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女艳情 (5-7) 作著:Lichee

.

【裸女艳情】

作著:Lichee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五)

这天,张伟森连同三位男士来谢太住宅,谢太全裸相迎。

张伟森介绍三位男士:“他们是阿郑,阿植,阿陈,他们的太太都被谢生玩过的。”

谢太说:“我明白,我先生不好,今天请几来位来,就是替我先生作出补偿的。”

谢太说完,两手高举过头,挺乳突阴,在他们面前转身一圈,说:“我的三围是37D,29,38,身材是胖了点。”

郑生说:“谢太样靓身材正。”

植生说:“谢太两条腿线条好美,屁股又大,阴毛又多,好正。”

陈生说:“谢太肉白奶子大,一定好摸手。”

谢太说:“今天你们可以尽情地玩我,把我老公玩你们老婆的愤怒发泄在我身上,只要不弄痛我,我任由你们怎样玩我都可以。”

这时张伟森也准备好,说:“我们可以开始了。”

张伟森先用摄录机把谢太由头到脚,由脚到头拍摄一次,让谢太全裸无遗入镜,然后谢太对着镜头说:“我是谢松星太太,我老公喜欢玩别人的老婆,今天就让他的老婆给人轮奸淫玩,我喜欢。”

阿郑,阿植,阿陈三男已脱光,六只手在谢太赤裸的身上各处游走,谢太口中发如怨如诉的淫声。

接着谢太一边任由三男摸玩她赤裸的肉体,一边引领他们走到卧室。

一众人来到卧室,谢太大字型躺在床上,阿郑,阿植,阿陈三男不断摸玩谢太裸的肉体,谢太呻吟著:“噢……我要……比我……”

杨敏仪听到有人按门铃,心想应该是她的三位女同事应约而来,她打开门,门外三位女士看到杨敏仪都愕了一愕,杨敏仪招呼她们进屋来。

其中一位叫Amy的问:“Mandy姐,你在家都是这个样子的?”

杨敏仪说:“是呀,我在家是裸体的,现在在公司都裸体上班,只差到户外要穿衣服,如果在户外都可以裸体的话,我可以全裸出入。”

另一位叫Eva的问:“Mandy姐,你老公不介意吗?”

杨敏仪说:“我老公不介意呀,他说我裸体任人看光是一种光荣,谁叫他的老婆身材好,奶子大。”

另一位叫Janey的说:“又是的,公司内人人都说Mandy姐身材好,又大方任人看。”

杨敏仪说:“你们的身材也不差呀,那些色鬼都在谈论你们穿的性感衣着,Amy的大腿白,Janey的乳沟引死人,看她的奶子一定很大,有天Eva的裙子很短,那些色鬼刻意窥视Eva裙内春光,说什么连毛毛都看到。”

Eva说:“都是那个死Eric威胁我这样穿,现在报应,他老婆被人淫玩一番,大快人心。”

Amy说:“是呀,Mandy姐,视频中那个玩Eric老婆的男人真的是你老公?”

杨敏仪笑笑点点头。

Janey说:“你老公的花式都好厉害,你一定好享受啦。”

杨敏仪说:“你想不想试试?不如让我老公玩你,让你享受享受。”

Janey说:“好呀,那我也让我老公玩你,我们交换老公玩。”

Amy说:“你个死鬼Janey,真不真呀?”

Janey说:“老老实实说,我们几个都被个Eric玩过啦,我老公知道后,都没有怪我,如果Mandy姐都接受到,有什么不可以。”

Amy说:“这也是,今次我同意我老公这样做都是给他一个补偿。”

Eva说:“咦,这个裸女凋像形态美妙,身材婀娜,Mandy姐,想不到你们都喜欢艺术啊。”

杨敏仪说:“啊,那是我老公买回来的,他就是被这个裸女的美妙形态所吸引,这个裸女凋像细腰丰乳,曲线玲珑,我看了也很喜欢。”

这时Amy和Janey也围上来看,突然Amy,Janey,Eva三女看到裸女凋像向她们眨眼微笑,三女顿时愕了一愕,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杨敏仪说:“是时候了,快过来看。”

原来张伟森直播谢太与阿郑,阿植,阿陈的轮番性爱,阿郑,阿植,阿陈三男就是JaneyAmy,Eva三女的丈夫。

谢太跪爬在床上,阿郑从她后面插入她阴道里抽送,谢太胸前两个大奶子随着阿郑的抽插节奏而摇晃,阿植,阿陈则在摸玩弄她摇摆的奶子。

Janey看到丈夫狂插谢太,情绪有点激动,想起当日Eric也是这样玩自己,她竟然叫出声来:“老公……插死她……插死她……”

这时阿植躺在谢太下面,阿郑放开谢太,阿植和谢太改为女上男下的背面骑乘式,谢太把阿植的阳具套进自己阴道上下挪动,一会儿她上半身躺在阿植身上,谢太的阴户清清楚楚地展现出来,也很清楚地看到阿植的阳具在谢太的阴道进进出出,谢太不断地淫叫着。

Amy看到这一幕也很激动,Eric也是这样玩过自己,现在看到自己老公这样玩Eric老婆,她不自觉也叫出声来:“屌死她……屌死她……”

谢太有点气力不支,阿植把谢太翻过身来,阿陈一手便把谢太拖到床边,掰开她两腿,把阳具一下便插入谢太阴道,谢太呀的大叫一声,随着阿陈的抽送淫叫着。

Eva看到自己丈夫勐力地抽插Eric老婆,她情绪也很激动,想起Eric如狼似虎地奸淫自己,她也不自觉地叫:“老公……大力插……大力插……”Eva一边兴奋地叫着,一边伸手摸弄自己的阴户。

