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邻居•静 (**辞旧迎新**)

【熟女邻居•静】(**辞旧迎新**)

我父母的房子是那种老式的房改房,也叫福利房,是我母亲单位分配的,然后房改时以极低的价格买了下来。 小区当然叫某某新村。后来做过一段时间的售楼,才知道小区的名字是按绿化来区分的,绿化率最高的叫某某花园,其次叫某某苑,最次的才叫某某新村。 小时候觉得新村挺宽广的,最喜欢和小伙伴们在自行车库里捉迷藏、玩官兵抓强盗;但现在回父母家吃饭,最痛苦的就是找地方停车,单元楼里贴满了牛皮广告,自行车库更是成了一间间小工厂。 虽然这个新村已经和我父母一样成了一个耄耋老人,但我还是对它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因为在这里我遇见了我的第一个女人,静。

上文已说过,家中的房子是房改房,所以整幢房子的业主都是我母亲的厂里同事。我是个很宅的人,小时候如此,长大了还是如此。所以对那些邻居都没什么印象,和我有交往的只有7楼的一个小哥哥,比我大一岁。

宅的人一般功课都会好一点,我就是如此。我是工厂家属子弟中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经过我那喜欢吹牛的母亲的渲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已经成了单元楼中的一个知名人物。

和静第一次说上话,那是我刚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那天早晨我去上班,来到楼下,单元门的防盗门打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条连衣裙,印象中领口开得很大,露出一大片雪白,一下子吸引了我。后来我问过她这条连衣裙,静却说她从没有这样暴露的衣服,肯定是我记错了。 就在我痴迷地看着那片雪白时,那女人开口了,声音糯糯的,天然有股媚意,“你就是401的大学生吧。” 我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你好。” 静笑了一下,“我住503,我老公是厂里的小车司机……我刚结婚搬来时,你还只是个小孩子,一转眼这么大了啊。” 听她的口气,她已经住到这楼里很多年了,但我竟然全然没有印象。 另外交代一句,静比我大8岁,我当时24,而她32,正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娇艳的时候。

转眼到了暑假。好吧,我必须承认,我是师范毕业,第一份工作是高中的英语老师。本来不想说的,毕竟是在写小黄文。但这里无法回避。 我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那时候还是拨号上网,所以电脑基本是个游戏机的作用。而我主要是用来看小黄文,在电影、图片、小黄文中,我独爱后者,感觉阅读小黄文能让我充分发挥想像,有代入感。 突然听到了敲门声,我打开了门,进来的正是静。 静在普通人中可以算是漂亮的了,眼睛妩媚,声音自带一股撒娇味;身材极好,两只奶估计有C+;还有一股让我很喜欢的,说不出来的气质。 当以后接触到了社会上那些发廊妹、楼凤、女网友,我才明白静身上的气质是那种良家熟女味,是一种最吸引男人的风韵。

静进来后看到我光着上身,脸有点红。匆匆和我说了一番话就离开了。原来她是请我给她上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当英语家教。我当然同意了。 静的老公是厂里的小车司机,好像经常陪领导出差,反正在那个暑假我是没在白天见过他。 静是个营业员,做一天休息一天,所以我也是一天隔一天去5楼给她儿子补课。 她儿子的问题也很明显,就是不会背单词,每次默写都会被罚抄,然后就恶性循环,对英语越来越无感。我就教他把音标和字母结合在一起,以达到听到发音就大概地能把单词拼出来,不用死记硬背。 至于费用,说的是20元还是30元一小时的我忘了,反正最后因为那个了,也不好意思收钱了。

静家是一个单间,就是现在说的一室一厅一卫,开门是客厅也是餐厅,一边是厨房和卫生间,一边是卧室,卧室出去是阳台。 就这么大的房子还是因为静的老公和领导关系好才分到的。后来静乡下父母的房子拆迁,她也分到了三间回迁房,家里才一下富裕起来。 因为她儿子的单人床也放在客厅里,所以沙发什么的就没有了,我和她儿子就在客厅里吃饭的八仙桌上补课。

夏天在家,静当然也穿得比较随意,和我一样,通常是一件汗衫加一条大裤衩,当然她还要多一件文胸。 在我给她儿子补课时,她也比热情,时不时会过来给我俩倒水,有时还有水果。

