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媳乱情 (第十一篇 1-8) 作者:a649652350

第一章翁媳夜话

吃完药,小莹就来到雕花大床前上床躺下了来,脑子里莫名的想着刚才全身赤裸裸的去后院的卫生间里洗澡,特别是在星空下的后院,怎么会感到那么刺激呢?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露出癖好了!

不会的,我在人前是一个端庄优雅的女博士,怎么可能会有露出癖好呢?绝对不会的!

躺在雕花大床上的小莹自我安慰自己,但她并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早就出卖了她,当父亲把她抱出卫生间来到后院的时候,她兴奋的淫水直流,刺激的她整个身体也颤抖了好几次!刚刚赤裸裸的经过后院,她也感到了兴奋与刺激!

正在这时,父亲在后院的卫生间洗完澡回到房间,身上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子,裸露出结实黝黑的肌肤。

来到床边时,小莹主动的把她那婀娜多姿的诱人身体往雕花大床里面挪了一下,让出位置让父亲躺在了她的身边。

父亲刚刚躺下,小莹居然主动的把身体侧了过来,然后依偎在父亲怀中。

父亲顿时感到很惊讶,这还是小莹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把身体依偎在自己的怀中,但是内心却高兴的要死,连忙把她紧紧的搂在怀中!

这样一具高挑曼妙又柔软的身体依偎在父亲的怀中,他又莫名的想起自己都不知是那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其实小莹这么主动的把身体依偎在父亲的怀中也是有原因的,一是她每次睡觉都是这样依偎在老公俊凯的怀中也习惯了,要不会睡不着的!二是这张像小房间似的雕花大床让她很是不习惯,好像没有安全感似的!三是这床又是她婆婆以前与父亲睡过的,现在却换成她跟父亲睡了,心中难免会有些愧疚感的!

“梦莹…”父亲一条手臂枕着小莹,另一只手臂隔着睡衣轻轻抚摸著小莹后背,边轻轻喊了一声。

“嗯?”小莹嗯了一声。

此时的小莹侧身卧在父亲的身上,丰满的酥胸紧紧挤压在父亲的侧胸,一条手臂与一条美腿分别搭在父亲的胸脯与双腿上,这种依偎在父亲身体上样子和平时依偎在老公俊凯的身上是一模一样的!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除了老公,会这样把身体依偎在自己亲公公的身体上!

“今晚感到刺激吗?”父亲问道。

“嗯!”小莹俏脸一红,低声应道。她不可否认,今晚也是她人生中最感到刺激的!先是老刘头被自己的美给惊艳的都灵魂出窍了!再是那个司机阿华,也被自己的美给惊艳的差点发疯了!还有挂在父亲身上边走边抽插,最让她感到刺激的还是在星空下的后院里!

“明天咱们玩点更刺激的,好吗?”父亲见小莹承认了,顿时老脸上就透露出一股惊喜之色。然后带着兴奋的语气问她。

小莹听了俏脸一红,内心被刺激的莫名颤抖了一下,更刺激?难道比今晚还要刺激吗?当时就有了好奇心!但是她并没有从表面体现出来,她本来就是一个不轻易从表面体现出来的人,平时外表端庄高贵,性格温文尔雅!心地也善良!还有一颗同情心!可能她是个女博士的原因吧,对那些贫困地区的穷学生特别的有同情心,她一直瞒着老公俊凯在支援一个贫困地区的困难学生,虽然捐赠的钱不是很多,但那也是她的一种心意。

“梦梦,好不好?”见小莹并没有回应,父亲再次问她。

其实小莹并不是不想回应父亲,而是父亲的话让她真的不好意思回应!这时见父亲又问她。就带着羞涩之色低声说:“你先说说,怎么个刺激?”

“这…这要先保密,要不就不刺激了!”父亲又兴奋的说。

“切!神神叨叨的,还保密?你不说我怎么回答你?”小莹带着挑剔的语气说。

“就是特别的刺激,比今晚还要刺激,你就愿意不愿意吧,呵呵!”父亲兴奋的说完后,就笑了两声。父亲可能也很了解小莹的心理了!每次自己提出来的过分要求,到最后她都是会答应的!同时也发现她对玩一些刺激的都会感特别的兴奋。所以父亲抓住她的这个心理才会这么对她说的,知道她肯定会有好奇心的!

“爱说不说,睡觉!”小莹就是这样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见父亲在勾她的好奇心,就偏偏不让他得程!说完,就挪了挪身体,找到一个让她觉得最舒服的睡姿后就不动了,静静的卧在父亲的怀中,好像真的要睡觉了。

父亲见又失望又感到高兴,失望的是小莹没有被自己勾起好奇心,居然要睡觉了!高兴的是她这么舒舒服服的依偎在自己的怀中睡觉,真的是这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父亲晚上一点睡意也没有,今天毕竟带这么漂亮的小莹回到老家,在乡村们的面前也挣回了面子,也风光了一番!特别是老刘头,平时经常欺负自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晚上他见了仙女般的小莹后,见他那灵魂出窍的模样,自己高兴的都忍不住要捧腹大笑起来了!真的是大快人心啊!再加上晚上在卫生间里面小莹的主动,居然那么主动的胯坐在自己的腿上,还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主动的与自己接吻!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爱上自己了?在父亲的心目中,女人主动吻男人,说明是女人是爱这个男人的!

如果小莹真的爱上自己,那俊凯怎么办?

啊呀,我怎么会想到这些呢?小莹长得这么年轻漂亮,又是个让无数人羡慕嫉妒的女博士!而自己是个连三年小学都未念完的农村糟老头子,她怎么可能会爱上自己这么个老实巴交的老农民呢?

父亲心里也非常的明白,小莹之所以与自己发生翁媳乱伦禁忌关系,那是她喜欢上自己胯间的命根子!要不她怎么可能会与自己这么个农村糟老头子发生这种亲密关系呢?

但是父亲心中又不可否认,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她了,也爱上她了!

对小莹的喜欢,父亲是如痴如醉!对她的爱,父亲从骨子里都是真心爱她的!

又想起小莹居然愿意挂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抱着走出了卫生间,来到露天的后院,这种刺激的姿悬挂姿势是很好女性都接受不了的,因为太让人感到羞涩了!但是小莹却做到了,这也说明小莹外表端庄优雅,高贵典雅!内心却是很淫荡的!

有了今晚的突破,父亲才会想到明天的刺激玩法!

想起明天的计划,父亲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脸上也透露出兴奋之色。都巴不得已经是第二天了,就更加的没有睡意了。

“梦莹,你真的要睡了吗?”没有一点睡意的父亲开轻轻问紧紧卧在自己怀中的小莹。

“怎么了?”小莹突然回应道,她居然没睡着。

其实今天来到父亲的老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小莹又怎么能睡的着呢?她刚才一直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呢!美丽的乡村,诚实巴交开摩托车的小伙子,进入村庄时人们怪异惊艳的目光,扑实老房子周围的优美风景,古老的水井,老式的八仙桌,柴火土灶!雕花大床!这些都让她感到新鲜好奇,仿佛时间倒流进入了五六十年代!

还有灵魂出窍的老刘头子和差点发疯的司机阿华。再加上与父亲玩的那些刺激做爱姿势!回想起今天的种种,小莹又怎么能睡的著觉呢?

“如果不想睡,咱们就聊聊天呗!”父亲边轻抚着她的后背,边说道。

“聊什么?”小莹随口问道。

“梦莹,爸的老家美吗?”

“嗯,很美!”

“喜欢这里吗?”父亲问。

“喜欢,不过要是长期住在这里还是感到这里有些太落后了,很多东西都不方便!比如路,到你村庄现在也没有通车!还要坐那么羞人的摩托车!啊呀,不说了,丢死人了啦!”说到摩托车,小莹顿时俏脸一红,都不好意思再说了!

“坐摩托车怎么了?梦莹,你快告诉爸!”父亲听了小莹的话,又见她羞涩的模样。顿时好奇心就上来了!连忙带着兴奋之色问她。

“啊呀,不说了,简直羞死人啦!”小莹越想越感到羞涩!

“你挑的那个开摩托车的小伙子看上去挻老实的,难道他也对你做什么了?”父亲见小莹越来越羞涩模样,当然知道那些开摩托车的都不是什么好多东西,顿时就带着紧张之色问小莹。

“那倒没有啦,只是…啊,不说了,丢死人啦!”小莹俏脸羞红的娇嗔道。

“快说啊!真是急死人了!”小莹越是这样,父亲就越更想知道了!顿时就异常焦急的催著小莹说。

“我…我不是坐在他后面吗?你们的村路不是凹凸不平吗?所以摩托车有时快,有时慢,我…我胸部都会时不时的碰在他的后背上,啊呀,羞死人啦!”说到最后,小莹已经羞涩的都俏脸通红了!

“这里吗?”父亲边把粗壮的手掌伸入小莹丰满的酥胸,摸了摸既柔软又弹性十足的乳房问她。

“啪”的一把脆响,父亲的手被小莹葱嫩纤手狠狠拍打了一下:“别乱摸!”

“嘿嘿!”父亲尴尬的笑了笑。

“你女人的酥胸都碰在人家的后背上了,你还这么高兴?真是的!”小莹带着没好气与娇气的口吻对父亲说。

她知道,这个时候突然给父亲点小恩小惠,会让他感到特别惊喜的!

果然,父亲一听“你的女人”这四个字,当时脸上就露出惊喜之色,高兴的都控制不住自己了,满是胡渣子的嘴巴就在小莹白嫩的轻轻一挤都能挤出水来的俏脸上亲了一口!

“啊呀,干嘛呢!”小莹俏脸一红,娇嗔道。

“太高兴了,太高兴了,呵呵!”父亲异常高兴的说。然后突然想起来问小莹:“梦莹,当时你的胸部碰在那家伙后背上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此时的父亲问出后,心情也是非常复杂的,有难过,有醋意,有嫉妒!再后还有些兴奋与刺激。

“那有什么想啊?就是特别的羞人呢!”小莹随口说了出来。

“你真的一点也没有想吗?”父亲好像不相信小莹的话,毕竟他是最了解小莹身体,只要自己一碰她的身体,她就会有生理上的反应。别说她那丰满的酥胸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后面上,她生理上肯定会有所反应的!

“就是…就是感到胸部麻麻的,有些难受,也有些舒服,啊呀,跟你说这么多干嘛呢?你又不是女人,怎么会懂那种感觉呢?”说着小莹就突然想起来不说了。

这可真把父亲的胃口给吊的死死的,连忙催著小莹:“你快接着说啊?你不说爸怎么懂呢?说了爸才会懂呢,呵呵!”

“你啊,怎么说你才好呢?”小莹白嫩的俏脸从父亲侧胸抬起来看着白了他一眼娇声道。

“你真想听?”说完后,小莹突然接着又问了一句。

“当然想听啊,你快说吧!都急死爸了!”见小莹这么问,父亲的老脸上顿时就透露出惊喜之色,然后异常焦急的对小莹的说。

“那我说了你可别有什么想法哦?”小莹知道父亲是个醋坛子,平时在路上只要有男人色色的看小莹,他的脸色都会特别的难看,当然心中也是醋意十足的!

“我会有什么想法呢?呵呵…”父亲装着无所谓的样子笑着对小莹说。

“这就好…”小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很想对父亲说出来,这样她内心会莫名感到特别的兴奋与刺激的!

“快说,快说!”父亲已经兴奋了起来,都急不可待了!

“每次只要人家的摩托车突然慢下来时,我的屁股就会主动往前面移,到最后,我…我的小腹和下面都紧紧的贴在他的屁股上了!啊呀,好羞人哦!”说到最后,小莹又羞涩的俏脸都通红了!

“那后来呢?”父亲已经很兴奋了,连忙问她。

“我…我就有反应了嘛…”小莹羞涩涩的低声说。

“怎么个反应啊?”父亲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

“就是…就是胸部麻麻的,那…那地方也有些湿了…”小莹已经是羞涩的半死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只有父亲一个人能听得到。模样儿非常的可爱。

“哪地方湿了啊?”父亲从之前的醋意到现在的兴奋,明知道小莹说的是那里湿了,但却偏要问她,想让她亲口说出来。

“切!你明知故问?”小莹抬头白了父亲一眼说。

“是不是这里啊?”父亲知道小莹的脾气是不会说出来的,所以边兴奋的对她说,边把他粗糙的伸手掌伸到小莹的两腿间隔着睡裤与内裤摸了摸。

“呀…你干嘛呢?”小莹顿时羞涩的呼叫一声,两个大腿边本能的夹紧了两腿间,边娇嗔道。

“是不是这里湿了?呵呵!”父亲的手掌被小莹两条大腿紧紧夹在她的两腿间,边没皮赖脸的问她。

“啊呀,你知道了还问?快把你的鬼爪拿出来!”小莹俏脸羞红的对父亲说。

“你这样紧紧的夹住我的手,抽不出来啊!”父亲说。

小莹听了俏脸一红,连忙松开了双腿让父亲的手抽了出去!

父亲本来还舍不得把手从小莹的两腿间抽出来的,但是想想今晚的激情已结束,如果把小莹的欲望已勾勒出来,自己也怕会受不了的,毕竟都六十岁的人了!晚上又做了那么久,从房间做了再卫生间,又在八仙桌上做,再回房间里面的雕花大床上做,就是年轻人也做不了这久的!也可以自己是很厉害了。所以就把手掌从小莹的两腿间抽了出来!

这时两个人都开始沉默,房间里就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外面的鸟叫声与稻田里青蛙哇哇的叫声。

但是翁媳都没有睡着,他们经过今天这么多的事,也睡不着,所以他们的眼睛都是睁开的,父亲盯着天花床板看,而小莹的俏脸贴在父亲的侧胸上,当然只能看见他的另一边胸膛了,而她的玉指正在轻轻玩弄著父亲胸脯上的小乳头。

“梦莹…”大概沉默了三四分钟后,还是父亲先开打破了房间中的宁静!

“嗯?”小莹本能的应道。

“不知咱爸在医院怎么样了?没有他女婿的陪伴,肯定会很无聊耍脾气…啊!疼…疼死了,干嘛掐我啊?”

父亲都还没有说完,小莹两个正玩弄着他小乳头的玉指就狠狠的掐了一下他的小乳头。边咬牙切齿的对他说:“叫你瞎说?”

“难道我说错了吗!”父亲的小乳头被小莹掐的不轻,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可能是太痛了的原因,所以就不服气的顶了一句。

“你就说错了,什么咱爸?女婿的?你胡说些什么呢?”小莹恼羞成怒的说父亲。

“本来就是嘛!”父亲满脸委屈的唠叨了一句。

“格格…”小莹被父亲的委屈模样给逗的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第二章清晨乡村

“你笑什么?”父亲见小莹笑了,顿时心中大喜,知道她不生气了,但还是故意问她。

“没什么啊!”小莹连忙止住笑声说。

“不生气了?”父亲兴奋的问她。

“你再胡说八道我真生气了!”小莹满脸认真的说。

“本来就是嘛!”父亲还是不怕死的说了一句。

“那…那俊凯呢?”

