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修仙录 (重口) (1) 作者:神之救赎

.

【异常修仙录】

(乱伦、淫兽奸淫、刑虐、厕奴、虫虐,重口文章,不喜勿入)

作者:神之救赎2021/3/23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基础设定:1 、人物关系,本文因为会有大量乱伦关系,所以人物亲缘关系按照母系设定,也就是修仙者们是那种传统一夫一妻制,孩子是哪个女人生的,那个女人的老公就是孩子的父亲,此外为了情趣,有母姐和父兄的设定,母姐就是女人和父亲的孩子对女人的称呼,父兄则是男人和妈妈生的孩子对男人的称呼;还有嫂娘,嫂子和父亲生的孩子对嫂子的称呼;儿爸,女人对长期奸淫蹂躏自己母亲的儿子的爱称。)

----------------------------------

第一章 与众不同的修仙世界

仙云大陆,浩瀚宇宙无穷次元中,一处以修仙文明为主的次元大陆。

尽管在这个大陆上修仙者并不会拥有所谓毁天灭地的强悍仙术,但是凭借着他们修炼进化出的那悠久到让凡人认为会永生的寿元,以及他们强悍的身体恢复能力,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术法、法器、符咒与灵兽,让他们依然可以在凡人面前高高在上。

也因此,尽管这个半径超过百万公里的仙云大陆,其间分布著各种名山大川,沼泽森林与浩瀚沙漠,无尽汪洋,人口更是高达数万亿之多,也有着无数的城池与国家。

但是,这个大陆的真正掌控权还是掌握在各个修仙宗门中,而这些林立在仙云大陆上的大小宗门,则以黄金堡、刀剑宗、炼器宗、御兽宗、万虫谷,以及隐隐在所有修仙宗门中,都可首屈一指的神女宗,这六大宗门为尊。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就在一处被千里林海与重重足以令凡人绝望的巍峨群山环绕着的神女宗核心重地,一处方圆大约百里的山谷中,一座座白玉或者纯金雕刻的女人雕塑,以种种夸张的姿势,接受着似乎无数足以令寻常女人绝望的虐待,却又展现了一种令无数有着变态渴望的男人心生陶醉的美感。

同时,近百名全身没有任何衣衫遮掩的性感美女,正被十来个身穿着兽皮的男人用满是细小倒刺的鞭子,驱赶着就那么赤著自己的玉足,在满是碎石与荆棘的河滩上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

她们纤细的足踝上,全部系着一条条带着斑驳銹迹与血痕的粗大铁链,原本白嫩精致的玉足,不断地被脚下锋利的石头与纵横交错的荆棘,划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又在某种仙术下快速愈合,那流出的鲜血,使得河水都染上了一层明显的凄迷血色。

如果注意到这些女人其他地方,更是可以发现,这些女人有的那肥腻的豪乳,被数只细长的铁签子贯穿着;有的屁眼被堪比成人手臂粗的狼牙棒插著,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撕裂;有的子宫脱垂出来,上面还满是一只只枣核钉;有的小腹高高隆起,子宫里赫然有着比人头还要大的石头……

在她们那原本应该嫩白的肌肤上,更是不仅遍布著各种鞭痕、刀痕、烫伤痕,甚至还有的皮肤被粗暴的撕掉了一大片。

………………

几十名身穿着或保守含蓄,或豪放大胆衣服的女人,正在一处宽阔的广场上,摆出了种种夸张的姿势,正用自己的骚屄、屁眼、嘴,甚至是那一对豪乳上被撑开夸张尺度的乳孔,与下面的尿道,接受着各种不同种类的灵兽奸淫蹂躏。

在她们那娇躯各处白嫩的肌肤,甚至子宫,大肠乃至胃内,都满是各种灵兽的精液,其中有些甚至已经在某些奇异的仙法或灵药辅助下,怀上了半人半兽的杂种怪物。

………………

一群曾经长相或清纯,或妩媚,或妖娆性感,或清冷高傲的美女,正聚集在一片占地百亩的粪坑周围。

有的一边被男人用树枝、马桶刷、甚至肮脏的酒瓶,乃至男人的拳头与种种奇怪的道具,激烈的抽插著已经看不出原来形状的骚屄与屁眼,一边被压迫着不断地吞噬著粪坑中的屎尿与各种污秽。

