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妈妈并且让她怀孕 作者:清风与我

【迷奸妈妈并且让她怀孕】

作者:清风与我2021/5/2发表于:SexInSex

《迷奸不成被医生…………》原著是绿文。

之前改绿文时看见这本,主角正太设定我很喜欢,所以我就改,并且加了剧情,不过妈妈篇引用了约七万字左右。

完结篇也就是奶奶篇

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全身赤裸的跪扶在床上,而她身上有一双小手揉捏着她洁白丰玉的乳房,与身材格格不入的大鸡巴的男人在她的美穴内进进出出,带起丝丝白色淫液,房间内充斥着男孩兴奋的征服声和发自女声的轻微呻吟,整个空气在都散发着淫荡的味道,在他们的另一边还有更加成熟的女性在那里观看,纤细的手指捏著自己的乳头,一只在自己的下体,嘴唇紧闭,但还会发出细微的呻吟,听着现场淫靡的声音进行自慰。

事情的发生可以说是相当的意外,本来只是男孩子青春期对女性的特别是对母亲产生“性”趣,在加上母亲不经意间的推波助澜才引发了这些事情。

事情还得从我上初中说起,首先介绍一下我和妈妈吧,我叫刘川,小学的时候和女生说话都会脸红,13岁的时候我上初中,由于教学质量好的中学在县城,离家远来回不方便,那时候母亲是工薪阶层,在乡镇同一所单位上班,我家的家庭条件还算好,所以在县城里买了房子,于是妈妈把我从奶奶家接过来,并且照顾我的生活,由于我自由丧父,从小和奶奶过了很长时间,从而妈妈对我很溺爱,也就导致我的性格出现了一些问题。

值得一说,奶奶开始并不愿意,但我本人十分愿意并且很期待和妈妈在一起,无奈奶奶答应了妈妈,让妈妈好好照顾。奶奶也觉得妈妈说的有道理,毕竟孩子很早没了父亲,不能在没有母亲,况且母亲还在,只是奶奶之所以不愿意是因为不舍。

我的妈妈叫汪艳,33岁,因为工作在机关单位的文职工作,妈妈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衣着打扮。妈妈相貌端庄秀气,容颜清秀,气质典雅,穿起旗袍与高跟鞋时更是优雅动人。她如果和不熟悉她的人说28、29岁估计没多少不信的!

白晰的肤色、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特别是那成熟女性的风韵已使那时的我为之倾倒。妈妈是单位里的头号美女,当年爸爸击败众多追求者才娶到妈妈。

在我进入青春期后我就开始对母亲产生“性”趣。我对女人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蔚从偶尔发展到天天要。但是自慰并不能真正满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时社会和学校还很保守,像我那个年龄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会惹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虚荣心很强的我当然不愿做那样的事。我只得苦苦熬著,希望能早日长大找老婆。不知何时起,妈妈渐渐把我吸引住,后来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对象。刚开始我也会有罪恶感,每次完事后总会感到内疚。而差不多两年后罪恶感就逐渐消失了,那时候我迷恋妈妈已到了狂热的地步。

我已经不在满足妈妈给我发福利了,我想自己要做点什么。

想归想,可那时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一尝所愿。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妈妈的贴身衣物稍以慰解了。后来,衣物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欲望,而上学我和妈妈独处一室为我偷窥创造了条件。家里浴室有气孔,虽然是玻璃的,但玻璃表面窗花纸遮住了,没办法在玻璃底下角的起掉一小块窗花纸,好在妈妈洗澡大多是在晚上,浴室内的灯光很难发现窗外偷窥者的眼睛。一切做好后激动的我一个下午都在坐立不安中度过,只等著妈妈下班回家,还要祈祷妈妈今天洗澡。

很幸运,当妈妈拿着浴巾走向浴室的时候,激动的心情提到了嗓子眼儿,三步并做两步而又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来到气孔外,妈妈一进浴室,立即就将短裤连同三角裤一并脱掉,紧接着就坐在马桶上撒尿。由于她动作太快,我一时反应不及,等我回过神来,她已从马桶上站起并擦拭下体,顺手就脱掉了身上的罩衫。

