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援交姬 (1) 作者:马里奥水手

.

【我的姐姐是援交姬】

************************************************************作者:马里奥水手2021年5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我也不知道这篇算是纯爱?绿帽?禁恋系列?三者都沾点吧

第一节 突然有钱的姐姐

“呐,弟弟,今天是几号了?”

“1 号,5 月1 号了姐姐,劳动节都正式开始了。”

“1 号?也就是说,咱们已经3 天没做过了。现在要来一发吗?”

姐姐突然笑嘻嘻地搂着我,将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向下拉了一些,露出胸前性感的乳沟。同时撩起她的一头秀发,向我抛了一个飞吻。我蜷缩在被窝里,神情复杂的看着姐姐,眼前这位诱惑的可人,居然是我的姐姐,说起来我也有些不相信。

事情还得从前说起,姐姐总是伸手管家里要钱的那个孩子,仿佛是个用钱的无底洞,一有机会就向爸妈要钱,三天两头还总是找我借。原以为上了大学以后姐姐花钱会更猛,但奇怪的是,姐姐上大学半年后,就再也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了。一开始大家都很奇怪,后来姐姐说她在学校找到了一份家教的兼职,每个月不仅不向家里要钱了,还经常给我和爸妈买些礼物。于是爸妈也没想那么多,只当是女大十八变,女儿长大出息了,不再依靠父母了。

可如今我才知道,姐姐突然暴富的秘密……

“你要是不和我来做的话,有的是大叔等着我噢。上海这边的大叔,可是期盼我好久了。”

没错,姐姐竟然做起了援交!而且似乎还是全国都有客户的大红人。姐姐说,这次来上海的头等舱,都是那个大叔帮她买的,包括五一期间的出游费,全都是大叔出的,只为了和姐姐有一个短暂的约会!

“想好了吗弟弟,要是再犹豫的话我就要去找大叔了哟!”姐姐这么说着,可身体还是很诚实地钻进了被窝,和我缠绵在一起。用她那楚楚可怜的大眼神期盼地望着我,等待我的答复。

“姐,虽然这是我第N 次问你了。但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我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惊讶和质疑。

姐姐对我丢了个白眼,但还是耐心地给我解释道:“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呢,我的傻弟弟。没错,你的姐姐是去援交了,而且干得很不错,赚到了很多很多的钱,现在名声也不小,全国各地都有数不清的大叔等著和我来一发呢!这次五一假期来找你玩,我可是特意提前了三天,为的就是先让自己的弟弟品尝到最新鲜的姐姐呀!头天晚上都和你彻彻底底地做了一次了,看姐姐的床技,像是你们学校里毫无经验的小处女吗?嘻嘻嘻嘻~~”

没想到姐姐会对自己在这方面的特长感到谜之自信,难道正常女生不应该以洁身自好为荣吗?哦,差点忘了,我姐姐不正常。

我掀开被子,不想再躺了。等等,我内裤好像还没穿。我又赶紧拉上了被子,赶紧把床头的内裤拿进来穿好。姐姐看着我狼狈的动作,噗哧一下笑出了声。她乐呵呵地说到:“哎呀我的弟弟哟,你着急忙慌穿裤子的动作和上次那个老婆突然回家被捉奸的大叔也太像了!不过你有一点比大叔好,就是你的小弟弟比大叔的坚挺多了!”