有的被浑身淋满了泔水、呕吐物,一条条蛆虫与不知名的虫子,在她们娇躯上肆无忌惮的爬行蠕动着。

………………

此外,还有一些女人在男人鞭打驱赶中,淫荡的在烧红的铁板上扭动着自己饱满的臀部,手脚并用的向前爬著,空气中传出一股股皮肉烧焦的气味。

一些女人躺在满是蝎子、蜈蚣、蜘蛛、毒蛇、蟾蜍等各种蛇虫鼠蚁的大坑中,被这些虫子与恶心的生物在身上叮咬爬行着,甚至任由它们进入自己体内。

一些女人手脚大开着被铁链束缚著,不断有蛇、鼠、蟾蜍,以及鳗鱼、泥鳅,与各种令人畏惧或恶心的生物,从她们那大张著的口腔,大开着的骚屄、被扩张的屁眼,以及那乳孔、尿道、肚脐处进出著。

………………

如果有其他世界的修仙者,可凭借着自身法力,或各种意外与奇遇,来到这个世界,并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神女宗是一个由纯粹的女人组成的宗门,并且这个宗门不仅已经被人攻占,攻占她们的宗门的人更是与她们有着莫大的仇恨,否则绝不会出现百余名男人用如此残忍淫靡的方法,凌虐数千似乎原本十分绝美的仙子们的场景。

然而,仙云大陆上的所有修仙者,看到这一幕后,却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也不会对这些女人产生任何同情与怜悯的心情。

这不是因为神女宗的女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而且神女宗也不是纯粹的女子宗门,而是这本就是这个世界修仙的一种独特方式。

与世人认知的那些修仙方式不同,在这个世界中女人想要修仙长生,需要本身觉醒虐灵,通过粪便的玷污、灵兽的奸淫、各种道具的凌虐,以及种种在其他世界的人们,甚至这个世界的普通人都觉得淫贱不堪的行为,进行修炼。

而这个世界的男人想要修炼,则要求本身那条鸡巴长度超过二十五公分,可以一次连续奸淫女人超过至少一小时以上不射,五小时的奸淫中鸡巴不软,并且对于女人又很强的施虐欲,之后他们会选择跟一些女人双修,通过辅助女人被虐,而被女人按照冥冥中的天道规则,支付相应的仙元,以及不同程度的寿元,其中仙元存于丹田,可以用来施展各种仙术;寿元融于命轮,可以保证他们如同女性修仙者那样长生。

也恰恰是这种已经传承了亿万年的修炼规则与天道,在这个以古代人工畜力与修仙文明结合的世界中,位于世界最顶层处于统治地位的人,是那些实力强大的女性修仙者(仙子),而这些女仙子又要以一种类似雇佣的形式,来让众多男性修仙者(虐神)辅助她们进行各种受虐,来完成自身的修炼。

并且因为已经将这种受虐变成了一种通往长生与高贵的阶梯,所以这些仙子不仅不会像那些凡人一样觉得被虐是一种淫秽下贱的行为,反而当成了一种高贵的礼仪与享受。

时间缓慢流逝著,不知不觉间那从地平线处升起的太阳,已经越过了中天,朝着西方倾斜,时间也过了下午两点。

作为神女中核心的山谷中,不少女人已经结束了日常的被虐修炼,或者被以种种淫靡姿势束缚在了一个个造型各异的刑架上,接受着令那些凡人会感到炙热难耐的烈火熏烤,或者全身蜷曲著与老鼠、毒蛇一起被囚禁在小笼子中,完全不能动弹;或者浸泡在肮脏污秽的粪便中,任凭蛆虫在曾经白嫩的娇躯上蠕动爬行。

那在初级仙法“净颜术”的净化下,去除了斑驳污秽与少许伤痕,重新恢复了精致的面容上,却随着朱唇微微勾勒出的弧度,露出了或高贵冷傲,或温婉娴静,或清纯活泼,或淡雅出尘的气质,就仿佛她们此时做的只是寻常的按摩与沐浴一般。

