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欲忘爱——男妓成长史 (17-18)作者:wyna(兰陵叫叫生)

.

【纵欲忘爱——男妓成长史】

作者:wyna(兰陵叫叫生)2021/4/25发表于:首发第一会所

第十七章

早上周钱收到快递,两台微型摄像机,一台外形是一支笔内置充电型,另外一台是黑色方形内置电池开可以外接电,这两台机器都支持存储卡拓展,16G卡就可以录制24小时的内容。 陈厚一般上午十点以前会开车去各个供应商那里去进货,这个时间段也是购物的高峰时间,堂嫂她们三个在前面一般忙不赢,而这整栋楼内部的门锁都是最老式的那种撞锁,周钱只用一张废弃的购物卡就轻易插开了二楼的门。 进了陈厚的卧室后,周钱迅速找到了安装摄像机的位置,他把黑色方形的微型摄像机藏在电视机柜上的一堆杂物中间,视角正对着床,开机设置好。 中午周钱照常“午睡”,又一次看到堂嫂中午上了二楼。 下午回家周钱再次把堂嫂推倒沙发上,掀起长裙,拨开内裤,插入阴茎,把堂嫂干出一次高潮。 堂嫂的内裤干爽没有异样,但是阴道内和前几天一样很湿润。 第二天上午,周钱到超市后又挑了同样的时间,插开二楼的门,取走方形摄像机,换成那只摄像笔藏在了原处。 中午的时候他把摄像机里的卡取了出来,插到电脑上,开始查看录下的内容。 开始录制的时间是十点多,整个卧室内是空无一人的。一直到中午,堂嫂和周钱回家吃饭,陈厚,李姐和另一位收银员于盼在卧室外面的餐厅吃完饭,陈厚才回到卧室开空调躺在床上休息。 大约一点多钟堂嫂手里拿着一叠现金和账本,直接推开卧室的门。 陈厚侧躺在床上并没有动,而是一脸痞痞的笑意看着堂嫂说:“热死了吧?快来凉快下。” 堂嫂听到后脸上微笑起来,随手把东西放下,然后做出一个让周钱意想不到的动作。 她脱鞋弯腰掀起裙子,飞快地脱下内裤放在床边,然后动作熟练地爬上床,双脚大开,跨坐在陈厚的脸上。 陈厚先用鼻子凑近嗅了嗅调笑着说:“骚哄哄的,是不是尿尿了啊。” “我洗过了的。”堂嫂脸色微红小声辩解说。 陈厚不再说话,而是双手端住堂嫂雪白的屁股,嘴巴贴近阴部,开始舔动起来。 视频看不到陈厚具体的动作,但是堂嫂的表情先是从一开始稍微的拘谨到慢慢有些被爽到,几分钟过后,双腿开始有些颤抖,不自主地开始一紧一松地夹住胯间陈厚的脑袋。 几乎天天跟堂嫂做爱的周钱很熟悉这种节奏,她快高潮了。 果然,十几秒后堂嫂双腿彻底夹紧陈厚的头,背部挺直,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发出一声明显压抑不住的欢快长吟。 陈厚慢慢等堂嫂的高潮结束,身体软下来,才从她的跨下钻出身来。 脸上还是那股痞痞的笑意,不过明显多了些水渍,他搬过堂嫂的头,脸对脸将水渍擦到堂嫂脸上。 堂嫂知道这些水都是自己阴部的分泌物,扭著头羞涩地躲避著。 陈厚用手扳过她的头,伸出舌头在脸上舔著,另一只手拿起她的手往自己裤裆里塞说:“你爽到了该我舒服了吧。” 说着陈厚一边将舌头伸进堂嫂嘴里,一边把短裤从身上脱了下来。 陈厚的阴茎大概14、15厘米左右,看上去很粗壮,被堂嫂白胖的手套动得直挺挺的。 陈厚拍了拍堂嫂的屁股,堂嫂就很自然地转过身去,头朝下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可以清晰看见阴毛稀疏的小穴部位一片湿漉漉的。 陈厚伸出长舌舔了舔,堂嫂就在下面嗯嗯两声,扭动屁股。 “啪。” 陈厚重重地拍了一下堂嫂的屁股说:“才爽了一次就又想要了?你真是喂不饱啊。”说着挺起粗壮的阴茎一棍到底抽插起来。 周钱注意到陈厚的抽插很有特点,就是往往正常抽插几下后就加速加力抽插一次,同时胯下的堂嫂就会发出一声欢快的呻吟声。 几分钟后,每次陈厚加力抽插堂嫂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又快接近高潮了。 陈厚又改变了节奏,变成普通抽插几下,然后加力加速抽插几下,如此间隔反复。 堂嫂的呻吟声开始不停地发出了,普通力度的抽插也发出欢快的呻吟,陈厚加速加力的时候呻吟就更加高亢。 偏偏这时候陈厚停了下来,堂嫂顿时不乐意了,用嗔怪的语气说:“你干嘛啊?” 陈厚笑着说:“明天跟李芬一起玩好不好?” “不好!”堂嫂一口回绝,同时主动把屁股往后面顶。 陈厚毫不客气地往前发力一顶。 “嗷。”堂嫂被顶得爽到嚎叫起来。 