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任 (24) 作者:羽化成仙

..

【天降大任】(纯爱、后宫、慢热)

作者:羽化成仙2021年5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24)没有甜甜的日子

10月4日,我们一大早坐上车启程回家,一路沉默无言。

10月5日,我和林玉在家写了一天作业,没有任何消息。

10月6日,我依然浑浑僵僵著,昨晚鼓起勇气给解梓甜发了封检讨书过去,但是都到上午了她还没有理我。

手机简讯提示音响了!我用最快的速度扔下笔抓过了手机,没想到却是女流氓发来的。

“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没?给我讲讲题啊!”

正心烦意乱的我头脑中瞬间回想起了上次给宋瑾琪讲题的痛苦经历,下意识就想回绝。

可是下一秒我忽然犹豫了,作为为数不多跟我和解梓甜关系都很好的人里,宋瑾琪无疑是接触解梓甜最多的那个人。她们两个不光是同班同学,更因为练习跑步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宋瑾琪可能能成为打破当前僵局的突破口!我的大脑一番思考后给出了最终判断。

“好,哪见?”

“中午十一点半在学校旁边的肯德基如何?听林玉说她把你所有零花钱全收缴了,请你吃顿午饭,够意思吧?”虽然最后一句给了人一种很仗义的感觉,但是知道她和林玉关系的我相信她的根本目的还是杀人诛心……可惜我已经兑换了金卡解决财政问题了,相当于毫无压力地坑了她一顿饭。

如果没换金卡的话现在兑换一个催眠硬币没准就能让甜甜原谅我啊……本来刚有点得意的我下一刻就又陷入了沮丧的情绪。如果能换回解梓甜不生我气,一个月一分零花钱都没有又算什么?而没有了和解梓甜的互动,再攒够10000积分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看了眼表已经十点了,又问了几句需要给她讲哪几科,我急忙把可能会用到的教材和我没写完的英语作业装进书包出了门。以我对这个渣渣的了解,她是一定不可能想到带课本的,至于带上英语作业,自然是要榨取她唯一擅长科目的剩余价值。

下楼就看到一辆搬家公司的大卡车堵在我们楼门口,几个搬家公司的工人正大件小件地往下卸东西。看意思是有人趁著十一放假搬进了我们楼,害得背了一大包书的我躲躲闪闪地才终于钻了出来。

坐上车我才发现这会是一次充满苦涩回忆的出行,十多天之前我才紧张兮兮地沿着相同的路线被唐琪格叫到那家肯德基,而紧接着第二天就因为在泳装店手不老实惹恼了甜甜。十天啊,我就这么不长记性么?

自责了一路,到达肯德基时我已经一脸惨淡了,然而宋瑾琪明明是有求于我居然还没来。我四下打量了一圈,鬼使神差地坐到了上次和唐琪格吃饭的桌子。

不得不说这位置还真的挺安静的,哪怕是饭点也没什么人会经过这里,而视野却非常开阔。

想起唐琪格,才忽然意识到开学后的一周她们高一要去军训。试炼任务由摸屁股变成摸胸和舔阴部之后基本是不用指望着靠上楼揩油了,那么攒积分兑换催眠硬币的重任只能落在了白雪静一个人身上。可是跟小兔子每周才三次私会的机会,上次碰她胸还直接被咬了……真是诸事不顺的感觉。

脑子正谋划著开学后的安排,一身牛仔连衣裤的宋瑾琪终于风风火火地跑到门口推门冲了进来。我下意识地低头一看表,十一点三十一,求人办事都迟到的渣渣啊……

不过我没敢吐槽出来,因为宋瑾琪已经一路小跑着到了我面前,失去了校园的束缚她当街动手打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当然,不是我打不过,是真丢不起那人。

“呦!脸色怎么这么差啊?假期玩疯了?”一张嘴果然还是那个女流氓。

三天没睡好觉了,虽然没出黑眼圈但是我相信我现在脸色一定透著一股憔悴。

“没怎么玩……”

“说话声音跟丢了魂似的,跟解梓甜闹矛盾了?”刚说几个字宋瑾琪就无情地打断了我,并且发动了“敏锐的直觉”这一技能直击要害,好几次了,傻瓜的直觉都这么准的么?

