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与泪之殇 (14) 作者:闲鱼不翻身

.

【欲与泪之殇】

作者:咸鱼不翻身2021年5月6日首发于SIS001

第十四章 催情

一夜的风雨总算过去了,天空难得出现了几天以来的第一个温暖的日子,阳光明媚的早上,鸟儿们慵懒的在湿漉漉的树上整理著被淋湿的羽毛,早班族们则急匆匆的来回穿梭在大街小巷。

离警察局不远的一间咖啡屋很早的就开始了营业,空旷的屋里只有零丁几个老顾客,突然外面的门被打开了,首先进来的是一个带墨镜的女人。

服务员笑着说道:“欢迎光临,请问是一位吗?如果是的话请你坐柜台好不好?哎,小姐?”

戴着墨镜女人理也不理服务员的话,自己找了个位子,随口说道:“咖啡。”

服务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问道:“嗯?”

戴墨镜的女人大声说道:“咖啡,我要点咖啡,你没有听到是不是?”说着拿起手腕看了看表,转脸向窗外望去。

只一会,又一位身穿皮衣的男子走了进来,看着满脸寒霜的墨镜女子,也气恼的没有理会一旁刚要询问的服务员,直接坐到了女子对面。

“张峰!你有病是吗?大清早几点就打电话喊我过来?”墨镜女子赫然就是不久前刚到的戴思绮。

“好,我像你道歉,但是你自己作为一个警察你也应该知道身为警务人员24小时必须保持手机畅通,还有不管多忙只要有任务就得立刻赶到,请问戴思绮警官你有什么话可说。”

“呵,那请问我们的张队长,这么早叫我过来有什么紧急的任务?我不属于你们市警察系统,你无权命令我协助你任何案件。”

“我不和你争,你老实告诉我,上面怎么说的关于他?”

“什么他,哪个他?”戴思绮装傻道。

“你!”

“小姐,你要的咖啡。”

就在张峰要发火时,服务员把戴思绮的咖啡送了上来。

张峰看着面前喝着咖啡露出玩味神色的戴思绮,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头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说道:“昨天下午,我收到刘俊的消息就从家赶了过来,结果我到了,你人直接消失了,你能告诉我对待自己的师兄就是这么个态度吗?”

“别拿老头子做借口,我和他不熟,也不是你什么师妹!”戴思绮看着面前开始打感情牌的男人一阵恶寒。

“虽然人是你抓到的,但是很遗憾,从现在起人归我了,至于我什么时候把人带走那是我的事情,好了你要没有什么其他要说的,恐怕我们之间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老实告诉我关于他,你究竟知道些什么,我们辛苦这么多天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不是吗?”

戴思绮看着曾今自己崇拜的学长依然坐在那但是坚毅的眼眸一直盯着自己,她叹了口气说道:“别想了,具体那人身份我不便投入,我只知道你们在我没带走人之前一定要保护好他,其他的恕我直言我也不太清楚。”

“是吗?看来还是咱们地位不够啊。”张峰自嘲一声。

“谁要你当初得罪人了,要不是我老豆托关系到赵局长那,你现在估计只能在值班室呆着了,还能成为刑警队队长破案子?”

刚说完,戴思绮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是骄傲的性格使她不会安慰别人“好了,好了,别想了!对了,你和嫂子最近过的怎么样,下午要不把嫂子叫出来一起吃个饭。”

张峰听自己学妹提到了妻子俞雪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那个,最近和你嫂子没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她目前在哪……”

“你们闹矛盾了?我猜肯定是,也是,你这个木头疙瘩一点浪漫都没有,真不知当初嫂子这么漂亮的人怎么看上你的!”

“我打个电话吧!看她下午有空没,不过你来了,我估计她肯定高兴,对了思琦,下午饭桌上记得帮我好好给你嫂子求下情,你要让你嫂子能和我和好,以后在Y市,我随叫随到,你说了算!”

“呵呵,信你,算了,快点打电话给嫂子吧!我都饿了。”

“好,好!”

