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无边 (1-3 完) 作者:wurry

.

【春色无边】

作者:wurry

引 子

“小妍,明天我去你小姨家,你和小峰你们在家自己做饭啊。”杨海云洗澡出来,看着坐沙发上看电视的王思妍和王思峰姐弟说。

“我也去吧,好久没去小姨家了。”王思妍白了王思峰一眼,心想,“哼,要我做饭,我才懒得做呢。”

“我又不是去玩,你去做什么啊,你小姨跟你姨夫又吵架了,我去陪陪她,你就别添乱了啊。”杨海云裹着浴巾坐到沙发上,边擦头发边说。

“他们怎么老是吵架啊,对了,姨夫不是挺好的吗?是不是小姨不对啊?”王思峰接着话茬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们男人啊,知人知面不知心。肯定是姨夫背地里做了对不起小姨的事情。”王思妍说。

王思峰不爽了,“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们男人啊,姐,你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不好。”

王思妍格格笑道:“我就说我就说,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王思峰来劲了,“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让你嚣张!”说着就要往姐姐身上扑去。王思妍早已经尖叫着起来。

杨海云打断了闹腾的姐弟俩,“别闹了别闹了,不早了,我去睡了啊,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说完起身往卧室走去。

杨海云裹着的浴巾着实很短小,再加上她身材丰满高挑,所以把浴巾衬托得更加短了。结实而有弹性的双腿大半都裸露在外,挺翘的屁股似乎要撑破浴巾似的,看着她的背影,儿子王思峰心里都不禁颤动了一下。

王思峰的细微举动和那如火的眼神没有逃过王思妍的眼睛。王思妍轻轻踹了王思峰一下,眼神看下妈妈,再看下王思峰,然后坏笑着,意思就是“你小子,是不是对妈妈有想法啊?”

王思峰大窘,再也坐不住了,逃也似的往卧室跑去。“不跟你玩了,你自己看电视吧。”留下王思妍一个人偷笑不止。

--------

(一) 初尝禁忌

王思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蓬松著头发睡眼惺忪地出了卧室,见王思峰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咕隆了一句:“小峰,你可真早。”

“你也不看看几点了,你以为都是你那样懒猪啊。”王思峰眼睛没有离开电视,说道。

“你看什么呢,有那么好看吗?”王思妍去了趟厕所回来,看弟弟全神贯注的样子,好奇道。

“《兵临城下》,再重温下。”正好电影开头的小高潮刚刚过去,所以王思峰转头看着王思妍说。

王思妍身材同样不输杨海云,虽然没有杨海云那样丰满,也没有那种成熟气质,但二十二岁的她正是女孩子迷人的年纪。有少女的清纯,但比少女有多了几分成熟,就像一朵花已经微启花瓣,准备着开放。傲人的双峰撑著吊带睡裙高高耸立,而本来不长的睡裙下摆也似乎遮挡不住雪白迷人的长腿,看得王思峰心里不禁一荡。为了掩饰,王思峰连忙将目光投向电视。

“我也看。”王思妍一边走近沙发一边说。

“看就看呗……难道我抱着你看啊。”王思峰似乎嫌姐姐话多。

王思峰的话让王思妍不满了,“嘿,我还就要你抱着看了。”说着,踢开弟弟翘著的二郎腿,一屁股坐到了王思峰怀里。王思峰咕哝著:“服了你了。”不甘愿地伸手搂住姐姐的腰,继续看电视。

王思峰穿着棉质的热裤,柔软的材质使得王思妍明显地可以感觉到弟弟胯下的轮廓,这让王思妍不自觉的有点兴奋了。王思峰也察觉到了自己胯下的变化,小弟弟不争气地逐渐硬挺起来,顶着姐姐那迷人的屁股。姐弟俩尴尬不已,心照不宣,都装作专心地看电视,但却不自觉地轻微扭动着下身摩擦起来。