这时杨敏仪在Eva身边伸手脱她的衣服,Eva没有抗拒,任由杨敏仪把她脱光,杨敏仪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她张开两腿享受着阴户被玩弄的快感,口中轻轻呻吟著。

Eva又感觉到自己两个奶子被人摸玩,乳头被舔著,原来是Janey和Amy,她两人也都脱清光,赤裸裸的,Eva忍不住伸手去摸玩Janey和Amy的奶子,Janey和Amy也挺起胸脯任Eva摸玩。

淫荡的性爱画面,谢太的发浪叫声,令Janey,Amy,Eva更欲火烧身,三个裸女各各互相缠绵接吻起来,六只只手分别在各人赤裸的肉体上摸来捏去。

杨敏仪这时手上多了两条双龙头阳具,她把一条给Janey,Janey一手接过双龙头阳具便把头插人Amy的阴道里,另一头套进自己的阴道,两人身体交织挪动着快活起来。

杨敏仪也把双龙头阳具的头插入Eva的阴道里,另一头套进自己的阴道,Eva半躺着任由杨敏仪骑着自己享受着性爱的刺激。

四位赤裸少妇两对两对地互相扭动,大家都在淫呼荡叫,直到高潮四女才停下来。

这时直播画面是谢太和阿郑,阿植,阿陈在浴室溷战,谢太被两男抱起张开两腿,一男把阳具直插什谢太阴道抽送,谢太不断地淫叫:“噢……屌死我啦……好粗……大力呀……比我……噢……啊……”

杨敏仪和Janey,Amy,Eva也一起走到浴室洗身,在浴室中四位赤裸少妇又互相摸玩一番,之后四女赤身回到厅中,这时直播也结束,杨敏仪在家中本就是赤身裸体,Janey,Amy,Eva洗澡后也无意识穿回衣服,四女袒荡荡相对。

周一早上,杨敏仪回到公司,第一时间她便脱去衣裙,赤身裸体在办公室里。

杨敏仪现在上班出门都只是穿上一条简单衣裙,没穿胸罩内裤,方便回到公司一脱衣裙便是赤裸。

由于传媒网络上已充满杨敏仪的裸照视频,公司同事全都看过她的裸体,所以她干脆全裸上班,这不但迎合了大老板的心意,原来也激发了她潜藏的暴露欲,现在杨敏仪对于自己在办公室赤身裸体已经习惯自如了,她也知道同事都存有她的裸照,上星期她全裸办公时,她也任由同事拍她的裸照。

杨敏仪刚安顿好便听到大老板到来说话了。

大老板说:“今天开始有几位同事都向Mandy看齐,加入全裸办公行列。”

公司众人一听都翘首企望看看是谁,这时Janey,Amy,Eva从大老板房间走出,她们身上寸丝不挂,众人都屏声静气看着三裸女。

Janey,Amy,Eva三女一字排向,乳房阴户展裸露无遗。

Janey,黄艳珍,三十来岁,人如其名,容貌艳丽,身材婀娜,肌凝肤白,三围36C-28-36,两腿线条优美,臀圆肉厚,胯下毛茸一片。

Amy,陈绮婷,三十来岁,容貌娟好,身材婀娜,肌肤白晰,三围35C-27-35,两腿白长﹐臀圆厚,胯下三角茂盛。

Eva,邓倩华,三十来岁,容貌俏丽,身材婀娜,冰肌雪肤,三围34C-26-34,两腿修长,臀丰圆厚,胯下毛毛有致。

Janey挺起两乳,说:“之前我穿低胸衫,露出乳沟,有同事猜想我的奶子是不是很大,我的奶子是C杯罩,现在我任由大家看个够。”

Amy侧身展腿露臀,说:“之前我穿短裙,露出大腿,有同事赞我大腿美白,又想偷窥我的臀部,现在我任由大家看个够。”

Eva挺胸突阴,说:“之前我穿超短裙,有同事偷窥我裙内春光,又想看我的毛毛,现在我全身连毛毛都给大家看个够。”

大老板说:“公司为鼓励Janey,Amy,Eva全裸办公,她们都会得到相关奖金。”

Janey,Amy,Eva三裸女齐声说:“多谢大老板。”

三女同时搂抱大老板以表示多谢。

有同事说:“哪我们可不可以抱一抱美女啊?”

Janey循声看是同事小李,便说:“哎呀,是小李啊,我知你窥伺我的奶奶好久了,来吧,我可以给你拥抱一下啊。”

小李闻言即上前拥抱Janey,并顺手在她的奶上摸了一把,Janey笑笑任他所为。

有同事说:“可以拍照吗?”

Janey,Amy,Eva三裸女齐声说:“可以。”

大老板笑笑说:“大家可以happy一下,但不要耽搁工作啊。”

大老板说完返回自己房间,同事纷纷向Janey,Amy,Eva大拍特拍裸照,Janey,Amy,Eva更摆出不同的裸姿让大家拍照,众人又拉杨敏仪过来一起拍照。

扰攘一番后,大家才各各返回工作岗位去了。

杨敏仪问Janey,Amy,Eva,她们怎么有全裸办公的想法。

Eva说:“那天我在你家看到那个裸女像向我眨眼微笑,回去之后,我脑海中自己就好像是那个裸女,我有赤身裸体的念头,后来你老公传来我们三个老公玩谢太的视频,我和老公又再看一遍,不知怎的,我竟要我老公像玩谢太那样玩我,老公说我好浪,我跟老公说我好想赤身裸体,任人看光,老公竟提议我不如学Mandy那样全裸办公,后来我打电话给Janey和Amy,原来她们都有和我相同的情况。”

Amy说:“是呀,我在Mandy家都看到那个裸女凋像向我眨眼微笑,回去之后,我也是不知怎的,脑海中自己好像是那个裸女,我也有不想再穿衣服的念头,在家裸体,我老公不知几开心。”

Janey说:“我也是一样,我听了Eva说全裸办公,我问老公,老公竟赞成,于是今天一早回来跟大老板说,大老板很高兴,说无任欢迎,完全支持我们全裸办公。”

杨敏仪说:“原来如此,哪人前全裸,任人看光全身,感觉怎样?” Eva说:“那种裸露任人看光的刺激好棒啊,我明白Mandy姐所说,如果在户外都可以裸体的话,我都想全裸出入。”Amy说:“是呀,我看到他们的目光在我身上扫射,我竟好兴奋。”

Janey说:“好刺激,那种感觉令我好想,好想……那个……”

杨敏仪说:“今个周末,不如你们来我家一起玩,好不好?”