与此同时,这个山谷中心一处面积大约一平方公里,全部是用玉石与金银铸造,上面更点缀著各种钻石、琥珀、珍珠、玛瑙与一些奇珍的宫殿内,一场场让凡人看到会觉得无比淫靡下贱的情景却依然在继续著。

“爸爸……肏……肏……你把女儿的屁眼肏裂了……啊……啊……继续……女儿感觉马上要晋级了……”

“祖奶奶……玄孙肏你爽不爽……玄孙今天的烙铁烫的你这对狗奶子……舒不舒服……”

“肏……肏……你这个狗肏的贱货……人畜杂交的母狗……肏死你……”

“啊……大黑……大黑……用力…………屁眼好涨……好爽……”

………………

“舅妈……你的乳孔好大,夹得我鸡巴好爽……表哥他们经常玩你吧……”

“你外婆乳孔更大……被你表哥的墨鳞独角马的大鸡吧……肏的时候都很容易…

…“

“妈妈继续……今天你的奶子里已经灌进去半斤大便了……马上要超过嫂子了…

…“

………………

一声声带着亢奋淫欲的呻吟,不断地从大殿中的众人口中发出,让人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大殿中这惊人的淫靡下贱凌虐场景中,赫然还夹杂着无比惊人混乱的乱伦关系。

然而当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却又可以发现,哪怕是自称祖孙甚至更大辈分差异的男女,看上去年龄似乎相差也并不大,不过实际上这些年龄看似相差不大的男女们,有些甚至已经相差数百岁,乃至上千岁。

只是因为修仙的原因,他们不仅可以让寿元随着实力提升,几乎无限制的增长,更是可以保证他们在寿元耗尽前,长相永远维持着他们想要的那个年龄段时的样子,因此孙子看上去比奶奶大,或者爷爷比女儿看上去还年轻,甚至看起来好像幼童,实际上却数百岁的情况,在修仙者中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为奇。

时间继续流逝著,悬挂着巨大神女宗牌匾的大殿内,一场场令凡人不敢想像的淫虐场景也在继续持续著。

一直到远处天空中的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之下,一轮皎洁的明月又在疏朗星辰拱卫下下升到最高处,神女宗宗门大殿中也有不少全身被用带着铁刺的银色钢丝绳束缚成种种夸张姿势的女人,俏脸上带着神圣而虔诚的表情,将一端插在尿道与乳孔中的烛台点燃,将宽敞的大殿映照的灯火头通明。

大殿中让无数凡人看了都会觉得无比淫靡变态,但是在一众修仙者看来却只是正常修行与宣泄的凌虐淫戏,才终于在一众浑身遍体鳞伤瘫软在地上的淫欲仙子,那已经迷离的美眸注视下,以一位看长相似乎只有二十出头,俏脸上却带着成熟妩媚气质的性感美女,也即是神女宗的宗主步云嫣,那一声缠绵悠长的呻吟,宣告了结束。

跪爬在地上的步云嫣,缓缓的将面前的三头地狱犬,那前端赫然已经肏入了她胃中的四十公分灼热狗鸡巴,吐了出来。

丝毫不顾自己那一对至少有着E 罩杯,却依然看不出下垂迹象的丰挺肥腻豪乳上,此刻还有十几根贯穿整个豪乳的竹签,乳孔中有两条粗大的泥鳅在搅动;原本平滑的小腹,因为子宫里塞入的大量棱角分明的石头,而高高隆起;屁眼更是被一只楔形木桩顶进去四十公分之多。

步云嫣就那么从地上站起来,潮红的俏脸上带着与身上展示著的残忍淫贱景象截然不同的高贵优雅,与少许只有熟女才能拥有的妩媚,一双荡漾著无法掩饰。

带着斑驳伤痕与血迹的纤细右臂,轻轻扬起间,白嫩的素手宛如不经意的,拢了一下额前那不仅凌乱更玷染上些许血污的几缕紫色长发。

一双望着自己面前看上去与自己年纪相当的男人的美眸中,还荡漾著淫欲满足与

混合著痛苦、亢奋、愉悦、虔诚等种种复杂神情;那因为激情后的潮红未退的精

致俏脸,却随着纤薄性感的朱唇随意间勾勒出的一抹清浅弧度,而露出了夹杂着玩味与戏谑的表情。

接着,就在两片纤薄性感的朱唇缓缓开合间,步云嫣用那柔媚低沉中,带着几分缠绵魅惑的声音,对面前的男人道,“乖孙子,能不能再跟奶奶说说……刚才你叫奶奶什么,……母狗?……婊子?……骚屄?奶奶可能年纪大了,刚才好像没听太清。”

