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 (189)

第一八九章:宁卉荣升小妈

“老公,你开车上来啊,路上开慢点!”宁卉挂电话前特别强调了一句。

开车?这车难道不是不提醒也会开的吗?老子脑袋一嗡,出事了!老婆大人这是要叫我接她下山,是怕如果我不开车等下下山没车回来!

恭喜你宁煮夫,你狗日的猜对了!

于是我严格遵循老婆的嘱咐,车是一路小心翼翼的往山上开,但心是忐忐忑忑的悬了一路,这一路上脑壳都在琢磨,曾北方这小子是哪根筋犯了敢惹他宁姐?未必是在床上没伺候好?按说以这小子一夜七次郎的能力不能啊,宁卉每次跟曾弟弟啪啪回来都腰酸腿疼的要在家躺上两天才能恢复,再说今儿是分手炮,北方还不得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不整个一日千里的效果把他宁姐姐日舒服了会罢手?

那宁皇后又是为毛就毛了,这深更半夜的非得让我开车上山接她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琢磨著琢磨着眼见就快要到别墅了便赶紧给宁卉打了电话,电话通了还没等我开口,就听到宁卉急切的声音传来:“老公要到了吗?我马上出来!”

我停好车刚跨出车门就是一个哆嗦,一股凉浸浸的山风便六亲不认的灌进我的颈窝,冷风中,宁卉那颜值在世界尽头的袅娜身影已经站在别墅门口,于是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揽住了老婆的那一握便仿佛握住了全世界的盈盈纤腰。

“老婆咋了?这么急急忙忙的叫我上山来干啥?”见宁卉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水色清亮,甚至还能看到淡淡的胭脂般的红晕就像清透的鱼缸里游动的鱼儿,这分明是刚才姹紫嫣红盛开过的脸蛋,是个男淫自然懂,这必须是被男人浇灌与滋润后才能呈现的水色与红润啊,于是我忍不住就在那盈满着脂香的水色与红润上结结实实的啵了一口!

“嗯,我……”宁卉有些语塞,“我本来是让你来接我的。”

“本来?意思是……现在又不走了?到底发生了啥事啊老婆?”

“进屋说吧,”说着宁卉叹了口气,“外面冷!”

宁卉“冷”字儿刚落,又是一个哆嗦钻进了我的颈窝,这下老子有点懵了,不晓得开车上来的半拉来钟头又发生了啥事让宁皇后决定又不走了,于是我焦焦急急的跟着宁卉进了别墅。

把时间拨回半个多小时前……

婷婷是大概早我六七分钟到的别墅,进屋的时候按照曾北方的要求悄悄进的村,她爹跟她燕子姨——好嘛,曾北方你赢了——那会儿还在二楼,曾北方安排完让婷婷赶来救场的急救措施后就急急忙忙煮了碗面端上楼去了。

曾北方同学表示自己只是跟宁姐姐剧烈运动整饿了想出来吃碗面,但老丈人却要请他喝茶,这会儿曾北方心头一定在想:要是晓得出来能在厨房撞见燕子姨,TMD 就是饿死也不得出来煮这碗面吃的哈。

所以婷婷急匆匆的径直赶到一楼卧室发现宁卉一个人在房间,两妮子见面,宁卉简单给婷婷通报了事件的经过,以及曾北方为什么让婷婷上山的原因,宁卉说完,婷婷也跟着紧张起来:“还好我进来我爸没发现!”

说完婷婷吐了吐舌头,用手拍著胸脯,这婷婷调皮是调皮了,但脸上还是写着后怕的表情哈,而一旁的宁卉却一言不发的咬著嘴皮,眉头紧锁,仿佛心头有关山千万重——老婆,这是嗅到什么危险的气息了么?

“宁卉姐你不是说要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见我搂着宁卉回到了卧室,婷婷煞是惊讶!

而在从别墅门外回卧室的路上,宁卉已经向宁煮夫通报完了事件的经过。

宁卉点了点头,眉头的川字儿愈发如迎著塑风的帆,心有灵犀一点通,宁卉的心事宁煮夫懂,其时我已经反应过来了,为什么会返身回来,老婆这是放心不下……

“不行!”俺这心头还没感叹完,就听见宁卉开了口,“我得上去!”

“上哪儿?”我赶紧问到。

“楼上!”说着宁卉轻叹一声,若轻还重地。

我吓得赶紧下意识的再度揽著宁卉的腰,然后看了看同样一脸惊色的婷婷,舌头也不利索起来,“老婆,你……你这是要上去投案自首啊?”

