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的癖好 (1) 作者:joker94756978

.

【不道德的癖好】

作者:joker947569782021年5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一章一切的开始

开始可能总是因为一些小事……

当然,从相遇开始到现在也没有改变,李克一直都很疼爱妻子陆思思。

两人结婚五年,恩恩爱爱,生活倒也是简单幸福。只是在最初的激情过后,李克陷入了性爱的低谷。

也许妻子并看不出来,但李克却知道自己每次和妻子做都像在交公粮,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激情和兴奋…

与大多数的夫妇一样,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不管怎么说,性生活自然会变得千篇一律,次数也会逐渐减少了。

直到最近,一个月能有一次的话,就已经属于万幸了。

这种欲求不满的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一直在积攒著,李克勤明明知道自己是深爱着陆思思的,但是那根鸡巴就是他妈的不争气,硬不起来!

更何况妻子长得又不难看,虽然不能说是国色天香或者沉鱼落雁,但天生丽质倒是绝对的。

妻子有着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外加一双明亮会说话的丹凤睛,一米六五的身高,一头乌黑笔直,隐约可达后背中间的长发,82、55、87的三围显得整个人都特别的娇小,虽然胸部并不大,但胜在很白很坚挺,充满弹性的翘臀和洁白的大腿,在任何场合都能吸引著全场的目光 .

只是无论陆思思多么地有吸引力又有何用呢?在李克的眼里却完全燃烧不起当年的激情…

在有些时候,李克脑子的某个角落里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一些想需求刺激的念头。

话虽如此,但也不是要躲在妻子的背后和其他女性偷偷摸摸地搞婚外恋的那种,因为李克自知没有那种了不起的勇气和心思。

至于去嫖妓嘛…

这样的话,太寂寞了,李克的心也不会得到满足。

毕竟李克已经尝试过了嫖妓,不是钱的问题,是感觉的问题…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克注意到的是NTR系列的AV……

第一次看到那种内容的A片时,李克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异常兴奋,鸡巴在一瞬间就充血了!

(如果…思思也像这样……真的被别的男人抢走,在我的眼前…看到他们在做爱…然后思思一直说…别人的鸡巴…比自己…的老公还爽…还粗…老公的鸡巴…是小学鸡…)

这种妻子被淫,自己戴上绿帽的妄想越来越严重…

不久之后,李克开始在网上频繁搜索此类视频和体验谈…

然后,终于忍不住了的李克……

“这个内容还真有趣…思思,你也看看啊。”

装作偶然的样子,若无其事地说着“NTR”、“夫妻交换”,李克给陆思思看了写有经验之谈的网站。

陆思思的目光一转,落在了电脑显示器上,顿时又怔住了。

“呃…好变态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果然,每个做妻子的看到丈夫看这些文章,最初的反应尤为强烈。

“可是,你看…最近,我们也有点千篇一律了吧,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的…就算有什么新的刺激,我觉得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李克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红著脸不迭的辩解著。

陆思轻轻地打了李克一下:

“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淫荡的东西!”

“淫荡也是想着怎么和你一起淫荡啊!”

李克使出常用的耍嘴皮子伎俩。

“切……”

陆思思撇了撇嘴,指著电脑:

“那个可不是我…我可没有做过这么…寡廉鲜耻…的事…”

“等、等一下!别这么先入为主嘛?就当做是被我戏弄了,就读一次看看吧?听说写了很多夫妻关系因此变好的个案呢?”

“你这大变态…好好的,看看片就得了呗,干什么要看那些变态的东西?”

在被丈夫挑唆的情况之下,陆思思半信半疑地看了一遍。

“呃…这是什么…呵呵,真的…这样的事…”

文章里描述著NTR过的夫妇和情侣的嗜好到游戏内容,赤裸裸地写出来…

而且,就像丈夫李克说的那样,也不知是真还是是假,一半左右的夫妇,比以前更频繁地发生性行为,更加热忱于做爱了!