我感到一阵恶心,不要拿我和那些中年大叔作比较啊喂!那种中年发胖,一肚子油水,笑起来满脸横纹的男人,想想就觉得恶心。我真不知道姐姐究竟收了多少钱才肯和那种大叔肉贴肉黏在一起。

“白痴,你以为大叔都是那种形象嘛。你是没见过体格健壮,一撮胡茬的肌肉大叔。和那种大叔做…呃呃…想想我就要湿了……”姐姐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突然就犯起了花痴,然后不知廉耻地当着弟弟的面就扣起了下体。

“打住!打住!请姐姐大人行行好,让我先把裤子穿好吧。”我捂上眼没脸看,果然应了那句话:如果你在做令人尴尬的事,停下来尴尬的是你,继续做尴尬的就是别人了。待我穿戴整齐后,我坐在床边的茶几上思考起了人生。作为一个有姐姐的人,自然是没少看过各种姐系的小说,什么姐姐欲火焚身扑进弟弟怀里啊,什么姐姐的秘密被弟弟发现从而被胁迫啊。

当真正有了一个活生生的姐姐站在你面前时,如果对她下手,各种奇怪的感觉就会涌上来。当然,我不是说姐姐的颜值过不去,相反,姐姐经过一番打扮化妆后连久经沧桑的中年大叔都能吸引,更别提我这样的小处男了。

那天,姐姐脱下她的浴袍,露出赤裸的娇躯时,我确实臣服在了欲望之下,和姐姐进行了酣畅淋漓的盘肠大战,一直战到下半夜才脱力睡去。可当第二天醒来之后,尽管姐姐身体的曲线再怎么优美,乳房和屁股的轮廓再怎么圆润,看到的一瞬间心再怎么砰砰跳。可当摸上姐姐身体的一刻,当一想到我要把肉棒插进姐姐的小穴时,那种罪恶感和自责感立马让我停止了动作。搞得姐姐还嘲笑我是不是有问题,我为了自证,不得不撸了一发怒射在她脸上,直到姐姐被满脸的浓精淹没时,才相信这个弟弟还是有本事的。

所以这几天我们虽是赤裸身体相拥而眠,我却没做什么越界的事。顶多摸摸姐姐丝滑的背部和屁股,再捏捏那对柔软的奶子,和姐姐亲两下嘴,也就沉浸在满满的幸福感中睡去了。搞的姐姐很是不爽,一有机会就露个春光来诱惑我,可都被我一一拒绝。

姐姐见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心想今早“诱拐弟弟”的计划又泡汤了,才不舍的也去换衣服。今天的姐姐穿了一身黑色小坎肩,半边肩带吊在身上,另一半的嫩滑香肩展露无疑。也没有穿胸罩什么的,胸前白嫩的乳肉自然是露出了大半,就怕这坎肩一个脱落,一侧的香乳就这么暴露出来。不得不说,男人还是本能动物,看到这身打扮的姐姐我立刻真香了。不停围绕在姐姐身边看来看去,企图从某个角度发现姐姐泄露的春光。身为弟弟的我亦是如此,街上哪个男人见到不是这样呢?

姐姐拎着一个闪闪发亮的小挎包,包上的单词我一猜也是名牌。在放入了香水粉底之类正常女生必备的化妆品时,她还放入了诸如杜蕾斯这样的特殊用品,让我又想到了今天她和大叔的约会,心里不由得一阵别扭。女生收拾就是比男生拖沓,在我看着她忙前忙后半小时后,终于可以宣布出门了。

我们住的这家温泉酒店十分奢华,出入的房客不是幸福温馨的一家三口,就是单身事业有成的商务人士,像我们这样只是学生身份的情侣真是极其稀少。走在过道上,一路都有服务员早安问好,姐姐也习惯了这种礼仪,很自然地和这些服务员们打招呼,也不知道她是住过多少酒店了。

到了大堂,姐姐叫了一俩车,我们先在大堂等一会。“真是的弟弟,姐姐大老远从北京跑过来找你玩,来到这儿你还不尽尽地主之谊,什么事都要姐姐招呼。这样的性格可找不到女朋友哦!”我一脸惭愧,我一个以宅家打游戏为爱好的男生,哪有什么女人缘,得亏我平时注重健身,身材保持得还不错,不然恐怕姐姐都看不上我了。

