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之药 (1) 作者:射手

【催眠之药】

作者:射手发表于第一会所

前传,引子

大家好,我叫做杨东,是省城中医医院的一名医生。

今年我二十七岁,毕业于省城中医大学,以优异的而成绩被省城中医医院招录为一个医生。

本来经过一年的学习,我对这些中医医术可以说比得上医院那些大师级别的人物了,不应该是一个小小的医生的,但是,由于院长出国办事的缘故,现在无法帮我升职加薪,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回国。

不过,有些同事知道我即将升职了,很多来讨好我的,比如说,哪天我值日的,都有人主动代替我值日什么的,弄得我现在是差不多白拿工资了,因为我的医术高明,那些什么寻常的小病自然也就轮不到我咯。

只有那什么恶性难治疗的病,他们才会来请我出手,而且,我每一次出手,都可以把病人都全部医好,因此,大家都叫我杨神医。

我是二十四岁毕业的,在我毕业一年后,便是开始无所事事了,因为我要升职成副院长的消息已经被有心人打听到了,而且还有人说院长准备把他的孙女嫁给我,这下子,来讨好我的人,几乎每天都有,但更多的还是每天帮我值日的,让我每天来到医院的时候,都是没事情做。

于是,闲来无事的我,便是回到我的房子里,开始做实验了。

从高一的时候开始,我便是开始步入了那些催眠小说,本来觉得这些东西应该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也不是不可能。

那些什么催眠眼镜,可能是步于高科技的领域,我对这个领域一概不知,但是关于药物话,我可是知道一点。

虽然我毕业于省城中医大学,但是我对西医也不是两眼一抹黑,相反,我在西医方面也是很优秀,但是我打从心底还是抗拒西医的,之前实习的时候,我出手都是用西医的,但是自从有人传出那些消息后,我便是开始改行用中医了。

其实说起来,并不是只有高科技那些东西能够催眠,中医当中,也有催眠的药物,但是并没有配方,就算有,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拿得出来的,恐怕只有那些医术世家才能拿得出来了。

不过,恰巧的还是,我有一次走夜路,偶然见到一本上面写着什么鬼东西的泛黄纸张,那时候我是看不懂的,但是根据心底的感觉来说,我最后还是把这东西拿了回家,放在抽屉当中收藏着。直到现在,我闲来无事的时候翻到了这个东西。

以前看不懂这些,但是如今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宛如一个数学家再看奥数题一般,半响后,我脸色激动得涨红了起来,如果,如果这上面写的是真的的话……

于是,这两年来,一直有人帮我值日,除非有什么紧要的事情打电话给我之外,我都在家里研究这个药物,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研究,我终于把这药物研究了出来。

------------------------------

“这药的真实性还真不知道,如果是假的的话……”

我手中拿着一把粉末,这是就是我研究出来的那些药物,当初在研究的时候,并不去看这东西的真实性,现在研究出来了,还真的怕这是假的了。

“不管他了,等下去试一试就好了。”

犹豫可不是我的性格,我直接把这粉末导入了一个粉红色的杯子里去,看着这粉末溶解在了水中。

“小东?在不在啊!?”

在粉末在水中溶解之后,楼下传来一阵喊声。

“在啊,蓉蓉姐有什么事情吗?”

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谁了,这是我家对门的一对夫妻,他们是在去年刚刚搬过来的,前年刚刚结婚,现在都没有孩子呢。

这一年时间,我跟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不错的,尤其是蓉蓉姐,没事都是跑过来跟我聊天,而她老公是某个集团的高层,工资上万,因此蓉蓉姐没有上班。

蓉蓉姐他老公似乎是我老家那边的人,我当时就说了出来,没想到还真的是老乡!

于是,我跟他们家来往更加密切了。

我刚打开楼梯间的门,就见到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的少妇走了上来,正是蓉蓉姐。

“蓉蓉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在这么下去的话,你让社会上那些单身女性怎么活啊?”

