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友 (27) 作者:user1060

.

【我的极品女友】

作者:user10602021/5/5发表于:SIS

**************************************************************** 前言:本章有冰恋猎奇内容,不喜欢这些的的还是不要看了。这章男二出场引出修罗门的一些设定,剧情啥的进展还算是有的,男主接着前一章继续玩。****************************************************************

第二十七章 修罗姹女功

搬到新家的第二天,林碧霞也没有出现,而马小凌也在电脑前不断地忙这忙那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有李恒无所事事显得非常的无趣,等到设备到了李恒兴奋在马小凌的协助下注册了账号,登上了那个他梦寐以求的网站。

网站的内容比他之前看到的还要精彩,由于权限的提升李恒可以看到之前无法看到的内容,在网站上甚至能找到许多美丽女人的虐杀视频,当然这里的虐杀不是像李恒前两天玩的那样这里是真正的虐杀。

李恒怀揣著害怕与好奇打开了一个虐杀的视频。

视频里的场景非常的简单,冰冷的房间像极了近代影视剧里面常见的审讯室,冰冷的墙壁,各种各样的刑具上布满了不知道是铁锈还是血迹的暗红,显然这些东西并非摆设,配合上冰冷的铁窗给人以无限的压抑,不过视频留给观众感叹场景血腥的时间并不多,大概在六到七秒的时间两名身材高大健美,浑身一丝不挂的裸身女子便从镜头外面走来。

二女一出现便成了视频的焦点,女人的肌肤不算雪白而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不过不知道是为何二女的脸蛋身材展现出了一种健康的血红色,这抹红色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这二人应该刚刚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当然也可能是视频主角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抱有深深的期待。

视频两位主角的血色生命力的美好和房间的血腥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屏幕外的李恒自然也是满怀期待。待二女转身面向镜头时李恒很快看到两人不仅身材极佳,就连容貌颜值也是非常的突出,当然李恒也是见过世面的,二人的美貌倒也不会勾起他太大的性趣。

二女到位后便开始执行国际惯例--自我介绍

“各位同门大家好,我是秀雨燕当然我叫什么并不重要,旁边这位是我的师妹,今天我和我的师妹将进行一场特别的比赛,首先感谢我们的主人帮忙拍摄,然后祝愿屏幕前的你也能获得属于自己的快乐哦。

比赛的内容很简单,就是我和师妹同时爱抚对方的身体如果谁先到达高潮就要接受惩罚,当然惩罚非常的严酷是会流血丧命的那种,游戏失败就意味着要丢掉性命哦!好了,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二女中看起来年纪稍长的女人热情洋溢地道。

师姐动情的开场白也让李恒心潮澎湃,对接下来的内容极为期待。女人言罢视频的角度开始慢慢靠近师姐师妹,不过距离近了就能发现拍摄者的海拔比不上两个女人。很快两女便面对面跪坐在一个两边高中间凹的矮台上,不必说这就是两女的赛场。

跪坐下来的女人的海拔便比不上视频的拍摄者了,镜头逐渐向师姐师妹娇躯的三点靠拢,显然是拍摄者的恶趣味,镜头在一番挪转后便固定了下来,很快一个粗糙并不好听的男声想起:“开始吧!”

“遵命我的主人!”两个女人整齐地道出了这句话

见此情景,李恒竟有些羡慕,自己连个像样的性奴都没有,视频里的两个女人无论是神情态度都是及其恭顺的,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女人李恒并不能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虔诚。

视频里,师妹虽然看起来比较文静,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话音刚落师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师姐扑倒,分开师姐的大腿咬向她的玉门,镜头自然地转移到师姐的下体上,只见师妹大张秀口,通过镜头虽然能看到师妹的牙齿整齐洁白,但是现在女人并不是给观众展现她那光洁整齐的牙齿,而是要向师姐的下体发起攻势。