“不过嘛,只要是我的弟弟,不管什么样我都喜欢!”姐姐一脸宠溺地看着我,露出那种追星女孩特有的姨母笑,仿佛我只是她的一个玩物,一个小富婆的男宠。说着姐姐就要抱上来亲我,我对于公共场所做这种事还是挺抗拒的,虽然别人不知道我们是姐弟关系,但和姐姐亲嘴这种事还是要私下才放得开。

我摆弄起了手机,关于我的姐姐是援交姬这件事,我还是挺好奇的。现在各种自拍网站这么发达,我就不信在网上没有留下姐姐的一点痕迹。看我在那玩手机,姐姐好奇地凑了过来,一眼就发现我在看一些福利网站。她立刻就有些生气地警告我:“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试图去网上搜你姐的视频。你姐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是有一些人把我援交的过程拍下来了,但都没有露脸。而且,我在网上也没有专属身份,你是搜不到什么的!”

说着姐姐一把就把我的手机夺过来,龇著牙凶我。不过那样子却可爱极了,像生气的小兔子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这么卖萌。我牵起姐姐的手,抬头望着天花板。一想到我不在的那些日子里,姐姐在一个个酒店和不认识的大叔上床,并且欢爱的过程还被拍下来留念。一想到姐姐在别的男人身下的种种媚态,我裤裆里的小兄弟就可耻地硬了。

姐姐也看出了我心中的小九九,调戏道:“让你刚才不和我做,现在可没有机会了哟!”姐姐的手按在我的裤裆上,轻轻帮我揉着里面的小兄弟。“到此为止啦。车子差不多到了,准备出发吧!”姐姐在我耳边说完之后,就笑嘻嘻地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约会的内容倒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逛逛商场吃吃喝喝。倒是今早姐姐说的和大叔的约会我一直很在意,导致我在陪姐姐逛街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就在姐姐和我吃中午饭时,大叔发来了消息,说他已经来到约定的商场门口了,赶快开始今天的约会吧。

姐姐不好意思地对我笑到:“没办法啦,大叔在催我了。让他等急了这次的旅行费就不给我报销咯。那弟弟你下午就自己看个电影什么的吧,吃过晚饭后我再联系你。mua~爱你哟!”姐姐一边对我抛了个飞吻,一边急匆匆地离开了餐厅。

姐姐的高跟鞋声踏踏地在自动扶梯上响起,在几经辗转后,终于在商场门口见到了大叔。大叔卷起袖子的动作无意间展示出手臂上的劳力士,再加上西装革履的打扮,一看就是多金的商务人士。本来答应劳动节提前两天和大叔约会的姐姐,一再推迟邀请,目的当然是为了和我多相处一些日子。这眼看假期都开始了,要是姐姐再爽约,或许大叔就真的生气了。不过见到姐姐清爽的造型时,大叔脸上还是洋溢出了笑容。在旁人看来,这不过是正常的父亲接女儿罢了。

姐姐一见到大叔立刻就开启了援交姬模式,热情洋溢地挽住大叔的手,然后亲切地和他聊起来:“陈叔啊,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你个小骗子,要是想我怎么一再推脱我的邀请?该不会这几天你还和别的男人在约会吧?”“哪有~~陈叔是我心中最棒的大叔了!其他人那比得上你的魅力呢。”

姐姐上来就一套嗲气三连把大叔久等的脾气给消得七七八八,然后她又做出一个亲密的靠头动作,直接倒在了大叔肩膀上,这下弄得大叔彻底是没脾气了。大叔也喜笑颜开,连忙问到姐姐准备去哪玩。姐姐当然是建议先去喝杯下午茶,不然听大叔的意见准是直接奔著宾馆去了。大叔听了有些犹豫,他说到:“梦凡啊,你陈叔我为了今天下午,可是特意让家里的黄脸婆出国旅游去了。你难道不应该珍惜一下我们宝贵的时光吗?”陈叔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准备和姐姐开干了。

