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07-09)【作者:xiangxiao】

【我的前半生】(07-09)【作者:xiangxiao】 *** *** *** *** 第七章 学习的压力,让时间过的有点难熬,姐姐的陪伴又让这难熬的日子充满了快 乐。如果没有发生后来的事,也许会多很多更加美好的回忆吧。 你若盛开,蜜蜂自来,当然也会有蛰人的蜜蜂。 姐姐在我们学校里可以称的上是一枝花了,总有那些青春期懵懂的少年有意 无意的去招惹著。后来一个学习没有希望的坏学生田亮,家境应该不错吧有事没 事的招呼几个同样不爱学习的学生去欺负下面村子里来念书的孩子。 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希望考上高中了,而姐姐肯定是能考到县一中的,给姐 姐写了两年情书的田亮(当然他的情书都到了我的手里,有时候恶作剧的还在啪 啪啪的时候让姐姐读给我听……)有点坐不住了,改变了策略。每天都跑到姐姐 身边刷存在感。 走读的田亮为了追求姐姐也是拼了,到家走路10分钟的他也跑来学校里住 宿了就为了晚自习的时候多看姐姐一会儿。他那些所谓的兄弟们远远的见了我姐 姐就吹口哨大声的喊亮嫂,同学们都在背后纷纷议论著。 住校生晚上都会有自习课,田亮总是坐在我和姐姐的后一排,肆意的用那双 冒着绿光的眼睛扫视著姐姐的身体。 这于我来说已经算是亵渎了我的姐姐的行为了,心里的怒火积压着。 月黑风高的一个夜晚。 盯了姐姐一天的田亮,或是姐姐一直不理不睬的态度激怒了他,又看姐姐那 校服也挡不住的风情精虫上脑了,晚自习下课时,他伸出那双肮脏的手想要强行 搂抱姐姐。 对他充满敌意的我余光一直观察着他,他即将得逞的时候,我反身狠狠的一 脚踹了过去。想像中的柔软没有入怀,却迎来了重重的一脚的田亮,翻滚著撞倒 了几张桌子后摔在了地上。 被打的措手不及的田亮有点蒙圈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啊!”“打架了” ……同学们一阵阵的惊呼声中,田亮站了起来,也许是平时欺负人欺负习惯了, 守在家门口的他第一次被人打吧。当着女神的面被打,羞,恼怒,憋红著脸的田 亮向我走了过来。 “你想干嘛!”不知道为什么的姐姐看着田亮虎著脸向我走来,本能的挡在 我的面前。 “你弟弟打了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打,你说该怎么办?”田亮就站在姐 姐面前很近很近了,看到他裤裆微微鼓起来的小帐篷,如果不是站在姐姐面前我 应该会在心里嘲弄吧,但对着我的姐姐举起你那小小的牙签棒,不能容忍的我闪 身挡到姐姐身前。 “滚远点!”凶狠的对着他吼道。姐姐在身后轻轻抓着我的衣服,见我走过 去就没有继续说话了。 比我要高大许多的田亮,正面面对我一点压力都没有。语带轻蔑的说“小子, 真以为我喜欢你姐姐就不敢揍你了?这事儿你们不给我个说法,你们这学就别想 上了!哼!” “也不照照自己的德行,还喜欢我姐,滚!”打过几次小架的我从来不会怵。 姐姐轻轻的拉我示意我别惹事儿,但事关姐姐我根本就不能容忍,眼见就要打起 来了,值班的老师听到同学报告赶来了。 “你不跟我好,我就天天揍他!”威胁了姐姐一句,在老师进门前离开了教 室。 “弟弟……”一直很知性的姐姐,面对我的事情也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担忧 的看着我,或是想到我被人打,眼睛里已经有泪珠在打晃了。 “姐,别担心。没事儿的,打不过我还会跑啊!哈哈!”宽慰了姐姐一会儿, 教室里的人就都走完了。 像往常一样,熄灯。跟姐姐轻轻的拥抱,然后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姐姐还是 有点不放心的,使劲儿的搂住了我,感受着姐姐藏在校服里那饱满的乳房挤压在 我的胸口,一直在学校里刻意压制的情欲控制不住了。 黑漆漆的教室里,特别安静。可以听到远远的宿舍里传来的打闹声,深秋微 凉的空气里,姐姐的温暖的身体像是有磁力般的贴在了我的身上。 感觉著顶在腹部那根熟悉的粗硬,姐姐好象变得踏实了,温柔的靠在我的怀 里。习惯性的把手放到了姐姐的屁股上感受着那份饱满,呼吸加速中我们的舌头 纠缠在了一起。 