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燕歌行 第八章 谁入地狱

回到宣平坊,程宗扬立刻闭关,在静室盘膝而坐,展开内视。

丹田内气旋膨胀如同球体,睽违已久的阴阳鱼也出现在气旋中,在气海内活泼地游动着。

独柳树下的经历如同一场梦幻,气海内满溢的真元却做不得假。

程宗扬双手左右按在地上,真气犹如长溪,依次涌入手阳明、少阳、太阳;足阳明、少阳、太阳;阳维、阳跷诸经。

自从与王守澄交手时逆行九阳神功,自己经脉的暗伤就一直未愈。大宁坊一战,被观海自爆尸傀阻塞生死根,再度伤上加伤。与窥基交手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全靠南霁云和吴三桂给力,自己硬撑著才没倒了架子。

这次独柳树渡来的死气,不啻于久旱逢甘露,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虽然生死根内诡异的寒气尚在,不能说已经恢复全盛,但至少有了自保之力,即使正面对上窥基,也敢放手一搏。

七颗光球逐一浮现,又渐渐收敛光芒。阳刚而暴烈的九阳真气回归丹田,气旋随即逆转,变得幽深难测。

阴寒的太一真气涌入生死根,尝试化解尸傀的寒气,但看似相同的两股寒气泾渭分明,反复冲击也只化解少许。

观海这该死的妖僧!

程宗扬无奈收回真气,然后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目。

他盘膝坐在地上,手肘支著膝弯,一手用指背摩挲著下巴。

让他困惑的是,那棵独柳树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六朝各种灵异,乃至诡异的事物自己也经历过不少,虽然一棵柳树能跟自己产生感应,这事怎么看都不科学。但这个世界如果真能用科学解释,袁大科学家也不至于到处吃瘪,一身科学知识,最后混到要靠算命伎俩糊口。

假如独柳树生而有灵,是一棵能吸收死气的老树精,当自己出现在树下,它感应到自己体内的生死根,主动送出死气,又及时停止——这怎么看都是善意。

可老树精为何要对自己表达善意?

而且表达善意之后,为什么又不再跟自己交流了呢?

是因为沟通条件有限,还是仅仅因为它不想理会自己?

没道理啊。

看来得找个机会,再去独柳树下试试。

程宗扬站起身,推开窗户,往外看去。

听到静室的声响,外面知道他已经闭完关,敖润在外面道:“程头儿,有个和尚求见,说是娑梵寺的。”

娑梵寺?信永?

“让他进来吧。”

片刻后,一名肥头大耳的和尚踏进房内,双手合什,深施一礼,“侯爷吉祥如意!”

“信德?你怎么来了?”

程宗扬认得他是娑梵寺的掌油僧,信永的铁杆。

“师兄交待,”信德小声道:“寺里有点事,请侯爷无论如何过去一趟。”

“什么事?”

“要命的事……”信德凑过来低声说了几句,然后苦着脸道:“信永师兄实在是没辙了,才求侯爷帮忙,给拿个主意。”

程宗扬半晌才吐出来一个字,“干……”

旷野莽莽,四望无人。程宗扬压了压毡帽,然后纵马驰下山丘。

南霁云目标显眼,这次没有随行,而是留在曲江苑,以备接应。程宗扬只带了杜泉和独孤谓这两个长安的土著,三人都贴了胡须,用黄连水涂了皮肤,换上半旧的布衣,打扮成做买卖的商贩。

长安城此时已经彻底乱了套,各坊都有贼人攻杀不断。左右神策军只守着各处城门,防备乱党逃脱,对坊市间的乱象既无心理会,也无力处置。

程宗扬有仇士良的令牌在手,自然畅通无阻,但在城内还是遇到了些麻烦,一伙蟊贼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拦路打劫,被南八一喝,才作了鸟兽散。

从曲江苑到娑梵寺,一路都是田地。信德传完话,便去了延福寺,免得被人盯上,露出马脚。三人一路疾行,终于在午后赶到寺前。

信永在山门外翘首以盼,远远看到三人的身影便挥舞起手臂,殷切地叫道:“菩萨哥哥!”