虽然静很吸引我,但我那时毕竟是只童子鸡,个性有比较宅,也只敢意淫一下。头几次补课回来,我总要拿出那本珍藏的《十月》,那上面有贾平凹的《废都》。我觉得静和里面的女主角唐婉儿挺像的,我会翻到庄之蝶和唐婉儿第一次偷情时的情节描写,然后一边阅读一边想着静。 那时的我不会打飞机,也从没试过,但每次复读《废都》马眼总会有液体渗出,当时的我还以为那就是精液,后来才知道只是前列腺液,是男人动情准备交配的标志。 虽然《废都》里面有好些文字被方格替代了,并写着此处省略多少字,但我还是觉得贾平凹对于情色的描写远胜于网络上的小黄文作家,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人到中年,阅尽黄文无数,但印象最深的还是贾平凹把“剥女人丝袜”形容成“剥大葱”的那段描写,那画面感跃然纸上。

意外发生在第三次还是第四次补课时,那天我突然站起来想上厕所,谁知静正悄无声息地站在我后面……然后就是彗星撞地球,我的背部撞上了两坨柔软的丰满。 我的脸肯定红了,急冲冲就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却发现静好像根本没发生什么事的样子,还是那么热情。 我补课的内容会有一段时间让她儿子按我的方式背单词,然后给他一课课重默。往常我会在桌边陪他,但那次我心里有火。 我站在厨房门口喝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那。也许因为客厅太小了,窗户的位置又被小床占了,只有厨房门口会显得空旷一点。 这时静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想去厨房,本来我该让位的,但我脑子一抽站在那没动。静在我面前呆了呆,还是侧过身挤了过去。 两人虽然近,但理论上交汇时还是碰不到的,但我伸出了手,在两人交汇时,用手背在她身上擦了下。具体碰到的哪,是屁股还是大腿,我忘了。就记得温暖、Q弹,应该还隔着一层布,没有接触到她的肉体。 当时的我很紧张,就怕静发火,但她没有,她好像感觉迟钝,没有感到刚才的接触。

静走路的声音特别响,而且关门的声音也响。那天以后,每天早晨,我在四楼听到她关门的声音,就会假装出门,然后在门前的过道里等她。当她提着垃圾袋经过时,我会伸出我的咸鱼手,蹭蹭她的屁股,摸摸她的腰。 当时她的表情是没什么变化的,后来在床上问起这件事,她说早就发现了我的这些小动作。但因为我长得帅,又在帮她儿子补课,倒也不反感我卡她油,反而觉得有几分有趣。 她自己说:后来在关门后,会在楼上停一会儿,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再下来,让我摸几把。

到这里为止,两者的交往里一直是我在主动,我的胆子也只敢做到这一步了。 然后有一天她和老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打架。因为楼里的住户都是一个厂里的,所以劝架的人很多,包括我的父母,我只能站在外围看着。 第一次看到静像个泼妇一样,披头散发、破口大骂,两只奶子激烈地跳动着,把她老公的脸挠花了。后来听父母说,她老公陪领导出差,三缺一就上去陪打了几圈,结果输了一个月的工资。 静的这次吵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十几年后当我们终于分手后,我一直怕她会打上门来。毕竟我们在我的新房里肏过好几次,她完全认识我家的路。

第二天我去补课时,静好像完全恢复了正常,又是那副温柔可人的样子。直到…… 我在教她儿子发音,她过来加了水但并没有离开。等我讲解完一段后,突然她趴在了我背上。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那是什么,两团更加柔软的肉球,上面还有两颗明显的硬粒……静不知什么时候拿掉了她的胸罩,现在我和她的大奶之间只有两层薄薄的布。 静大概也是第一次这么做,过了两三分钟就离开了我。 这天我更早地来到了阅读阶段,留下她儿子一个人苦读,自己站到了厨房门口,连杯子也没拿。 静在阳台上收完衣服出来了,胸罩还是没有戴,白色汗衫上明显有两个凸点。她估计又鼓足勇气来给我送福利的,却没想到我站了起来。 看到我盯着她的胸口,她的脸一下红了,伸手就想遮住,但咬了咬牙又放了下来。扭著屁股走了过来,来到厨房门口,看到我丝毫没让位置,瞪了我一眼,就侧过身慢慢挤了过去。 静做好了准备,打算让我好好摸几下。谁知我这次特别大胆,一下拉住了她的屁股,在大裤衩里早就勃起的鸡巴一下就压在了那两半丰腴、肥美的大肉球上。 静忍不住低呼了一下,还好背对着我们的男孩正在埋首苦读,没有注意到我们。