“我感觉你在心里说我坏话来着……跟我说说呗,你俩到底怎么了?”宋瑾琪一边拉开椅子坐下一边把包放在一边,接着两眼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地扒在桌边上看着我问道。

本来不想告诉她,但是犹豫了一下又觉得这可能就是上苍派来救我命的那根稻草。支支吾吾了半天,砍掉之前一起泡温泉和同床共枕的部分,只把在公共场合揉解梓甜胸结果惹怒了她的事告诉了宋瑾琪。

“想不到你这么流氓啊?”听完之后宋瑾琪的一句评价说得我心里五味杂陈,暑假时还连女生手都没牵过的我什么时候变得连公认的女流氓都嫌流氓了呢?

“赶紧先吃了饭吧,下午还要给你讲题呢。”想不出话来反驳的我只好岔开话题。

女流氓也没继续抓着不放深究下去,问了下我吃什么就去柜台了。我最终还是再次坦然接受了吃女生软饭救济的设定,上次唐琪格请我是我真没钱,这次是怕暴露给林玉我还有可以压榨的空间。

嘴里嚼著汉堡我才忽然想起来这似乎是我第一次跟宋瑾琪一起吃饭,平时在食堂哪怕打赌输了也都是点餐时给她买了小炒然后去不同的桌子各吃各的,这次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吃相。

怎么评价呢……是条好汉?这个一手握著根鸡腿一手攥著杯饮料的形象总让我想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论秤分金银”的那句评价。

正在心里暗自编排著宋瑾琪,却忽然看她停下动作,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鸡腿。另一只手放下饮料杯拿起了一块上校鸡块,一起举到眼前,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你说为什么人们喜欢鸡腿不爱吃鸡胸,可到了人身上就只去看胸不在意腿呢?”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因为女流氓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噎到或者呛到了,虽然我很理解她对自己胸长不大的怨念,但是真的感觉她已经有点魔怔了……

看我没有回答,宋瑾琪忽然从桌子下边把一条腿搭在了我的腿上。这一举动吓得我一激灵,不知道她又抽的什么疯。

“你看着我这大长腿就没点什么感觉?”浑不在意这个动作有多么大胆的宋瑾琪一脸期盼地看着我问道。

“挺沉的……”没经大脑无意识嘴瓢,然而看着宋瑾琪一副要杀人的表情我相信她听到并且听清了。而她的应对也非常简单直接——把腿挪开了一点……搭在了我两腿之间露出的一小块椅子面上。

妈呀!这还有王法么?还有廉耻么?考虑到宋瑾琪的腿长我下意识地两膝并拢夹住了她的脚踝。见过古代打仗攻城撞门用的那种攻城锤么?我现在低头看着裤门前的那只脚就是这种既视感

“你刚才说什么?”宋瑾琪啃着手里的鸡腿,若无其事地看着我再次问道。然而从我的角度看到的却是那只穿着跑步鞋的玉足左右摆动了一下,为我展现了一下它依然能动的这个恐怖事实和为了加大摩擦力刻意做得犬牙参差的鞋底!

“我说你的腿挺长的!”求生欲瞬间上线,我盯着胯间的那节小腿,赞美之词脱口而出:“没有一丝赘肉,线条还特别柔和!”

不过我说的也是事实,宋瑾琪的大长腿真的是她身上最大的亮点,要是穿的是那种高叉泳装或者旗袍,评价一句胸部以下全是腿一点都不过分。如果说要选择一个最能展现她魅力的姿势的话,我想那一定是扛腿正常位。把两只脚搭在我的肩上,彼此之间隔着那两条光滑的玉腿,每一下插入都需要顶着那有力的弹性,接着又伴随着腰胯的舒展顺势被她因为经常运动而格外紧致的蜜穴推挤出来……

我手中抚摸著的腿猛地抽了回去,动作之快差点撞到桌子。只留下忽然惊醒的我和一脸惊慌的宋瑾琪面面相觑,一起脸红……完蛋……机智如我也想不出怎么解释了……

“你还真的这么流氓啊……”宋瑾琪用细若蚊吟但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评价道。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毫无说服力地否认著,但是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我自己都不信我说的,“是你先诱惑我的!”这是我最后的倔强和借口。

“怪我喽?”宋瑾琪条件反射正要反驳,忽然反应过来还真是她先把腿往我胯间伸的,于是一下卡壳了……

场面过于尴尬,这话题绝对不能再聊下去了!