女人的举动可以说是完全出乎了李恒的意料,想像中的女子百合大戏并没有展开,取而代之的是两女的互相啃噬对方的身体的血腥场景。

李恒虽然也在林碧霞的身上试验过这种血腥的游戏,但是像视频里这样直接将女人的血肉吞进腹中的游戏还真没见过,视频里师妹真的直接将师姐的外阴一口咬掉,不加咀嚼地直接吞入腹中。

不知是何原因师姐仿佛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任由师妹在自己的身体上啃咬。不过师妹的动作不仅没有让她漏出痛苦的神色反而有一种解脱感在女人脸上绽放。

师姐不仅没有将师妹推开,反而不断地按压师妹的臻首让她更进一步地吞噬自己的血肉

“啊,,,师妹,就是这样,快吃掉姐姐的贱逼,让它天天发痒,让它勾引男人,啊啊啊,,好舒服啊。。。”

虽然师妹的举动完全称不上是爱抚,但是却不可思议地起到了爱抚的功效,只见师姐双手狠狠地蹂躏著自己的巨乳,极力分开双腿方便师妹的动作,口中不断地发出令人血脉偾张的淫语。

当然按照之前约定的规则师姐已经战败了,在师妹将她的外阴咬下,一股血水混合著阴精喷到了师妹的脸上胜负已经非常的明显,不过师妹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而负责拍摄的男人也没有阻止这场“比赛”。

将师姐的外阴咬下吞掉后师妹又在师姐的伤口上猛地吸了一口,吞下了一大口的血液淫水,之后便便放过了这片狼藉之地转而向师姐胸前的山峰进发。

不知道人肉到底是什么味道,不过着活生生的血肉绝对不是什么美味,但是师妹却仿佛是在品尝着什么难得的美食,不必说这是她施虐的心理在作祟。

师妹将师姐的身子移到凹台的中央,这会儿才明白了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方便血水由凹台的最低处流出,而且台面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竟然不怎么粘血水,和李恒玩弄林碧霞的场景不太一样,师姐的下体源源不断地流失著血水,维持人体机能的血液就如同废水一样不断地流向下水道。

师妹如同一只已经抓到猎物的雌豹一般四肢着地爬到师姐的身侧,低头含住了师姐高挺的乳峰,不过这次她不像刚才那般干净利落地咬下师姐的血肉,毕竟猎物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现在自己应该慢慢地享用自己的美食。

“师姐,从小你就各方面比我优秀,小时候家里也最疼你了,什么好东西都没有我的份,可是这些都没什么,毕竟我也喜欢这么优秀的姐姐。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背着我换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到后来我们被门派选中本来以为你会收敛一些,不过没想到啊!!!哎,这也怨不得你,毕竟你我都是苦命的人啊!

但是不管怎样,现在你是我的了,哪怕是只有一瞬间的拥有妹妹也满足了。”

师姐并没有回答妹妹的话语,不过一行清泪还是很明显地顺着师姐美艳的脸庞滑落下去,当然师妹已经明白了姐姐的心。

看到此处李恒内心五味杂陈,他默默地关掉了视频,心中的人性不断地折么着他的良知,这些女人应该也有着她们的无奈吧,不过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啊!虽然李恒并不明白女人这么做的原因,但是他隐隐约约觉得女人这么做真的是一种无奈之举,不过无论如何视频里女子的欢愉并不像是装的。

稳定了自己的心神后李恒重新打开了视频

师妹不断地吸吮这师姐胸前的湿软,似乎师姐还有奶水师妹吃的津津有味,没一会儿师妹便放开师姐的乳峰。

“姐姐的奶水给过很多臭男人吃吧?都没有给过妹妹,不过这下姐姐不想给也得给了,哈哈哈,姐姐的奶水还真是香甜呢!”妹妹在姐姐的双峰之间轻轻地说道。

“都是你的,姐姐的一切都是你的!咬掉姐姐的这对骚奶子,就是它天天勾引臭男人,吃掉它!”姐姐动情地道,不过妹妹温柔地舔吃乳头并不能带来刚才剐阴吃肉的快感,姐姐的语调还算平稳。