Janey,Amy,Eva三裸女齐声说:“好,一言为定。”

Janey,Amy,Eva各各返回去工作,杨敏仪在想,Janey,Amy,Eva三女看到裸女凋像向她们眨眼微笑,她们有裸露的想法,并真的实行裸露,她和她的闺蜜珊珊先前也是看见裸女凋像向她们打眼色,之后她和珊珊便爱上裸露,难道这个裸女凋像会令女士爱上裸体?

这时有同事过来找杨敏仪处理工作事宜,她也不再去想太多,继续工作。

杨敏仪已习惯全裸工作,想不到Janey,Amy,Eva三裸女也不当裸体是什么一回事,在公司内如常一样的工作。

先前只杨敏仪一人全裸办公,现在多了Janey,Amy,Eva全裸在办公室工作,令办公室的工作气氛更活跃了。

到了午膳时间,杨敏仪和Janey,Amy,Eva都不想回穿衣服到外面用膳,便叫外卖到办公室。

当送外卖姐姐送外卖来时,看到杨敏仪,Janey,Amy,Eva竟是一丝不挂,看得傻了眼,但她认得杨敏仪就是新闻上被胁持脱衣的女士,她想不到杨敏仪是全裸办公,于是要求和杨敏仪合照。

杨敏仪也无所谓,横竖网络上也充满她的裸照和脱衣视频,她便欣然大方地和送外卖姐姐合照。

拍照后,这位送外卖姐姐竟提出另一要求,杨敏仪等人听了也意想不到,横竖公司内其他人都出外午膳,杨敏仪也顺应她的要求。

送外卖姐姐见杨敏仪等人无异议,便迅速地把自己脱光,搂着杨敏仪合照。

这位送外卖姐姐,看上去年纪约莫四十,一身白肉,身材略胖,但不失婀娜,乳房大,乳头突,臀圆厚,两腿虽腴,但线条美,胯下毛毛有致。

外卖姐姐拍照时神能自如,她说她拍照是让她老公比较,当日看新闻她老公赞杨敏仪身材美,又说杨敏仪的奶奶奶应也有她的大,她和杨敏仪合照就是比一比。

杨敏仪听了外卖姐姐的说话,便问:“我是36C,你呢?”

外卖姐姐说:“我也是36C,不过我的奶奶不及你的挺啊。”

杨敏仪说:“哪不要紧,男人都是喜欢大奶奶的,我看你老公一定常啜你的奶头。”

外卖姐姐脸红红说:“是呀,好了,我太麻烦你了,我要回去了。”

外卖姐姐穿回衣服离去后,Janey,Amy,Eva都笑笑说:“想不到Mandy姐也有fans啊!”

大家嘻嘻哈哈用膳后,又过了一个轻松的下午,到了下班,杨敏仪和Janey,Amy,Eva才老大不愿地穿回衣服离开公司。

如是者,杨敏仪,Janey,Amy,Eva每天回到公司都是全裸办公,只是到下班时才穿回衣服离开。

午膳她们都是叫外卖,都是那位送外卖姐姐送外卖来,而每次外卖姐姐送外卖来,都会和她们一样脱光衣服,全裸跟她们聊一会儿天,外卖姐姐才穿回衣服离去,而外卖姐姐身上只一件简单的连衣裙,裙内是什么也没穿戴的。

有次大家聊天聊得挺愉快忘了时间,有同事回来看见全裸的外卖姐姐,只见这位外卖姐姐若无其事地在同事面前穿回衣服离去。

后来这位外送外卖姐姐告诉杨敏仪她们,她所以喜欢人前裸露是因为一个裸女凋像曾向她眨眼微笑。

……

(六)

这位外卖姐姐叫唐笑芳,与丈夫霍永全打理一间茶餐厅,霍永全是继承祖业的,但他也爱好烹饪,自设一些与众不同的菜肴,故茶餐厅在小区中薄有名气,加上唐笑芳略有姿色,身材婀娜,美美老板娘,自然更加吸引不少顾客,因而客似云来。

那天因为人手不够,才由唐笑芳送外卖到杨敏仪公司,想不到她看到杨敏仪及Janey,Amy,Eva赤身裸体,惹起她的欲念。

原来霍永全与唐笑芳自小青梅竹马,小时候两人曾一起赤身裸体,互相见过对方的身体,长大后,两夫妻也喜欢在家中裸体,但也只是限于私人性质,没什么公众裸露。

一天霍永全在一个玉石摊档买了一个玉石裸女凋像回来,唐笑芳看见裸女凋像对她微笑眨眼,她感觉到那裸女像摄入了她的身体,自此之后,唐笑芳一回到家便会脱清光,全天候在家赤身裸体,就是走到窗户也不避忌,连把垃圾丢到垃圾房她也是赤身裸体的。