“北方跟我爸说的是跟我在一起,我已经来了,宁卉姐就你不用上去了吧!”一旁的婷婷连忙劝阻。

“不……”宁卉摇了摇头,咬著嘴皮的哈,老婆一般这种情况都是那股子拧巴劲上来了,然后转头用严肃而坚毅的目光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婷婷,“我觉得这样骗你爸不好。”

“啊?”婷婷跟宁煮夫一起把两张嘴巴张成了一个圆!

“可是北方已经跟老爷子说了和婷婷在一起,你上楼去不是把北方卖了哇?”话虽这么说,其实俺心里对老婆这种英雄救美人,哦不,美人救英雄,哦不,美人救奸夫,哦不,美人卖奸夫的英勇气概由衷的感到深深的佩服。

“撒谎不好!”静默良久,宁卉轻轻叹到,然后垂下的柳絮般长长的睫毛并没挡住双眸那一弯月光般皎洁的光亮,那束光亮如同一首照亮幽暗人性的诗:待我如此厚良之人,我怎能负一字的谎言?

好嘛宁煮夫你赢了,你老婆皎洁的目光咋就成了一首照亮人性幽暗的诗?谁也不服,就服你夸起老婆来的那股子不要脸不要命的狠劲儿。

接着宁卉毅然绝然的,以宁胡兰的气概挣脱了宁煮夫拽著自己腰的手,转身朝卧室门外走去……

婷婷惊惊的目送著宁卉的背影,然后慌慌的看着我,而此刻,我的内心反倒敞亮了,一点不惊慌甚至有点想笑,MMP ,投案自首是投,投名状也是投,以仇老板这种敞亮的江湖中人,老婆这种敞亮不是正好对了老大的胃口么?

所以我不惊慌,只是有一点点的紧张,听到宁卉细细碎碎上楼的脚步声,我给婷婷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便也出门悄悄咪咪跟在宁卉后面,一直跟到茶室门口目送老婆进了门,然后……

偷听这种事儿,我们YQF 是专业的。

甫一俯耳在茶室门外,就听到屋里小燕子惊唤一声:“宁卉姐……”

“宁……宁姐……”这是北方颤颤巍巍的声音,估计这小子看到如同从天而降的宁姐已经吓出翔来了。

我无从知道仇老板此刻看到宁卉的表情,但老子凭著耳朵已经听出屋内的空气已经直接从气体凝结成了固体,一会儿,还是仇老板开了口:“小宁啊,来坐,一起喝杯茶。”

咦,仇老板的语气咋这么镇定?难道老大不应该问一句小三,乖,你怎么会在这里呢的么?未必这大半夜小三从天而降这种聊斋剧情在老大看来居然是这般理所当然?

“您好仇老板……”宁卉的声音倒挺平静,但这种平静更像豁出去了要杀要刮请便的赶脚。

“还站着干嘛,快坐下喝茶!”仇老板继续招呼到,那穿越凝固的空气而来的声音依旧镇定。

“来来来宁姐坐我身边!”伴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估摸是小燕子站起身来在拉宁卉坐下。

“仇老板……”宁卉的声音很执拗,大概是依旧站着没动,“我只是上来说一句对不起……”

“呵呵,”仇老板笑了起来,“小宁这话说哪里去了,啥事儿对得起对不起的,这是哪里跟哪里啊?”

“我是说的真的。”宁卉的语气有点急了,就好像是到派出所说自己要投案自首没人相信,警察叔叔还说你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凉开啥玩笑,能有啥事你能投案自首,地上有只蚂蚁你敢踩吗?

呵呵,蚂蚁俺老婆可能不敢踩,但作为小三敢把老大女婿睡了就问刚不刚?

“宁卉姐来坐,别这么站着啊!”估摸是小燕子最终把宁卉拽到了自己身边,然后随之响起汩汩的倒茶声。

“小宁,要说对不起,该我说才是哈。”仇老板似乎在极力避免宁卉把对不起三字儿说出来,尽量把事儿往其他方向引。

But ——“对不起……”拧巴著的宁卉最终还是把对不起三字儿说了出来,而且这还没完,“刚才我是跟北方在一起的!”

漂亮!宁皇后最终还是把小情人卖了,曾北方跟仇老板,一边是颜值,一边是资本,作为小情人你曾北方固然能一次把你宁姐日到三次高潮,而你老丈人却仅仅一个饭局就能让小三挣到三十万——那么问题来了,对于女人来说,男人的颜值与资本哪个重要?

