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传之母猪黄蓉 (全一篇) 作者:daokee3

.

【神雕外传之母猪黄蓉】

作者:daokee32021/05/06发表于:SIS

襄阳战事日渐紧张,全仗郭靖夫妇坚守,否则早已城破人亡,战事持续数年,襄阳城中白骨盈野,军民死伤无数,多有弃婴,这些弃婴无人收养,只得官府出面有吕文德组织城中幸存妇女代为照看,弃婴日渐增多,官服中官员商议决定要建立一所育婴所

育婴所建成,城中百姓但凡有捡到婴儿的都送去育婴所,育婴所婴儿越来越多,加上连年战乱,城中百姓担心无以为继各个都不敢生育,所以产妇稀少,婴儿的哺育问题成了一个麻烦事儿,时常有婴儿因为营养不济活活饿死的事情发生

吕文德无奈只能找来丐帮帮主,郭靖的夫人黄蓉女侠商议

襄阳城南郭靖府中,黄蓉,郭襄,郭芙,大武小武,耶律齐等人与吕文德坐下商议

吕文德拱手对黄蓉说道

“黄蓉女侠,近日城中弃婴日渐增多,产妇母乳稀少,婴儿实在难以为继,不知道黄蓉女侠有什么对策”

“吕将军,如果母乳实在紧缺,不如喂婴儿稀粥,虽是营养不够,好在能救活性命,你看如何”

吕将军眉头一皱,摇摇头说道

“此前育婴所已有人对婴儿服用稀饭米粥,没多久就纷纷营养不够饿死了,这也不是个办法,要哺育婴儿非得母乳不可”

黄蓉也是皱着眉头,直摇脑袋,漂亮的眉间挤成一个川字

“要是这样,怕是也无计可施,可惜我跟两个女儿都不在哺乳期,否则的话也能帮上一点忙”

就在此时门外家丁来报

“黄帮主,西域神僧贾马尔来访”

“有请”

过了一会儿,一个白须白发一身白袍的番僧来到大厅,双手合十向众人施礼

“原来是神僧贾马尔,好久不见”

“阿弥陀佛,老衲听闻襄阳城中弃婴甚多,吕将军和黄帮主束手无策,特来献宝”

“不知道高僧有什么宝贝,可以帮助襄阳城解围”

只见神僧从自己的布袋里掏出一个药罐,向众人说道

“黄帮主,吕将军,这是西域神药催乳素,妇女服用之后不需数日便可产奶,奶水源源不断,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可以供给婴儿”

“太好了大师,我们这儿正没办法呢,不知道这个要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用”

“只需要40岁以内的女子服用,便可催乳”

“这太好了,我今年刚好40不到,我就先喝了它,给婴儿们产奶吧”

吕文德沉吟半刻说道

“这个神药虽然好用,但只怕城中妇女由于羞涩不肯服用产奶,需要一位领头人,不知道何人能够担当”

黄蓉眉头一皱,拿过药来便要服用

高僧连忙说道

“黄帮主且慢,这药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服用之后产奶的同时还会增强女人的性欲,随着服药日久,性欲越发强烈,黄帮主三思而后行”

黄蓉成思了片刻,义正词严地回答道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了救济城中的婴儿,不管有什么后果我都在所不辞,我来喝了吧”

黄蓉拿起这药就喝了一口

吕文德拱手笑着说道

“黄帮主不愧为郭大侠的夫人,果然有大侠的风范,既然如此,我现在就组织城中妇女安排地方批量产奶”

“坚守襄阳抵御外侮,救济黎民百姓是我分内之事,吕将军不用客气,不过光我一人产奶怕是不够,吕将军当下就要招募城中所有40岁以内妇女,一起批量产奶,方能足够哺育那些婴儿”

“好好好,黄帮主有这个觉悟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招募40岁以内的妇女,重金礼聘让她们服药,然后批量产奶”

由于黄蓉内功高强,血脉流通速度较常人快了数倍,喝下这药以后片刻便感觉乳头发胀,浑身燥热,甚至感觉有一股热流从骚穴里涌出,一大股淫水已经顺着黄蓉的骚穴往下流淌

“嗯哼。。。啊哈。。。不知道吕将军要把产奶地址选在哪里,城中宅邸大多以用作军队营房,襄阳城中房屋紧缺”

“这我也考虑过,黄帮主只能委屈那些妇女暂时在马厩中产奶了,城中军营有一所大马厩,由于战乱连连,军马早已死绝,马厩放置那里无用,正好可以用作产奶之地”

“这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吕文德交代属下,立刻将这催乳神药按配方批量制作,到时候供给那些妇女服用,接着就跟黄蓉一起准备去招募妇女

黄蓉吕文德正想出门,却被西域神僧贾马尔叫住

“黄帮主且留步,贫僧这里还有一样东西要送给黄帮主”

黄蓉扭头一看,只见贾马尔手中拎着一条透明犹如丝绸状的东西

“贾马尔大师,这是何物”

“此物名叫丝袜,乃是西域最新产的服饰,刚好送给黄帮主作为一点小礼物,黄帮主为国为民日夜操劳,贫僧一点小意思,请黄帮主笑纳”

只见这双名叫丝袜的东西薄如蝉翼,晶莹剃透,煞是漂亮

“黄帮主只要把这双丝袜穿在自己大腿上便可,穿上后煞是性感,可以增加黄帮主作为丐帮女帮主的威严与气质”

黄蓉此时已经生过三个孩子,已经是典型中年妇女的身材,身体有些丰满,屁股高翘硕大,一双美腿也是圆润丰腴,尤其那一对奶子更是硕大圆润,犹如一对小白兔一般挂在胸前晃来晃去,只可惜这位神僧和吕文德都看不到

“那就谢谢大师了”

黄蓉脱下自己的鞋子,然后将这双丝袜挽成一个圈套,在了自己雪白的脚丫子上,慢慢的往上拉,薄如蝉翼的丝袜慢慢的滑过黄蓉圆润丰满的小腿,接着拉到了黄蓉丰满多肉的大腿根部

黄蓉穿好了这双肉色丝袜,再穿上自己的绣花鞋子,在场的所有男人,包括女婿耶律齐,大武小武,几个人都看傻眼了,直勾勾的盯着黄蓉的丝袜大腿看个没够,眼睛都快拔不出来了

黄蓉穿好丝袜,接着就跟吕文德一起走到城门口,向妇女们发表招募宣言,妇女们看在黄蓉夫妇镇守襄阳多年,劳苦功高,时下碰到这么大的困难,纷纷都想为国分忧,尽自己的所能,贡献绵薄之力