“既然是姐姐的诚信邀请,那妹妹就不客气喽。”妹妹开心道。

妹妹伸手将姐姐的乳峰拘于胸前,本就雄伟的山峰更加的挺拔,不过配合姐姐傲人的身高倒也不显突兀。妹妹张大秀口低头含住姐姐的乳峰,不过由于妹妹的秀口空间有限,而姐姐的山峰规模又及其硕大,大部分的乳肉还是裸露在外。

不过妹妹也没打算一口将姐姐的乳房吃掉,只见她不断地轻轻用力撕咬但是却没有将姐姐的乳头咬下,抬眉看着姐姐的欲求不满的表情内心玩性大增。

“妹妹,求求你用力,惩罚姐姐的骚奶子,姐姐的奶子好痒,啊,,,快帮姐姐吃掉它!啊啊啊。。。”姐姐不堪妹妹的狎玩,开口求饶道。

还没等姐姐说完妹妹已经无法忍受姐姐的盛情邀请,只见她面色一凌,一股白里透红的血乳便由姐姐失去乳头的山峰涌出。随着乳峰离开姐姐的肉体,已经失去外阴一片狼藉的下体再一次喷出了粉红色的液体,显然再妹妹的啃噬下姐姐又一次的高潮了,而这时满脸血污的妹妹也在随着姐姐的高潮攀向了肉欲的顶峰,紧贴著姐姐娇躯的肉缝也涌出了一大股香气四溢的浓白玉汁。

对于姐姐的另一只乳房妹妹也是如法炮制,在姐姐的浪叫之中诱人的三点尽数离她而去。

失去的三点不断地涌出眼红的血水,即便是隔着屏幕李恒都仿佛闻到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不过在场的二女还有负责拍摄的男人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乐在其中。

“即便是没有了乳头,姐姐的胸还是那么的美艳呢!”妹妹痴狂地道,同时五指并拢从姐姐胸前的伤口探入,深入姐姐的体内摸索,妹妹咬出的伤口并不算大加上妹妹的拳头也不小,很快姐姐的伤口被撕裂的更大了,不过姐姐不仅没有感到痛苦反而发出了舒爽的淫叫。

“啊,,啊,啊,,好舒服,就是这样,把姐姐的奶子,啊,,掏空,让它再也不能勾引男人!”姐姐神智不清地淫叫,神态癫狂。

“姐姐真是个欠操的婊子呢!这样都能获得快感,不过姐姐的这对骚奶子还真是挺拔,妹妹都有些羡慕呢!”妹妹道。

只见妹妹的玉手不断地在姐姐的乳皮下活动,透过乳皮能清晰地看到妹妹玉手的轮廓,至于另一只破损的玉乳则被姐姐自己不断地蹂躏,力道大的几乎将乳房内的脂肪乳腺从伤口里挤出来。

一番活动后妹妹手指握拳,将姐姐乳腺内一大团的组织拉出体外,只见许多红白相间的未明液体不住地顺着妹妹的玉手滑落,至于妹妹手握的红黄相间的物质自然是姐姐乳房内的乳腺脂肪。

妹妹将这团血乳相间的乳肉送至唇边,深深地嗅了一口混合著血腥与乳香的奇特香味,伸出香舌不住地舔舐,不一会似乎觉得冷落了姐姐,只见她开口道:

“姐姐的胸乳真的是美味呢,来,给你尝尝。”

说吧妹妹便将姐姐的乳肉送到姐姐红润的唇边,姐姐张口将这团乳肉吞入口中,神情愉悦,看来是认同妹妹的观点。

“晤,真的好吃,怪不得那些男人那么喜欢女人的乳房,还有那乳房血糕。”

另一只乳房已经在姐姐意乱情迷之际被她自己亲手毁坏了,不过今天妹妹是要毁掉姐姐的全部,现在她把注意力转移到姐姐不断发出诱人喘息声的香唇上。

“姐姐的小嘴儿含过很多男人的臭鸡把吧?现在妹妹的下面可是很香的哦,要不要尝尝,嘻嘻嘻。”说完妹妹便起身将下体移到姐姐的唇边,让她帮自己清理水迹斑斑的下体,虽然没有人直接刺激她的身体但是还是和姐姐一起达到过几次高潮。