“别废话!”程宗扬快马赶到,压低声音道:“李训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信永领着程宗扬来到僧舍,把舍内的小沙弥赶出去,然后亲手奉上香茗、茶点,又点了支净香,这才坐下说道:“我也慌啊。李相爷昨晚在野地里头待了一宿,天不亮就过来叩门,一见着我就跪下了,说是走投无路,要我给他剃度。”

“把我给吓的啊……”信永摸著锃亮的光头,一脸唏嘘地说道:“蛋都提溜著。”

“……你们禅宗的和尚都这么说话的?”

“见性成佛嘛。机锋,机锋。”

“他人呢?”

“后头呢。”信永为难地说道:“菩萨哥,我这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没个稳妥处。毕竟我小庙如今也算家大业大,上上下下总有千把大活人张著嘴,嗷嗷待哺的。李相爷说是得罪了宦官,求个活路。可就算藏在山里头,也不牢靠,万一哪天走漏了风声,这庙没了,对不起列祖列宗啊。”

你一个和尚还列祖列宗,怪不得天竺那一派不认你们。

“你还真打算收留他?”

信永摸著光头,苦着脸道:“我这不正犯愁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他都求到门上了,我还能把人推出去?那不是害人吗?可我寺里头也是人命啊,我自己乱发好心,万一倒霉也就算了,连累满寺的僧众跟着我没了结果,罪过就大了。”

“老永啊,你不是这么迂腐人啊,真为这个犯难?”

信永道:“就知道瞒不过菩萨哥。我是这么想的,那位毕竟是当朝宰相,又是因为宦官犯的事。我要是闭门不纳,娑梵寺的名声可就臭了,外人再提起来,准没好话。咱们宗教界,吃的就是名声饭。有名就有钱,有钱就能弘法。反过来说,名声坏了,我们禅宗还有什么混头?菩萨哥,你说对不对?”

程宗扬摸著下巴想了一会儿,“还有吗?”

信永眼巴巴看着他,“到底是条人命。”

“你自己都有计较了,还找我商量什么呢?”

“我心里头不妥当,就是怕。”信永涎著脸道:“菩萨哥,你给我指指路,我就信你!”

“李训知道我要来吗?”

“我没跟他说。你要见他,我这会儿就叫人。我是想着,咱俩先碰碰头,商量商量,怎么弄个妥当的法子。”

“你说的妥当,意思是人也救了,也不得罪宦官?”

信永一拍大腿,“就是这个理!”

“是个屁!你要这么想,赶紧把庙产分了,大伙儿各奔生路。”

“佛曰天无绝人之路啊。”

“那是佛说的吗?”

看着信永一脸乞求的表情,程宗扬叹了口气,“算了,我先见见他,问清楚再说。”

“成!”

信永去后院带了人过来,然后掩上门,亲自守在外面。

程宗扬摇了摇头,信永不是怕事的人,不然也不会把李怡藏在庙里。他有的没的扯了一堆,真正的原因恐怕是知道些内情,拿不准李训跟自己有没有过节,才借口找自己讨主意,把事交给自己。胖和尚也算是有心了。

李训已经换了布衣,乌纱幞头也换成半旧的布巾,打扮成苍头的模样。只不过他养尊处优惯了,虽然面带惊惶,但头脸油光水滑的,一看就不是整日操劳的仆役。

进门打了个照面,李训顿时一惊,“程……程侯?”

程宗扬放下香茗,丝毫没有让座客气的意思,“吓了一跳?看来你也知道李昂算计我了。给我说说,你们为何存心害我?我怎么招惹你们了?”

李训局促地挪了挪脚,然后猛一抱拳,长揖到地,“程侯见谅!实是郑注那厮鼓动圣上,说太真公主有意程侯。程侯身为汉国重臣,势必不会入赘,万一太真公主外嫁,将不利于大唐。”

“怎么对大唐不利?杨玉环嫁给我,汉唐结亲,不是两利吗?和亲这种事,你们唐国又不是没干过。”

“若是宗室,我大唐自然乐见其成。可太真公主乃是镇国大长公主……”

“她要是外嫁,你们唐国就镇不住了?”

“程侯明鉴,太真公主委实不能外嫁。”

“原因,我要听听你们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

“回程侯,实乃……先帝之时,有仙人降谕,杨氏女当为公主,守贞明志,奉道护法,以待仙缘。”

“事到如今,还藏头露尾?”程宗扬冷笑道:“看来你挨的那一拳,还是轻了。”

李训脸色紫涨,最后颓然跪倒,嘶哑著嗓子道:“待死之人,有眼无珠,终为天下所笑。实不相瞒,听闻公主有意程侯,圣上便动了杀心。但太真公主已值芳龄,即使没有程侯,到底难免怀春。郑注……”

“呯”的一声,程宗扬将茶盏掼在地上,瓷片纷飞,喝道:“到底是谁?”