陈厚双手稳住堂嫂的屁股,开始发力起来。“啪啪啪,啪啪啪。” “嗷……嗷……。” 周钱和堂嫂做过这么久的爱,从没听到过堂嫂发出这种极端满足的嚎叫。 陈厚边挺边说:“那让于盼跟我们一起玩好不,你们还没一起和我玩过呢。” “嗷……不行,啊……。” “那就还是和李芬一起玩,这次你在上面好不好?” “啪啪啪,啪啪啪。” “啊……” 一声高亢拉长的声音后,堂嫂整个身体往前躺平,从视频里可以看见她的两条腿在轻微地颤动着,显然在经受极端的高潮刺激。 陈厚并没有继续抽插,而是任由堂嫂躺下,转手拿起餐巾纸,开始擦他的阴茎。 这家伙将堂嫂弄出两次高潮还没有射意,居然打算就此罢休。这控制力让周钱暗暗吃惊。 接下来陈厚也躺到床上,面对面抱住堂嫂,开始亲吻。 边亲边说堂嫂太美了,是老天爷赐给他的礼物,说得堂嫂都轻笑起来。 陈厚接着不失时机地再次劝说堂嫂明天和李芬一起玩,并再三保证让她在上面。 堂嫂终于同意了。 接下来就是两人分别去洗手间清洗,完毕后堂嫂才穿上之前脱到一边的内裤下楼。 看来这就是前两天为什么她的内裤干净而阴道湿润的原因。 后面拍摄的内容就都是些日常生活了。 周钱用鼠标将视频拖回去,再从堂嫂进门后脱掉内裤跨坐在陈厚脸上开始看。 堂嫂主动趴下翘起屁股,流着淫水的阴穴,在陈厚抽插下的呻吟。 不知道为何,看到天天和自己做爱的堂嫂被另一个男人操得高潮迭起,给周钱带来了非比寻常的刺激。 他的阴茎已经硬到要爆炸,于是干脆脱下短裤,一边来回细看陈厚的阴茎插入堂嫂阴道的细节,一边开始撸起自己急待发泄的小兄弟来。 伴随着视频中堂嫂高潮的嚎叫声,周钱的刺激也到了顶点,喷射出充沛的精液。 关掉视频,周钱一个人在仓库里陷入了思考。 他早就猜到了陈厚和堂嫂之间有关系,但是这视频的内容还是超出了他的想像。 堂嫂和陈厚之间远不止是简单的中年男女偷情出轨这么简单,从两人之间的亲昵举动,做爱中的默契和谐程度来看,两人之前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说陈厚就是堂嫂的亲老公都不为过。 周钱想起之前偷看过堂哥回家和堂嫂做爱的场景,堂哥那瘦短的阴茎和不到五分钟就射精的过程,完全和陈厚不在同一个层次。 甚至周钱他自己,原以为堂嫂委身于他是因为自己的本钱大,“技术”够好。结果和堂嫂在陈厚胯下的表现来看,自己差得不知道多远了。 原来堂嫂每天在陈厚这里吃饱了山珍海味,回家再享受周钱的那点“技术”,可能是当喝个皮蛋粥下下火了。 更超出想像的是,从陈厚的话中意思是,这超市里的另外两个女员工,都和他保持着关系。 甚至他还和堂嫂李姐三人一起“玩”,也就是双飞过! 这只在A片中看过的场景居然被陈厚这其貌不扬的小超市老板给实现了。 周钱突然记起今天理货员李芬吃完饭后没有回家午睡。 而现在是中午,按陈厚和堂嫂昨天的约定,现在他们应该和李芬一起玩。 周钱起身走到仓库门前看着楼梯口,才十七岁的他根本无法想像此时的二楼卧室三个人能玩成什么样。 不过比起这些,给他触动最大的是表面温柔贤惠,家族里一致称赞的贤妻良母堂嫂,居然是这样一个淫荡的女人。 他感觉自己根本不认识这居然是自己天天在一起的堂嫂。 原来她之前在家里和周钱的欲拒还迎,半推半就都是演出来的,就周钱那点小心思和水平,恐怕早就被看得一清二楚了。 只有初中学历,农村出身的堂嫂,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温柔简单。 真正无知幼稚的,是周钱自己而已。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周钱都有些颓然地呆在仓库,躺在地铺上发呆。 直到堂嫂进来说陈厚找他帮忙弄新买的平板电脑。 周钱有些木然地起身上楼。 走到二楼楼梯间他发现陈厚竟然站在厅屋的门口在等他。 见到周钱,陈厚递过来一瓶冰饮料,脸上笑着说自己好玩买了个平板,但是不会设置,要麻烦周钱帮忙看看。 周钱跟着他进了卧室。坐在墙边的沙发上。 陈厚把厅屋的门关上,然后坐下,拿出烟来抽一支递给周钱。 周钱摆摆手拒绝了。 陈厚顺势把烟塞到自己嘴里了,点燃后长吸一口,熟练地吐出几个烟圈,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一脸茫然的周钱。 “这东西是你装的?” 说着,他准确地点到旁边电视机柜上一堆杂物中间那只可以录像的笔。 ---------------