“唔……”

听到了对面看似与自己年纪相仿,实则比自己大上一百余岁,在百年前便已经职掌神女宗的奶奶——步云嫣的问话,看着步云嫣那虽然荡漾著淫欲满足,却也透著几分危险气息的双眸,龙非凡脸上露出一抹尴尬的表情,嘴唇微微张开本能的发出低吟一声后,这才目光有些躲闪的低声道,“不……不好意思……孙儿一激动就胡言乱语……孙儿下次不敢了……”

“这话……你还是跟你妈和你伯母说去吧……早就听她们说过你一兴奋起来就跟那些没素质的虐神一样……满口胡言乱语的……”

步云嫣一对美眸向上一翻,白了龙非凡一眼,然后才又开口说道,“为了让你长点记性……今天只支付你五千仙元,二十日寿元,另外奖励你一枚淬骨丹,好好淬炼一下你的身体,省的以后辅助哪位仙子修炼时,下手没力气,你可服气。”

“多谢宗主您宽宏大量,孙儿心服口服,下次一定更用心服侍奶奶您。”

龙非凡听到步云嫣给与自己的报酬,感受着丹田中的仙元与命轮中的寿元增长,尽管这次步云嫣支付的报酬,已经接近天道指定范围内最低限度了,但是加上一枚格外奖励的淬骨丹,却让他获得的报酬与以往相比并没有什么亏欠,甚至反而还要稍高一些,所以龙非凡脸上虽然带着几分半真半假的惶恐,语气恭敬地对步云嫣说着,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与不满,也没有任何要改正喜欢羞辱女人的想法。

“嗯……,所有虐神都先退下吧。”

步云嫣似乎并没有发下龙非凡的心思,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并不会在意,轻轻点点头,示意所有虐神退下。

接着,一双白嫩的素手熟练地结出一道道繁奥的手印,同时纤薄性感的朱唇缓慢吟诵道,“时空之灵,草木之精,听我御使,生命回溯……叱。”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步云嫣那正在不断变化著各种手印的白嫩素手,突然静止不动,接着一道带着淡淡精液气息的白色光晕从指尖散发了出来。

下一刻,这道光晕便宛如有着无穷引力的磁石般,使得附近的天地灵气与草木精华不断汇聚而来,包裹住了步云嫣的娇躯。

然后,步云嫣娇躯上无数的残忍的伤痕与斑驳血迹迅速消退,她周围的时空也荡漾出了一道道涟漪,让她就仿佛只是一道投影在水中的虚影般虚幻曚昽,甚至随着水波荡漾不时还会出现诡异的扭曲。

片刻后,一切的异象全部消失不见,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步云嫣,已经与之前有了巨大的变化。

一对狭长的凤目随着微微上挑的纤细柳眉,透著一种带着清冷淡漠的高傲;高挺的琼鼻下,纤薄性感的朱唇仿佛只是随意间的一抿,便让她显出了一种带着高贵优雅的慵懒;白嫩中泛着绯红的面颊,在那一头仿佛随意披散在脑后的紫色长发映衬下,又令她多出了几分熟女特有的那种放荡却不会显得淫贱的妩媚与妖娆。

目光向下,越过那修长宛如天鹅颈般的粉颈,可以看到,身高足有一米七五以上的步云嫣那白嫩的娇躯,不仅没有着高挑的身材,而显出丝毫的丰腴与臃肿,反而似乎有着比寻常女人,更加纤细动人的窈窕美感。

一对虽然达到夸张的E 罩杯,却丝毫不会如同凡人女子那样下垂,反而愈发丰挺又不失嫩滑柔软的豪乳,仿佛两座白玉雕琢,软雪堆砌的秀美山峦般,在仿若雪山绽放的红梅般的两粒乳头点缀下,于傲然耸立中展示著那旖旎动人的美感。