好几次老公把她推到窗前做爱,她竟然好享受那种被人窥视自己裸体的快感。

有几次茶餐厅关门后,她赤身裸体在茶餐厅内处理账目,老公又在茶餐厅内和她做爱,她很享受那种刺激,有时甚至赤裸离开茶餐厅,在无人的街道上跳上车里回家去。

后来她出外开始穿得非常清凉,老公全不反对,还鼓励她不妨再穿着大胆,于是她开始衣裙内什么也不穿戴,她知道茶餐厅的伙记常窥伺视她衣内春光,她不但不介意,还很享受被人窥视的刺激。

她有时真的有点冲动在茶餐厅内赤身裸体,任由伙记和顾客欣赏她赤裸裸的肉体。

有次她和老公很早便回到茶餐厅,茶餐厅的员工还未回来上班,她便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在处理工作,一时忘了时间,没察觉员工回到来,让员工看见自己赤身裸体,她不单不感到尴尬,还感到很兴奋。

因为这次的意外裸露,她老公决定以后每月的员工聚会,唐笑芳以全裸姿态出现。

唐笑芳欣然在员工前赤身裸露,也让员工拍她的的裸照,也因为唐笑芳的裸露,员工都很为茶餐厅卖力。

那天她送外卖来到杨敏仪公司,看到杨敏仪,Janey,Amy,Eva在公司内一丝不挂,所以触动了她裸露的欲念。

杨敏仪问:“什么?又是裸女凋像?是怎么样的裸女凋像?”

唐笑芳说:“怎个说呢?这个裸女凋像两脚交叉而立,一手抚弄头发,另一手按放在大腿上,脸带笑容,身材曲线玲珑,细腰丰乳。”

杨敏仪若有所思之际,Eva打开手机,向唐笑芳展示一幅相片,问:“是不是这个裸女凋像?”

杨敏仪问:“你有我家里裸女凋像的相片?”Eva说:“是呀,那天我见你家里的裸女凋像形态美妙,身材婀娜,我便拍下照片,给我老公看看,所有我存有裸女凋像的相片。”

唐笑芳一看便说:“是这个样子呀,一模一样,不过……咦,有点不太相同……呀,是了,我那个是左手抚弄头发,右手按放在大腿上。”

杨敏仪说:“这样看来,两个裸女凋像是一左一右的一对。”

“森哥,例行检查竟要你老哥来啊。”

“源哥,其实我有事想找你啊。”

锺立源说:“哦,有什么事?”

张伟森说:“我听你说过,你对古玩玉石也有一些研究,我想你看看这个。”

张伟森说完打开手机,向锺立源展示一幅相片。

锺立源说:“咦,这裸女姿态美妙,身材婀娜,而且是一左一右的一对,你两个都有?”

张伟森说:“不是,我只有一个,源哥,玉石会不会有邪气?”

锺立源说:“玉石自有玉石的灵气,除非被人做了手脚,渗入邪气,才会有不祥之气。为什么会这样问?”

张伟森便说出自从他从玉石摊档买了一尊玉石裸女凋像回来之后,接连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锺立源说:“听你这样说,看来这个裸女凋像确有一种力量,能令女人喜欢人前裸露,风骚妩媚,但又不致于著邪入魔。”

张伟森说:“源哥,你知道是什么缘故呢?”

锺立源说:“不晓得。”

张伟森说:“不如我约全哥,把一对裸女凋像拿过来给源哥你看看,或者你可以看到什么呢。”

锺立源说:“这个也好。”

这天,张伟森和霍永全来到锺立源办公室,张伟森和霍永全各自把裸女凋像拿出来,锺立源左右两手把裸女凋像各捧起来看,锺立源突然感到两个裸女对着他妩媚一笑,四只手同时向他的脖子揽过来,两个裸女的脸庞并靠向他的脸庞,似要溶入他的脸庞里,他吓了一跳,急忙定心摄神。

锺立源放下裸女凋像,低首沉思了一会儿,说:“这对裸女凋像果然有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这股力量恐怕不是我所能洞悉的,不过,我认识一个人,她或者会知道,这样吧,待我找一找,我把资料给你们。”

张伟森和霍永全看锺立源也不能即时有什么结果,也只好作罢,各自取回裸女凋像离去。

过了几天,锺立源给了张伟森一个联络资料,张伟森打电话过去,电话留言说师传到了台湾办事,请客人留下联络电话,张伟森只好等待。

霍永全得悉裸女凋像原来有这么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他内心盘算著一个主意。

这天,是每月的员工聚会,茶餐厅提早关门,一班员工到老板家里吃喝玩乐一番。

今次霍永全向张伟森借来他的裸女凋像,成对地摆放出来。

唐笑芳已是以全裸姿态出席员工聚会,四位男员工的目光自然投射在唐笑芳的裸体上来回。

三位女员工觉得老板娘裸体也不当是什么一回事,她们也就顺其自然,但今次三位女员工不知怎的,竟有点心痒痒,她们都感到好想跟老板娘一样,脱光衣服,在人前裸露一番,任人看光自己。

霍永全细意观察三位女员工的神态,比较她们与之前的神态有没有不同,果然,他察觉到她们神态开始有些异样表现。

霍永全说:“是了,媚姐、莲姐、瑶瑶,你们三个都没和我老婆合照过,来,来,来,你们三个和我老婆拍合照。”

媚姐、莲姐和瑶瑶依霍永全指示,和全裸的唐笑芳合照,突然,霍永全说:“媚姐、莲姐、瑶瑶,我老婆是全裸,不如你们也跟我老婆一样合照啊。”