说完张峰拿出手机拨了出去,但是一看到夜里凌晨有俞雪雅的未接电话他愣了下,但也没在意。

—————————————————分割线——————————————————

“薇薇,给你带的早餐。”一间双人宿舍内,陈洁放下手中的包,看着依然躲在被子里的徐薇,陈洁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薇薇,你怎么了,从昨天开始你就闷闷不乐,今天早上也没起床,搁以前,你都说第一个起床的……”

陈洁看着躺在床上没有动弹的徐薇,忍不住担忧,她坐到床边轻轻的将头搁在徐薇旁边关心道“有什么事是不能跟我说的吗?你忘了我们从小就是比亲生姐妹还要亲的,心里有什么事不要怕,姐姐在这,和我说,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承担。”

徐薇感觉到旁边陈洁的安慰,心中一阵委屈,她很想把这几天的委屈一股脑的都告诉陈洁,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又怎么说的出口,难道要这么告诉陈洁:我被强奸了?

以陈洁的性子一定会为自己讨个公道,到时候就会与周野见面,一想到周野那外表阳光,撕下面孔后露出的可怕模样,陈洁就不寒而栗。

不能,不能告诉陈洁,别说到时候弄得全校皆知,而且过了这么多天自己早就没了可以作证的证据,周野很狡猾,第二天就把自己的所有衣物全部销毁了,回来的时候还强行将自己拉到浴室清理了所以可能遗留的证据,别说将周野告进监狱,可能到时候说不定连陈洁都会不小心栽到那个禽兽手里。

“小洁,我没事,只是这几天突然心情不好,你放心,我过几天就好了,对了,你买的早餐呢?我早就饿了,快拿给我……”

看着做起来的徐薇,陈洁总感觉徐薇的笑容特别勉强,但是看着强装笑容的徐薇,陈洁心里一阵酸楚,她不忍心揭开徐薇虚假的笑容,只能配合着她。

“你没事就好,来,今天本小姐亲自伺候你,啊,乖,张开口,我喂你,宝贝。”

比起徐薇的演技,无疑还是表演系的陈洁更为逼真。

徐薇看着陈洁的笑容以为被自己掩饰过去了,连忙配合着想应付陈洁,可惜她没看到陈洁眼底那一丝心疼。

看着低头吃着煎包的徐薇,陈洁收拾著屋子边打扫边转移徐薇的注意力道“对了,薇薇,下午咱们得去班级点名了,然后估计要大扫除,你别忘了。”

“下午吗?我知道了。你从哪买的煎包,味道还不错。”徐薇小口吃着手里的煎包,似乎心情好了许多问著陈洁道。

“啊?你说煎包啊,我和你说了,你可别笑啊,不过我自己都感觉很有趣。”陈洁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得想到了回来碰到的事,想着想着就让她的表情开始破防了,扔掉手中的扫帚,坐到徐薇床上抱着徐薇一阵大笑。

徐薇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闺蜜那毫无形象的冷艳女神像个大妈似的抓着自己的被子哈哈大笑:或许我还没睡醒,对,肯定是!这大妈是谁?我怎么在这,或者这个陈洁是假的。

“到底什么事啊!你笑的这么开心一个。”徐薇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抓着一旁独自偷乐的陈洁的手臂追问道。

“让我缓缓,实在太好笑了!”陈洁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实在太困难了。

“好了,好了!”

“微微,你知道女装大佬吗?”

“额,你不会说的是那些喜欢男扮女装的自诩自己只是投错胎,其实是女的那群人吧?”

“呦,小妮子涉猎还挺广啊!今天我就碰到了一个女生想要进咱们女生宿舍,开始我没注意直到她,可是她一直犹犹豫豫就是在外面徘徊,我刚好运动完回来就觉得奇怪一直盯着他,谁知道她无意间看到我盯着她,吓了一跳,直接将自己的两颗橙子掉了下来,我和你说我当时真是差点笑出声!”

“扑哧,哈哈!哈哈哈!后面呢,小洁,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人抓他,那家伙也太坏了还想混进女生宿舍,还好你发现的及时,后面呢?后面呢?”

徐薇完全被这件事给脱离了阴影,追着陈洁问道。

“咳咳,你听我说,别急。”陈洁拳头放在自己的嘴边咳嗽一声“说是迟那时快,那男生一见大事不妙,立刻躲到了树后,我就纳闷了,你躲到树后别人就看不到你了吗?于是我就走了过去看着一副社会死的那个男生一脸好奇。”

陈洁走到桌边拿过自己的保温杯喝了口水,就在徐薇急切的目光下继续说道。

“当时我走了过去,那男生看到我直接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他一脸的生无可恋看着我。我当时就奇了怪了,于是问他你这是?”