全身赤裸裸的妈妈哼著歌走向浴缸。她走动时,胸前白晰的两个大奶不断摇摆晃荡,丰满的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微微颤动,我看到这个画面,突然感觉说不出的兴奋紧张,身体不由自主就抖了起来。平日正经……温婉贤慧…… 熟悉的妈妈,一旦赤裸身体,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她赤裸的胴体在灯光下显得粉嫩光滑,丰挺饱满依然坚挺的奶子,就像两个剥了皮的柚子一般肥大,奶头,乳晕恰如其分地跟胸部色泽的比例刚好。看到她成熟丰满的胴体,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就开始充血膨胀,并且迅速的亢奋勃起。妈妈的屁股和大腿,明显比一般年轻女孩丰朔许多,看起来肉乎乎的格外诱惑撩人。但她的阴毛却很浓密,柔顺的覆蓋在她嫩白隆起的阴阜上。自己亲生妈妈的裸体却给予我从所未有的强烈刺激。

我简直兴奋的不行,于是掏出老二,一边看一边打手枪。结果妈妈澡还没洗完,我已经爽得连续泄了两次。怪不得一大堆人喜欢熟女,原来熟女的肉体还真是有魅力啊!

从此之后,每次妈妈在家里洗澡,偷窥成为我必修的功课。渐渐的偷看妈妈洗澡和用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衣内裤手淫已经不能满足我对妈妈强烈的需求。我要真正的得到妈妈,占有妈妈,征服妈妈。但那时也只是自己萌动的想法,毕竟妈妈的形象在心目中还是那么的高大,威严。我对妈妈的身体极度着迷。渐渐的萌生了母子乱伦的想法,开始打起了妈妈的主意,经常偷看妈妈洗澡,也经常用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衣内裤手淫,从气味上得到快感。妈妈当然也都不知道,还是依然那么疼我,爱我。我却一直在研究如何和我妈做,结论只有一个:迷奸。因为让妈妈自愿的做那是不可能的。

我拿了钱,去药店买安定片,一路上考虑了数十种我一旦问起药的用途时可能的回答。诚慌诚恐的走进药店,那时的安定片没有现在那么管理严格,可能我看我只是个小孩子帮老年人买药,没有多问就买了我一瓶,还告诉我每次吃两片就行。我向得了宝贝一样把药拿到家,思考起怎样给妈妈下药。首先想到的是妈妈晚上喜欢喝宏宝莱汽水,乳白色的汽水药下里面不容易发现,我起开一瓶下了三片药,再把瓶盖盖好,还原。考虑一下怕药效不够,再把妈妈吃的感冒效囊里面的粉末倒掉,换上研磨好的两片安定片,万事具备,就等妈妈回来“享用”了。

下午5点,妈妈也下班回家了,“小川,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妈妈微笑的问到。

“一切都很好啊,妈妈,我今天测验考试还考了第一名”

“是么?那妈妈给你做些好吃的,算是鼓励吧”妈妈说

“好啊”我假装的回答到,心里却想着你用身体犒劳你儿子就行了。

“妈妈,我帮你把,毕竟我会做。”

“好吧,你也来吧”

一顿饭在妈妈的勉励中结束,母子两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随手拿起那瓶加了药的宏宝莱,装模做样的起开,递给妈妈,她没有任何怀疑的拿起喝了起来,两个小时过去,汽水瓶见底,妈妈只是稍稍有些范困的意思,还好我有两手准备,拿来已经换过的“感冒药”,对妈妈说:“妈妈,别忘了吃药啊,感冒才能快点好。”

“嗬,我们小川什么时候这么孝顺了,好,妈妈吃”妈妈说。

看着妈妈柔软红润的双唇吃下药的瞬间,激动的心情提到了嗓子眼儿,一股热气在下体下升起,距离妈妈的肉体越来越近了。

十点钟上床睡觉,妈妈哈切连天,但刚睡下我是没有胆子去碰妈妈的,害怕她药效没有发挥醒过来,但对于少年来说困意是无法阻挡的,没办法,我把闹钟定到凌晨1点,到时候一块美肉就任我安全的享用了。