“是我……”李训以头抢地,“是罪臣引来窥基。原想着为主分忧,除此后患。”

“果真是你吗?”

李训愕然抬首。

“是谁告诉你,窥基有灌顶秘法的?他是大孚灵鹫寺沮渠二世大师亲传,私下研习蕃密秘法,外界没有多少人知道吧?”

李训怔了半晌,然后倒抽了口凉气,“是鱼弘志!他说,说魏博的乐从训入京,就是跟窥基修习秘法。”

程宗扬冷冷看着他。这蠢货显然是被人当枪使了。鱼弘志作为李昂的心腹,天天围着李昂转,却绝口不提,反而借他的嘴,引诱他去给李昂和窥基牵上线。从一开始,鱼弘志就操着心思,把李昂、杨玉环,甚至窥基都算计进去。偏偏李训这蠢货就这么好使,不但卖力给窥基牵线,还控空心思争功诿过,起事在际,硬是将郑注排挤出去……

程宗扬皱起眉头。郑注真是被李训排挤走的吗?还是他故意引诱李训生出独占功劳的野心,然后顺水推舟,将事败的关键都推到李昂和李训这对君臣头上?

郑注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借宦官起势,成为李昂的心腹,转脸便将荐主王守澄弃若敝屣,为李昂谋划诛宦。布置妥当之后,又脱身从漩涡中跳出,冷眼旁观诛宦事败。转过头接着去勾搭杨妞儿,说什么女帝当朝。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杨玉环若是真信了他的鬼话,以异姓公主的身份问津帝位,必然要跟唐国的宗室、大臣、乃至群宦反目。李昂与李训等一众大臣已经输得不能再输,杨玉环再跟宦官斗得两败俱伤,唐国中枢等于彻底废掉。到时候还有实力问鼎天下的,便是……藩镇!

程宗扬深吸了一口气,“你们跟窥基合谋,乐从训又在作什么?”

李训苦笑道:“罪臣原本想引魏博牙兵助阵,可乐从训临阵背约,不但没有出兵讨逆,反而抢先逃脱。”

“你们是怎么定的约?”

“乐从训借口返回魏博,暗中带领亲信牙兵,事先躲藏在大宁坊内,约定早朝时率兵入宫,谁知却失期未至。”

“大宁坊?浑家?”

“是。他与浑家的家主,都是窥基门下,有些交情。”

所以把浑家灭门的是乐从训?这家伙简直是疯狗!

程宗扬这会儿真是服了。从上到下,参与诛宦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李昂信心满满的诛宦夺权,就好比驾驶着一辆外表光鲜的破车,长鞭一挥,原以为齐心协力的驭马奋然扬蹄,谁知却是各奔一方,彼此间还相互撕咬。皇权这辆破车立刻散了架,让李昂狼狈跌落尘埃,一跤摔得筋断骨折,再无法翻身。乱奔的驭马各自撒欢,活脱脱就是一群失去笼头的野马。倒霉如李训,干脆一路奔到庙里,都想要落发了。

程宗扬熟视李训良久,“你想活命?”

李训惨然道:“蝼蚁尚且偷生,罪臣有负君王,本该以死赎罪,只是……”

“只是被李昂指斥你谋反,使得你灰心丧气,也顾不得为主尽忠了?”

李训垂头不语。

程宗扬轻飘飘道:“你儿子已经死了。”

李训露出震惊的眼神。

“他写了服辩,自承跟你密谋,私刻玉玺,图谋篡位。因为交不出玉玺,被推事院的人拷打致死。没抓到你这个主谋,那帮宦官拿府上的家眷大肆报复,听说将令媳跟令公子的尸首头腹相对绑在一起,搜查藏在她体内的玉玺。”

李训脸色又青又白,忽然“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程宗扬冷冷道:“我不会救你。因为你不值得救。你这条命,本该留在大明宫的含元殿上。”

“咣铛!”程宗扬把一柄短刀丢到案上,然后推门而出,“信永,外面谁来了?”