似乎老天有意考验他们似的,电影很快进入到了瓦西里和塔利亚在熟睡的士兵堆里偷欢那一段,这样王思妍更加地难以自持了。

“小峰,你跟你女朋友做过吗?”王思妍一边轻轻地扭动着屁股感受着弟弟胯下已经硬挺的物什顶着自己的屁股摩擦,一边试探著问道。

王思峰对于姐姐的举动自然是完全的感知到了,姐姐的扭动让他更加兴奋不已,搂住姐姐腰的双手也开始滑动着抚摸姐姐的腰,而且不自觉地吻上了姐姐的耳朵,一边轻微地喘息著粗气,一边在王思妍耳边说:“嗯……”

“感觉很爽吗?”王思峰无意的在耳边的动作让王思妍心跳更快了。

“很爽。”王思峰没有停下动作。

“要不……你和姐姐玩玩吧……”王思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句话,说出之后虽然理智立刻感觉不好,但同时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同样的想法也正在王思峰心里泛起,姐姐的话虽然刺激,使得王思峰的欲望更盛,然而他还是凭著脑子里那越来越无力的理智问道:“可是我们这样是乱伦啊……万一被人知道了……”

话虽如此说,但手却并没有闲着,双手攀上了姐姐的双峰,隔着吊带将一对玉乳握在手里揉捏起来。

王思峰的否定疑问却反而更为激起王思妍的欲火,而一对玉乳被弟弟握住揉捏产生的强烈兴奋感,也将王思妍拖向了欲望的深渊。

“妈又不在家……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再用力点揉我奶子……”

听到姐姐的话,王思峰再难把持,更加大力地揉捏起姐姐那对挺拔的双峰。嘴唇也沉醉地亲吻著王思妍的粉颈,感受着细腻柔滑而又芳香的肌肤。

“姐……我把吊带扯下来了……”

“嗯……”王思妍闭着眼睛呻吟著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王思峰扯下了王思妍的吊带,一对迷人的挺拔乳房立刻跳了出来。王思峰忍不住先舔了一下王思妍左边那粒早已经挺立的樱桃,咬著王思妍耳朵说:“姐,你的奶子好大好美。”

王思妍伸手摩挲著弟弟英俊的脸庞,勾住弟弟的脖子说:“随便你玩……”说完吻上了王思峰的嘴唇。王思峰也心领神会地伸出舌头,姐弟俩如蛇一般忘我地缠在一起。

王思峰双手握住王思妍的双乳,一边揉捏一边吮吸著姐姐火热鲜香的舌头,好一会了才分开后,却又立刻舔上了王思妍的奶头。王思妍早已娇喘连连,欲望高涨。然而二人下身都还穿着整齐,这让王思妍很不过瘾。

“小峰,把你裤子脱了吧……”

“啊?”王思妍的主动让王思峰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不脱你怎么肏我……”王思妍一边隔着裤子抚摸弟弟一边说,然后在王思峰的配合下,三下五除二扯下了王思峰的热裤和内裤。王思峰早已被憋得难受的肉棒一下子就弹了出来,怒气冲冲地对着王思妍。王思妍更加心痒难耐,迅速地扯下自己内裤,要往王思峰胯上坐,却被王思峰拦住了。

“别,姐……你屁股好漂亮,让弟弟先好好看看。”说着,双手抚摸上王思妍雪白的嫩肉,揉捏抚摸起来。王思峰仍觉不够,于是说道:“姐,你趴在茶几上,屁股撅高些。”

王思妍一边听话地趴到了茶几上撅起屁股,一边娇嗔著说:“坏家伙,这么玩姐姐。”

王思妍撅起屁股后,茂密的阴毛以及湿淋淋的阴户就完全呈现在王思峰的面前。王思峰双手握住王思妍的屁股,往两边掰了掰,王思妍粉色的菊花以及鲜嫩的阴户也随之而开。王思峰伸出舌头舔弄著王思妍屁股一圈,然后说:“你不喜欢吗?”

