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八年美人成儿终于褪去了内裤 (完) 作者:无由而至

【苦等八年美人成儿终于褪去了内裤】

作者:无由而至首发于:色中色

我深心有个隐秘的角落一直为成儿存留,相思的痛苦与意淫的热盼始终煎熬着我。如果不是她忽然转学,在高一上学期我本有机会将她压在身下,尽情享用那沾满处女体香又成熟性感的肉体。

成儿是我初中同学,在我淫邪的目光里她的身体经过三年的发育成长,已经从飞机场变成了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双乳高耸,走路时上下颤动,一不留神就要从画着卡通形象的T恤里跳出来,尽情展示两朵粉红的蓓蕾。初三暑假,我们班组织电脑学习班,我正好坐在她身旁。

有一天天气酷热异常,令人昏昏欲睡,我在课堂上一觉醒来,成儿的侧影恰好映入眼帘。她端端正正地坐着,认真听课,穿着牛仔短裤,粉红色的汗衫,白色高跟凉鞋衬著黑色丝袜,将多肉的臀部、傲人的双峰和修长的大腿勾勒得凹凸有致。

那时候十三四岁的女生多不戴文胸,透过半透明的汗衫,我清楚地看到成儿可爱的乳头,圆润肉感,胸前的两点竟被汗水打湿,我认为那是她的乳汁。

成儿的双腿微微张开,我假装弯腰捡笔,在桌下窥视她牛仔裤中露出的一角白色内裤,少女最隐秘的地方和我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我下意识觉得成儿的阴毛应该比较茂盛了,此时也许沾上了些许爱液。

成儿不小心瞥见了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好奇,正要出言相询,我忽然伸手抚摸她的大腿,放肆地向腹股沟侵略。我的手指很快越过了丝袜的边缘,已经触及股间最娇嫩的皮肤。

她吓得轻哼一声,我吃惊回望,正好与她对视。成儿的俏脸早已红透,像一只鲜嫩欲滴的苹果,贝齿轻咬樱唇,两颊浮现出浅浅的酒窝。我看呆了,手掌却更大胆地摸进了内裤,在阴阜上毫不客气地揉捏起来,成儿的阴毛果然很多,早已是湿答答的一片。

由于没有性经验,我不知道如何挑逗她,手指却稀里糊涂地插进她的肉缝。成儿嘤嘤之声更响了,身体竟然配合着我的手指略加扭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大拇指向上一挑,正好按在她的阴蒂上。

成儿杏眼一睁,随即眯成一道缝,阴阜忽然收缩,从尿道中喷出一股骚水,她竟然在这个时候失禁了!这时我即使再大胆也不敢继续侵犯,连忙起身坐好,又忍不住举起手掌端详残留在指尖的尿液。

这时,当堂的老师正好点到我的名,我惊惶失措地站起来,语无伦次地回答一窍不通的问题,结果自然被狠批一顿,被罚抄那些无聊的课文五十遍。

下课铃一响,成儿连忙逃向女生厕所,我却失魂落魄地坐着,在接下来的三节课上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满脑子想着裹在白色内裤里的禁脔。放学回家时,我和成儿走一条路回家,她在前面走,我摇摇晃晃跟在身后,像一只被丝线扯著的木偶。过不多时,我们已经进入一条小巷,冗长的青石板路上只有我们两人。

成儿忽然站定,两腿在高跟凉鞋上绷得笔直,修长纤细,我眼睛都看直了。她两肩耸动,带着哭腔说道:“你……你……你为什么……要……摸摸……摸我那里?”

我瞠目结舌,呆了半晌才嗫嚅著说:“成儿,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啊!”

成儿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冒冒失失地表白,低着头,一步不动。两人就这样站了四五分钟,成儿忽然羞涩地说道:“你摸我,我很欢喜……”话音刚落,就飞也似地逃了,抛下我一个人呆若木鸡地立在当地。

原来成儿对我有意,这突如其来的艳福冲昏了我的头脑。由于我小时候一直和姐姐同床睡觉,经常脱光了互相玩弄,在性方面比较早熟,这时想起成儿的情意,又如何能够控制自已。

在初三暑假余下的日子里,我和成儿经常找机会独处,这时的成儿更加大胆开放,开始脱掉衣服,两人光着上身互相抚摸聊以自慰。成儿的乳房已经发育得非常成熟,雪白的乳房上粉嫩的两点在我手指和舌头的玩弄下一次次激凸起来,伴随她声声娇哼,成为我一生中难忘的回忆。