不一会儿的功夫,黄蓉就和吕文德招募了几十个40岁以内的妇女,其中有十八九岁的花季少女,白嫩可爱,也有30多岁40不到的丰满熟女,跟黄蓉差不多年纪

“好好好,各位夫人小姐果然巾帼不让须眉,现在襄阳城中有困难,大家也不想看着那些弃婴活活饿死,现在吕将军有一种催乳药,已经在批量制作,到时候大家吃了那些药就可以跟我一起到马就批量产奶了,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有些羞耻,但是为了镇守襄阳,为了救活那些弃婴,大家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吕文德交代属下日夜赶工,以最快的速度复制那些催乳药,过了三天时间,催乳神药已经批量制作完成,一个个瓶子摆放整齐,准备让那些妇女服用

黄蓉和李文德就带着那几十个妇女到马厩参观,准备批量产奶

黄蓉带着几十个妇女来到马厩参观,一看马厩的环境,众人立刻就后悔了,但是军令如山,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黄蓉身为丐帮帮主又是郭靖的夫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是不敢反悔

只见这个马厩脏乱不堪,地上是坑坑洼洼布满污泥的路面,整个马厩充斥着马粪和牲口的恶臭,房梁和墙壁上蛛网密布,由于近期下雨,地上更是污水横流,泥泞不堪,臭气熏天,杂草,马粪,污垢随处可见,简直比普通农家的猪圈还要肮脏

“这环境也太脏臭了吧,这样的地方怎么产奶啊?我才不要,黄帮主,吕将军,对不起了,我要回家”

“对呀,黄帮主,虽然为国分忧是我们的责任,但这环境也太差了吧,臭气熏天,地上还这么泥泞,让我跪在这样的地方产奶,恕小女子实在做不到”

“我也要回家了,黄帮主,这环境实在太差了,比乡下的猪圈都不如,我原先以为是每位女子都有一间闺房安心产奶,想不到居然要我们像牲口一样跪在这这样的地方产奶,实在让人难以启齿呀”

吕文德见众女子纷纷要退出回家,立刻大声训斥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军令如山,你们已经签过军令状,答应来这里产奶,现在退出定斩不饶”

众女子见现在不能回家,众官兵也已经拔刀相向,胁迫自己立刻戴上锁链,众女子纷纷落泪哭泣起来

黄蓉见状,眉头一皱,当机立断,立刻开始宽衣解带,将自己丝绸制作,雍容华贵的帮主衣衫脱得一丝不挂,只剩下腿上那双肉色的长筒丝袜,长筒丝袜上还连着4根带子,4根带子扣在吊袜带的边缘,齐刷刷的向上拉拽,一直连到黄蓉圆润多肉的腹部

黄蓉自从生过郭芙郭襄郭破虏三人之后,因为战事紧张,国难当头,再无闲情逸致与郭靖发生夫妻关系,经过催乳药的催情作用,骚穴里的骚水已经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淌,黄蓉的身材也不像当初在张家口遇见郭靖时那般纤细苗条,此时已经成了典型中年妇女的模样,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有些许赘肉,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圆润长腿丰满多肉,两个硕大的巨乳乳头已经乌黑,开始微微的渗出奶水

接着黄蓉拿起一瓶催乳药,对众女子说道

“众位女英雄,我等能在这里相见也算是缘分,此时国难当头,弃婴众多,我黄蓉不忍生灵涂炭,婴儿无人抚养,现在我黄蓉以丐帮帮主的身份宣布当下就在此产奶,义无反顾,我黄某人先干为敬”

说着黄蓉就拿起催乳药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然后把瓶子一摔,自己拿起马厩上的黑色铁锁链扣在了自己的脖子,还有双手双脚上,雪白圆润的硕大屁股向后高高撅起,生过三个孩子的发黑骚穴正对着吕文德还有众女子,因为催乳药的作用,加上长久没有与郭大侠操穴,黄蓉性欲越发高涨,大量的骚水从骚穴里流了出来,顺着黄蓉的肉色丝袜往下渗透,黄蓉内功高强,只喝过两次催乳药乳头就已经开始渗出白色的乳汁,滴滴嗒嗒地往下滴淌

众女子见到黄帮主高高撅起的大白屁股冲着自己不停地摇晃,骚穴里的淫水和乳头的乳汁流淌的越发凶猛,黄蓉义无反顾,慷慨就义的姿态让众人无话可说,众人感动涕零,纷纷开始脱衣服

“黄帮主不愧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帮主不愧修炼过九阴真经,内功高强,刚喝下两瓶催奶药骚穴就开始流水,神僧送的肉色丝袜穿在黄帮主腿上更加增添了黄帮主一代女侠的风范,乳汁也开始分泌,来人呀,给黄帮主装上催乳器具”

两个官兵拿着一个琉璃制成的罩子罩在了黄帮主乌黑硕大的乳头上,黄帮主的乳头已经黑的像两颗菩提子,有樱桃般大小,琉璃罩子下面连接着一条牛皮制成的导管,后面的官兵拉动风箱开始抽取乳汁,只听黄蓉一声娇喘

“嗯哼。。。啊哈。。。哦吼。。。好爽啊。。。好爽。。。这感觉好舒服。。。乳头被吸的好舒服。。。诸位妇女。。。你们也应该试试。。。虽然这马厩脏臭。。。但这催乳器具套在奶头上吮吸。。。这感觉简直妙不可言。。。啊。。。骚水又流出来了。。。本帮主的淫水又流出来了。。。啊。。。好舒服呀。。。太爽了”

随着黄蓉的娇喘,纯白色的乳汁吸溜吸溜地顺着牛皮导管就往外流淌,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装了满满一罐子,黄蓉的骚水也已经泛滥成灾,骚穴上淫水横流,黄蓉长筒丝袜的根部已经彻底被淫水浸透,乳汁仍旧源源不断的从乌黑的乳头上喷射出来,顺着吊管不停流入一旁的瓦罐里

其他几个妇女也学着黄蓉的样子在马槽上跪下,向后高高的撅起自己的屁股,然后众官兵拿着一罐罐催乳药上前让一众妇女服下,接着再把黑色的铁链套在妇女的脖子和四肢上,妇女们不懂武功,也不会用内力催动催乳药,所以喝下催乳药一时半会儿还没开始产奶,众妇女看着黄蓉不停地摇晃自己硕大圆润的屁股,多肉的屁股上荡起一阵阵臀浪,两个奶头不断的往外冒乳汁,浑身因为舒爽不停的颤抖,众妇女甚是羡慕,喝下这催乳药性欲居然如此高涨,想想在这马厩里忍忍也就罢休了

时间过了5天,黄帮主和众妇女每天都会服用催乳药,妇女们也纷纷开始产奶,乳头也开始变得乌黑,套上琉璃套以后乳汁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淌,每天都会装上几瓦罐