渐渐的适应了黑暗的我们已经可以轻微的看到每天上课的教室了,第一次在 陌生的环境里亲热,有点不一样的感受。 除了我们的呼吸声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其他声音了,靠在教室的门口,紧张的 亲热著,生怕有人来会打扰到我们。 姐姐咬著牙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叫了出来,已经发情的姐姐没有了声音的发泄, 看着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而不能自抑的姐姐,我拉下了自己的校服裤子坐在了凳子 上,姐姐蹲下身子埋首在我的腿间,裸露在空气里的大腿或许是冷又或者是姐姐 的发丝滑过皮肤起了一小层鸡皮疙瘩。 熟悉的湿热感觉包围了鸡巴,姐姐用沾染着我的唾液的口腔吞吐著那根可爱 的棍子,对,姐姐一直用可爱形容这根鸡巴,可爱的又爱又恨在熟悉的教室里面, 女神一样的姐姐就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面,用自己红润饱满的嘴唇,香香的舌头 温暖著自己弟弟的可爱大鸡巴。紧张中的感官像是得到了放大一般,比平时要强 烈很多的刺激袭来,一股股的精液喷进了姐姐的嘴里,已经习惯我精液味道的姐 姐一滴都没有浪费的全部都咽了下去。 “明天放假回家我们再……我怕自己忍不住喊出来就完了。”姐姐轻轻的说, 确实,姐姐每次都那么疯狂,如果在这里大开大合的操弄起来指不定真能被发现 了。 在我们轻轻拥著感受对方体温的时候,教室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可能是看到 我们教室的门没有上锁就走了过来,发现有两个人在里面就用手电筒打了过来。 “雷雷,你们姐弟俩怎么还不回宿舍啊?”原来是今天值班的张老师,也是 我们的班主任。 “我怕田亮欺负雷雷就在这陪着他……”姐姐抢先说道,然后把今天发生的 事情和张老师说了一下“这个田亮啊,走我带你回去,看他敢不敢。明天放假我 送你们回家吧,然后我去田亮家跟他父母谈谈,好好读书不用害怕!”张老师有 点愤怒的说道。 张老师陪着我在宿舍等著田亮,想要训斥他吧。 “可能是看到我跑回家去了吧,别担心了。明天我再找他”可能是见到张老 师在,田亮一直没有出现。他可能是田亮唯一害怕的老师,见了他就像是见了猫 的老鼠一样,据说班主任还是田亮家的亲戚。 没有后顾之忧的我,一整晚都在想着明天回家和姐姐继续今天未完成的性福 互动。我的大棒早已饥渴难耐…… 第二天,田亮一直没有出现。逃课对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下午放学的时 候张老师来了,说是家里有点事今天不能送我们回家了。不过他会顺路去田亮家 找他,让我们安心回家。 然后他就匆忙离开了回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围过来了一群人把我堵在了宿 舍内,反派头目般的田亮闪亮登场了。“嘿嘿,等你好久啦!敢动手打我,来来 来,让姐夫教给你怎么做人的。” “滚蛋,别以为我怕你。再骚扰我姐姐我跟你拚命的你信不!”我知道这时 候不能认怂的,如果屈服了以后没有好日子的,柿子都捡著软的捏呢,想着哥哥 传授给我的经验。别看人多,大部分都是凑热闹的不敢下黑手,你只要比他更狠 没啥好怕的,护住要害抗抗就过去了不过能跑就跑啊。 “小样儿,我还就不信邪了。”说着就朝我冲了过来,重重的一脚把我踹倒 在地,那群人配合的哈哈大笑着。 “你们干什么!啊……”在外面等我的姐姐见我一直不出去就找来宿舍了, 正好见到蜷缩在地上的我。挂着泪珠的姐姐冲了过来护在我身前“哼!你不跟我 好我就天天来揍他!”想要用我来威胁姐姐屈服。 “幼稚!”“滚蛋!”我和姐姐同时回道。 “让我抱一下,今天就放你们走。否则……”说着他竟然向我的姐姐伸出了 手,想要把姐姐揽入怀里。 躺在地上的我,瞬间滚了起来扑到他身上,扭打中抵抗不过的我很快被甩到 了墙上撞碎了窗户上面的玻璃姐姐看着厮打中口鼻处的血迹,大声痛苦着。 田亮炫耀般走过去抱住了失神痛哭的姐姐,陌生的拥抱惊醒了姐姐,死命的 挣扎著看着这一幕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姐姐的我,感觉就要崩溃了。 