然而成儿始终不肯脱下内裤,紧守着处女最后一道防线,她怕怀孕。在一个夜晚,我和她正在长时间地接吻,慢慢地我的鸡巴硬了起来,紧紧顶着成儿的小腹。

我饥渴地说道:“成儿,依我这一次吧,我不射在里面。”她轻轻一笑,蹲下身子,拉开裤链,掏出我的鸡巴,竟开始为我口交。

那时她还只是个准高中生,但嘴上的技巧已经熟练得让我心惊。她用刚刚被我吮吸了百遍的香舌品尝我的尘根,柔滑的舌尖沾著香甜的唾液抵住阴茎,一直将它整根吞入,前后晃动着千娇百媚的脑袋,不时发出咕噜的吞咽声。

成儿的小嘴被我的鸡巴塞满,嘴角上还挂着两三根我脱落的阴毛,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舌头开始在我的龟头上打转,并不时轻舔马眼,将流出的几滴精液吞入喉间。

这样弄了几十下,我快要射了,两腿剧烈颤动,成儿抬眼看了看我,伸出手指在阴囊根部按了两下,我腹间的快感立时收敛了许多,她调皮地眨眨眼睛,继续套弄起来,同时用手掌按摩着我的睾丸。

这样,持续了五分钟,我终于抵挡不住,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成儿的嘴里,由于去势猛,流量多,成儿竟然被冲得翻起白眼。等高潮过去,她舔尽我龟头上的残液,再平伸双手,将嘴里的精液尽数吐出,流在雪白的手掌上。

她像一只驯服的小猫,低头认真地将精液舔食了大部分,双掌抚摸著双乳,将我的淫液涂抹,丝毫不剩。在那个夜晚,她接着用手、用奶为我打炮,让我的鸡巴在她穿着内裤的阴阜上摩擦,射在小腹上,如此这般泄了五六次,我昏昏沉沉地就要睡去,却感到成儿侧卧蜷缩著,正在用一根巨大的假阳具自慰……

当太阳照常升起,成儿乖乖地缩在我的怀里睡着,除了那条白色的内裤,浑身一丝不挂。

当此情景,我又岂能趁机将她奸淫?就这样看着她直到早上十点多,成儿睡醒了,静静地与我对视,接着吃吃笑道:“哥哥,你等等吧,上了高一之后你戴上安全套,再来插成儿。其实我好想和你那个,但你等等好吗?”

我紧紧地搂着她,轻轻地说:“成儿……我好感激你。你要怎么样,我都依你。我爱你一生一世,难以忘怀。”

成儿满足地笑了,挣脱我的一只手臂,捧起左乳,幽幽地说道:“我的心就在这儿,全给了哥哥。其实,成儿早就喜欢哥哥,要是哥哥那天不摸我,成儿还不知道怎么亲近你呢。”我非常感动,亲吮著成儿的乳头,开始隔着内裤为她手淫……

在高一开学典礼的当天,我早早来到学校,静静等著成儿。我幻想着,当校长宣布高一新生正式入学,我和成儿的爱恋即将翻开崭新的一页,薄薄的安全套将裹挟着我的鸡巴,给成儿带来真正的性高潮。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全班新生开始下楼列队,校园广播里响起运动员进行曲,成儿仍然没有出现!

在煎熬中,开学典礼早已结束,高一新生已回到教室,新老师开始在黑板前作自我介绍,成儿依旧没有出现!我左顾右盼,坐立不安,每当教室外响起脚步声就迫不及待地向外张望,盼著成儿急匆匆地出现在教室门前,说声“报告”,但她还是没有出现!

