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Mother (14 全文完) 作者: 小鸡汤

.

卖Mother

作者: 小鸡汤2021-5-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14)

“啜啜…啜啜…”

双人房的两张大床上,两对情侣在缠绵拥吻。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儿子有和母亲一起做爱的经验,但可以告诉你,这肯定是压力大于一切的事情。

倒是小晞比我投入,拥着我亲过不停,喘著香气道:“老公,我好兴奋唷。”

“会兴奋吗?我只觉得很大压力。”

小晞仿佛被我一言惊醒的样子,担心问道:“你说万一我做得不好,姨姨会不会不让我过门?”

“没有奶奶会因为这种事,不让媳妇过门的吧?”我欢喜道:“不过原来小晞你真的打算嫁我吗?”

小晞嚷着道:“你要人家在哥哥面前做这种事,如果以后不娶我,我剪你!”

“好像不是我要的吧⋯”不过听到女友愿意付托终生,我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牢牢抱着小晞再亲一口。这时候旁边妈妈和小武的床传来摇床声,原来两人已经在开战了。

“唷⋯唷⋯小武别那么大力⋯人家的儿子在这里⋯留⋯留一点面子给姨姨⋯”

妈妈发出羞臊的呻吟,虽然刚才已经看过一遍,但那时候妈妈半睡半醒,跟现在发出呻吟是两回事。听到那娇羞的声音,很难想像那是平日温柔中又带有严厉的母亲,我但觉一阵潮涌,下体的血液也澎湃起来。

小晞握起我的肉棒说:“老公你听到姨姨叫床有反应耶,你好变态唷。”

听到这话我哼一哼嘴,抱起顽皮女友,摸一摸其屄口也是湿润一片,反过来调侃道:“你还不是一样有反应?”

小晞理直气壮道:“这种情况没反应才奇怪,我可不是性冷感。”

我想来还有气的说:“但你冤枉我是性无能呢。”

小晞居然说:“是不是性无能很难说,以前没比较不知道,刚才摸你和哥哥时我发觉他比你硬得多,也许你是不成。”

“岂有此理,你这是挑衅我了?”我不满道。

“不想认输便放马来吧。”小晞骄傲的说,这口气没有男生可以咽下,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懦夫,我决心要好好教训女友。抱起小晞那娇小身躯,把肉棒对准湿淋淋的小屄,用龟头磨了两片肉唇几下便慢慢推入,弄得女友登时气喘连连。

“很舒服吧?还会不会说老公是性无能?”

小晞明明已经给插得满脸通红,仍牙尖嘴利的道:“不⋯不知道⋯哥哥那一根比你硬⋯和他做一定更舒服⋯”

“可恶,看我怎收拾你!”虽然明知道是激将法,但男人的尊严仍是让我不得不给女友颜色。发力抽插那嫩红小屄,操得啪啪作响,这时候我留意到给小武抽插著的妈妈媚眼如丝地投向我方向,似是观察儿子的性能力是否正常,都说你的媳妇儿在胡说八道,什么性功能障碍,你的儿子不知多正常。

可是当发觉妈妈观察自己的时候,刚才那压力变成兴奋,仿佛想在母亲面前表现作为男人的能力。

‘糟了,怎么我会有这种想法?难不成受到小晞感染了?’

我自问没有乱伦心理,但此刻真是觉得妈妈很性感,刚才不敢直视的一幕,现在变得很有兴趣,特别看着母亲的胸脯随着同学抽插摇晃,更是有种从未有过的兴奋。

“噗唧…噗唧…噗唧…”

小晞给我插得正爽,也有留意到我的视线,她喘着气在我耳边说:“老公⋯你很兴奋吗⋯我们过⋯过去哥哥那边床⋯做⋯更兴奋⋯”

换了平日我也许会觉得女友的提议很荒唐,但这时候却感到心动,事实上今晚做的事已经很荒唐,也不差这一点了。

我把小晞整个人抱起,以火车便当的姿势一面抽插,一面步到小武的床边。妈妈看到我走近,怪责的盯了我一眼,也没制止地让我把女友放在她的身旁。

“唷唷⋯唷唷⋯姨⋯姨姨⋯⋯我哥⋯把⋯把你操得爽吗⋯⋯”

“爽⋯爽⋯爽唷⋯那我家小伟⋯也可以吗⋯有没软下来⋯?”

“没有⋯是很硬⋯是超级⋯硬⋯”

“你哥也很硬⋯操得姨姨⋯好舒服⋯⋯”

我想妈妈跟女友大慨是地球上最好的婆媳关系了,毕竟可以分享做爱感觉的奶奶和媳妇,在全世界也不多吧?

