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催眠 (1) 作者:远山的呼唤

.

【上帝的催眠】

作者:远山的呼唤2021年5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首发:混沌心海

“你好,请问一下,这里租房子吗?”尚帝说道。

“嗯嗯,是的,请问您是要租房子吗?我们这只有高级公寓楼。”前台小姐看了他一眼说道。

“没错,先租一年的。”尚帝轻飘飘的说出。

“好的,我先带您看看房子吧。”

……

一系列操作后,他终于搬了进来。

“自从觉醒催眠的能力后好多年没出来转转了,正常人的生活都不适应了。”尚帝一边自嘲的说着,一边向自己的租的房子走去。

尚帝,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于“上帝”同音。

于是,他认为自己就是上帝下凡,经常引来人们的嘲笑。直到有一天,他莫名发现自己可以改变别人的思想……

“老公,听说咱们隔壁搬进来了一个人,咱们是不是要去拜访一下?”筱梦温柔的对自己的丈夫说着。

刚刚结束一天工作的段峰,刚回家就听到自己的老婆这样说到。

段峰皱了皱眉刚想拒绝,但又一想:能住在这的非富即贵,还是去一下显得礼貌。

“好吧,咱们吃了饭,就去拜访一下。”见丈夫答应了,筱梦就笑着去准备饭菜。

“老公,今天晚上,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水煮鱼,尝尝我手艺有没有长进。”段峰一听心里生出一股暖意。

老婆虽然在大学里当教授,但平时给他在生意上出了不少好主意,而且有一手好厨艺,非常爱自己。

有妻如此,夫有何求。

叮咚!门铃响了。

尚帝很奇怪,自己在这个城市没有熟人,谁会来打扰他呢?打开门后,发现是一对夫妇,男人肤色白皙,修长浓密的眉,高挺俊秀的鼻,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女人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你好,我们是你隔壁的邻居,听说你今天刚来,觉得还习惯吗?”段峰语气温和的说道。

尚帝一看赶紧说:“您好,我确实刚来一天,你们还这么客气,来来快进来。”

尚帝把他们夫妻让进了屋里,把门锁上。

“呵呵,才来一天,就有猎物送上门来,运气不错。”

筱梦抱歉的说:“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怎么会呢,能在他乡遇到你们这样热心的邻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叫段峰,这是我老婆筱梦,不知道你贵姓……”段峰见状,介绍了自己和老婆。

“我姓尚,我叫尚帝,这个世界的神。”

“您真会开玩笑,尚先生”

宾主落座,尚帝看了他们一眼,这对夫妻就僵在了当场。

“段峰,你是一个重度绿帽控,你无时无刻不想让你的妻子和眼前这个男人淫乐,为此你不惜服从一切代价。筱梦,你是一个深深爱着你丈夫的人,不管他有什么爱好,都会配合,你越配合他,你就越幸福越爱你的丈夫。从现在开始你们都会把色情业当成你们终身的事业。我刚才说的话就是你们自己的想法。”

尚帝拍了拍手,两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回去的路上,“老婆,我钱包忘带了,回去拿一下。”

筱梦抱怨似的:“好吧,快点回来,晚上等你。”

段峰笑了一下转身向尚帝的房间走去。

“尚老弟,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段峰用极其讨好的声音对尚帝说。

尚帝一脸认真的说:“说吧,段老哥,我一定会尽绵薄之力的!”说完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我老婆总是满足不了,我希望您能帮我满足我老婆。”

尚帝听完,义正言辞的拒绝:“不行,这怎么样”

这话刚一说完,段峰就跪了下来:“老弟,帮帮哥哥吧求你了,我把我全部家产都给你,满足一下我老婆吧……”

“赶紧起来,好吧,我答应你了”

“太好了,今天我就给她下药,让她成为你的性奴隶,哈哈哈!”