“俊凯是你爸的大女婿,我是二女婿,呵呵…”父亲兴奋的说,然后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小莹真的是恼羞成怒!气的都说不出来话了!

“嘿嘿…”父亲尴尬的笑了笑。

“那你要叫俊凯哥了?”小莹没好气的白了父亲一眼说。

“只要你承认我是你爸女婿,我就叫俊凯哥,呵呵!”父亲没皮赖脸的笑着对小莹说。

“你的脸皮可真够厚的!”

“都是一张老脸了,本来就厚的,呵呵!”

“行啦行啦,不与你说这些了,你说咱爸…啊!不是…说错了…”小莹脱反口而去的说了出来,才知道说错了,顿时羞涩的都满脸通红了起来。

“哈哈哈…你自己都说咱爸了!啊!疼死了,又掐我?”父亲听了顿时高兴的就大笑起来。但是说到最后后笑脸顿时就变成了痛苦了!

“你也知道疼啊?都怨你,把我给带进去了!”小莹边使劲的又掐了一下父亲的小乳头,边凶狠狠的说。

“呵呵…”见小莹恼羞成怒的模样,父亲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小乳头也不觉得疼了!

“睡觉!”小莹一个女博士都被一个小学三年级都没上完的农村糟老子给搞的晕头转向了!说完,再次挪了挪身体找到一个让她觉得最舒服的睡姿就安静了。这次她真的要睡觉了!如果再聊下去,自己就会更羞涩了,刚才都被父亲带进去了,脱口说出“咱爸”两字,太羞人了!所以还是早点睡觉好,免得言多必失!

“梦莹…”父亲还想与小莹聊会。

“…”

“真要睡了吗?”

“…”

“唉…睡吧,今天也够累的!”父亲见小莹一直都不吱声了,也就放弃了!边轻轻抚摸著小莹后背,边叹了一口气说。然后把小莹的柔软的身体紧紧的搂在怀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入了梦乡…

再说老刘头,被父亲下了逐客令后,从父亲的家出来,真的是像丢了灵魂似的!他真的是想不明白那个貌美如花的漂亮女人怎么会看上老王头这个老实巴交的糟老头子呢?

这女人长得也太漂亮了吧,自己都活到六十多岁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她不但漂亮,身材还那么的高挑曼妙,凹凸有致!高耸的胸部,丰满的翘臀!既便是穿着牛仔裤,但也掩饰不住她那两条修长匀称美腿的形状!还有那裸露出来的两条洁白圆滑的玉臂,天呐,要是让我摸一下,我马上去死也值得了!

这老王头他妈的福气也真是太好了,晚上能抱着这么漂亮的女人睡觉…妈呀,都不敢想像下去了啊!

此时的老刘头垂头丧气的走在村路上,内心全是羡慕与嫉妒恨!

突然,他眼睛一亮,自己与老王头正在他厅堂里喝着酒,正好那个仙女拿着内衣裤从房间里出来…

嘿嘿!老刘头想到这里,脸上透露出一股淫笑!顿时精神抖擞,快步往回家的村路上走去。

第二天,父亲早早起来,因为今天是俊凯妈妈的忌日,他要带着小莹上山给她祭祀!所以今天的日子还是比较重要的!要不也不会从大城市里赶回老家的!

先在厅堂后面的厨房里做好了柴火烧的米粥!然后去卫生间里洗漱完后就来到厅堂里,把昨天从县城里买来的一些祭品准备好,又在前院的水井里打了水,提到厨房里,把昨晚做饭烧菜,还有小莹洗澡用掉了的大水缸里的水装满。这些都是平时他在家里必须要做的事!

正在这时,小莹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父亲顿时眼睛一亮,然后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只见小莹穿着一套白色运动服,既便不是紧身的,但也掩饰不住她那高挑曼妙的诱人身材,白色的运动衫把她的胸部撑得满满的,而运动裤根本掩饰不住她那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脚著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她的长发还是用一个精美的发夹扎成马尾形挂在后脑与后背上,露出犹如天鹅般优雅的白脖子。再配上她那精美漂亮的白嫩俏脸,不敢说能迷死人,但能迷几个变成疯疯癫癫的人那是绝对有可能的,老刘头,司机阿华他们俩就是最好的例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呀?”小莹见父亲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就白了他一眼说。

“你…你起床了!”父亲被小莹的美给惊艳的连说话也变结巴了!

“嗯,今天不是要上山给我婆婆祭祀吗?就早点起床了!”小莹边说边往厅堂后面的厨房走去,看样子是要去后院的卫生间洗漱!

“什么婆婆,是你姐姐!”父亲拉下脸满脸严肃的对小莹说。

小莹听了顿时愣了愣,突然想起昨晚父亲对她说过的话,今天她要以父亲女人的身份去给自己的婆婆祭祀!俏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然后就羞涩涩的往后面厨房走去…

太美了!父亲是越看小莹越感到美,在他的心目中,小莹是一天比一天的好看!

屁颠屁颠的跟进了厨房,但是小莹那高挑曼妙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厨房里了,去了后院的卫生间里刷牙洗脸去了。

就来到柴火灶前,打开大铁锅的盖子,看看一大早用柴火熬的粥熟了没有?

见差不多了,就来到后院,见卫生间的门开着,小莹正在里面刷牙,就对她说:“老婆,我去村里买几根油条!”

“嗯,去吧!”小莹边刷著牙,边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句。

父亲就回到厨房,然后走出家门,往下面的村庄里买油条了!

小莹刷完牙,洗好脸,然后在白嫩的脸上涂了一些保护皮肤的防晒霜,毕竟今天要去山上给婆婆扫墓的!怕被太阳晒!同时也想起父亲话,要她以父亲女人的身份给自己的婆婆上坟,需要感到有些荒唐,但想想还是感到很兴奋与刺激的!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与父亲有公媳乱伦关系后,总感到自己越来越堕落了,父亲提出来的那些不靠谱的话自己就不知道都会莫名的答应他。就说昨天晚上,先是挂在他身上,再到露天的后院,后来还在厅堂里的八仙桌上做,这些自己以前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但自己却都会莫名的答应了!而且还感到兴奋与刺激。

还有,当父亲说出“咱爸”时,自己表面上很生气,但不可否认,自己的内心居然莫名的感到了兴奋与刺激!

父亲昨晚在雕花大床上搂抱着自己的身体时还神神叨叨的说过,今天会做一些让自己感到比昨天晚上更加刺激的事。自己居然莫名的感到很好奇,也特别的期待。

洗漱完后,精致漂亮的白嫩俏脸上也涂好了防晒霜,整理了一下运动服后,就走出卫生间,在后院里,想起昨晚就在这个后院,自己全身赤裸裸的悬空挂在父亲的身上边走边抽插,顿时羞涩的俏脸红晕,心跳也加刺了,看着白天的后院,完全在露天之下,透过后围墙上面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后面那座气势磅礴的大山,半山腰以下那一大片翠绿绿的竹林仿佛就在身前!清晨的空气无比新鲜!

从后院进入厨房,就闻到了一股粥香味,这种香味小莹是从来没有闻到过的,举目一看柴火灶,就知道这股浓郁的粥香味是从大铁锅里渗透出来的,真的是太香了,原因母亲没有骗我,用柴火做的米饭与稀弱真的特别的香,本来不太饿的此时却有些嘴馋了!巴不得父亲早点从村庄把油条买回来!

再来到厅堂,见父亲已经准备好要上山给婆婆扫墓用的祭品,都已经装在一条袋子里了,顿时就想起父亲的细心!

走出厅堂的大门,站在大门口的前院,看见院子外面清晨的优美风景,真的是太美了,空气又特别的新鲜,与繁华热闹大城市里的空气是完全不能相比的,有天壤之别!

如果让自己的母亲来这里,她肯定会比自己更加喜欢这里的,她喜欢清静,再加上这里山村秀丽的美景,配上母亲那端庄优雅的气质,天呐,小莹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连忙拿出手机,先在院子里拍了几张照片,菜院,古井,竹墙与竹院门!再走出竹院门,站在院子前面拍了北边的大山及竹林,东边金黄色的稻田,南边的村庄及溪湖,还有西边的树林,最后拍了一张父亲老房子与竹围墙的全景。

拍完了美景照片,然后就用微信发给母亲施雅蓉。

这时父亲正从村庄买油条回来,见小莹站在院子前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就问她:“梦莹,你在干嘛呢?”

“哦,这里的风景太美了,我拍了几张美景发给我妈看看!”小莹连忙对父亲说。

父亲听了才松了一口气,他以为小莹这一大早的拿着手机在给俊凯聊天呢。既便俊凯才是小莹真正的老公,但父亲的心中不是这么想的,他早已把小莹当成自己的老婆了,俊凯不能满足她,而自己却能满足她,而不能满足老婆的老公还能是老公吗?所以父亲心里想着自己才是小莹的真正老公。

“哦,这里的风景这么美,你多拍几张发给咱妈看,咱妈肯定也会喜欢这里的,呵呵!”父亲连忙笑呵呵的对小莹说。

“你…”小莹听了俏脸通红,羞涩的咬了咬下唇,再后狠狠的瞪了父亲一眼说:“你大清早的就说胡话了!”

“本来就是嘛,呵呵…”父亲没皮没脸的笑着又说了一句。

“油条买回来还不快点进去吃早餐!”小莹本来是想再说他几包的,但是内心感到有些刺激的原因,所以要是说出来的也会没有底气的,所以也就没有说他了。

见小莹像默认了似的,父亲高兴的边往竹门走去边笑呵呵的对小莹说:“老婆,我们进去,尝一下老公给你做的柴火米粥,很香的,呵呵…”

小莹见父亲开口就是老婆老公的说,本来想回驳他几句的,但是想想今天是婆婆的忌日,自己又答应以父亲女人的身份给婆婆祭祀,所以也就忍住了,只是俏脸一红,羞涩涩的白了父亲一眼,然后跟着他进入了院门。

父亲见小莹娇羞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连走路都摇摆起来了。

“别摔倒了!”小莹见父亲高兴的模样,忍住心中的笑,然后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

“不会不会,这院子我都走了五六十年了,就是闲上眼睛也不会摔倒的,呵呵…”父亲得意自喜的笑着说。

“你呀,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真是的!”小莹又白了他一眼说。

“岁数大吗?你老公我可壮的很呢,老婆,你心里是最清楚的啊,呵呵…”父亲话中带话的对小莹说。

“你…你太坏了!不跟你说了!”小莹被父亲说的恼羞成怒,说羞涩涩的说完后,就快步往厅堂走去!还难发现,此时她的俏脸上全是害羞之色。

而父亲见了更加的高兴,随着就就扔著油条屁颠屁颠的跟进了厅堂里。

小莹直接往里面的厨房走去,而父亲却把油条放在厅堂里的八仙桌上。

只一会儿,小莹就从厨房里端出两碗粥香味异常浓郁的白米粥放在八仙桌上。

翁媳俩分两横坐在八仙桌上后,父亲笑着问小莹:“梦莹,白米粥香吗?”

“嗯,太香了!”小莹应道:“原来柴火做的米饭米粥都这么的香!”

“那你就多吃点,呆会还要去山上,你又那么久没有爬山了,会很累了,肚子饿了就麻烦了!”我关心的对小莹说。

“嗯,这么香的米粥当然要多吃点了,回去后就再也吃不到这么香的白米粥了!”小莹说着就吃了一口,突然喊叫起来:“哇,好香耶!”

“香吧,呵呵!”父亲高兴看着小莹说。

小莹又吃了一口,突然问父亲:“爸,我婆婆的坟墓是不是在咱们老房子的后山上?”

“今天要说我姐姐!而不是我婆婆!”父亲听了老脸一拉,满脸严肃的对小莹说。

“我…我姐姐…”小莹见父亲这么严肃的表情,顿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好像又被他的严肃表情给带进入了,就不由自主的改口了。

“嗯,这就对了,呵呵!”见小莹改口了父亲就高兴的表杨她。

小莹俏脸一红,心里在想着这都叫什么事嘛?自己的婆婆居然成了自己的姐姐!太荒谬了!但是内心的另一边却感到了兴奋与刺激!这次回去后可以逗俊凯要喊自己小妈了!

“梦莹,你姐姐的坟墓就在后面的大山里!”父亲告诉小莹说。

“那远吗?”小莹问。

“大概需要走三四十分钟的山路!”父亲也吃了一口米粥后对小莹说。

“这么远啊?”从来没有爬过这么远山的小莹听了有些惊讶。

“这也算远啊?爸有些种在山上的地瓜土豆还要远呢,而且还要挑下来呢!”一个老农民当成对半小时的山路不在话下了。

“爸,你好伟大哦,我都不敢想像,那么远的山路你是怎种上的,成熟后又是怎么挑下来的?”小莹更加惊讶的对父亲说。

“农民嘛,都习惯了,那能跟你这种千金小姐比呢?呵呵…”父亲笑呵呵的对小莹说。

小莹听了俏脸一红,想着自己这弱小女子真的与农民无法相比的,不过要走半个多小时的山路,自己会不会受得了?

很快,翁媳两就吃好了香喷喷的白米粥,小莹真的怕走山路会容易饿肚子,所以历史以来今天早上吃的是最后的一次早餐。

“爸,现在马上去山上给我的婆…哦,是姐姐祭祀呢,还是先把饭碗洗了厨房收拾一下?”小莹说婆婆已经习惯性了,一时也很难改口,但她还是给改过来了,可她也已经羞涩的俏脸通红了!说完后偷偷瞄一眼父亲,看他有没有在笑话自己。

“呵呵,很好,梦莹,你今天一定要记住,别再说错了,到了你姐姐的坟头,你也要向你的姐姐说一些话的!这样你姐姐在地下也会安息了!”父亲笑了笑后,又满脸严肃的嘱咐著小莹。

“知道啦!”小莹俏脸一红,羞涩涩的应道。

“还是我把这里收拾完再上山吧!”父亲边说边把八仙桌上的饭碗收拾了起来!

“爸,我来吧!”小莹做为女人,老让父亲干这些女人应该干的细话,也有些过意不去的!

“不要,让爸收拾吧,你瞧瞧你白嫩的漂亮小手,把皮肤弄坏了怎么办?”父亲说着就端著空碗往后面的厨房走去…

第三章上山祭祀

从父亲的三间老式平房出来,小莹手里扔著一袋祭品,里面都是纸品,很轻的!所以她扔在手里一点也不显得重,而她的肩膀挂着一个她每天外出必须要带的精美挎包。

白色的运动服配上白色的运动鞋,加上她那高挑曼妙的身材,还有那精致漂亮的白嫩俏脸,用一个精致发夹扎成的马尾长发挂在后脑及后背上,露出犹如天鹅般优雅的白脖子!