王思妍闭着眼睛,享受着弟弟的舔弄揉捏,呻吟著说道:“喜欢……当然喜欢……姐姐说了随便你玩嘛……”

王思峰嘻嘻一笑,“我当然知道你喜欢,不然你的屄怎么会这么湿?”说着伸手拨弄了一下王思妍的阴户。

王思妍浑身一颤,“啊……坏蛋……”

王思妍的举动让王思峰很满意,于是,王思峰伸手温柔地抚摸著王思妍的阴户,王思妍呻吟声更大了,扭动着雪白的屁股欢愉地呻吟著。王思峰看到王思妍流出越来越多得淫水,干脆双手掰开姐姐的阴唇,伸出舌头舔弄起来,将王思妍的淫水全都刮进嘴里。王思妍高叫不止,浑身颤抖,竟然高潮了!然而,在王思峰的继续舔弄下,本就性欲旺盛的王思妍欲火持续燃烧着。

王思妍一边喘息一边说:“坏蛋弟弟……真会玩……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臣服于你……”

王思峰一边舔弄品尝著姐姐的美穴,一边说:“有姐姐在,我还需要玩别人吗?玩姐姐就是了……”

乱伦的禁忌刺激著王思妍兴奋不已,“唔……坏家伙……玩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姐姐随便你玩……啊啊啊……你舔得姐姐的屄好爽……啊啊……轻点……”

姐弟俩激烈地享受着乱伦带来的刺激与兴奋,客厅里只有姐弟俩乱伦的淫声浪语。

然而,他们却没有察觉到正有一双眼睛如火一般地盯着他们。

----------

(二)

本说好去海霞家陪她,后来海霞打电话说不用了,她没事了。杨海云一想,也好,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于是就睡到现在。杨海云没想到自己可以睡这么久,仔细一想,平常那么累,好不容易有个空档,睡这么久也正常,转念想起自己这么多年一个人的硬撑,不禁哀叹。

杨海云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那个美人发呆。那张脸很年龄,很美。看起来春光无限,可是只有自己才知道39岁的自己心里的苦闷与辛酸。

正在发呆,客厅里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杨海云心里嘀咕,往外走去,正想打开门问,然而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惊呆了。

只听见王思妍对王思峰说道:“妈又不在家……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再用力点揉我奶子……”

远远望去,看到女儿正坐在儿子怀里,儿子正双手握住女儿的双峰用力地揉捏著,姐弟俩喘息不止,隔得远远地都听得出他们的兴奋。然后听见儿子夸赞女儿说:“姐,你奶子好大……”而女儿的回应竟是“随便你玩……”

犹如晴天的霹雳,杨海云顿时就呆住了,没有回过神来,脑子轰的炸开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正想张开叫,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杨海云才突然发现,自己胯下竟然已经湿了。看着女儿和儿子在沙发上的乱伦行为,竟让杨海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杨海云没有出声,悄悄地把门关上一点,从可怜的门缝里面偷窥正淫乱的女儿和儿子。看到女儿脱下内裤要坐上儿子胯上的那一瞬间,她甚至比他们本人还更迫切地看到儿子那粗大的阳具插入女儿淫水直流的阴户里面,仿佛那样就是插的自己。

没错,当她看到女儿脱掉儿子裤子让阳具弹出来的那一瞬间她就瘫软了,恨不得立刻跪到儿子面前让儿子用他的粗大阳具拍打自己的脸,然后尽情地好好品尝它,然后再让它插入自己那已经多年没有被耕耘过的荒地,恣意地奸淫自己。

杨海云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就在一瞬之间,理智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乱伦的欲望。杨海云不禁把手伸到了自己胯下,一边抚摸一边欣赏著女儿和儿子的活春宫。

王思妍和王思峰完全没想到姐弟俩的乱伦行为完全是直播给妈妈看,只顾著享受乱伦的刺激。王思峰舔弄了好一会王思妍的阴户才作罢,将王思妍抱在了怀里。

王思妍感受着弟弟的巨大阳具摩擦著自己的屁股,伸出舌头和王思峰吻在一起。王思峰一边抚摸王思妍的阴户一边说:“姐,你的毛好多……毛越多的女生越骚哦……”

王思妍掐了一下王思峰,“居然说姐姐骚……”

王思峰把手指插入王思妍的嫩穴,“难道不骚吗?”