以前因为我沉迷于研究,所以不怎么在意这个人妻,毕竟,别人娶了的媳妇,我自问没有本事抢来,而且也不想破坏人家的家庭。

直到昨晚,我终于研究成功了,这时候,我才发觉,蓉蓉姐居然这么漂亮啊!

“少贫嘴了!你看你,都二十八岁了,怎么也不见你找女朋友了啊?”

蓉蓉姐虽然嘴上这样说,不过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她是很受用的,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说她漂亮的。

“不急,我才二十八,三十在找,然后再结婚。”

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是家里爸妈都催着我快点谈女朋友,然后带回家给他们瞧瞧,或者生个宝宝出来,给他们带。

事实上,我的婚期也不远了,同事们说,院长想要把他的孙女嫁给我,这事情我还真以为是谣言呢,不过,谁知道,竟然是真的,而且还是他孙女主动提出的。

而院长上次回来给我升职成为了主治医生,然后便是当面让我见到他孙女,就这样成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至于这个消息,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了,毕竟,我连我当上了主治医师这个消息都没用跟蓉蓉姐说,蓉蓉姐也不知道我是省城中医医院的几大神医之一,我也不是那麽高调的人。

“你这孩子还真是。”

我拿起刚刚丢入粉末的那个杯子,端起来给蓉蓉姐,蓉蓉姐双手接着,咽了一口,听到我的话后,顿时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

“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

蓉蓉姐喝了一小口,然后身子忽然一僵,眼中呆滞了一下,旋即,三秒钟后,便是恢复了正常,把仅仅只剩下半杯的一次性杯子还给我,然后说道:“小东啊,这几天蓉蓉姐觉得有些舒服,你是当医生的,看看能不能帮蓉蓉姐治一治。”

我刚刚看到呆滞了一下的蓉蓉姐,顿时心中大喜,有效!

接过蓉蓉姐的水杯,然后放在消毒柜上面,听到蓉蓉姐的话后,我顿时眼珠子一转,说道:“那我试试把。”

听到我的话后,蓉蓉姐轻轻一笑,然后掀开了自己的衣衫,脱下之后,对着我说道:“来帮蓉蓉姐看看。”

我眼中闪过一抹淫色,然后走到蓉蓉姐身旁,坐在沙发上,蓉蓉姐也是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

双手先是在蓉蓉姐的香肩上按摩,然后微微朝下的一点,看着依然是闭着眼睛享受的蓉蓉姐,我顿时心中大喜,真的成功了!

强忍着想要XXOO的冲动,我知道,就算是成功了,也不能直接吃掉蓉蓉姐,这样会被她当成强奸的。

双手开始游荡,然后停留在了蓉蓉姐的那约莫C罩杯的酥胸之上,隔着胸罩摸著。

“小东,隔着按摩效果好像不好,你帮我脱掉可以吗?”

当然!

我直接掀开了蓉蓉姐的胸罩,然后一首揉捏著这如同果冻一般的酥胸,真爽啊!

大概揉捏了约莫几分钟左右,蓉蓉姐一脸潮红的睁开眼睛,扭头对着我吻了一口:“谢谢你小东,我感觉到好多了。”

然后蓉蓉姐轻轻的拿开的我的手,把胸罩放下,然后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去。

这是失败了吗?

当然不是!

我看过那张纸上的介绍,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蓉蓉姐,我刚刚帮了你一个大忙,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啊?”

听到我的话后,蓉蓉姐先是一愣,旋即说道:“当然可以,小东,你说吧,要蓉蓉姐帮你干嘛?”

“蓉蓉姐,你应该知道精液吧?”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听到这个都会有些尴尬的,但是蓉蓉姐没有,只见她点了点头说道:“知道啊!”

“那你知道,精液长时间存在于男性身体当中会对人不利的吗?”

“好像……是这么回事吧?”

蓉蓉姐有些不确定说道。

“蓉蓉姐,我是当医生的,这方面我比你更清楚。再说了,我以我们的关系,我有必要骗你吗?”