“呵呵,真是贱啊”尚帝想道。

“老公,我有点困了,我先睡了”

“好吧,老婆,注意身体”门外,“尚老弟,进来吧,我老婆睡着了”

段峰一边撸著,一边兴奋的说着。嗯,尚帝答应了一声,进了门。

筱梦穿着单薄的睡衣,因为是夏天,所以很随意的躺着。尚帝打开灯,看到了令人喷鼻血的一幕。

只见她酥胸半露,单薄的睡衣突出两点粉红,睡衣下摆,一片诱人的黑色,曼妙的身姿展现无疑,诱人犯罪。尚帝不慌不忙的脱著自己的裤子,看的旁边已经脱了裤子挺著自己的小玩意的段峰心里着急。

一根十八cm的鸡巴弹了出来,尚帝二话不说上了床,把睡裙掀开,露出一撮阴毛,下面是一个馒头形的骚逼,掰开是粉红的。

尚帝大声说:“呦,老段,你老婆不光人好看,逼也不错嘛!”

“小点声,别把我老婆吵醒了。”他又是担心,又是有一点期待似的小声说道。

说完,尚帝的大鸡巴就插了进去。

“老公,别这样今天我很累。”

筱梦缓缓醒了过来,不过她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段峰在床边好像非常兴奋,双手都快飞起来了,但不敢出声。

尚帝的鸡巴现在非常爽,筱梦的逼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大鸡巴,他用力地一次次插进去,有无数个肉粒刺激着他的龟头,退出来的时候又好像依依不舍,拚命的挽留。

筱梦在如此刺激下,也渐渐醒来。她看清眼前并不是自己老公,大叫了一声:“你个混蛋,你把我怎么了,你又把我老公怎么了,你这是强奸,我要把你送进监狱!你快把我老公放了!混蛋!”

“哈哈哈哈,你老公不就在这吗?难道不是他把你送到我手上的吗?哈哈,真是一条贱狗!”尚帝大笑着。

筱梦一扭头果然看到了自己心爱的老公,看到他正一脸兴奋的撸著自己的小玩意,一股浓精冲了出来,正好射到了她的脸上,筱梦一下子蒙了。

“老公是不是他逼你,这是怎么回事呀!”段峰痴迷地看着尚帝和自己老婆的交合处,看着大鸡巴猛烈地撞击骚逼,他又无耻地硬了。

“老婆,我其实是一个绿帽,从今天看到尚老弟的那一刻,我就想让他把你扒光在我面前狠狠地干你,你和他一直不停地羞辱我,让你成为尚帝的精液肉便器。老婆,原谅我,我就是这样一个贱绿帽”段峰跪在地上,一刻不停地撸动着。

筱梦听完,反而一脸认真的说:“老公,我怎么会怪你呢?不管怎么样我都爱你,你早点告诉我还这么麻烦吗?无论怎样,我都会满足你的愿望的,绿帽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主人,你的鸡巴好大,干的母狗好爽,比我那个废物老公的小玩意大多了。

对,就是说你呢!还不去帮主人推一下,让主人更好的深入我的骚逼,没用的废物。啊啊啊,好爽,要喷了,好主人用力……”

尚帝的大鸡巴不停地进进出出,带出来大量白浆。筱梦爽的浑身发抖,“绿帽老公,人家快不行了,嗯嗯,以后我淫贱的身体就只属于主人一人的了,嗯,你放心,嗯,我一定会适应精液肉便器这个新身份的,你以后只能看着我和主人做了,嗯!老公,我爱你?!”

说完,一股淫水喷了出来。

“不过,我更爱主人??!”

听完这些,段峰又无耻地射了出来。看到这些,尚帝调侃一句:“段嫂,你看你老公现在很幸福吗!”

筱梦爬起来,跪在我身前一边为我舔鸡巴,一边腾出嘴来说:“主人,我看出来了,绿帽老公很幸福,我就很幸福,我们还是很恩爱的!”筱梦嘴角带着精液幸福的说道。

“嗯,可以看出来,你们很恩爱!那我祝愿你们永远恩爱!”说完让她来了个深喉。他们身后的结婚照上,夫妻俩笑的很甜很甜。

第二天早上,阳光散漫的透过窗户射了进来,精液也射进了筱梦的嘴里。

尚帝惬意地问:“筱梦,一般是你给那条贱狗做早饭吧,今天怎么不去了?”