那男子看着我不肯走无奈就告诉了我“他想进去找一个女生,可是宿管阿姨不让他进,也不肯告诉自己那女生的信息。无奈之下就在舍友怂恿下穿上了女装看能不能偶遇那女生,结果还没进去就被你扼杀在了摇篮里。”

徐薇听完后乐开了花“哈哈,小洁你又拍照吗?我想看看那男的当时的表情!对了和煎包有什么关系啊!”

“我当时本来想放过他,可是想到早饭还没买,而且我又不想在跑一趟,就威胁了下他,谁知道那家伙效率这么高一下子给我整来了。不过我也没放过他,来来来,给你分享我的偷拍技术!”

“在哪?我要看!”徐薇一把拿过陈洁的手机,熟练的开机解锁看了起来,但是看到那男生的照片时,一阵疑惑。

“小洁,我好想见过这男生,可是记不清了!”

“可能开学军训你见过吧,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没准你哪天路上遇见的,别想了,快吃,等会出去买点东西就回班级签到。”

“哦!”徐薇还是想着自己在哪见过那男生的,咽下嘴里的食物,她边想边走向洗手间开始起床。

—————————————————分割线——————————————————

早上九点半,当逞强了大半个晚上的雷电雨逐渐露出疲态时,当百米高楼下街道四周的上班族们还浸在车水马龙的汽笛声中之时,帝国大厦的一切却显得十分安静。

这幢大厦的大门现在正紧紧地关闭着,偶尔从大厦门口经过的老人们也丝毫感觉不到门后会发生什么异样,因为整个大厦都关闭着,安静得让人不会觉得有任何异样。

然而,与大厦顶楼仅有一门之隔的办公室内却不那么宁静。

在办公室那紧掩著的门后,在那窗户紧闭、窗帘严遮的房间内,一盏吊灯正懒散地发散著暧昧的柔光。在这仿佛与外界绝缘的房间内,几乎每个角落都回荡著一阵阵令人心猿意马的呻吟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谄媚,时而幽怨,时而如哮喘般呼将欲出,时而如怵冷般吸气丝丝。

在那凌乱不堪的办公桌边,有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在那不高的桌面上摆放着诸如胸罩、蕾丝、丝袜、内裤、衣服和裤子之类的零散无序男女衣服,看起来有些眼花缭乱,使得本来庄重的暗红色的办公桌在房间内橘黄灯光的照射下颇显得几分异样。

这种庄重好象只是表面现象,随着一阵悉挲杂乱的声响,办公桌细微的抖动了起来,忽然,随着“啪”地一声响,一双雪白的玉臂慌乱地撑在办公桌的桌面上,紧接着一副娇柔白皙的身躯失去重心般地伏了下来,若不是那双玉臂尽力地支撑著,这如脂如玉般柔嫩的玉体很可能已经紧紧地贴在了办公桌的桌面上,随着拥有这副美丽躯体的女主人紧张地抬起头来,视线中呈现出了李媛靓丽娇羞的脸蛋。

当然,此时她的脸上早已是红晕密布、羞愧交加。

“等……等等……”

受到身后一股力量的推搡而失去重心的李媛显然在顾忌着什么,双臂撑住台面后,她顺势撅起屁股、微分开两条修长而如鲜藕般盈润的双腿在办公桌的地板上站稳,才勉强找回了重心,而后她深恐有任何迟疑似的迅速抬起头,想要扭转上身将脸转向后面。

可是她好象还是慢了一步,她的上半身刚刚微侧,脸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她的身体突然一颤,似乎有一股力量猛烈地冲击在了她那高高翘向后面的屁股上,继而她的全身猛地被往前一推,脸部险些就撞到了近在咫尺的电脑显示屏上。