我面如死灰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一整天茶饭不思,但成儿始终没有出现!就这样,我像一具行尸走肉在校园里游逛,三天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却从好友嘴里听到一个噩梦般的消息,“成儿转学了,离开这座城市,去到了广东。”

这句话像晴天霹雳,将我轰得六神无主,一拳打在坚硬的墙壁上,指节几乎骨折……在高一的整个学年里,我将自己的世界完全封闭起来,苦苦地思念著成儿,相思像一副毒药侵蚀着我的心,即使亲爱的姐姐,也无法探听出我的一丝隐秘。

毫无疑问,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数理化连连挂科,好在英语和语文有些基础,还能及格。就这样,痛苦的高一结束了,我被父母送到临近的县城的省重点中学借读,他们认为是原来学校的学风不好,又哪里知道我是为了成儿而自暴自弃。

不过离开伤心地之后,再也无法到我与成儿缠绵的宾馆钟点房,不再睹物思人,我的成绩慢慢好了起来,并最终考上了大学。

我不知道能否与成儿再见,也渐渐淡忘了当年的艳福,开始在众多女生中寻觅猎物,而且出入于荒淫场所纵欲寻欢。然而,每当我和一个女子交媾,高潮过后,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成儿,想起她那条白色的内裤和她的承诺,“哥哥,你等等吧,上了高一之后你戴上安全套,再来插成儿……”

大学四年如白驹过隙,伴随着我射出的精液和性玩伴的叫床声永远消逝了。我毕业后,前往一座小城谋事,在一个机关里领一闲职,心中颇为郁闷。转眼已满一年,我和租房隔壁的一个小MM勾搭上了,她叫小萍,我们经常去宾馆开房做爱。

小萍看似清纯可人,实则淫荡非常,她喜欢肛交,“后进式”是我们每次必不可少的方式。小萍的屁眼非常紧凑,夹着我的鸡巴蠕蠕而动,就像成儿当年的嘴巴,将我的精液一次吸出,喷射在她窄小的屁股上。

小萍是一家时装店的导购小姐,交游颇广,性伴侣自然不止我一人,她常常约我出去群P。在那个名叫金山宾馆的地方,707房常常有四五个,甚至十来个脱得赤条条的男女疯狂做爱。

金山宾馆隔壁有家医院,那里的小护士也多有饥渴之人,一来二去,707房的性派对中也时常有几个身着护士服的女郎上演制服诱惑。

在这一年的九月二十日,时逢周六,我和小萍正在租房内性交。小萍身材高挑,近一米七零,但由于只有17岁,发育得并不充分,乳房较小,盈盈一握。我用双手肆意玩弄她的乳头,大鸡巴早已插在她的屁眼里狠狠地抽动,小腹撞在她屁股上啪啪作响。

小萍一边忍痛,一边迷乱地叫唤著:“用力,不要停!顶进去,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嗯,就这样搞我,好爽!我的水水要滴出来了,嗯嗯嗯嗯,拉我的乳头,啊啊,使点劲!不要啊,你的鸡巴又胀起来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快插我……”

她更用手刺激自己的阴蒂,而小穴中插著的电动自慰棒已调到最大档,一股淫水像地泉般喷射出来,热烘烘溅在我的大腿上。

我干得正爽,一边说道:“小萍,屁眼爽了吧!我要干你的淫穴!”

小萍娇声叫道:“不要,我要肛交!我的小逼不让你干!”我听着心中不是滋味,快感随即到来,扑哧一声将精液全部射入小萍的屁眼里,灌入她的直肠。小萍“啊”的一声,俯身摔倒在被子上,翻滚著,精液就从她屁眼中流出,软软地一滩。

小萍忽然坐直身子,埋怨说:“你怎么这么快就泄了?我还没有爽透呢!”

我伸手抠摸着她的阴唇,拉起一片艳红的肉,说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干穴?就像,就像他妈的穿着一条内裤不肯脱下。”

小萍啐道:“呸,老娘要穿了内裤,你怎么淫我的屁眼?简直是废话。”

我抬起鸡巴说道:“真搞不懂,这么好的货色,竟然肏不到你的花心。我说小萍,和你做爱这么久了,你阴道的滋味我还没尝过呢。”

小萍沉下脸色,嗔道:“哼,男人都是一个样,占了便宜很快就吃腻味了。你要尝新味道吗?我倒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我哈哈笑道:“又有什么花样?不过是707的滥交而已。”

小萍忽然兴奋起来:“告诉你吧,最近医院来了几个新货色,又白又嫩。中间有一个很惹火的,波大屁股翘,长得又甜美,我看着都想上。怎么样,今天晚上去玩玩?”

小萍其实是双性恋,所以才会对男女群交更加热衷,她继续说道:“不过那个妞也不爱被人玩穴,最爱波导和口交,嘿嘿,你如果能完完整整和她干一炮,肯定很爽。”

我一听更不是滋味,哼哼哈哈地说道:“什么玩意,和你一个德性!”