静打了我一下,指了指厨房里面,我秒懂。两人来到厨房里面,最少在这里她儿子回头不会直接看到我们。 但我们也不敢太大胆,只是互相摸著。静伸进了我的裤子撸起了我的鸡巴,我的手则毫不客气地伸进了她的汗衫把玩起那对梦寐以求的大奶子来。 那是我第一次摸到女人的奶子,只觉自己的头皮都炸了。嫩、软、柔,不像水袋,水袋太软;不像面团,面团太粗;也不像果冻,果冻不经摸……奶子就是奶子,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时男孩在外面叫我了,他背好单词了,我们的第一次逾越就只能这样草草结束。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在那狭小的厨房里,她帮我打了飞机,还含过几次;我则吸了她的大奶,摸了她肥美的肉穴,只剩最后一步真正的肏屄没做。 我觉得没摸那对奶子几次,一个暑假就过去了。开学前的最后一次补课,我如约敲响了她家的门。 “小林今天去奶奶家了。”静打开了门,穿着那件白汗衫,柔柔地对我说,眼睛水汪汪的。 “哦,那我回去了。”我一时不知怎么办了,傻傻地回了句。 静莫名地笑了,“我老公买了台电脑,好像出了点问题,你进来帮我看下吧。” “好的。”我马上进了门脱了鞋。

电脑放在卧室里,我第一次进去,看得出静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地板上一层不染。 我蹲下来按下了电源按钮,嘀,电脑开始启动,很正常啊。 突然一具温暖的身体从后面抱住了我,抱得如此之紧,我马上感到了一种特殊的触感——静绝对没有穿衣服! 我赶紧回头,眼前的她果然一丝不挂,洁白、丰腴、凹凸,是如此完美,就像传说中的维纳斯。 我脑子里乱成一团,把静压在了床上,也不知道脱衣服,就是死命地亲著、吻著、抚摸著。 “轻点,不要弄出痕迹,我老公要发现的。”还是静冷静,阻止了盲动的我,“先脱衣服吧,别急,他出差了,我刚和他通了电话,人还在外地呢。” 我三下五去二地脱了个干净,也不要什么前戏了,鸡巴已经涨得发疼了。

静躺下,分开腿。在她的注视下,我笨拙地爬上了床,趴到了她的身上,但顶了几次都没有入洞。 静笑了起来,伸出手扶住了我的鸡巴,引导着我插了进去。 热,这是我当时最主要的感觉,我一时联想到了街边烘山芋的炉子。女人的屄像火炉,这是我最早肏屄的感想。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肏屄没有像小黄文中那样描写的秒射,总找不到射精的感觉,好像是不知道自己的高潮点在哪,就像是射精的流程还不熟悉,曲线图还没构建过。 时间久远,那次具体的流程想不起来了,我也不瞎编了。只记着一个是我迟迟不能射精,静认为是因为在她家做的,我太紧张的缘故,最后还是用手帮我打了出来;还有就是静流了很多水,床单都湿了,她事后抱怨又要洗床单了。 我的鸡巴只是一般的尺寸,但静说特别喜欢和我做,每次都会流很多水。我猜想可能是因为我比她小太多,又比较帅,文质彬彬,相当于现在的小鲜肉,所以她觉得刺激的原因吧。 所以,虽然我本人也写小黄文,但对于“鸡巴至上”的观点其实不是很认同。女人的G点毕竟离穴口不远,一般的长度完全能满足女人了。

这就是我和静的第一次,接下来断断续续相处了十几年,一会儿淡薄,一会儿又奸情火热。 但以后的肏屄就没什么情节好讲了,基本是手机上联系好,约好地方。然后根据约炮地点的情况做出不同的发挥,如果是野战之类的就比较匆忙;如果是开房,就会慢慢来,洗澡、69、漫游都会来一套。