一粒淡紫色的宝石缀在肚脐上,让人丝毫无法看到宝石后面的金属托,那深深刺入紧贴著的肚脐中,与子宫内一粒小皮球大的橡胶球相连,足有二指粗的金属托柄所透出的淫靡;只能看到一汪紫色的的湖泊,点缀著那白皙嫩滑,又因为子宫中的橡胶球,而微微有着些许性感隆起的平原。

再下面,光洁无毛的三角地带下,两片薄薄的粉红色阴唇,守护着那女人最神圣私密的骚屄,却又在似开似闭中展示著一种带着几许矜持的旖旎诱惑。

挺翘饱满宛如蜜桃般的翘臀,在那光洁细腻又有着宛如蝶翼般性感蝴蝶骨的玉背下面,与那骤然收束的纤细腰肢,和前面丰挺肥腻的豪乳彼此辉映着,轻易便在她娇躯上勾勒出一道,似乎可以挑起每一个男人内心深处炽烈欲火的诱人曲线。

一双足有十五公分细高跟,里面一根根半公分长尖刺刺入足底的白色系带小凉鞋点缀在那玲珑的玉足上,鞋跟最上面更有一根三公分的锥子直刺入她脚跟出的骨头内,展示著这双小凉鞋宛如刑具般的残忍,表面上却不着痕迹的将步云嫣那在两条筷子粗细上面遍布著倒刺的银色金属索缠绕下,显得越发修长笔直的美腿,拉扯出更加夸张的比例。

尽管,此时步云嫣后脚跟与脚心处,传来一阵阵针扎的刺痛,修长美腿上不断传来带着强烈刺痛的紧缚感,肚脐处也有着一种强烈异样的胀满。

但是,早已经将这当成一种修行与高贵仙子身份标志的步云嫣,美眸中却因为自己娇躯上的种种异样,而露出越发高冷威严的神情。

接着,沿着小凉鞋那镂空的鞋跟缓慢向地上溢出一滴滴鲜血的右足,只是在地上轻轻地一踏,步云嫣便在一对柳眉微微一蹙间,整个有着夸张曲线的娇躯凌空而起。

双臂自然平伸,一双白嫩的素手捏著奇异的手印,凭借着三级仙术“飘云”,娇躯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步云嫣,就这么优雅地向后飘飞了三十余米,而后缓缓的向着下面一座三十六瓣莲花台落去。

莲花台半径约一米,外面三十六瓣深紫色带着暗金色纹路的金属花瓣,分为三层绽放着,最内层的那十二瓣花瓣上遍布著无数粗糙的颗粒与孔洞。

中间的莲心为半径五十公分的暗金色金属平台,平台上除了一根根最长达到三十公分,上面带着倒刺的锋利三棱锥,还有根长度超过四十公分,粗细超过成人手腕粗,表面带着一条条棱角分明的隆起的橡胶棍。

面对着这个看起来与其说是座椅,分明更像是一件恐怖刑具的莲台,早已经习惯了的步云嫣,那带着淡淡绯红的俏脸上并没有任何恐惧,反而露出了一抹带着些许娇羞与愉悦的表情。

接着身在半空中,步云嫣一双被银色金属索束缚著的美腿,自然盘了起来,纤细白嫩又有着紧致力量感的腰肢轻轻扭动间,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莲台上那长度超过四十公分,质地坚挺而又带着惊人弹性的橡胶棍,便随着步云嫣娇躯缓慢下降,在缓慢旋转中一点点的挤开了步云嫣那已经恢复了紧窄干涩的屁眼,深深地刺入了步云嫣的直肠中。

那粗大夸张的尺寸,不仅再次将步云嫣屁眼边缘撕裂处两道口子,更是让步云嫣小腹处的隆起,都变得越发明显了。

“嘤- ”

一对纤细乌黑宛如墨染的双眉微微一蹙,步云嫣那纤薄性感的双唇微微开开启,溢出了一声杂糅著痛苦胀满与愉悦满足的呻吟。

接着,步云嫣感受着莲台上那一根根三棱刺刺入自己饱满挺翘的臀部与浑圆匀称的美腿,产生的强烈刺痛,白嫩的俏脸上荡漾起了愈发旖旎的绯红色,一双清冷的美眸中,也显出了几分动人的迷醉。