信永肥脸上湿漉漉的,全是冷汗,“来了一帮太监,指名要见我,菩萨哥,他们不会是来抓我的吧?”

“别怕,你跟窥基又尿不到一壶里,你怕他们干嘛。”

信永松了口气,“那就是没事了?”

“能有多大的事?看把你吓的。好了好了,让人给你准备好衣裳食水,再找根绳子把你绑好,跟他们去坐牢吧。”

“啊?”信永浑身的肥肉都颤了起来。

“这可是个机会,正好解决掉李训的麻烦,也不用坏了娑梵寺的名声。”程宗扬提醒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看你能不能豁出去了。”

李训拿起短刀,手指哆嗦著抵在颈中,试图就此了断,却抖得使不上力气。

忽然“呯”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撞开,几名黄衫黑带的内侍蜂拥而入,像见到猎物一样,狞笑着围了上来。

为首那名年轻的宦官分外眼熟——昨日自己被圣上喝斥谋反时,正是他一拳打在自己胸口,将自己殴至昏厥。

李训手指一颤,短刀“锵𨱍”一声掉落,整个人颓然坐倒在地,浑身再没有一丝力气。

“果然是李训这狗贼!”

郄志荣大喜过望,兴奋地指挥一众内侍将这名漏网的宰相捆绑起来,怕他自残,连嘴巴也一并塞住,像拖死狗一样拖到门外,迎面便看到神情凛然的信永方丈。

“阿弥陀佛,”信永诵了声佛号,肃容说道:“请恕贫僧绳索在身,难以施礼,罪过罪过。”

郄志荣大笑道:“方丈何必如此?这回咱家拿下李训这乱党的贼首,都是托方丈的福啊,哈哈哈哈!”

“出家人不打诳语。”信永语带怆然,“贫僧出于悲悯,原本有意收留这位施主,诸位内臣突然登门,令贫僧措手不及,虽然罪行未彰,问心实已有罪。”

信永踏前一步,痛声道:“地藏菩萨有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衲子犯法,罪加一等!还诸位请将贫僧一并带走吧。”

“哎哟,方丈,论迹不论心的事,你这是何必呢?”

郄志荣连连推辞,这位品德高洁的方丈却坚称有罪,宁愿一同坐牢。

程宗扬立在塔上,看着下面把自己五花大绑的信永和尚,觉得眼都快瞎了。

信永这手艺也不知道是在哪儿学的,竟然用的龟甲缚,还他娘的用的红绳,胖和尚肥嘟嘟的身子被绳子那么一绑,红绳肥僧,那画面简直没眼看……

“程侯,他们为何要将方丈大师也绑了去?”

程宗扬看了看神情惊惶的光王李怡,安慰道:“信永方丈心怀慈悲,自愿下地狱普渡众生,这是要成佛啊。”

李怡扶著栏杆,指节捏得发白,闻言只勉强笑了笑,眉宇间的忧惧却挥之不去。

“你那位皇兄被阉奴关在蓬莱秘阁,形同囚徒,再想暗害你也无能为力,光王殿下,可想回去?”

“不忙,不忙。”李怡连连摇头。

“也好。等风波过去也不迟。”程宗扬拍了拍李怡的肩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保住性命,再说其他。”

李怡感激地说道:“多谢程侯照拂。”

“别谢我,要谢还是谢你姑姑吧。”

“……太真公主是我阿姊。”李怡弱弱地说道。

程宗扬尴尬地说道:“弄差辈分了,忘了李炎他们是你侄儿。总之再安心住几天,信永也交待了人照看,你就放心吧。”

◇ ◇ ◇

郄志荣平白捡了一桩大功,唯恐被人抢在前头,一路快马加鞭赶回长安城,去向干爹报喜。

结果到了宫中,却没见到自家干爹。问过才知道,干爹傍晚时匆忙去了蓬莱秘阁,似乎有什么要事。

皇上还在秘阁,要紧肯定是要紧的。不过捉拿首恶这种大喜事,可得早早禀报干爹,将功劳拿到手才是。

按照宫里头的规矩,外臣不奉诏不得踏入内宫,但郄志荣生怕到手的鸭子飞了,索性押上李训,兴冲冲赶往蓬莱秘阁。

乘船穿过太液池,在码头登岸,便看到秘阁前立著一帮内侍,自家干爹也在其中,却是在门前垂手而立,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

郄志荣凑过去小声禀报道:“干爹,孩儿去娑梵寺请信永方丈,谁知老天有眼,菩萨保佑,李训那狗贼正躲在寺里,让孩儿逮了个正著!”