姐姐也有办法,她嘟起嘴可怜兮兮地摇著大叔的手臂,说到:“陈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呀。你总得给人家一点时间进入状态嘛,况且,待会儿在餐厅我也可以帮你弄呀!”陈叔一听眼神一惊,“梦凡,你这么大胆嘛?越来越淫荡了呀!”说着陈叔也淫笑着把小巧的姐姐搂在了他的怀里。俩人就这样幸福地走在街头,直到走进了一家咖啡厅。

桌上陈叔和姐姐倾吐了这段时间的工作压力,还有家里夫妻生活的不和谐。姐姐也习以为常了,因为也只有这样感情生活受挫的中年男人才会找年轻女孩援交了。于是姐姐开启了安慰模式,不停地用语言和表情逗乐陈叔,不知什么时候,她渐渐脱下了高跟鞋,一双玉足慢慢搭到了陈叔的腿上。姐姐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让陈叔不要惊讶,表面上继续聊天,但暗地里把玉足渐渐向陈叔的大腿根部伸去。陈叔四处环顾了一下,还好这一桌是特意选的角落,他只需要拿包一挡,下面的情景就完全看不到了。在确认过没有人看这边后,陈叔也伸出一只手下去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然后掏出了自己的阳物。

可以看见陈叔的下面早就兴奋起来了,火热的阳物刚刚从裤子里弹出来,就已经硬如铁柱,姐姐的玉足刚刚触摸到时,灼热的触感就令她惊讶得张大了嘴。紧接着她媚笑地看着陈叔,两只脚慢慢缠上了这根坚硬如铁的阳物。陈叔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调整好坐姿,让身体向前靠去,把下身的位置向姐姐的脚送去。他的手拿回到桌面,假装镇定地端起一杯茶,静静地斟酌起来。

也不知道因为我还是陈叔的缘故,今天姐姐的笑容特别灿烂。她表面上喜笑颜开的和陈叔聊著天,底下一双玉足已经踩住陈叔发烫发硬的龟头,不停按压搓揉,挤出不少前列腺汁液。陈叔明显也很受用,脸上的表情像是禁欲多时终于得到释放的样子,端茶杯的手都在颤抖。

“陈叔,你刚才说因为客户在签合同时突然变卦,搞得你那段时间一直焦头烂额。那么,现在的感觉和那段时间比哪个刺激更大呢?”姐姐清甜的声音在陈叔耳边回响,眼下姐姐竟然用脚拇指踩压着陈叔翘挺的充血龟头,那种刺激感不言而喻。相信他此刻脑内一定有无数电流通过般的爽快感吧。

陈叔咬紧了牙关,他双手按在桌上,佩服地看着姐姐。果然在引起男人性趣这一点上姐姐从未让任何人失望过,姐姐细细的声音如同天使天籁,又似恶魔低语。再加上下体传来真实的触感,很难不产生强烈的性奋感。

“陈叔,在家里你的老婆会这样帮你套弄吗。人家的脚穴和你老婆的肉穴比起来,谁的更加温暖紧实呢?”现在姐姐又变换了一种姿势,两脚弓起来包住粗大的肉棒,美少女细嫩肌肤包夹形成的炙热脚穴裹住了陈叔的肉棒,一上一下牵带已经被玩弄得十分敏感的龟头,性欲已经被充分调动起来的陈叔,此刻正感觉一股热流在下体汇聚。

“梦凡,你可太懂我的节奏点了。每一下都找到我的软肋,再继续保持这个姿势,我快要射出来了……”陈叔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被滚烫的咖啡烫到了。殊不知餐桌底下确实有一根硬到发烫的肉棒已经到了射精边缘,一鼓一鼓跳动的龟头,正在一点一滴的汇聚著多日未曾发泄的精子,马上就要随着美少女脚穴的套弄射出来了。