等到夜幕降临,我和小萍来到金山宾馆,直奔707号房。刚刚打开门,一幅极其淫靡的群交图就展现在眼前,六个身穿护士制服的美女或坐或卧或立,正被六个男人肆无忌惮地玩弄著。

护士MM的制服完全敞开,十二个大奶剧烈颤动着,她们的乳型各对不同,竹笋乳、木瓜乳、悬梨乳……波涛汹涌不一而足,十二个乳头都硬硬地挺立著,连续被自己的手和男人手调弄著。

六个MM都穿着吊带丝袜,内裤已被拉到膝盖,露出丛丛阴毛,小穴中都抽插著一支大肉棒,不时有淫水顺茎而下,滴在地毯上、大腿上和玉足上。

她们的丝袜大部分被扯破了,露出冰雪般的肌肤,充满着被凌辱的快感。六个美人莺啼燕啭,前插后进,侧干旁捅,正被弄得直向高潮飞去。

我的鸡巴立即扯旗了,关上门,拉过小萍,一把扯掉她的乳罩和内裤,硬挺著阴茎,往她屁眼直插进去。小萍扭动着身子,双手在全身上下乱摸,还不忘将电动按摩棒插入阴道。

在我一阵阵强劲的撞击下,小萍不由自主向前挪去,走近那六个护士MM,抱紧其中一个,伸出舌头猛舔她的乳头。

极艳极淫的场景,令我兴奋异常,一阵阵快感袭上脑门,但我绝不能就此泄掉,于是拔出鸡巴,让小萍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我单膝跪地,向着她的屁眼发起新一轮攻势。

由于要在这群狗男女面前显示一番,我尽量向房内空旷处看去,不受其他肉体的妨碍。游顾之下,我发现707房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个护士MM正在为一个男人乳交。

她侧跪着,捧起大奶,紧紧夹住一根阴茎,身子不停上下起落,不时将唾沫吐在男人龟头上,还不停为他口交。那娇小的身躯,粉红色的护士服褪到腰间,露出穿着白色丝袜的双腿,脚上套一双12厘米的高跟鞋。

我仔细打量她的侧脸,趁她不经意转头细加察看,只见这护士MM一脸淫荡的满足感,不时露出甜美的笑容,双颊荡漾著深深的酒窝。我忽然间停住动作,不去理会身下迭声抱怨的小萍,任由惊诧的神色爬满脸庞,这小护士不是成儿是谁!她正是我多年来苦苦思念的成儿!正是许愿让我在高一时插入小穴的成儿!

这时成儿已把那个男人弄到高潮,一股白色的精液忽地飚射,溅在她白嫩的小脸上,巨大的乳房上,那个男人在我心爱的成儿的抚慰下达到了人生至乐的境界。

成儿站起身来,和那男人拥吻,这时她的护士服悄然滑落,玲珑剔透的身段曲折扭动,她浑圆的屁股上赫然穿着一件白色内裤!数年前的缠绵旧事霎时间涌上心头,一时思潮起伏,把持不住,将精液尽数射在小萍的屁股上。小萍嗷嗷呼叫,明显是一条没被干爽的母狗,手脚并用爬到我身前,开始为我口交。

我轻轻推开她,起身向成儿走去。小萍冷笑一声,也不以为意,转而加入到十二人的战团中去。她肯定在骂我见异思迁,又岂知那极艳的护士MM却是我多年前的玩伴!

玩弄成儿的那个男人也是我朋友,我和他说了几句话,他也知趣地走开了,到房内奸淫小萍去了。成儿离开了怀抱,正木然地站着,一时回不过神来,我撕了张纸巾,温柔地为她擦去身上的精液,咬着她的耳朵,轻轻唤道:“成儿,你看看我是谁!哥哥来了,你还记得我吗?”边说边伸手捧起她的左乳,深深吻着她的乳头,就像几年前我们互为盟誓的那晚一样。

成儿摇摇欲倒,恍如梦寐,迷迷糊糊地说道:“哥哥……是你吗?你来找成儿了?这几年来,我天天想你,夜夜想你!我恨转学,成儿以为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我大为感动,温柔地抱起成儿,细若蚊鸣地说道:“我……就是哥哥,我想成儿,想得人都瘦了。成儿,哥哥今天要达成夙愿了啊。”说着我的手指早已插入成儿的阴道,她的淫水立即流满了手掌。