只不过现在不是农忙季节,上山的人一个也没有,要不看见这么漂亮的小莹,肯定会被她的美所惊艳的晕头转向的!

而父亲一手握著一把锄头扛在肩膀上,另一只手里拿扫把,这就是扫墓!

小莹一直在大城市长大,每年的清明节也有去给先人扫墓的,但那都是公墓,说是扫墓,其实公墓被管理人员给打扫的都是很干净!所以就不用带锄头与扫把了!

而父亲带的锄头与扫把才是真正的是扫墓!所以她也是非常的好奇!

先往老房子的东边走过金黄色的稻田边,再随着稻田边往北边的山脚走去,来到山脚,就见有一条弯曲的石头路通往山上。

“好高的山啊!”站在山脚,小莹抬头望着大山,就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怕了?”父亲边笑着说,边跨步往上山的右头路上走去。

“又不是没爬过山,怕什么呢?”小莹说着也跟着迈步踏上石头路!

开始走了五六分钟还可以,但是接下来小莹就感到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见走在前面父亲非常的轻松,脚步敏捷,呼吸一点也不急促。

“啊呀,好累!爸,你走慢点!”小莹终于忍不住喘着急促的娇气说。

“现在上山了,在去你姐姐坟墓的路上,梦莹,你别叫我爸!”父亲停下来停著小莹,边带着严肃的表情对她说。

“那叫什么?”小莹脱口而出的问父亲。

“老公啊!”父亲也脱口而出的说了出来。

小莹听了俏脸一红,然后不说话了,可能也是默认了。但她一直在喘著娇气。

“先休息一下吧!”父亲见小莹已经累的俏脸都潮红了,看上去更加给她的俏脸上增加了几分艳丽。

“真的好累哦!”小莹娇喘吁吁的说。

“这就是你平时缺少运动的后果,呵呵!”父亲笑着说:“先休息一会儿吧,你看看这山上这么美丽的风景,也不会觉得累了!”

刚才一直低着脸只顾抬步在上山路,小莹根本没有仔细看一看山上的优美风影,这时听父亲这么一说,就抬头看着山影,真是太美了!

四面苍峰翠岳,两傍岗峦耸立,满山树木碧绿。放眼望去,远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在云海苍茫之间,那一座座翠绿的山就像一块巨大的翡翠飘在蓝色的梦中。

“好美…”小莹被美丽的山景给惊美的情不自禁赞美道。

“呵呵,美吧,是不是不觉得累了?”父亲笑呵呵的对她说。

“不累,继续上山!”小莹说着就又开始一步步的石头路上的台阶上去。

“不用走的太快,要慢慢的一台阶一台阶的上去,这样呼吸就不会像你之前的那么的急促了!”父亲边说边教小莹的经验。

“嗯,慢的走真的省力一些!”小莹也感觉出来了。

“不对,之前是你走的快,我也跟的快,才会那么累的!”说完,小莹就突然想起来对父亲说。

“呵呵,爸怎么会想到你才走了五六分钟就累成这个样子了,现在爸走慢点,时间还早著的,咱们慢慢上去!”父亲笑呵呵的说。

“嗯!”小莹边应了一声边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台阶上走去。

大概二十分钟后,就到了一个山沟里,这个山沟很大,四面环山,远处时不时的能看见一个个坟墓。这种坟墓不是公墓,而是私人为先人建的!

小莹就知道快到了!指著远处的那些坟墓问父亲:“爸…不,老公…”

喊完,小莹就羞涩的俏脸通红起来,然后接着问父亲:“姐…姐姐的坟墓是不是就在远处那里!”

父亲见小莹羞涩涩的改口模样,顿时忍不住的笑着对她说:“是的,你姐姐的坟墓就在前面!呵呵!”

“那咱们快点走吧!”小莹见山沟里都是平地了,肯定比上坡你山路好走多了,就催父亲快走。

“嗯!”父亲应了一声后就在前面向远处的那些坟墓走去。

而小莹也连忙跟了上去!

翁媳俩在山沟里的平地大概又走了十多分钟后就到了前面的那些东一座西一座的坟墓山前。

小莹跟着父亲往上山的路上慢慢的走着,这条上山的路真的很不好走,以前可能是没有路的就,都是被上山的人硬踩出一条小泥路来!

“这路好难走啊!”小莹边小心翼翼的走着,边说了一句。

“你小心点,这以前不是路的,都是被上坟墓的人与上山砍柴还有种山地的人硬踩出来这么一条小泥路的!”父亲边走边说道。

难怪,这小路两边都种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小莹是见也没有见过的!所以就好奇的问父亲:“爸…不,老公,这两边种的都是什么啊?”

说完,小莹已经羞涩的俏脸通红了,她还是很难敢口的,又感到喊出老公后,羞涩中还带有刺激。

父亲见小莹也算是主动喊他老公了,顿时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呵呵,这些你都不知道啊,你也经常吃的啊!”

“啊,是什么呀?”小莹带些小惊讶的问父亲。

“这边就是红薯,也就是地瓜,那边的是土豆!”父亲指著那些农作物对小莹说。

“啊,原来红薯与土豆就是这么长得啊?”从未见过怎么生长红薯与土豆的小莹有些惊讶的说。

“是啊,你们城里很多人都没见过呢?你看那边几棵是柿子树,上面有好多柿子了!还有这边的是杨梅树,现在不是季节,所以没有长出杨梅!这是桃树…”父亲不停的指著那些果树对小莹说。

除了桃树小莹见过,杨梅树与柿子树好真的没有见过,所以都感到特别的好奇。

接着翁媳俩小心翼翼地又走了十来分钟后,就到了一个坟墓前。

“梦莹,这就是你姐姐的坟墓了!”父亲带着些激动的语气对小莹说,老脸上全是严肃之色。

小莹见了婆婆的坟墓,又见父亲严肃的样子,顿时心情也随着沉重了起来。

“梦莹,你先给姐姐拜几下吧!拜完后再你袋子里的祭品拿出来!”父亲边嘱咐著小莹,边拿起来锄头铲坟墓边上的荒草!

小莹听了就把手中的袋子放了下来,然后来到坟墓前,尊尊敬敬的拜了三拜,这些她都懂的,每年清明跟着父母去给先人祭祀,都是这样拜的!

拜完后,小莹就蹲下来把袋子里的祭品都拿出来。

先把那塑料花放到坟墓前。然后再把袋子里的打火机拿出来,先点了两支蜡烛,再把三支香放在蜡烛上点燃后,就插入坟墓前!

“老…老公,蜡烛和香都点好了,接下来做什么呢?”小莹问正在拿着锄头铲荒草的父亲。

“你把那些纸与纸钱还有金戒指都烧给你姐姐吧!”父亲说。

“好的!”小莹应了一声后就拿着几张纸放在蜡烛上引燃后拿到坟墓前的一个小金银库前放了进去,然后慢慢的把其它的纸品都往小金银库里面放,把这些纸钱都化给自己心中的婆婆,表面的姐姐!

大概烧了五六分钟后就烧完。这时父亲把荒草也铲的差不多了,就拿起扫把坟墓扫干净,最后用锄头在坟边上的泥土地里铲了一大块泥土端坟墓背后,父亲是每年来扫墓都会铲一大块泥土放在那里的,现在坟墓背后积累起来的泥土都像是一小丘了,这就是靠山,保佑后人们平平安安的!

俊凯娶了这么漂亮的小莹,而父亲又得到了小莹的身体,这些都是先人们保佑的!

一切都搞好后,父亲就来坟墓前,先是尊尊敬敬得拜了三拜,然后就开口说:“淑芬,我来给你扫墓来了!”

小莹听了才知道自己的婆婆叫淑芬!

“淑芬,有的保佑,俊凯现在已经成家立业,而且你也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孙女甜甜了,你一定要保佑俊凯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身体也健健康康的!保佑你的小孙女甜甜聪聪明明的,念书认真,以后考上名牌大学!”父亲一直在说着。

小莹严严肃肃的站在一边认真的听着,见父亲说的都是保佑自己一家三口话,顿时也非常的感动,如果不答应父亲自己以他女人的身份,早就在坟墓喊她婆婆了!

“淑芬,我知道你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今天我终于让你实现了,我给你带来了我现在的老婆,她叫梦莹,而且长得特别的漂亮,你临终前不是怕我不再娶老婆吗?我知道你对这事一直都放心不下,让你在地下不安心这么多年,今天我终于让你安心了!”父亲说完就连忙对小莹说:“梦莹,你快告诉你的姐姐啊!你是我的老婆!”

小莹可能是被父亲严肃的表情所感染,听他这么说,就连忙站到坟墓,先是尊尊敬敬磕了三个头,然后俏脸羞红的说道:“姐姐,我现在是伟忠的老婆,你不是一直都希望伟忠再娶一个老婆吗?你的愿望今天也实现了,希望你能安心!”

父亲听了小莹的话,顿时兴奋的裤裆里面的命根子就控制不住的翘了起来。然后异常激动的说:“淑芬,你要是不相信,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与梦莹在这里做爱,你看了就会相信的!”

“啊?你…”小莹听了顿时就给惊讶的都花容失色了!

“梦莹,你别这么惊讶,你知道昨晚我跟你说什么了吗?”父亲见小莹这么的惊讶,就连忙问她的话。

“说什么了?”小莹本能的问道。

“说今天玩更刺激的啊!”父亲带着兴奋的语气说。

“不行,不能在这里做!”小莹听了才恍然大悟,原来父亲昨晚在雕花大床上对自己说的更刺激就是想在自己婆婆的坟墓前做爱!天呐,这怎么可能呢?别说这是在山上的野外,就说在婆婆的坟墓前做爱,那也是会羞涩死人的!所以才很坚决的拒绝道。

“梦莹,为什么?”父亲问。

“这可是我…我姐姐的坟墓,咱们当着姐姐的面,她能受得了吗?我是做不出来的!”小莹说。

“梦莹,你姐姐看了肯定会高兴的啊,也会很欣慰的,她知道咱们真的是夫妻了!再说你不觉得在这荒山野外做是很刺激的吗?”父亲兴奋的对小莹说。

一说到刺激,小莹整个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她不可否认,当父亲提出要在这荒山野外,而且还在自己婆婆的坟墓前做那种事时,内心就被刺激到了!但是真的是很不好意思的啊,如果自己真的是父亲的婆婆到还好些,两夫妻做这种事也是很正常的!再说婆婆临床前也有想父亲再娶个老婆的愿望,在她墓前做,她应该不会责怪自己的!可自己并不是父亲的老婆,而是他的儿媳妇,还是婆婆的儿媳妇!这要是让婆婆在地下知道了,她会怎么想的?还有,在这山上,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所以小莹心中的顾忌还是很多的!

既便小莹是个女博士,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迷信那种东西,但心理还是有些承受不了的!

“没的商量!”小莹开口说,但心中却莫名的有一种想法,如果不在婆婆的墓前做,自己还是可以考虑的!在这野外的山上做,还是比较刺激的!

“梦莹,你好好的再想一想,你看看,在这荒山上,在你姐姐的坟墓前,真的会特别刺激的!”父亲还是带着兴奋的语气对小莹说。

“这…这会不会有人来的?”小莹的内心还是想着在这荒野的山上与父亲做爱,真的感到非常的刺激,所以也是很想尝试一下的!

父亲一听小莹终于松口了,就连忙对她说:“不会不会的,保证不会有人来的!因为现在不是农忙的季节,也不是清明节,谁还会上这荒山上来啊,所以你可以放一百个心好了!”

“不要在墓前做,到别的地方去,我可以满足你…”小莹俏脸一红,带着羞涩之色低声对父亲说。

“先在这里做一次,然后再到别的地方做,可以吗?”父亲见小莹同意在山上做了,顿时又高兴又兴奋,但是他的内心却是非常渴望能与小莹在墓前做的,这样什么都刺激!所以还是希望小莹能在墓前做一次的!

“这不行,在这里做太羞人了!”小莹还是不愿意在自己婆婆的墓前与父亲做爱。

“梦莹,就一次,好吗?在这里做真的会特别刺激的啊,你看看,墓的周围都是树木,又安全又刺激,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此时的父亲都带可怜兮兮的带着哭腔之色在哀求着小莹了,目光中全是渴望与期待,巴不得小莹能马上答应他。

转脸看了看婆婆的坟墓,如果在婆婆坟墓前与父亲做那种事,小莹心里面也是越来越感到特别刺激了!

再看父亲可怜兮兮的样子,目光中都是渴望与期待!想起父亲平时对自己的好,每次又任劳任怨的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感与满足!小莹羞涩的咬了咬下唇后,好像狠下心来了,抬头看坟墓,心里在说着:婆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吧!

“梦莹…”父亲见小莹一直在犹豫中,并且她的俏脸越来越羞红,知道有戏了,所以就用渴望的目光看着她,异常期待的喊了一声。

“真…真的不会有人来吗?”此时的小莹倒不怕坟墓里的婆婆了,毕竟她是个女博士,完全不相信迷信的!只要人死了,最主要的还是入土为安!其它的都没有了!所以她还是担心在这山上,万一突然有人来了怎么办?

“梦莹,真的不会有人来的,爸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还不了解这座荒山吗?现在这季节,绝对是没人会上山的!”父亲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小莹才会相信呢!

“那…那些种的土豆和红薯,万一有人上山在挖怎么办?”小莹还是很担心会有人突然上山!所以就问父亲。

“哈哈…”父亲听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呀?”小莹被父亲的突然大笑给整懵了,就带着疑惑之色问他。

“梦莹,那些土豆和红薯都没成熟呢,谁还会来挖呢?呵呵!”父亲笑着对小莹说。

“这…这样啊!”小莹听了俏脸一红,自己虽然是个女博士,但是没有农识也是很可悲的,此时居然被一个老农民给笑话了。

“就是啊,所以说不会有人来山上的啊!”父亲见已经让小莹打消了她心中的所以顾虑,顿时就越来越的对她说。

小莹又抬头看了看婆婆的坟墓,再看了看四周的荒山,俏脸是越来越羞红了,同时内心也越来越感到兴奋与刺激…

第四章墓前湿吻

父亲见小莹终于答应了,顿时就兴奋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小莹看!

而小莹的两只漂亮的美目也盯着父亲看!

此时,翁媳俩的眼神碰在了一起,谁也没有躲避,就这样一直盯着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神。

逐渐的,翁媳俩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一种渴望之色!

俩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一步,本来只有两步之距的此时他们各向前一步,身体之间就只隔几公分了。而小莹把白色运动衫撑得满满的酥胸几乎都已经触碰到父亲的胸脯了。

小莹俏脸微带羞红,心跳有些快速,同时呼吸也有些急促。高耸丰挻的酥胸一直在急促的起伏著,从鼻孔里喷出来急促香气父亲都已经感到全都喷在他的老脸上了!小莹是为了在婆婆的墓前,在这荒山野外而感到了紧张!