“再夹紧一点,用力踩我的肉棒,把我的精液都套出来……噢噢噢噢……射了,全部射出来了……”陈叔瞪大了双眼,在嘈杂咖啡厅的一个不起眼角落,他下体的肉棒不停吐出了积累多日的精华,发出无声却又强烈的宣泄。

姐姐也拚命用脚踩住马眼,让灼热的精液顺着她脚趾的缝隙喷射出来,全部沾染到她洁白光滑的足底。承受了好一阵脚底肉棒的发射之后,姐姐用脚摇了摇龟头,挤榨出最后一丝精液。然后又左右抹动双足,直到浓稠的精液全部都沾满了脚掌,才宣告此次足交小插曲结束。

浓稠的精液在姐姐的脚趾间荡漾,为了不让精液的味道从这里散开,她赶快把脚收进了高跟鞋里。随着姐姐沾满精液的双足踩入高跟鞋,一声轻轻的扑声宣告陈叔积攒多日的精液现在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姐姐高跟鞋底的深处,和洁净柔嫩的脚趾泡在一起,滋润着姐姐青葱白皙的玉足。

完事之后,姐姐轻笑地看着陈叔,问到:“射出来之后是不是感觉轻松了许多?你看看地下是不是一滴都没有,因为它们现在全部在我的高跟鞋里哟~~”姐姐的话语里充满了无限的挑逗之意。若不是这里是公共场所,陈叔能马上硬起来给姐姐射出第二发。

陈叔拉好自己的西裤,他看着一尘不染的地面,再看到姐姐搭在一边的玉足,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他立马提上了公文包,拉着姐姐就要往宾馆走去。这么骚的一个小妖精,今晚不好好治治是别想走了!

姐姐巧笑倩兮地被陈叔拉着离开了咖啡厅,可脚底粘哒哒的精液让她走起路滑溜溜的,她为了顾及自己的淑女形象只能尽量跟在在陈叔后三步的位置。下一站才是今天约会的重头戏之处!

再说回我这边,下午我一个人坐在电影院看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我盘算著,这会儿姐姐应该已经和大叔去开房了吧。大叔此时是不是正在褪去姐姐身上的衣物呢,他们是不是也像电影的男女主角一样亲吻在一起了呢?这一场爱情电影,来的基本都是成对的情侣,只有我一个呆呆地坐在中间,旁边空着一位本该和我一起欣赏电影的可人儿。

电影正演到高潮处,男女主角激烈地拥抱在了一起,看到这里,我不禁向四处望了望,果然很多情侣也羞涩地扭过头,嘴对嘴地亲在一起。而我的那个她,此时也许正亲吻的是一个中年大叔的嘴,或者是他的肉棒。男女主角热情地拥吻,而姐姐此时也许也正热切地舔弄大叔的肉棒,把大叔送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这具年轻活力的肉体,正在一个大了她两轮的男人怀里,热情地品尝著男人涨鼓的生殖器,用小巧湿滑的嫩嘴打湿了肉棒,卖力忘情地侍奉,只为取悦这根肉棒的主人。

当电影高潮的音乐响起时,也许此刻姐姐已经被大叔骑在了身下,粗大的肉棒在姐姐细嫩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激昂的音乐就像姐姐浪叫的呻吟一样激烈震荡我的心房,周围观众热切的呼声就像对我最沉重的嘲弄。一遍遍提醒著本该属于我的年轻肉体正在被一根饱经沧桑的中年肉棒肆虐,翻开的肉唇和溢出的泡沫伴随主人淫荡的高叫回荡在不知名的房间内。连同节日欢愉的气氛一同将我淹没……

当我独自享用完一家还不错的自助餐厅后,已经是晚上八九点,算了算时间,姐姐那边也应该结束了。不过她有嘱咐过我,不要主动给她打电话,不然大叔会不高兴。于是我只能静静等待她的消息。这时服务员来了,带着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边的用餐时间只有九十分钟,超时要按原价收费了。”我尴尬一笑,只得离开了餐厅。

一个人游荡在商场里,看着熙熙攘攘穿过的情侣,我心中不由得有一丝羡慕,我和姐姐的关系,究竟算什么呢?如果我不知道姐姐援交的事,我和她的关系还只是普通的姐弟吗?正当我心中对自己发出灵魂拷问时,手机的微信声响了。我满怀期待的打开,果然是姐姐发来的消息!