“唔。”仇士良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声

郄志荣一肚子话都憋了回去,他心下纳罕,虽然李昂才是作乱的核心,但谋逆这种罪名,无论如何也落不到皇上头上。乱党的主犯,只可能是身为宰相的李训。自己临走时,干爹咬牙切齿也要抓到这该死的贼首,为何这会儿干爹却忽然态度一变,似乎不把李训放在心上了?

“干爹,李训那死贼囚还在船上,要不要带过来?”

“带什么带?”仇士良不耐烦地说道:“老实在这儿待着。”

郄志荣正在疑惑,忽然听得云板声响,数十名内侍前呼后拥,抬着一顶软舆过来。

舆上李辅国锦袍犀带,白发萧然,一手转着两枚铁胆,双目似闭非闭。

仇士良上前一步,弯著腰,笑靥如花地说道:“王爷。”

李辅国眼皮一抬,双目如同电光直射而过,然后眼皮耷拉下来,不悦地冷哼一声,“蠢货!”

仇士良笑容僵在脸上,心里又是忧惧又是委屈。自己一番辛苦,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怎么就犯蠢了呢?

舆旁一名内侍扯了他一把,“愣著干嘛?过来扶舆啊。”

“哎!”

王爷的亲信程元振开口,仇士良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他连忙应了一声,凑上去扶住软舆。

扑面一股混著老人味的脂粉香气,让仇士良心里直犯嘀咕,王爷这是用了多少香粉,味儿太冲了……

软舆直接送进秘阁,在一处亭子前停下,早有人铺好绒毯,设案焚香,摆上水晶碟,送来果品。

仇士良悄悄打量了一眼,郡王身边扶舆的十几名内侍,除了程元振,还有窦文场、霍仙鸣,个个神光内蕴,修为不凡。相比之下,自己那帮义子义孙都跟废物一样。

虽然外面都说一王四公,但仇士良心里犹如明镜,即使自己手下管着数千内侍,还有神策军,鱼朝恩、田令孜他们也差不多,可一王四公的四公全加起来,论人数能超王爷十倍,论实力,只能在王爷屁股后面吃灰。

不过仇士良没有半点嫉妒,只有羡慕的份。博陆郡王历经六朝,大内的好苗子差不多全是王爷一手挑选调教出来的,连自己也受过王爷的指点。自己那点人马只能凑个数,王爷身边的近侍,才是以一顶百的高手。

天色已暗,亭前点起灯火。李辅国抬了抬手指,几名内侍提着一个人上来,仇士良打眼一看,熟人啊,这不是田令孜那老狗吗?

田老狗嘴巴被塞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那凄惨的模样看得仇士良都禁不住手痒,恨不能也抽他几记。

接着又一名太监进来,却是鱼弘志那小狗。这位圣上曾经的心腹面带微笑,恭敬地向王爷行了礼,然后退到一边,礼数周全,挑不出半点错处。

李辅国清了清嗓子,“议议吧。”

鱼弘志道:“王爷,鱼公还没到呢。”

程元振抬手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让你说话了吗?”

仇士良差点儿笑出声来,赶紧扭头咳了一记。

李辅国点了点田令孜,“你先说吧。”

旁边的内侍掏出田令孜嘴里的布巾,用力太大,险些把他牙齿给带出来。

田令孜下巴被塞得几乎脱臼,干咳了几声,才叫道:“王爷!饶命啊!”

程元振回手又给了他一个嘴巴,“说正事!”

田令孜号啕道:“都是奴才的错!千不该万不该,信了刘贞亮那混账东西的鬼话,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啪!”又是一个嘴巴,“让你叫屈了吗?”

“是是!”