肮脏不堪淫水横流的马厩里,黄帮主和众妇女高高的撅著屁股,乳头上套著琉璃罩子,乌黑的乳头滋溜滋溜的不停流淌乳汁,每一个妇女身后都会站着一个官兵手拿鞭子,一旦有妇女因为性欲高涨想挣脱绳索和琉璃罩,都会招来官兵们猛烈的抽打

黄蓉因为是帮主的身份,所以待遇特殊,她身后站着的并不是官兵,而是一位侍女,名叫小蝶,这小蝶跟随黄蓉多年,原本是黄蓉的贴身丫鬟,也受过黄蓉指点,学过一阵子武功,稍稍有些内力,黄蓉想显示自己大公无私,不想跟其他妇女区别对待,所以特许这丫鬟小蝶手拿鞭子站到自己身后,黄蓉交代只要自己一摇晃屁股,难以克制自己身体想挣脱琉璃罩子,丫鬟就会拿着皮鞭猛烈地抽打黄蓉雪白圆润的大白屁股

“嗯哼。。。小蝶,你这么拿着鞭子站着也累了吧,把这条鞭子插在我的丝袜上吧,别在我的丝袜上”

“没事黄帮主,我不累”

“让你插你就插吧,没关系,我现在骚穴里痒著难受,真想有一个东西能插进来,你把鞭子别在我丝袜上也能给我止止痒,我现在身体难以控制,即便推动内功压制也难以克服,如果我摇晃起屁股想要挣脱锁链,你就狠狠的用这鞭子抽我的屁股”

“好的黄帮主,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丫鬟小蝶就把这根鞭子别在了黄帮主丝袜的边缘,接着双手交叉在胸前,紧紧的盯着黄帮主的骚穴和大白屁股

丝袜的松紧带紧紧的包着黑漆漆的鞭子,黄蓉圆润硕大的屁股不停的摇晃,中年多肉的屁股上荡起阵阵臀浪,淫水再次流出骚穴,把肉色丝袜浸的湿透,神僧送的这双肉色丝袜经过五六天淫水的浸透,已经变的污脏不堪,丝袜边缘满是淫水干涸后的印记

“嗯哼。。。啊哈。。。哦吼。。。嗯哼。。。啊哈。。。哦吼。。。小蝶,我不行了,我不想再产奶了,我现在就要出去,我忍不住了,我骚穴里好痒,骚水流的好多快,用鞭子抽我的屁股,我控制不住了,小蝶,快用鞭子抽我的屁股”

“黄帮主,那小女子就得罪了”

小蝶嗖的一声就把鞭子从黄蓉的丝袜里抽了出来,接着双手高举,照着黄蓉的大白屁股噼里啪啦的就抽了过去,牛皮制成的鞭子啪啪啪啪的抽在黄蓉的屁股上,黄蓉雪白圆润的大肉屁股上出现了一道道鲜红的鞭痕,可是骚穴里的骚水没有停止,反倒更加汹涌地向外奔涌而出

“啪啪啪啪啪啪”

“嗯哼。。。哦哦。。小蝶。。。好爽啊。。。好爽。。。嗯嗯。。。哈哦。。。哦嗯。。嗯。。。小蝶。。。快拉风箱,快拉风箱,我的奶水要出来了,本帮主的奶汁要出来了,小蝶快拉风箱,用力地拉,狠狠地拉”

小蝶握住风箱的把手,风驰电掣般地拉动风箱,随着风箱呼煽呼煽的拉动,黄蓉的乳汁犹如瀑布一般滋溜滋溜地流淌出来,顺着牛皮导管灌进了旁边的瓦罐,黄蓉的乳晕已经大的像半个巴掌大小,硕大的乳晕黑的发紫

“嗯嗯。。。啊啊。。。嗯嗯。。。嗯嗯。。。哦哦啊。。。嗯。。。好爽。。。好爽。。。乳汁都喷出来了,乳汁喷出来了,啊,骚水也流出来了,骚水也流出来了,还不过瘾。。。骚穴越来越痒了,小蝶。。。我的骚穴越来越痒了,快催动内力,还记得我教你的桃花懂内功的基础吗?快点运内功,用你的双手狠狠的扇我的屁股,给我的屁股来几个清脆的巴掌让我止痒。。。嗯哼。。。好多淫水流出来了,把我的丝袜都给弄湿了”

“黄帮主,你教我的内功心法我还记得,我现在就运功,黄帮主你等著,我这就给你止痒”

说着小蝶就开始催动内功,双掌向上升起,接着双手合十,然后走到黄蓉身后,伸出双手,左右开弓,照着黄蓉硕大多肉的大白屁股,啪啪啪啪啪,抽了不知道多少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清脆的巴掌声不停的在马厩里环绕回荡,把一旁的官兵都看傻了,黄蓉雪白的屁股上顿时出现了一个个鲜红的巴掌印

“嗯啊,嗯啊,哦啊,好爽,好爽,好舒服,小蝶,你的巴掌抽的我好舒服,看来你最近功力增强了不少啊,再抽几个,再抽几个,把本帮主的屁股抽烂都没关系,我的骚穴实在痒的受不了了”

接着侍女小蝶再次左右开弓,朝着帮主黄蓉的屁股啪啪啪啪又抽了十几个清脆的大巴掌,丝毫没有顾忌黄蓉丐帮帮主的身份,每一记巴掌都是催动内功,用尽全力,可是无论小蝶怎么抽打黄帮主的屁股,黄帮主的骚穴里骚水没有停止流淌,仍旧是越流越多

“嗯哼。。。啊哈。。。小蝶,这样没用的,这样止不了痒,小蝶你帮我一个忙,你把这鞭子的手柄插进我的骚穴里抠动几下吧,像操逼一样操几下我的骚穴,郭大侠已经很久没有碰过我了,本来我还可以用内功克制,可现在用了这催情的催乳药,我实在忍不住了,一定要有一个棍状的东西插进我的骚穴才能帮我止痒,这也是为国为民的大功劳呀,小蝶,你快插进去吧”

“黄帮主,你为国为民操劳已久,我们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你跟郭大侠也许久没有温存,现在生过三个孩子,骚穴还是如此饥渴,行,小蝶我就却之不恭了,我就把这鞭子的手柄插进你的骚穴里,黄帮主你可忍住了”

说着小蝶就拿着皮鞭,将黑漆漆的手柄对准黄蓉湿润的骚穴,黄蓉生过三个孩子,骚穴早已经乌黑松弛,经过催乳药的催动甚至有一些发烂,乌黑的像木耳一样的阴唇向两边耷拉着,骚穴也已经成了一条黑色缝隙,骚穴上充满褶皱,长福一坨黑色烂肉,露出里面血红血红的老骚肉