姐姐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还是循着那股清香精准地找到了妹妹粉嫩的蝴蝶,经验丰富的香舌不住地在妹妹的妹妹上轻轻滑动,刺激著妹妹的敏感地带,带给了她数不尽的高潮。

“啊,,啊,啊,,姐姐好棒,往里一点,对,就是,,啊,,这里,啊,姐姐的舌头好棒,哦,啊,啊,啊!!!”在姐姐熟练的舔弄下妹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妹妹自然是在姐姐的香舌攻势下达到了一个绝顶高潮,汹涌的潮水将姐姐精致的妆容冲刷的凌乱不堪,不过情意至此又有谁会在乎呢?

高潮后的妹妹坐立不稳,倒在了姐姐血迹斑斑的肉体上不断喘息,片刻后她回过神来。

“姐姐舔过无数男人鸡把的舌头就是厉害,这么好玩的东西要不就送给妹妹吧!”说完妹妹便不由分说地俯身吻上了姐姐的红唇。

姐姐自然知道妹妹要做什么,只见她热情地回应着妹妹的深吻,如果不是姐姐身上一片狼藉以二女的容貌身材绝对是一场史诗级的百合大戏,不过现在这里的主题并不是两姐妹之间真挚的爱。

姐姐伸出香舌在妹妹的唇舌间滑动,经验丰富的二人也很清楚如何能给对方最舒服的唇舌体验,不过妹妹并没有忘记自己是来拿姐姐的舌头的,在将姐姐的香舌吸到自己的口中后妹妹慢慢地收缩咬合肌,粉嫩灵活的香舌便离姐姐而去。

妹妹吐出姐姐的香舌拿在手上把玩,感受这著香舌的细腻柔软。

“怪不得那些男人那么喜欢让姐姐给他们含鸡把,姐姐的舌头好软啊!哈哈哈。”妹妹调笑道,但是姐姐已经无法回应妹妹的调戏,不过姐姐脸上快美的表情还是让妹妹体会到了她的心意,她的快乐。

不只是不是因为妹妹的性情已经痴狂,姐姐这般血迹斑斑的肉体在妹妹看来竟然有难以言表的美艳,或许是因为自己终于在最后时刻得到了她,亦或者是对姐姐即将解脱感到由衷的高兴。

自从被门派选中前来修炼的那一刻起她们的人生就注定无法安稳地走下去,她们入门便会被传授一种名为《修罗姹女功》的功法,此功法极为霸道,在同级中非常的强势,但是修炼之路却是困难重重,虽然对于天分的需求不比《明玉功》之高,但是想要有所小成却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此功法为了追求战斗力的提升弱化了对修炼者体内的阴阳之力的平衡,而《明玉功》则更加重视修炼者内息的稳定,在战斗力得到保障的同时也兼顾阴阳平衡。不过《明玉功》的修炼却及其依赖修炼者对于天地之力的理解,当然这也是她们的天分。

阴阳失衡对于修炼者来说是及其可怕的,阴阳失衡的痛苦无法以意志力抗衡,如果没有足够的机缘或者努力修炼者无不在极度痛苦中悲惨死去,为了寻求足够的阳气姹女功的修炼者常常表现出嗜虐成性,无男不欢的模样,毕竟阳力的来源大多于此。

不过修炼者如果能将功力提升至五重天(化境初阶)便可以通过外放灵力很好地平衡体内的阴阳之力,这便是修炼的第一道坎,一线神魔,当然这一个如同天堑一样的门槛不知道有多少修炼者无法跨越,最终成为一个走火入魔形貌丑陋的失败者,将一身灵力与血肉归还于大自然。

视频还在继续

这对姐妹也不过是众多不走运的修罗门徒之二罢了,本已不堪忍受阴火折磨的二女决定在自己被毒火折磨的面目全非之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并以视频的形式保留下来。