我感觉自己设计的很完美,但任何事都有意外,我没想到的事就因为我睡觉的这两三个小时,使的妈妈没有让亲生儿子享用占有,却让给别人奸淫、蹂躏甚至……怀孕。

凌晨1点钟闹钟响起,我悄悄的走进妈妈的房间,妈妈浑身赤裸躺在床上,被褥早已被妈妈蹬开,熟女的身材尽显无疑地显露在我的面前。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到妈妈的裸体,一个三十三岁、纤巧适中的女人的裸体!我亲妈妈的裸体!那一双乳房、那一条幽谷,对于一个十三岁的男孩来说,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原始震撼,我一时之间呆在那里着迷。

地上散落着妈妈的旗袍、粉色的乳罩和小小的洁白的内裤,虽然不知道妈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脱光衣服,但我还是迫不及待走了进来,并且急急忙忙地脱光自己的衣服,这时我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想上妈妈。妈妈这一米六几的身高比我这十三苏的身高显得高大的多,我有些迫不及待地在妈妈阴道处进行抚摸。

在抚摸时,我的小手都在颤抖,这是一次有意识摸到妈妈的身体,幼小的心灵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

我妈仰躺在床上,象发了高烧一般的脸晕红似火,她两个白馒头一样的奶子裸露在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浓密阴毛的笼罩下,两片肥美的阴唇闭合在一起,夹出一道美丽的肉缝,暗红色地肉缝延伸出很长的跨度,将内里禁忌的世界严严实实地包围着,我知道这就是妈妈的阴道入口所在,我曾经就是从这个地方来到这个人世,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能够在这样近的距离观察这个我曾经出世的地方!

我挪动了一下身体斜压在我妈身上,我上身趴在我妈头上部,我看见他的嘴在我妈脸上,颈下,耳垂处胡乱的亲著,而我的小手在轮翻握弄着我妈那两个坚挺的肉球。妈妈明显处于晕迷状态。我的呼吸粗重的很,看样子格外兴奋。我妈的那两个白奶子在他大手中滚来滚去,看上去就象两个雪白的圆馒头。我的嘴按在了我妈的嘴上,看着他那么使劲吸好像我妈的嘴很甜的样子。

我吸了一阵以后头从我妈脸上向下滑去,一路亲著直到我妈的肉峰上,同时他的身体也调整了姿势,那右手也向下面摸过去,直到我妈的雪白的大腿间。

我看见那手从我妈那些黑毛簇上滑下去,摸到了那浓密毛簇下面的地方,已经对女人的身体不再陌生的我知道那里是我妈的什么地方,那是我漂亮文静的妈妈的肉穴,也是生我出来的地方!我喉头哽动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我的嘴凑在她那双峰上,伸著舌头不停地舔弄她的乳晕和浅褐色的乳头,而下面,我看着我的手在我妈那颜色与她雪白的大腿形成很大的反差的褐色的肉穴上拨弄了一以后,拇指好像按在了我妈那小肉凸上〔不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叫阴核〕,“嗯”从我妈嘴里不自觉地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她仍紧闭着双眼,火红的脸上嘴唇却微微张开。

清楚地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我妈的嫩穴是如何被男人的手指搞的。我的拇指不停地轻快地摩擦那小肉凸,而另外插入肉洞中的两根手指则不停地一进一出,同时在那里面的肉壁上旋转抠弄,这与我自己用手指“干”她的那个洞手法的熟练不可同日而语…… 站在门外的我看得鸡巴不知不觉早已涨硬。我下面动着手上面也一刻没闲,开始用嘴轮流含吸我妈那两颗奶头……我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嘴唇不时地咬住又松开。

我好像很有耐心,含弄那两颗奶头好像在含弄两颗糖果。

我的两根手指插送的越来越快。

我抽出了手指,我好像看到上面亮亮的粘着什么. 紧接着我看到我的头又向下面滑去,竟来到了我妈的两腿间。

我头埋著很久没抬起,好像舔得不亦乐乎。

我边舔两手还从两边伸上去握弄妈妈两个奶子,间或将那两颗奶头捏在手指间轻轻搓弄。

我重新爬到床上,我伸出与年龄不相符的一根大肉棒!那东西又粗又白,看着鬼头处粉嫩粉嫩,硕大的鸡巴不比婴儿的肌肤嫩滑,紧接着我跨坐在我妈脸上,双手扶着床帮,伏下身去,那可怕的大鸡巴伸向我妈清秀的脸上,在我妈白嫩的脸颊上滑弄了一阵以后,把肉棒伸向我妈的唇间!用手微微撬开了妈妈的嘴,然后看着那又白又大的东西塞入了妈妈的嘴里!扶着床帮的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上下起伏身子。

我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全勇上头顶。

我妈躺在那里,妈妈现在正是昏睡中,她跟本不知道自己亲生儿子的大肉棒恶心恶心!同时我也怀疑她那小嘴怎么能含得下我那么大的东西!

