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弄潮(第二部) (10-11) 作者:guato18

.

【欲海弄潮(第二部)】

作者:guato182021/04/23发表于:SIS论坛

第10章

“知道吗?你的运气值是高得爆棚!~”曾宝贝不理会芈苏的自言自语,对张东说。

“那当然!”张东厚著脸皮坦然承认,两个女人的真心相待让他无法反驳。

“我从高中时就知道苏苏是一个很美,很有魅力的女人。甚至她不需要做什么就会有优秀的伴侣,会有很多男人变着花样去追求她,她的魅力让女人都想亲近她。”曾宝贝幽幽地说着。

“嘿嘿,还是我有先见之明,早早就递了情书,抱得美人归,防止之后碰到更多的追求者。嘿嘿嘿!”张东很自得。

“现在追女孩子,不但要英俊多金,还要费时间去了解女孩子,跟女孩子产生共鸣,你算是捡了大便宜了,在学校里没有那么多事物要了解,但是走进大学走进社会之后,苏苏这么美貌有魅力的女子肯定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招数,会经历很多的爱情和男人,就算你付出一切也不一定能得到回报。”曾宝贝的话语开始尖锐起来。

“那你呢~你也是当时的校花,你怎么也稀里糊涂地上了我的床!”张东开始反击了,手臂下探去揉捏曾宝贝的蜜臀。

“我就是研究苏苏幸福的秘密,然后发现秘密就是你,然后把自己也给了她的秘密,哼!好奇心果然会害死女人。”

“你算了吧你!你是被张东从胯下的通道钻进心里的!”芈苏变身旁白小姐姐,无情地奚落着。“不是我胡说,这是张爱玲说的:阴道是通往女人心灵的捷径!”

“哼,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曾宝贝翻了翻白眼。

“其实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俩能那么亲密无间,和平共处,看电视看新闻,女人也是美无第一,爱无第二的人啊。”

“废话!你不知道谁对你好,谁认可你们俩的爱情,苏苏就会认可他吗?”曾宝贝为这个愚钝的男人感到愤慨。

“就是!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芈苏配合着曾宝贝。

两女在耳边继续斗嘴,张东不再言语,被软香软玉包裹着仰头向天享受这齐人之福。

*** *** ***

“张副总,这件事真的不怪我,我也是受害者,是小陈自己不检查好就开机的!”张东的办公室里,一个老胖子在嚷嚷。

胖子叫赵亮,熔铸车间主任,可以说是一个很要害的车间,融化铸压都是很考究技术和经验,一有废品就是上万的损失,最严重的情况甚至可以让整个车间停产两个月。

以前张东就对这个人不爽,五十岁的老顽固,仗着以前国企的身份摆老资格,说话做事都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管对错都一意孤行。听不进劝告,但是偏偏就有背景,有技术。

而且他还是财务副总的亲舅舅,从国企买断工龄退休,然后到了这里,每天上班从不迟到早退,显得兢兢业业的样子。但是张东认为这胖子就是为了享受那份颐指气使的感觉,说不定就算不领工资,只要能维持他在众人面前的傲慢,他都愿意继续干下去。

这次的安全事故说大不大,说小不下,圆锯床操作员更换锯片,没有检查好设备就开机,导致锯片脱出把双梁天车的驾驶员吓了个半死,那锯片穿透了整个驾驶楼从驾驶员的眼前飞了过去,幸亏小姑娘当时没往前探头吊装,要不然整个脑袋都要被切下来,小姑娘当场就被吓晕了。

曾宝贝一点面子都没给张东留,当着所有人的面,从张东到普通工人都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事情太吓人了,要是被上纲上线,安监局都会来调查,停工整顿,消除安全隐患。

曾宝贝扭著性感的臀部走了,张东暗暗想着下次一定要狠狠揉捏这对丰腴的臀瓣。

丢面子归丢面子,事情一定要有个说法,于是就有了追责的行动,但是这个赵亮赵主任竟然一推二五六,不愿意承担领导责任,只想着把操作员小陈开除了事。

张东直勾勾地看着赵主任,任由他推卸责任,直到他的额头的汗珠越来越明显,眼神开始闪躲,开始惧怕这个只有他一半岁数的新晋副总的眼神。

“说完了吗?”张东盯着赵亮的眼睛平静地丢出一句话,就沉默等着他回答。

赵亮满是老人斑的脸上有些抽搐,他想不到这个三十岁的年轻人竟然有这种话术水平,以前竟然看不出来。

但凡这个张副总刚才多说一句话。都会让他话里的权威降低百分之九十,但是这个张副总偏偏就停止了,逼着自己回答,一回答就矮半截,但是想不回答都找不到理由,只能沉默著。

张东也沉默地盯着赵主任,直到赵主任开始不安地活动了一下腿,脸上开始有诚惶诚恐的表情。

张东才再次开口说话:“公司决定,自我而下,逐级处分,扣我这个月奖金两千,生产部长这个季度每月扣的奖金五百,扣你半年的五百,当班安全员、当班操作员停岗培训半年,只发基本工资。还有当班天车工,放假休息半个月,工资照车间平均工资发放,另发慰问金三千。”

