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迷途(第二部 (248-249)

248 章。优越感

老头动手可一点不手软,包哥那副肥胖身子怎么也得二百来斤,却被踹的连翻了两个跟头才稳住身形。

包哥霎时满头大汗,捂著被踹的胸口大口喘息了几,但也仅仅顺过气来,便连跪带爬,再次爬到了老者身前。

“是我糊涂,恳请林公子子不记小过,饶了我这次吧。”包哥拉着哭腔连连求饶,同时不停的抽著自己耳光……

包哥这副样子绝非装来的,因为他下手没有毫的保留,几就将自己抽的嘴角流血,胖脸红肿不堪,看的他是真的怕到了极点。

我双眸微眯,凝视了一眼林风,此人果然来头大的吓人,包哥堂堂的城副市长,在他面前竟然被吓成了这副德行,他的背景之深,根本不是我能想像的来的。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他要没有这般实力,丈娘怎么可能将他视为头号劲敌,这么多年都没能扳倒林家呢。

林风此刻根本没将包哥放在眼里,他只是静静望着妻子,神很复杂,似乎有些怜惜,又有些愧疚,还有很多的无奈。

我转看了看妻子,妻子惊恐未消,依然慌乱无比,看样子她与林风之间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很可能是林风一厢情愿,又因为丈母娘是他的敌人,才会让他这般无奈的表情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刻我竟然莫名奇妙的优越感,你林风这么牛,可你欣赏的女人却是我老婆,你却束手无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刻会有这种感觉,但很爽,也许是因为我与丈娘是一家人,站在他的对立面,亦或者是因为他比我优秀,而我却能在妻子身上完胜于他,这让我很痛快。

这种莫名奇妙的优越感,竟让我时间有了种可以与他叫板的错觉,我将腰杆挺的笔直,冷笑声道:“林家的事旁无权过问,我廖家的家务事得到你林家指指点点的?”

林风与老者被我的铿锵之词说的愣了,老者忽然嘎嘎怪笑了两声,用沙哑的嗓音说道:“苏茵怎么会找这么个愣货女婿?”

林风莞尔一笑,然后完全将我无视了,他居高临下,睥睨著快被自己抽晕过去的包哥,淡淡的说道:“你不该染指苏楠。”

包哥惊恐万分,吓的连连磕头,道:“我错了林公子,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这回吧。”

包哥涕泗横流,那表情要多惨有多惨,磕的咣咣响,看着他就要把自己磕晕过去了,忽然,他又挺直了腰,看向旁边的付姐,咬牙切齿的骂道:“都是她,是这个表子鼓动的我,她弟弟死了,她要报仇,把我拉下水了,这个不要脸的,她是想连我一起害。”

包哥边骂,边挣着起了身,抬手就往付姐脸扇,付姐惊恐万分,但此时此刻她也不敢任何辩解,只能极力的躲避,奈何包哥忙着洗脱自己的罪名,手根本没有任何的保留,片刻功夫,付姐娇艳的面已是鲜血淋淋,简直惨不忍睹。

“林子,差不多可以了,再这么去要命了。”直躲着我身后的妻子,竟忽然鼓著勇气开了口。

“他们可是来害你的,你怎么还他们说话?”林风诧异的看了看妻子。

“我知道。”妻子声音有些颤,但却说的很坚定,“我从开始就知道他们接近我不怀好意,一切都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他们虽不是什么好人,但真的没必要闹出人命吧。”

林风凝视妻子许久,忽然露出了欣赏的表情,点了点,柔声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够了,别在那假惺惺的演戏了。”忽然,他的声音提了些许,也威严了不少。

包哥闻言,终于停了手,而此时付姐简直快被打的没了人样,连我都有些不忍直视。

“这种事只此一次,再有此类况,别怪我不念旧,滚吧。”林风的声音从来都是那样的文尔雅,却总有种让无语抗拒的威严蕴其。

包哥如释重负,连连道谢,慌的将已昏过去的付姐背起,飞般的消失在了幽暗的巷道。

巷道霎时宁静,夜,越的深邃,林风平静的看着我们,他只是那样优雅的站着,却有种压的无喘息的气势,这种气势似乎与身俱来,这概就是长期位于上位者的气势吧。

而且林风身蕴的气势与威严不同,却格外的强盛,我讨厌这种感觉,因为每次去丈母娘书房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我终于明我刚才的叫嚣有多么的可笑,气势真的不是靠冰冷的语言吼来的,那种蕴在骨子的东西,根本不是我这个普通人能拥有的。