“我问你个问题啊……”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努力自救:“在你眼里咱俩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听到我的发问,宋瑾琪抬起头着实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也不太确定地答道:“哥们?损友?”

这个倒是跟我的猜测差不多,于是我又接着深入问道:“那……平时咱俩相处的时候你是没把我当男生还是没把自己当女生?”

这个一个我一直很好奇的问题,也无疑勾起了宋瑾琪很多关于我的回忆,然后她一脸古怪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貌似……没去想过?”

我俩的关系果然一直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虽然早有预感但是今天我终于把这件事确认了……

“那你拿我当女生不?”聊到了这个问题宋瑾琪可能忽然对我的想法产生了好奇,虽然是全年级出名的女汉子但她还是有些在意自己形象的。

“我肯定拿你当女生啊!”不然刚才怎么可能脑补出那种画面还抱着小腿摸上去了。当然后半句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真的会死……

听到我脱口而出的肯定答复,宋瑾琪很是受用,然后想到了什么,小麦色的皮肤都掩盖不住脸上的发红,用越说越小的声音犹犹豫豫地说道:“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解梓甜真的跟你分手了……咱俩……咱俩在一起你愿意么?”

虽然说到最后已经几乎听不到声音了,但是在我的耳边还是如同一道春雷炸响了一样。铁树开花,不对,女流氓发春了!

“为什么是我?”如遭雷击外焦里嫩的我问了一个是个人都会认为特别傻逼的问题。

不过宋瑾琪现在也处于不正常的状态,用一种仿若不在意但谁都能听出她很在意的语气解释道:“你知道我高一的时候还有人告白的嘛,但是我性格你也了解喽……慢慢的,等高二结束还敢主动跟我说话的男生就你一个了……高中最后一年了,我连恋爱都没谈过,有点……遗憾吧……”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经过两年的筛选就剩下我还扛得住你拳打脚踢了……当然,这句话我同样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有点可耻,在宋瑾琪跟我告白的当下,我满脑子想的却依旧还是解梓甜……

我还是不愿接受她不理我了的事实……

宋瑾琪虽然是个女汉子,但女性对于感情的敏锐程度是男人无法比拟的。从我犹豫的神色中她就已经得到了答案,整个人都被一种失落、孤单的氛围笼罩起来。

可能正是因为她其实在心底里一直喜欢我,才会在我面前那么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真实情感而无所顾虑吧……

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继续说下去,埋头吃完了剩下的食物,接着翻开课本和作业仿若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开始边写作业边不时给对方讲题。

只是没有了原本不可或缺的嬉笑打闹和相互嘲讽,一切都显得很平常,但不正常。

这种情况下时间过得很快,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不光写完了作业,内心感到愧疚的我也用比平时更大的耐心给她讲完了她挑出来的题。太阳开始西坠,该分别了……

我和宋瑾琪站在公交车站,默默无言地看着来车的方向,她要坐的车出现在了路口的红灯那侧。

“你的车来了!”我说着回头看向她,回应我的是两片不那么娇嫩但格外火热的嘴唇。

宋瑾琪跟我身高相差无几,为了阻止我下意识的闪躲,她的双手直接抱住了我的脑袋。我的手停在推开她的半路上不忍心继续前进,任由她生涩地用舌头撬开我的嘴唇和牙齿,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直到耳畔传来公交车停车的声音她才和我分开,丢下一句“便宜你了”,眼角闪著泪花嘴角含笑跑上了车。

有时候明明知道那个火花终将燃成燎原烈火你也无法扑灭它,因为它叫希望……

出去一个下午又多背了一份感情债的我愈发浑浑僵僵地回到了家。楼下的搬家刚结束,大卡车左拐右拐地开出了我们小区。留下一地破破烂烂的纸箱塑料布,完美映照了我此时的心情。