“骚……姐是骚货……好弟弟……肏姐姐这个骚货吧……”说着,王思妍翻身面对王思峰跨坐在王思峰腰上,扭动着胯下去寻觅王思峰的阳具。

王思峰搂住姐姐的屁股,让早已经怒气冲冲地巨大阳具对准姐姐淫水泛滥的阴户,“滋……”地插了进去。

王思妍欢愉地呻吟起来,“啊……好爽……弟弟……你鸡巴好大……撑得姐好充实……啊……轻点……太大了……轻点……”

王思妍紧凑的嫩穴也夹得王思峰呻吟起来,“姐……你的屄好紧……肏起来好爽……”

“轻点……哦……好大……姐的屄是你的……哦……全部进来了……啊……好充实……”王思妍一边浪叫,一边搂住王思峰脖子,把自己的奶头往王思峰嘴里送。王思峰自然也不闲着,双手搂住姐姐的丰满屁股,大鸡巴从下往上一下一下插入姐姐的屄里面。

远远看着儿子的大鸡巴把女儿的屄填得满满的,每一次拔出来的时候都带动着嫩穴翻出来,这样杨海云更加的兴奋了,简直恨不得马上加入和女儿儿子的淫乱,一只手不挺地继续抚摸那早已湿透的阴户,一只手用力地揉着自己肥硕的乳房。

那边,王思妍已经觉得不够过瘾了,干脆跨蹲在弟弟胯间,王思峰每一次往上挺动的时候,王思妍都顺势坐下去,伴随着巨大的阴茎刺入嫩穴,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而王思妍也忘我地大声浪叫着,雪白的一对乳房剧烈地上下晃动着。

王思妍的骚浪更加刺激了王思峰的性欲,一边挺动着狠狠插入姐姐的嫩穴,一边说:“姐……你这样看起来好骚啊……”

“啊……坏弟弟……姐不骚能让你肏得爽吗……啊啊啊……好大……又进来了……啊……狠狠肏……”王思妍已经语无伦次,彻底沦陷于和弟弟的乱伦激情中。

王思峰也逐渐放开,一巴掌拍打在王思妍屁股上,“你这个欠肏的骚货!”

粗鲁的辱骂不仅没有让王思妍不快,反而让她更觉兴奋,“啊……对……姐姐就是欠肏的骚货……好弟弟……肏死姐姐这个骚货……”

听着王思妍的话,王思峰更加来劲,但感觉自己在下面不过瘾,翻身就把王思妍压在沙发上。“那今天就让弟弟好好玩玩你这个欠肏的骚货!”说着,把王思妍双腿扛在双臂上,狠狠地插入了姐姐的浪穴。

王思妍双手搂住王思峰的背,再度淫荡地叫了起来。“用力……用力……啊啊啊……肏死骚货……啊……对……狠狠肏……肏死姐姐……”

“姐……你真骚啊……早知道你这么骚……弟弟就早些时候肏你了……啊啊啊……肏起来好爽……”

“啊……以前不知道你想肏……以后随便你肏……姐姐让你肏个够……啊啊啊……好弟弟……骚货又要高潮了……啊……”

一时间,客厅里只有姐弟俩激情乱伦的淫声浪语以及身体撞击的声音。当然了,还有他们不知道的另外一个声音。杨海云早已香汗淋漓,淫水也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儿子女儿的乱伦淫戏,刺激得她用力抚摸著自己的浪穴,恨不得马上掰开下体,邀请儿子快来享用他淫贱的妈妈。

王思妍在弟弟的用力奸淫下浪叫连连,王思峰充血的龟头刮弄着她淫水,把沙发都打湿了一大片。终于,在王思峰不间断地猛攻之下,王思妍全身僵直,搂住弟弟后背的双手也掐入了王思峰结实的肌肉里,颤抖著再度高潮。王思峰也在加速冲刺之后,将浓浓的精液全数射入了姐姐的体内。

二人喘息著倒在一起,混著爱液、精液的乳白色液体也在王思峰的阳具退出之后,从王思妍的嫩穴里面流了出来。

二人赤条条地倒在一起,王思峰抚摸著姐姐的玉乳,“姐……我真的肏得好爽……以前从没有这样过……”

王思妍已经累得有气无力,数次的高潮也让她心满意足,“坏蛋……那样狠狠地肏姐姐……能不爽吗……姐姐都差点真的被你肏死了……”