姐姐已经无法言语,妹妹也没有多言。只见她将玉手伸进姐姐血肉模糊的下体在姐姐愉悦的呻吟中将姐姐的子宫取出,不过在她的子宫被摘除之后姐姐的神情很快委顿下来,让这健美的娇躯显得格外的柔弱惹人怜爱,不过妹妹却知道没了自己手中的这个可爱的小玩意姐姐的痛苦会更加的难忍,随着姐姐紧皱的眉头妹妹伸出另一只手毫无阻碍地贯穿姐姐的胸膛将一颗还在微微跳动的健康又有活力的心脏取出,终于姐姐祥和地闭上了眼睛。

“姐姐我终于得到了你。”妹妹喃喃道,神情凄美洒脱,一行清泪由妹妹的眼角滑落,全然不似刚刚那个腹黑嗜血的女修罗。

手中的子宫还在不断地发出淡淡的萤光,妹妹走出凹台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手中属于姐姐的物件将这个小可爱含入口中不加咀嚼地吞入腹中。

子宫入腹,只见妹妹的娇躯之上不断地闪现著红光,这其实就是《修罗姹女功》已经突破的迹象,不过妹妹并没有因为功力突破而变得兴奋,只见她平静地说道:

“主人,该轮到奴家了吧。”功力突破的妹妹浑身都散发出一种神秘的野性,有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在这冰冷的审讯室里熠熠生辉。只见她缓缓升入空中,看向镜头的眼神冷漠淡然,依然超脱于世间的种种羁绊,意欲前往另一次元陪伴刚刚表露心意的姐姐。

“现在你达到了化境,这个可使不得,未来还有无限长的美好时光等着你!”镜头外的男声说道。

“就是在你们男人胯下当一个更耐操的婊子吗!!!再说,没了姐姐这一切都没了意义,你不要说了,动手吧!”化境强者不为任何人的奴隶(除非自愿),这是门派的规定。

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声传来,待一番镜头晃动后固定下来,一个身材挺拔样貌英俊的老男人便从镜头外走来,不必说这就是二女的主人。

待男人站定后妹妹便缓缓降落下身子径直跪在主人的面前

“主人,贱奴向您赔不是了,刚才不该用那种语气和主人说话。所以贱奴用生命向您赔罪了。”无论功力如何的提升妹妹多年调教出来的奴性都不会消失,即便是现在自己无牵无挂,一心求死。

主人也没有多言,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刀,就在他准备将妹妹的头颅斩下之前妹妹突然说:“主人,奴家有个请求,希望您在杀死我之后将我们俩的肉身打成肉泥混合在一起用我们的血肉浇灌主人养的花儿,让我们的肉身也永远在一起。”

“我答应你。”主人用着沉稳好听的男声道。

主人的弯刀非常的锋利,在妹妹摆好姿势后,主人快速一刀熟练地将妹妹的斩首,妹妹的尸首在一番无意识的抽动后安静下来,后来主人又将姐姐的人头取下,将这两颗臻首摆成接吻的模样在两颗美人头的特写中结束了这段视频。

视频自然是看的李恒心潮澎湃,对这种虐杀游戏内心觉得不忍的同时又有一丝另类的期待。

类似的视频网站上还有很多,还有多个男人参与的,李恒看了很久,网站的内容还真是丰富,男人竟然能不知疲倦地看了几天。

不过视频虽然好看,但是看多了也就是大同小异,而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还有亲身参与的机会,加入了门派似乎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不过不知道为啥这两天两个女人为啥这么忙。

“马姐,你在忙什么啊?这几天也不见林姐回来?”搬家后第五天的早上李恒来到马小凌的房间无聊地问道,看了几天的视频李恒真的是倍感寂寞。

“前几天教内出了点事,我和林姐正在处理,等几天就好了。”马小凌回答道,她们确实在忙,不过马小凌转念一想不陪李恒似乎也不太好就接着说:“你要是无聊的话就去这个地方看看,这是我们门派的地方,你去那玩吧,记得带上我给你的小刀,马上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没一会儿李恒就收到了一个地址,距离这里不算近但是开车的话也用不了太久既然她们比较忙还是不打扰她们了,反正这几天门派已经将他的身份识别物件发给我了,可以出去玩玩了,李恒心道。