果然,我仔细观察发现那根肉棒棒真的不能全捣进我妈的嘴里,它往下最深入时也只塞入有三分之二的样子,就是那样也把我妈的小嘴全塞满了,以至于我妈的脸颊向外鼓起来。

我不停的动着把我妈的嘴当肉穴操了二三百下!

我把大鸡巴从我妈嘴里抽出来以后爬到床下,我拽过我妈的身子,扯着她两条腿把它们架在肩膀上,还拿过来一个枕头垫到我妈屁股下面,最后就是我的大鸡巴对我妈肉穴的进入。

这时,我的心跳更加激烈,比之前操妈妈的嘴还是心惊胆战,心里又害怕又欣喜,欣喜的是自己终于回到出手的地方,害怕的是怕妈妈醒。

我已经不在意我那玩意是如何进入我妈嫩穴里面的,只想着要草屄。

我能清楚地看到我的大鸡巴在我妈嫩穴里的一进一出,出的时后基本都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内,进的时候却是齐根插入!我简直怀疑那么大一根肉棒怎么能捅到那个小肉洞里的,但显然,我妈下面的这个肉洞比妈妈的嘴要大得多,因为刚才操妈妈嘴时鸡巴只进去了一半现在则是全都插进去了。

我操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

“骚穴妈妈!我操死你!骚妈妈,我操死你。”我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我妈被架在我肩膀上的两腿似乎变得僵直,向上抬着,直接高过了我的身子,差不多正好在我脸庞处。过了一我边操著妈妈的肉穴,边用嘴舔我妈的脚,我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脚趾逐个含进了嘴里。

直到我把我妈操得呀呀的呻吟连成一处他才放下了我妈的脚,然后我拔出鸡巴,把我妈拽下床,让我妈脸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向后面抬高屁股,我抱着我妈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

我妈雪白的两个奶子悬垂在胸下,随着身子被操得乱晃着。

“骚穴妈妈!我操死你我操死你!这么紧,爸爸又走得早,现在完全就便宜儿子了,真骚啊,昏迷还叫的这么大声,今晚有的日了,说什么也得让你怀上儿子的种。”我边操边叫。

爸爸在一次意外和爷爷双双去世,也就导致妈妈没有体验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性爱,她寂寞难耐的夜晚更多是自慰或者冲水去解决,睡梦中的妈妈下意识地小蜜壶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还在套动之间愈来愈大力地扭腰旋臀起来,我怀中绝色美女的妈妈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

我抱着我妈这个比我高不少的美丽女人的丰臀,一下一下的狠操!

无疑这次我妈被瘦小却又会玩的我搞得体验到了做为一个女人的妙处,接着我站在我妈后面的我双手按在我妈屁股蛋儿上揉摸了一阵以后把那两瓣肥嫩的屁股蛋儿用手掰开了,我清楚地看见我妈深褐色的屁眼!

那是一个小小的闭着的肉洞,外面长著一圈一圈的花纹一样的皱肉。我看得兴奋又奇怪,我双手扳着我妈的屁股蛋儿,把我那根大粗鸡巴向我妈的屁股缝中顶去。

我看着那铁棒一样的大鸡巴前端慢而坚决地捣进妈妈的屁眼里,我扳着我妈的屁股蛋又继续往里面捣,伏著身子的妈妈痛苦的绷紧了身子,她虽然是一个已经33岁的成熟女人,但显然还是第一次自己娇嫩的屁眼里被捣进异物,而且是那么的粗大的东西。

鸡巴在屁眼里的进出很慢,我清楚的看见我妈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鸡巴抽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

“骚穴妈妈!,让你的屁股这么又圆又大”我继续兴奋的说。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那大鸡巴与屁眼的结合处,看着大鸡巴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慢慢地我感觉那肉棒进出逐渐快将起来。