扶著墙站了起来,手被玻璃碴划破了慢慢的滴著血,手上传来的痛感给我灵 感般的让我抓起了一块长长的玻璃碎片冲了过去用力的捅在了他的背后一阵阵惊 呼声传来。田亮后背的衣服很快被染红了,回过头来的田亮看着我狰狞的样子, 感受着身上的疼痛,他害怕了退缩了。 自己手上的伤已经深可见骨了,但入魔般的我还是死死抓着那块玻璃又一次 扎了下去。回过神的姐姐死命的拉着我,倒在地上的田亮蜷缩著身体惊恐的看着 我,那群人看着我拚命的样子谁也不敢动作了。 我的意识渐渐的变模糊了,脱下自己的衣服把我的手包裹住的姐姐朝那群人 吼道“你们去喊老师啊!!!” 见到张老师赶来了一直死命撑著的我终于昏迷了。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面了,哥哥,爸爸,妈妈,姐姐都在病房里 面了。 我以为是作梦的本能的想要用手揉眼睛,发现手被固定住不能动了……“三 儿醒啦!”一直看着我的姐姐发现我睁开眼睛了惊喜的喊道。 妈妈把我抱在怀里哭了起来,看着那双红肿的眼睛肯定是哭过很多次了,哥 哥在旁边凶狠的说着等我好了带我去报仇,爸爸沉默著,姐姐也是哭的梨花带雨。 原来我已经昏迷了四天了,张老师赶到及时的把我们送到了镇上的医院里, 后来又转到了县里面的医院。然后通知了我的父母,他们连夜赶了回来。田亮伤 的不重,因为有衣服阻挡扎入的不深,而我就有点严重了,失血过多,手骨受伤, 脑震荡…… 田亮已经被开除了。他父母也来赔礼道歉了,至于其他的那些人没听说有什 么处理,不过哥哥去学校里逛了几天把那些人都修理了一遍,竟然不知道自己的 哥哥以前在那学校也是混世魔王的存在呢。 本就学习不太好的我因为受伤需要修养好久妈妈给我办了休学了……或许是 因为担心姐姐在那也给姐姐转了学寄宿在县城里二舅家了。 在病房里团圆了没几天,因为外面生意很忙,爸爸就带着哥哥又出发了。 我亲爱的妈妈留了下来照顾受伤的我。 第八章 医院里。 在医院里总是昏昏沉沉的,打吊瓶,吃饭,排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 感觉整个人都是软的。 每天清醒的时候,妈妈陪在身边给我讲著外面发生的事情。妈妈这几个月的 变化还是挺大的,身上的乡土气息就快要消失了呢,感觉整个人都焕发了青春似 的,年轻了很多。 左手挂着吊瓶,又手整个被包扎了起来不能活动的我,爸爸跟哥哥在的时候 都是他俩帮着我去厕所。 他们走后的第一天,“三儿,你脸怎么那么红啊!你等著妈,妈去找大夫… …”妈妈见到我憋的通红的脸惊慌的要去喊医生了……“别去……我……我想尿 尿……”感觉膀胱就要爆炸的我喊住了妈妈。 “臭小子,吓死你妈了!那你不早说”松了一口气的妈妈赶紧过来扶着我起 身向厕所走去“我……手……”我放不开面子的吞呑吐吐的说道。 “哈哈,傻儿子,跟你妈妈还不好意思啊,来我帮你”站在马桶旁,妈妈把 吊瓶挂号就伸手去脱我的裤子实在憋不住的我只好从了,不好还好可能是因为身 体虚弱吧,我那威武的大鸡巴今天恨乖,并没有起身造反。 “我家三儿成小大人了呢。”妈妈低头看了看我那憋尿憋的有点粗大的鸡巴,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已经破身了……“妈……你……”我扭捏著不知道该怎么回 应了。 可能是被妈妈看的紧张,感觉尿就在马眼后面就是尿不出来,急的我满头大 汗时候妈妈竟然像小时候一样吹起了口哨……带着童年时的记忆,马上就要爆炸 的膀胱终于得到了释放。 妈妈冲我挑了挑眉毛,像是要接受表扬似的……如果没扎著吊瓶我肯定落荒 而逃了吧! “哈哈,小时候不都是妈妈弄你拉屎尿尿的,这才几年就跟妈妈生分了呢。” 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妈妈故意的说道。 终于解决了生理问题的我,渐渐的也放下了羞耻心……形势比人强啊,笑话 就笑话吧。 清醒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妈妈可能是觉得自己的离开才造成了我受伤的后果。 对我比从前更好了呢,我也乐得享受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母子的感情持续升温 著,有时候也会和妈妈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在医院里已经住了20天了。