男人带上东西开车前往市中心,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马小凌给自己指的地方。就在他走后的不久马小凌和林碧霞通了个电话。

“昨晚的事你听说了吧?”林碧霞问道。

“当然听说了,这里几百号姐妹哪个不知道这事。”马小凌回到道。

“那你怎么看?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姐妹说他好像去过你的健身房。”

“算是认识吧!当时我就觉得这人身上有一些玉女教人的气息,现在那人手上还有玉女教人专用的通讯设备,我们就这么把他扣留了难道没什么问题吗?要不要向总坛汇报?”马小凌问道。

“的确有这必要,我们在这里发展刚起步实力还不够强大,玉女教在b市耕耘已久,我们肯定不是她们的对手。”林碧霞回答道。

“我们可不可以把他秘密带到总坛?交给上面处理?”马小凌接着问道。

“这个恐怕不行,最近这里来了两个玉女教的强者,男人失踪的话肯定会引起这两人的关注。如果他到达地面没了修罗结界的掩饰恐怕逃不出她们的感知,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稳住他,等待总坛的支援。”林碧霞分析道。

“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姐妹们的武功和那些人比起来差的多。还有李恒这两天还是挺无聊的,我让他去结界里玩去了,反正这些天也没时间陪他。”马小凌道。

“这样也行,本来就打算让他去那里,现在先让他熟悉一下也好。”林碧霞道。

李恒驾车前往马小凌告诉他的那个地方,距离不算近但是两个小时的车程也就到了。不得不说这个地方是真的偏僻,若不是手机导航上的确显示出了这个小道,李恒都不敢相信这就是门派的地盘,狭窄的小巷,诡异破败的门口怎么看都不像是啥好地方。

停好车后李恒便顺着王宇的足迹来到了这道门前,门派的手机导航的确厉害,就连下几层楼梯都在它的功能范围内,当然要不是导航说下好几层楼梯李恒都没有勇气下来。

走了一会儿李恒便看见了当初王宇进来的那道门,他拿出门派发的身份识别卡,找了一会儿后对着感应区域一刷门便开了,李恒推门进入。

时间回到两天前,地下修罗结界内

水下的王宇逐渐回复了冷静,开始享受着女人这另类的服务。后来为王宇换气的五个女人可能觉得不需要这么多人便分出来了一人在水下陪王宇玩。

由于男人不会游泳,在水下很难控制自己的姿势,不过好在女人的水性非常好,在水下女人便是王宇最坚实的依靠。在男人稳定了自己的心神状态后便开始不断地向沉在水下的女人身上抚摸,品味着水下女人肌肤的另一种新奇触感。

除了为男人换气的四个女人,剩下三人自然是不断地在男人身上轻吻抚摸,像一些经验老到的嫖客一样品味着男人的肉体,恨不得将男人整只含在嘴里。

王宇也乐得享受女人的服务,不过由于水性不好也无法做出太大的动作,只得好好品味女人的香舌在自己身上游走的快乐。不一会儿一个女人便起身调整身姿,以女上的姿势与男人在水下交合。

男人只觉得自己的男人进入了一个温暖紧致的肉穴,女人们早已被王宇身上蓬勃的阳气感染的的动情不已,如果不是在水下恐怕淫水早已顺着大腿流到脚底。这一下插入竟然直接给了身上女人一次高潮,但是女人无法发出声音,不过王宇却能感受到女人体内深处那喷涌而出的潮水,本想睁眼看一下女人的媚态,但是这水明显是普通的清水长时间睁开眼睛会让人不适,王宇只得放弃。

女人慢慢地在王宇身上起伏,男人只有十厘米的男根不断地在高大的女体内进出,给人一种牙签搅大缸的既视感。不过这仅有十厘米的迷你之物也给了身上女人极大的满足,虽然经历过了不下三位数的肉棒,而且低于十厘米的几乎没有,但是她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硕大的阳物而是带给男人快乐的满足感以及男人身上那磅礴的阳力。