一根充满力量霸气的灼热的肉棒已经从她翘起的屁股后面蛮撞地挤开了她那两片湿嫩的蜜唇,狠狠地插入了她湿热的小穴中。

“等……啊!……”她还来不及将话说出口,剧烈的冲击就使得她浑身一颤、头部一仰,失声叫了出来。

在她还没有完全从这突然而深入的一击中缓过劲来时,那进入小穴深处的肉棒已然缓缓向后抽出,李媛还没能从鸡巴肉冠刮磨阴道内壁的快感中挣脱出来时,身后的男人挺动着自己坚硬的鸡巴再次往深处发力一击。

“哦~~~不、不……等……哦……”在李媛不知所云之际,肉棒已经完成了第三次冲击,接踵而来的便是连续高速的大力抽插,而李媛因睾丸撞击臀部而发出的“啪啪”声在房间里清脆地响起。

“听……听我……说……停……哦~~~先停……”李媛咬著牙,强忍着小穴内传来的一阵阵令她酥软的冲击快感,扭过脸去看了看她身后的男人谭明。

此时的谭明正光着全身站在她的身后,贪婪地抱着她的屁股,一边呼呼地喘著粗气,一边不余遗力地将他的鸡巴顶在李媛的小屄内不停地冲击搅动着,他的眼睛已经被淫欲熏红,一晚没睡的脸上写满了欲望与兴奋。

“放心吧,宝贝!”谭明快速地抽动动着屁股,喘着气激昂地说道,“我会永远爱你的!我会让你幸福的!啊!啊!啊!~~~”

“不!停……啊……先停下……啊、啊!~~~”李媛哪料得到他会突然发力,她娇啼数声,无奈地转回脸去。

“疯狂吧!放纵吧!像昨晚那样,在高潮中幸福地配合吧……”

“可……可是,你已经干了我一个晚上了!啊!~~~快停、停下来吧……啊……啊……”

李媛的声音就像哭泣一般,然而她的口气早已不如晚上那般硬,男人肉棒连续对阴道深处连续冲击著,她的子宫口仿佛就像著了火一样。

“那又如何!我说过要把你干成母狗!我、我就要你哭着求我!啊、啊、啊……”

现在的谭明已经像匹脱缰的野马,发疯似的冲击著,任何理智也不能将他拉回了。

“天、天哪!要被顶坏了……啊!~~~”

李媛满脸通红地躬起身,丰满的屁股翘得更高,她的双手在激烈的挥舞中将办公桌上的衣物抓的皱巴巴的。

谭明的肉棒好象要彻底击垮她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冲刺著,而且每次都插到了最深的地方,腹部与臀部发出的“啪啪”声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清脆。

“饶、饶了……我…吧……”

这也许是李媛最后发出的抗议声,如果别人将这理解成抗议的话,一直紧崩的身体终于在疯狂的侵犯面前松软了下来,几乎精疲力尽的她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若不是谭明的双手一直扶住她的腰,她恐怕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啊……”除了这样本能的呻吟,李媛已经失去发出任何声音的力气和勇气了。

从四肢百骸涌入后脑的高潮快感瞬间吞没了她,只来得及尖声一声,李媛在一个晚上加造成的剧烈性交中昏迷了过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Y市的另一个角落里,在一个温馨的房间里,一件秘密的事情正在发生。

早就醒了的陈飞已经将屋子里除了监听装置全部收回了自己的车里,收拾完毕的他重新来到张峰和俞雪雅的房间内,看着依然没醒的俞雪雅,以及裸露在被子外的部分娇躯,昨天刚释放完的欲望又再次燃起。

他悄悄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瓶药水,他压制住自己急速跳动的心情,意味深长的离开了房间。

……

一缕朝晖透过薄薄的窗纱洒进昏暗的房间,天色微亮,雨住云收。

当俞雪雅从梦中中悠悠转醒时,窗外的太阳已经照射到了她的身上。

她迷糊中发现自己已经侧躺在床上,赤裸著身体,盖着被子,捂著头微微睁开双眼,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夜总会……一群男人猥琐的笑容……被追赶……轿车车……陈飞……激烈地拥抱激吻……不停地结合……”脑子里的片段虽不清晰,但她已经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两行清泪默默的滑落至腮边……曾经的高傲和自信如今却变成了无奈与彷徨……

俞雪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一条毯子裹住自己赤裸的身子,收拾好自己的衣物,抱在胸前,慢慢地下了床,脚一沾地,就觉得双腿又酸又软,似乎不听使唤,她咬著嘴唇吃力地迈向洗手间,轻轻地把门锁上。

淋浴传出的流水声也很难掩盖住女人的哭泣,她用力冲洗自己的身子,她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徒劳,因为有些东西是无法洗去的。

可是她不甘心呀……忽然,俞雪雅停了下来,微笑了一下自言自语轻道:“算了吧,就当是一场梦吧!这又是何苦呢?!”