那样操了二三百下后大鸡巴进出的速度竟然和刚才在我妈那个洞——-她的肉穴里时差不多一样快了,而我妈口中发出的淫叫声却越来越响。

“我操死你这骚穴妈妈,操死你!小荡妇妈妈,这么能叫,天生就是儿子强奸的命”我越操越兴奋。在大喊声中我射出精液,全部射在了肛门里,两人侧卧在床上,浑身的汗迹打湿了下面的床单,我擦拭著妈妈的额头和脸颊,亲吻一口红唇,说道:“美人,你可真迷人,儿子爱死你了,今晚不把你干舒服,儿子怎么对的起你,呵呵呵,别急啊,刚刚只是前戏,真正的受情仪式现在开始了,我的好妈妈。”

说着,缓缓拔出浸泡的肛门中的阴茎,一个小时了,射精到现在只休息了几分钟,拔出来又坚挺如夕了。

我嘿嘿一笑,又上去把妈妈的腿分开了,把妈妈的腿使劲往上掰,把小袕充分的露了出来,然后把妈妈的丝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把鸡巴扶正了,对准妈妈的小穴猛地向下一戳,妈妈的小穴被猛地一下分开,紧紧的裹住了我的鸡巴,妈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似乎鸡巴超过了我的极限的样子,我淫笑着说:“婊子妈妈,干了这么久小穴还这么紧,天生就是被儿子干的命,你这样的女人要是不被儿子好好开发开发那才是没天理呢,今天就给儿子怀上吧。”

“爸爸走的早,那么接下来让儿子我照顾你吧,让你怀孕就交给儿子吧。”

“嗯。”妈妈妩媚的喘息声使我鸡巴更加大了一分。

我的双手恩了上去用力的揉搓起来,渐渐的我的抽送越来越大力越来越大力,妈妈的肉穴彻底的被我征服了,从里到外都湿漉漉的了,妈妈的丝腿在我的肩膀大力的晃动着,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的鸡巴似乎被一股无名的力量吸弄著,看着身下被压着的娇美的妈妈,已经成了我的胯下之物将来,还要为我怀孕,莫名的兴奋充斥着我的神经。

望着沉睡中的妈妈,原本轻蹙的眉已经解开,换成的是满脸的红晕,真的好美,我大力的抽送著,享受着肉棒在妈妈柔软湿润的阴道内抽插的快感,而妈妈的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随着肉棒所刮出来的淫水也愈来愈多,依然熟睡不醒。

下体的动作也逐渐疯狂了起来……双手离开了妈妈的乳房,移到了妈妈的背部,我勉强抱起妈妈,观音坐莲似的抽插著,用脸颊不断磨蹭妈妈坚硬的乳头,妈妈呼出的鼻息也愈来愈重……“嗯……嗯……”妈妈开始无意识的轻呼著。我改换肉棒运动的方式,紧紧的抵住妈妈的阴阜,开始用力磨擦著,原本前后抽动的肉棒变得像杠杆一样在母亲的阴道内上下翻动,这带给我无比刺激,妈妈柔软的身体像肉泥扶在我的身上。

“小美人妈妈……好舒服……啊……妈妈肉穴真的……好温暖……好湿润……,儿子又回到了......出生地了。”

母亲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强烈,原本柔嫩的阴蒂被他阴毛刮得硬了起来,望着母亲愈来愈红润的脸颊,似乎她正在享受这梦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时趴在她身上的不是梦境里的逝去的爸爸,而是她的亲生儿子正在享用着她那完美的肉体。

“嗯……嗯……”妈妈呼气的声音愈来愈重……就在此时,突然看到妈妈的身体开始不规则的痉挛,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于是我更加努力的磨擦著……“啊……啊……”从妈妈的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妈妈身体一阵阵不规律的收缩著,突然,妈妈轻哼一声,软软的倒在我的怀里,在我感觉中妈妈是那种闷骚类型,高潮不容易到来,一旦高潮来临就会一次接一次。

“啊……小美人妈妈……儿子……忍不住……了……”