“跃马酒店,3706,等你。”

这简短的文字,怎么姐姐会在酒店里等我?我心中猜测起各种可能性。难道是姐姐在和大叔做的时候太用力,被大叔弄晕了?还是大叔觉得一个人玩不尽兴,准备把我叫过来玩3P?算了,不管怎么样,先过去再说。

当我忧心忡忡地推开3706的房门时,没看到大叔,只看见了姐姐的长腿从床边伸出来。“姐姐?”我试探地叫了一声,可她却没回答,于是我继续往里面走。只见姐姐静躺在床上,浑身赤裸,下体和脸上有着数不清的白浊液。她此刻正微微呼吸著,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风暴中恢复过来。

我瞬间心疼起姐姐来,我关切地问到姐姐:“大叔呢?他自己爽完就走了?”姐姐过了半晌才听见我的声音,回过神来。她勉强从床上支撑起身子,看到我来了,露出释怀的笑容:“弟弟你来啦,先坐会儿吧。本来姐姐不想让你看到这些的,不过我一想这可能是以后的日常了,不如早点让你接触接触。如果不介意的话,先帮姐姐洗下身子吧。”姐姐轻轻一笑,笑容中却透露出一丝无奈和欣慰。我心疼地看着姐姐狂乱后的身体,凌乱的发型,糟糕的精斑,无一不证明了刚刚大叔对她暴雨般的发泄。

“刚才陈叔的老婆突然打电话来找他了,没想到他老婆突然回家了,于是他就急忙扔下我跑了。不过这种事经常发生,我早就习惯了。以前都是我自己来负责善后,不过今天我实在太累了。想着有弟弟在的话,他应该不会嫌弃这个肮脏的姐姐吧。”姐姐自嘲一笑,可我却根本不会对眼前残破的姐姐产生厌恶,反而心生无限怜悯。我牵着姐姐的手来到浴室,帮她冲洗掉这一身腥臭的精液。

我脱掉衣服,穿着一条小内裤,和姐姐坐在浴缸里,打开了水龙头。我背对着姐姐,不去正面看她的三点,我可不是在这种时候还会对姐姐发情的禽兽。水流一点点流淌过姐姐的身子,我的手抚摸著姐姐的肌肤,心里没有兴奋,只有满满的心痛。在我看不到听不见的时候,原来姐姐都是这么辛苦地承受着男人发泄的性欲。是啊,毕竟他们之间只有浅浅的金钱关系,哪里会懂得怜香惜玉呢?

我的手尽量不去触碰姐姐的乳头和下体,以免再引起她的刺激。姐姐也读懂了我的意思,竟然轻轻啜泣起来。“真是的……那么温柔的弟弟……你根本不懂啊……你这种性格……永远只能吃残羹剩饭……你对女孩子这么好……没有用啊……讨女孩子喜欢的永远是花心有钱的男生……”

“别说了!”我紧紧地抱住姐姐,心脏在激烈地跳动。我不许姐姐再这么作贱自己了,我抓住姐姐的手,哽咽地说道:“别再做了……好么……从今天起……我打工兼职挣钱……一样可以养活姐姐!”

姐姐叹息道:“傻弟弟……哪有这么容易……你以为现在的工作好找吗?况且你以为姐姐这种光鲜的生活,是一个普通打工阶层能供得起的吗?姐姐趁著年轻,可以多赚一点钱,况且多认识一些人脉,对将来也有帮助。说实话,经历过这种生活后,我已经回不去从前那种平淡的日子了……现实是很残酷的,弟弟……”

我的脑袋嗡嗡的,难道不应该是姐姐深受打击后顿悟,回归纯良吗?姐姐这番话的意思……难道性爱真的已经占据了她的脑子,还是出于对金钱的渴望,她已经对这种无下限的性爱生活无所谓了呢?