“黄帮主,属下得罪了”

小蝶反拿着皮鞭呲溜一声就将手柄插进了黄蓉乌黑松弛的老骚穴

“啊啊。。。嗯嗯。。。嗯嗯。。。嗯哦。。。哦哦哦。。。舒服舒服。。。太舒服了。。。爽死我了,这感觉还不错,小蝶插几下呀,插几下,用力插烂我的骚穴,操烂我的老骚逼,我的老骚逼就是欠操,不用顾及我的身份,我现在不是丐帮帮主,也不是郭大侠的夫人,我就是一头欠操的老母狗,一个发烂的老骚逼,狠狠的操我污黑的烂逼吧”

“黄帮主,这也是为国为民,小女子得罪了”

“嗯哼。。。小蝶,你现在不用叫我黄帮主,就叫我黄母狗吧”

小蝶犹豫了片刻,接着一首揉搓著黄蓉的大白屁股,一手拿着鞭子手柄,狠狠的抽插黄蓉的骚穴,一边抽插一边还啪啪啪啪的在黄蓉的屁股上抽巴掌,巴掌声清脆响亮,惹得官兵和一众妇女纷纷扭头观看

“原来这丐帮帮主黄蓉是一头骚母狗啊,我还真以为她是一代女侠呢,原来喝了催情药也这么骚,你看那骚逼乌黑乌黑的,看来郭大侠不愧是一代大侠呀,内功高强把丐帮帮主黄蓉的骚穴都糙成这副烂样了”

“是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不知道这黄帮主在外面有没有野男人,郭大侠在外征战,说不定这黄帮主在家里跟大武小武他们都操过逼了,说不定他那两个女儿还会带上假阳具操她的骚穴呢,真是后悔听她的鼓动来这个马厩产奶”

“人家是一帮之主,还是郭大侠的夫人,身边有丫鬟伺候,哪像我们呀,稍微摇晃几下屁股就会招来一大阵鞭打,你看他被那丫鬟抽插骚穴,爽的那副贱样”

众妇女们纷纷小声议论,这些话听在丫鬟小蝶耳朵里,小蝶居然也觉得在理,这黄蓉黄帮主平时一副大义凌然,为国为民的样子,喝了这催奶药居然也骚的像一头母猪,小蝶心中不免也生出几丝失望,更加用力地用鞭子手柄抽插黄蓉黑烂松弛的老骚穴,经过一阵抽插,黄帮主的骚穴仿佛变得比之前更加稀烂了,烂的像一坨黑肉

“嗯嗯,嗯嗯,嗯啊,哦啊,舒服舒服,爽爆了,爽爆了,太舒服了,小蝶用力插呀,用力插,用落英缤纷掌的力道来插,我教过你几招你还记得吗?就用那个掌力催动内功来插,插烂我的骚穴,捣烂我的骚逼”

“好的黄帮主,你教我的落英缤纷掌我还记得呢,我现在就用那套掌法来干你的骚穴,不过黄帮主你的骚穴已经烂成这个样子了,乌黑的像一坨烂肉一般,用内功掌力操你的烂穴你能承受得住吗”

“嗯嗯。。。嗯嗯。。。啊。。。哈。。。放心吧小蝶,用力的插吧,用力的操,我有九阴真经护体,过阵子骚穴就能恢复,干我的烂逼吧,我跟郭大侠已经生过郭破虏了,应该不会再生孩子了,这烂逼放着也没用,就干脆把它操烂吧,嗯啊,啊哦,哦”

“好的帮主,我现在就运功,你接住了”

小蝶先是伸手催动掌,利用落英缤纷掌的掌法朝着黄蓉的大肉屁股啪啪啪啪抽了几个巴掌,黄蓉的屁股猛烈的颤抖,荡起一阵阵激烈的陈浪

接着小蝶就双手拿着鞭子,手柄噗呲噗呲的猛烈抽插黄蓉黑漆漆的烂逼,烂逼里淫水奔涌而出,接着只见黄蓉浑身颤抖,大白屁股开始疯狂的扭动,小蝶仍不罢手,仍旧拿着鞭子猛烈的抽插,只听噗嗤一声,大量透明的淫水像水枪一样扑哧一声从黄蓉的黑色烂逼里喷射而出,接着浑身不停的哆嗦,黄蓉居然让这根鞭子的手柄生生操到高潮了

“嗯嗯,啊嗯,啊嗯,啊。。。我泄了,我泄了,喷出来了。。。喷了好多骚水,我高潮了,高潮的好舒服,酣畅淋漓,谢谢你了。。。小蝶”

“黄帮主,你现在觉得舒坦一点了吧”

“舒服多了,还有两天我就能出关了,会有别的妇女来接替我,我休息一周之后等骚穴和奶头稍稍恢复,会再次过来产奶,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了小蝶”

黄帮主在马厩里又熬了两天,终于等来了接替他的妇女,整个襄阳城的妇女都已经被吕文德召集起来,以7天为时限,轮流的过来产奶,黄蓉出关之后,先是感觉身上一阵轻松,可不一会儿的功夫又感觉骚穴里翻江倒海一般躁动起来,淫水顺着黄蓉的丝袜接着向外渗出,此时郭大侠又不在,即便郭大侠在,值此国难当头之际,郭大侠想必也不会跟自己温存操逼

黄蓉回到府邸,端坐在大堂上,绿色的打狗棒放在一边,黄蓉催动内功强力的克制着体内的性欲,浑身不停的颤抖,乳汁和淫水抑制不住的从黄蓉乌黑的乳头还有黑烂的骚穴里渗出来,把身上穿着雍容华贵的衣服都给浸湿了

女婿耶律齐,郭芙,郭襄,郭破虏,还有大武小武坐在两侧,看见自己亲娘产奶完毕出关,纷纷上前来问候

郭芙首先开口道

“娘,您这阵子在马厩里产奶真是辛苦了,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没有什么大碍,7天之后我会再去马厩产奶,守卫襄阳城的事就劳烦各位多加关照了,料想元军这几天也不会入侵,只等郭大侠回来再由他操持军务抵御敌军”

女婿耶律齐此时也拱手说道

“黄帮主真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了抚养婴儿,居然甘愿跪在马厩撅著屁股产奶,女婿我心中也是佩服不已,7天之后黄帮主再去产奶,到时候女婿我一定前去问候照料”

小郭襄也是满脸通红,激动不已

“娘,听说那马厩又脏又臭,像猪圈一样,你在那里撅著屁股产奶会不会很辛苦,到时候我跟姐姐拿些吃的去探望你吧”