所以曾北方你要明白一个亘古不破的真理,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你宁姐姐的选择证明的是资本的力量,在资本面前,一个小鲜肉的颜值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沉默……意味着此刻仇老板内心的翻江倒海,或者曾北方那已经瑟瑟发抖的小心脏。

“喝茶宁姐!”打破沉默的是小燕子,估计现场木有小燕子作为润滑剂,我想是不是仇老板得给曾北方掀桌子了,其实我能理解仇老板此刻的心情,仇老板的心情我这样来描述不晓得对不对,好嘛,曾北方你小子跟你宁姐姐是情人固然在先,先来后到的道理大家不是不懂,打个分手炮于情于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明明跟你宁姐在一起,TMD 扯谎打白的说跟婷婷在一起就是你小子的不对了。

叔可忍,但骗人不可忍!

宁卉喝没喝小燕子递过去的茶我不晓得,但老子似乎感到事情有些朝不可预测的方向在发展,说时迟,那时快,赶在仇老板掀桌子——当然这只是宁煮夫以为的仇老板可能要掀哈——之前,我赶紧一把推门闪身而入!

“呵呵,仇老板,还有茶喝没?”俺对宁煮夫这种随时随地一张嬉皮笑脸化尴尬于无形的能力非常屁服,这句闪烁著智慧与情商的光芒“还有茶喝没”问得恰到好处,以致于迎著这样的光芒,仇老板愣愣的看着突然闯进门的宁煮夫一脸你特么看不起谁的表情:你到老仇这里来问有茶喝没你是认真的么?

“来坐,你老弟来了怎么会没茶喝呢?”瞬间的懵逼过后,仇老板很快了恢复了镇定连忙招呼到。

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仇老板其实是站着的,就是说大概齐在宁卉进门的时候仇老板已经就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别的不说,仇老板这个激灵或许是出于本能,或许是有意识的礼节,但肯定不是做作,说明了宁卉在仇老板心目中的地位,那肯定已经不是一个小三的分量可以支撑的,你见过哪个男人对小三从内心上会有如此尊重?

当然除了小燕子之于宁煮夫哈!

好嘛宁煮夫,你这样说你跟小燕子大家没啥意见,但人家仇老大的闺女不是也被你狗日的糟蹋了,意思是婷婷你就不尊重了?就扯了鸡巴不认人了?

但宁煮夫表示婷婷是小四。

所以我顿时感到内心一股暖流油然而生,感动如滔滔长江之水,老婆给这样的男人当小三,TMD 就一个字:值!

于是宁煮夫一个箭步向前,紧紧抓住仇老板伸出来的手就是一阵猛摇,那架势如同跟组织失去联系多年的地下工作者重新找到了组织,感激涕零的,满脸堆笑的,惹得一旁的宁卉跟小燕子好生生把宁煮夫看到,然后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内心生成的台词是这样的:跟仇老板现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喝个茶用得着戏这么多么?

而跟仇老板热络的拍肩头吊膀子的同时,我用余光看了看一旁被他宁姐姐出卖的曾北方,我本来想这小子此刻必定是根蔫坏的茄子,但出乎意料的是,实际我看到的是根脖子居然直愣愣梗著的公鸡,还TMD 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老子就不明白了,你小子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能如此得意与傲娇?脖子梗得杠杠的,不晓得你老丈人以前上街都是要背刀的么?脖子咔嚓过后,刀光血影……

曾北方欺骗老丈人的事是坐实了,但跟仇老板寒暄坐下来倒未见仇老板有多少怒颜,我心里还庆幸老子进来的及时,起码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要收拾曾北方老大兴许也要顾忌顾忌。

接下来仇老板给我倒茶,然后我发现仇老板基本都不敢朝宁卉看上一眼,老子心头一乐,呵呵,老大,在小三面前都这么害羞的吗?难道一个大老板对小三的日常操作不都应该是这样的么:来,乖,给爷唱一曲!

此刻宁卉也被小燕子拉在一旁坐着说悄悄话了,只剩没人搭理的曾北方这只公鸡在一边还傲娇的梗著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天空一声惊雷!

“爸!”

老子没听错,确认过声音,是曾北方喊的!

等我循声看去,就见曾北方两眼直直的看着仇老板——这个眼神说明这声“爸”不是对我喊的哈!