“思思,你觉得怎么样,想不想试一试呢?”

“干嘛!?突然之间问我这样的问题?”

突然间窥探了这世界有淫妻、绿帽或者互相交换等夫妻癖好的陆思思,一时间还不能掩饰自己的惊讶,头脑混乱极了,回答不了李克的提问。

“那么反过来问你,你真的舍得让我跟其他男人做爱吗?”

打破了沉默,从陆思思口中说出的突然击中核心的一句话,李克像吃了强烈的还击一样惊慌失措…

“不…不对!不是那样的事…我也是,绝对不喜欢那样的事情,但是脑子里却很奇怪,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就是忍不住会去想…去想思思你被别的男人压着的样子…想着思思你表情肉紧地说别的男人鸡巴比我还大的那种话…想着思思被别的男人撞得六神无主的痴态…我的鸡巴就会硬了起来!”

“老公你好变态啊…跟写这些文章的人一样,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陆思思露出惊讶的表情。

“对,应该就是这这样,我就是想看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被人睡走变态,虽然这样我会难过、会妒忌,但我的情绪却也会因此而兴奋不已,哪怕只有一次,我也想试试那种感觉…”

就这样,李克无意中将自己有被人绿帽的癖好,向陆思思坦白了。

“这…这真的是有点太犯规了…天啊~ 我怎么会爱上一个这么变态的人啊…如果我真的答应你…跟别的男人做爱,你会嫌弃我吗?”

陆思思弱弱的问了一句,感觉暧昧不清…

然后,像是在沉思着什么似的,再次沉默了一会儿…

“好的,我答应你…如果这样你觉得好的话,我倒没关系…”

陆思思总算是答应了。

正因为李克以为会被干脆地拒绝,所以当陆思思答应得这么干脆利索的时候,李克吓了一跳。

“因为…读了这个,我也在认识你之前,被别的男人抱着…一想到会被别的男人玩弄,就觉得有点…老实说,应该说是兴奋起来了吧,那样的事情如果也只有一次的话,试着经历一下也没关系的…”

虽然陆思思说得吞吞吐吐,但明显她也被吸引了兴趣,别说讨厌了,要说一句真心的话,此刻的陆思思已经被这件事情挑起了情欲了…

“真的可以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和其他男人做爱,我要和别的女人做爱…这样的话,能原谅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那种事绝对不能原谅…难不成你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不是…老婆,我完全没有这种打算的。”

李克急忙辩解著。

“但是,看看这个网站,如果说有很多这样的人的话,我也有种想看看你跟别的女人做的时候,我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难道说,陆思思也和李克一样,有被绿的癖好吗?

“但是,如果真的要做的话,就像写在这里一样,什么酒吧搭讪或者情侣咖啡都会有点冒险,可能不行…如果对方是值得信赖的夫妻或情侣的话,那倒可以试一试。”

“这倒也的确是,必须小心点才行”

虽然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在陆思思的谅解下,李克这个时候发抖了。

(…这、这样的话…思思和其他男人…)

光是这样想,李克的情绪就越是高涨,鸡巴就越是膨胀。

陆思思显然也发现了李克下体的变化,靠在李克身上,用小手抚摸著李克的鸡巴,色色地对李克说:

“呀,好久没有这么硬了!看来你这家伙还真是喜欢看老婆被别人肏啊?硬成这样…”

“没办法,一想到你被其他男人肏著,就变得这么硬了!老婆,这只是幻想…我是最爱你的!”

李克紧紧抱住了陆思思,就这样倒在了床上…

然后,彼此慌张张地脱下衣服,进行浓厚的亲吻…

“呵呵…光是想像就这么兴奋,如果真看到我在你面前和其他男人做爱,你真的能忍耐吗?”

说实话,李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不如…我也告诉你,我的性幻想,好不好?”