我很快帮成儿戴上文胸,穿好衣物,搂着她走出707室。回头看时,那十四个男女正玩得热火朝天,小萍嘴里含着根大鸡巴,屁眼也被狠狠地抽插著,长发如丝乱,正被奸得忘乎所以。更有三个男的轮流向她颜射,大片的精液沾满了小萍的头脸。

我和成儿很快离开金山宾馆,打车到了城市另一端的交通宾馆,开了房。这时成儿已经清醒过来,认得是我,于是紧偎着我的身体,几乎要与我合而为一。我们进了房,反锁住门,一场疯狂的交媾就要开始。成儿脸上忽然现出少女般的娇羞,低眉顺眼,甚至不敢看我。

我笑道:“成儿,你怎么了?不欢喜吗?”

成儿把脸埋在我怀里,扭扭捏捏地说道:“我欢喜,欢喜得要疯了。哥哥,如果我告诉你,成儿从来没有让男人插过小穴,你会相信吗?”

我一怔,随即笑道:“我相信……成儿这么爱我,哥哥不知道,怎么爱你才好!”

成儿抬起脸,吻了吻我的下巴,叹息著说:“我也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成儿只要心意到了,也无所谓了。”我捧着她的脸,成儿早已泪光盈盈。

我认真地拨开垂在她面前的发丝,说道:“从高一你转学开始,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工作一年,总共八年。这八年里,哥哥和不少女人上过床,但心中始终没有放下我的小成儿。如实说来,哥哥反倒是有负于你,只盼我的成儿不要见怪。”

成儿伸出右手食指挡在我嘴唇上,说道:“成儿不喜欢哥哥这样说,人家不怪你。来吧,让成儿伺候哥哥。”

成儿让我坐在床上,她开始脱衣服。将护士服的扣子一粒粒慢慢解开,露出白色的文胸;脱去短裙,那条我数年来常常梦见的白色小内裤赫然裹在成儿的阴阜上,陷入她的腹股沟中。在黯淡的灯光下,隔着那条半透明镂空的小内裤隐隐显出成儿的一丛阴毛,内裤底部早已湿透,勾勒出她大阴唇的形状。

接着,成儿脱去乳罩,那对豪乳跳宕而出。乳头早已不是当年的粉红色,由于被许多男人吮吸玩弄,已变得暗红,但更加硕大。成儿娇笑道:“哥哥,我要脱内裤了。成儿和你的心愿就要实现了。”

她动作更慢,先将内裤的一角拉下,露出半边阴阜,再缓缓褪去,我念兹在兹的成儿终于全祼了!她走近我身旁,叉开双腿,将整个阴部展现在我面前。

成儿的阴部很齐整,大阴唇紧紧闭合,两侧和阴阜上生长著茂密的阴毛,比之小萍的稀疏杂乱和姐姐的白虎更有一番可爱的气质。她的小阴唇乖乖地露出一段,形成一个锐角,中间幽暗之处正是成儿早已淫水泛滥的阴道口,再下面就是屁眼。

阴阜下面成儿的包皮安静地垂下,看不见阴蒂。成儿笑得更加妩媚,深深的酒窝使人欲醉,她伸手掰开大阴唇,让小穴和尿道口完全清晰地展露在我面前,一股淫水缓缓滑下,在会阴处凝聚,鲜艳欲滴。

我很快也脱光衣裤,让老二直挺挺对着成儿的下体。我们相携著去浴室洗鸳鸯浴,成儿仔细地帮我洗著阴茎,并殷勤地为我舔起了屁眼。

她的舌技更加精进,舌尖几乎要穿透进去,让我的头发差点都直立起来。我也认真地帮成儿洗乳房,洗外阴,并迫不及待地用手指奸淫起她的小穴。成儿很善解人意,翘起屁股迎合著,好让我的手指更加深入,并开始声声淫叫。