而后,步云嫣先是熟练地将一双白皙柔嫩的素手向后一抓,捏住了两朵尺寸远比坐下莲花台要小,后面用高弹拉力绳系着的金属莲花,将它们十字交叉著拉扯过自己那宛如刀削般的性感香肩,并将它们在自己那一对丰挺饱满的豪乳上轻轻一按。

瞬间这两朵上面带着一条条镂空设计的紫色金属莲花,便如同一对造型奇特的胸罩般遮住了步云嫣那一对诱人的豪乳,无数细小的绒毛轻轻地摩挲著步云嫣豪乳上每一寸白嫩仿若凝脂的软肉,让步云嫣感受到一种难言的瘙痒刺激;中间那足有三公分粗上面带着螺纹的灼热探乳棒,更是在刺入步云嫣乳孔时不断高频颤抖著,带给步云嫣一种灼热、胀满与酸麻的强烈刺激。

“唔- ”

又一声,缠绵悠长的呻吟,随着步云嫣那微微张开的纤薄双唇,从步云嫣喉间溢出,额头上赫然溢出一层薄薄汗珠的步云嫣,俏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间,显出了一种看不出痛苦还是愉悦的狰狞,一双清冷的狭长美眸中,却荡漾起了越发炽烈张扬的神情。

深呼吸了几次后,步云嫣在身后高弹拉力绳的拉扯下,又挺了挺自己的上半身,让那在带着一条条性感镂空的紫色莲花型金属虐乳罩束缚下,显出邪淫美感的豪乳,展示出了越发挺拔的巍峨。

接着便又伸出自己那一双白嫩宛如软玉雕琢的素手,从两条被带着倒刺的锥子穿刺著的性感美腿根部的外侧,拉出了两只同样与高弹拉力绳相连的鳄鱼夹,让它们越过自己那浑圆美腿上那性感的曲线,压迫着上面有着紧致力量感的嫩肉,夹住了步云嫣两片性感的粉嫩阴唇,并朝两边拉扯著,使得步云嫣那粘腻内的大片嫩肉都暴露了出来。

做完这些后,步云嫣那潮红的俏脸上,也已经溢出了一滴滴薄薄的汗珠,努力喘息几下后,又从自己两只笔直纤细的小腿外侧,取出了两只后面连着大约尾指粗银色金属链的铁钩子,而后用它们在自己纤细的小腿,圆润的大腿与那被莲花笼罩着的豪乳根部盘绕几圈,将自己娇躯束缚成一种带着越发残忍美感的姿势后,将两只钩子分别钩在了自己那有着性感隆起的锁骨上,使得步云嫣在前后的拉扯下,娇躯几乎无法动弹。

坐在身下的紫色莲台上最里面两层花瓣,也终于在缓慢收拢中,几乎遮住了步云嫣那嵌著紫色宝石的肚脐下,一切旖旎淫靡的风景,却又有着一只只剧毒的火蝎子,黑褐色蜈蚣,色彩斑斓的蜘蛛,与种种诡异的毒虫,沿着金属莲花瓣的空隙与那刺入了步云嫣直肠内的橡胶棒里面的中空通道,不断地在步云嫣那有着夸张曲线的白嫩娇躯上爬行叮咬,在步云嫣直肠、骚屄与子宫中肆虐。

“啪- ”

一声清脆的响指,随着因为娇躯上的折磨而不断轻微颤抖著的步云嫣,一声低吟后轻轻扬起的白嫩素手,骤然响起。

而后,一道深紫色带着无数暗金与紫红色纹路的宫装,宛如一片旖旎的紫色云霞般,从数十米高的穹顶处缓缓飘零而下。

先是遮住了大殿中那同样已经修复了自己娇躯上所有伤痕,并净化了一切污垢,显出了或清纯淡雅,或高冷孤傲气质的仙子们,望向步云嫣的视线。

接着,又在步云嫣那唯一还能活动的纤细柔嫩玉臂几下轻盈舞动间,整齐的套在了步云嫣娇躯外。

一刹那间,步云嫣娇躯上显出的淫靡、残忍全部被这件上面赫然还嵌著金丝与珠玉的华服遮掩住了,就连步云嫣那绯红俏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也在刚才动作间的几次深呼吸后,变成了一种越发清冷淡漠的高傲与仿若神灵俯视众生的威严。