随着身体的恢复,小弟弟的 功能也渐渐的苏醒了。慢慢的已经习惯妈妈帮着我解决生理问题,不再像最初那 样的窘迫了,这天像往常一样和妈妈来到厕所里。 妈妈伸手去抓那根渐渐熟悉的鸡巴的时候,想要扶着它憋尿到外面去。可刚 刚恢复机能,早就已经饥渴难耐的鸡巴向天举起了大旗。 妈妈试着向下拉动怎么也按不下去,看着比平时粗长了很多的鸡巴,妈妈惊 讶的张大了嘴巴……“儿啊,你这样咋尿啊。快软下来……” 被妈妈柔软的手抓着的鸡巴愈发的坚挺了……竟然在妈妈面前举旗的我也著 急的想要它偃旗息鼓,但已经造反的二哥怎么也不听使唤了。 “妈……我管不了它啊” “那等会儿咱们再来尿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和妈妈回到病床上, 妈妈倒是没什么异常,可能觉得这都是正常反应吧,说明身体马上就好了,而且 是自己的儿子也没多想什么,还和我半开玩笑的说,“我们家三儿的宝贝很厉害 呢!哈哈” 我可没跟自己妈妈探讨自己的鸡巴的想法……有点尴尬的我期待着鸡巴慢慢 的变软等了许久,那根肉棒依然坚挺著。而我已经坐不住了……“妈……我憋的 慌……感觉要炸了啊……”妈妈一听也着急了,想要去叫大夫了,可我拦著妈妈 不让她去……最后妈妈一咬牙,脸红红的说“来,妈妈帮你吧……上辈子欠你的 呀……” 难倒妈妈要…… 有点凌乱的跟着妈妈来到厕所,熟练的脱掉我的裤子的妈妈,屏住呼吸伸手 握住了那根摇旗呐喊的鸡巴轻轻的套弄著。 感受着妈妈柔软的手熟练的套弄著的我,竟然在想,难倒妈妈经常帮爸爸撸 鸡巴吗?这么熟练……抓着自己儿子火热鸡巴的妈妈,呼吸慢慢变的急促了起来。 撸了许久也没见这根鸡巴有缴械投降的迹象的妈妈轻轻甩了甩手“手都酸了啊… …怎么没弄出来啊……我的宝贝儿子你想累死你妈啊!” “我都快憋死了啊啊啊……”妈妈带来的快感和被尿憋的那种酸爽的感觉让 我即舒服又痛苦着,带着哭腔的跟妈妈说着。 “妈……我难受啊……” “这可怎么办啊?不行我去喊大夫吧,万一真憋坏了……”妈妈也急得要哭 了……已经顾不下那么多的妈妈扶着我转过身,蹲了下去。 鸡巴进到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这感觉即熟悉又陌生。打了个冷颤的我低 头看着吞吐自己鸡巴的妈妈,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鸡巴瞬间被吞进去了一半, 还再渐渐的尝试着吃进去更多……一只手轻轻的抓着两个蛋蛋,揉搓著…… 那个电影里的白色女人……妈妈……竟然比姐姐要厉害好多……积攒了快一 个月的精液终于是收不住了,喷射在妈妈的喉咙里……看着妈妈的喉咙咽了好几 口……竟然吃掉了……“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射了啊,差点憋死你妈我……终于弄 出来了……哈哈”带着成功的喜悦,妈妈抱怨道。 或许妈妈只当这是在帮儿子治疗吧,万众瞩目中,发泄过后的鸡巴终于慢慢 的软了下来。在妈妈嘘嘘的口哨中尿了好多好多……见我尿完,妈妈帮我提好裤 子,扶著还在失神的我回到了病床。 躺下后,我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妈妈了。妈妈可能也是觉得有点尴 尬了吧,我躺下后她就起身出去买饭了……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不到10点啊, 我的妈。 一个人躺着躺着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或者是梦。那个雷雨夜,爸爸和妈 妈,我和姐姐……睡醒的时候妈妈已经回来了,姐姐也在。 “想吃啥啊,妈妈去给你买……”见我醒来,已经恢复的妈妈像是忘记了刚 刚发生的事情般的问我。 “……”我看着妈妈表示无语,我的妈啊,您买了半天合著是啥也没买来啊 “看到你舅妈就跟着她去她们家里洗了个澡……然后忘了买饭了啦”妈妈吐了吐 舌头说道。 “那您看着安排吧,我随您……”看着那根刚刚还舔弄过自己鸡巴的小舌头, 我又有点凌乱了。 妈妈又出去买饭了。 已经摘掉吊瓶的我伸手抓着坐在床边的姐姐的手,揉捏著。 目光对视中,姐姐像是读懂了我的想法般的说“小坏蛋,还没养好就想干坏 事儿啊!” 妈妈每次买饭都要走半小时左右,我示意姐姐插好门和姐姐来到厕所里。 