而明显这声惊雷也着实炸到了仇老板,就见老大刚刚端著茶杯的手一抖,茶杯里的水竟然掀起了浪花。

没等大伙开口,曾北方的惊雷继续滚滚而来:“爸,我知道我骗您不对,刚才我是跟宁姐在一起的,但这事儿不怪宁姐,我给您道歉!”

“咯……”仇老板怔了怔,嘴唇抽搐了一下但没开口。

“事情既然是这样,我觉得藏着掖着反而不好,其实您也知道我是跟宁姐在一起很久了,我知道您担心的是什么,您老是担心这样会影响我对婷婷的感情,担心我是不是真心对婷婷好,担心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想法……”曾北方话说得气定神闲,看着老丈人的脸无比真诚。

“咯……”这次我跟两妮子一起以齐整的动作用惊讶的目光把曾北方看到,然后我瞟一眼旁边的小燕子,心里就在想,曾北方,老丈人爹都叫了,人家燕子姨你娃是不是也该改成叫妈了?

迎著大家惊讶的目光,曾北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弄著,一会儿站起身将手机搁到仇老板跟前——曾北方的王炸来了!

就听见曾北方指着手机上显示的一张照片,然后一脸小幸福的表情:“爸,您看,这是我跟婷婷的结婚证!”

看到结婚证照上曾北方与婷婷并肩而坐,小两口面色笑容喜洋,我不由得心头一热,这世间还有什么比一对璧人变成连理枝,挽手共赴天涯更美好的事儿?

因为有你,人间值得!

于是我狠狠的在曾北方的肩头拍了一巴掌:“我靠,你小子能啊,啥时候悄悄咪咪就把事办了?”

“哦……就前几天跟婷婷去扯的证!”曾北方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到,然后见仇老板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便赶紧解释,“爸,其实我跟婷婷是想给您一个惊喜,等您下个月过生的时候把这事告诉您的!”

“啊?老大下个月过生?这事您老大咋能不告诉兄弟呢!”说着我转头跟仇老板嘿嘿一笑,“到时候兄弟必须给老大大摆一桌,这事儿我来安排,老大给个面子哈!”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我从来过生这事儿都不记在心上的,本来就想家里人一起吃个饭就行了。”仇老板连连罢手。

“这哪成,这次是双喜临门,老大必须给兄弟这个面子!”说着我转头看了看宁卉咋了眨眼,然后特别戏多的跟老婆来了一句,“是不是嘛老婆?你跟老大求个情给我个面子呗!”

“嗯嗯,”宁卉赶紧点头,说话间脸蛋竟然还有一点绯色,“仇老板你就给煮夫这个面子吧。”

“呃……”仇老板没想到小三会帮腔,啥事儿是小三撒个娇搞不定的?

“就这样定了,老大生日下个月几号告诉我,我提前安排好!”说着我又给曾北方肩头来了一巴掌,“老爷子的生日我安排,但你跟婷婷的婚礼你各人安排了哈!”

“嗯嗯,必须的!”曾北方顺势乐呵呵一笑。

而此刻仇老板纵使一边应答著,目光却一刻也没离开过手机上婷婷与曾北方的结婚证,在仇老板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一丝儿潮湿的亮光在闪动。

“爸,结婚证是真的,民政局发的哈!”看着老爷子紧瞅着手机不舍,曾北方的调皮劲儿上来了。

“嗯嗯……”半晌,仇老板才仿佛恍然大悟般点点头,随即一个慈怀的笑容绽开在脸上,“燕子,去拿瓶酒来!”

事情很明了了,原来曾北方这小子是憋著大招的,赶着跟婷婷把证扯了属实是步好棋,讨得了老爷子欢心,打消了老爷子对他是不是真心对婷婷的疑虑不说,没准老爷子这一高兴,还恩准了跟宁姐姐的欢喜之缘呢,所以一个清华理科男的智商也不是白来的,怎么看,老子都觉得咱这绿色环保事业蒸蒸日上,后继有人,一个宁煮夫还没倒下,千万个宁煮夫们已经站了起来。

当晚,仇老板不顾众人的劝阻,愣是开了一瓶一万多的法国波尔多红酒喝了以表庆祝,惹得一旁小燕子频频跟仇老板说少喝点也木有用,看到老大如此开森,宁煮夫不来点幺蛾子狗日的就不叫宁煮夫了,于是等把婷婷也叫上来了,大伙喝得正高兴,老子冷不丁来了一句:“北方,老爷子你爸都叫了,那该叫燕子姨啥呢?”