由于水的阻力较大,即便是女人功力深厚但是也不敢放肆地起伏,不过在在女人不知疲倦的缓慢套弄之下王宇也渐渐地有了发射的欲望。

王宇自然是不会克制着自己的欲望,水的压力加上女人下体的吸力几乎将王宇的子孙袋掏空,不必说王宇自然是在这新奇另类的性爱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在王宇熟悉了水下女人给自己这种另类的换气的节奏加上高潮后的神情愉悦,他几乎在水池子底下睡着了,毕竟水下轻飘飘的感觉加上身边女人的缓慢温柔的侍奉让王宇有一种在妈妈子宫里的那种慵懒愉悦。

不知过了多久,王宇只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在水底下睡了一觉,回过神来的王宇觉得水下虽然舒服,但是一直呆在这里也是会厌倦的,他挣扎著用自己几乎为零的游泳技术向水面游去,水下众女自然也察觉了王宇的意图,慢慢地扶著王宇向水面游去。

到达水面后王宇毫不留恋地抬脚走向池子的台阶想要走出水池,心里虽然不留恋水池的温暖舒适,但是他的身体却很诚实,水下呆的时间太长王宇觉得地心引力仿佛来了个超级加倍,让他只想重新回到水里继续享受这种轻飘飘的感觉。

水池里的众女也不希望他离开,在王宇走出水池的那一刻,众女的脸上分明写着不舍与留恋,不过他们也没有走出池子追上去。

岸上

早上伺候王宇洗澡的那三名女孩子已经在池边等候了,不过王宇现在除了安安静静地躺在水池壁上恢复对地心引力的掌控他什么也不想做,不过身边的这三个女人似乎不答应。

“宇哥哥,姐姐们带你去一个地方,在这躺着多硬啊!来躺到姐姐的身上,让姐姐背着你去。”说完那三人中身材最高大的女人便伏下身子犬跪于地请求王宇骑在她的身上。

王宇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女人光洁健美的玉背不禁心生向往,转念一想到这里的女子个个都没什么顾及,自己一个大男人为何比她们还要害羞,于是便支起疲惫的身子翻身跨坐在女人的腰臀之间,感受着女人肌肤的细腻柔滑。

待王宇坐好后女人便手脚并用向前爬去,王宇没有骑过女人不过身下女人不仅身材高大坐起来非常的牢靠,而且走动的姿势速度都恰到好处,让王宇丝毫感受不到颠簸,本来疲惫不堪的王宇很快恢复了精神,他调整姿势将双腿由女人的双肩前垂下俯身抓住女人高挺的玉乳不断揉捏成各种形状,又一次骑乘美人马的体验王宇非常满意。

女人见王宇非常喜欢这场骑马游戏便围着走廊多走了几圈,当然王宇也能看出来几人在兜圈子,但是对于他来说干啥都一样,反正快乐就够了。

王宇已经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或者说是适应了与这里女人的相处模式,这里的女人不仅美艳无比而且对于自己的一切无理要求都欣然接受,甚至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下贱淫荡,这时候王宇甚至都没有了逃离这里的意思,不可不说是乐不思蜀。

不一会王宇可能觉得这个姿势不是很舒服,于是他让身下给自己当马骑的女人站起身将屁股撅起来,自己则坐在女人柔软但是非常有力的腰肢上,让女人以大人背小孩的姿势前进,面对王宇的要求,身下的女人自然是没有一丝拒绝地满住了他的要求。

王宇对于女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也没了啥性趣,他更加喜欢现在的这个骑马游戏,当然修罗女们自然是满足了他的愿望,不过现在的他还不是很适应在这么多人面前玩这么羞耻的游戏,于是他和被当成马骑的女子便在其它女人的建议下摆脱另外两个女人来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类似于运动馆的场地。

这个地下世界真的是应有尽有,体育馆、澡堂、KTV当然还有宾馆,如果没有上面二女的牵挂,王宇还真想在这个地下世界落脚。

体育馆虽然面积不小,但是由于在地下没有阳光,再加上这里特殊的环境普通人来到这里最想做的恐怕不是跑步打篮球这些运动,而是和这里的打扮清爽的运动美人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场地内的女人大都穿着清凉的运动短衣短裤,将自己修长的大腿