女生们交换感想,男生也有交流,小武和我相视一笑,一个是娘一个是妹,这样看着她们摇奶,那滋味还真是特别。

和小晞相比,妈妈的乳房比较丰满,乳头犹如熟透葡萄;而小晞虽然没母亲胸前伟大,但年轻就是本钱,特别浅棕色的乳头娇娇嫩嫩,半点不会失礼。

那虽然是家人身体,但情欲高胀之时,在我们眼中也只是诱人的器官了。我和小武互相盯着至亲的乳房,心里那明知道不可侵犯的欲念油然而生。

‘妈妈的奶子好香,刚才她摸过我的鸡巴,我现在伸手摸一下,应该不会生气吧?’

我看着那摇过不停的乳头心猿意马,多么想摸一摸那丰满奶子。妈妈的乳房不陌生了,但有意识地去摸则还没试过,战战兢兢地把手伸到旁边,装作不觉放在母亲的奶子上。好滑好软,中年的她保养甚好,仍是有着少女般的弹性。

妈妈立刻便发觉我在摸她的奶,咬著下唇盯了我一眼,我心里一惊,但掌心那软绵绵的感觉实在太好受,在没被母亲直斥其非下便装傻继续摸下去。小武看到我这么猖狂,也不吃亏地伸手摸在小晞的胸脯上。

女友没有妈妈顺情,发觉兄长非礼自己,顿时嚷道:“哥你怎么摸我奶子?我是你亲妹耶!”

小武被这一吓连忙缩一缩手,问道:“小晞你生气吗?”

小晞嘟著嘴道:“没有生气。”

这明显是一种许可,于是小武也放心继续摸妹妹的奶,摸着摸著,我们更放肆搓揉,以手指揉着乳头。小晞更发出刺激下的欢愉之声:“哥哥你好过分,怎么搓人家的乳头⋯我⋯我是你亲妹⋯”

妈妈也一同投诉:“小伟你怎么也⋯玩我的奶子⋯我是你妈⋯妈妈的乳房是给儿子吃的⋯不是给你玩的⋯”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停下抽插小晞的动作,靠过去把那棕色的乳头含在口里,妈妈叫得更激动了,乳头在我的口里胀硬得像红枣。

“呀!你怎么真的亲?你妈早退奶了,你这么大了还要吃妈妈的奶吗?噢噢⋯不要这样舔⋯妈妈受不了的⋯”

在我吸著母亲奶头的同时,小武也是亲在小晞的乳房上。他把妹妹抽离我的身体,肉紧地抱着小晞亲她乳头,那沾满母亲爱液的肉棒,则在女孩那略为浓密的阴毛上磨蹭,硕大的龟头好几次在两片阴唇上滑过。

“嗄⋯嗄⋯太刺激了⋯”

互相感受亲人的温柔一会后,我们又换回位置。由于实在太兴奋,之后我们连转换姿势的心情也没有便直接一插底,如此狂操勐插,十来分钟后相继射出精液,结束首一轮的四人大战。

“我不行了!小晞!要射!要射!”

“你射啊!小伟!老公!老公!”

“我也要射了!姨姨!”

“来啊小武!我的小老公!”

痛快淋漓的一发,这肯定是刺激的一次,在四个人都气喘吁吁的时候,小晞亲吻向我,而小武亦亲在妈妈嘴上。

“我好舒服唷⋯老公⋯”

“我也很舒服⋯小晞⋯”

“那待会还来吗?”

“你想来便来吧,今晚要做多少次也行。”

小晞娇笑说:“你说的哦,做多少次也行,你以为一定硬得起来啊。”

“应该可以吧。”被小晞这样说我是有点担心,虽然的确很刺激,但这两天射了九次,会否后劲不继是很难说的事。

把肉棒从小屄抽出,两位女生的屄口都一蹋煳涂地流出一团白液,我不敢直视母亲小屄,感觉那是不可侵犯的部分。小晞调皮的在我耳边道:“快点跟姨姨说我们已经大功告成,治好你的不举啦。”

“从一开始便没有不举好不好⋯”我咕咕噜噜,事后跟母亲说话实在是很难为情,我厚著面皮靠向妈妈问道:“妈⋯你还好嘛⋯”

母亲哼一哼嘴:“当然还好,你以为会有什么事了?”

我搔著头道:“我好像⋯也没问题了⋯”

妈妈扭着我的鼻子教训道:“你还在装蒜,我的儿子根本从一开始便没问题,我是你妈,难道儿子是不是性无能也不知道吗?”