晚饭前争取睡一会儿清空大脑吧……

掏钥匙,开锁,推门。

第一眼看到的是门厅沙发上两具赤裸的玉体……

董梦媛头朝我躺着,两臂高举,因为不常出门皮肤格外白皙的两条玉腿一条搭在沙发边上。另一条被面朝门跪着的唐琪格单手高高举起,在我的目瞪口呆中正从脚踝上边往下拽一条款式很保守的粉红内裤。

所谓玉体横陈一览无遗就是说的这种景象吧……

“琪格我帮你按着她!”林玉呼喊著从通向她房间的走廊冲了出来,下一秒僵硬在原地。手上还挥舞著不知是沙发上那俩谁的文胸,身上同样一丝不挂,在夕阳照耀下闪烁著青涩的光泽。时隔十多年我再一次见到了我妹光屁股的样子,胸很嫩屁股很翘腰很细,然而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砰!”三双眼睛惊诧的目光中我猛地撞上门,然后靠着门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终于不去想我和解梓甜宋瑾琪三个人的感情问题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浑身雪白的董梦媛和色气洋溢的唐琪格。

以及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的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林玉……

“哥,你回来吧,直接回屋什么也别说。”许久,手机简讯提示音响起,林玉给我发来了信息。

我扶著门站起来,开门的手感觉都在颤抖。

沙发上什么也没有,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林玉那屋关着门,因为一直就在门口我知道家里之前的三个人一个都没走。

我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我屋里关上了门,衣服都没换就躺倒在了床上。

没过多久我爸妈也回来了,厨房传来做饭声,然后是做好饭喊我们吃饭的声音。

一大桌子菜,整整六套碗筷,不明所以的老两口看着各怀心事的我们几个,只有唐琪格这种三观崩坏的还能有说有笑地跟他俩聊这聊那。

吃完晚饭我就第一时间把自己关回了屋里,过了一会儿外边传来了关门声,她们终于走了。

然后很快林玉就左顾右盼地钻进了我屋里。

一段让人想死地沉默……

“说说现在情况吧……”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现在情况已经复杂到完全失控了,作为问题核心的我再不主动点恐怕只会更加混乱。

“哥,董梦媛她找我把你手机号要去了。”本以为林玉一脸焦急地会说什么事,没想到上来居然是这么一句,然而听到接下来的话我的头瞬间就大了,“媛媛她父母都是大学教古典文学的老师,从小读四书五经长大的。所以……所以她可能会比较那个……就是有那种三从四德一类的想法和……贞操观念……”

这都什么时代了,居然真的还有传统到这种程度的女人?

林玉等著目瞪口呆的我消化了一下信息,这才接着说道:“我和琪格正在想办法,如果她跟你说什么的话你千万注意一下,别刺激到她……”说着林玉似乎内心挣扎了一下,又补充道:“之前的不平等条约全部一笔勾销,外加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看这样行么?”

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上次林玉用这种求人的语气跟我说话是什么时候了……

可是你哥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解梓甜我还没有挽回回来,宋瑾琪这边又出了新的危机,开学我还要频繁去找白雪静,现在又加上一个董梦媛,你知道自己的另一个好姐妹唐琪格跟你哥都发展到了捅屁屁的关系了么?

不敢给出什么答复和保证,我拽过枕头盖在了自己脸上:“我尽量,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欲言又止的林玉等了几秒,看我不愿多说,难能可贵地轻手轻脚关门退了出去。

手机简讯提示音响起了,让我静了不到一分钟,一看果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学长你好,我是董梦媛,请问你休息了么?”预料之中的有礼貌,不愧是书香门第。

“还没。”想了想,不敢多说什么的我只回了两个字过去。

“今天下午你都看到了吧?”

这么单刀直入么……知道没什么狡辩的可能,我回了个“嗯……”过去。

“那学长你愿意和我交往么?”