感觉时间紧迫,和姐姐越过了调情的步骤,让姐姐扶著马桶盖撅著屁股对着 那个朝思暮想的桃源洞就插了进去。 稍显干涩的小穴,加大了插入的阻力。看着镜子里姐姐微微皱着的眉头,我 放慢动作轻轻回抽著,生怕会弄疼了姐姐。 感觉熟悉的那根可爱鸡巴进入身体的姐姐,很快就分泌出了足够的爱液润滑 著自己的阴道方便著这根鸡巴的进出。 狭小的空间里面像是可以放大声音一样,关上门说话像是带着回声。 “啊……弟弟……”生怕被人听到自己声音的姐姐尽量的压低自己的呻吟声。 妈妈刚才给我口交的空间里,换成了姐姐在自己身下呻吟著。闭上眼睛,竟 然有种在操自己妈妈的错觉……比以前更加粗硬的鸡巴,在姐姐的小穴里面驰骋 著,姐姐咬住一块毛巾防止自己大声的呻吟出来。厕所里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声, 还有小腹拍打姐姐屁股的啪啪啪声。 姐姐的屁股竟然也可以被拍打出臀浪了,不知不觉间,姐姐的屁股竟然胖了 好多。左手沾了点淫水轻轻的抚摸著姐姐的菊花,看着这可爱的菊花竟然一直没 有开发出来。 找了很多书也没发现肛交的教程……轻轻的把食指插了进去,跟着鸡巴的节 奏抽插著。 鸡巴被阴道包裹着,手指被菊花紧紧夹着,感受着两个力度的我,想着如果 鸡巴进到这里受到那么大压力会不会疼呢双重抽插下的姐姐很快就迎来了高潮, 在姐姐的高潮中我更加快速的抽插著,想要送姐姐上到另一个高度的浪潮上面。 咬著毛巾发出ONGONG声的姐姐快速的扭动着自己的屁股想要迎接那股热浪 的冲击。 感觉妈妈应该就要回来了,不再压抑自己射精的冲动让姐姐像妈妈刚刚那样 的蹲在我身前,带着姐姐淫液的鸡巴插进姐姐那更显青涩的口腔里面射了出来。 和妈妈不同的是,精液快速的灌满了姐姐的口腔,然后姐姐分成几口的吞咽 了下去,不像妈妈那直接灌倒喉咙里。带着射精后的满足,体会着她们母女的不 同,和姐姐一起回到病床躺下等妈妈回来。 刚刚躺下过了两三分钟妈妈就回来了,姐姐扭头冲我吐了吐舌头,看着她嘴 角残留的一滴精液……我对着她做了做擦嘴的动作。默契的姐姐伸手擦了擦,眨 了眨眼……妈妈看着我和姐姐打哑谜打趣道“你们姐弟俩有心灵感应,也要考虑 妈妈的感受啊!” “刚才我找过你的主治大夫了,他说我们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呢,不过回家 也要养好久的呢”妈妈给我端饭的时候说道。 “啊……你们要回家啦。”姐姐听说我们要出院了,失望的说道。 “你还想让你弟弟在这住一辈子啊,医院里呆着太难受了。还是回家舒服的” “要不我也休学回家跟你一起照顾弟弟吧,等明年我们再一起去上学……” 姐姐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妈妈说。 “不行,你弟弟如果不是伤的太重我都不让他耽误学习,何况你学习那么好, 怎么可以耽误学习啊!正好三儿学习不好,再读一年争取跟也考个重点高中!” 妈妈不等姐姐说完就打断了她。 想到很久不能和我在一起,以后也不能在一个班里上学的姐姐心情很低落。 “我去给你二舅打个电话让他帮咱们出院吧,想到能出院我是一天也呆不下 去了。这里睡觉太累了……” 终于可以回家的妈妈,雷厉风行的决定今天就要回家了……“弟弟,我想跟 你一起……呜呜”妈妈走后,单独面对我的姐姐终于哭了出来。在我面前的姐姐 从来不会伪装,感觉整个人更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特别可爱呢。 “姐,别哭啦。正好我努力补一补才能跟你一样去考一中啊,那样至少我们 还在一个学校里呢。” 听我说会好好学习,姐姐心情好了很多,以前一直担心我俩会考不到一个学 校呢。 “嗯,那拉勾。你要是考不上,以后休想再……”想到以后还可以再一个学 校的姐姐终于笑了起来。 “休想干啥啊?”我故意的问姐姐。 “休想再操你姐!小坏蛋!”姐姐脸红红的回应道。 妈妈回来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等舅舅来就出发了,姐姐到点回学校去上 课了。忙碌的妈妈,一直带着笑容,住院真心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虽然我们 一直住的是单间。