在妈妈的冲击下,我再也忍不住的向妈妈的子宫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静静地享受着妈妈淫液如潮水般的冲刷他的龟头和律动……浓浓的精液在妈妈体内发射了足足有一分钟,我把妈妈放倒,把臀尽量抬高,没有使一滴精液流出体外,汹涌澎湃的精子涌进妈妈的卵巢,寻找卵子去孕育新的生命。

这一晚,我足足操了我妈6次才算完,每次都是把精液灌到最深处,无论是床上、办公桌上、椅子上都留下了两欢爱的淫液,甚至我突发奇想的把妈妈绑在自己身上,托起妈妈的双腿,两只大手搂住妈妈纤细的腰肢,边走边疯狂的抽插著妈妈的蜜穴。妈妈无论是阴道、口腔、肛门还是乳房都布满了精液。凌晨4点钟,我实在累的不行了,便躺在妈妈身边和她一起睡觉,仗着妈妈对自己的宠爱,我已经无法无天了,浑然不在意妈妈第二天会怎么对我。

次日,妈妈醒来时比我早很多,一醒来看见床上的情景,自己身上的精斑,以及躺在妈妈身边赤裸的我,怎么会不明白是什么情况?自己竟然被十三岁的儿子给强奸了,现在妈妈竟是羞耻、愤怒。毫不犹豫地朝着正在甜蜜的梦中的我就是一巴掌,我那柔嫩的笑脸,瞬间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五指印,同时眼泪不知不觉间从眼中流出。

“啪”

突如其来的直接给我惊醒了,我摸著自己受伤的脸一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看见妈妈后瞬间明白了,原本的迷茫的眼神里出现了阴骘,妈妈竟然打我,以前妈妈可是从来没有打过自己的,对自己非常溺爱,难倒就因为自己上她才打我吗?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妈妈冷著脸看着我,虽然语气愤怒,可眼中眼泪却不知不觉间从眼中流出。

“我当然。”既然已经说开了,我也叫不在隐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每天你穿着性感出现在我面前,那你知道我怎么想吗?”

“叫儿子就叫儿子呗,为什么有时候用娇滴滴语气叫我?为什么?难道我不能理解为是对我有意思吗?我可以不可以理解为想上我。”开始狡辩。

我心一横直接把妈妈扑到,不在意哭泣的妈妈,恶狠狠威胁说道:“你知道吗?昨天的一切我已经录下来了,如果你不听话,我就会把视频发出来。”

在我看来妈妈并不是什么保守的女人,有时候会穿着内衣内裤在我面前晃荡,不过那时候虽然是洗完澡过后,有时候还会说妈妈漂亮吗,这种话语,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妈妈愣神看着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同时用力推开我。

十三岁时的我,力气硬要比是比不过妈妈的,一下子被妈妈推开,我一时间没有注意从床上滚到地上。

听见“噗通”一声,脑袋重重地与地面发生了接触。

一时间眼前的一切有些模糊。

“可恶。”

我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想要上床强奸妈妈,但一时间没有站稳扑到在床上,我呼吸越来越加重,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头上流出来。

此时的妈妈还是处于生气哭泣状态,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儿子怎么样,她扭著头,把被褥盖在身上,一副不想看见我的样子道:“滚。”

“呵呵,滚。”我迷迷糊糊地再次爬到妈妈床上,现在我的可谓是走火入魔,眼里心里脑里只有妈妈,只有妈妈成熟的身体,我想上妈妈。

“你知道叫我滚会有什么后果吗。”我呼吸加重,慢慢地爬到妈妈面前,可当妈妈看见我后又一次伸出纤细的腿部把给踢下去,这时的我已经因为流血已经没有了什么力气,可是那股执念一直在我心里飘荡。

妈妈大口大口的呼吸,显然被我的话给气到了:“我今天,就叫你奶奶给你带走。”可是在说话时的哀伤是没有办法隐藏的,妈妈从来没有想过会被自己的宝贝儿子这样做。

可是当妈妈看见我头上留着的鲜血时,在一次喊出了我的名字,这次语气又是慌乱、着急。无论在怎么对她,可在看见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受伤时还是伤心,在者说我年龄又小,她总是自我安慰说儿子小,才十几岁。

“小川...”

“不要吓妈妈...”