果然还是来了,不过比我最怕的直接问愿不愿意娶她还是好了不少,于是我搬出了之前想出的借口:“抱歉,我已经有解梓甜了,而且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的。”发完我双手捧着手机放在额前,如同祈祷般渴求着哪位神明能让看到这句话的董梦媛就此放弃。

简讯提示音又一次响起,我紧张地按下了阅读,薛定谔那只开箱前不知道生死的猫就是这种感受吧……

“那学长你和唐琪格是什么关系呢?临放假那天体育课你们两个在女厕所隔间里,你站在她身后两个人面朝里,而我找到她时她走路如同下边夹着什么东西一样。”

我绝望地躺了回去,手机从手中滑落砸在脸上都浑然不觉。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古之人诚不欺我……

想不出怎么回答的我从手机里翻出了上次在肯德基要到的唐琪格的手机号,直接拨了过去。

“喂?学长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啦?”电话那边传来了唐琪格充满活力和惊喜的声音。

“你那边现在说话方便么?”说正事要紧,不过我还是先谨慎地问了一句。

“我啊?快到家了,周围没人,刚挂了小玉电话。学长你下午大饱眼福吧?你准备怎么谢我……”

“董梦媛知道咱俩在厕所的事了。”反应过来这个三观崩坏的家伙完全不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没等她更离谱地说下去就直接打断道。

“啊?她怎么发现的?我整理好了才出去的啊!”本来正志得意满的唐琪格难以置信地问道。

“她来找你的时候从门下边的缝隙看到咱俩鞋了,你见她时为什么要夹着腿走路啊?平时整天塞著……塞著那什么也没见你走路不自然……”说着我也好奇了起来,这家伙可是能塞俩跳蛋跑八百米的猛人啊!

唐琪格几秒钟没说话,然后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谁让……谁让学长你在人家那……那里射了那么多嘛……一走路就往外流……”

我赶紧在头脑中挥散了那幅脑补出的淫靡画面,把对话拽回正题问道:“现在她问咱俩什么关系,你说我怎么答吧?”

“咱俩的关系啊……”电话那边的唐琪格应该也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用一种茅塞顿开的愉悦声音答道:“我觉得应该算女朋友预备役吧!学长自从遇到你我的生活就充满了真正的刺激哎,这种充满乐趣的生活我觉得就算跟你过一辈子也不会腻的!”

这次手机在我耳侧没有砸我脸上,但是听到这个回答的我还是想找点什么拍上去。“我已经有解梓甜了啊……”无奈地再次说出同样的理由,不过这次没说自己不好,对于唐琪格来说她巴不得我不正经呢。

“所以是预备役啊!”唐琪格理所当然地解释道:“学长你要是哪天发现学姐她满足不了你我不就能上位了么?”

听到她的想法我如鲠在喉,在解梓甜不理我的当下不得不承认我刚才有着那么一丝心动,几个女孩中在我越来越无法控制欲望的情况下唯一能欣然接受的估计也就是唐琪格了。可是我感觉这样会让我走上一条变态的不归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有一天我会把自己生生玩死。

我内心挣扎著找回了理智,然后用尽量平淡的语气拒绝道:“我还是接受不了太多刺激的生活的……”

“这样啊……”听到我的回答唐琪格的语气有点失望,不过两秒不到就重新打起了精神:“那学长我就先当你的情人好了!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反正你和学姐还上学呢又没结婚,别忘了偶尔摇摇我就行了!”

以退为进么……我猜到了唐琪格的小心思,不过对于情感生活已经乱成一锅粥的我也算是安定了一路了。

“那就先这样吧!”又简单聊了聊,被她追问了一番我对她裸体的感想我终于挂掉了这只磨人妖精的电话。

“应该算是情人吧……”我深呼吸几下调整好了被唐琪格撩拨得有些发浪的情绪,时隔近十分钟把回答发给了董梦媛。

“学长你刚才一直在跟琪格打电话吧?我给她发信息她一直没回。”这也是个心思细腻的姑娘啊……

“嗯,跟她确立了一下关系。”既然被看破了我也坦然了,或许应该说是破罐破摔了。

“那就是说学长你并不介意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和别的女生发生关系。我的身子既被学长看光,名节已失,还望学长勿推其责。我虽暂难如学姐和琪格那般与学长成夫妻之实,然我意之坚不差分毫,自当勉以勤习之。”