筱梦的脸贴著大鸡巴满足地说:“实际上还是准备了,早上,那条贱狗恳求小母狗撒泡尿给他当牛奶,哈哈”说完还笑了两声。

尚帝满意地点了点头,起了床,在筱梦的口交下完成了早餐。

“师傅,去一下民政局。”尚帝上了一辆计程车,只可惜师傅是个老大爷。

坐在车上,尚帝刷著微信。

“今天,已经完成哥哥发布的露出任务,请哥哥指正。爱你?哥哥”

下面是一个清纯唯美的少女在公园里只穿着一件大衣,敞开着,露出两个奶子和逼。

他在下边回复“妹妹最可爱了!妈妈怎么样了?”

妹妹立刻回复:“今天,妈妈带着假鸡巴,帮哥哥调教了一下你在学校里的那些朋友还有李老师。她们今天开派对了,可想你的鸡巴了!没办法只能互相安慰。”

“嗯,我知道了,告诉她们,我还有事,现在没时间。我会抽时间回去好好安慰她们的。”

在尚帝觉醒后,他将学校里的那些漂亮学生、老师通通纳入自己的后宫,自然也包括自己的母亲,妹妹。不过时间一长,他便对自己异能的来源重视了起来。

这座城市就是他第一次施展能力的地方。

民政局到了,尚帝下了车。“你好,我是来办暂住证的,请问在哪办?”

“哦,在六楼609”

咚咚咚,“请进,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是来办暂住证的。”

……

办证的是一个很清秀的小姑娘,旁边还有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尚帝拍了拍手,两个人瞬间不动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没有感情的回答:“陈清。”

“好,陈清,现在你认为为人民服务是为人民做什么都行,不管人民对你提出什么要求都要答应,而且为人民服务是一件很庄严的事,以上只对我有效。那个男人,记住我和陈清做什么都是对的。”

说完又拍了拍手。

两人清醒了过来。

“好的,先生你的证办好了。”

“嗯嗯,好。不过我这有点麻烦,需要你的帮助。”

陈清立刻严肃了起来“好的,您说。”

“我想肏你。”

“好的,没问题。”

陈清干净利落地把裤子内衣脱掉,只剩下上身制服,从桌子后转出来,趴着桌子上。圆润丰腴的臀部翘起,下体没有一丝毛发,是一个极品白虎。

没想到,还能碰上这样的骚逼,这趟赚了。

“先生请快点。”清丽的嗓音催促著尚帝的大鸡巴。

尚帝轻车熟路地掏出自己的大肉棒,一杆捅了进去。

殷红的处女血流了下了,陈清哼了一声,只是微微喘息,眼角流出了泪,“不能吵到别人。”这时陈清想着。

紧致滑嫩的处女穴紧紧包裹着尚帝的大鸡巴,这样的小穴好像专门就是用来榨精的,尚帝的大鸡巴深陷泥泞奋力冲杀。

正在此时,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女人推门进来,尚帝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完成了刚才对陈清的的设定,毕竟人总是在进步的。

“局长,嗯,好。”

“嗯,很好,你很不错,我们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说完,在我后边舔起了屁眼。尚帝现在爽的一匹,二女共侍一夫,一个哆嗦,将精液射进了陈清的子宫。

陈清毕竟是第一次,整个人直接就软了下去。

“小王,你女朋友被肏软了,赶紧扶着她。”女局长对男人说道。

然后对尚帝微笑着说:“您好,请问您是否满意?”

“我当然满意,不过,我还没有满足,你知道怎么做吧?”

女局长立刻将裤子脱掉,把逼露出来。

“先生,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请不要怜惜我。”

“当然!”