方才那种莫名奇妙的优越感瞬间烟消云散,单单气质面我就被打击的体无完肤,更遑论家境背景,此刻我竟然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我暗暗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让那些糟的的想暂时消了些,强提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道:“林公子要是没什么其他事,我们就先走了。”

“你当然可以走了,但是苏小姐会不会跟你走可就不好说了。”林风

虽然在对我说话,但他的神始终停留在妻子身,而且越的复杂。

“你想干什么?”我心惊,连忙挪了挪身体,挡在了妻子身前。

林风款款走到我们身边,完全无视我的存在,直接绕到妻子身边,柔声说道:“苏小姐,可以单谈谈吗?我想你可能会愿意跟我走的。”

妻子微微后了一小步,显然有些犹豫,也有些恐惧。

“放心,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林风的语气很柔,柔的就像对最亲近的人说话一样。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怒道,声音冷的有些可怕,数次被无视,当着我的面这样邀约妻子,也太不把我放在了,泥人尚有三分土性,更遑论是我。

然而结果早已注定,林风依然没有任何想搭理我的意思,他始终带着微笑,静静等待妻子答复。

“好。”妻子忽然点了点。

“楠楠,你……”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妻子。

妻子却率先向车边走去,老者拉开了车门,妻子毫不犹豫便了车,林风紧随其后,跟着了车。

“靠。”我咒骂声,跟着走了过去,老者却早已将车门关,转身将我挡在了边。

“让开。”我怒吼声。

老者怪笑声,平静的说道:“看在你是苏小姐丈夫的份,林子不想动你,但你要识好歹,不想不表明不能动,明白了吗?”

“你们也太霸道了,别忘了,这是云城,你们把意打到我老婆身,不怕我岳母找你们麻烦吗?”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想什么,事已至此,我已无计可施,只有抬丈母娘来震慑了,以免妻子受到伤害。

老者忽然又怪笑了起来:“不是老夫打击你,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苏茵可能真的没把你当回事,实话告诉你,我们能将你们堵在这,是苏茵给的信,否则我们怎知你们在这?”

老者番话,惊的我愣了老半天都没能回过神,丈母娘为什么要这么做?让自己的头号敌人来堵自己的女儿女婿?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丈母娘是疯了吗?

249 章。无理解

我很吃惊的样子看在老人眼里,就像是看到了场好戏,他乐的嘿嘿直笑。

“我不信,不要妄想挑拨离间,这种小儿科的计量,我怎么可能上当。”我终于冷静了来。

“你不过个废物而已,离间你有什么用?你信不信,老夫只是奉劝你几句,有时候傻子比聪明得自在,明白吗?”老者的语言充满了不屑与讥讽,我确实不以让他多费心思。

我双拳紧握,怒火中烧,却偏偏又无可奈何,多么的可悲,自己的老婆被当面约到车上不知道在什么,而我却除了愤怒什么也不了。

一个男的尊严正在被赤的践踏,而那个男人却只能看着,这刻,我自己都有种瞧不起自己的感觉。

牙被我咬的咯噔噔的响着,我怒瞪着黑漆漆的车窗,眼珠瞪的生疼,一股闷气憋的我难以呼吸。

我快要窒息了,脑有无数种想像与画面闪过,我难以控制的脑补著车的画面,林风会不会强迫着妻子在车里做那种事?

越想我越觉得委屈,越想我越觉得窝囊,时间在我无尽的挣与愤怒悄然逝,我的理智正在崩溃,我从未如此愤怒过。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哭鼻涕了?”老者揶揄道。

我这才觉察到,不知何时,我的双颊已挂满了泪痕,极度的愤怒与耻辱,在老者的揶揄之,将我的理智彻底击溃。

“你。”

我怒吼一声,不管不顾的往车门扑去。

忽的,我眼前一花,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去,而后狠狠砸在了地上。

“年轻,这点克制力都没有,你注定是个当废物的命。”老者站在车门前,不紧不慢的拍了拍袖子的灰尘。

我捂著口大口喘息,老者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便被击飞了去,这实力,堪比武侠片,难怪他会成为林风的贴身保镖。

老者的力道用的极其准,让我痛苦难言,疼的额直冒冷汗,却并真的伤到我,他还是留了手。

也许是看我太弱,弱的都不忍心手吧,我自嘲的笑了笑,狼狈的挣扎站起,妻子就在车里,和林风那个人中龙凤在一起,我却连车都无靠近,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我,可不就是个废物?

