了极点,他怒气冲冲地跑进韩大的房里,质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着韩大满头白发,驼腰的背影,责骂一番之后的韩二气舒畅了许多,他还把这十三年来的奖杯砸得粉碎,他痛恨这些,也痛自己的愚蠢,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知道事情的内幕。

思来想去,终于得出一个结果,韩二决定自己创天下,他要效仿前辈王羲之。

王羲之之所以被后人称之为“书圣”不仅仅靠作品取胜,文采斐然,更得以于他的人品受人追捧。

韩二笑了笑,看着破碎一地的奖杯,心想他曾经好歹也是个王者。他不知这个曾经的“王者”是背后被人换文采窃取来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道德有瑕疵的人更让人唾弃,何况这些奖杯都是他父亲用肮脏的手段得来的。

他也试曾想过,自己难不成就为了圆韩大的梦,一个少年在当年踌躇满怀的激情,就因为肝炎而被书法院劝退,这是多大的耻辱。

“为什么是我?”面对于病痛,贫困户或者遭遇人生险境,人们往往会发出上面的疑问。

第二天,韩二草草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便离家出走了。这么些年来,他利用那些荣耀得来的金钱做自己爱好的事业。如果说骑马也算事业的话。在亭林庄,人人几乎都会骑马,如同人人都爱写字一般。

一旬过去了,这天他来到一个遍布著大片浓密的森林,前后占据了约上百公里。

这次他从家中逃亡,依然不忘带自己的宝马出来,不然自己这一路走来不但累得够呛,还要防豺狼虎豹哩。

韩二进入这片浓密幽暗的森林,其中瘴气弥漫,各类凶猛野兽藏匿,万种剧毒虫物云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为了防止家里人的一路追踪,竟然失散躲进这里来。

这时韩二连死了的心都有了,他是一个很爱美的小伙子,不单只自己爱美,不能忍受到时自己的肉体被凶兽咬烂撕碎。他还更怕痛嘞。尤其是一面被野兽吞噬流血一面还要忍受死亡边缘的来临。

此刻的他甚至想咬舌自尽。不,他怕痛呀。

韩二平生有两大爱好,我是说他爱好书法之外的。

一是美女,二是骑马。

而几乎天下所有人都喜欢美女,他当然不能例外。

他完全没有想到,他来到的这个地方,将开始改变了他的一生际遇。

凶猛野兽,剧毒虫类形成的天然的屏障,将亭林庄与对面的韩蛋之国隔离开来。

此时韩二心惊胆颤地骑着马,时不时用手揉一揉眼睛,里面的浓雾范围广,密度厚,看不清任何东西,好不容易透过层层毒雾,此时的他已经病殃殃了。

等他再穿越密集的植物树叶,茂密森林,准确来说,是他被他的宝马驮著一路走来。

韩二现在已经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即使现在站着一头狮子,饥饿难耐的狮子,留着口水舔舐著韩二的脸蛋。

那匹马正悠哉悠哉地往狮子的方向走去,而它身上的那名男子已经昏迷不醒。

3

当韩二从马背上摔下时,他恍惚间象是从鬼间走了一回,背脊冷汗直冒。

他睁开眼睛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只凶猛的威风凛凛的大狮子,他恨不得自己当时永远醒不过来。

先不管以前怎样,韩二此刻不但痛骂自己的爹,更痛恨方大神。

也许你们不知道方大神是什么东东?

这位方大神,不是别人给的尊称,他的名字就叫方大神。他不但喜欢专门虐人,简直到了发狂的地步。而且他也有小市民心态,喜欢围观打酱油,别人不犯他则已,一旦触怒他的威严,他不跟你来个鱼死网破誓不甘休。

我们的男主角很不幸就惹到他了。韩二在这之前一直自信满满,以为自己的书法独步天下,没人比得了他,由不得别人来质疑。也许只有书圣王羲之才能与他一较天下。

狂妄自大到这种地步,夜郎自大这个成语无奈成为众多“天才”的拿手好戏。要不是“守望者”的首次发难,韩二又咄咄逼人的行为惹怒了不少有正义感的人士,居然骂人家阳痿,说人家老婆偷人,众多人士看不过眼,其中就有方大神,他又何尝会虎落平阳,威风扫地哩。一时的风光毁在自己手里。是他的咎由自取。

到了这里,身为作者的我,想起了一个人,敬明微嗔大师。他何况又不是韩二这样的一个人呢?说到反思,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我们的男主韩二也不会反思自己啊。他首先想到的是因为自己的父亲韩大才使得他这样落魄。直到现在,他也仍然把矛盾的根源纠结在韩大身上。

韩二一边回想一边眼瞅著狮子,见它看了一眼自己,不对,应该是他跟宝马。

虽然韩二不知狮子在吃什么,但他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一个巨大的菱角时,韩二头脑仿佛被敲了一下。

他承认以前好色,喜欢把空闲的时间打发在女人身上,可他这个人,向来对于新奇的事物好奇心重。这不,对于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像什么远古巫灵啊,上古神器,凶猛野兽之灵等等,他都略有所闻,这跟他喜欢看上古神话多少有些干系。

韩二也必须承认,躺在他面前的不知名的动物,肯定不是一般,至少他的毛发看上去柔顺,滑翔,有种舒服的感觉。

可恨的他现在被毒雾感染了,身心疲惫不说,连说话,行动都困难重重。

韩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脑袋有些头晕脑胀,他觉得自己将要快死了,他现在后悔的很,不该那么任性的跑来这里白白活受罪。

4

亭林庄。

一座雄伟而又富丽堂皇的别墅里。

一个五六十来岁的老男人在痛苦流泪,毫无疑问,这个老男人正是韩二的父亲韩大。此刻他的眼眉不停的跳动,每次一动,他的儿子就有事发生,现如今跳的如此厉害,怕是韩二性命不保?