田令孜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个干净,他在敬宗时极受宠信,把持朝政,靠着打马球定输赢,将自家哥哥拱到西川节度使的位置上,他那位原本卖炊饼的兄长陈敬瑄就此飞黄腾达。

陈敬瑄仗着田令孜的权势,在当地为非作歹。因为前任西川节度使武元衡素有威信,后来入朝为相,不少人跑到京城找武元衡告状,敬宗驾崩之后,田令孜宠信渐衰,为此寝食难安。最后一不做二休,趁著朝廷争论对藩镇用兵,派人刺杀武元衡,嫁祸藩镇。

谁知此事漏了马脚,不知怎么被藩镇的人捉到把柄,以此要挟田令孜。双方你来我往,竟然越走越近,在平卢节度使李师道的怂恿下,田令孜背叛了一王四公组成的宦官联盟,瞒着李辅国,暗中向李昂效命。

但事实上,吴元济给田令孜筹划的是借刀杀人之计,先借李昂诛宦,除掉李辅国、鱼朝恩、仇士良等人,再趁李昂得意之时,送陛下上路,另外扶立一位新君。

李昂登基,田令孜没有混到拥立功劳,失宠也与此有关。另立新君,就意味着田令孜立下从龙的首功。唐国的亲王好几十个,名义上都有继位的资格,被拥立为君,便是一步登天,恩情自然不同。

田令孜挑来挑去,选中了穆宗皇帝的亲弟弟,当今皇帝的亲叔,绛王李悟。

李悟与穆宗一母同胞,都是太皇太后郭氏所出,宪宗皇帝的嫡子。虽然郭氏没有被立为皇后,但尽人皆知,那是郭氏出身太过显贵,族人权势太盛,连宪宗皇帝都有些忌惮。

单论身份,宗室诸王没有比李悟更合适的了,继位名正言顺,而且绛王也是个好玩乐的,比起当今这位踌躇滿志的圣上,显然更好服侍。

田令孜押注绛王,对李昂更是刻意奉承,外面又勾结魏博、平卢、淮西这些藩镇,再加上自家的地盘西川,心思越来越大。

却不料要命关头,鱼弘志忽然翻脸,从背后给他来了记狠的。田令孜苦心经营,被一把翻盘,自己也沦为阶下囚。

“奴才被猪油蒙了心,求王爷开恩,饶小的一命。”

“王爷明鉴,”仇士良道:“姓田这家伙不老实。”

“你!”田令孜差点儿气死,这时候跑来落井下石?你还是不是人!

“奴才真没有背叛王爷,就是气不过姓仇的奸贼!”

仇士良小心提防,还好,趁著大嘴巴子没过来,赶紧说道:“我就是王爷一条狗,你害我就是想害王爷!”

“啪!”这个嘴巴子到底没躲过去,程元振啐道:“你也配!”

仇士良捂著脸,心里却美滋滋的。田老狗,看你怎么死!

“说完了吗?”

田令孜道:“奴才都说完了,不敢有半字虚言!”

李辅国开口道:“咱们都是给皇上当奴才的,效忠的只有皇上。说什么对我忠不忠心的,难听。”

“哎,哎。”田令孜连声受教。

“说来说去,都是些没成事的琐碎。我听着,也没什么打紧的。”李辅国环顾左右,“你们说是不是?”

一众内侍连声道:“是,是,王爷说的是。”

李辅国摆了摆手,“就这样吧,去吧,下辈子注意些。”

田令孜脸上刚露出一丝喜色,闻言顿时像石化一样,木在当场。

“舌头先留着,一会儿好对质。”李辅国闭上眼睛,“小鱼呢?”

鱼弘志上前,一头磕在地上,“奴才在。”

“带下去,再净遍身,一会儿过来回话。”

窦文场和霍仙鸣把面如土色的鱼弘志拖走,郄志荣胯下一热,却是吓得尿都出来了。

接着外面又带进来一人,李辅国道:“老刘啊,有日子没见了,坐。”

刘贞亮冷哼一声,“你如今身份高了,小的可不敢跟你同坐。”

程元振“呯呯”两脚,将刘贞亮膝骨踢得粉碎,然后将他摁在椅上。

“来之前,我准备了两条白绫。”李辅国道:“别想岔了,奴才可用不上。你猜猜,我是给谁留的?”

刘贞亮额头冒出冷汗,咬牙道:“窥基!”

“代先皇剃度,身份是够了,但和尚上吊,未免难看。”李辅国道:“说说吧,你这个太皇太后的老奴才,是怎么背着主子,跟窥基勾结的?”

刘贞亮满眼怨毒地盯着他,然后放声尖笑,犹如夜枭。

(第二十三集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