而父亲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而比小莹都要急促,因为他发出来的呼吸声要比小莹的高一些!他并没有为在墓前和荒山野外而感到紧张,而是太兴奋了的原因才引起呼吸的急促。

所以此时翁媳俩的心情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是因为紧张,另一个是因为太兴奋了!

这是只见小莹的两只漂亮美目缓缓的合闭上,边稍稍昂起脸,两片红唇就距父亲满是胡渣子的宽大嘴巴越来越近了。

小莹以前不喜欢与父亲接吻的,但是从家里出来后,与父亲在一起,她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有些喜欢上与父亲的接吻了。

而父亲见小莹这么主动的把两只漂亮的美目合闭上,顿时就更加的兴奋了起来,满是胡渣子的宽大嘴巴就再不用顾忌什么了,快凑到小莹两片性感漂亮的红唇时,突然一下子贴在了对方的红唇上,同时两条手臂上下搂抱住小莹的后背!

顿时,小莹的整个身体就紧紧的贴在父亲的身上,丰膄高耸的酥胸也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的胸脯上。

父亲感到到了自己胸脯上柔软与弹性!而小莹却感到了乳房上的酥麻与快感。

当父亲的舌头挤入小莹的口腔中时,就感到她口腔中有一股香甜味,每次与小莹接吻,这种味道都能令父亲如痴如醉!

小莹非常的主动,当父亲的舌头想挤入她的口腔中时,她主动的微微张开嘴巴,把对方的舌头放入了自己的口腔中,就感到一股口臭味涌入了自己的口腔中,她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但她还是用柔软湿润的香舌勾缠住父亲的舌头。同时也本能的抬起两条手臂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

此时,翁媳俩站在坟墓前,互相搂抱在一起,在热情的接吻著。

啧啧啧,两条舌头互相缠绕在一起搅拌著所发出来的接吻声音。

美与丑再在荒山野外的坟墓前出现!如此时有人上山看见坟墓前的这一幕,绝对会在村庄炸了锅的!同时也会令好几个人会变得疯疯癫癫的!

两条舌头紧紧的缠绕在一起相互搅拌著,一会拥入小莹香甜的口腔中,一会又拥入了父亲带着口臭味的嘴巴中,就这样来回拥来拥去,乐此不倦!

只一会儿的时间,翁媳俩的嘴角就出现了口水,但此时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口水了!这也是他们俩从热吻变成湿吻而引起的!

小莹感觉父亲的口水特别的多,每次两条舌头互相缠绕着拥入她的香甜口腔中时,父亲就会顺势把口水喂入她的口腔中,她也会随着紧皱了一下眉头,俏脸上也会浮现出恶心的表情。

既便又是口水又感到恶心,但小莹的两条手臂还是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配合着他的湿吻!而且还乐此不倦。

能与这么漂亮的女博士儿媳妇互相紧紧搂抱着在湿吻,父亲就是被万人的唾沫喷死,也绝不会有一点点的后悔,特别是此时在荒山野外的自己老婆坟墓前,这双重的刺激便使他感到极大的兴奋,所以裤裆里的命根子也是变得特别的粗大坚硬了!此时紧紧的顶在小莹小腹上。

“唔…”由于两片红唇被父亲的嘴巴紧紧封住在湿吻著,所以小莹只能在喉咙中发出唔唔的低微声音!

那是她感到自己的小腹上被一根坚硬的粗大命根子顶的非常的难受,再加上丰挻高耸的酥胸被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的胸脯上,既便是隔着衣服与罩杯,但是敏感乳房上那种酥麻感还是越来越强烈起来,这种自然产生的酥麻感迅速的从两只乳房上扩散开来,又迅速的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每根神经!便使小莹的整个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闷热难受起来,同时这股强烈的酥麻感最后好像汇聚在她的两腿间,使蜜穴也变得空虚奇痒起来,同时也越来越湿润了。再加上顶在小莹小腹上那根令女人又痛又爱的坚硬命根子!所以小莹才会难受的发喉咙中发出唔唔的兴奋之音。

“咕噜”一声,小莹忍不住的咽下了口中的唾液,她明知道自己口腔中的唾沫都是父亲故意喂入的,但是嘴巴被父亲的宽大嘴巴紧紧封住,她也是迫不得已才咽入了父亲带着口臭味的唾液。顿时就感到胃中一阵翻滚,一股恶心感不由而生,但她还是硬给强忍住了。

可能的太恶心的原因,她缠绕在父亲脖子上的一只葱嫩纤手在父亲的后背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表示抗议与抱怨!

但是父亲的后背是那么的结实,皮肤厚的像牛皮,小莹那葱嫩玉指又能使出多大的力气呢?所以对父亲来说只是挠痒痒似的。

但父亲见小莹把自己故意喂入她口腔中,而且带着口臭味的唾液咽入她的喉咙里时,顿时兴奋的全身都控制不住的猛烈颤抖了一下。

“唔唔唔…”突然,小莹猛的一下睁开两只漂亮的美目,杏眼圆睁的瞪着父亲看,边从喉咙中发出抗议的唔唔之声,边拚命的摇著头。

父亲当然知道小莹为什么会突然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那是他见小莹咽入了自己故意喂入她口腔中的唾液,兴奋的再次把自己嘴巴中的口水喂入了她的口腔中。才会使她突然杏眼圆睁,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抗议。

小莹越是这样,父亲就越感到兴奋,征服女人欲望也越强烈,所以他的宽大嘴巴紧紧的封住她的两片红唇,不让她挣脱开,并且口水还一直往她的口腔中喂。

而小莹的表情越来越恶心,突然又听见“咕噜”一声,她再次把满口混合著口臭味的唾液咽入了喉咙中。

父亲是越来越兴奋起来,两条上下搂抱在小莹后背与后腰上的手臂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两只粗糙的手掌移到小莹丰满的翘臀上,隔着白色运动裤使劲的揉搓了起来,既便是隔着裤子,但父亲还是能感到她屁股的丰膄结实与富有弹性。

“唔唔唔…”小莹的屁股被父亲的双手在揉搓著,敏感的酥胸又被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的胸脯上,最气人的还是小腹被一根粗壮坚硬的命根子顶住。所以难受的她只能在喉咙中发出唔唔之声。

小莹的屁股太漂亮了,结实而富有弹性,两瓣丰膄的屁股肉没有一点点松弛的迹象!手感是非常的舒服。

父亲边与小莹在湿吻著,边使劲的揉捏著小莹两瓣丰膄的屁股肉。

突然,父亲的两只往上摸到小莹的后腰上,由于运动裤是弹性腰带,所以父亲的两只手掌就从她的后腰插入了运动裤内…

“唔唔唔…”小莹又反应出强烈的抗议。

但此时的父亲不可能会收手的,只见他两只粗糙的手掌插入裤腰内,手掌就摸在光滑细腻的肌肤上,触手滑腻,手感非常的舒服,掌心抵在细腻的肌肤上,手指已经触碰到内裤的边缘,两只手掌再往下一摸,就插入了内裤里面…

“唔唔唔…”小莹再次杏眼圆睁,紧紧盯着父亲看,边拚命的摇著头,边从喉咙中发出强烈的抗议之声。但她的两条手臂还是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嘴巴与父亲的嘴巴紧紧的封住,两条舌头也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互相搅拌著。

父亲的两只手掌已经完全插入小莹的内裤里面,揉捏著两瓣白嫩细腻的屁股肉…

“唔…唔…唔…”小莹边摇晃着翘臀,但是嘴巴被父亲的宽大嘴巴封住,所以只能从咽喉中发出唔唔的抗议声音。

而父亲的两只粗糙的手掌插在小莹的内裤中,分别抓住两瓣光滑细腻的屁股在揉捏著,虽然看不见运动裤与内裤里面的情景。但不难想像,此时两瓣雪屁肯定被父亲的两只手掌揉捏的千变万化了!

因为从运动裤外面就能看的出来,父亲的两只手掌把小莹屁股上的裤子撑得高高的,并且还在里面在不停的挪动着。

此时的小莹俏脸潮红,全身被父亲夹攻著,体内的那股欲火已经越燃越烈了,浑身更加的闷热难受了起来,特别是两腿间的隐私之处,空虚奇痒就更不用说了,此时已是泛滥成灾了!

“呀…不要摸那里!”小莹突然使劲的挣开了父亲的宽大嘴巴,边呼叫一声,边对父亲说。同时还拚命的摇晃着屁股。

原来,父亲的手掌突然插入她屁股之间的深沟中,手指刚刚触碰了一下那隐藏在深沟中的娇嫩菊花!小莹就使劲的用瓣雪屁把深沟紧紧的夹住,还拚命的扭了一下翘臀。同时也挣脱开父亲的嘴巴。

“快把你的手抽出来!”此时的小莹已经羞涩的满脸通红了!边把两瓣雪屁紧紧的夹住,边含羞娇嗔著。

父亲的手掌被紧紧的夹在屁股沟中,手指头刚好抵在小莹娇嫩的屁眼上,就是想插出来也很困难了。

“抽不出来啊!”

小莹听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更加的羞涩了,连忙松开两瓣雪屁。

既便父亲对小莹隐藏在深沟中的娇嫩菊花特别的好奇,但每次小莹都不让他碰一下!所以也就依依不舍的把手掌从她的屁股沟里抽了出来。

小莹满脸含羞的把两条手臂从父亲的脖子上收了回来,然后一只手伸到屁股后,隔着运动裤拍了拍还放在里面的父亲手掌。

父亲居然很老实的把两只粗糙的手掌从她的裤子里抽了出来。

“把衣服脱了吧!”随着父亲就对小莹说。

“你说什么?”小莹听了满脸都是惊讶之色。

“把衣服脱了吧!”父亲再次说了一次。

“不可以!”小莹非常坚决的说。

“你不是答应了吗?”这时轮到父亲惊讶了。

“不能脱衣服,就…就把裤子脱下来…”小莹像做贼心虚似的先转脸看了看四周的青山野外,然后又看了看婆婆的坟墓后,就羞涩涩的低声说。

“嗯嗯,也可以!”此时父亲胯间的命根子坚硬的都只差把裤子顶出个洞了!只要小莹愿意让自己操,那怕是不脱掉内裤,把内裤拉一边去操也是愿意的!

“你先把裤子脱下!”在荒野的山里,小莹还是感到异常羞涩的,要父亲先把裤子脱了,也是心理的问题。

父亲的胆子真的很大,听了小莹的话后,也没有抬头先看看四周安全不安全,低头就把他的裤子连同里面的内裤一起褪了下来,挂在两个膝盖上面。

顿时就见他胯间的庞然大物裸露了出来,只见整根肉棒青筋暴起,硕大的龟头像个大蘑菇头,龟沟轮廓明显,简直就是一根能让石女也会发情的粗壮大肉棒!

呀!小莹见了俏脸发热,芳心寸乱,心头呯呯乱跳!就是这么一根大家伙让她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我已经脱了,你也快脱吧!”在荒山野外,又在老婆的坟墓前,父亲显得特别的兴奋!胯间挻著一根粗壮的肉棒,边摇晃着边催促著小莹。

刚才的湿吻,再加上第一次在野外,又见眼前的这根好像在向她示威的粗壮大肉棒,小莹早已经欲火焚身了!本能抬头看了看四周,见毫无人景,又心虚的看了看婆婆的坟墓后,就羞涩的咬了咬下唇,然后心一横,伸手把运动裤及里面的蕾丝内裤一起脱到了她的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上。

顿时就见一个白花花的屁股就裸露在荒山野岭,两瓣白嫩光滑的屁股之间是一条令无数男人向往的诱人深沟!洁白光滑的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是一片乌黑又整齐的阴毛。

由于两块暗红色的大阴唇上寸草不生,光溜溜的夹在她的两腿条时隐时现!极其诱人!特别是两块饱满大阴唇之间的那条裂缝,更为迷人。此时整个诱人的蜜穴已经有些湿润!这是因为她已经动情了原因,从裂缝中渗出来的爱液,把整个蜜穴染的都变湿润了。

此时,在荒山野岭的一座坟墓前,两个男女的下身都光溜溜的,他们俩的裤子与内裤都挂在大腿上!

男的是一个农村糟老头子,光溜溜的下体削瘦黝黑!胯间挺著一根粗壮的大家伙。

而女的是一个绝色美小妇,光溜溜的下体雪白丰膄,光滑细腻,两瓣雪屁结实而富有光泽!两腿间的饱满阴户时隐时现,特别的诱人,娇嫩的蜜穴上端的小山丘上是一片乌黑整齐的阴毛,两截雪白光滑的大腿也裸露在外,极其迷人!

两个光着下体的男女就是父亲与小莹。

突然,只见父亲伸出两条削瘦而结实的手臂把小莹的身体紧紧给搂抱住,瞬时,小莹丰满高耸的酥胸就被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结实的胸脯上。同时两个光溜溜的下体也紧紧的贴在一起。

“呀…”身体突然被父亲搂抱住,小莹本能的轻呼一声!同时感到丰膄高耸的胸脯与下体都紧紧的贴在从父亲的身体上。

“梦莹,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扶的东西,咱们就站着做…”父亲兴奋的声音传入了小莹耳朵中。

小莹听了俏脸发热,她也知道没有扶的地方,除非双手扶在婆婆的坟头!但她是万万做不到的!

父亲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扑滋”一声,父亲胯间的庞然大物就插入了小莹两腿间湿漉漉的蜜穴中!

“嗯…”小莹顿时感到蜜穴被一根粗壮坚硬的大肉棒经塞得满满的!全身本能的紧崩了起来,蜜穴也不由自主的把肉棒紧紧的夹住!同时还娇喘了一把!随着本能的把两条手臂抬起来搭在了父亲的双肩上。

可能是因为小莹两腿间的蜜穴太湿润的原因,才使父亲这么顺利的就把肉棒插了进去。顿时就感到肉棒被密穴里面的褶皱嫩肉紧紧的包裹住!

父亲是最喜欢这种肉棒被密穴紧紧夹住的舒爽感觉了!不只是父亲,就是这个世界上所以男人都喜欢这种舒爽的感觉。

“啊,好爽…”父亲被这种夹住的感觉给舒爽的欢呼一声。同时还感到蜜穴中的湿润与温热!

好硬,好烫,好爽!好刺激!

小莹在心中欢叫着!毕竟是在荒山野岭,又是在婆婆的坟墓前,又是第一次在野外裸露出整个下体!所以她感到特别的兴奋与刺激!

第五章荒山野战

“快动!”