“没什么大碍,只是天天跪着撅著屁股,有些疲乏,你们先行退下到各自的岗位坚守吧,我这几天没有动弹,身子骨有些酥麻,我到街上转转去,也好活络活络筋骨”

说着众人纷纷退下,黄蓉整理衣装,换了套新的衣服,对镜贴花黄,把自己从头到脚重新打扮了一下,黄帮主虽说是一帮之主,但毕竟也是女人家,她对着镜子涂上了最鲜艳的口红,脖子上还带了一串圆润的珍珠项链,耳朵上戴了一副珍珠耳环,换上了高贵的丝绸女装,只是腿上还穿着西域高僧送的那双肉色长筒丝袜

黄蓉内功高强,可是高强的内功导致黄蓉气血旺盛,反倒比其他普通妇女更加容易受到催奶药的影响,此时催情药的作用再次反将上来,惹得黄蓉浑身颤抖酥麻,骚穴里淫水不停地流淌,两个乌黑的乳头也是坚硬胀大不停的渗出乳汁

黄帮主行走在街市里,温热的淫水顺着黄蓉腿上的丝袜,不停的往下渗透,黄蓉装作若无其事,强行用内功克制黑烂的骚穴不再躁动,强忍着骚穴里的阵阵搔痒,继续信步闲游

战乱后的襄阳城十分的萧条,路上只有稀稀落落几个行人,突然间,黄蓉看到几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在暗地里偷窃一位路人的钱袋子,少年们衣着不整,一看就是城中的混混无赖

“大胆贼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窃,有我黄蓉在休想得逞,贼人哪里跑”

几个贼人一看这女人居然是丐帮帮主,郭靖的夫人,黄蓉黄女侠,混混们马上撂下香囊,拔腿就跑

“贼人哪里跑”

黄蓉轻功高强,在后面紧追不舍,几步就将几个混混追到一个小巷子里,逼到墙角

本当将这几名混混神之以法的黄蓉,此时性欲已经高涨到了极点,头脑仿佛不受控制,浑身酥麻颤抖,原本严肃的表情也便渐渐变得淫荡骚媚起来

“黄帮主,黄女侠,我们也是没饭吃没办法呀,这连年战乱,我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饭了,黄女侠饶命啊,饶命,放过我们一马吧”

黄蓉眼神变得骚媚迷离,用牙齿轻轻咬著自己的嘴唇,看着几位年轻的小混混,骚穴里的淫水流淌得更加厉害了

“嗯哼。。噢。。。你们几个小混混竟敢明火执仗,光天化日之下偷窃。。。本帮主要惩罚你们。。。惩罚你们操我的骚穴。。。操我的黑烂逼”

几个混混,听到黄帮主说出的话,顿时一阵大哗,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黄帮主刚刚在说什么呀?她让我们操她的骚穴,我没听错吧”

“没错没错,我听得清清楚楚,她是这么说的”

正当几个混混奇怪犹豫的时候,黄蓉哗啦一下就解开了自己雍容华贵的丝绸服装,将衣服向两边打开,浑圆硕大的奶子和微微隆起多肉的腰身,让混混们看得一览无余,尤其腿上还穿着西域高僧赠送的肉色丝袜,四根吊袜带齐刷刷的向上拉拽,连接到黄帮主微微有些臃肿的腰身

“我的天呀。。。这真的是黄帮主吗?会不会是妓女一人改扮的骗子呀”

“简直不敢相信,看样子明明就是那个镇守襄阳的黄帮主呀,她是怎么了?我听说城里那个马厩的催奶药有催情的作用,黄帮主这该不会是喝了催情药的反应吧?”

“既然她都这样了,咱们就上去摸两把再说吧,反正是她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黄帮主一试便知”

几个小混混立刻围拢到黄帮主周围,一个混混大著胆子伸出双手开始揉搓黄蓉浑圆硕大的奶子,黄蓉的大奶子在混混手里变成各种形状,随着混混的挤压,大量乳白色的奶水从黄蓉乌黑硕大的奶头向外喷射,滋了混混一脸都是

“这奶是真的人奶呀,好香啊,想不到堂堂的黄帮主居然会喷奶,哈哈哈,太骚了,这奶头乌黑乌黑的,乳晕足有巴掌大小,这就是催奶药的结果吧,我姐姐也去马厩产奶了,回来后也是变得这副德行”

另外一个混混,伸出两只手指呲溜一声就插进了黄蓉松弛黑烂的骚逼里,黄蓉的骚穴非常的黑烂松弛的,两根手指插进去毫不费力,混混觉得还不过瘾,立刻将4根手指都插进了黄蓉黑烂的宽松肉穴里,想不到4根手指插进去仍旧富富有余

“我操,4根手指插进去还这么松弛啊,看来郭大侠的操逼能力确实无与伦比,把堂堂的黄蓉黄帮主都操成这副烂逼样了,不知道整只手能不能插进去啊”

“啊哈,嗯哼,哦吼,哦哦哦,好舒服,好舒服,挖进来,挖进来,把你的整只手都插进来吧,我是货真价实的丐帮帮主黄蓉,把你的拳头插进我的黑烂骚逼里吧”

听到黄蓉这么说昏昏,大著胆子攥紧拳头,呲溜一声就把自己的整个拳头连带小臂一起插进了黄蓉黑漆漆松弛不堪的骚穴里,鲜红的穴肉顿时翻了出来

“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好爽呀,有劳各位少侠了,用你们的拳头操我的骚穴,操我的黑烂逼,我的骚穴已经烂了,宽松的不得了,用你的拳头大力的在我骚穴里翻滚吧,舒服死了,爽死了”

“哈哈哈,这就是丐帮帮主的骚穴呀,郭靖夫人的骚穴,想不到郭大侠的夫人黄蓉居然是个烂逼,这逼都松弛成这样了,到底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呀”

少年混混攥紧拳头疯狂的在黄蓉的骚穴里翻滚抽插,另外一个混混也大著胆子将自己的两根手指滋溜一声插进了黄蓉的屁眼儿里,另外两个混混一人一边用力的揉搓挤压黄蓉的大奶子,黑黑的乳晕已经有一个巴掌大小,不停地向外喷射白花花的乳汁,接着几个混混把黄蓉往地上一压,堂堂的丐帮帮主居然跪在了这帮混混面前

混混们已经脱下裤子,黄蓉张嘴就将其中一个混混的鸡巴含进了自己嘴里,大口的吞吐起来,黄蓉运动内功,嘴巴用力紧紧的抱住混混们的鸡巴,混混们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堂堂的丐帮帮主黄蓉居然跪在地上为自己口交,而且嘴巴还含的这么紧,到底是一代女侠,功力非凡