“啊?”曾北方没想到宁煮夫如此蔫坏,身子一愣,那表情要哭了。

这厢边曾北方还没开口,我瞟了一眼一旁小燕子的脸蛋倒先红了。

老子不依不饶:“该叫啥你不是不知道吧?北方,按照以前的规矩,你进门是还要跪拜父母大人的哦!”

“南哥……”一旁的婷婷倒贴心,想给北方解围,然后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那眼光是在说哎呀南哥别闹了,饶过我家北方吧,这北方叫了,我不也得跟着叫啊?!

“不行不行,”老子哪里肯饶了这小子,“跪拜就免了,但叫个人总不能免的吧,对不对老大?”

说着我笑嘻嘻看着仇老板,我晓得仇老板早就想给小燕子正式名分,我敢说这个提议是提到仇老板心坎里了的哈。

而仇老板只是举著酒杯不说话,眯着眼看着曾北方,一副特别享受就等著北方开口的的样子。

宁卉却紧紧攥着紧张得不得了的小燕子的手,这会儿看上去表情如释重负,早已没有了向资本低头出卖了小情人的内疚感。

“燕……”众人环视下,曾北方憋著一张胀成猪肝色的脸终于开了口,要不是被一旁被婷婷拽著身子,这小子估计要往地缝里钻了,接着嘴唇嗫嚅一番,声音如同石头缝里钻出来,“燕子妈!”

“哈哈哈!”这个必须是宁煮夫没心没肝的笑声,难为北方了,要喊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妈,你说让他跟谁讲理去?

一个敢喊,一个却不敢答,小燕子哪里见过这个阵仗,赶紧捂面也难掩尴尬的羞色,自家还是大闺女一个就跟个一米八七的小伙子当妈,你说这又跟谁讲理去?

但到这里完了宁煮夫就不叫宁煮夫了,就听哈哈哈的笑声过后,宁煮夫幺蛾子接着飞来:“燕子妈是叫了,但这位呢?”说着我指指了坐在小燕子旁边的宁卉,“这位可是你燕子妈的好闺蜜,你燕子妈管叫姐的,那你该叫啥呢?”

老子话音刚落,宁卉就晓得宁煮夫又要使坏,于是转头咬著嘴皮朝我狠狠瞪了一眼,这手刚伸过来准备掐我,说时迟,那时快,曾北方的声音更快,这小子这次没了一点方才喊燕子妈的犹豫,一声脆生生的喊声就临空传来——“小妈好!”

狗日的,老子现在才发现曾北方这小子东西之多不是盖的,这声小妈喊得如此脆亮,与方才喊燕子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一个叫妈,一个叫小妈,其间的内涵是个人都懂,妈是正房,小三是偏房当然就该叫小妈咯,这样叫不等于是承认宁小妈是老丈人的小三,妥妥的就是在递投名状让仇老大开心。

老爷子这一开心,自己继续睡小妈这事儿还不稳了?

好嘛,曾北方你赢了。

那么问题来了,曾北方是大妈小妈叫得欢,仇老板自然也乐呵呵领受了,开心那是必须的开心了,但人家婷婷咋个办?以后见小燕子宁卉也一口一个大妈小妈的?这个都还没得啥子,问题是赶哪天宁煮夫跟婷婷在床上颠龙倒凤的时候,婷婷该叫俺啥捏?

未必叫,啊啊啊,小爹,操我,啊啊啊,小爹,操我……

好嘛咱们继续延伸一下,占得曾北方扯结婚证的骚操作以及叫宁卉小妈的投名状起了效果,老爷子恩准了曾北方继续睡小妈,那床上宁皇后是不是得这样叫呢:啊啊啊,儿子,操我,啊啊啊,儿子,操我……

那某天俺俩口子跟北方俩口子来了四个P 的大混战呢?那还不爹地操我儿子操我漫天飞?