听到这话,李克顿时更加兴奋不已了。

和陆思思在一起这么久,做爱何止千百次,她身上每一寸肌肤李克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给李克讲过她的性幻想,甚至连少女春梦都不曾和李克提起,今天有这个机会,李克自然要听一听陆思思的内心深处到底藏着什么阴暗面…

“你说吧,我听着。”

陆思思看李克两眼放光的淫荡样子,低头笑骂了一句,然后对李克说:

“那我也把话说在前头,我只是幻想,我可不是坏女人。”

“知道了,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好女人吗?”

李克明显也有点不耐烦了。

“看你那猴急的样子,呵呵呵…”

陆思思笑了。

“我经常幻想被陌生人在公共场合扒光衣服强奸,或者被轮奸,身边还有好多人在看……”

随着李克的嘴越张越大,陆思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弱不可闻。

“你看,你真的是个变态的绿帽哥,听着自己老婆的性幻想,居然了可以硬得这么吓人…”

李克已被褪到膝盖上的休闲裤挤成一团,白色紧身内裤下那条硬挺的鸡巴外型清晰可见。

而陆思思的嘴巴则舔著李克的肚脐眼,她只是用右手象征性的隔着内裤撸著李克的管子和在周遭摸索,至于左手则忙着在捻揉李克的奶头,这种三管齐下的服侍爽得李克发出一连串低荡的舒爽哼哦随即响了起来,起初音调似乎还能够控制,但是等刁钻的小嘴印在布料上舔舐龟头那一刻,一声浓浊且亢奋无比的呻吟爆发了!

宛如被万蚁穿心的李克急遽抬头屁股,一副恨不得立即将肉棒整支往上顶入小嘴里的模样,并且那双手也同时按住陆思思的后脑想要硬干,然而陆思思这个专业主妇可不是井底之蛙,一发觉丈夫在动歪脑筋想要蠢动,她连忙双手齐动地将内裤往下一拉,虽然幅度只降低一寸左右,但是却刚好可以让松紧带箍在硬挺的柱身前端,这样那截半露的龟头便只能彻底沦陷。

只见陆思思依旧一手摸索著李克的鸟蛋、一手爱抚著膛胸,只是嘴巴已经和龟头正式短兵相接,在柔情似水的亲吻过后,才开始用舌尖呧触起来,越来越加膨胀的淡紫色肉块急着想要整个钻出来,可是每回都被用牙齿咬住,难以造次的李克只能屁股越耸越高,但却不能也不愿摆脱美人儿这样的钳制,就像是一项甜蜜的处罚,大概只有傻瓜才会讨厌如此的凌虐方式。

只见李克这时爽得一面抚摸著娇妻的秀发、一面不断挺耸著屁股大声说道:

“对!喔……就是这样,啊……再深一点……最好是能把马眼完全剥开来舔……噢、妈的……这招实在是太刺激了!跟哪一位奸夫学的?贱货!”

李克激动得扮演着绿帽苦主。

这种扮演只得其形态,不得其神韵。

毕竟在自己亲爱的妻子,在跟别的男人交合的那一刻,那种又是妒忌又是狠却又无法自拔的爽快的五味杂陈…

只有身临其境过的人才能领会。

此时听着丈夫演绎著发狂的陆思思并未乱了方寸,毕竟笨拙的演技如何震慑人心呢?

但暗爽在心里的感觉还是有点的。

所以她依然按部就班的进行挑逗,在咬住半截龟头舔舐的同时,她的右手也伸入内裤里面去套弄,本来是男人尿尿时要掏老二出来透气的地方,现在反而被一只柔荑钻了进去,这种大相径庭且出人预料的玩法使李克又增添了一份刺激,只见他仰头往下眺望着说:

“啊、宝贝,你实在太神奇了……你到底被多少男人搞过才学会这些本事的?”

生硬的台词,笨拙的演技。

这个带点侮蔑性质的问题并未惹恼陆思思,她就像理所当然似的抬头望着李克应道:

“这你不是希望的吗?人家现在就是把在狗公身上学到的功夫用着你的身上,你就心存感激的享受吧?”