我已经听不见妈妈说的话了,眼睛一昏。

后来到底怎么样我不知道,等我再次醒来时,看见妈妈着装整齐爬在我的床边,正好那美丽的脸对着我,我能清晰地看见妈妈脸部上的泪痕,以及妈妈因为哭泣而红肿的眼睛。

我心里有些难过,虽然我喜欢妈妈,喜欢到极点,无时无刻都在想妈妈,可不代表我愿意看见受伤哭泣的妈妈,现在冷静下来感到后悔,我应该直接道歉,慢慢攻略,毕竟家里就只有我和妈妈,攻略起来也很方便。

当我伸出手想触摸妈妈的柔弱的脸部时,动作惊醒了正在浅睡中的妈妈,妈妈看见醒来的我后惊喜地说道:“小川,没事了吗?还疼不疼?”

说完把我抱在怀里,我能闻见妈妈身上散发出的味道,这个汗味似乎几天没有洗澡的样子,我忽然想起来那天妈妈穿的衣服也是这个衣服,难不成因为我几天没有洗澡换衣服,那身上是不是还是被我玩过的样子。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是妈妈听不见我回应,抱着我的肩膀看着我,眼里全是担心:“儿子,我是妈妈,难道忘记妈妈了吗?”

忽然一道雷霆炸响了我那混沌的脑海,这给我了一个灵感,在妈妈担心我的安慰时,没心没肺的我却在想怎么和妈妈过上好日子,和妈妈过上属于俩人的性福生活,从没有体谅过妈妈怎么样,如果真的体谅我早已经道歉了。

“阿巴阿巴。”我开始装疯卖傻,我想我可以在装傻期间和妈妈在一起,当妈妈解开心结愿意和亲生儿子在一起时,我在跳出来说好了,亦或者直接告诉她真相,当然也有可能会适得其反,比如妈妈会自杀甚至会带走我,但内心火热的爱,又一次燃烧了我的理智。

我的声音,犹如一道惊天霹雷,惊著妈妈那小小的脑袋,女医生有告诉过她我可能会失忆。而她又总是在想,自己儿子不会有事的,可残酷的现实给了她一记雷劈。

“医生,医生。”

拍过片之后并不能很快拿到结果,妈妈有些失魂落魄走到我屋里,在看见妈妈来之后,护士微笑着鞠了个弓,且把门关好。这间屋子是为了治病,再加上女同学的帮忙,给我找了这么个一间房子。

“小川,真的对不起。”妈妈抱着我的脑袋,眼里不知不觉间在此从眼中出现,滴落在我那短短头发上,泪水通过短发流到我的头皮上,不仅流到我头上,还流到了我的心里。

我听的出来,妈妈已经哭嗓子有些沙哑,哭的心隐隐作痛,我知道这么做太畜生了,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得到妈妈,该怎么和妈妈过上好日子,因为看的文或者AV都是一上就拿到,但妈妈就不一样。

我心一横,咬著牙道:“饿,饿。”

我不会演戏,而妈妈现在又是伤心的时候也有闲工夫去注意我那破绽百出的脸,在听道 的是声音后,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以及眼睛道:“怎么了,宝贝。”柔和的语气令我更加难受。

我忍着难过的内心,故作长大嘴巴,尽量让自己不出现什么表情道:“饿,饿。”同时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我的说话,无意义在干旱时一场大雨,知道饥饿或许就会恢复,可是我接下来的话却又是一道惊雷。

我指了指妈妈肥硕胸脯道:“奶,奶,喝奶奶。”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痴呆。

“啊?”妈妈惊讶地看着我,随后柔声的说道:“奶奶不能吃,饿了吃饭饭。”

不过屋里并没有什么饭,到是有妈妈同学给妈妈买的面包,妈妈也没有多想拿起来撕开,指了指面包道:“饭,这个。”然后又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的胸部道:“这个不行。”

我倔强著扭过头,不理她,然后发出呜呜哭泣声,同时喊著,饿,饿,奶奶,奶奶,吃奶奶。

“真不能吃。”

我不依不饶,再加上愧疚,妈妈咬著牙,把门反锁著,坐到床上,掀起自己的上衣,然后解开黑色的内衣,只见一双美丽的乳房显露出来,我尽量使自己心情平静,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是我第一在妈妈自愿的情况下,让我窥视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是这么魅力,年纪并没有使它下坠,依然能看见粉红色的乳晕,至少乳头已经不再是少女的颜色,我知道这个颜色是哺乳我的原因,我想妈妈将来也会用这个来喂养属于我和她的孩子。