此刻还是姐姐比较懂。她什么也没说,回过头便吻了上来。她舌吻的技巧是那么好,让我也顾不上面前的这张嘴,刚刚被射进去多少精液了。我的脑子乱乱的,现在只有原始的感官刺激能打动我,没多想便也和姐姐拥吻了上去。我和姐姐的舌头激烈地在口腔里打转,至少此刻姐姐是属于我的,这灼热的触感和湿滑的感觉都是真实,我正在享用姐姐的肉体,至少这一刻姐姐是我的!

也不管姐姐湿淋淋的身体,我抱着她冲出浴室,狠狠丢到了床上。姐姐像只待宰的小羊羔,蜷缩著身子,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她捂住自己的三点,可此时的我像只愤怒的公牛,轻易就顶开了她的遮挡。在双腿中间,是已经发红肿胀的小穴,还有微微外翻的阴唇,可这时的我已经被刺激到冲昏了头脑。提枪上马,直接怼著外翻的阴唇就插入了姐姐的小穴中。

姐姐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一夜剧烈的摩擦已经让她有点受不了了。可是肉棒一旦进入她的阴道里,骨子里淫荡的本性又促使她用力夹紧,收缩夹弄著自己弟弟的肉棒。“弟弟,你好激烈……那么用力……太坏了……小穴要被你操坏了……你怎么这么对姐姐……哦哦啊呀……姐姐好疼……疼死了……快停下来……”

“我不要!姐姐就是淫荡的婊子,就是装精液的肉便器!你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像一个正常的女大学生吗!不知廉耻的荡妇,就该被肉棒不停地插,自己弟弟的肉棒也不放过,还夹得这么紧哈……真是一有肉棒吃就淫荡的小贱货!”

“弟弟……你说的什么话……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一套……谁教你的……你学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不可以,要去了!!弟弟你突然这么激烈……姐姐要去了……要丢了……喷出来了————啊啊呀呀呀呀呀!!!!”

肉穴内一股强力的热流把我的肉棒顶出,姐姐竟然没几下就被我操到潮喷了。经过这么多次之后她体内竟然还有水,女生体内究竟藏了多少水啊。我没有停下,就著姐姐肉穴抽搐的空隙又顶了进去,姐姐的穴此刻滑溜溜的,稍微一用力就能全根顶入。

又回到湿热紧窄的环境后,我立马开始了奋力的耕耘。姐姐抓着床沿,分不清是性感的叫声还是凄惨的哭声,她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呼嚎,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要放慢一点速度怜惜姐姐,可激烈的快感却告诉我继续加速,插爆这个贱女人的骚穴。

我就在这左右的纠结中无意用出了九浅一深的招式,把姐姐爽得飞上了天,她的叫声逐渐高昂,眼神逐渐满足。双腿紧紧箍住我的后背,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我的身体。高兴的大叫道:“操死我吧弟弟!!操死你这个风骚的姐姐!!不要心疼我——就是这个节奏——把姐姐操到高潮——姐姐又要去了——呜呜——呜呜呜呜!!!!”

我用力往姐姐的阴道深处一顶,今天的浓精终于是释放在了姐姐体内,而阴道内同样有一股热流在对抗我的射精,从我们紧致的交合处喷溢出来。我才一松懈,那股热流很快把我顶了出去,就见姐姐哭泣著颤抖,下体一抖一抖的抬起,小穴一阵阵地喷出透明的液体。

爽射一番后的我心满意足的躺下,已经无法去想这个疯狂的夜晚了。最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姐姐胸前两粒性感鲜红的小点。我捏住一个,含住一个,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