面对陆思思的回答,李克是又气又爽。

虽然明知道当下的对话是假的,但胯下那不争气的鸡巴还是莫名其妙的越来越硬,于是他立马反客为主赶紧把手伸向陆思思的胯股之间。

“一边吃着自己老公的鸡巴,一边想着野男人来肏自己是吧?这种时刻还可以这么湿漉漉的,你还真的是一个”好“老婆呢?能娶到”你“这种骚货我还真的三生有幸呢?”

李克一边抠挖著自己爱妻的逼穴,一边越说越离谱了。

而陆思思的美穴则因为李克少有的激情,已经处于随时接受鸡巴进入万全状态…

“我被其他…哦…好刺激…男人的抠挖逼逼的时候…会更湿漉漉…那些狗公们都很会玩别人老婆的逼…啊…就是这里…不要停…”

为了让李克更加地激动,陆思思的嘴巴也吐不出象牙,全部都是平日里听不到的淫语脏话。

看来陆思思今晚也是豁出去了。

“就只是抠挖比我厉害吗?”

嫉妒让李克的手抠挖得更狠心了,哪怕他明白这一切都是陆思思的妄想。

“当然不止这些…他们都很会舔…舔腋窝…舔逼…舔脚丫子…什么都舔的…就好像狗公一样…也像鸭子…将我捧着手掌心上…当我是女王一样…”

陆思思的妄想症其实也挺严重的…

“呵呵呵…他们只是当你是一头人尽可夫的母狗或者母猪而已…”

说完,李克就要翻身而起,再进行下一步的攻势了。

可是玩得正兴起的陆思思马上将李克推了回去,然后她一边拉扯内裤、一边再度把脑袋凑近龟头响应着说:

“不急,人家都尚未把你这根小鸡鸡看个仔细,要干嘛至少也该等我把整支舔遍了再来研议。”

说完,她螓首一低便把整个龟头含进了嘴里。

李克的生殖器并不雄伟、,差不多十三公分的长度和约莫一寸的直径,算起来只是正常尺寸,所以陆思思几个起落便整支吃了进去,这个深喉咙的动作她只吞吐了三、四次,然后便转向去舔舐柱身和吸吮睾丸,原本她以为李克会很喜欢这招,没想到一直哼著怪音在享受的李克忽然一把将她推开,而且还蹦跳起来朝她大嚷着说:

“停!接下来换我表演了,再是被你吃下去我就要射出来了。”

“那就射出来啊…那些狗公射了出来还是可以硬邦邦的…搞了一次可以再接下一次…精液也好像射不完一样,一整晚可以射七次…射得人家子宫满满的爱…”

这一段话与其说是陆思思的妄想,倒不如说是陆思思一直以来对性爱的标准。

其实她的性欲一直很强,只是李克一直都不知道,甚至乎也没有给过她满足,一直让陆思思处于一种欲求不满的边缘。

在这样的状态下,陆思思还没红杏出墙已经是李克前世修来的福气,让今世能娶到这样忠贞不二的好老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李克坦白讲了自己想“被绿”的心愿之后,其实陆思思是暗爽在心口难开,于是美娇娘的如意算盘就这样顺水推舟地打下去…

这样既能够了却丈夫变态的心愿,也能消除自己一直以来的欲求不满,还能维持夫妻之间的和谐。

如果一切正如陆思思所愿,的确是再美好不过的预期目标。

只是天从来都不从人愿的。

只是这个时候,夫妻两人还真的没有想到结果是如此无法想像的…

这一刻的李克完全沉溺在淫妻的妄想之中,如狼似虎地扑倒了陆思思开始上下其手著,只见陆思思身上的布料一件一件地被抛到床下以外,胸罩内裤也隔没多久便被蹭掉。

盯着这么一个一丝不挂,展现著美好胴体的陆思思,李克的脸孔突然变得无比凶狠和狰狞,仿佛要暴凸而出的眼珠子布满血丝,在静静地凝视了片刻以后,这家伙才喘了一口大气赞叹道:

“我怎么娶到了这么漂亮的老婆呢?难怪外面有这么多的狗公想上你…”

陆思思的酥胸在饱受李克言语侮辱以及肢体挑逗下显得更浑圆而坚挺著,在因为肉欲快感而变成粉红色的肌肤的烘托之下显得异常诱惑和耀眼。

而且在陆思思故意用手肘内侧夹紧自己的两颗美乳之下,让乳沟变成一道诱惑人心的漂亮峡谷,越过边界以后两侧的棱线亦是美不胜收,平坦且光滑的腹部正在不安地忐忑起伏,就连深邃且窄小的肚脐眼似乎亦别有风情,三角地带的丘陵地傲然隆起,但紧夹的大腿却锁著更多的秘密。

这一切的一切以前自然都在,只是因为没有外在的刺激之下,都被李克忽略了。

原来人间极品是要如此经过一番调剂之下品尝才识真滋味,如果硬要说陆思思的玉体在这时刻有什么好挑剔的话,也只能勉强说陆思思胯下的那樶疏于打理的逼毛有点多而已…

但在现在肾上腺素冲上脑袋的李克来说,这樶杂草丛生的感觉却是那么地性感诱人犯罪。

不是有一种说法吗?阴毛茂密的女人性欲都很旺盛,很容易欲求不满…

陆思思正是印证了这样的说法。

只是这时候的李克才没有想这么多,他只觉得今天看到这样茂盛的逼毛,是多么地有感觉。

所以他心头狂跳、血压飚升,颤抖的双手半继续把玩抚摸著美娇妻的敏感肌肤,在连吞了好几次口水以后他才飞快地将自己剥个精光,这时候他的鸡巴也开始颤抖起来,挺著怒不可遏的阳具,李克开始沿着脚踝慢慢往上爱抚,漂亮的的小腿肚令他忍不住捧起来亲吻下去,柔嫩细滑的肌肤隐约有着一抹淡淡的香气,他稍作停留便用舌尖继续向前舔舐,腿弯不是重点,动人的大腿才是此刻最主要的目标,所以他不但两条腿都轮流架起来舔吮和啃啮,就连已然开始在辗转反侧与轻哼慢哦的美人儿出声求饶,他还是执意要舔到越耸越高的丘陵地为止。

他就好像报仇雪恨一样,在陆思思说了被狂舔的妄想之后,他也变成了一头疯狗开始狂舔着陆思思的肌肤。

哪怕是在热恋期的性爱中,李克都没有这么疯狂过…

“好…舒服…不要停…你也变成跟那些狗公一样…舔我…宠我…爱我…当我是女王服侍我…”

眼神逐渐凄迷的陆思思终于阖上了眼帘,因为这正是她最想遇见的状况,当李克开始像狗一样啃咬她的下体时,她完全克制不住正在心头曼延的熊熊欲火。

她晓得今晚不会那么容易就过去,女人对性的直觉远比男人要强烈和准确许多,所以她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投入自己胯下这个绿帽妄想症病人不断的挑逗与强势的抠挖之中。

才不过两分钟左右,陆思思便已被整的螓首乱摇、雪臀狂抛,吁吁苏苏和哼哼唧唧的呻吟与怪叫更是连番上场,女人的嘴巴或许善于说谎,可是生理反应却绝对骗不了人,所以当陆思思开始双脚大力蹭蹬、两手到处撕扯猛抓的时候,李克干脆把她的下半身整个架起来悬在半空中,然后才一面搓揉她的双峰、一面阴着声音大声问道:

“说!那些给我戴绿帽的狗公是这样舔你的逼吗?有谁这样挑逗过你?你以前的男朋友,旧同学或者以前的同事?”