小莹见父亲在享受着肉棒被自已蜜穴紧紧夹住的舒爽感觉,顿时就放松紧崩著的身体,随着蜜穴也松开了!两片红唇在父亲的耳边催了一句。

父亲见紧紧包裹住肉棒的那些褶皱嫩肉突然松开了,又见小莹催他,就连忙把搂抱在她后背上两只手掌转移到小莹两瓣雪白光滑的屁股上,然后紧紧捧住!随着就把肉棒拔出一半多,然后抱住她的屁股把下体狠狠的往前一挻!

顿时就听见“扑滋”一声,拔出来的肉棒再一次插入了小莹两腿间的蜜穴中。

“嗯…”小莹眉头一皱,本能的娇喘了一声。

父亲双手紧紧捧住小莹的两片雪屁,边挻著屁股开始抽插了起来…

顿时只见他胯间的粗壮肉棒在小莹两腿间的蜜穴中不停的进进出出!

“唔…唔…唔…”此时小莹两条手臂变成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蜜穴中被父亲粗壮的肉棒抽插的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爽,只见她从咽喉中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此时,翁媳俩站在荒山野岭中的一个墓地前,两个人的下体赤裸裸的紧紧贴在一起,而且交接处还是连结在一起,因为父亲的肉棒就没有离开过小莹的蜜穴,每次都拔出三分之一后就立马又插了回去了。

这样站着做爱父亲显得有吃力,只见两只脚成马步形状,两只手掌紧紧捧住小莹的两瓣雪屁,随着抽插,他弓著身体,那削瘦的屁股不停的挺动着。而每次的插入,他都会把小莹的屁股用力的往他的身体拉!这也算是两个屁股在互相配合着抽插吧!

而小莹显得有些省力,只是站在墓地前,两条手臂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身体都不用动一下,因为她的屁股已经由父亲帮她控制了!而肉棒却把她两腿间的蜜穴给抽插的越来越舒爽起来,同时里面的淫液也不断的被抽插了出来,顺着她两条白嫩大腿的内侧慢慢流了下来。

父亲马步站在墓地前!双手紧紧捧住小莹的雪屁,弓著身体不断的挻动着屁股拚命的挻动着屁股抽插著…

“嗯…嗯…嗯…”小莹控制不住的发出销魂般的呻吟声。

只四五分左右,父亲的老脸上就出现了汗水,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起来。但他为了让小莹舒爽,还是任劳任怨的弓著身体拚命的挻著屁股。

“嗯…累吗?老公!”小莹也是良心发现,见父亲脸上都是汗水,知道他也是为了让自已舒服才会累的满头大汗的,所以此时正是关心他的时候,主动喊他一声老公那是给他的奖励,同时也给他一个惊喜,同时希望他再多坚持一会儿!自己就能再舒服一会儿。

果然,父亲见小莹这么主动的喊他老公,顿时老脸上透露出一股惊喜之色,抽插的速度很显然的比之前快了很多。

而小莹见自己给他的小恩小惠顿时就生效,同时蜜穴也被他快速的越来越舒服起来,口中就情不自禁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舒服吗?老婆!”父亲边弓著屁股拚命的抽插著,边喘着急促的呼吸声问小莹。如果她说舒服,那他付出来的汗水也是物有所值的!汗水也不会白流。

“嗯…舒服…老公…你真棒…嗯…”小莹知道父亲此时再需要的就是鼓励,所以边娇喘著,边再次奖励他!

“太好了,老婆,只要感到舒服,老公我就是拼着这条老命累死了也值得!”父亲边弓著屁股拚命的抽插著,边喘著粗糙的呼吸声就兴奋的对说。

“老公…”小莹听了好感动,再次喊出了老公!

“老婆…”父亲高兴的要死,两只粗糙的手掌紧紧的捧住小莹的两瓣雪屁,拚命的抽插著…

本来非常完美的两瓣雪白光滑的屁股,此时被父亲的粗糙手掌都给捧的变了形状。

蜜穴中的淫液不断的被肉棒抽带了出来,这些淫液除了顺着小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内侧慢慢流下外,有很多都从密穴上直接滴在小莹两腿间最下面的泥地上。

“天呐…好爽…嗯…好舒服…”小莹舒服的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着。同时她还时不时的抬头看了看四周山间荒野!如果想靠父亲也指望不上了因为他此时正全神贯注的在拚命的弓著屁股抽插著,所以安全的活就要靠她自己干了。

“扑滋,扑滋,扑滋”的抽插声在墓前不断的响起,也不知道墓里的俊凯母亲能不能听得见,看得见!

“嗯…好爽…嗯…嗯…嗯…”小莹被父亲抽插的越来越舒服的起来,只见她双脚站在墓地的泥地上,两条手臂紧紧的缠绕住父亲的脖子,前胸两只饱满丰挻的乳房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的胸膛上,口中不断的发生销魂般的呻吟声…

此时父亲已经连身上都是汗水了,都六十岁的人了,这样站着一口气抽插了七八分钟,就是年轻人也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所以他已经有些力不从身了,很显然,抽插的速度也有些缓慢下来了,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起来,满脸都是汗水,以前干农活也没有流过这么多的汗水!

小莹当然知道父亲已经很累了,本来是想再给他点小恩小惠的,但是见他都已经累成这样了,如果再奖励他,他一兴奋,还不得累死他啊?

但是蜜穴是要靠快速抽插才会感到舒服,才会有快感的,所以此时的小莹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连呻吟声也不那积极了!

“梦…梦莹,换…换个姿势吧…”父亲终于感到自己已经累的不行了。

“这里啥都没有,怎么换姿势啊?你不会要我扶在坟头吧?”小莹带着惊讶的语气对父亲说。

“我有办法!”父亲说道。

“嗯?什么办法?”小莹本能的问道。

“你先把手臂放下来!”

小莹听了就本能的把两条手臂从父亲的脖子上收了回来,但是的俏脸上都是疑惑,不知道父亲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扑滋”一把,父亲把肉棒从小莹的蜜穴中抽了出来。

“呀…”小莹娇喘一声,因为本能被肉棒撑得满满的蜜穴突然变成空荡荡的,感到非常的难受。

刚从蜜穴中抽出来的整根肉棒湿漉漉的!

小莹偷偷瞄了一眼父亲胯间湿漉漉的肉棒,顿时羞涩的俏脸一热,然后又像做贼心虚的抬头看了看四周,见还是没有一个人影。

“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有人来的!”父亲见小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抬头看四周了,所以就对她说,叫她放心。

“警惕一些总没坏处,这毕竟是个山上,万一有人上山了,那可怎么办?”小莹白了父亲一眼说。

“嗯嗯,也是哦!”父亲边应道,边又对她说:“梦莹,你把身体转过去,再把上身伏下,把屁股翘起来!”

“这…这能行吗?”小莹有些紧张,也有些担心!前面没有一点点的支撑物,这样悬空站着让父亲从后面抽插,她心里真的连一点底都没有。

“你把双手分别支撑在你的两个膝盖上…”父亲说着就本能的看了看小莹的两个膝盖。见膝盖上褶皱着运动裤,上面还有一条内裤,再上面就是两截裸露出来雪白光滑的大腿与赤裸裸的下体!

既便心中有些悬念,但小莹还是把身体慢慢转了过去,把赤裸裸的屁股对着父亲。可能也是蜜穴被抽插到一半实在是太难受了的原因,所以不管怎么样也要试一下!

转过身体后,上身稍稍伏下,随着把两只葱嫩纤手支撑在膝盖上,整个身体也有稍稍下蹲,这样两个膝盖也有些特别突出了!而她的雪白屁股也就本能的撅了起来。

天呐,好羞人哦!

在野外的山间,而且还在婆婆的坟墓前做出这么一个撅起屁股的姿势,小莹真的感到特别的羞涩。

父亲已经站在她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后面,见她已经撅起屁股,两只粗糙的手掌分别扶在她两侧的细腰上!胯间湿漉漉的硕大肉棒正好对着小莹双股之间下端的饱满娇嫩的蜜穴。

此时的小莹上身向前稍稍下伏,半蹲在她婆婆的墓前,两只葱嫩纤手分别支撑在两个膝盖上,撅起雪白光滑的屁股。而父亲站在她的屁股后,两只粗糙的手掌分别扶在她两侧的细腰上,整个身体带着弓形,看上去有些猥琐。

突见父亲的屁股使劲的往前一挻,顿时就听见“扑滋”一声,他胯间的整根肉棒就插入了小莹双股之间的蜜穴中。

“呀…”随着肉棒的插入,双手只支撑两个膝盖上的小莹,整个身体也随着往前一扑,如果没有父亲扶住她两侧的细腰,她的身体怕是已经往前扑在地上了。

蜜穴中突然又被粗壮的肉棒给撑满,小莹本能的呻吟一声后就紧紧的咬著下唇,这样只靠双手支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前身悬空,刚才的插入,要不是有父亲扶住她的细腰,早就扑倒在地了。所以她感到她的整个身体已经失去了自我控制,而控制权已经完全交给了父亲。

小莹屁股后面的父亲弓著身子,一副猥琐的样子,见胯间的肉棒已经顺利的插入了蜜穴中,顿时脸上就透露出惊喜之色,因为他与小莹都没有玩过这个姿色,要不是在墓地前没有其它的支撑物,平时在家里恐怕打死小莹也不会以这么个羞涩的撅臀姿势让自己从后面操她的。

双手紧紧捧住小莹两个细细的侧腰,把胯间的鸡巴从她双股之间的蜜穴中拔出一半多,再把削瘦的屁股用力的往前一挻,顿时又听见“扑滋”一声,拔出来的一半多湿漉漉的肉棒再次插回了小莹的蜜穴中…

“啊…”随着父亲的插入,小莹的整个身体猛烈的往前一送,幸好她的细腰被父亲的双手紧紧拉住,她才没有卧倒在地!

“扑滋”一声,父亲拔出又使劲的插了进去。

“啊!”小莹又惊叫一声。每次父亲从后面插入,她都感到无比的惊险,整个身体全部靠父亲帮她控制住。但也莫名的感到了刺激。

扑滋,扑滋,扑滋,父亲双手紧紧的抓住小莹两个细腰,开始有节奏的抽插了起来。

而小莹两只葱嫩纤手紧紧的支撑在自己的两个膝盖上,每次的插入,她的整个身体都会猛烈的往前卧去,但都是被父亲给控制住了!

随着多次的抽插,小莹也慢慢的有些习惯了,刚开始都是心惊胆战的,就怕被身后的父亲给抽插的被卧倒在地,所以之前她的注意力全在心惊胆战上了,蜜穴中被肉棒抽插著倒变成了次要!这时已经习惯了,所以注意力又集中在被抽插著的密穴上去。

“嗯…嗯…嗯…”知道每次的插入父亲都会把她的两个细腰紧紧拉住的,所以小莹也不再心惊胆战了,随着蜜穴被抽插的越来越湿润起来,舒服感也一波接一波而来,小莹已经忘记了此时身处野外的荒山中,并且还在她婆婆的坟墓前撅起屁股被父亲从后面操她。所以越来越舒服的她就情不自禁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站在小莹屁股后的父亲弓著身子越插越有劲了,可能是在野外,也可能是在俊凯妈妈的坟墓前,还可能是因为小莹第一次在野外,而且还主动撅起屁股让他从后面操,这一切切的可能都让父亲感到特别的兴奋与刺激,所以抽插的速度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

随着父亲飞速的抽插,小莹的蜜穴被粗壮的肉棒给抽插的越来越湿润,越来越舒服起来,淫液不断的被肉棒抽带了出来,此时她那饱满娇嫩的蜜穴外围已经积累了很多的黏液,有些直接从密的掉在地上,有些顺着她两条白嫩大腿的内侧慢慢的流下来…

“呀呀呀…”可能是父亲操得有些凶猛,每次的插入,硕大的龟头都能触碰到蜜穴最深处的子宫上,所以小莹兴奋的连声喊叫了起来。

此时,只见小莹俏脸上的表情是非常复杂的,似是哭腔与痛苦,又似是享受与陶醉!

“嗯…不行了…好累…嗯…腿…腿都酸痛了…嗯…”大概四五分后,小莹感到很累了,毕竟这样半蹲著身体,前身又无可支撑物体,再说半蹲著是最累人的,双腿已经有些酸痛,都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所以就边呻吟边说了出来。

“梦莹,把你的两条手臂给我…”父亲听了连忙停止了抽插,然后对她说。

“干嘛?”小莹不懂父亲的意思,自己的两只手掌好好的支撑在两个膝盖上,如果反伸到身后给父亲,那自己真的连一点点的支撑力也没有了。

“你给我就是!”父亲带着焦急的语气说。

小莹听了只能把双手从两个膝盖上收了回来,然后满脸疑惑的把两条手臂往身后伸去。

父亲一见,也连忙放开小莹的两个细腰,然后两只粗糙的手臂分别握住小莹往后伸的两条手臂,接着她说:“你也抓住我的两条手臂!”

当小莹反手抓住父亲的两条臂手后,才明白父亲的意思,这样与父亲的手臂互相交缠着,自己的身体也有一半的控制权了。比之前安全多了!同时本能的把双腿也直了起来,比半蹲著是舒服多了。

“抓紧了!”父亲说了一句后,双手紧紧抓住小莹的两条手臂,边开始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呀…”小莹轻呼一声,感到蜜穴中再次舒服起来,同时两只葱嫩纤手紧紧的抓住父亲的两条手臂。

扑滋,扑滋的抽插声又在野外山间的墓地前响起来。

“嗯…嗯…嗯…”小莹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因为这样站直了双腿,而且还反手抓住父亲的两条手臂,比之前舒服多了。

而父亲边紧紧握住小莹的两条手臂,边使劲的挺动屁股抽插著,每次的插入也比之前更深了。

“呀呀呀…好爽…啊…不可以…天呐…碰到子宫了…爽死了…”小莹前身悬空着,两条手臂反伸到她的身后,与父亲的两条手臂互相交缠着,手掌紧紧抓住他的手臂!蜜穴最深处的子宫被每次插入的硕大龟头给顶碰的都控制不住的喃喃自语起来了。

“扑滋,扑滋,扑滋”,粗壮的肉棒在越来越湿漉漉的密穴中飞速的抽插著,随着肉棒的插入,裂缝里面两的两片娇嫩小阴唇也会随着被带入蜜穴中,随着肉棒的拔出,两片小阴唇也会随着被带出蜜穴,煞是好看!

只不过小莹这样站着的姿势父亲是看不见的,就连深沟中的娇嫩屁眼也一丁点也看不见!

父亲一直对小莹的娇嫩屁眼非常的好奇,但是小莹从来不让他碰一下的,父亲只能在后日式时用眼睛看看而已,没有小莹的容许,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怕惹怒了她,以后什么也没得玩了!

当然,父亲是非常贪婪小莹那娇嫩粉色的诱人菊花了,这次在老家,一定要想办法玩弄一下她的诱人菊花!

第六章墓前高潮

此时,在野外的深山里面,两个男女下体赤裸裸的站在一个坟墓前,他们的站姿也是真够另类的!