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结果并不是,不过王宇也没计较啥,便从女人身上起来在这里四处闲逛,欣赏这些运动美人的风采。

不过王宇这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来到这里后定会成为场地众女的焦点,不过不知为何,大家并没有将自己的冲动与好奇表现出来,依旧进行着自己手中的活动。

王宇走向了打网球的场地,不必说这里有两名身材高大的女人正在对垒,上大学的时候王宇对于身材高大的健美女人就有一种另类的喜好,他经常去网球场看女学生打球,看到这里王宇又想起了很久没有见到的马小凌。

可能是因为王宇身材比较矮小瘦弱,他对于身材高大而且有一些肌肉的女性有一种特别的喜欢,当然现在场地内的女人不仅身材健美,而且比自己在大学见到的女生更加高大,当然面容也是极佳,看着她们修长健美的长腿在网球场奔跑,挥洒汗水王宇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在大学时的美好时光。

不过场地内的网球女可没有当年王宇见到的女学生那么纯洁美好,在王宇的注视下她们更加卖力表演的同时也得应对自己体内不断升腾的欲火。以往她们都是和男人对垒,而打球不过也是性爱游戏的一种点缀,其实她们球技并不好如果不是她们有武功底子只怕练球都接不住,而且她们打出的球几乎没有能准确落到对方身边的,不过还好她们跑得快。

其实整个地下结界就是一个为男人提供消遣娱乐,也是为了女人练功修行提供阳力的地方,虽然不同的场地主题不同,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这个运动场内的修罗女为了保证表演的真实性甚至还会短时间内对功力进行自我封印,让她们看起来更加接近于一个普通女人。

就在王宇看腿看球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网球女突然一个失误把球打歪了,落在了王宇的身边。王宇当然明白这是女人对自己赤裸裸的邀请,以这两个网球女的技术能精确又不留痕迹地将这个失误表演的毫不违和也真不容易。

“小哥哥,能帮我们捡一下球吗?”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网球王宇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把它捡起来,而是想着如何巧妙地加入二人的“游戏”。

不过王宇的应变能力并不强,想了一秒后没啥好主意的他捡起网球走向刚才“失误”的那个网球女,将网球还给她并对她说:“可能是你穿的衣服太碍事了才这样,要不你把衣服脱了吧!”

这名网球女愣了一下,随即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也是哦!”说完就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就连脚上的运动鞋都脱了,直接一丝不挂地和继续着她的表演,另一个女人也自觉地脱光了自己本就不多的衣服。当然这里的女人也不真是在表演,毕竟运动的确能消减她们功法带来的邪火,而且运动真的使人快乐。

这下王宇可以更加直观的看球了,网球女们的肥硕乳房随着它们主人的的动作不断地甩动,看的王宇自然是兴致昂扬,当然王宇不断升腾的情欲也带动他体内暗能量的汹涌,整个场地的女人无不情欲高涨,下体不断涌出一股股滑腻的液体。

网球女距离王宇更近,感受自然更加深刻,只见她们动作越来越快想用疲惫战胜自己的欲望两位一丝不挂的网球女全身几乎被淫水汗水浸透,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当然在网球女的动作更加激烈之后王宇的兴致也进一步高涨,整个体育场的气氛就在这恶性循环下不断地激化。

最终率先忍不住的还是王宇,其实并不是他忍不住了而是不想忍了,毕竟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玩啊!

“你们歇会儿吧!看这一身的汗,我来帮你们擦一下。”王宇起身说道。

网球女自然是求之不得,她们停下动作,大口地喘气走到了王宇的身边,王宇找到场地内备有的毛巾开始帮网球女擦拭汗水。不过女人虽然满身大汗,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异味,反而有一种奇异的女人香和王宇意想中的不太一样。

当然擦汗并不是主要目的,发泄兽欲才是……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