也许是忙碌让妈妈忘了刚才的尴尬,又或许是妈妈本身就没有 把那当一回事儿吧,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舅舅来了,妈妈和医生问好出院后的注意事项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欢快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 *** *** *** 第九章 二舅租了一辆车把我们送回家后就回去了,妈妈收拾好屋子就去爷爷那院报 平安去了。很快爷爷奶奶不放心的跟着妈妈来看我,亲眼看到我的气色红润后唠 叨了很久直到傍晚的时候才离开。 这些天妈妈实在是太累了,回到自己熟悉的家,躺在炕上竟然睡着了……看 著熟睡的妈妈没有忍心去叫醒她正在我烦恼如果妈妈不醒来,我们要吃什么的时 候奶奶端来了一盆鸡肉,见到妈妈睡着了也没有喊醒她。或许睡梦中的妈妈也饿 了,闻到了鸡肉的香味嗅了嗅鼻子,睁开了眼睛。 “妈,快来吃鸡吧!”嘴里嚼著一块儿鸡肉的我含糊的对着刚刚醒来的妈妈 喊道。 或许妈妈睡得有点迷糊了,朦胧中自己的儿子竟然让自己去吃鸡巴……“啊 ……臭小子!说什么呢” 我才反应过来我说话的歧义…… “吃鸡肉……不是鸡巴……”我夹了一块儿肉冲着妈妈比了比“……”才反 应过来的妈妈有点无语了。我也只好假装没发生了,跟自己的妈妈探讨鸡巴的问 题可不太好。不过脑海里竟然又在回放妈妈在医院帮我口交的画面了……低头嘿 嘿的笑了笑。 “哼!敢笑话你妈,看下次我还帮你不的!”看到我偷偷的笑的妈妈,瞬间 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哪有……快来吃鸡……吧!都快凉了呢!”我刻意的在鸡 后面停顿了一下,但感觉更加凸出了这个歧义了……笑着摇了摇头的妈妈麻利的 走了过来,夹起一块儿鸡肉剥了皮夹到我的嘴里“就你话多,赶紧吃鸡……吧! 哈哈” ……没想到妈妈也和我开起了这玩笑。 在自己的家里随意了好多,感觉特别轻松。“再在那躺下去,我估计你的伤 没养好,我就该瘫痪了呢!” 很久没人住的屋子里有一种怪怪的味道,吃过饭后妈妈又四处擦拭了起来。 我在炕上躺着看电视总觉得自己忘了一点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儿子,你起 来我换一个炕单子。”妈妈从柜子里取了一个炕单准备换掉这个很久没有换洗过 的。 坏了,那些圣经还在垫子下面压着了…… 我起身后突然想了起来,如果妈妈换单子肯定能看到啊……我站在下面看着 妈妈开心的整理著,不知道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感觉头又开始疼了“啊……这 个老不修的……”突然传来妈妈小声的惊呼声,在我望去的时候妈妈又压住了那 几本圣经。 难倒妈妈以为那是爸爸放在那里的,爸爸再回来妈妈如果问道岂不是要穿帮 了。但能躲过眼前的尴尬也算是幸运的了“怎么了,妈。需要我帮你吗?”看着 妈妈羞红的脸颊,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问妈妈。 “没……没什么……你去帮妈妈找找扫把吧……”看来妈妈是想要把我支出 去了呢,我配合的走了出去再回来时,妈妈应该已经把圣经转移了,不过应该时 被那封面刺激的脸色依旧羞红著。 心里偷笑的我,假装纯情的帮着妈妈一起打扫家务。时间过的很快,深夜丝 丝的凉意在催促着我们就寝了、把卧室整理好的妈妈也有点疲惫了。 铺好炕,我们就一起躺下准备睡觉了。 以前总觉的拥挤的大炕今天格外的空旷,我和妈妈两个人的中间隔着很远… …躺下一时无语,各自在想着自己的心事。空旷的房间显得特别的寂静,寂静的 夜里特别容易让人回忆过往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妈妈就然自己噗嗤的笑 了出来。寂静的夜终于被妈妈的笑声打断了,也打断了我的思绪。 “妈,你一个人笑啥呢?” “妈躺着想起以前咱们一家在这总觉得太挤了,今天看着咱俩这么宽敞…… 还难受吗?” “好多了,就是这只胳膊不能动,特别酸。”受伤的手被固定了,这只手臂 动起来有点疼就一直不敢动了“大夫说,要开始做康复了呢,经常不动会影响血 液循环的,来妈妈给你按按你自己也别总怕疼,这么大的小伙子了!” 