洋洋洒洒近百字的一条简讯,看得我不禁感叹现在女生的大胆主动和个性十足,同时也宣告了新一条感情债背在了我的身上。

被这文言文一样的简讯吓坏了没敢多说什么,回了一句:“早点休息吧。”然后看着董梦媛秒回的一句:“林郎也请尽早安歇。”我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出门看了下我爸妈在他们屋里没动静,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林玉屋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哥?”屋里传来的林玉的询问声。

我用和刚才林玉来我屋时一脉相承的动作钻进了屋,然后看到应该是刚洗完澡吹干头发的林玉穿着睡衣正缩在被窝里。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佳人沐浴的芬芳,我不自觉的就想起了下午惊鸿一瞥的那具粉嫩玉体……

“哥,虽然我现在欠你人情,也请你不要用那种连亲妹妹都不放过的禽兽眼神看着我。”林玉冰冷的警告声一个字一个字地把我拉回了现实……

不好意思地讪讪一笑,我试探著坐到了林玉的床脚,看她没有直接踹我或者拿靠垫枕头玩偶之类的砸我,才稍松了口气说道:“董梦媛暂时算是稳住了,唐琪格也差不多……”

刚说两句我就发现林玉脸色一下变得十分古怪,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看到我疑惑的目光,林玉没好气地说道:“说说你怎么稳住的吧……我想知道下琪格她为什么开始管我叫小姑子了……”

妖精误我!我在心中大吼了一句,咱要点脸行么?

“她都说什么了?”没敢直接回答,我和唐琪格之间发生过的事说出来被林玉直接人道毁灭都属于正义得到了伸张,所以我得先探个底。

林玉一脸不爽中夹着不解的表情答道:“就说她之前一眼就喜欢上你了,被你看光没关系的,没准以后得管我叫小姑子了……”说到“小姑子”三个字,饶是林玉都觉得自己脸上发烫。

这妖精看来还有点良心,不至于逼我直接抽死她……

既然真实情况没有暴露那就好办了,我心思一转瞎话脱口而出道:“我刚才给她打了个电话道歉,结果谁想她直接电话里跟我告白了,结果就这样了呗……”

“那你刚才说媛媛和琪格差不多,意思是说你一下给我找了俩新嫂子是么?”聪明伶俐的林玉立刻举一反三地联想到了董梦媛那边的结果。

“差不多吧……”明明是件挺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是我的回答听上去完全没有开心的情感。我没敢让她知道宋瑾琪和白雪静现在跟我关系也不一般,之前一起等车的六个人里另外五个都可能要成自己嫂子那画面想想就……该弄死我……

听到我的答复林玉把下巴埋进了怀中的抱枕里,露著半张脸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我这大晚上的跑我妹屋里来可不是为了汇报结果或者夜袭什么的,修罗场的绞肉机已经转起,我现在急需各种情报来让自己顺利活下去:“先问你个问题啊,董梦媛平时说话都这样的么?”

这是我今晚感到最大的不可思议,之前两条信息看得我跟穿越了一样。

“哈哈!”林玉没忍住笑了出来,一下就知道了我说的是什么样子:“对啊,没想到吧?她平时给我和琪格发信息就经常这样的,平时说话少也是因为来不及把话翻译成白话文于是干脆就不说了。你别看她这样,人家要是放在古时候那绝对是一代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赋信手拈来,喜欢上你那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咱俩一个祖坟……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我又问出了另一个问题:“今天下午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是那个?”

听到前半句的林玉脸上猛地一红,听完后半句后终于还是把手中的抱枕砸了过来:“你才是蕾丝……哦不对,你才是GAY!还不是唐琪格那个疯丫头,我们三个打个牌她非要说来点彩头,谁输了脱一件衣服。结果……结果谁想到你忽然回来了……”

应该是想起了自己脱光后被我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的情景,没了抱枕的林玉说着说着把整个脸都用被子遮了起来。

可是我记得我听到的可是你要帮唐琪格按住董梦媛啊……

没敢提出这个可能害死自己的疑点,我问出了对于我来说最为关心的问题:“现在成这种状况了那甜甜那边怎么办?还是没消息么?”

林玉犹豫了一下,才用仿佛怕我承受不住打击的小声说道:“解姐姐回复我了……说她还是接受不了你这样对她,而且……而且觉得你不会真的有所改变……”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