“也是⋯”我傻笑着,到底世界上有多少母亲,会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否性无能呢,这一个具有学术性的问题,在这种时候我也不好问了。

然而在我和妈妈说着的时候,小晞和小武到了刚才我们的床,两兄妹全身赤裸地挨着,犹如恋人般聊著家人密话。那个光境很是奇妙,虽然刚才迷乱时他们亦有过身体接触,但跟现在是另一回事,正常人也知道那不是普通兄妹应有的亲密。

“小武和小晞怎么好像…”妈妈愕然问道。刚才我们三个做那淫秽事时妈妈酒醉未醒,不知道儿子女友对自己的兄长是有一种特别感情。我心里一惊,说实话我不介意小晞和小武亲密一下,只要是小晞的愿望,身为爱她的人也会支持。但问题是现在是在妈妈面前,我不知道今后她会怎样看这女孩。

“我想他们是太兴奋了⋯所以⋯”

可是当看到两人情不自禁地在床上拥吻,小武抚摸妹妹乳房,小晞握著兄长肉棒,我知道是如何也没法解释,一阵慌乱感觉令背嵴冒出冷汗。妈妈看得发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小晞…和小武…他们是亲兄妹吧?”

“这⋯”我不像女友,不是一个有急才的人,不知道怎样回答母亲。但妈妈始终是一个心思细密的女人,立刻便从我凌乱的眼神找到答案。她轻轻叹一口气,在我耳边低声问我:“我的儿子,你只要回答我一句,你爱不爱这个女孩?”

“爱⋯”我毫无犹豫地回答,妈妈听后摇一摇头,慢慢趋前吻向我嘴。

一宿无话,次日我们拖着疲累身躯来到机场,无惊无险的韩国之旅就此结束。昨晚的疯狂就如圆一个美梦,在往后的日子不会再提起。是小武和小晞的秘密,也是我和妈妈,永远的秘密。

暑假结束后,我和小武正式成为大学生,我跟小晞的感情如昔,应该说一天比一天好,至于妈妈则经常在我面前投诉小武缠着她,但又继续与他上床,女人说一套做一套,我也不觉得奇怪了。

“人家都快收经了,这小孩怎么还不认认真真找个女朋友!”妈妈如是说,但当每次看到她和小武亲亲密密,我想这段忘年恋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小伟,今天妈妈有事,饭菜在冰箱,你放在微波炉弄热吃吧。’

到了母亲节,我和小晞特地去买了一束康乃馨打算送给妈妈,没想到回家不见人影,只有一张便条留在餐桌上,小晞不满道:“姨姨好过分,母亲节也不陪儿子啊。”

我理解的道:“这阵子妈妈工作很忙,跟小武都没时间见面,那不想错过星期天也很正常吧?谁叫母亲节都在星期天。”

“一定又和哥哥去偷情啰,他们真的是,那种事做极也不厌!” 我对每星期总要捉着我上床的女友没有话说,小晞娇滴滴的道:“老公我们也来做,做完便回家吃饭,我介绍你给我父母认识。”

“真的?今天母亲节,你挑这天介绍我给世伯伯母?”可以得见女友家长的机会我又惊又喜。小晞掩嘴窃笑:“就是母亲节介绍才好,即使妈妈多不满意,也不好赶你出门口。”

我登时泄了气:“我有那么差吗?”

“没差没差,我老公是最棒的,来,我要吃老公的大棒棒。”

我是李志伟,今年十九岁,是个大学一年生。我的母亲名叫林莹莹,一个即使到了多岁、还是令人觉得年青可爱的名字。事实上以四十二岁的年纪来说,家母的外表的确是比实际年轻,打扮一下,说是二十后半亦甚有说服力。

至于郭文武是我的旧同学,也是妈妈的小情人,他以后会否成为我的爸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妹妹郭文晞是我的女友,按照现在发展,是甚有机会成为我的妻子。

“唷!唷!好舒服!老公你好利害唷!”

“我很利害吗?有没小武利害?”

“你比较利害,不说了,我还要,继续操,继续操死小晞!”

今天是母亲节,小晞说为了庆祝大日子,今天要跟我做三次,至于两者有什么关连,我也不知道,只是有此可爱女友,我想谁也不会追究。

最无言是我们正做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小晞猜说妈妈肯定也在做,竟然拨起她的电话,拜托,没几个正常人希望在母亲节,听母亲叫床。

“姨姨吗?我是小晞⋯我的声音为什么这样⋯我⋯我在给你的宝贝儿子⋯操⋯操屄⋯⋯你⋯你也和哥哥好好温馨吧⋯祝你…母亲节…快…快乐…”

我早年丧父,自幼和家母相依为命,简单来说,我是由妈妈独力养大。母亲的叩劳,我一生一世也无法回报,妈妈,谢谢你养我育我,不辞劳苦地替我护航,无言无悔,请容许我对你说一声我爱你。

那么,祝愿天下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全文完》

-----------------------------

后记

人生在世,总有很多事莫名其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去年为什么会开始写一篇这样的文,没故事没激情也没亮点,还要一直拖下去,到底目的为何?不知道,我向天发誓,真是连小鸡本人也不知道。

希望这种事不会再发生在我身上吧,阿门。

小鸡汤敬上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