混混毕竟年幼,难以承受如此的刺激,吞吐了几下就在黄蓉脸上射精了,年轻的精液鱼贯而出,嗖嗖嗖的打在黄蓉脸上,黄蓉脸上顿时挂满了一条条浓稠的精液,其中一条精液从黄蓉的眉毛挂下来,一直连接到黄蓉的下巴

用拳头在黄蓉骚穴里抽插的混混也是抽插的越来越快,接着只听黄蓉一阵娇喘,噗呲一声,大量的淫水从黄蓉的骚穴里喷射而出,黄蓉内力深厚,淫水打在地上掀起了一片尘土,可见喷射力道之猛

“哈哈哈,高潮了,高潮了,堂堂的黄蓉黄帮主居然被我们弄到高潮了”

“哈哈哈哈,真是太骚了,太下贱了,这就是丐帮的帮主啊,郭靖郭大侠的夫人,居然是个黑烂老骚逼,哈哈哈,我们用鞭子抽她吧,好好惩罚这个下贱的夫人,替郭大侠出口恶气”

小混混们哈哈大笑,接着从各自的腰间掏出一根长长的皮鞭,几个混混朝着黄蓉雪白丰满的身躯就抽打得过去,混混们把黄蓉围在当中,举起手噼里啪啦的朝黄蓉抽打过去的,黄蓉不停的在地上翻滚,可嘴里却是不住地大声娇喘淫叫

“噢噢哦,嗯啊,嗯啊,哦啊,嗯哼,啊哈,舒服,舒服,抽我呀,舒服,我有内力扛得住,没关系的,狠狠的抽我,狠狠的抽我这个老骚逼,生过三个孩子的老烂逼,我就是淫荡的帮主,淫荡的大侠夫人,我是个骚逼,烂逼,狠狠的抽我呀,对对对,就是那里,抽我的骚逼,抽我的骚逼”

无数根皮鞭噼里啪啦的抽向黄蓉多肉丰满的身躯,黄蓉的乳房,手臂,大腿,屁股,还有微微隆起的腹部,都布满了一道道鲜红的鞭痕

接着几个混混瞄准黄蓉黑烂的松垮骚穴,一起将鞭子抽了过去,无数根鞭子结结实实地抽打在黄蓉松垮的黑烂骚穴上,黄蓉不住地大声淫叫,接着双腿大开向两边伸展,黑烂骚穴正对着少年们,噗呲一声,喷出了一道长长的淫水,淫水在空中形成一道抛物线,噼里啪啦地砸向地面

“这也太淫荡了吧,居然被鞭子抽都能抽到高潮喷水,不愧是丐帮帮主呀,哈哈哈,好高的一道水呀,像放烟花一样,不愧是一代女侠,内功深厚,这就是修炼过九阴真经的结果吧”

“你说咱们要不要操操这位丐帮帮主的骚穴呀,反正这里没有人”

“这么黑烂的骚穴,我才不要操”

“你们不要操我来操哈哈哈,我要试试这郭靖大侠的夫人的骚穴是个什么滋味”

说着一名混混握著自己的鸡巴,对准黄蓉的骚穴就插了进去,又粗又长的年轻鸡巴滋,溜一声就钻进了黄蓉松华的骚穴里,少年揪住黄蓉黑漆漆的乳头,挺动腰杆子奋力的抽插骚穴,乳头立刻喷射出乳白色的人奶,滋的少年满脸都是

“舒服舒服,松是松了点儿,不过水好多呀,滑溜溜的,挺舒服的”

混混抱着黄蓉穿着肉色丝袜的圆润大腿,把黄蓉的丝袜大腿扛在肩膀上,黄蓉脚上穿的绣花鞋已经脱落,挂在黄蓉包裹着肉色丝袜的脚趾上晃来晃去

“舒服,舒服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我要射出来了,我要射在这个三个孩子母亲的骚穴里,射在丐帮帮主的骚穴里,啊,射了,射出来了,哈哈哈,黄帮主,我这个混混的精液射在你的骚穴里了”

少年混混滋溜一声拔出自己瘫软的鸡巴,黄帮主松垮的骚穴根本接不住精液,浓稠的精液顺着黄蓉的骚穴就流了出来

“哈哈哈,我们对这个淫荡的帮主,淫荡的大侠夫人撒一泡尿吧,用尿水来惩罚这个淫荡的夫人,反正她是丐帮帮主,乞丐头头按道理被人吐口水也不在话下,撒泡尿就更没问题了”

说着几个混混把黄帮主围成一圈,握著自己的鸡巴,接着尿道一松动,哗啦一声就撒出了金黄色的尿水,一根根金黄色的水柱奔涌著噼里啪啦的撒在黄蓉身上,黄帮主时不时的还张嘴接住少年们的尿水,接着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嗯嗯,啊嗯,啊,咕嘟咕嘟,好喝,好喝,真好喝”

“哈哈哈,堂堂的丐帮帮主还会喝尿呀,是不是喝了我们的童子尿能增强功力呀”

堂堂的丐帮帮主从头到脚都被尿液浇灌了,金黄滚烫的尿水浸透了黄帮主腿上的肉色丝袜,几名少年撒完尿还打了个哆嗦,握著龟头朝黄帮主抖了抖,把剩余的尿水洒在黄帮主脑袋上

“啊哈,嗯嗯,哦哦,好鲜美的尿水,滚烫滚烫的,淋在身上好舒服呀,还有没有,再尿几泡呀,再尿几泡”

混混们摸了摸黄蓉被尿水浸透的头发,笑眯眯的说道

“黄帮主,要是再撒尿的话我们得先回家喝水了,你在这里等着我们,我们这就回家去喝水,待会儿再来尿你这个丐帮帮主,郭大侠的夫人,哈哈哈,要是你的女儿郭芙郭襄,还有你的女婿耶律齐看到你这副样子,不知道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哈哈哈,这简直是武林第一大笑话,堂堂的丐帮帮主居然在一个巷子里张嘴接着混混的尿水”

说完混混们就哈哈大笑着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其中一个混混居然拿起了地上黄蓉绿油油的打狗棒,接着扑哧一声就将打狗棒捅进了黄蓉乌黑松垮的烂穴里,黄蓉就这样趴在地上,大张的双腿,浑身上下被尿水浸透,大口喘著粗气,骚穴里还插了代表帮主身份的打狗棍,打狗棍耷拉在地上,随着黄帮主身体的颤抖也是不住地抖动

7天之后,又轮到了黄蓉到马厩产奶,由于有黄蓉不舍得让自己金枝玉叶的女儿郭芙郭襄到马厩产奶,所以黄帮主被要求的产量比其他女人高了整整三倍,上次在黄帮主身上撒尿的几个混混,知道了马厩的所在地,隔三差五的就趁著官兵不在前来嬉戏调笑