因为字数还没到5000,我就再说几次记忆中印象深刻的肏屄经历,不按时间顺序,想到哪次说哪次。 爆菊。那次是四五年后的事了,我已经买了房子,邀请静来参观。那次她好像说有了新情人想和我分手,当时我心里没什么波动,毕竟和静在一起完全是肉欲,没有感情。这四五年间我也品尝到了其他女人,对她也就淡了。 我当时就说做最后一次吧,静同意了。当时我们在毛坯房里,只有卫生间的玻璃是毛玻璃才不会走光,我就让她扶著台盆,从后面上了。背入式好像是我俩用的最多的体位。 日著日著,我就想试试肛门,静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被我三说两说的也就肯了。我就著淫水和口水,硬肛进了她的肛门。当时毕竟年轻,现在的鸡巴那是不可能再开肛了。她走得时候真得是步履蹒跚,我把她扶到了楼下。 后来过了半年,我们又好上了,是她主动联系的我。她说就是那次肛交后她得了痔疮,所以她再也不同意给我肛了。 但后来还是给我肛了一次。那次开房洗澡时,我给她涂满了沐浴露,浑身滑得不得了。在肏的时候,我的鸡巴一不小心滑进了她的肛门,不管她的反对和哀叫,我把她按在马桶上就是一顿狠肏。 事后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她的肛门,果然像A片里的,肛门翻成了一个圆洞,可以看见里面粉红的直肠,但没看见什么痔疮。肛完后,洗完澡,我又把她放在桌子上肏了半天,她说最喜欢这个体位,最喜欢搂着我让我肏她。

差点撞上她老公。那次应该是发生关系后不久,因为楼里的人都认识,包括五楼的另外两户人家,所以一般我们不在她家约会。但那天下班我特别想,她正好下班,在楼梯上打了个招呼,过了会儿我实在忍不住就冲了上去……她一边和我说老公马上要回来了,一边翘著屁股趴在洗衣机上让我肏。 完事后我刚出她家门,还没到四楼,她老公就迎面上来了,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当时吓得,以后就再也不敢去她家了。

差点撞上我老妈。我俩肏得最多的地方是在楼下附近的小树林里,晚上那里很少有人经过。每当我需要时,我就会在楼下的路灯下抽烟,她洗碗时会看到我,然后给我个手势。我就会到树林里等她。为此她还说她老公很奇怪我为什么老是站楼下望着他们的窗户,她回复说是他过于敏感了。 在小树林里,她会帮我打飞机、口交,有时她忍不住会让我肏她。我父母在楼下租了间小屋堆放杂物,我偷配了把钥匙,小屋当然成了我们肏屄的又一个好地方。有次我们正在里面做得激烈,突然有人开了门,我妈进来拿东西了。还好那屋有两个门,我们衣服也没脱。当时我就拉住了我妈,她从另一个门溜走了。我妈以为是我女朋友来找我玩,事后也没声张,也没责备我。

最后说下分手的原因吧。 一是我结婚后,不知什么原因有段时间静突然疯狂起来,想和她老公离婚和我在一起,大概是有了三套房子后膨胀了,瞧不上她老公了。一直给我电话,那时的智能手机还没有黑名单,有次我和老婆在一起,她拚命打我电话,最后我不得不关机。还好我老婆比较单纯被我圆了过去。我意识到在静和老婆之间我只能挑一位,那时我刚做父亲,肯定选择老婆。第二天特意下了个黑名单,把静的手机拉黑了。那段时间我特怕她打上门来。 二,静不知什么原因和我说过她还有两个情人,我表面上不介意,心里还是有想法的。有次我得了尿路感染,马眼发炎流脓。尿路感染好像是浅度性病。我虽然在外面玩女人,但都戴套的,只有和静在一起我才不戴套,我就怀疑她了。这也是分手的一个原因。 三,年纪大了,新单位工作压力很大,那段时间都干秃头了,也没心思玩了。男人年纪大了就会回归家庭。 静的电话我还留着,我不知道会不会再打那个号码,不知道还会不会打通。 静,我生命中最特殊的女人,祝你一切安好! 贴主:角先生于2020_12_23 7:06:01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