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现在很开心,但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可能使妈妈怀疑。

妈妈轻轻地把我抱在她怀里,然后把她的那双褐色乳头放到我嘴里,我贪婪地开始迫不及待地吸允,同时又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著妈妈的腰部,腰部并没有因为生我有赘肉。此时我已经我忘记了,我是失忆状态,此时还是一位低能儿。

我的舌头含着那只褐色的乳头,嘴里发出啧啧的吸吮,舌头有事在舌尖上舔舐,打转,同时有时会贪婪把整只肥硕的乳房吸进嘴里,用着舌头吸吮。

“嗯。”妈妈轻轻地咬著嘴唇,脸颊微红,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吃完这只并不满意,然后又对着一只重复一样的操作,吸吮著褐色的乳头,把手从妈妈腰部拿了出来,然后放在妈妈的另一只乳头上,用力轻轻的捏著,我能感觉到妈妈的乳头已经充血膨胀。

“嗯……别咬……轻点……小川。”妈妈樱桃小嘴里发出妩媚的声音,声音使得我下体慢慢出现了勃起迹象。

“嗯。”我下意识的回应着,也叫在这时我忽然意识到了,不对,然后连忙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我现在正是一个失忆的小孩,什么的都不懂。

轻轻地用力咬著那雪白的乳房,乳房上很快出现了我的牙齿印,妈妈洁白的牙齿咬著下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双手抱着我的脑袋,只是神色有些复杂。

接下来的几天里,除了第一天在我吃完外,严格的拒绝了我,并且说以后都不会答应我这荒唐的要求,我当时很气恼,开始撒泼赖皮。但第二天,心软的妈妈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睡觉时也会摸著妈妈的奶子,之后我每次要求吃奶奶妈妈都会同意,没有说什么,我不知道妈妈的想法,但我想妈妈可能是接受了,直到有一天妈妈说可以出院了,同时那天觉得我可以再次和妈妈睡在一起,可以在一次孝儿挺身入故乡。

回到家里后,妈妈把我安置在沙发上,给我打开电视,然后让我看起来,自己则去做饭。今天这一顿丰盛到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诧异,不过我没有多想。吃完饭后妈妈说去洗澡,我没有意见,因为在这几天在医院里,我们都没有洗澡,身上只是简单的擦洗,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污渍。

妈妈赤裸著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浴室,看见妈妈的身体,透过浓厚的阴毛可以隐约看见妈妈肥美的阴唇紧紧闭合,我的下体隐约有勃起的迹象。

妈妈在我眼前,用自己的身体慢慢地转了一圈,随后妈妈跪在我面前,正好和我的个子差不多持平,妈妈摸着我的脸庞轻声道:“小川啊,就这么喜欢妈妈的身体吗?”

我知道自己现在是“傻子”,所以没有回答,而没想到妈妈又说道:“你知道吗,在知道知道你醒来后我的心仿佛碎裂,我真的接受不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傻了,真的接受不了。”在说这话时,我能看见妈妈眼中的闪光。

“如果你真的傻了,那妈妈也会绝望到疯了,因为这是我造成的。”

“后来我让医生仔细给你拍个片子后,那片子没有任何问题,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医生也奇怪,那时我明白了,原来你只是喜欢妈妈,只是喜欢妈妈的身体。”

“就连妈妈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开心。”

一道仿佛雷劈,击中了我的大脑,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妈妈,令我没想到的是,妈妈紧紧抱着我的脑袋,樱桃小嘴和我的干裂的嘴唇进行亲吻,灵巧如小蛇一样的舌头,丝滑的钻进我的嘴里,我当时正是惊讶状态,没想到妈妈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妈妈轻松的勾着我的舌头并且进行和我纠缠,我能感受到妈妈的舌头是多么的柔软。

只是妈妈的动作有些粗鲁,一时间我有些适应不了。

我发出呜咽的声音,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但妈妈可不管这些,在亲吻时,用她那柔软的双手在抚摸我的大鸡巴,只是动作有些粗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