她擦干身体,穿上衣服,用一条浴巾包住湿漉漉的秀发,打开门轻轻地走了出来,缓缓地走到床边的沙发前坐了下来,一股沐浴后的清香冲淡了房间内原有的味道。

没过多久,卧室的门被人敲响了,俞雪雅一惊“难道是张峰回来了?我该怎么面对他!”

“进……进来!”俞雪雅颤抖著嗓音说道。

“吱呀”陈飞端著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餐走了进来,看着沐浴完毕的俞雪雅,陈飞装作一脸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俞雪雅看到来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看到昨天占有了自己的男人,她心中一阵酸楚与愤怒,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就这样,两人尴尬的视线碰在了一起,沉默片刻又都同时开口了。

“你……”

陈飞一看连忙说:“你先说!”

“你早醒了?!我还以为你走了呢!”俞雪雅看着面前的男人复杂道。

陈飞苦笑一下:“我……”

“停,不用解释什么,是我对不起!……”陈飞愣了,道歉的人本来是自己呀,怎么她的开场白会是这样?这个女人是不是傻了?

“另外,我也谢谢你,谢谢你帮我!”

“其实……我……”

陈飞不知道如何回答俞雪雅,因为自己之前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完全被对方打乱了,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

“好了,你等我说完,我不用听道歉,是因为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你帮我离开酒吧,甩开坏人,送我回家,这些我都要感谢你,况且又是我勾引你上床,所以……你没必要说什么,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或许是个男人,只要身体没病都会那样做!……”

“可我……”

“还有,你没有在我清醒之前离开,说明你应该不是个可耻的占了便宜就走的小人,或许你想等我醒来解释,或许你敢于承担责任。总之说明你的人还不算坏,我之前算没交错朋友,刚才我也说过,这种事你情我愿,过去就过去吧!你先走吧,我想静一静!”

俞雪雅闭上双眼轻轻地倚在沙发上,眼角落下几滴晶莹的泪珠。

陈飞被俞雪雅的一席话弄得不知所措,刚走到门口时才想起来,我留在这干嘛的?差点又让到嘴的天鹅飞了,于是他背过身重新酝酿好说辞才对俞雪雅说了声:“谢谢你的不追究!毕竟身为检查官的你要是真想让我身败名裂,即使我再怎么解释道歉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甚至可能蹲进监狱。”

说完带着几滴眼泪的脸庞转了过来“今天早上其实我都已经准备了被抓紧监狱的准备,没想到你却放了我一马,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是我给你做的早餐,如果你真的原谅了我的话,就吃点吧,毕竟一个晚上了,你也应该饿了。”

俞雪雅看着没有离开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了看对方准备的早餐,很丰盛:牛奶,煎鸡蛋,吐司面包,还有蔬菜沙拉,可见废了不少心思。

她勉强喝了一嘴牛奶“谢谢,不过我希望你以后就当这是一个误会可以吗?”

陈飞装作深情的回道“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或许我觉得咱们还能止步于朋友,但是现在我恐怕无法忘记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

“对不起……”

就在俞雪雅说了对不起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俞雪雅抬头看向一旁的固定电话,一边起身去接,陈飞适时的走出了房间,将空间让给了俞雪雅,看着出去的陈飞,俞雪雅叹了口气,将脑中烦躁的思绪抛之脑后。

“喂,这里是俞雪雅,请问你是?”

“咳咳,老婆,是我!”

“老公!?……”

“老婆?你怎么不说话了,我打你电话,提示手机关机了,单位也说你不在,就想到今天你可能在家我就试试,喂?你怎么不说话?”