好说不说,想想这个场面……真TMD 吃鸡……

所以说宁煮夫幺蛾子起来也是不嫌事大的,难怪这时候我看到婷婷的表情已经要哭了。

……

当晚自然是不能下山了,一会儿,小燕子便张罗去客卧铺床了,那是我跟宁卉今儿住店的温柔之乡,等大伙酒喝完,曾北方跟婷婷回到一楼卧室歇息,小燕子领着宁卉去了客卧,自己也回去了二楼卧室,而我看仇老板依旧兴致大好,完全没有一丝儿困倦的意思,于是便继续陪老大在茶室喝了会儿茶。

仇老板如此激动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看到婷婷的人生终于了有了归宿,以前对女儿的所有歉疚或许在这一刻终于可以放下,这是仇老板长久的心结,父爱如山,当自己成了一座山,这下终于可以看到女儿在这座山撑起的天空下幸福的翱翔。

看着历经沧桑的仇老板也有这般儿女情长,感受着仇老板对婷婷的那种厚如大山,深如大海的父爱之情,我满心唏嘘,但我感同却无法身受,因为我木有女儿,于是我在心里对宁卉感叹到:亲爱的,我们生个女儿可好?一个像你一样美丽到世界尽头的女儿,等我们老了,等她长大了,也给我们找一个像宁煮夫一样优秀的女婿。

像宁煮夫一样优秀?我呸!

跟仇老板天南海北的海吹一通,也聊了些公司合作业务上的事儿,更多的,仇老板是在回首往事,这会儿实在不敢再让老大喝酒了,于是咱哥俩是在用唠嗑与茶与往事干杯。

仇老板过往的经历堪称传奇,是一部无字的江湖大书,是在改开的滚滚大潮中书写一部商业传奇,这种靠生产摩托车配件的小作坊起家建立起如今蔚为惊叹的商业帝国的传奇是无法复制的,时势造英雄,因为那个时代已经无法复制,而仇老板的人生更是一部传奇,进过局子,跑过路,风餐露宿,忍饥挨冻,几乎白手起家,吃过的那些常人无法吃下的苦才是成就他如今事业大厦的地基,人间值不值得我不晓得,我知道有着仇老板这种惊涛骇浪般经历的人是值得一个小燕子这样优秀的女人做伴侣,也值得一个像宁皇后这样一个学识、颜值气质、与才情站在世界尽头的女人做小三的……

时代的大潮依旧滚滚向前,在时代的宏大叙事里,但如果你想做一朵如同仇老板一般站在时代潮头的浪花,那你的人生必须首先得浪出一朵花来,人生如浪,阿门……

跟仇老板酒后深夜茶叙直至凌晨两点,要不是看到俺忍不住打了当晚的第一个哈欠,仇老板估计得拉着我继续讲他的江湖传奇,等终于跟仇老板互道晚安回到客卧,见宁卉已美美的安睡在梦乡,不忍惊扰老婆的香梦,我悄悄去洗手间稍作洗漱,然后脱衣上床躺下轻轻的搂着宁卉睡梦中的娇躯,一会儿便也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纵使睡意沉沉,我仍然感到身旁有轻轻的,淅淅索索的动静,我睡觉容易惊醒,纵使动静如此轻微,但仍然惊醒了过来,于是睁眼一看,就见宁卉一副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样子兀自靠在床头发呆。

“啊,老婆你咋就醒了?”我下意识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四点来锺,于是赶紧坐起身来搂着宁皇后的身子,“亲爱的,不睡觉坐着发啥呆呢?”

“嗯……”宁卉娇娇慵慵样子煞是可爱,但连忙也满是歉意的应答了一声,“对不起老公,把你吵醒了啊?”

“是有啥不开心的事啊?”说着我把宁卉的脸蛋捧过来看着我,然后一脸嬉笑,“今儿北方叫你小妈,看把仇老板高兴的,这事儿看来完美解决了,以后仇老板应该也会恩准北方继续跟小妈睡觉觉的哈,老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

“去你的!”宁卉说完咬著嘴皮就给我一拳,“就你脑瓜里才一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谁想这个了?”

“哦哦,那老婆咋了?谁惹你不开心大半夜的睡不着觉了?”

“咯……”宁卉轻叹一声,垂下了眼眉,胸部微微起伏著。

“说啊,老婆!”我有些急了,看样子咱家宁皇后是真遇着啥事儿了。

“老公……”宁卉欲言又止。

“说啊!”

“老公,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宁卉这下楚楚可怜的看着我,我就喜欢老婆貌似楚楚可怜,其实说什么你宁煮夫都必须得听的样子。

“嗯嗯,不生气,”生怕说迟了,我赶紧应答,“是不是老婆在哪又给老公找了个奸夫,这事儿老公怎么会生气啊?高兴八回都来不及呢!”

说完我还结结实实在宁卉依旧水色清亮的脸蛋上啵了一口。

“你脑子一天正常点行不行,哪有这些事儿啊?”宁卉看着我没好气的嗔怪到。

“那是啥?”