逼水正在泌泌而出的陆思思媚眼如丝,满脸凄苦神色的她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不仅眉头紧蹙,就连讲话的声音也完全走调,只见她狂扭了好几下屁股才应道:

“都不是…是菜市场卖菜的那个秃头…肉摊子那个油腻腻的胖子…卖鱼摊那个臭死人的猥琐大叔…都这么舔过…而且他们的鸡巴都很长很粗很大的…比你的硬…而且插我的时候很用力…一点都不留情面…”

“你就这么喜欢他们肏你是吧?”

陆思思越说越过分,李克则越听越兴奋。

“对……哦呀、喔……我不管……以后只要你同意……就算你不同意…只要他们想肏我…人家的脚就开得大大地给他们肏…让他们将绿帽子免费地…一顶接一顶地给你戴上…而且人家还要你向他们说谢谢…给人家红包回礼呢…”

陆思思最后一句话才刚说完,李克怒不可遏的龟头随即在丝毫没有预警地情况下狠狠地顶了进去!

或许是妒忌加愤怒的缘故,这一顶可是劲道十足,十三公分长的鸡巴差点就全根尽没,不过这一击却让陆思思非常受用,只听她在发出一声嘤咛之后便搂住李克叹息道:

“好硬啊…老公…你真的好变态…一听到这样的故事…马上变得这么猛…哦…对…就是这样…继续…狠狠地…肏…肏我…肏死我…”

在李克凶猛地一记插入后,陆思思立马又回归了妻子的应有模样,楚楚可怜的表情和带点惊喜的欢愉,美娇妻动人的模样使李克忍不住在一插到底的同时也吻了下去,那一瞬间在四唇相接的时候陆思思竟然爽快得流了一行情泪,并且还伸展双臂去环抱李克的后颈,挺起雪臀迎合之际,也顺势把嘴里那片贪婪的舌头紧紧吸住。

上面唇齿相依缠绵且火热,下头则是风起云涌每次都是一插到底,半尺刚过的阳具迎战起来并不会太吃力,加上之前的前戏让河床的潮湿度充足,李克纵马急驰高速的抽插频率附加上大量淫水滋润加持之下,让每一次的抽插都带着无限量的快感,这是之前重来没有过的体验。

激吻在断断续续的重复巡回、顶肏在翻来复去的一路进行,李克的双手在陆思思身上到处肆虐,双峰、雪臀、柳腰、大腿无一能够幸免。

“爽吗?爽还是不爽!比卖鱼的卖猪肉的还硬吧?”

唇分,李克一边狠插一边入戏太深地追问着陆思思。

“硬…好硬…但还不够猛…他们都很猛的…完全没有把你的老婆当人看…就是有多用力就多用力…就好像打桩机一样插…而我就变成飞机杯一样…任他们插…任他们爽…”

陆思思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脸涨得通红,更加有节奏地使用摇晃着腰肢迎合著。

“是这样吗?”

李克更加卖力舞动着腰部,越插越狠!

“对…对!就是这样…不要可怜我…当我是飞机杯这样用…噢噢噢噢…好爽…老公好厉害…真的厉害…今天真是好爽!!!”

陆思思已经爽得泪流满面了。

看着这样的陆思思,李克心里不禁觉得很抱歉,很不忍心…

于是又恢复了暖男丈夫的口吻问道:

“老婆…看我和别的女人做爱,真的不会讨厌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那个不实际看一下的话什么也说不出来啊…别纠结这些了…用力…再用力一点…让我飞上去…”

要高潮的渴望让陆思思无暇顾及这个问题,就在这一刻陆思思的思绪只有一个,那就是高潮!

就像这样,一想到爱妻会因为其他男人而说语无伦次的淫语,毫无节奏感地喘息著,或者泪流满面地求饶著…

李克的鸡巴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昂扬得没有止境。

在完全没有留余地的情况之下,腰部挺动节奏被打乱。

一下子的激烈,理所当然的…

“啊…不行,不行…已经…”

插入后才过了三分钟,一转眼李克的界限就到了。

这就是所谓的“早泄”吧?