蓉蓉姐点头。

“那,蓉蓉姐,你能不能帮我榨取一下精液啊?我都二十八岁了,精液都这么久了,我怕对身体会不利………”

“哦!原来是榨精液啊!没关系,蓉蓉姐帮你就是。”

“额?”蓉蓉姐的反应之快出乎了我的预料,不过旋即,想到,是不是药物已经开始发作了?

当我还在考虑蓉蓉姐的态度的时候,蓉蓉姐却已经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掏出了阴茎,开始上下摆动了起来,一阵阵的快感从下身袭来,也让我的大脑直接当机,不管了,还是好好享受吧。不得不说蓉蓉姐的技术非常的好,还没几分钟我就射了,在一定程度上也摆脱了缠绕了我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

“呵呵,现在总好了吧,不会对身体不利了吧。”蓉蓉姐一边擦拭著刚我射在她身上的精液,一边笑着对我说道。我能就此收手吗?当然不能。

“这个啊,蓉蓉姐,你看看,肉棒现在还是挺起来的呢,这说明里面的精液还是太多了!看来你刚刚那办法是不行呢!”

我指著胯下依然一柱擎天的肉棒,对着蓉蓉姐说道。

“那怎么办啊?”

蓉蓉姐有些着急地问道,在她看来,自己连这点小事都不能帮到小东,真是太不应该了。

“蓉蓉姐,你知道物理当中的压力吗?”

听到我的话,蓉蓉姐一愣,旋即有些骄傲地说道:“这我肯定知道的!要知道当年我可是参加过全国物理竞赛的呢!”

“那你知道,塑胶管里面的水如果倒不出来怎么办?”

“当然要用东西来压出来咯!”

“那你看看,我的肉棒是不是应该也要这样啊?”

我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是啊!不过,用什么来挤压呢?”

蓉蓉姐眉头轻皱。

“蓉蓉姐,你忘了吗?你们女人的阴道不是很紧吗?这样就可以压了啊!”

“哦!”

顿时蓉蓉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旋即便是一脸的疑惑:“我记得,精液好像不能射在阴道里面的啊!这样的话不安全。”

不安全?

“为什么不安全啊?”

“因为我这几天是危险期啊,而且今天又刚好是排卵日。”

什么!今天不仅是危险期,还是危险期中最危险的排卵日,如果我在蓉蓉姐的子宫内中出的话………

想到这里,我的肉棒又大了几分,自从高一的时候看了那些催眠文之后,我便是一直想要又朝一日能够真的中出别的女人,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

“蓉蓉姐,你的阴道如果不安全的话,我可以把精液射在你的子宫中啊!”

“什么?这怎么可以啊,射进子宫里面是要怀孕的,今天这种话日子射进去的话,百分百要怀孕的。”

说着,蓉蓉姐还一脸的抗拒呢,看来是不愿意,不过就算是不愿意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乖乖地被我XXOO?

“不,蓉蓉姐,你肯定是记错了,谁说精液射在子宫中百分之百怀孕的啊?”

我看着一脸不解的蓉蓉姐说道:“蓉蓉姐,你忘了吗?我是学医的啊!在子宫中射精根本就不会怀孕,子宫是一个密闭的容器,精液放在里面根本就不会流出去,不会和卵子结合也就不会怀孕了。再说了,如果射在子宫中会怀孕的话,那我不是犯法了吗?”

“是吗?”

蓉蓉姐露出了一抹疑惑不解的神色,心底有些抗拒,但是最终还是压下了那一抗拒:“那既然这样的话,等下蓉蓉姐帮你榨精的时候,你要把精液都射在蓉蓉姐的子宫里啊!”