四位男员工一听老板这样说都有些愕然,不过令他们更惊讶的是,媚姐、莲姐和瑶瑶真的二话不说便动手脱起衣服来,不一会,媚姐、莲姐和瑶瑶便脱得一丝不挂。

媚姐,周素媚,样子娟好,年纪约莫四十,一身白肉,身材略胖,但曲突婀娜,乳房有点微微坠,但有C杯罩,乳头突,臀肉厚,两腿虽腴,但线条美,胯下毛毛有致。

莲姐,刘凤莲,样子娟好,年纪约莫四十,皮肤白,身材婀娜,乳房圆满,也有C杯罩,乳头突,臀圆厚,两腿美美有线条,胯下三角毛毛。

瑶瑶,区碧瑶,样子俏丽,年纪约莫三十余,肌肤白晢,身材曲突,乳房盈满,约B杯罩,乳头细粒而翘,臀肉圆,两腿修长,胯下毛毛覆蓋阴阜。

四位男员工看得目不转睛,连忙拿出手机向她们拍照。

霍永全说:“媚姐、莲姐、瑶瑶,你们的身材都好棒啊。”

区碧瑶嘻嘻笑说:“我的奶奶都没有老板娘和媚姐、莲姐的奶奶大啊。”

霍永全说:“呵呵,我老婆的奶奶一手也握不满,我看你的奶奶不同,一手便可握满,而且奶头翘起,好诱人,好想啜啊。”

区碧瑶笑说:“老板喜欢,你来摸摸我的奶奶是不是一手可握满。”

霍永全一听便老实不客气,上前搂着区碧瑶赤裸肉体,两手摸玩她的奶奶,又用含啜的奶头。

区碧瑶嘻嘻笑说:“老板你好坏啊……”

周素媚和刘鳯莲看到区碧瑶的风情,也不甘示弱,走到霍永全身旁,捧起自己两个大奶子,也要霍永全来摸玩。

那边厢,唐笑芳挺起两个奶子,笑淫淫地叫四位男员工来摸玩她的肉体。

四位男员工心想终于可一亲老板娘香泽,都十分雀跃,四人围着唐笑芳,八只手在唐笑芳赤裸的肉体上摸来摸去。

原来张伟森和霍永全因裸女凋像而相识之后,两对夫妇不时都有一起进行夫妇交换性爱,淫欢作乐一番,而霍永全也会带同他的裸女凋像过来,一对裸女凋像摆放在一起,唐笑芳和杨敏仪,更加风骚妩媚、淫荡无比,张伟森和霍永全也勇勐异常。

唐笑芳经过交换性爱的刺激,已沉醉于裸露和性爱之中,所以当霍永全跟唐笑芳说出他的计划,唐笑芳没有异议,她想到可以给几个男人一起奸淫自己,已兴奋得阴户痒痒不止了。

今次的员工聚会,她便诱著四位男员工来奸淫自己,她期待着那种被轮著肏屄的刺激。

这时四位男员工已脱清光,他们把唐笑芳仰面按在餐桌上,两条粉臂伸放在头上,使两个又白又大的乳房摇晃着,两条光滑长腿微微张开,使胯下的阴毛阴唇任情暴露著,四男围着唐笑芳直刺刺地看着她赤裸无遗的肉体,四条阳具都硬翘翘。

唐笑芳淫淫地说:“你们谁先来啊?”

这时四男中年纪稍长的男员工说:“小罗,你先来,我看你还没有肏过女人呢。”

他和另一个年纪较长的男员工分别把唐笑芳的大腿向两边拽开,唐笑芳的阴户顿时完全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两人说:“老板娘,你的屄屄好淫呀。”

唐笑芳淫荡地说:“哪还不插进来啊?”

小罗便挺著硬棒棒的阳具对准唐笑芳的阴户插入去,唐笑芳呀的就扭动起来,可是小罗不一会便射了。

小罗只好退出来,刚才叫小罗先来的男员工立即迅速地把他的阳具插入唐笑芳的阴道里勐烈抽动起来:“老板娘……爽不爽啊……”

唐笑芳呀的一声,扭动着屁股迎著阳具在阴道的进出叫道:“噢……噢……老张……你呀……插死我啦……”

老张说:“老板娘……你好骚……玩到你……我短命都愿……啊……”

唐笑芳说:“你喜欢……我天天给你玩喔……噢……大力插啊……噢……噢……”

老张一边狂插,一边摸玩着唐笑芳两个大奶子,不一会,他叫道:“我……要……射了……”

话未音落,老张已把精液射到唐笑芳的阴道里。

刚才和老张拽开唐笑芳大腿的男员工挺著又大又粗的阳具说:“老板娘,我来了。”

唐笑芳斜斜望着他,淫笑地说:“老黄……快插进来……我要……”

由于唐笑芳的阴道里有先前两男的精液,老黄一下子便把大阳具全部插入唐笑芳阴道里,很爽地抽插著。

老黄叫道:“啊……老板娘……好正……好骚啊……我想屌老板娘好久了,今日终于可屌到老板娘……啊……老板娘……好骚啊……”

唐笑芳非常亢奋,疯狂地呻吟著:“噢……好粗啊……噢……噢……插得好舒服……大力呀……我要……噢……噢……”

老黄最终在唐笑芳的阴道射了,他的阳具离开唐笑芳的阴道,唐笑芳说:“小李……你快来……我要……”

小李一听,急不及待地把硬直的阳具一下子全部插入唐笑芳阴道里狂插,说:“啊……老板娘你好正好骚……好喜欢屌老板娘……”

唐笑芳扭动屁股,大叫:“噢……你喜欢屌我……我天天给你屌……快……大力……插死我……好硬……好粗……我要……噢……噢……”