大家都知道处罚方案还没通过,但是张东早就跟曾宝贝沟通过,他就想用这个提前量来培养起自己威信,处罚的内容也让人没话说,连自己都罚了,还想怎么样。

张东说完话就低头看文件不再理这个赵主任,他不想跟这个没担当的人磨叽,任由他如坐针毡地在对面沙发上坐着,但是也没有恶语相向地骂这个跟自己父亲同龄的人。

虽然不喜欢这个人的人品,张东不想处处树敌,毕竟这个家伙的外甥女在公司里跟自己一样的地位,甚至更高一些,毕竟人家是管着财务。

“啯~啯~啯~”秘书张玲高跟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传来。她抱着文件走进了张东的办公室,显然曾宝贝已经签字盖章同意了张东处罚方案。

张玲俯身带动着一股香气扑进张东的鼻孔里,把复印好的一摞处罚通知轻轻放在张东面前。

“这是处罚通知,你拿回去传达到各个班组,然后明天开始安全自查,之后公司还会进行考核。”张东数了十几张通知,也没站起来就单手伸了出去,赵主任连忙站起弯腰双手接过了文件,逃也似的离开了。

“张总你真牛,这个赵主任见谁都是一副代表正义代表真理的样子,从没看到他这个样子。”张玲站在张东身边目送赵亮离开后说。

“呵呵~国字号出身的当然有优越感。发信息让各车间来领通知吧!”张东点评了一句就扯开了话题,自从上次的绯闻事件之后,张东就有意识地想跟这个秘书拉开点距离,但是也没什么用,毕竟每天八小时相处时间,平时的挨挨蹭蹭都是少不了的,她丰满的葫芦身材常常撩动着张东的欲望却不自知,神魂摇荡间张东几次都差点伸出手去摸摸她身上动人的美肉。

特别是每次在办公桌旁,她俯身跟自己交谈的时候,OL套装下那魏巍颠颠的双峰和深邃的事业线让张东不时失神,想伸手拉下那讨厌的小衫,看看里面的乳晕和乳头是不是跟妻子一样的美好。

“哎……”看着秘书摇曳生姿地走了出去,张东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性欲变得旺盛无比,常常会猜测脑补各式美女衣内的赤裸肉体会跟妻子的有什么不一样的滋味,想着想着就会硬起来。

大腿夹了夹胯间勃起的肉棒,张东站起来绕办公桌慢慢走了好几圈才让下身恢复到可以在人前走路的程度,然后迈步就往曾宝贝的办公室走去。

“我不同意,你辞职有什么用?你这种妥协一点用都没有!”虚掩的门里传出曾宝贝的声音,张东下意识地就把要推门的手停了下来。

左右看看没有人,八卦之心大起的张东就侧耳偷听里边的谈话。

……

第11章

“我也不知道辞职之后能干嘛~!不过最多也就回到以前那样活着就好了。”传来的声音竟然是秘书张玲的,不是叫她去发通知吗?张东疑惑著。

“呵呵,还能回到以前吗?你还要忍受那样的生活吗?”曾宝贝声音里带着讽刺。

“我不知道,他现在就是跟我冷战不说话!或许我辞职了就好了。”

“窝囊的男人,你还拿他当宝贝!谣言都澄清了还要对你用冷暴力!”

“……”

“说话!流眼泪有什么用,眼泪不值钱!那么多年了,你还不懂得自立吗?依附别人得到的是什么下场你还不清楚吗?难道你还幻想自己是下凡的仙女、还是在逃的公主?”

“但是他说我的工作让他丢脸……”

“丢脸?丢什么脸!?天下的秘书都应该被潜规则?什么鬼思想,真是龌龊的人才会有龌龊的思想,难道你在我这里工作不轻松吗?又贴面又被人尊重,难道张东他欺负你了?”曾宝贝的声音突然大声起来。

“没有没有~张副总对我很好很尊重我,为了上次那件事情还时时跟我保持距离!”

“哟霍~张东这个傻蛋,他不知道这样跟你划清界限很伤害你吗?回头我跟他说说,你就安心上班,跟姐姐混,姐姐保你。上次的奖金你可以用来改善家庭生活,变成维持家庭开销的顶梁柱,时间久了你老公自然会讨好你!就他那一个月五千工资能干什么?”

“额……”

“去吧~!好好工作,体体面面就拿万把块钱,这种事情上哪找?今年的效益很好,大家的工资都会提一档的,至于张东,我会跟他说的,你也别担心他会对你怎么样,如果你能勾引他上你的床,我给你发个大红包!”