我“呵呵”一笑,轻轻拍着她的臀部,说道:“快洗干净吧,到外间好好玩玩。”成儿摇摇头,赤祼著身子站起来,拿了一瓶精油倒在乳房上,细细涂匀,开始为我推油。

成儿的双乳在我全身滑行,柔嫩的皮肤如游鱼般灵动,还抓住我的鸡巴,让龟头在她乳头上打转。如此玩了十来分钟,我们擦干身子,我抱着成儿上床了。

成儿开始显出了顽皮的一面,抓住我的阴茎含在嘴里,一手指著阴部让我舔弄,两人开始了69式。

我细细品味着成儿的私处,先轻咬她的大阴唇,再掰开,自下而上舔着她的阴道、尿道口,再按摩她的阴蒂,那淫靡的气息几乎让我疯狂。

成儿颤了一颤,嘴中不停,更加快速地为我口交,她的舌头更加慰贴地在我鸡巴上游行,不停地旋转,不时舔食我的阴毛,吞吃我的睾丸。

我不禁叫道:“成儿,你好厉害,哥哥都快受不了了。”伸出两根手指,向成儿阴道刺去,“你也试试我的一阳指吧,呵呵。”

玩弄了半天之后,成儿乖乖地仰躺在床上,双手环着我的颈项,媚声媚气地说道:“哥哥,来吧,让成儿满足。”我心中一阵激动,挺起早已胀得发紫的大鸡巴,插进了成儿的阴道,多年来的心愿达成了,成儿的小穴终于成为我肆虐的宝地。

成儿的蜜穴很紧,而且多有转折,细细的嫩肉含着我的阴茎,像花骨朵含苞待放。虽然成儿经常用假阳具手淫,但阴道如此细致,看来她真的没有让别的男人入侵过禁地,至少进入她的男人不多,我心中感动,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来。

成儿开始出声,她的叫床声并不大,“嗯哼嗯哼,啊啊啊啊,哦……嗯嗯,好哥哥,你插得成儿好爽!再往里面捅,那里是成儿的花心。啊啊,捅到了,捅到了,哦哦,好爽!好哥哥,就这样日我,成儿好欢喜!哦哦哦……”

听着成儿这般娇呼,再加上刚才在小萍身上泄过了一次,我此刻更加生猛,一招一式,九浅一深,放开胸怀暴奸着我深爱的成儿。我感到成儿抓着我肩的十指更加用力,指甲深深嵌入肉中,痛感更带动了我的占有欲,抽插的频率和力度更加快速和威猛,直把成儿顶得脑袋直晃,两条大腿紧紧勾在我的屁股上。

然后我放松成儿,让她趴在床上背对着我,二人就像狗一样交配着,让我的肚腹完全放松,狠狠撞击著成儿的下身。双手抓着她的大奶,捏到变形,还从乳坟中抠出乳头,严加挑逗。接着,成儿侧身躺着,我抬起她一条玉腿,再从身后猛干她的淫穴。

换了几个姿势后,成儿大叫一声:“人家要丢了,啊……”一股阴精猛地喷出,暖洋洋泄在我的龟头上,成儿被我干出了高潮,这本该在八年前就到来的该死的高潮。

虽然成儿已臻极乐,我却没有射精的意思。成儿当真是个善淫的好女人,早已跨在我的身上,晃动着下身,一手扶定我的老二,慢慢坐了下去。这个极品美人就在我眼前观音坐莲,用小穴不停吮吸我的龟头,一松一紧,阴道开合,并用纤纤十指抹动着我的乳头。

她脸上红霞一片,柳眉轻蹙,享受着鸡巴带来的愉悦,一上一下让阴茎直没至底,直抵成儿的子宫口。这种冲击很快让她又有了反应,开始不停地呻吟著,带着痛楚的哭腔,叫道:“好哥哥,你太雄壮了,干成儿干得这么久。成儿又要丢了,成儿的肉肉被你插中了。”说话间,又一股阴精倏然喷出,灼热无比。

我坐起身来,将成儿的双腿搭在肩上,把她挤在床的一角,指挥鸡巴又一通狠干。百余下之后,成儿第三次泄出阴精,我的龟头在这样的猛烈冲击下,再也忍受不住,伴随着我的低吼声,将大量的精液射入了成儿的子宫。成儿“啊”地大叫,在我身下缩成一团,静静享受我的精液在体内粘稠流动的感觉。

她的身体在我怀中颤抖著,我紧紧地抱着成儿,想起茫茫前程。对我来讲,终生留在这个小城是不可能的,以后如要与成儿分别,何年何月才能相见?

她那条白色的内裤是否从此一直为我而脱,还是终有一天成为另一个男人永久占领的禁地?

然而我转念想起小萍的变态、姐姐的放荡、嵘嵘的销魂、文静的妩媚和莹莹的柔美,又不禁要将众多美色集前大逞肉欲,人生的辗转对我来说又变得其乐无穷……

【全文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