第十八章

周钱脑海中如同轰隆重锤,脸色一下变得苍白,陈厚之前的举动让他还真以为是不会用平板电脑要请教,根本没料到他已经知道自己在偷拍,还当面戳穿。 他一时完全无法想到该如何回答,只好勉强撑住想该怎么办。 陈厚倒并没有继续逼问,脸上还是那股痞痞的笑,悠然的吹着烟圈,好像挺享受这种拿捏著别人痛处的感觉,欣赏周钱的尴尬。 沉默了约两分钟后,陈厚弹了弹烟灰,从床上拿起一个新的平板电脑,熟练地点亮了屏幕递给周钱。 周钱接过平板,只见屏幕上显示出一段录屏的监控画面,而监控镜头正对准的是楼下仓库里摆放电脑的角落。 监控录像中显示周钱坐到电脑前,开机后将读卡器插到电脑上,开始浏览里面的视频和图片。 而这个拍到他操作电脑的监控镜头的位置很好,清晰地拍下了他仔细观看视频和一个个翻看图片的全过程。周钱第一天就留意了仓库里摄像头的位置是对着门口的,而这个监控摄像头显然是陈厚后来暗地加装的,看来周钱的所有行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陈厚凑过来,熟练地点着平板的屏幕,又点开一段监控视频。 这次视频是周钱在看偷拍的堂嫂和陈厚做爱的画面,更让周钱尴尬的是,他对着堂嫂被人操的视频脱裤子打飞机的场景被清晰地拍了下来。 周钱并没有看完就停下了,他不敢抬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心中有种自己全身被脱光看透,全无还手之力的感觉。 陈厚哈哈干笑了两声后说:“从你嫂子说你想来兼职我就感到奇怪,猜是不是你觉察出我和你嫂子之间的关系,所以就提前装了个摄像头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没想到还真有意外的收获。” 陈厚指著电视机柜上的笔说:“我退伍后做过两年辅警,像你这种偷拍他人隐私的行为,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处五天以下的拘留。” 见周钱不吭声,陈厚继续威胁的语气说:“你看的那些视频和照片应该都是来路不正的吧,要是我现在报警,到时候那些偷拍的会被并案处理的。” “制作、运输、复制、淫秽图片、影片、音像制品等淫秽物品要受到相应的处罚,情节严重的构成刑事犯罪,要承受刑事责任。”陈厚故意一字一句地背出一列条款来。 “刑事责任,知道是什么意思吗?”陈厚的语调高了起来。 周钱当然知道如果报警会是什么后果,他心中飞快地思考着:陈厚现在手上有的把柄有他偷拍的证据,以及自己复制自蒋校长移动硬盘里的那些视频和图片。 真如陈厚所说的,如果选择报警,触犯法律的只有周钱。而陈厚只是与已婚妇女发生婚外情而已,虽然不道德,但却不违法。 “怎么样?你说我要不要报警?”陈厚轻笑着,拿着手机故意问。 “你报警,我就打电话给堂哥,视频也会发给他看。”周钱猛地抬起头来,紧盯着陈厚说。 陈厚听到后愣住了。 看到陈厚吃惊的表情周钱心中松了一口气,心想果然搬堂哥出来这一招有效,陈厚可以用威胁报警来拿捏周钱,但如果堂哥知道被戴了绿帽,陈厚肯定会吃不了兜著走。 不过幸亏陈厚并不知道周钱和堂嫂之间也有关系,要不然拿堂哥出来威胁这一招就完全起不了作用。 数秒钟后陈厚回味过来了,歪著头说:“不错嘛,小小年纪还懂得反过头来威胁了。” “不过,小子,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也并没打算报警,而是想跟你合作一把,你会不会有兴趣?” 这个说法大大出乎周钱的意料,难道这家伙还另有所图? “怎么合作?”周钱斟酌著问。 “很简单,我可以当你做的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过,还能让你不用看视频干打飞机,免费操女人,作为交换条件,你告诉我那些偷拍照片视频的信息。” “你想做什么?”周钱感到奇怪,毕竟,陈厚应该并不知道那些偷拍视频中的女人们是学校的老师。而且多半也跟她们毫无瓜葛。 “原因嘛你不用管,方正少不了你小子的好处。” 周钱沉默地看着陈厚,他的沉默显然是提醒陈厚,他并不傻,如果不说清楚原因,并不能让他相信这些话。 陈厚见周钱一脸疑虑的神情。