说完,大鸡巴就疯狂地肏了起来。陈清恢复过来后,也在男朋友的搀扶下重新开始为人民服务,舔起了他们的交合处。

直到天快黑了,这场淫戏才算结束。

最后,陈清和局长的大腿内侧都被写上了人民万岁并盖上了公章,才被尚帝放走。

回到公寓,刚一打开段峰家的门,尚帝就被吓了一跳。

只见,段峰带着贞操锁对尚帝一边磕著头一边说着:“爸,你会来了!”

尚帝不得不感叹催眠的威力太大了。

“起来吧,贱儿子。”

“谢谢,爸爸!”

屋里暖色的灯光温暖人心,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AV,女优正好到达高潮,筱梦边看边自慰。

段峰来到她身前,跪下舔了一下大姆脚趾:“筱梦主人,爸爸已经回来了。”

“嗯,知道了,绿帽老公。”

说完转过头来对尚帝说:“爸爸主人,你回来了!”说完向尚帝走过来,开始舔尚帝的鸡巴,还不时来一下深喉。

最后尚帝心满意足地将一股浓精射进了她的嘴里。

“绿帽老公,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尿液布丁和淫水米饭,原材料都是我的哦!”

段峰听完,赶紧吃了一口:“谢谢筱梦主人,谢谢爸爸。”

尚帝看着都有点可怜了:“下回给我贱儿子,做正常饭吧,还有贞操锁别带了。”

“听着段峰你现在想成为一个伪娘,只有成为伪娘后,我才不会嫌弃你,还允许你重新撸管。”尚帝说完后,又对段峰进行了一次催眠。段峰感激地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段峰严肃的说:“爸,这么多年我和筱梦主人都没有在你膝前尽孝请让我们完成孝礼吧!”

尚帝一听就知道这是个角色扮演,我也乐意配合,何乐而不为呢?

“嗯,难得你们有这份孝心,那就开始吧。”尚帝装出一副长辈的样子。

只见筱梦穿着红色旗袍,下摆齐逼,胸口开着一个爱心形的口子,露出两片酥乳,跪爬在地上,一边爬一边说着:“儿媳来尽孝,爸爸把逼肏. 从此我是阿爸身,绿帽老公你别碰。

从此夜夜骑爸屌,口爆乳交真奇妙。……”

段峰拿着情趣鞭子把筱梦向我赶来。等到我身前,筱梦骑在了我身上,把逼对准鸡巴,一屁股坐了下去。

“爸爸主人,请您赐给我一个淫荡的名字,以便侍奉您吧!”

尚帝一边爽的吸凉气,一边说:“那就叫你梦奴吧。嘶~”

段峰架好了摄像机,说:“今天难得,照张相吧!”说完设置好,跑到筱梦脚下,舔起了脚。

咔咔咔,相片拍好了。筱梦骑在尚帝身上表情迷离,双颊粉红,逼和鸡巴的交合处溢出精液,段峰一脸享受地舔着脚,真是幸福美满。

当天,这张照片就更换了他们在卧室的结婚照,成为了这个家永远的记忆。

又一天开始了。“听说你是大学教授?”尚帝抚摸著筱梦一头乌黑的长发。

此时她正像一个小猫一样躺在尚帝怀中,说:“嗯,梦奴是历史教授,主人怎么了?”

“今天我想出去玩玩,你陪我去。”

“好的,主人,我现在去准备一下。”

“行,在外叫我弟弟吧。我一直想有一个姐姐陪我的。”

……

“弟弟,这里是某某王爷的王爷府,相传……”“弟弟,这里曾经发生过某某事件,相传……”

“弟弟,咱们去吃饭吧,我饿了。”有时候,尚帝一度想把筱梦的感情抹掉,但又下不了手,甚至在一瞬间他还心里暖暖的。

“唉,走吧,走吧,吃饭吃饭。逛了半天也累了。”

下午,“相传这是上帝陨落的地方……”

突然,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涌上心头,尚帝感觉自己的催眠能力又强大了几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