“是这样,”宁卉顿了顿了,胸部的起伏说明内心还是满紧张滴,“是关于路小斌的事儿!”

“啊?”这个我着实一点木有想到,“他又咋了?他又来找你麻烦了,TMD他还有完没完了?”

“他没咋,你别急老公,听我说完,”宁卉说着直了直身子,“我听眉媚说路小斌在康复中心恢复得不错,现在已经出院了,然后他想自己创业开一个小面馆,现在找一个堂口好,人流量大的门面很贵的,你知道他家的条件,然后治疗也花了不少钱,所以……”

“所以?”

“我不是刚刚跟仇老板去聚会得到了三十万吗?我想……”

我日!

“他治疗的时候你不是才捐了五万的吗?敢情这又要捐三十万?你老公现在也很缺钱你不造吗?”NND ,老子张口但这句话却木有敢说出来,说出来的变成:“啊,人家是舍己救人的英雄,英雄创业咱必须支持啊!”

“老公我的想法你真的支持?你不生气?”宁卉瞪大了上弯月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

“不生气不生气。”我赶紧应答。

MMP ,老子敢不敢说不生气嘛?

“老公,我知道我们现在才买了房还要装修钱也很紧张,但这个时候我觉得不帮他我心里怎么也过不去,但老公你放心,这事儿我会让眉媚出面去办,钱也不会说是我拿的,直接说我拿的路小斌是不会要的,就说同学一起资助的,就当做大家的投资,而且找个好的门面小面馆也是很赚钱的,没准这还是一笔很好的投资呢!”

说完宁卉憨兹兹的笑了起来,这笑容我明白,明显是在讨好宁煮夫,这事儿宁卉也晓得换个男人早就跳到八丈高了,也就宁煮夫那肚子里能撑船的肚量才能容下这事儿,但再大的肚量也有个度,宁卉是真怕宁煮夫生气。

“那好啊,赶面馆搞成了我找一帮兄弟伙去照顾生意,咋个都要把生意炒起来!”

“别别,你就别去掺和了,你去路小斌会觉得你是在炫耀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自尊心太强了!”

“好吧老婆我答应你不生气,但……”说着我眼珠子一转,一只让人热血沸腾的幺蛾子计上心来。

“但是什么?”宁卉好好的看着我,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说明已经对宁煮夫的幺蛾子早有准备。

“但老婆你必须答应我个条件!”

“什么条件?”

“答应真的给仇老板当小三!我是说,真的那种咯,不只是名义上的那种哈!”老子全身热血往脑壳一冲,这话便脱口而出,说出来我却当即有些失悔,虽说老婆跟仇老板一来二去大家心知肚明都在往这个方向在前进,但真的要把话摊开来说还真是另外一码子事儿。

这下是老子怕把宁皇后惹毛了,果真——“你什么人啊?”宁卉随即提高的嗓门和脸上立马生成的怒色吓得我心子把把都在跳,“有你这样的老公吗?让自己的老婆给人家当小三,还拿这作条件,干脆把你老婆卖了得了!”

“啊?”听完宁卉的控诉我当即脑门一头汗就下来了,“老……老婆你别生气,我就是说说而已,什么卖不卖的,老公没那个意思,不愿意当咱就不当的哈!”

MMP ,这下我觉得宁卉看着我的表情似乎在憋著笑,但似乎又是含着怒,我不敢肯定,就在我以为死定了的当儿——反转来了!

“问题是我愿意当,人家还得认啊!”接着宁卉脆生生的来了一句没把我差点吓落的小心肝惊得又给装了回去。

“什……什么情况?”

“还什么情况?”说着宁卉叹了口气,“我都撩他了好吧,他就像个木头人,活像我身上长了针似的。”

“啊?还有这事?”老子心头喊著乌拉,翻身就将宁卉抱着压在身下,“快给老公讲讲!”

“就在去聚会的车上啊,我们一起坐在后排,本来我有意想跟他靠近点坐,但一坐近点他就像弹棉花一样弹开,一坐近点他就像弹棉花一样弹开,在聚会上跟他挽个手,他身子就绷得像块铁一样的紧,你叫我咋办啊?”说完宁卉咬著嘴皮,满脸顶顶委屈的样子。

“哈哈哈哈……”听完老婆的叙述老子笑喷,“老婆,人家仇老板这是尊重你好吧,没想到老大这么可爱!”