干笑了几声后也沉默了下来,脸上那股痞痞的笑意消失不见,几分钟后,他重新拿起一根烟点燃吸了两口,有些低沉地开口说: “方正你现在也知道了我和你嫂子,还有李芬她们的事,那我就干脆多说点,免得你不信我,不愿意合作。” 原来很小的时候,陈厚爸就死了,母亲一个人种田养活兄弟两人,家里非常穷,后来母亲身体也不好,哥哥陈普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打工,给人家做苦力,赚很少的钱养家,还供陈厚读书。 陈厚高中毕业后参了军,由于在部队表现好,三年后转了志愿兵,终于赚工资可以寄回家。 那时候陈厚二十多岁,年纪轻轻,穿着一身军装,也算是公家的人,每年回家探亲的时候,总会有亲戚朋友介绍相亲。 于是认识了年轻漂亮的妻子,没多久就结婚。生下了儿子。 孩子出生后陈厚回了部队,妻子就和母亲一起住在家里。 那时候大哥陈普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他书读得少没什么文化,这些年赚的钱先是供陈厚读书,后来又帮家里建房子,甚至陈厚结婚,置办婚礼的钱都大部分都是他拿的。 大哥常年在外地工地上做重体力活,很少接触到同龄的异性,偶尔过年回家,别人介绍的姑娘都嫌弃无房无车,都看不上他。 陈厚的计划是过几年复员回家就到城里买个房子,到时候乡下的房子留给大哥讨老婆。 但儿子三岁多的时候,母亲摔倒中风,陈厚在部队回不去,大哥只能停工回家照看母亲,孩子送了幼儿园,陈厚妻子下班晚上回家后也帮忙照看。 那时候陈厚在部队里真是天天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退伍回家。但军营之中并不容私情,所有家中照看老母和幼儿的重任全靠妻子和大哥两人承当。 这样过了一年多,母亲在妻子和大哥的照顾下慢慢好转,终于可以勉强生活自理了。 但从此大哥陈普就担心母亲的身体,再也没有出过远门,就在附近的镇上找了个收入不高的工作,方便就近照顾家里。 这时候儿子也快到了读书的年龄,陈厚提出到市区买个房子,将来把儿子放在城里读书。 但是妻子反对说城里房子贵,要买得借不少钱,再说,如果搬到市里,留哥哥一个人照顾母亲,也不忍心。 一般的女人都会要在城里买房,不和婆婆住在一起。而妻子能替婆婆和哥哥着想,这让陈厚非常感动。 后来陈厚将近复员,按常理他可以拿到一笔安置费,他当时计划好到市区租个门店开超市。由妻子来经营,再把老母亲和哥哥接过来,全家团圆在一起。 结果在探亲回家送母亲去医院开药时,陈厚无意中翻出一本病历本来。 这些年老母亲一直不间断地吃药住院,这种病历本家里很多,起初陈厚也没有留意,但随意翻开后才发现其中的不同。 这是一本妇科门诊病历。里面诊断结果为细菌性阴道炎,但是关键是基本情况的记载是:女,29岁,育有一子,流产史一次。 陈厚在部队一直担任侦察兵,面对过很多在常人看来极度危险的场面,但病历上的那行字却是他见过最恐怖的东西。 因为妻子和陈厚结婚的时候是24岁,第一次同房的时候她是处女,不多久就怀上了儿子,之后陈厚一直呆在部队,每年几次假期回家过夫妻生活,他一直注意带套从没让妻子再次怀孕过,更不可能让她有过流产。 ——妻子在外面有人! 陈厚做出这个判断的时候,心中悲愤万分,恨不得立马就揪住她追问出奸夫的下落。 但是一名侦查老兵的素养让陈厚忍住了冲动。 陈厚收起了病历,当作没事发生,编了个谎说部队有事让他提前归队。还装模作样买好了火车票。 不过他根本没有离开,而是租了辆车开始跟踪妻子。 一开始陈厚最大的怀疑奸夫是她上班厂里的同事或领导。 但是跟了两天发现她在厂里都是和一大帮子女工一起上班,按时回家,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就在陈厚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 那天周末陈厚跟着妻子下班,发现她绕路到一个超市买了东西,出门后随手将购物小票扔到门外的垃圾桶里。 她走开后陈厚马上到垃圾桶里捡到了那个揉成一团的购物小票。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