“张峰,昨天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俞雪雅强忍着自己眼睛中的泪水问道。

“昨天我赶着去局里,可能路上没注意,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我……没事了,事情都过去了。”俞雪雅强忍着向自己老公张峰哭诉的想法,心中一阵埋怨和自责:因为你的一个没接电话,你心爱的妻子不再纯洁了。

“那什么,思琦昨天来到Y市了,你今天忙吗?不忙,我们下午聚一下当给她洗尘如何?晚上一起吃个饭,也顺便给你赔罪我……”

“思琦来了吗?好,我知道了,等我。”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扑到了床上一阵痛哭,不久待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想起下午的聚会,俞雪雅张著红肿的眼睛开始了化妆打扮。

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阳光穿过巨大的玻璃窗,懒洋洋的照射在站在试衣镜旁的丽人身上,乌黑的及腰长发上似乎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试衣镜上有道曼妙的背影,细腰圆臀,窈窕有致。丽人穿着一条玫红色无袖碎花连衣长裙,从裙摆下方露出的两截修长美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中间看不到一丝缝隙。

女人精心却又恰到好处的妆容,几乎没有疏漏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额头上微斜的刘海映衬著又大又亮的双眼,粉红的脸颊让双唇更加晶莹透亮,而从发间露出来的双耳上那细小的绒毛正折耀着吊坠耳环上一缕缕的阳光。

收拾完毕的俞雪雅看着镜中补完妆的自己觉得看不出什么痕迹,就准备走出房门,可是看着染著红晕的脸庞感到一阵奇怪,自己没有打颜色的粉底啊,但是没有怎么深究,打开了房门。

客厅里的陈飞看着精心打扮的俞雪雅,心头一阵火热,他站起身看着俞雪雅走到他身旁。

“你有事吗?打扮的这么漂亮。”陈飞语无伦次的说道。

俞雪雅皱了皱眉毛“陈飞,希望你不要再这么和我说话,我之前说过了……我们……”

俞雪雅还没说完,陈飞一只手将俞雪雅拉到了自己怀里,低下头噙住了俞雪雅的红唇。

俞雪雅被陈飞的胆大妄为惊呆了,缓过神来的她立刻在陈飞怀里挣扎著,口中发出“呜呜……呜呜……”的叫声。

潮湿而热烈的吮吸,让俞雪雅浑身酥软,强烈的窒息感,让大脑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唇舌交织,津液互渡,陈飞的右手直接攀上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从连衣裙的下摆中伸了进去,摩挲,揉捏,美妙的触感让他的情绪一路高涨,分不清是吮吸香甜双唇更令人高兴,还是揉捏滚圆美臀更令人兴奋。

猛地一把推开陈飞的俞雪雅刚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马上用尽力气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给站在她身前的男人陈飞。

“啪!”清脆的一个响声。

“畜生!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俞雪雅怒声喊道。

陈飞摸著自己火辣辣的脸,歇撕拉底的说:“我是疯了,谁让我根本无法忘记你?你要我怎么忘记你?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深深的爱上了你,如果你还没结婚多好,而且你还要去见别的男人!我都听到了!”

“陈飞……你……别这样,你以后肯定会有更好的选择的!”俞雪雅被陈飞的痛苦倾诉的话语搞得不知所措。

俞雪雅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身体往外挪,想避开此刻无法冷静的陈飞,可还没挪多远就被陈飞伸出的手给抱了回来。

“陈飞,你快放开我!没必要,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一直纠缠不清,就当做是在迷药的作用下一时的冲动吧!”俞雪雅不停的扭动着娇躯想再次逃出去,可是突然心里冒出的一阵火使自己在挣扎的身体发烫起来。

俞雪雅心想难道是昨晚剩余的药力,不行得快点出去,不然恐怕要出事“你放开我,来人呐,有人耍……唔唔……”

看着俞雪雅身体的力气逐渐小了下去,陈飞心想:药力发作了。

陈飞连忙将手伸进了俞雪雅的大腿根部抚摸起来,不安分的手指,竟从丝袜裆部伸进了俞雪雅的底裤,触碰起那娇嫩鲜美的花瓣,俞雪雅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突如其来的触摸让敏感的俞雪雅不禁夹紧双腿发出一声娇吟。

“嗯,别,陈飞,我求你,别再犯错了,不要……!嗯!啊!不要……”