由于先前的性交场面太刺激淫荡,小李插不上十来分钟便想要射,好在唐笑芳也高潮,两手按著小李屁股大叫,小李最终也在唐笑芳阴道里射了。

唐笑芳被四男轮流奸淫后,躺在桌上的赤裸身体微微地颤动着,四男的八只手仍不断在她雪白的肉体上来回摸捏玩弄,唐笑芳轻轻地哼哼的呻吟著,享受着肉体被抚摸的温柔感觉。

那边厢区碧瑶已躺在沙发上两腿张开,任由被霍永全的阳具在她阴道肆意地进进出出,周素媚则把她两个奶子在霍永全的背上磨著,刘鳯莲则翘起屁股任由霍永全用手指插入她的屄屄,她则用口含啜区碧瑶的奶头,又用手摸玩她的奶子。

接后,区碧瑶、周素媚、刘凤莲三女俯伏在沙发上翘起屁股,让霍永全轮著插入她们阴道里,三女一边任由霍永全的奸淫,一边又相互用手摸捏对方的奶子。

最后区碧瑶、周素媚、刘凤莲高潮淫叫后,三女瘫软地躺在沙发上喘息。

这次的员工聚会变成无遮大会,但是各人都性趣溢然,陶醉于是性爱的欢喜中。

经过这次员工聚会后,霍永全决定把女员工的服装改为抹胸上衣和齐B短裙,外面是透明围裙。

老板娘唐笑芳当然不会反对,她心想如果可以全裸在茶餐厅就最好了,而三位女员工也不但没有异议,还跟女板娘一样,衣裙内什么也不穿戴。

由于女员工衣内真空,抹胸上衣贴身,两个乳头突点,齐B短裙把两条白白玉腿完全暴露出来,她们俯身抹台或收拾时,对台的客人更会看到她们裙内春色,而老板娘唐笑芳的抹胸上衣和齐B短裙更是单薄的衣料或者是半透明的衣料,三点若隐若现,更是诱人,茶餐厅生意则更旺场。

……

(七)

张伟森听了霍永全的员工聚会变成无遮大会,心想看来一对裸女凋像的力量比起单个的来得更厉害,于是他也打起了一个主意,便问霍永全借他的裸女凋像一用。

张伟森有一位表姐彭绮云,较他年长十岁左右,说起张伟森这位表姐,人生得漂亮,身材又标致,是少年时张伟森的梦中情人,可惜的是,两人既是表亲,年纪又相差大,情怀只能在梦中。

张伟森和彭绮云这对表姐弟,虽然年纪相差十岁,不过两人感情不差的,有时张伟森对彭绮云有些亲昵的举止,彭绮云也不避忌,由得张伟森吃她豆腐。

由于张伟森生得健硕,有几次彭绮云找张伟森来做她的护花使者,把缠着她的追求者吓退,所以现在的表姐夫莫中帆和张伟森关系也不错的。

两表姐弟婚后也时有来往,表姐的一对子女跟张伟森夫妇也很熟稔。

张伟森被Eric用刀胁持,威逼杨敏仪在街上脱光,赤身裸体任人拍照,结果传媒网络上充满她杨敏仪的裸照和脱衣视频,事后,张伟森的表姐彭绮云对于杨敏仪在镜头前袒胸露乳任人看光颇有微言,自始也没有和张伟森夫妇见过面。

一天,莫中帆悄悄找张伟森诉苦,说:“唉,阿森,我老婆对阿仪那件事,说了许多话,你老婆都是被威胁才在街上脱光,怪不得她啊,我老婆思想太落后保守了,连阿女的清凉衣着,她都看不顺眼。”

张伟森说:“表姐向来都较为保守,自从Mandy被威胁在街上脱光之后,表姐都没跟我说太多话了,表姐夫,你们都看过了我老婆的裸体,你觉得怎样?阿颖、阿谦,他们又有什么想法?”

莫中帆说:“阿颖和阿谦两姐弟都不知几欣赏他们的表舅母呢,阿谦说表舅母身材好棒啊,他还偷偷问我,他妈咪的身材是不是跟表舅母一样,少年的性幻想都好正常,阿颖她呢……更佩服她表舅母人前裸露的勇气,还说表舅母肌肤白晰,好想问她怎样护肤呢,但我老婆不许他们和阿仪有接触,我说呀,阿仪的身材跟我老婆一样,毛毛性感,奶子又大,看来摸上手……哎……不好意思说过头了……”

张伟森说:“不要紧,表姐夫,其实我十四岁那年,无意中看到表姐换衣,偷窥到表姐一对乳房,又白又大,对少年的我来说,简直不可磨灭,所以我找女朋友也以表姐为楷模,现在我老婆经过那次街上裸露之后,她对裸露已经不当是什么一回事了,她现在是全裸上班的。”

莫中帆说:“哗……好棒呀……阿仪的同事可以大饱眼福了。”

张伟森说:“还有,我老婆不但喜欢裸露,而她对性爱也很开放……”

张伟森便把他们夫妇和霍永全夫妇进行交换性爱,又和杨敏仪的三位女同事及她们丈夫一起进行性爱的事简略地说给莫中帆听。

莫中帆听了,一脸既不可置信,但又十分羡慕样子,说:“哗,只听也令人莫名兴奋,如身在其中,简直快活如神仙。”

张伟森说:“表姐夫,看你的样子,也好想成为一分子吧?”

莫中帆勐然地点头,说:“听了你的话,我也老实说,其实我也有暴露老婆的想法,看着老婆赤身裸体给人任看光,我都有莫名的兴奋,有时我甚至幻想老婆给人肏,看她淫荡的样子,真的很亢奋,只是……只是你表姐哪会这样啊……”

张伟森说:“表姐是太保守的了,你想不想把你老婆改变过来,变成我老婆那个样子?”

莫中帆一脸渴望地说:“真的?哪……求之不得啦,你有办法吗?”

张伟森笑笑说:“哪你要依我的计策……”

莫中帆一边听,一边点头。

这天,张伟森的一对表外甥来到。

莫子谦一进门便问:“咦,不见表舅母的?”