“曾总!!!”

“我没跟你开玩笑!他总是用理智把自己包裹起来,你再漂亮十倍他也不会对你潜规则的,他跟我七八年的同学,他老婆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对他十分了解,如果去别的岗位,说不定你会被欺负的,在张东那里安全得很!”

“那我该怎么应对家里的事情啊?”

“这我可管不着,你相信我,我就帮助你,仅此而已,你不是谁的奴隶,不是谁的附属品,你有文化,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有自己的感情空间,为了维持这些,你要有独力的经济能力,不要想着依附谁而活,你挑男人的眼光很有问题!而且当初你不是豁出去要赚钱要上位吗?现在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哎!不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就该自强自立,就算不能让他来依附你!也能保持你的独立,要不然你就当一辈子的奴隶吧!”

“曾总,我回去了……”沉默了好一阵,才响起张玲的声音。

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张东连忙转身要快步走开。

“啊~!”楼道转角处,张东把曾宝贝的秘书晓婷撞了个结结实实。

张东赶紧伸手把要被弹飞的晓婷捞了回来,惊魂未定的晓婷小鸟依人一样地呆在张东怀里,失去了语言能力。

而这一幕被刚好被出门的张玲看到了,张玲惊讶地看到张东回头望过来的脸上满是紧张的表情,她不知道张东是怕听墙角的事情被发现,她只认为张东是跟曾总的秘书偷情,怕被自己捅出去,想不到张东竟然下手偷吃老总的秘书。

张玲瞬间就有了优越感,顶头上司的小秘密被自己发现了,严厉高傲的曾总嘴里的自律男人却下手偷吃她的秘书,那种感觉实在是不能太好。

张玲狡狯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她忘掉了生活的烦恼,她的脸上和心里瞬间有了极度的愉悦感。

“哎~!”张东尴尬至极,又不能解释,怀里的晓婷已经恢复了理智,脸上烧起了红霞,挣脱了张东的怀抱,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呆呆地看着张东组织著语言。

“额~对不起,没有受伤吧?”张东拍了拍晓婷的肩膀,也不等她回答,目测她没什么问题,就离开了。

自己办公室现在回不去,曾宝贝那也暂时不好去,干脆去财务副总那里聊聊天,联络一下感情,顺便消弭一下处罚她舅舅产生的负面情绪。

这个陈副总相当有城府,一点也没有拿架子看不起张东的资历,一看到张东进门就站起身来迎接,开口先帮自己舅舅道歉,数落他倚老卖老,让张东多多担待,之后的言谈就相当的融洽和谐。

正好聊到没有话题继续的时候,张东的电话响了,曾宝贝打来电话叫张东去她的办公室。

“没生气吧?”曾宝贝一把拉住了张东,贴在了他身上。

“我有那么不识时务吗?不患贫而患不均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这种时候还享受特权就自绝于人民群众之外了。”现在两人相处的时候张东一点都不客气,搂着曾宝贝就一屁股做进了老板椅里,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理解就好,我还怕你想不通呢,我也就是挂着个老板的名头多拿点钱,终归还是要靠大家通力合作的,你就是我最强的班底和自己人!”

“我又不是小孩子,虽然经验不多,但是这不就是一个朋友圈吗?你就是握著最大资源的孩子王,大家都向着你,但是如果大家都合起伙来排挤你,你也无奈。”

“嗯嗯,说的没错,你就是我的贴心小棉袄,负距离的那种。”曾宝贝把胸怀都贴到张东的上身。“苏苏还不打算找工作吗?”

“她最近忙整天跟马婶混在一起,神神秘秘的,问也不说。”

“你不担心?”

“担心什么,那个马婶是她干娘,还能害了她不成?而且马婶对我有大恩,上次我出事就是她救的我,不然我最少去坐十年大牢。”

“那个马婶那么年轻,看起来就大我们几岁而已~”

“是啊~但是辈分大,地位也高,苏苏说的~”

“嗯~”曾宝贝趴在张东胸口,玉指钻进了张东的衬衣里抠弄他的乳头。“晓婷去送东西,马上就回来了,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张东仰天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很享受女人捏弄他的乳头,那种感觉很奇妙,很美好。

“职场潜规则啊~你不是没见识过吗?今天我亲自让你体验一下做领导潜规则下属的感受。”

“啊~……”张东愕然。

“啯啯啯~”高跟鞋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

张东还没来得及反应,曾宝贝就钻进了 3米宽的办公桌下悄声说:“你能拖住晓婷多久,就让你享受多久。”

晓婷推门进来的时候,曾宝贝趴在张东大腿中间拉下了西裤的拉链,把那已经七分硬的肉棒掏了出来,在杆身上呵着气,催促它快点长大。

“曾总呢?”晓婷疑惑地问办公桌后结结实实地躺在老板椅的靠背上的张东。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