今日因为前线来报,蒙古军队侵扰边境,看守马厩的所有官兵和会一点武功的丫鬟小蝶都被叫上城头,严阵以待,马厩里暂时无人看管,几个混混再次来马厩对黄帮主猥亵戏耍

“哈哈哈,黄帮主我们又见面了,你这个是马厩还是猪圈呢?连牲口都不愿意待吧,想不到堂堂的丐帮帮主居然蹲在这样的地方撅著屁股产奶,真是劳苦功高啊,我就来好好慰劳慰劳你”

黄蓉此时正好性欲高涨,骚穴正愁没地方发泄,看到几个混混前来,立刻开始高声娇喘

“你们来的正好,你们来的正好,嗯哼,啊,我帮我止止痒。。。啊。。。我的骚穴骚痒难耐呢,所以你们把什么东西插进去吧,把你们的鸡巴插进去,什么东西都行”

“哈哈哈,我们先用皮鞭来伺候伺候你这个淫荡的丐帮帮主”

说着几名混混就拿起了一旁官兵们的皮鞭,噼里啪啦的朝黄蓉身上招呼下去,皮鞭啪啪啪的抽打在黄蓉浑圆多肉的屁股上,另外几个混混从下往上抽,直接抽打在黄蓉的黑烂骚逼上

黄蓉白花花的大屁股上立刻布满了一道道鲜红的鞭痕,骚穴由于太过漆黑,无论被皮鞭怎么抽打都不会变色

几名混混又走到黄蓉身后,双手开弓啪啪啪啪,朝黄蓉的屁股上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另外几名混混看得过瘾,也伸手啪啪啪啪的抽打黄蓉的大白屁股,几个混混左一下右一下,黄蓉的屁股上荡起一阵阵肉浪

接着一个混混伸出拳头,直滋溜一声把整个拳头塞进了黄蓉松垮黑烂的烂逼里,另外一个混混拿起了一旁黄蓉的打狗棍,将这一根绿油油的打狗棍,也是呲溜一声就插进了黄蓉的屁眼儿里,两个混混双管齐下,上下开工,很有节奏感地抽插著黄蓉的骚穴和屁眼儿

“啊啊啊,啊啊嗯,啊嗯啊,嗯嗯啊啊,好舒服,舒服,太舒服了,想不到这根打狗棍原来是这个用处呀,我原先都不知道,这打狗棍插进屁眼里好舒服呀,好舒服。。。再用力一点。。。插烂我的屁眼儿。。。用拳头干烂我的黑烂骚逼”

混混双手抓着打狗棍,噗嗤噗嗤的猛烈抽插黄蓉的屁眼儿,另外一个混混一边旋转着拳头一边在黄蓉的烂逼里进进出出,紧接着只见黄蓉仰头一声娇喘,骚穴里的淫水像水枪一般喷射而出,噗呲噗呲地喷到马厩的地上,淫水跟污水混合在一起,向四周流散

“嗯哼,啊哈,啊啊,好爽,我高潮了,高潮了,喷出来了,喷出来了,淫水都喷出来了”

就在黄帮主高潮迭起的时候,吕文德吕将军刚好前来马厩探视,一看到小混混们对黄蓉百般羞辱,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立刻拔刀相向,高声呵斥,混混们看到有官兵进来,立刻拔腿就跑,做鸟兽散

混混们逃走后,吕文德上前抚摸了几下黄帮主的屁股,接着轻声对黄帮主说道

“黄帮主,敌军最近经常侵扰边境,前方军费吃紧,马厩里这么多妇女都需要吃饭供给,军费实在不够,在下有一计策,不知道黄帮主愿不愿意,现在街面上众多混混和达官显贵们都知道黄帮主在马厩里撅著屁股每天产奶,那些富商混混都想前来参观,跟黄帮主戏耍一番,顺便把玩一下黄帮主的烂穴,如果黄帮主可以忍辱负重,屈就于他们,那在下可以收取一点银子,让他们付了银子再来跟黄帮主戏耍,这样既可补贴军费,供养这些产奶的妇女,又可让黄帮主的骚穴得到一阵缓解,不知黄帮主意下如何”

“好好好,如此再好不过了,你赶快贴出告示,让他们付了银子前来把玩丐帮帮主的烂穴,顺便把我的骚穴找画师画影图形,张贴出去,他们看了我的骚穴如此黑烂松垮,定然会有兴趣前来调教的,不瞒你说吕将军,这些日子我的骚穴每天都骚痒难耐,巴不得有男人过来把玩,你就大胆的公布吧”

“黄帮主忍辱负重,为国为民甘愿受此屈辱,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吕文德走后立刻找来一个画艺精湛的画师,蹲在黄帮主身后,照着黄帮主烂穴的样子画了张图,张贴了出去,告知每人只要三两银子,便可进入马厩参观,随便把玩,调教,凌辱丐帮帮主黄蓉的骚穴

告示贴出去以后,所有富商混混们都带着银子趋之若鹜的来到马厩,付了银子便进入马厩开始玩弄黄帮主的骚穴

混混和富商们各自带着器具,有的直接把拳头插进了黄蓉的黑烂骚逼里,有的则拿着一根黄花梨的拐杖插进黄蓉的屁眼儿随意扣弄,有的武林中人甚至拿了一个青铜骨朵挤进了黄蓉的骚穴里用力地抠弄,黄蓉被抠得高潮迭起,连声叫爽,又能补贴军费,骚穴又能得到缓解释放,真真是两全其美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这青铜古朵太舒服了,插进我的烂逼里太过瘾了,我的烂逼又松又垮,正需要这么一个大家伙插进来,敢问少侠尊姓大名”

“在下南山神锤李一正,自幼使得一手好铜锤,久闻黄帮主大名,得知黄帮主的骚穴又松又垮,正想提着骨朵前来拜访,想不到今天得偿所愿,黄帮主的骚穴果然是污黑松垮,臭烂不堪,正适合我练就的这一身垂法,怎么样?黄帮主?我的青铜古朵操的你爽不爽”

“嗯啊嗯。啊哦哦,哦,舒服舒服,太舒服了,爽飞起来了,真的爽飞起来了,啊,不行不行,我又要高潮了,我又要喷出来了,啊,喷了”

黄蓉的骚水再一次喷射而出,喷的眼前这位少侠一脸都是

少侠恭恭敬敬的跟黄蓉答话,想不到被喷了一脸淫水,顿时心中来气,照着黄蓉的大白屁股啪啪啪啪的就是一阵巴掌,接着又拿起了一旁的皮鞭,噼里啪啦的朝黄蓉的屁股上抽去,黄蓉腿上的肉色丝袜已经被鞭子抽得破烂不堪,上面布满了一道道拉丝裂缝