张伟森说:“她到街上买点东西,很快便回来。”

莫子韵说:“嘻嘻,近日阿谦挂在嘴边全是表舅母,恨不得飞来见表舅母,我说,他是想见表舅母的……”

莫子谦脸红抢著说:“哪有啊……我……”

莫子韵说:“你手机里全是表舅母网上的裸照,你怎解释呀?”

莫子谦说:“你手机里也有表舅母网上的裸照呀……”

莫子韵说:“我是女孩子,女孩子存有女人的裸照,不同你们男孩子存有女人裸照呀。”

张伟森说:“好啦,好啦,你两个在厅中坐坐,我到厨房去,你们表舅母很快便回来。”

两姐弟便坐在厅中沙发上,突然,莫子韵看到厅中电视组合地柜摆放的一对裸女凋像,她好奇走上前细看。

莫子谦说:“姐,你看什么?”

莫子韵说:“这对裸女凋像好美啊!”

莫子谦说:“什么裸女凋像?”

莫子谦说完也走上前看。

莫子韵说:“阿谦,裸女凋像向着我笑,你看到吗?”

莫子韵看见裸女凋像向着她微笑,她身子晃了一晃。

莫子谦听到莫子韵的说话,他还未来得反应,他感到裸女凋像扑向他,他身子也晃了一晃。

这时有人打开大门,是杨敏仪回来,她走到厨房放下东西,再回到厅来,看见莫子韵和莫子谦呆呆地站在组合柜前。

杨敏仪说:“阿韵,阿谦,你们来了。”

莫子韵和莫子谦听到杨敏仪的叫唤才回过神来,但两人又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杨敏仪。

杨敏仪说:“你们怎样这样望着我?不认得我吗?”

莫子谦两眼瞪着杨敏仪,不懂反应。

莫子韵说:“表舅母,你在家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杨敏仪说:“是呀,我出门只穿一件简单的衣裙,衣内什么都不穿戴的,回到家一脱衣裙,便可赤裸裸在家,方便嘛。”

莫子韵说:“表舅母,你的肌肤好白,身材又好,真令人羡慕。”

杨敏仪说:“阿韵,我看你的身材也好棒啊,有前有后,不输给表舅母啊。”

这时张伟森从厨房出来,说:“我看阿韵的身材,以女孩子来说,也是十分棒的,不如阿韵你也像表舅母那样子,让我们开开眼界。”

莫子谦听到张伟森这样说,张大口望着莫子韵。

莫子韵说:“什么女孩子,我十七岁了,好,我就让你们看看。”

莫子韵说完便动手脱身上的衣服,她三两下便把T恤短裤脱下,接着把胸罩脱下来,一对少女大乳房应手弹出,她再把内裤脱去,赤身裸体面对着自己弟弟和表舅父、表舅母。

莫子韵,十七岁,容貌清丽,少女肌肤,细腻嫩滑,肉白身莹,两个大奶子丰腴盈满,乳头如熟透的樱桃,小腹平坦,臀部浑圆,两腿浑圆修长,阴毛浓密乌黑细长。

莫子韵没有遮掩自己身体,任由两个奶子,胯下毛毛完全展露在各人眼前。

张伟森说:“哗,阿韵你的身材好捧呀,乳房腴满,屁股圆,男人看了真想摸摸。”

杨敏仪说:“阿韵你的身材很棒,这个年纪的奶子算大的了,又圆又美,连我是女人,看了也想摸一摸。”

莫子韵脱光衣服,赤裸无遗,任人看光自己裸体的刺激,使她身心炽热,她一脸红晕低头地说:“表舅父想摸的话,我……我任你摸啊……”

莫子谦望着赤裸的姐姐,两眼瞪得更大,虽然他也曾偷窥过姐姐换衣,但只是惊鸿一瞥,现在姐姐的裸体完全纤毫毕现地呈现在自己眼前,再加上一丝不挂的表舅母,两个裸女使他的裤裆已高高的举起。

杨敏仪瞥见莫子谦高高的裤裆,笑笑地说:“阿谦,想不想摸摸表舅母的奶奶?”

莫子谦一脸不可置信的说:“真的?”

杨敏仪吃吃地笑说:“傻仔,来吧。”

杨敏仪一手拉莫子谦到沙发,把他推坐在沙发上,她面对莫子谦跨坐在他膝上,把自己一对奶子捧到莫子谦脸上。

杨敏仪说:“来吧,吃表舅母的奶奶。”

莫子谦一脸受宠若惊,但杨敏仪两个大奶子已挤在自己脸上,他本能地用口左含右啜,两手在杨敏仪赤裸的身上乱摸。

杨敏仪感到莫子谦隔着裤裆的下体胀大大的,她说:“你也把衣服脱去吧。”

莫子谦闻言立即快速地脱去身上的衣服,杨敏仪卧在沙发上,张开两腿,说:“阿谦,来吧,来摸玩表舅母的肉体啊?”

莫子谦扑到杨敏仪身上,两手又揸又捏杨敏仪的大奶子,杨敏仪伸手去捋莫子谦硬翘的阳具。

杨敏仪说:“想不想和表舅母做爱?”

莫子谦勐力地点头,杨敏仪说:“你要说你好想屌我,我就给你屌。”

莫子谦说:“我好想屌表舅母你。”

杨敏仪咯咯地笑,引导莫子谦直翘的阳具到自己的阴道口,说:“插进去!”