忽的,车门缓缓打开,妻子皱着眉了车,她慢慢向我走来,表极其凝重,像是在什么重要决定。

我紧盯着妻子打量,看她衣衫整洁,确认她没有被欺负,才长呼口气。

我静静看着妻子,妻子抿著嘴低着,半晌才慢慢抬起了头,她直视我的双眼,似乎定了决心,冷静的说道:“我得跟着林公子去都城,咱们离婚的事得往后推推了。”

“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他是咱的头号敌人?你为什么要跟他走?”我完全不理解妻子的决定。

“我知道,但我必须去。”妻子的声音很小,却语气坚定。

“楠楠,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他威胁你了?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绝对不会让他强迫你。”我沉着嗓子问道,这刻,我起了心,要不是有个打手在这,我估计我真的会手。

妻子猛烈的颤抖了,忽的扑进了我的怀,紧紧的抱住了我。

“楠楠,你说啊,是不是他用什么手段着你跟他走?”我意识的搂住了妻子,再次询问。

“廖凡,对不起。”妻子声音颤,隐隐带着哭腔,“忘了我吧,我们夫妻的缘分已经尽了,不过我初心从未改变,我从未恨过你,我相信你会找到比我好千万倍的女人。”

“楠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急道,妻子的话听去就像诀别一样,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离婚协议我会尽快寄给你,保重。”妻子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说了这样句话,而后推开了我,直接转身了车。

“楠楠~ ”我叫喊著追了过去,却被老者挡住了。

“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不要再纠缠。”老者冷冷的丢这样句话,随即也上了车,尚等我回过神来,车子已然,径直离去。

巷子子暗了来,我还呆立在原,我到现在都没明状况,林风到底对妻子说了什么?妻子竟然直接跟着他走了,我完全无理解妻子的决定。

从林风现,到妻子跟着他离去,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变故来的太突然,突然的让我觉得他就像有魔力,能在瞬间改变个样,竟然能让妻子离开的这样坚决。

难道他真的用什么见不得的手段威胁了妻子吗?细想刚才所的切,我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可是我能怎么?不论是身份背景,还是武力,我都只有被吊打的份,我该如何阻止他?

对了,刚才那个老者曾说,是丈母娘让他们过来的,不论是真是假,丈母娘定知道事的曲末。

想到此,我暗骂自己糊涂,还在这什么呆?定得找丈母娘问个清楚才行,纵使妻子已铁了心与我离婚,我也不能让她被威胁。心有了计较,我当不再犹豫,转身便往漫步云端狂奔而去,口气直冲楼,也不理阳台前见我去而复返,满脸惊喜抛来的媚眼,而是径直冲向了丈母娘的间,房间门并未锁,我直接冲了进去。

丈母娘裹着单薄的睡衣,慵懒的躺在沙发,一脸的疲惫,往日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全然不见,只有满脸的忧伤与无奈。

“妈,楠楠被林风带走了。”我直接冲到沙旁,几乎是吼了来。

“我知道。”丈娘坐了起来,疲倦的摆了摆手,示意我坐。

我哪坐得?直接扯著嗓子道:“他们说是你让他们来的。”

“对。”丈娘的声音也很疲惫,却如晴天霹雳,惊的我半天说不话来。

“为……为什么?”我呆呆的看着丈母娘,今晚的一切都让我无理解,我无理解妻子的决定,更无理解丈母娘的行为。

哪有喊自己的敌人来堵女儿女婿的?还让对方带走自己的女儿,这不是把女儿往火推吗?

“你觉得我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丈娘没有回答我,却问了这样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我不知道。”我意识的应道,然后略微思索了,又道,“商场的事我不知道,但是,你绝对是个好人。”

丈母娘惨然笑,幽幽的说道:“有时候你看见的必是真的。”

“什么意思?”我越发的糊涂了起来。

“没什么,感慨而已。”丈母娘看去越发疲惫,“是我让林风来的,但是我不确定楠楠会跟他走,唉,也许楠楠也觉得我这个妈是个大的恶人,才会跟着他走吧。”

“妈,我没听懂你说的话。”丈母娘的状态有点奇怪,但我也顾不那么多了,直接说了我的担忧,“我是怀疑林风用什么见不得的手段威胁了楠楠,楠楠才不得不跟他走。”

“不会,林风不会那种事。”丈母娘说的很笃定。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我诧异的问道。

“因为,他是个好人。”丈娘淡然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