起身的我牵扯到了受伤的手臂,“啊……”疼痛中的我没有完成起身的动作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妈妈过来就好,别动了。”已经来到了我的身旁的妈妈, 轻轻的抚摸着我受伤的那只手臂略带责备的说道。 感受着妈妈的爱抚,好像是真的可以止疼似的呢,我轻轻的依偎在妈妈的怀 里,呢喃道“妈,你真好” “傻儿子。”妈妈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就这样靠在妈妈的怀里,特别温暖, 踏实。 随着妈妈轻轻的带着节奏的拍打,睡意慢慢的袭来,在我即将睡着的时候妈 妈轻轻的喊我的名字,或许是太舒服的我不想做多余的任何动作包括说话,见我 许久没有回应的妈妈以为我已经睡着了吧。移开了在我身上拍打着的那只手,挪 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想找个更舒服的姿势睡觉吧。 拍打身体的那只手离开后,正在享受的我有点不舍的向妈妈的方向凑了凑。 妈妈见我没睡实就继续的拍打了起来。但经过刚才那细微的移动,我的头竟然靠 在了妈妈的乳房上面。隔着薄薄的一层棉质秋衣,感受到哺育我长大成人的那份 饱满,感觉特别的神圣。 半睡半醒之间,我不自觉的动了动自己的脑袋换了个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整个脸埋在了妈妈的胸口。 “臭小子,都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呢。小坏蛋”妈妈自言自语的说着, 轻轻的笑了。 隔着秋衣感觉到妈妈微微凸起的乳头就在我脸蛋的位置,想起以前吃妈妈的 奶子的日子的我。微微的张开了口轻轻的把那凸起用嘴唇包裹了起来,蠕动着嘴 唇做着吸允的动作。 “嗯……三儿……你……又吃妈妈的……奶……啊……”乳头被突然袭击的 妈妈,轻轻的呻吟了起来。 妈妈的呻吟声,唤醒了快要睡着的我。感受着嘴里包裹着的渐渐发硬的乳头, 我假装是在睡梦中的样子呢喃道“妈……妈妈……别走……” 听到我似乎是在梦里梦到妈妈离开的样子,妈妈心疼的使劲儿搂着我“三儿, 妈在,不走,” 妈妈微微的挪动了下身体配合着我,好让我更加轻松的吸允著乳头。或许是 被我口水打湿的秋衣让妈妈感觉不舒服,妈妈撩起了自己的秋衣让整个乳房直接 的裸露在了我的面前。 那个熟悉的已经熟透了的葡萄送到了我的嘴边,被我整个的吸进来口腔里使 劲儿的吸允著。妈妈咬著牙齿小声呻吟著,拍打我的那只手绕过受伤的那只手臂 微微用力的按在我的后背上面。 能感觉道妈妈随着我的吸允,颤抖的身体在微微的扭动着。按在我后背的手 也开始缓慢的移动着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早已清醒的我,面对动情的妈妈,鸡巴早就已经硬了起来。微微向后撅著的 屁股生怕自己粗硬的鸡巴碰触到妈妈会被发现我在装睡。 “嗯……三儿……别……妈妈痒……别吃了……啊……”或许是妈妈怕自己 用力会把我抓醒吧,能感觉到她手臂的肌肉绷紧著,但落在我身上的力道却很轻 很轻。 看着妈妈强忍着的痛苦的样子,有点兴奋,想着妈妈给我口交的样子,想着 妈妈在爸爸身下疯狂的喊我的名字的样子,渐渐被情欲吞噬的我,想要操自己的 妈妈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鸡巴时刻待命著。 意乱情迷的妈妈手在我的后背胡乱的摸索著,吸允慢慢的变成了舔弄,更加 迎合妈妈情趣需要的动作中,妈妈也许已经无暇顾及我是在吸允还是在舔弄了。 沉浸在那一波波的浪潮中的妈妈呻吟声愈发强烈了。 小穴内的空虚让妈妈本能的向着那个阳刚的地方贴近了过去,粗硬的鸡巴隔 着衣服碰触在妈妈的小穴上了。 感受到那份粗硬的妈妈,屏住呼吸停止了动作。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坏了, 难倒妈妈发现我了……急中生智的我,突然像小时候那样呢喃道“妈,我尿尿… …” 贴在鸡巴上的妈妈,或许是不舍那份阳刚吧,并没有移开自己的身体。贴了 一会儿的妈妈像是回魂般的说道“妈给你拿尿桶去吧,你等著。 起身下炕拿来尿桶的妈妈,扶着我跪起来帮着假装睡梦的我退下裤子,抓着 那根粗硬的大鸡巴怎么也按不下去……“儿啊……你……尿……吗还……这么硬 ……”妈妈抓着我的鸡巴,喘著粗气的问我。 “尿不出来……妈……”还是梦呓般的呢喃道。 