莫子谦腰一沉,把阳具插进杨敏仪阴道里,杨敏仪“呀”的叫了一声。

莫子谦感到一阵电流贯串全身,说:“呀,好正,好舒服……”

杨敏仪说:“阿谦……你插进来……再抽出……但不要完全抽出去……再插进去……是了……是这样啦……噢……好粗……好硬……大力呀……噢……噢……”

莫子谦一边抽插著,一边摸玩杨敏仪的奶子,一边说:“表舅母……你好正啊……奶奶又大又好揸手……我好喜欢……屌你啊……”

杨敏仪说:“你几时都可以来屌表舅母……大力屌我啊……”

莫子谦说:“表舅母……我……我……想……射呀……”

杨敏仪说:“嗯……你射啦……射在里面……”

莫于谦长吁一声,在杨敏仪阴道里喷射了。

杨敏仪正想高潮之际,莫子谦就射精了,杨敏仪明白小伙子经验不足,看见莫子谦一脸尴尬,她说:“不要紧,你先退出来。”

莫子谦把阳具从杨敏仪阴道拔出来,杨敏仪说:“阿谦,你来摸玩表舅母的奶奶。”

莫子谦欣然肆意地摸捏杨敏仪的大奶奶,杨敏仪则用手捋他的阳具,并叫他看莫子韵那边的活春宫。

那边厢,莫子韵也不知怎的,竟好想裸露自己身体,又好想有人摸玩自己的赤裸肉体。

当莫子韵说可以任由张伟森摸玩她的肉体,张伟森也老实不客气,一手便把莫子韵拉到自己怀里,肆意地在她赤裸的肉体上摸玩起来。

莫子韵一脸娇羞,闭上眼睛,享受肉体被摸玩的快感,突然她感到屄屄受到刺激,她不期然地张开两腿,口中轻轻地呻吟起来。

张伟森把莫子韵抱到餐台上,让她仰卧在餐台上,张伟森迅速地脱去上衣和短裤,把雄抖抖的阳具对准莫子韵的阴道口。

张伟森说:“阿韵,你想要吗?”

莫子韵两颊绯红,点点头,说:“表舅父……轻点……我……没……”

张伟森说:“不用怕……我会慢慢来的……”

张伟森把阳具慢慢地插入少许,莫子韵叫:“呀……疼啊……”

张伟森说:“阿韵,忍着点,一会儿你便感到好爽……”

张伟森慢插轻捻,莫子韵起初感到一阵一阵的疼痛,她强忍着,眼角流下少许泪水,她感到好胀,虽仍有点疼痛,但阴道壁磨擦带来一阵一阵的骚麻,突然她感到张伟森停下来,她感到需要,她叫道:“表舅父……不要停……给我……”

张伟森说:“爽吧?说要表舅表屌呀……”

莫子韵说:“我……要……表舅父屌……表舅父快屌我……”

张伟森继续缓缓地插入,轻轻地抽出,再慢慢地深入,又轻轻地抽出,莫子韵由最初感到疼痛已变成阵阵的电流冲击,她自觉地扭动身体以迎合著阳具在自己阴道内的进进出出,口中由微微的呻吟声变成大大的淫叫,两手用力按在张伟森的背部。

张伟森见时机成熟,他把阳具直捣莫子韵阴道,莫子韵两手深深抓着张伟森背部并叫着:“噢……噢……好硬啊……大力……屌我……”

张伟森便阳具深深插入,他把莫子韵紧抱着,一股精液滚进莫子韵子宫里,莫子韵大叫一声,身子抽搐了几下后便瘫软在张伟森怀里。

莫子谦一边看着姐姐莫子韵和表舅父张伟森的性爱活春宫,一边用手摸玩表舅母杨敏仪的大奶子,阳具在杨敏仪的手捋著下变得硬翘起来,他的性欲很快又升起来了。

莫子谦把杨敏仪按在沙发上,掰开杨敏仪两腿,学着张伟森,把硬翘的阳具直插进杨敏仪阴道里。

杨敏仪“呀”的叫了一声,挺起屁股迎着莫子谦的抽插。

莫子谦也学着张伟森,把阳具缓进轻出。

杨敏仪已耐不住,叫道:“阿谦……大力……插呀……噢……大力……屌我……”

莫子谦听言便勐力地深入狂插,整支阳具直插到尽头,今次他可以持久一些了,他又用手 莫子谦听言便勐力地深入狂插,整支阳具直插到尽头,今次他可以持久一些了,他又用手揸捏摸玩杨敏仪奶子。

杨敏仪“噢,噢”淫叫,她高潮来了,她两手按着莫子谦屁股,长吁一声之后,两手才软下来,而莫子谦也在杨敏仪阴道内再次射精,不过今次精液没刚才的射的多吧了。

莫子谦虽然射精了,但他仍抱着杨敏仪身子,直到杨敏仪叫他起来,他才放开手。

这时张伟森把莫子韵带到沙发来,把她和杨敏仪并躺在沙发上,莫子谦两眼盯着两具婀娜的赤裸肉体。

张伟森说:“阿谦,感到怎么样?爽吧?”

莫子谦点头,说:“好爽。”

这时杨敏仪叫唤莫子韵到浴室洗身,张伟森也就叫莫子谦跟他到厨房去准备食物饮品给大家享用。

杨敏仪和莫子韵洗身后从浴室出来,两人仍是赤身裸体。

这时杨伟森和莫子谦也把食物从厨房捧出来放在餐台上,大家赤身裸体坐下来吃喝。

莫子韵说:“表舅母,裸体真的好舒服,如果在家也可以裸体就好了。”

莫子谦说:“姐,妈连你穿得清凉也有说话,我们不穿衣服的话,妈肯定杀了我们。”

张伟森说:“如果把你妈也拖下水来,哪便没问题。”

两姐弟先是愕了愕,然后同声说:“怎样把妈也拖下水?”

张伟森笑笑说:“你们这样……”

两姐弟听了张伟森的计划,一起点头,说:“好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