只是如果可以穿过步云嫣那强悍的精神力守护,窥视到步云嫣的体内,便会惊讶的发现,此刻看上去威严而高傲的步云嫣,不仅子宫中足有三只拳头大的老鼠,正在那巨大的橡胶球上爬行着;五条长度超过三十公分的蜈蚣,沿着她的肠道来回爬行着;就连那原本应该紧窄异常的尿道口,也被一只只甲虫挤开,并不断地爬进爬出著,使得一股股失禁的错觉,不断地从尿道中涌出。

“咳- ”

轻咳一声后,步云嫣缓慢转动着自己那秀美的头部,一双柔媚放荡内敛,威严冷傲外放的美眸环视了一眼大厅中,或在各自莲台上盘膝做好,或被直接束缚在一些造型诡异的刑架,甚至直接以夸张的造型悬吊在穹顶垂下的锁链上,承受着大同小异的折磨淫辱,俏脸上却带着清冷高贵表情的众女。

而后,步云嫣才又在沉吟片刻后开口道,“仙云大陆中,黄金堡、刀剑宗、炼器宗、御兽宗、万虫谷与我神女宗职掌天下亿万载。

其中,黄金堡擅长各种粪便污秽污染,刀剑宗擅长各种利刃穿刺割裂,炼器宗擅长各种奇淫巧技与机扩道具,御兽宗擅长仙兽与淫兽奸淫入腹,万虫谷擅长各种毒虫藤蔓淫虐,而我神女宗于五宗纷争时期,起于微末之中,虽然并无所长,却又截取其他五家所长,另辟蹊径自成一派。

历经百万年来数十位前辈呕心沥血,我神女宗更是从不入流的宗门渐渐发展,以至于超越五宗,隐隐为六宗之首,其门内各级仙子多达十万,虐神数千,各种男女杂役更是超过千万。

只是,近千年来,我神女宗却有些故步自封盲目尊大,以至于宗门长老虽然实力一流,但是后辈弟子中,却没有如同黄金堡——柳若玉,刀剑宗——冷凝冰,炼器宗——唐薇,万虫谷——苗月兰,这类惊才绝艳之辈。

我步云嫣既然身为神女宗宗主,自然当居安思危,为了三年后六宗大比,还有我神女宗未来的长盛不衰,我经过一番思索后,向在座各位长老与护法仙子们宣布几项我的提定,还请各位看看是否可行。“

“宗主您不必客气,有话请讲。”

步云嫣高潮的实力与对于受虐的执著,让她职掌下的神女宗,所有仙子都对她敬畏有加,至于宗门内的虐神,虽然名义上属于宗门,但是与其他宗门中的虐神一样,与宗门更像是一种长期雇佣关系,不贵参与宗门决策,宗门大战时一般也不会波及他们,因此在步云嫣一句话出口后,这个并没有虐神参与的大殿内,几位神女宗长老与护法仙子,先后开口,其他的几十位地位稍逊一些的仙子也微微颔首以示赞同。

“那我就不客气了。”

再次环视一眼众女,步云嫣虽然对于权力并没有过分的痴迷,可是对于众多仙子如此尊重自己依然感到一阵无法抑制的得意与自豪,随口客气了一句后,纤薄性感的双唇开合间,用那因为承受着虐待而有些颤抖的柔媚声音缓缓地说道,“第一项,开放淫虐路,与宗门大库,鼓励宗门中的仙子在淫虐路上多多试炼,一旦有所进步,可以凭借进步成绩在宗门大库中领取相应重宝。”

“嗯- ”

步云嫣第一项提议便让在场四十九位各级仙子不由得微微皱眉,宗门大库可是一个宗门的底蕴,那是宗门无数年积累的财富,里面有着各种增加寿元、强化身体素质,甚至提升自身敏感性的奇珍;众多辛苦收集来的淫虐技巧孤本,与一些不外传的淫具;以及一些已经作古的前辈仙子,临死前用精神力凝聚的受虐经历,让使用者可以在梦中体会其中的心态与感受;还有种种常人无法想像的重宝,一般非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宗门宝库只有偶尔积攒太多需要整理时,才会稍稍开启并向外清理出一些相对不重要的东西。