但陆思思却没有责备李克的意思,或许她知道这个时候怎么责备都没有用吧?

聪明的陆思思,只是巧妙地这么说了句:

“老公…你今晚真的好棒哦…又硬又猛的…比那个卖菜的还厉害…只是卖鱼的可以更长更久一点…卖猪肉的更可怕…可以维持一部电影的时间…而且射了还可以再射…也许是吃肉多补充很多蛋白质吧?”

听到了陆思思这么一说,李克在她体内的鸡巴有开始有变硬的迹象了。

“而且他每次射得我的逼逼都满出来的时候…就会射在我的嘴巴里让我吃他的精液…也许是猪肉吃太多的关系吧?他的精液不只浓稠又滚烫,而且还明显地带着一点点的猪骚味…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老公,我以后也多煮一些肉给你吃,补一补你的蛋白质怎么样?”

察觉到李克鸡巴在自己体内产生的变化,陆思思就追加一剂重药刺激著李克。

毕竟请将倒不如激将嘛?

“老婆…你刚才不是开玩笑的吗?”

李克的样子开始变得很难看,很狰狞…

“谁跟你开玩笑了?我从以前就知道你想戴绿帽子了,所以我才肆无忌惮地去找他们偷腥的,反正让你知道了也无所谓,毕竟你本来就想别人搞你的老婆嘛?现在你向我坦白了,一切就可以无需遮掩了,谁叫你平时表现这么差嘛,活该我给你戴绿帽的…啊!”

陆思思话还没说完,李克就瞬间满血复活用他硬邦邦的鸡巴狠狠地教训了她一下!

“好…硬…”

这携带着愤怒以及妒忌的抽插,让陆思思不禁地发出了赞叹。

但愤怒的小鸟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见李克此时怒火中烧,力量全开大开大合地教训着陆思思。

“婊子…你这个背夫偷汉的臭婊子!看我今天插烂你的贱逼!”

李克一边怒吼著,一边狂抽著。

而如愿以偿的陆思思则乐在其中的享受着…

“哦…哦…好狠…对狠一点教训我这个背夫偷汉的臭婊子…我是臭婊子…你就是喜欢戴绿帽的无能早泄男…你如果每个晚上都这么猛,谁还愿意去给卖猪肉的胖子肏了…”

陆思思越演越像,这个时候已经是真假难辨的时刻了…

但这个时候,淘气的夫妻两人谁又会去理会那一句是真,又或者那一句是假的这种蠢问题呢?

“厉害啊…哦哦…插死我…这样硬的鸡巴才是我的…老公…”

“闭嘴…看我肏死你这个骚逼婊子!”

“对…肏我…肏死我…我愿意天天开大腿给你肏…你好厉害…老公…好厉害…老公…你比那肥猪强多了…”

伴随着陆思思疯狂地淫贱叫声,李克的鸡巴在陆思思阴道里大肆搅拌著,让之前射在阴道里的精液像打鸡蛋白般变成了一股股白色的“慕斯”…

陆思思的子宫感知到了李克的鸡巴激烈地脉动、律动着…

阴道壁上粘稠的白色“慕斯”越变越粘稠,让阴道里面各个角落都变得雪白…

就好像冬天来临了一样,又或者说是过圣诞节一样。

阴道里面都可以堆著雪人,唱起圣诞歌庆祝了…

“啊…啊……好厉害…中…泄了…出来了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求你…射给我…我们…一起…让我们…一起…爽…一起高潮…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在这一天,李克与陆思思久违地进行了新婚当初那样激动的性生活…

或者说交配会比较恰当吧?

而这一切一切,一开始是愉快,美好的…

只是他们两个人都低估了,戴绿帽所需要的代价,让原本的愉快以及美满变质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