“你老婆魅力不够呗!”宁卉这下把嘴撅得老高。

“哈哈哈蛤,这世界还有敢说我老婆魅力不够的男人?老婆你这是矫情了,”看着宁卉在俺身下楚楚娇娇的样子,我禁不住凑上脸去就来了一通狂吻,“老婆,那你这是的答应做老大的小三了?我是说真正的那种哦?”

“呜呜呜——”宁卉的香舌被我紧紧含吸在嘴里无法作声。

“是不是啊老婆?”

“呜呜呜——”宁卉还是只有喘息没有回答。

于是我来了句狠的,“这可是条件哦,路英雄那里还等著开小面馆的创业基金的哈?”

“嗯嗯嗯……是……是的!”一阵情不自禁的喘息之后,宁卉终于伴着点头,把那个“是”字儿上气没连着下气的说了出来。

乌拉!

纵使凌晨四点,但此刻老子感到全身浴火如炙,只是因为一句老婆愿意给人家当小三便可以点燃如此的浴火,YQF 的世界你们不懂,于是我三下五除二将宁卉身上小燕子的睡衣扒拉个精光,然后扯下自己的裤裆,支著兀自矗立的铁棒便朝宁卉身下杵去……

“啊!”宁卉一声娇吟,便挺身应承,额头上那可爱的川字儿显了又去,因为爱情,老婆对小宁煮夫每次的调皮捣蛋都刻记成了肌肉记忆,每一个动作都不需要刻意,有一种溶蚀在灵魂中的水乳交融叫你要来便来,来了便战。

“啪啪啪!啪啪啪!”灵魂相爱的肉体肉搏相击之声永远是这样美妙,我身随心动,小宁煮夫与小宁卉在身下的秘境里彼此将欢愉相予相受,这个时候我爱你的语言就是我深深的,深深的插入你,将你娇嫩的肌肤插出满江满河的潮水……

“嗷嗷,老婆受不了!”叼著宁卉甜糯的香舌,我忍不住气喘吁吁的喘息,“插老婆刚才被儿子插过的屄屄太刺激了!”

“呜呜呜——坏蛋!”宁卉上身在以手相搏,身下却愈发挺近相贴,每一次挺动,老婆的耻骨都愈发绞合得更紧。

“老婆,这段时间忙,好久没高堂会审了!”

“啊啊啊!老公你……你想问啥?”

“就是那次生日密室逃生那次!”

“啊?嗯嗯嗯……”

“最后那三个猎人轮你的时候,你……你真的以为是三个陌生人吗?”

“啊?嗯嗯嗯……”

“是不是?我看你身体反应特别激烈,是不是因为觉得是陌生人的原因啊?”

“才,才……没有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YQF 高堂会审的知识点一,但凡啥事儿老婆不承认的时候必须一阵更猛烈的炮火伺候。

“啊啊啊啊!是,是,但……但我也怀疑就是他们三人!”

“你是指老牛他们仨吗?”

“嗯嗯嗯,是……是的!”

“但后来你一直没揭穿啊!”

“后来我……我脑子也懵了啊!”

“啊啊啊,被操懵了吧?”

“去你的!才……才没有!”

“所以你就当是三个陌生人在轮你了咯!所以你身体的反应才那么激烈了咯!”YQF 高堂会审的知识点二,但凡看出事情是啥状况,你必须主导著把事儿说出来,女人嘛,不装个害羞那还叫女人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不是啊老婆?”

“没……没!”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是……是的!”

“所以当事情揭晓,知道是你那仨奸夫的时候你挺失望的对吧?”

“才……才没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嗯——啊啊啊啊!”

“是不是老婆?”

“啊啊啊啊,是……是的!”

“我靠,老婆你好骚,我爱死你了我的骚老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此刻宁卉的身下早已洪潮如浪,这种YQF 特殊的爱爱模式或许撩拨的言语胜过鸡巴的抽插,离coming,宁卉或许就差宁煮夫的一句王炸了。

“那哪天老公找真正的陌生人来轮你好不好?”呵呵,好说不说,宁煮夫这句王炸还真TMD 炸!

“不……不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要不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要!”

“要什么?”

“要老公找陌生人来……来轮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爱你老婆,老婆越淫荡老公越爱你!”

“啊啊啊!老公我也爱你!啊啊啊!Coming,I m coming——”

我爱你老婆,无论你是谁的情人,无论你是谁的小三,但你是我的一切,不,你是我生命中的二分之三!

老婆,我爱你!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