忽然,陈飞一愣,手上的力量一松,让俞雪雅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你今天穿的是……”陈飞露出奇怪意外的表情。

俞雪雅很快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她不敢望着陈飞,侧过脸,羞愧的闭着眼睛。

陈飞猛的用双手握住俞雪雅的纤细的腰,往上将她整个身体一举直起身抱在了怀里走进了卧室来到阳台前,猛地一把掀开她的裙摆,露出了一副令人血脉膨胀的画面,从硕大的窗外射进来的阳光,那景象展露的一览无余。

修长的双腿根部,肉色的丝袜裆部,有着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窟窿,原来俞雪雅今天穿的不是普通的丝袜,而是十分适合那些喜欢让女人套着丝袜进行性爱的男人在不脱下丝袜的情形下,直接进行插入,无论使用哪种姿势,男人都可以欣赏和触摸到两条完整包裹着丝袜的双腿,不仅省去了撕破裆部的麻烦,也不影响男人无论是从正面还是从背面看向交合处的视线。

“啊!”这个动作让俞雪雅顿时感到羞愧不已。

伴随着身体的剧烈的晃动,落下来的俞雪雅分开两腿,毫无准备的坐在了陈飞的身上。为了不让自己落下时重心的不稳而导致翻倒至地上,俞雪雅不自主的将双手撑在陈飞的双肩上,这样自己的双胸毫不保留的晃悠悠的垂落在陈飞的眼前。一双诱人的丝袜美腿从裙中钻出紧紧纠缠住了陈飞的腰,不经意的扭动间轻轻的在男人腹部滑动着。

俞雪雅似乎也注意到了这样可耻的动作,“啊!”轻轻的喊了一声,她不敢让自己的双眼和陈飞的眼睛对视,在坐稳陈飞身上的一霎那间,俞雪雅将自己的脸向其它的方向转去。

陈飞看到俞雪雅如此表情,淫心顿起。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俞雪雅双肩。双手从俞雪雅的肩膀上抚摸著,用手上的指甲轻轻的在那纤薄的衣物上滑动着。

俞雪雅觉得太羞辱了,双手挣扎著从他身上起来,还没等她付诸行动,陈飞就欺身压在了俞雪雅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躯上,低头狂吻俞雪雅如柳雪柔软微张的双唇,不断的吮吸著少妇柔软滑腻的香舌。

双手则拉开俞雪雅裙摆上连衣裙的前置拉链更加大胆的在她那两条结实而笔直的丝袜大腿上抚摸了起来,一边体会著那大腿的丰满和弹性,一边用手指不断的在她那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不断的揉捏著。

强烈的刺激使俞雪雅不断的扭动的娇躯,但男人强壮的身躯死死的压住自己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唔唔……”陈飞手指不断的隔着丝质内裤在俞雪雅的甬道内抽送著,剧烈的刺激让俞雪雅的双腿夹的紧紧的。突然,俞雪雅的大腿根部向抽筋般疯狂的抖动,小腹也随之微微颤抖,一股湿热的蜜汁从她幽深的甬道深处喷涌而出。大量的爱液从俞雪雅两片柔嫩的阴唇中不断溢出,滴落在阳台下洁净的地板上。陈飞得意的抽著自己湿漉漉的双手放到了俞雪雅的眼前。

“嗯……”刚刚高潮的俞雪雅浑身无力,完全沈浸在高潮的余韵中,躺坐在阳台上娇喘连连,完全没有力气理会男人。陈飞看着身下迷人的春色以及绝色佳人那娇靥晕红、欲说还羞的妙态,不由拉开下拉链掏出自己坚挺的肉棒。

看着陈飞的动作,俞雪雅费力的抬起自己的玉手抵住男人的腹部“不、不要在这里啊!”可是药物下的春情一直刺激着她的大脑,让她无法更进一步阻止陈飞。

陈飞男人的象征正高高耸立著,乌黑粗壮,青筋暴起,她恐惧的摇著头“不要,不要这样对我啊!”

陈飞并没有像俞雪雅想像的那样生生地插进去,而是将他那硕大的龟头在那略显湿润的两瓣阴唇间慢慢地摩擦著,似进非进,似出非出。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