女的裤子被脱到膝盖上面,裸露出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及整个白花花的下体,她正站在男的身前,撅起的雪白屁股对着男的小腹,两条手臂反伸到身后紧紧反抓住男的要条手臂。

而男的站在女的屁股后,下体也是赤裸裸的,不过他的裤子及内裤已经掉在两只脚上。整个削瘦的屁股与两条腿全部裸露在外,他的小腹及内胯间正在女的雪白屁股上拚命的撞击著,而他的两只手掌紧紧拉住女的两条手臂,不让女的身体往前卧倒。这两男女就是父亲与小莹。

扑滋,扑滋,父亲两只手掌紧紧拉住小莹的两条手臂,弓著身体不断的挻动着屁股抽插著…

“嗯…嗯…好爽…好舒服…嗯…呀…碰到了…”而小莹也被抽插的越来越舒服起来,蜜穴中的快感一波接一波而来,再加上这个站着的后日式姿势,还有在野外山上的婆婆坟墓前,都能使她感到特别的刺激。在荒野的山上,没有任何人的骚扰,可以肆无忌惮的发出诱人的喃喃自语声。

父亲也是越战越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胯间的肉棒都不知道是怎么插入蜜穴中?怎么从蜜穴中抽出来的?

“呀呀呀…天呐…不行了…好爽…啊…要…要出来了…好爽…”大概七八分钟后,小莹可能到高潮的边缘了,只见她兴奋的俏脸带着哭腔喊叫了起来。

父亲知道她快要达到高潮了,所以两只手掌紧紧拉住小莹的两条手臂,弓著身体屁股拚命的挻动着…

顿时只见他胯间的肉棒像打桩机似在蜜穴中飞速的进进出出。

“呀呀呀…天呐…太爽了…啊…不行了…出…出来了…”随着小莹突然的兴奋喊叫声,只见她的整个身体猛烈的颤抖了起来,随着从她的蜜穴中涌出一股淫液,已经达到了高潮!

而父亲一见,连忙把肉棒从她湿漉漉的蜜穴中拔了出来,他才不想就这么快的檄枪呢,今天在山上,机会也非常难得的!

当肉棒从蜜穴中拔出来时,只见饱满的两块大阴唇之间的裂缝开了一个空洞,从里面流出一股淫液,看上去极其淫靡!

此时,翁媳俩的手臂还是互相紧紧交缠着,小莹的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著,还在感受的高潮后的愉悦。

大概两分钟后,小莹的身体也停止了颤抖,逐渐的从高潮中平静了下来,然后把上身直起来,双手也松了了父亲的两条手臂。

父亲见她已经平静了,也松开了她的两条手臂。

把两条手臂从身后收回来,小莹顿时感到自己的手臂有些疼痛,那是刚才被父亲粗糙的有劲的手给抓的!刚才被抽插的舒服时,感不到两条手臂的疼痛,此时停下来了,就感觉到有些疼痛了。

光着下体,互相揉了揉两条手臂后,小莹连忙从随身带着的胯包里拿出一些纸巾,分一半递给父亲:“快擦一下吧!”

“这…”父亲并没有接过纸巾,而满脸都是为难之色。

“怎么了?”小莹问他。

“你看…还这个样子…”父亲为难的说,边低头看了看了他的胯间。

小莹本能的往他的胯间一看,顿时俏脸一红,也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脸露为难之色。原来他胯间的命根子还是那么的粗壮坚硬。

“你给我老实点,别胡思乱想!这可是在山上,刚才已经这样了,不能再乱来了!”小莹边说边拿着纸巾只管弯腰擦著两腿间的黏液。

“你爽过了,就不理我了?那有这么干的?”父亲不敢正面对小莹说,只是在嘴巴里唠叨著。

小莹听了先是愣了愣,然后俏脸一红,毕竟刚才父亲拼着老命让自己舒服,现在自己舒服过了,就不搭理他了,这岂不是过桥拆板吗?

“你先把下面擦干净,把裤子拉上,咱们不能再在这里做了!找…找个别的地方去…”小莹俏脸一红,羞涩的咬了咬下唇后低声对父亲说。

啊!父亲听了顿时脸上就透露出惊喜之色,连忙高兴的答应道:“好的,好的,呵呵!梦莹,快把纸巾给我!”

小莹见父亲高兴的样子,又想起刚才拚命让自己舒服,顿时心中也高兴,就把纸巾递给父亲。

父亲高高兴兴的接过纸巾,然后放在胯间擦了起来…

小莹擦干净了两腿间私处的黏液后,就把手中的脏纸巾扔在了坟墓前的泥地上,如果仔细往地上一看,不难看出来,被捏成一团的白色纸巾上黏糊糊的!

先拉上内裤,再把白色运动裤也拉了上来,小莹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同时一直悬著的心也就放松了!毕竟在芒野山间,这样裸露著下体真的是一点点的安全感都没有!此时拉上裤子,才感到有了安全的保证!但是想想刚才也真的是蛮刺激的!

小莹是个女博士,当然知道什么叫露出了!当时心中还很鄙视那些露出的女人们呢,怀中她们心理变态的!想不到今天自己也会在野外露出,并且还感到了特别的刺激!同时也理解那些喜欢玩露出的女人们,原因她们都是在寻找刺激呢!

这时父亲也已经擦干净他的胯间了,并且也拉上了裤子!但是看上去却并不雅观,因为他的裤裆里搭起一个大帐篷。

小莹见了俏脸一红,但又忍不住的抿嘴笑了笑。

“梦莹,咱们离开前再拜一拜你的姐姐吧!”父亲这时又恢复了严肃之色!但他胯间的大帐篷与他脸上的严肃表情极不相配!

“好的!”对为先人,小莹还是很尊敬的,应了一声后就端端正正的站在婆婆的墓前鞠了三个躬!

然后父亲也站在墓前鞠了三个躬后,口中说道:“淑芬,你也看见了,刚才我与梦莹在你的墓前已经行过房了,你现在就放心的!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不用再担心我了,你在地下好好安息吧!现在我与梦莹要下山回家去了!明年的清明节再来看你!”

小莹听了满脸也都是严肃的表情!

“老婆,咱们现在回去吧!”父亲说完就转身对小莹说。

“嗯。”在这么严肃的气氛下,父亲喊小莹老婆,她居然没有一点点的反感。

父亲拿起锄头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拿起扫把后就对小莹说:“老婆,咱们走吧!”

父亲绝对是个很聪明的人,见在俊凯妈妈的坟墓前,喊小莹老婆她不会反对的,所以就趁这么好的机会就又喊她老婆了。因为只离开坟墓,如果再喊她老婆,那这比较困难了。

父亲肩上扛着锄头,另一手里拿着扫把走出了坟墓。

而小莹什么也不用拿了,上山带来的纸祭品已经火化给婆婆了!所以下山两手空空的,只有肩膀上挂着一个精致的挎包跟在父亲的身后。发现下山的路的真的很难走。

“好难走呀…”才走了五六步,小莹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梦莹,这条下山的路比上山还难走,你就拿着扫把当拐用吧!”父亲边说边转过身把手中的扫把递给小莹。

小莹连忙接过扫把当拐杖用,果然比没有支撑好多了。

从墓地到山沟下面的这条下坡泥路需要走十来分钟,也是最难走的一段泥土路了!幸好小莹有扫把当拐杖,才好走了一些,如果没有的话,她可能真的走不了这段路的!都说上坡容易下披难!小莹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梦莹,你看见下面山沟里的那小凉亭了吗?”下坡路走到一半的时候,父亲就指著下面山沟的方向问小莹。

小莹本能的顺着父亲的手指一看,只见山沟的东边有一个小凉亭!刚才上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此时从上面往下看,却看看的清清楚梦!

“嗯,看到了!”小莹边小心翼翼的往下坡泥土路上走着,边应道。

“这个小凉亭是爸的村庄筹钱盖的!”父亲说。

“把亭子盖在山沟里干嘛呢?一般凉亭都是盖在最高处的啊!”小莹有些不解的问父亲。

“是的,凉亭一般都盖在高处的,那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凉亭会盖在最低处的山沟里吗?”

“不知道呢,为什么啊?”小莹问道。

“是因为农忙的季节在山上干农活的村民比较多,有时太阳太烈了,有时突然会下雨,所以这个凉亭就是给村民避暑躲雨用的!”父亲解释著对小莹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莹听了才恍然大悟。突然又想起来问道:“爸,那你平时在山上干活也经常去那个小凉亭避暑躲雨吗?”

“嗯,是的,有时太阳太烈了,就在凉亭里避避暑!有时突然下雨了,也会去凉亭里躲躲雨的!”父亲回应道。

“看来这个小凉亭还是蛮重用的!咯咯!”小莹娇笑着说。

“嗯,是蛮重用的,呆会更重用呢,呵呵!”父亲听了就讪笑着说。

“现在的太阳又不烈,又没有下雨,重用什么呀?”小莹随口对父亲说。

“梦…梦莹,呆…呆会咱们就到那个凉亭里接…接着做…”父亲带着胆怯的语气吞吞吐吐的终于说了出来。

啊,小莹听了顿时俏脸一红,本以为父亲已经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此时居然提了出来,而且还想在下面山沟中的小凉亭里做,瞬时就莫名的紧张害怕了起来,但内心的深处才又莫名的感到了一些兴奋与刺激。

“爸,回家我再给你吧!”此时的小莹既便是明知道父亲是不会答应的,但她还是能拖就拖一下的对父亲说。

“你…你说什么呢?”父亲听了非常惊讶的问小莹。

“回家再给你呀!”小莹又说了一次。

“你看看爸这里!”父亲突然转过身体,指着他的裤裆对小莹说。

呀,小莹见了顿时俏脸一热,同时还透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父亲的裤裆一直搭著一个大帐篷,刚才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走这条下坡泥土路的!也真的是难为他了!

“看到了没有?”父亲见小莹俏脸上的害羞与惊讶的表情,心中一喜,就问她。

“你…你再忍忍吧,到了家里就成了…”此时的小莹连说话都没有底气了。

“怎么忍啊?你知道刚才爸走着有多难受吗?”父亲没想到小莹还是说了句原话!顿时就带着埋怨的语气对她说。

“这…”小莹当然很理解父亲的,胯间挻著一根坚硬的命根子,而且还穿着内裤与外裤,走的又是这种非常难走的下坡路,肯定会非常难受的!所以被父亲问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梦…梦莹,咱们就到那个凉亭里吧,好不好?”父亲这时可怜兮兮的带着哀求的语气对小莹说。

父亲已经对小莹很了解的,知道她是吃软又不吃硬的性格,只要自己每次透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她百分之九十都会答应自己的!

“可…可是这个凉亭太不保险了…”小莹还是很担心!刚才在婆婆的坟墓前做,毕竟坟墓的四周都种著柏树,虽然在野外,但还是有些被柏树遮掩住的!但是下面山沟里的那个凉亭就不一样了,四周没有一点点的遮掩物,只要有人上山,百分百就会被上山的人一览无余的!当然会有所顾忌的。

“你放心,现在这个季节绝对是没有村民会上山的!爸在这里生活大半辈子了,你难道还不相信爸吗?”父亲都真想把心掏出来给小莹看了,让她好相信自己说的话!

“真…真的不会有人来吗?”很显然,小莹已被父亲有些说通了,就带着没有一点点低气的语气问父亲。

“真的啊,爸还能骗你吗?保证不会有人上山的!”父亲都只差拍胸脯保证了。

“那…那咱们先下去再说吧!”小莹心里已经是同意了,但是嘴上还是这么说。

“好的,好的,呵呵…”父亲当然是知道小莹已经同意了,顿时连忙高兴的对她说,边又开始往下坡泥土走去。

小莹俏脸有些红,心中也是有些紧张的,只见她边小心翼翼的往下面走去,边时不时的看向下面山沟中的那个小凉亭,还看了看了四周。虽然目前是毫无人影,但不保证接下来会不会有人上山。

如果在凉亭里与父亲做那事,安全感是一点点也没有的!所以小莹还是非常紧张与羞涩的!

但是内心的深处却莫名的感到特别的兴奋与刺激,并且还有期待与渴望!

自己以前鄙视那些喜欢露出的女人,没想到现在自己也会在野外做那种事了,并且也感到了兴奋与刺激!

翁媳俩小心翼翼的终于走到了山沟!刚才那一段下坡路已经把小莹累的都出汗了!只见她精致白嫩的俏脸上都出现汗丝了!呼吸也有些急促。

“现在好了,都是平路了!呵呵…”父亲笑着对小莹说。

终于下来了,小莹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虽然前面都是平路,但离那个凉亭也越来越近了,内心也越来越紧张了起来。

“咱们到那边的那个凉亭去!”父亲看着东边的凉亭,同时也看到了希望,光明就在前方!所以就急不可待的对小莹说。

说完,父亲就快步往小凉亭的方向走去…

而小莹却是怀着紧张与羞涩的心情跟在父亲的身后走着。

往小凉亭的都是平路,所以父亲走的特别快,他也是为了快点到凉亭,毕竟胯间的命根子已经非常的难受了,再加在凉亭里与小莹做那种事比在家里做还要的刺激多!所以越走越快,巴不得早点到凉亭。

“爸,你干净走那么快呀?”小莹都有些跟不上了。

“爸下面难受的很,想早点去凉亭呢!”父亲也是实话实说。

“你走那么快不难受吗?”小莹听了俏脸一红,没好气的对他说。

“到了凉亭不就会舒服了吗?”父亲又没皮赖脸的说。

“你…”小莹听了顿时被羞涩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同时也被气的连丰满高耸酥胸都急促的起伏起来。

“难道不是吗?呵呵!”父亲见小莹恼羞成怒的样子另有一种韵味,顿时就笑着反问了她一句。

小莹听了羞涩的咬了咬下唇,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俏脸羞红,默默无语的跟着父亲往凉亭的方向走去…

通往凉亭的都是平路,所以翁媳俩很快的就来到了凉亭里!

亭子不是很大,是用六株木柱立成的六角亭,除了入口,其它五面都有一条长木厚板的座位!而亭子五面还是木栏杆!

“这凉亭不错吧!”一进入凉亭,父亲就兴奋的对小莹说!话中意思很显然,说这凉亭里面全是支撑物,不像在墓地前连一丁点的支撑物都没有。

小莹是女博士,当然能听出父亲话中之意了,顿时精致漂亮的白嫩俏脸上就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但她还是像做贼心虚似的举目往停外的四周望了望…

第七章凉亭露出

虽然四周没有人影,但是在这个完全没有遮掩物体的凉亭里,小莹还是紧张的心头呯呯乱跳!俏脸也因为羞涩而透露出了红晕。

之前在婆婆的坟墓前,周围还有些柏树,比这个赤裸裸的凉亭要好上一些!