“你爽了没?”王思峰不放心地问。

“姐被你肏得高潮了好几次……你说爽不?姐从来没有被肏得这么爽过……而且,感觉被你肏比被别人肏更刺激……你个大坏蛋,真会肏屄……姐姐都迷上了……”

然而王思妍的话却让王思峰想到了别的事情,一边把玩着姐姐的奶子,一边说:“姐……你这么说……是不是你经常和男人玩肏屄啊……”

“才不是呢!”王思妍拍打了一下紧贴在自己屁股上的弟弟的大腿,“你把姐姐想成什么人了,姐虽然性欲旺盛,可也不是随便跟男人上床的人,以前交过两三个男朋友啦……”

王思峰胯下顶在姐姐屁股上摩擦,拨弄著姐姐的奶头,调戏说:“看来姐姐还有待开发哦……”

“怎么开发?”

“把你开发调教成淫荡的骚货喽,嘻嘻……”王思峰说着,胯下又再度硬挺了起来。

王思妍娇嗔道:“你个坏家伙,姐姐刚才都那样了,还不够淫荡,还不够骚么?还要怎样骚?”

王思峰抚摸著怀里的裸体,认真欣赏著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亲姐姐,回想起刚刚的激情,性欲又旺盛起来了。扶着肉棒插入王思妍的屁股沟里面,在王思妍耳边说:“姐,我又想了。”

王思妍却已经没了力气,“啊……你这么快又想了……可是姐姐已经被你搞得没力气了……饶了姐姐吧。”

“可是我还没有尽兴啊……”王思峰委屈地说。

“来肏妈吧!”杨海云终于说出了这句话。看着女儿儿子的禁忌淫乱,她再也忍不住了,她现在就只想一件事,那就是加入女儿和儿子的淫乱中,让儿子用他的阳具来征服自己。

王思妍和王思峰吓了一跳。却见妈妈露著奶子,内裤挂在一条大腿上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本来一惊的王思妍迅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淫荡地笑了。

而王思峰看到杨海云这样走出来,尤其是看着那挺立的奶头和挂在腿上的蕾丝内裤,淫欲更加高涨。

妈妈、女儿、儿子三个人的玩乐,即将开始。

-----------

(三)

姐弟二人没想到妈妈会突然这样出现,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杨海云见多识广,毕竟姜是老的辣,没有那么尴尬。她坐到姐弟二人对面的沙发上,对着二人大大地张开腿,一边抚摸自己胯下一边说:“怎么,不想肏妈妈么?”

王思妍看着妈妈如此淫荡的样子,对弟弟坏笑着说道:“小峰,今天你可真是捡了大便宜了哦。”

王思峰正是欲望无处发泄,见到妈妈如此主动,如此淫荡,更是火上浇油。但毕竟对方是长辈,所以还是感觉有些放不开,于是试探著说:“想是想……可是……那样我们是母子乱伦啊……”

杨海云舔了舔沾著淫水的手指,一边揉捏自己丰满挺翘的双峰一边说:“和你姐姐肏屄的时候不怕乱伦,和妈妈玩肏屄的时候你就怕乱伦了呀?”

王思峰嘿嘿一笑,“我的意思是……儿子把鸡巴插入妈的屄里面用力肏,这样好吗……”

杨海云说:“妈既然在叫你肏,肯定就是要你用力肏了,不用力能把妈肏过瘾么?”

王思妍接着嘻嘻一笑说:“反正是玩肏屄,有什么不好的。小峰,快去肏妈妈吧,让姐看你和妈妈玩肏屄,嘻嘻。”又说:“嘻嘻,妈妈,没看出来你这么骚,居然主动叫小峰肏你。”

杨海云白了王思妍一眼,“还不是你们害的。姐弟俩大白天的就在客厅沙发上乱伦,害得妈也想被肏了。”

王思妍嘻嘻一笑,“妈,小峰的鸡巴好大,被他肏的感觉好爽。”

母女俩的对话让王思峰不满了,“你们俩说得我好难受,你们是不准备管我了么?”