“韩二啊,你真二呀,是爸爸对不住你,不应该为了自己圆少年的梦想毁了你,”坐在韩大身旁的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也在低声哭泣,“公公,你别自责,可能是韩二命薄,不怪你。”

如果韩二此刻见到他的老婆正和他的老爸躺在一张床上。他恨不得立刻回去断绝父子关系与那个姓金的女人离婚。

可是他现在即便知道了又如何,远水解救不了近邻,何况现在他的呼吸越来越轻微,最终倒在草坪上。远方的男女又有了一丝行动。

金丽花说完将手伸向韩大的胯下,从被子里探入,用手捏了几下公公的软绵绵的阴茎,来回搓弄,韩大眼前压抑难过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左手托起金丽花尖锐的下巴,抬起来迎合自己嘴唇的高度,狠狠地吻了下去。

“你个小贱货,刚才我还没满足你么,这么快就想要了?”

“我就是想要,想要你填满我内心的空虚,塞满下面的嘴,赶跑里面的空气,我不要空虚嘛。”

听着儿媳撒娇而又淫秽的语气,韩大的肉棒突然有了主人意识一般,原先软绵绵的阳具一刹那变得硬邦邦,威风凛凛地鼓起一个小帐篷,将被子撑得老高,金丽花见此更是加快手速,她忍不住了,率先把被子扔到一旁。

只见那肉棒高翘著一下又一下地抬头又低垂,象是沉思哭吟的大诗人在吟诗作对。韩大的肉棒非常丑陋——紫黑色,青筋突出,也许是年纪老迈,像个老树藤那样显得面目狰狞恶心,但还是充满了战斗的气息。

金丽花见了韩大的阳具顿时心神俱醉,她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她的最爱,看着手里涨得快要爆裂的热狗,她恨不得将它含在嘴里,尽管臭气熏天,带有自己阴道的骚味,金丽花还是狂舔不止。

她不但对床上躺着欣赏的男人又爱又恨,对韩二更是毫无羞愧,想起以前韩二对她的种种,金丽花愈来愈快地忙活自己手下的动作。

金丽花爱这个男人,爱到连自己的女儿也取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名字,当然在外人面前是不知道的,只有作者我这么阴暗才会想到这些——小野。其实,我不够算阴暗,起码我不会拿自己的儿女赌咒发誓。这是多么没人性的人才会拿这么小的女儿发誓打赌,以为这样就能赶跑别人对他的质疑。可笑可耻又可恨!

闲话少提,金丽花尽管与韩大发生不伦之恋有好几年时间,还像初次般那样爱着韩大的阴茎,丝毫没有觉得老树藤般的阳具不新鲜,在她嘴里口水的不停的湿润,愈发觉得紫黑的热狗是那么的鲜明,又是那样的保鲜,好似放进冰箱几天不吃的瘦肉,依然口感十足。

金丽花不知道她的这种行为其实是潜意识里的一种病态,对男根的绝对渴望的思绪在蔓延,她居然一心想着要是能吃不同年龄段的男子该是多么好呀。

这简直是他妈太疯狂了!不得不承认,金丽花被自己的惊骇想法吓呆了。

金丽花为自己不合时宜的病态思想羞愧,但是只要一想到嘴里的肉棒换作其他男人,她的心开始剧烈的噗噗跳,她甚至还渴望着侍候男人,甘愿做他们的性奴。

韩大起身对着胯下舔舐的金丽花淫笑道:儿媳,委屈你了。要你清理我的包皮垢。

金丽花不说话,邪魅地继续舔著韩大的男根,甚至在马眼那里用舌头故意挑逗几下,然后把黄色的包皮垢舔得一干二净,差点让韩大差枪走火,交粮上税。

韩大见金丽花愈舔愈起劲,打算在龟头下功夫,这下如何了得,韩大无论如何也不再同意,他喘著粗气艰难地跟金丽花商量:“丽花呀,你再这样下去我要忍不住了。来吧,让我来操你骚逼吧,你看被单下都被你的蜜洞春水浇湿了。”

金丽花那时正舔得起劲,嘴里发出哼的一声,不情不愿地吐出热狗,只见那根热狗像被洗过一样,光鲜洁净,包皮下的包皮垢,那些黄色的残渣早已不知去向。

韩大看金丽花摆出自己最喜爱的狗爬式,肉棒又胀大了一圈,捏弄著金丽花低垂的奶子,胯下紧贴着她的腹沟处,看着肉棒在蜜洞里进进出出,甚是快乐之极。

韩大看着过瘾,干着更是爽快,感受到自己儿媳的肉体淫水泛滥,溅撒四周,操得金丽花断续呻吟叫声妩媚动人,她积极地配合着,又是扭腰,又是摇屁股,怎么愈看愈想她在用自己狭小的阴道口夹着韩大的阴茎玩耍呢。

这一波又一波的抽动在她的玉体上留下了大量的爱的痕迹。肉棒子不紧不慢地抽动着,金丽花甩著头,秀发飘飘,还不时回眸,深情地望着自己亲爱的男人,望着他激情地操她。女人没有几个不喜欢操的,尤其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操,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全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