或许是有过一次经验,又或许是这时候的妈妈也已经被情欲左右了,“乖儿 子,别着急,妈妈帮你……” 站在地上的妈妈俯下身体,抓着我的鸡巴送到了自己的嘴里,享受般的吞吐 了起来,手也在不停的撸动着。含着鸡巴的嘴里不时的挤出一阵阵模糊的呻吟声。 上次因为内急错过了很多的细节,时间充裕的我,还有妈妈都不像上次那样 匆匆。就那么静静的跪在炕沿享受着妈妈温暖的口腔,而动情的妈妈也迷醉在自 己儿子这根粗硬的年轻气息里了。 忘却了寒冷的我,并没有被寒冷忘却。一声重重的嚏喷,惊醒了迷醉中的妈 妈,“快盖上点,不要感冒了……” 依依不舍的吐出嘴里的鸡巴,扶着我躺了下去 我只好配合着妈妈躺了下去,离开温暖的口腔,鸡巴在下面抗议著。妈妈跟 著也上炕了,或许在做着思想斗争吧,在我身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我还是在假装迷 迷糊糊的状态,也许这样妈妈不会觉得太尴尬,我也不会太尴尬吧。 “三儿,还尿尿吗……”妈妈试探著问道,“ong…”假装梦呓的呢喃了 一声,我翻过身子对着妈妈继续装睡着感觉自己当时学的真的是太投入了。 可能是觉得我已经睡着了吧,妈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像是遗憾又像如释重负, 然后听到妈妈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应该是在回味那根熟悉又陌生的鸡巴的 味道吧或许一个人的时候内心的欲望太难被压制了,拍打我身体的那只手慢慢的 在我身上摸索著向着小腹的方向移动。 粗硬的鸡巴催促着我赶快去到妈妈的体内驰骋,但生怕自己稍微有点动作就 会吓到妈妈的我还在发挥着影帝般的功力演绎著一个睡梦中的孩子终于那只温暖 的手略带紧张的又一次抓在了鸡巴上面,妈妈刚刚被我的喷嚏冷却下的情欲在回 温著。 “儿子啊,可别憋坏了。妈妈帮你弄软这个调皮的小家伙。”像是说给妈妈 自己听的。也许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合理的理由,感觉妈妈整个人轻松了好多, 熟练的套弄著儿子的鸡巴一会儿后,妈妈微微用力将我换了个更加方便的姿势, 自己爬到了被窝的下面,整个头埋在了我的两腿中间,带着热气的粗重呼吸中, 又一次熟练的吞吐了起来。 也许是被窝里比较憋闷,又或者是吃的久了妈妈的嘴巴累了,在我刻意控制 下妈妈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吃到自己儿子的精液就已经气喘吁吁的钻了出来。 强忍着想要骑上自己儿子鸡巴的妈妈,转身背对着我,双手在自己的身体上 抓弄著,或许是即将高潮了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躺在旁边的我看着妈妈的屁 股想要不管不顾的顶上去驰骋了……情欲刺激下的我,大著胆子翻了个身抱在妈 妈的身上鸡巴也贴在了那个挺翘的肉感十足的屁股上面嘴里呢喃著“妈……尿不 出来……” 一直刻意的不用自己下身接触儿子鸡巴的妈妈,被那突然顶上的来的鸡巴吓 著了吧。紧绷着屁股,停止了呻吟,也停止了动作,身体略微颤抖著。 直到听到我梦话似的呢喃妈妈才呼出口气接道“嗯,妈妈帮你……睡吧,乖 ……”说着反手抓住那顶在自己屁股上面的火热的鸡巴,紧紧的抓着。 在我以为妈妈又要翻身过来吞吐的时候,妈妈抬了抬屁股,退下了自己的衣 裤,颤抖的抓着我的鸡巴指引著方向,来到那个早已泥泞不堪的小穴洞口,本能 般的轻轻一送就插进去了三分之一生过孩子的阴道,相比起姐姐来要宽松很多。 但包裹感也十足,相比起姐姐那紧紧挤压的快感,妈妈的阴道里面有另外的一种 不一样的感觉,就是妈妈的感觉,包容,温暖,舒适。 妈妈的阴道在一下一下的收缩著,感受着插在自己身体里面的那根火热的鸡 巴。妈妈颤抖著,向后撅了撅屁股就轻松的把整根鸡巴都收了进去,被鸡巴填满 的阴道带着韵律般的蠕动着,淫水顺着鸡巴流淌著。 比姐姐还要泛滥的淫水打湿了我的小腹“三儿,啊……尿吧……妈妈帮你… …”妈妈疯狂的挺动着那丰满的大屁股撞击着我的小腹,还不忘提醒自己是在帮 儿子尿尿似的叫喊著突破人伦禁忌的刺激下,灌了妈妈满满一阴道的精液后,满 足的睡着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