母女俩噗嗤一笑,杨海云说:“怎么会不管……今天就让妈妈和姐姐好好伺候你……”说着就让王思峰张开腿,然后自己跪在王思峰胯下,把还沾著女儿淫水和儿子精液的大鸡巴吞入了口里。一边舔弄一边说:“肏妈之前,先让妈好好舔舔儿子的大鸡巴……”

王思妍也伸出舌头和王思峰缠在一起。王思峰一边吮吸著姐姐的香舌,一边把玩揉捏著姐姐的一对大白兔,同时还享受着亲妈跪在自己胯下,舔弄自己的鸡巴,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与激情。

王思峰吮吸了一会,也不满足于此,将姐姐的奶头吸进嘴里品尝拨弄起来。王思妍忍不住呻吟起来,余光看到杨海云正贪婪地舔弄著弟弟的鸡巴,便挑逗著说,“妈,嘻嘻,看来你很喜欢舔鸡巴哦……”

王思峰也呻吟起来,“妈,你好会舔,舔得儿子好爽。”

杨海云吐出儿子的大鸡巴,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龟头,说:“妈好久没舔过鸡巴了……而且第一次舔儿子的大鸡巴,当然喜欢了……小妍,你也来跟妈一起舔小峰的鸡巴吧……”

王思妍奶子被王思峰玩得兴奋,呻吟著说:“坏妈妈……居然叫女儿跟你一起舔你儿子的鸡巴……”

杨海云也打趣起女儿来,“你不坏会和你弟弟玩肏屄?妈可是看到你扶著小峰的鸡巴肏你哦……”

王思妍咯咯一笑,“还是和妈一起跟小峰玩肏屄更过瘾。小峰刚才还说我不够骚呢……以后妈要多教我哦……”

杨海云说:“那还不快来跟妈一起做小峰的骚货,舔他鸡巴。”

“骚货妈妈!骚货女儿来了。”说着,母女俩一起跪在王思峰胯下舔弄起王思峰的鸡巴来。

母女俩的淫荡对话让王思峰刺激无比。“妈,姐,你们真是两个骚货……看我不肏死你们!”

杨海云也更有兴致了,“你姐这个骚货刚刚已经被你肏了,妈这个骚货还等著被你肏呢。”

王思峰终于忍不住了,拉开王思妍,就要推到杨海云开战,杨海云早已迫不及待,张开腿掰开屄。

王思峰扶著大鸡巴顶在屄口,反复摩擦,“妈……看来你是真的很想被肏了呢……”

杨海云呻吟著说:“坏儿子……妈这么多年屄没被肏了,能不想吗……你还不把鸡巴插进来……”

王思妍也不闲着,双手握住杨海云的两个奶子一边揉一边说:“明明这么骚却忍了这么多年,小峰,快用你的大鸡巴满足妈这个骚货吧……”

王思峰却嘿嘿一笑,“虽然妈这样张开腿掰开屄的姿势很骚,但我还是觉得不够骚呢……我想让妈换一个更骚的姿势。”

杨海云脸红了,“坏小子!我可是你妈,你怎么可以这样玩妈。”

王思峰嘻嘻一笑,“可是你自己说的做我的骚货哦……姐可以作证哦……”王思妍也在一旁附和说她可以作证,“妈,是你自己说的要女儿跟你一起做小峰的骚货哦……既然是骚货就要听话哦……”

杨海云受不了姐弟二人的挑逗,只得投降,“坏家伙们!好吧,要妈怎么做啊?”

在王思峰的要求下,杨海云趴在地上,然后高高地撅起了雪白的屁股。说着放荡跟真的放荡毕竟有不同,即便是杨海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坏家伙,居然要妈做这个姿势。”

王思峰啪地一巴掌拍在杨海云屁股上,“你这个骚货!还说要教姐姐呢!你不是一样需要调教。”

让杨海云忍不住浑身一颤,啊的一声,儿子的抽打与辱骂反而让她更兴奋,“坏儿子,妈不是已经撅起屁股了吗……别折磨妈了,快肏妈……只是妈感觉这样好像像一只母狗……”

王思妍在一旁欣赏著弟弟玩弄挑逗妈妈,也不甘寂寞,“嘻嘻,我正想说妈这样像一只母狗呢……”