“梦…梦莹,快把衣服脱了吧!”父亲可能胯间的命根子已经受不了了,从坟墓一直到这个凉亭里,他裤裆里的命根子可都是一直挻立著的!也真的是难为他了,所以一到凉亭,他就有些猴急了!

“还…还是只把裤子脱了吧!”小莹两只漂亮的美目偷偷瞄一眼父亲的裤裆,就带着羞涩与紧张之色低声说道。

其实,刚才在从坟墓到凉亭的那段难走的下坡小泥路上,小莹见父亲说在这个凉亭的做时,她除了羞涩与紧张外,内心还是莫名的有些渴望与期待的,因为她感到特别的刺激,难怪那些喜欢露出野战的人会经常在野外寻找刺激呢。

露出野战的人并不是心理变态,而且因为他们平时生活过的太单调了,每天上班,回家,睡觉,再上班回家睡觉!所以才会想去外面寻找刺激,以调剂一下太单调的生活,所以现实中有很多男女喜欢在外面车震与野战。他们有公务员,教师,政府人员,律师,医生,反正各行各业的人都有!

所以小莹知道要在这个凉亭里做那种事后,她就被兴奋刺激的浑身难受了,生理的反应也是越来越强烈起来,全身闷热难受,特别是她的两腿间,她都感到从私处渗出来的蜜汁把内裤都弄湿了一大片。

“这…这次就把衣服都脱了吧!”父亲带着兴奋的语气对小莹说。

“什么?”小莹听了惊讶的杏眼都圆睁了!要是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万一有人上山了,那就麻烦了!相对来说,如果只脱下裤子,那有人上山了就只要把裤子拉上来就可以了!所以还是有点点安全可讲!要是全身赤裸裸的,那这连一丁点的安全也没有了!所以小莹才会这么惊讶的盯着父亲看。

“梦莹,爸都跟你说好多次了,保证不会有村民上山的!再说脱光了你不觉得更刺激一些吗?你看看,在这野外的山沟凉亭里,全身赤裸裸的,那多刺激啊,是不是呢?”父亲苦口婆心的却说道。

小莹听了俏脸越来越红,一直在咬著下唇,好像在考虑中。父亲说的是没有错,把衣服全脱光了,全身赤裸裸的当然要比只脱下裤子刺激多了!再说这一次也是机会,要是回到大城市里了,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这次既然跟父亲来到这里,都已经有给自己放纵的心理准备了,还不如再放纵一次,毕竟在野外山沟的凉亭里,这种刺激的感觉太诱人了!

“那…那你先把衣服脱…”小莹已经下定决心了,咬了咬下唇后就带着羞涩之色瞄一眼父亲,然后低声他说。

父亲听了顿时喜出望外,老脸全是兴奋之色,刚才他也是随便说说的,压根就没有指望小莹会同意的,但是没想到她居然同意了,顿时高兴的他裤裆里面的命根子就更加的粗壮坚硬了。连四周也不看一眼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顿时,一具削瘦老头子的身体就裸露在野外的凉亭中,只见他身上的皮肤黝黑,但很结实,这都是因为他长期干农活锻炼而成的!特别是他的胯间,挻著一根杀气腾腾的大肉棒,这根肉棒比一般男人的肉棒要粗壮的多,整根棒身青筋毕露,硕大的龟头犹如刚出生小孩的拳头般大小。龟沟轮廓线条明显!此时马眼上还冒出一些透明的黏液,这种透明的黏液就是男人动情时会主动冒出来的润滑剂。

每次看见父亲胯间的庞然大物,小莹的芳心都会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动起来,既便是经常能看见这根庞然大物的,但是小莹每次看见都会为这根庞然大物而加快心跳!因为她太喜欢这根庞然大物了,就是这一根丑东西使她改变人生!

她对父亲胯间的这根庞然大物就像父亲对她的身体一样的迷恋!既便是经常看见小莹的裸体,但是父亲每看到一次,他都会更喜欢一次,更迷恋一次!

有些女人的身体男人只要看了两三次就会看腻了,但是小莹的身体父亲是十辈子也不会看腻的,而且还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迷恋!所以说小莹的身体是那种特别耐看的身体。

“梦莹,爸都已经脱光了,你…”父亲的意思很明显,要小莹也把衣服给脱了!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再放纵一次,再刺激一次,所以小莹先是本能的举目看了看凉亭外面的四周,见没有人影后,就咬了咬下唇后,红著脸,怀着紧张的心情把上身的白色运动衫脱了下来…

顿时只见她身上的雪白肌肤及一个水绿色的蕾丝胸罩就裸露在凉亭的空气中。

她里面没有穿别的衣服,只有一个胸罩,所以白色运动衫一被脱下来,里面几乎就是半裸了!只见她身上的肌肤犹如凝脂般白嫩细腻,光滑如玉!特别是两个罩杯,由于小莹的酥胸过于硕大,两个罩杯根本罩不住两只丰满的乳房,所以有两块雪白的乳房肉从两个罩杯的上端裸露了出来,硬是把两只乳房之间挤出一条深深的诱人乳沟。在她的胸前形成一条亮丽的风景线!

而父亲的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小莹的半裸的上身看,他都不知道小莹的身上的肌肤是怎么保养的,怎么会这么的白嫩细腻,光滑如玉,而且还晶莹剔透!又想起自己村庄里的那些女人身上的肌肤,黝黑还不说,而且粗糙的就你沙纸似的!与小莹身上的肌肤相比,真的是有天壤之别!人与人之间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别呢?

当小莹准备脱下白色运动裤时,出来本能的心理反应,只见她又像做贼心虚似的举目看了看凉亭外的四周,确定没有村民上山后才把白色运动裤脱了下来…

顿时只见她那两条修长匀称的雪白大长腿及一条同样是水绿色的蕾丝内裤就裸露了出来。

她的两条美腿极其漂亮,大小均匀!雪白光滑,圆润细腻,是女性中极其少见的两条美腿。

由于内裤太小的原因,所以一大片洁白光滑的小腹都裸露在外,只有一小片布匹遮掩住她的三角部位!而两片雪白的屁股肉也裸露在外!

其实这种半裸的身体要比全裸更加有诱惑力!有很多男人更加喜欢女人半裸的身体,这样能让男人有一种神秘感,更会幻想着三点式里面的美好!

“好美…”父亲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小莹半裸而高挑雪白的身体看,情不自禁的吐露出两个字来。

身上只剩下胸罩与内裤的小莹俏脸微红,同时内心也是非常紧张的,又本能的看了看亭外的四周,这也是她本能的心理反应。毕竟在这野外山沟中的凉亭了,不只是小莹,如果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会有这种本能心理反应的!更不用说小莹是个端庄优雅的女博士呢!

“梦…梦莹…”父亲已经被小莹半裸的身体给贪婪的只差流出口水了!如果此时他换成是任何一个男人,早就口水直流了。毕竟父亲不是第一次看见小莹的身体。

“干嘛?”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与内裤的小莹半裸站在凉亭里,见父亲喊她,就本能的转脸看着父亲。

“剩下的能不能让爸给你脱?”父亲带着小心翼翼的语气问她。

“不行!”小莹一口给拒绝了。

“为什么?”父亲想起在家里小莹也经常给自己脱衣服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呢?所以就问她。

“没有为什么!”小莹说完就把两条洁白圆滑的玉臂反伸到身后的玉背上,只一眨眼的时间就把玉背上的一排小扣环给解开了!

随着她就把胸罩从丰满的酥胸上取了下来,顿时只见两只饱满丰挻的雪白乳房裸露了出来…

她的乳房不是特别的硕大,也不是特别的小,而是男人们最喜欢那种大小,正好让男人一掌可握。

两只白嫩嫩的乳房在小莹的胸部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特别是乳房上的那两个粉色的乳头,此时已经变的发硬了,在乳房上显得特别的突出。

父亲忍不住的咽了咽唾液!既然眼前的这两只娇嫩的乳房被他摸过,而且还吃过,但是每次看见还是会控制不住的透露出贪婪无厌之色!

小莹又像做贼心虚似的举目看了看凉亭外面的四周,然后就把身上唯一的遮羞物“蕾丝小内裤”给脱了下来。

顿时只见她全身赤裸裸的站在野外山沟中的凉亭里,同时她也没有一点点的安全可讲了!就这样把女人身上最神秘的部位完全裸露在野外山间。羞涩紧张之中还感到特别的刺激。

由于她两块饱满的大阴唇上寸草不生光溜溜的,所以在她两腿之间若隐若现,极其诱人。

而稍稍隆起的阴阜上面是一片整齐乌黑的阴毛,在她的三角区上极其撩人!

两瓣雪白光滑的屁股之间是一条深深诱人的屁沟!女人身体最神秘最隐私,同时也最羞人的部位就隐藏在这条深沟中,所以男人们对女性的屁股沟都是特别神往的,总有想一探终究的欲望。

很显然,此时小莹已经是欲火焚身了,从她两腿间那湿漉漉的饱满蜜穴就能看的出来。

“还不快点?”小莹对正在用贪婪眼神盯着她赤裸裸雪白身体看的父亲说了一句。

她之所以没有让父亲脱内衣裤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在野外,她要速战速决,如果让父亲那粗壮的笨拙手掌帮她解玉背上的那排小扣环,是要花一定时间的。所以她才会那么主动的把身上的胸罩及内裤以最快的速度脱了下来,这也是她要争取时间的原因,在这毫无一丁点安全可讲的野外随时会有村民上山也没准的!

这时见父亲一直在用贪婪的眼神盯着她赤裸裸的身体看,想速战速决的小莹就要他快点了,想早点完事也早点有安全感。

“梦莹,是不是急着想爸的鸡巴操你了?”可能在这么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山路,熟悉的山地,熟悉的凉亭,父亲那农村没有素质的本性就本能的暴露了出来,居然对小莹说出这种粗话来。

“你说什么?”小莹听了顿时满脸惊讶的看着父亲,然对责问他。

“没…没说什么啊,呵呵!”父亲见小莹的表情不对劲,就连忙改口对她说,说完还尴尬的笑了笑。

“下不为例!”小莹知道父亲是本性难改,时不时就会对她暴几句粗口,所以也没有太责怪他,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警告他。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呵呵!”父亲连忙尴尬的拚命点着头保证著说。

“告诉你吧,我是看这里是荒山野外,所以不想耽误时间!”小莹可能怕父亲误会她,所以还是对解释说。

“爸知道的,爸知道的!呵呵!”父亲听了连忙陪笑着对她说。

“那还不快点,万一有人上山了,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在村里有脸再呆下去?”

父亲听了吓了一跳,他嘴巴上一直对小莹说保证不会有村民上山的,但是心中也是没有个底的,万一那个村民发神经了要上山看一看他种的土豆和红薯长得怎么样了,也是没准的!但是他内心的这种想法是绝对不能让小莹知道的,要不她绝对不会答应与自己在凉亭里做这种事的!

但在父亲的心中,越危险就越感到刺激,要不和在家里还有什么区别呢?

“对了,梦莹…”父亲好像突然想起来有话要问小莹。

“又怎么了?”小莹是不想再耽误时间了,但父亲却有那么一点想拖延时间,这样才会得到更大的刺激。所以小莹就带着不耐烦的表情问他。

“你…你想用什么姿势?”父亲带着兴奋的语气问她。

小莹听了先是愣了愣,然后俏脸一红,羞涩涩的边看了看凉亭里的木制座位,边低声说:“你…你坐在这上面…”

父亲听了顿时就高高兴兴的坐在木制座位上,因为他知道小莹是想胯坐在他的大腿上,这种像观音坐莲的姿势父亲是最舒服了,不但小莹两条赤裸裸的洁白玉臂会紧紧的缠绕在他脖子上,而且她丰满的酥胸就会在自己的眼鼻子底下晃来晃去。

见父亲已经坐好了,小莹全身赤裸裸的来到他的跟前,先把两只葱嫩纤手搭在父亲削瘦的双肩上,再抬起一条大白腿胯坐在他的两条大腿上。

顿时,父亲的两只眼睛一花,眼皮子底下就是两只白嫩嫩的丰满乳房,而又感到双腿上突然被压坐着一个雪白光滑的屁股,父亲兴奋的连忙把两只粗糙带有老茧的手掌伸出去紧紧的捧住压坐在他双腿上的两瓣雪白光滑的屁股!手感非常的舒服。

此时,父亲胯间的粗壮肉棒正抵在小莹小腹下面乌黑的整齐阴毛上。硕大的龟头紧紧贴在她洁白细腻的小腹上,朝上的马眼上已经积累了一些透露的黏液,也就是所谓的男人润滑油!

此时,小莹用一只葱嫩手掌搭在父亲的肩膀上,只一只玉手伸到她的小腹下面,握住本来紧紧贴在她小腹上的粗壮肉棒,然后借着双脚在地的力气,把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抬了起来,悬空在父亲的胯部上面,而被她握住的粗壮肉棒正好对准她两腿间的娇嫩饱满蜜穴上!

可能是父亲太兴奋了的原因,小莹握住肉棒的手也感觉出来整根棒身在不断的勃动着,脆弱无绑鸡之力的葱嫩玉掌都差点驾驶不住它了。

然后小莹握住棒身,把硕大的龟头对准自己两腿间早已湿漉漉的裂缝上,再把两瓣雪白的屁股慢慢的往下压…

“呀…”随着硕大的龟头慢慢把裂缝挤开,小莹紧锁眉头轻呼一声。

可能是小莹想速战速决的原因,所以她把屁股使劲的往下一坐…

顿时就听见“呯”的一声,只见整根肉棒全军覆没在湿润的裂缝中。

“啊!好爽…”父亲感到整根肉棒一下子埋入了一个热乎乎又湿润的泥潭中,顿时舒爽的就昂脸欢叫了起来。

“呀…”小莹也吟叫一声,因为密穴突然被一根粗壮硕大的肉棒填得的满满的,整个身体本能的都紧绷起来!蜜穴中的褶皱嫩肉也随着紧紧包裹住粗壮的肉棒!

“啊…”肉棒突然被紧紧夹住,父亲舒爽的再次昂脸欢呼一声。

天呐,顶到子宫了,好爽哦!

小莹兴奋的在内心喊叫着说,毕竟刚才把整个屁股使劲的坐下来,整根粗壮的肉棒连根插入了蜜穴中,硕大的龟头也紧紧的顶在密穴最深处的子宫上,那种既难受又舒爽的感觉便使小莹兴奋的忍不住在心中欢叫着…

第八章悬挂在身

父亲粗糙的双手紧紧捧住小莹两片白嫩嫩的屁股开始配合着她的动作。随着她屁股的抬起,父亲也随着用捧住她的屁股往上抬,这便使小莹也省力了不少。

“唔…唔…唔…”小莹两条洁白的玉臂紧紧勾缠在父亲的脖子上,边使劲的抬动着两瓣雪屁,边娇喘著。

随着她的动作,只见她胸部上两只丰满高耸的雪白乳房也随着在颤抖著。在父亲的眼皮子底下好似跳舞,又好似在挑逗勾引他。

而父亲边捧著好的雪屁配合着,两只眼睛边贪婪的盯着她胸部上的两只在跳舞著的乳房看。

小莹的两个乳头特别的娇嫩,虽然生过孩子,但是颜色还是这么的鲜艳,此时乳房已经发硬,那是她动情了的原因!而乳头周围的乳晕也是极其迷人!