黄蓉腿上的丝袜已经稀烂不堪,几日之后,一位久在西域做生意的富商给黄蓉黄帮主送来了一双崭新的黑色超薄高筒丝袜,付了银子以后就蹲在地上帮黄蓉重新换上了这双黑色丝袜

黄帮主重新换上了这双西域来的黑色丝袜,黑色的丝袜跟黄帮主黑漆漆的烂逼和乌黑的乳头更加相配,游客们更是趋之若鹜的富银子前来拜会

今天一个街头卖菜的混混刚在黄蓉的屁眼里塞进了一根大白萝卜,在黄蓉的黑烂骚逼里插进了一根绿油油的黄瓜,吕文德吕将军就带着一众官府大员还有黄蓉的两个女儿,郭芙,郭襄,以及女婿耶律齐,还有大武小武一众人等前来参观游览,以彰政绩

吕文德领着一位一身蟒袍头戴乌纱的官府大员来到黄蓉身后参观,黄蓉高高撅著布满鞭痕的大白屁股,黑烂的骚穴正对着这位官员

“陈大人,这位就是黄蓉黄女侠,丐帮的帮主,郭大侠的夫人,襄阳城能坚守这么久全靠郭女侠夫妇二人坚守,现在郭女侠为了抚育婴儿,甘愿在这破烂马厩里撅著屁股产奶,大人一定要禀告皇上,重加封赏,大人竟然已经到此一游,何不妨拿起鞭子抽打几下黄帮主的屁股,以资鼓励”

“好好好,陈某正有此意,襄阳城全仗黄女侠坚守,那陈某就不客气了,黄女侠的屁股可是真大呀,不愧是生过三个孩子的母亲”

说着这位陈大人就拿起了鞭子噼里啪啦的就朝黄蓉的大屁股上抽了过去,大人越抽越过瘾,越抽越停不下来,噼里啪啦的抽了有一炷香的功夫才停手

“黄蓉黄女侠果然跟传闻中一样大黑逼又松又垮又骚烂,名不虚传,看来郭大侠操逼的能力非同凡响,把郭女侠造成这幅稀烂的样子,吕将军,你这个收银子调教的计策真是妙不可言,如今襄阳城内军费充足,妇女婴儿也是衣食无忧,全仰仗着黄蓉黄帮主这个黑骚逼啊,我一定上报朝廷重加奖赏吕将军,还有这位黑骚逼黄女侠”

接着吕文德又拿起黄蓉的打狗棒,恭恭敬敬双手递给了陈大人

“陈大人这跟就是丐帮代代相传的打狗棍,大人可以拿着这根打狗棍捅穿黄帮主的屁眼,黄帮主最喜欢别人用打狗棍捅他的屁眼了”

“如此甚好,这根绿色的棒子就是传说中的打狗棍呀,果然名不虚传,用来捅黄帮主的屁眼正合适”

接着这位大人就撩起自己的莽袍袖子,双手拿着绿油油的打狗棍滋溜一声就把打狗棍插进了黄蓉的屁眼儿里,用力的桶弄起来

“嗯啊,嗯啊,嗯嗯啊,谢谢陈大人,屁眼儿好舒服呀,屁眼儿好舒服,爽死我了,太爽了,啊啊哦啊”

陈大人越捅越兴奋,鸡巴已经高高的勃起,再也难以自持,当着众人的面就脱下了自己蟒袍的裤子,握著自己的鸡巴上前就插进了黄蓉的骚穴里,揉搓著黄蓉巨大的屁股,猛烈的挺动腰杆子,噗呲噗呲的疯狂抽插黄帮主的黑烂骚穴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黄帮主的骚穴果然是名不虚传的松垮,又松又烂,虽然不够紧致,但却多水无比,光溜溜的操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我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这个下贱的丐帮帮主,郭大侠的夫人,哈哈哈,一代女侠也不过如此,看见我们这些当官的也得乖乖地撅起屁股让我们操。。。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陈大人滋溜一声拔出鸡吧噗呲噗呲地开始射精,浓稠的精液从陈大人的龟头里奔涌而出,全部射在了黄帮主的大白屁股上,接着陈大人将精液均匀的涂抹在黄蓉的屁股上,然后左右开弓,又朝黄蓉屁股上啪啪啪啪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

陈大人觉得还不过瘾,拿起鞭子又是一阵抽打,看的一旁的郭芙,郭襄,耶律齐大五小五也是一阵兴奋,碍于黄蓉是自己的母亲和岳母还有师娘,众人不好意思上前发泄,只等著以后有机会再行动作

好景不长,由于黄蓉舒服的产奶量是普通妇女的三倍,再加上黄蓉每天产奶的时候都不安分,骚穴奇痒难耐,生盼著有人进来玩弄她的烂骚穴,无法集中精神产奶,产奶量也是日渐下降,到了后面不但没有超过其他妇女,反倒是成了产奶量最小的一个

朝廷震怒,陈大人严厉斥责吕将军,为了平息民愤,吕将军跟黄蓉商议,只能给黄帮主带上项圈像母牛一样把黄帮主牵到菜市口,向众人认错请罪

“黄帮主,我和几位大人们都商量过了,只能委屈你一下,带上项圈到菜市口的广场上,向百姓请罪认错,自我体罚,我还特地给你准备了一双新的白色丝袜,也是从西域过来的,你穿上这双丝袜再带上项圈锁链,拿上你的打狗棍,我们这就去菜市口吧”

“如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吕将军,我也没办法呀,之前我用内功已经产了太多的奶了,这些日子实在难以为继,乳头里也挤不出太多乳汁了,你就把我当成母牛一样牵到菜市口,我向百姓们认作讨饶吧”

正午时分,吕文德手上牵着锁链,丐帮帮主黄蓉像母狗一样跪在地上,跟着吕文德一路爬到了菜市口,黄帮主跪在菜市口的戏台上,穿着纯白色丝袜的大腿紧紧的并拢,周围围绕着许多百姓,百姓们向黄帮主扔著烂菜石子,大声的咒骂,声称黄蓉私吞公款,还用自己的烂逼勾引自家男人,不好好产奶,害的最近育婴院又饿死了好几个婴儿

左右两个侍女站在黄蓉两侧,分别是小蝶和秋香,小蝶和秋香拿出两根金灿灿的细线,把细线结结实实的绑在了黄帮主,两个乌黑的乳头上,一人拿着一根细线向两边拉扯,黄蓉顿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嗯嗯,啊啊,啊,绑的我的乳头好紧,好紧,好痛啊,好痛,又痛又爽,又痛又舒服,连痛带舒服,啊,小蝶秋香,狠狠的拉拽,狠狠的拉扯,给百姓能解解气”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