王思峰得意地一笑,又拍打了一下杨海云的屁股,“不然我怎么要用这个姿势……妈……这个母狗姿势感觉如何啊……”一边说一边抚摸著杨海云淫水泛滥的屄。

杨海云已经完全不能自已了,“坏儿子……居然说妈是母狗……别再折磨妈了……快肏妈吧……”

王思妍却说:“嘻嘻,妈……那你到底是不是小峰的母狗啊……”

“是……妈是小峰的母狗……好儿子……别折磨妈了……快肏你的母狗妈妈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肏母狗……啊……”原来,就在杨海云说话的时候,王思峰终于把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插进了杨海云的屄里面。

自己的亲妈,平日里高贵雍容的妈妈,此刻却趴着撅起屁股要自己肏,还说是自己母狗,这感觉让王思峰实在不能再忍。而当鸡巴终于插入母亲浪屄的那一瞬间,王思峰心想:“一定要把妈调教成淫荡的母狗。”

转眼看到王思妍正一边揉奶子一边摸屄,目光似火地看着自己的大鸡巴插入妈的屄里面,那眼神分明是在说:“做弟弟的母狗,怎少得了姐。姐和妈都是供你玩的骚母狗。”

在儿子鸡巴插入体内的一瞬间,杨海云感觉到了十几年来从没有过的充实,“儿子……你的鸡巴撑得妈好充实……啊……别拔……让妈感受一会……”

王思峰把还剩在外面的一截全根插入母亲的骚穴,不停地搅动,双手握住母亲的一对豪乳不停地揉捏,“我不拔出来怎么把你肏爽啊……”

在王思峰的玩弄之下,杨海云撅起的双腿不禁颤抖起来,“啊……儿子……好痒……好爽……你的鸡巴都快日到妈的子宫了……喔……又进来了……就是这样……啊……儿子好会肏……妈上天了……啊……”

王思峰动作逐渐大力起来,不时地揉着母亲的奶子或者拍打着母亲的屁股,嘴里也更加的粗鲁起来,“妈可真骚……真是一个欠肏的母狗……肏死你这个母狗……”

“啊……用力……用力啊……狠狠肏……肏死我……肏死妈妈这个母狗……啊……好儿子……妈就是你的母狗……妈是欠肏的母狗……”

王思峰干脆让身体呈半站立的姿势,双手用力抽打着杨海云的屁股,鸡巴也每一次都狠狠肏进母亲的屄里面。

“贱婊子!肏死你!你这个贱货!居然做儿子的母狗!儿子真该叫朋友也来一起肏你这个贱货!”

“肏吧……妈就是贱货……都来肏吧……轮流肏……肏死妈这个贱母狗……啊……啊……来了……来了……”或许是由于太久没有被肏,也或许是被儿子肏得格外刺激,杨海云很快就颤抖著迎来了高潮。

然而王思峰却没有这么快,看杨海云已经有气无力,就向王思妍看去。王思妍懂事地嘻嘻一笑,迅速地和杨海云趴在了一排,然后撅起屁股。王思峰拔出插在妈的屄里面的鸡巴,磨了磨王思妍的屄就全根插了进去。王思妍刚才看弟弟和妈妈的激情肏屄,早已欲火焚身,此刻终于等来了弟弟的大鸡巴,满足地呻吟起来,姐弟俩再度激战起来。

杨海云瘫软著趴在地上,任由自己的阴精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太久没有的满足感让她脸上呈现出充实而又淫荡的笑容。而看到女儿正跟自己一样的姿势像母狗一样趴着,被儿子用大鸡巴肏得淫荡地浪叫,杨海云不觉想到:“早知道和女儿、儿子一起玩肏屄这么爽,我何苦熬到今天?但至少以后可以和女儿儿子这样尽情肏屄了。”

想到这里,杨海云胯下又再次瘙痒难耐起来。在王思妍一片“啊啊啊……好弟弟……肏死母狗姐姐了……”淫荡叫喊中高潮之后,杨海云再次招呼儿子再肏他的母狗妈妈。

母女接替之下,王思峰终于将浓浓的精液完全射入到了杨海云的阴道深处。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