父亲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液,最后终于忍不住把他的老脸埋在小莹雪白的酥胸上,张开嘴巴含住一个娇嫩发硬的粉色乳房就吮吸了起了…

“嗯嗯嗯…不要…”敏感的乳头突然被父亲宽大的嘴巴含住吮吸著,小莹兴的轻声喊叫着。屁股抬动的抬动的就更疯狂了。

被自己孙女甜甜与儿子俊凯吮吸过的乳头此时被自己这个公公吮吸著,父亲兴奋的肉棒越来越坚硬,在小莹越来越湿润的娇嫩蜜穴中抽插的更畅通了。

胯坐在父亲双腿上的小莹使劲动作了四五分钟后,也不知道是有些累了还是觉得压坐着旋转会更舒服,只见她开始把雪屁旋转了起来,这样硕大的龟头顶在蜜穴最深处的子宫上随着她的屁股的旋转,龟头也随着在子宫上摩擦著…

小莹可能喜欢上这种被龟头顶在子宫上摩擦的舒服感觉了,这种酥麻感便使她兴奋的忍不住发出喃喃自语声:“嗯…好爽…好舒服…嗯…天呐…太爽了…嗯…”

此时的她可能已经忘记了此时正身处野外山沟中的凉亭里,忘记了随时有可能会有村民上山的!

父亲的肉棒在湿润温柔的蜜穴中被旋转的也是十分的舒服,兴奋的他边捧住她的雪屁配合着她的旋转,边使劲含住她那娇嫩的乳头吮吸著!

小莹已经完全迷恋上这种旋转的舒服感觉了,只见她两条洁白的玉臂紧紧的勾缠在父亲的脖子上,屁股在疯狂的旋转着,龟头把子宫摩擦的越来越舒服,酥麻感都快感便使她都欲仙欲死了!兴奋的她口中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喃喃自语声:“嗯…天呐…好爽…好舒服…老公…嗯…”

听见小莹喊老公,父亲顿时兴奋的捧住她的雪屁配合的更拚命了!

“老婆…爽吧…”父亲兴奋的问道。

“嗯…好爽…老公…太爽了…嗯…嗯…你的龟头顶的人家的子宫好爽呢…嗯…”此时的小莹已经完全沉迷在性爱中,其它的事早已被她抛在脑后的云霄之外了。

父亲边配合着她使劲的旋转着屁股,边轮流吮吸着她两只娇嫩的粉色乳头,此时,两个迷人的乳房上全是父亲的唾液,看上去湿漉漉的!

蜜穴中的淫液不断的被粗壮的肉棒摩擦了出来,此时翁媳俩的交接处已经是黏黏糊糊一大片了,随着小莹屁股的旋转,都有些不堪入目了!

两个敏感的乳头随着被父亲嘴巴轮流的吮吸,此时比之色更发硬了,都有些充血了!

“嗯…抱我起来…”小莹胯坐在父亲的腿上屁股大概旋转了三四分后,她突然把两片红唇凑在父亲的耳边娇喘著对他说。然后把两条洁白的玉臂紧紧缠绕在他的脖子上。

啊,父亲听了顿时又惊喜又兴奋,小莹的这是要自己抱着她做啊,就连忙把两只手掌从她的两瓣雪屁上收回,然后分别抱着着她的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再使出全身的力气抱着她整个身体的重量站了起来。

随着小莹的整身体就悬空挂在父亲的身体上,而她的两条洁白圆滑的玉臂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但她也已经羞涩的把脸都埋在她的玉臂上,侧脸贴在父亲的脖子上了!

这次可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所以感到特别的羞涩。可能是她昨晚挂在父亲的身上边走边做感都特别刺激舒服的原因吧,所以此时她居然含羞提出来。

此时,父亲的肉棒还深深的插在她的蜜穴中,随着父亲的站起,肉棒在密穴中摩擦了一下,她顿时就娇吟了一声:“呀…”

父亲两条结实的手掌分别紧紧抱住小莹两条大白腿,使她的整个赤裸裸的雪白身体悬空挂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使劲的把他的身体往上端,深深插在密穴中的粗壮肉棒顿时就拔出了一半,再把她的身体放下来,肉棒又插回了蜜穴中…

“嗯…”小莹两条玉臂紧紧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胸部要只丰满的娇嫩乳房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的胸膛上。感受着悬空挂在父亲身上被抽插的舒服又刺激的感觉。

这样一具高挑柔软又性感的雪白美体悬挂在父亲的身上,实在是艳福不浅!而昨晚老刘头看一眼小莹那洁白圆滑的玉臂都晕头转向了!更不用说她此时整个身体赤裸裸的挂在父亲的身上。如果此时要是让老刘头看见了,他保证会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父亲开始吃边的把小莹的整个身体上下端放着,随着端放,胯间的肉棒也随着在密穴中抽插了起来…

“嗯…嗯…嗯…”小莹被刺激的不断发出娇喘声,这种整个身体悬空挂在父亲身上被抽插著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太刺激了。

小莹的身体也有100 多一点的重量,所以父亲还是有些吃力的,只见他成马步形的站在凉亭中央,抱着小莹两条大白腿拚命的端放着…

“嗯…嗯…嗯…”小莹的密穴被抽插的越来越舒服起来,淫液也不断的被抽插了出来,兴奋的她一直在娇喘著。

扑滋,扑滋,扑滋,随着父亲抱着小莹身体的上下端放,肉棒在蜜穴中抽插著所发出来的声音在山沟中的凉亭中回荡著…

如果此时有村民上山,一到高处的山峰,就能看见下面山沟中的凉亭里,两个全身赤裸裸的男女,男的站在凉亭中央,女的全身悬挂在男的身体上!那是多么令人刺激的一副激情场景。

突然,父亲迈步向凉亭外面走去。

“呀…不要…”既便是全身已经投入刺激的性爱中,但是小莹一见父亲抱着她赤裸裸的身体往凉亭外面走去,顿时吓得惊叫一声。毕竟凉亭里还是稍微有一点点安全感的,而凉亭外面就是完全暴露在露天的野外了!

“梦莹,你不觉得外面更刺激吗?”父亲边抱着悬挂在他身上的小莹往凉亭外面走,边喘着急促的呼吸兴奋的对她说。

随着走动,他胯间的粗壮肉棒也随着在小莹两腿间的蜜穴中摩擦著。

刺激与舒服令小莹感到异常的兴奋,只见她两条洁白圆滑的玉臂紧紧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丰满雪白的酥胸也紧紧的挤压在父亲的胸膛上,本来两只饱满丰挻的乳房此时被挤压得扁扁的!不难发现有两坨雪白的乳肌从翁媳俩的两边侧胸缝隙中裸露了出来。

听了父亲的话,小莹整个悬挂在他身体上赤裸裸的雪白玉体被刺激的控制不住稍稍颤抖了一下!

不可否认,亭外比亭内更加感到刺激,小莹并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俏脸通红,羞涩的咬著下唇,在咽喉及鼻子中发出低微的娇喘声。

父亲已经抱着小莹走出了凉亭外,此时翁媳俩赤裸裸的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在山间野外,头顶上就是蓝天白云,四周是青山绿林!这更令翁媳俩感到特别的刺激。

走出凉亭外,父亲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而且继续往前面的小泥路走去,随着走动,胯间的肉棒在蜜穴中也随着摩擦著…

“呀…你要干嘛…快停下…呀…嗯…不要再往前面走了…嗯…”小莹顿时就有了强烈的反应,边娇喘著,边恐慌的说。

“就走前面一点…”父亲两条手臂紧紧的抱着小莹两条大白腿,使她整个丰满雪白的屁股悬空在自己的身上,边吃力的说道。

“嗯…不要…”此时悬空挂在父亲身上的小莹已经没有一丁点的主动权,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如果父亲有力气,就这样抱着她的身体下山她也是毫无办法的!所以她只能从口中发出毫无意议的反对声。

所以她的话父亲是压根听不进去的,只管抱着她赤裸裸的雪白身体往前走去,身后的凉亭越来越远了…

悬空挂在父亲身上的小莹已经羞涩的都感到无地自容了,要不是刺激支撑着她,她早就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

随着父亲的走动,蜜穴被肉棒摩擦的是无比舒爽,这比在床上做还要舒爽几分,主要还是在野外,又这样赤裸裸的悬挂在父亲的身上,感到特别的刺激与兴奋。

但是小莹还是不会忘记抬头举目看了看刚才上山的方向,毕竟万一有村民上山,都是从那个方向出现的!

父亲说的好像没错,现在根本没有人会上山的!这便使小莹也放心了不小。

“爸,你累不累呀?这么会折腾?”见父亲老脸上已经出现汗水,小莹带着责怪与心疼的语气问他。

“不累…”父亲边吃力的说了一句,边用两对手臂抱住小莹两条大白腿使劲的往上一端,然后又放了下来!

“啊…”小莹娇吟一声,这一端一放,肉棒狠狠的插入了她的蜜穴中,硕大的龟头就直接顶碰到蜜穴最深处的子宫上,感到全身都酥麻了。

“老婆,舒服吗?”父亲也感到硕大的龟头顶碰到一个带硬的东西,他当然知道这就是小莹的子宫了。

“嗯,舒服…”在这种时候,见父亲这么买力气,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在父亲的身上,所以喊自己老婆,小莹是不会计较的。

“嘿嘿,舒服就好!”父亲讪笑着说。

“快回凉亭里去吧!”小莹见已经离凉亭有二十多米远了,虽然感到刺激,但毕竟还是很紧张很害怕的!

“嗯。”父亲应了一声后,就抱着小莹赤裸裸的身体转了过,就边抽插边慢慢往凉亭走去…

“嗯…嗯…嗯…”随着父亲边走边抽插,肉棒在蜜穴中又是摩擦又旋转,舒服加上刺激便令小莹控制不住的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

而蜜穴中的淫水也不断的被搞了出来,一路滴在地上,直到凉亭内。

凉亭里毕竟有亭顶,还有六根柱子及栏杆,所以父亲一把小莹赤裸裸的身体抱回到凉亭里,她本能的舒了一口气。

“快把我放下来!”小莹带着惊恐之色对父亲说!

由于抱的时间比较长,当父亲把小莹悬挂在他身上赤裸裸的雪白身体抱到凉亭里时,他已经有些抱不动了,感到小莹两条大白腿在他两条手臂上的压力越来越重,所以手臂也无力的垂了下来,而小莹的整个雪白屁股也随着往下垂,肉棒也快脱离出蜜穴了,只剩一点点的龟头还留在蜜穴中,要不是小莹两条玉臂拚命的缠绕在父亲的脖子上,恐怕此时她的整个身体已经从父亲的身上掉下来了。所以她带惊慌失色的语气要父亲快把她的身体放下来。

父亲已经也是尽力了,连忙把她两条大白腿放开。

双脚一落地,小莹的身体才得到自由,同时悬著的心也放松了。

“梦莹,你双手扶在柱子上…”把小莹的身体放下来后,父亲就连忙对她说。

小莹当然明白父亲的意思,也连忙把两条洁白圆滑的玉臂从他的脖子上滑落了下来,胸部一脱离开父亲的胸脯,丰满的两只白嫩的乳房又恢复了原因,饱满,浑圆,丰挻!极其诱人。

来到一根柱子前,小莹把两只葱嫩纤手扶在柱子上。上身稍稍向前伏下,两瓣雪白的屁股就本能的翘了起来。

父亲见她已经翘臀摆好后日式姿势,胯间挻著一根刚从蜜穴中拔出来湿漉漉的粗壮肉棒来到她的屁股后面,然后一手扶在她的细腰上,另一手握住胯间的肉棒对准她两股之间最下端的蜜穴,削瘦的屁股用力往前一挻…

顿时只听见“扑滋”一声,整根湿漉漉的粗壮肉棒连根插入了小莹双股之间的蜜穴中。

“呀…”感到蜜穴再次被粗壮的肉棒插入,小莹控制不住的吟叫了一声。

见胯间的肉棒已经顺利插入了小莹的蜜穴中,父亲也是爽的差点要欢呼出来,然后双手分别扶住小莹两边的细腰,开始挺动屁股抽插了起来…

而小莹两只葱嫩纤手扶在柱子上,翘起两瓣雪屁让父亲从后面操她,舒服的她不停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大概抽插了十多分钟后,可能是在凉亭里做这种事,翁媳俩都感到了特别的刺激,在小莹到高潮边缘时,她不要父亲内射在里面,因为上山她没有带避孕药。

所以父亲就拔出来射在小莹两瓣雪白的屁股上。

翁媳俩从高潮与满足中恢复过来后,小莹就从她的挎包中拿出纸巾,要父亲把她屁股上的精液擦干净,而她自己也拿着纸巾放在她两腿间擦干净。

当小莹穿上衣服后,她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现在终于有安全感了!要是有村民上山也没事,也不用怕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小莹又从挎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对着镜整理好刚才有些散落头发,再在精致白嫩的俏脸上补了淡妆!

一切恢复正常后,小莹就转脸看了一眼父亲,见他已经把衣服穿上了!

想起刚才自己全身赤裸裸的悬挂在父亲的身上,顿时俏脸一红,如果以后老公俊凯想知道在他老家的事情,这么羞人的事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呢?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就对父亲说:“爸,咱们快下山吧!都中午了!”

“嗯,下山吧!”父亲说着就扛起锄头拿起扫把走出了凉亭。

小莹肩膀挂着精美的挎包也跟出了凉亭。

在凉亭到回去的山沟平路上,翁媳俩一直都是默默无语。可能是父亲刚刚射精满足的原因。而小莹也是由于刚刚高潮的原因。可能是他们俩体内的欲火已经排泄出来了,回想起刚才的疯狂与刺激,他们的心理还是感到有些尴尬的!而小莹俏脸上的潮红都还没退去。

走到山沟的尽头,就是上坡的山路,到了山顶就是下山回家的山路了!这条是石头路,比从婆婆坟墓下山的那条村民踩出来的泥土路还是好走的多!

但是父亲还是把扫把递给小莹当拐杖用,这样走起来还是安全多了。

大概花了十几分钟后,才来到山脚,小莹终于舒了一口气,看着金黄色的稻田,心情也随愉快了起来。

而父亲在稻田边的丝瓜架子摘了两条丝瓜,说是中午做丝瓜汤吃!还说这时纯绿色的,外面菜市场上是买不到这种丝瓜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