“这样是不是有些过激了。”

一名身高最多不超过一米二,看上去好像一只爆乳小萝莉,但是既然坐在这里年纪绝不会小于千岁的长老自身悬挂在穹顶垂下的绳索上,一边随着绳子摆动缓慢的来回摇曳著自己那娇小的身躯,一边微微皱眉对着步云嫣开口道。

“宝物是一个宗门的底蕴,但是只有使用了才能让宗门弟子提升,进而得到更多宝物,一味地存着等到其他宗门超越我们后,那些宝物不仅不会是宝物,反而会是我们的灾难,大家应该不会忘了千年前乱欲合欢宗被灭的事情吧,说起来我们还是因为得到了她们宗门一门密不外传的血亲受孕宝典,才诞生出一批虐灵优秀的仙子呢。”

步云嫣缓缓地说了一声后,大殿中的众女似乎是想到了那个盛极一时擅长以合家淫乱杂交大量繁殖具有优秀虐灵的仙子的宗门,又沉吟了片刻后,点头同意开放宗门大库,只是想要从里面获得奖励,需要的条件却比步云嫣设计的提议要困难很多。

对于这点步云嫣早有心理准备,并不意外,清了清嗓子后又继续说道,“我的第二项提议,是请那些潜力不足或者实力暂时无法提升修为的仙子,先暂时停止修炼,在这三年内进驻时间小屋,凭借着里面百年流速,以血亲杂交秘法,抓紧孕育具有优秀虐灵的仙子,我也会招募一些优秀虐神与灵兽在她们每一次生产后,给予一段更加激烈的放松。

第三项提议,鼓励宗门长老与护法仙子,定期现场演示淫虐修炼之法,让宗门仙子,可以效仿学习,凡对门下仙子实力提升有帮助的长老,宗门会根据功劳大小给予相应奖励。

第四项,我将率领三名仙子下山游历既是微服私访巡查天下局势,也是从中历练寻找进一步提升境界的契机。

第五项,也就是最后一项,我会组织十只仙子小队,每只小队九名仙子,三到两名虐神,外加百名女侍陪同,让他们在宗门统辖的城邦与国家寻找觉醒优秀虐灵有资格成为仙子的女子加以吸收引导,“

见到了第一项提议时步云嫣心中的坚持,对于步云嫣本就十分信服敬畏的一众长老与护法仙子们虽然对于后几项提议也有些惊讶,但是却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只是在步云嫣提出自己的提议后,跟步云嫣又认真的讨论了一番关于提议的具体实施章程。

不知不觉间,那高悬在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已经渐渐的沉入了地平线,夜幕下的点点星辰,也在天际泛起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悄然隐去。

经过半夜的讨论,终于将大体框架讨论完成后,急于体悟每月一次集体淫虐修行中的心得体会的众多长老与护法仙子,心中默念空间移动术,在一道道微弱的空间涟漪中,不过片刻间纷纷从这个大殿中消失无踪,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了,这个核心核心大殿中,一时间只剩下了端坐在紫色莲台中目光带着虔诚与高贵神情的步云嫣。

接着,就在三天后,大殿的门缓缓打开,八名身穿着紫色性感华服,面罩紫色薄纱的女子熟练地将四条木杠成井字形从步云嫣所坐的莲台下面那穿杠孔穿过,神态恭顺的把步云嫣与步云嫣坐着的莲台托举起来,步履优雅的走出了这座大殿,与等候在外面的三名仙子聚在了一起。

下一刻,步云嫣双手快速结印,一道道空间涟漪随着她纤薄双唇开合间溢出的一声声低吟,变得越发明显。

“叱- ”

最后一声娇叱发出,步云嫣和三名挑选出来的仙子,以及三十八名精心筛选出来的随侍女侍从,瞬间从神女宗消失无踪,之前步云嫣的几项提议,也在神女宗代理宗主职权的长老团那里发出。

一时间沉寂了许久,最近甚至被天下宗门认为已经渐渐没落的神女宗,再次开始在仙云大陆中亮出了自己的爪牙,似乎一场淫虐的风雨,因为步云嫣的提议,而又要在已经平静了许久的仙云大陆中掀起。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