我点了点头,然后便是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而蓉蓉姐也是脱掉了胸罩和裙子。

“蓉蓉姐,你来吧!我不会这个。”

说完,我便是倒在了沙发上,有些期待待会发生的事情。

“来啦。”

说完,蓉蓉姐就脱下了小内裤,自己拌开了阴唇,找好角度一下子就坐了下来。

可能是由于刚刚被我揉胸的缘故把,蓉蓉姐的蜜穴有些潮湿,因此我毫无阻碍的便是进入了蓉蓉姐的体内,只剩下一节没有没入,但是现在龟头已经触碰到了子宫口,蓉蓉姐也是重重的呻吟了一声,不知是痛的还是爽的。

不过,不论蓉蓉姐的感受,我此时更是差不多爽上天了,要不是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蓉蓉姐的这一坐老早让我缴械投降了呢。

当我渐渐缓过了的时候,蓉蓉姐也开始动起来了,一会儿前后,一会儿左右,而我也发现我每次插到底的时候都会触碰到一个肉团,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子宫了吧,也是我这次精液的最终目的地。

“蓉蓉姐,我不行了,我要进去了。”

或许是蓉蓉姐已经在逼近高潮了,此时听到我的话后,迷迷煳煳地问了一句:“进……进去……什么地方?”

“子宫啊!”

“不!不行,子宫危险!”

看来药物只是浅入了蓉蓉姐的体内啊,不然的话,蓉蓉姐现在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啊!

不过,既然只是浅入的话,那麽便是让真实的常识观沉睡一下,好给药物更深进入的机会吧!

“蓉蓉姐,你忘了吗?精液射进子宫才是最安全啊!”

“最安全……子宫……是啊,小东快进来……快进蓉蓉姐的……子宫……里面来,千万不要……射……射在阴道里,危险……射到……子宫里面来。”

“如你所愿!”

听到蓉蓉姐的话后,我便是应了一声,然后在蓉蓉姐下沉身体的时候,我勐然挺腰而上,龟头一下子冲破了子宫口,而我的肉棒也完全的进入了蓉蓉姐的阴道之中,两人的性器就宛如天生一对似得,毫无间隙的黏在了一起。

事实上,是我那膨胀的龟头被蓉蓉姐的子宫口紧紧的卡住了。

“蓉蓉姐,我射了!”

子宫颈紧紧的箍住了我的龟头,快感成倍的增长,让我终于忍受不住了,喊了一句后,立即将我们转换成了正常体位,还在蓉蓉姐的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抱枕,摆出最容易受精的姿势。

“蓉蓉姐也要去了,一起……一起!”

说完这句话后,蓉蓉姐两只美腿紧紧盘在了我的腰上,双眼直接翻白,突然间身子一阵发颤,从她的体内深处突然喷出了一股阴精,浇的我龟头一麻,又快速的手插了几次,用力的一顶,在蓉蓉姐的子宫深处留下了我成为男人的痕迹。

“小东,没有射在外面吧?”

享受完高潮的余韵后,蓉蓉姐一脸潮红,看上去极其诱人,此时更是双眼紧紧看着我,让我的肉棒再次挺了起来。

“没有,都射在了蓉蓉姐你的子宫里。”

说着,我还挺了一下腰,撞击了一下蓉蓉姐的子宫,惹得蓉蓉姐白了我一眼。

半个小时后。

蓉蓉姐刚刚想要推开我,我却是狠狠的顶了一下她:“蓉蓉姐,你看看,我的肉棒还是挺著的呢!你怎么可以走啊!”

“不好意思,小东,可是现在都差不多十一点钟了,我要煮饭了。”

听到蓉蓉姐的话,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顿时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十一点钟了。

“蓉蓉姐,你老公回来吃饭的吗?”

“公司太远了,而且,他前天刚刚才出差去,这次出差要两个月才能回来。”

他老公出差了?

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我就笑了,你就放心的出差吧,你老婆交给我照顾就好。

“那这样的话,蓉蓉姐你这几天住在我这里吧,我这几天也是没事做,咱们一起住也有个伴嘛!”

蓉蓉姐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好啊!”

“不过在这住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

蓉蓉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蓉蓉姐你要每天用你的小穴来帮我榨取精液哦!”

“好,不过你用安全套才行。”

“蓉蓉姐,你这是在帮我榨取精液,不是做爱,怎么可以用安全套呢!”

“那就射在子宫里面吧,那里安全。”

听到蓉蓉姐这句话后,我嘴角掀起一片得意的弧度。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