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母沉沦 (续改) (16) 作者: BK绅士

【美母沉沦(续改)】

作者:BK绅士2021年4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首发:心海

---------

第十六章催眠、洗脑和斯德哥尔摩

匆匆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钟了,怀着忐忑的心情轻轻打开房门看到客厅明亮的灯光心里正想着如何和妈妈解释今天为什么这么晚回家就看到妈妈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灯光照耀下妈妈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美丽精致的玉唇透著亮光很是诱人,我不禁“咕嘟”一声大大咽了下口水。

今天的妈妈穿着职业套装,白色的衬衫根本无法掩盖哪傲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瞬间我的下身就有了反应。

就在我慢慢靠近妈妈的时候,就看到她纤长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仿佛要醒来但又眉头紧锁没有撑开眼睛。

看来是做噩梦了吧,梦到了什么?难道是被于涛凌辱调教的场景?我不禁有些悲哀,即使我已经惩罚了于涛和张莜这也不能弥补妈妈心中的创伤,也许这个噩梦一生都会跟随着她。想到这我咬了咬牙因为这种这事情发生即使是催眠或者心理治疗暂时的把情绪压制对人类性格和心理上的影响也不会消减直到有一天彻底的爆发。就像是战后应激反应压制的时间越久爆发起来就更加难以控制。

我走到沙发旁摇了摇沉睡的妈妈:“妈,您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回屋去睡吧!”

随着我的摇晃妈妈睫毛颤抖缓缓的睁开了明亮的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我温柔的说道:“小然回来了啊,怎么今天这么晚去哪玩了?吃饭了么?妈妈有些累了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听着妈妈温柔的话语,我的内心猛烈的颤动真想保住她然后告诉她一切,然后好好的生活。

但是不行!我知道如果告诉妈妈我已经知道实情,已她爱面子的心里和外公家教肯定会让妈妈自责一生或者产生更严重的后果。所以我只能期待与买的催眠耳环,我得继续于涛的调教然后烧毁妈妈最后的尊严让她从潜意识里真正的接受自己才能彻底的消除痛苦。

“不用了妈,我在外面跟同学吃过了,不是明天要去魔都吗今天买了些东西路上吃的”

暂时压制心中的愧疚,笑嘻嘻的给妈妈说完今天的晚餐然后就给妈妈倒了一杯加料牛奶,让她赶快去睡觉。

(有句话说的好,这就叫做又当又立,哎)

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没几分钟我便沉沉睡去,今天真是疲惫的一天打量的射精也让我身体有些吃不消,以后调教的时候得节制了不然弹药不够用了啊!

回到卧室的安怡娴也慢慢的睡去,整整几天于涛和张莜都没有在找自己的麻烦这让妈妈暂时松了一口气,弥补了之前睡觉都不敢睡的恐惧。

··· ···

第二天一早我吃过早饭就和妈妈告别,我要抓紧到张莜的别墅查看情况,虽然昨天把她折磨的不清但万一真的让她跑掉我可就麻烦了,不敢托大急匆匆的向别墅赶去,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我接起看了一眼一个陌生号码。

“拟耗,请问您是BK绅士吗?” 对方操著不太流利的中文问道。

BK绅士是我在暗网的ID,我心头猛的一热。这么快买的东西就送来了?急忙回答对方

“对,我就是。你是L实验室的人?”

“是的,先生我是L实验室的负责人,接到您的订单我就马上订了来中国的机票,一直坐了13个小时就想赶快与您见一面 ”

暗网的交易分为货到付款和线下交易,前面暗网收80%的定金等买方确认收货后把款项打给卖家然后自己收取余下的20%。而线下交易都是卖方自己送货暗网只收10%的定金当做最后成交的佣金而且更为快捷。

看来这个L实验室很缺钱啊,为了50万亲自跑上门来。我心中想着然后给他约定了见面地点。

来到约定的咖啡厅一眼就看到了有特色的鬼佬,默默走过去座在他的身边。

“你就是BK绅士?居然如此的年轻。”“呵呵L教授不用担心,比特币我已经带来了”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硬盘。

见我如此爽快L教授也不在含糊,毕竟自己的实验室非常缺钱,不然也不会出售自己的研究成果,现在他也是拆东墙补西墙把最没用的研究便宜出售。

我们很快完成了交易,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L教授急忙把我叫住说道:

“BK先生,我看您买了我这个干扰神经的耳环想着你可能会对这个感兴趣所以就带来了,你,看下”

说完L教授从旁边提起一个更大的手提箱,打开后里面是一个形状奇怪的头盔,看的我是一头雾水。

“这是,我们仿照耳环的功能制造的干扰头盔,因为没有陨石的关系所以还是在试验阶段”

“那它现在能用吗?”一听到和催眠耳环一样的功能我就来了兴趣,毕竟耳环只有一个还得一直佩戴才能进行干扰。

看我如此急切L教授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很抱歉,我们用了很多办法还是不能达到正常的使用功能,只能让生物的记忆紊乱消失,对人类的短期实验可以下达简单的命令和现在说的洗脑类似,但超过半小时就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或者说是变成痴呆。但是如果有您的资助我们一定可以研究成功的!”

原本听到没有作用的时候我心中就已经开始骂娘了,但是听到他说可以洗脑我直接开口说道:“不用说了,这个样品我买了。后续我会找专门的团队测评,如果有价值我会考虑给你们投资的。”

听我这么一说L教授苍老的脸立刻堆满笑容,以20wRMB的价格把这个样机卖给了我,他觉得我没有任何可能来破解他的技术,为了以后的投资就以成本价直接卖给了我。

愉快的交易完成,我心中已经乐开了花真想快点把耳环送给妈妈然后开始我的计划,但目前最重要的肯定是先去稳住张莜,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心中也不免有些着急的,拿着两个箱子就去了张莜的别墅。

打开房门屋子一片安静,我急忙往3楼跑去想要看看张莜怎么样了。

等我到了门口,就人听到里面隐隐的传来:“啊~ 嗯···嗯···”的声音,我嘴角微微上扬打开上锁的卧室门看到赤裸著躺在床上的张莜一只手揪著自己的两粒紫葡萄胡乱的拽,一只手伸到下面扣弄著自己的屁眼,口中发出阵阵呻吟。

见我进屋,张莜不顾自己赤身裸体扭动着丰满的身体一个踉跄就往我怀里扑,嘴上还说着:“安然,啊,帮帮我···我的奶子好痒,肛门好痒、快救救我”

看着已经显出成效的催淫剂心中满是开心,抬手一巴掌扇了张莜一奶光,惹的她“啊”的一声尖叫。

“你该叫我什么?”我恶狠狠的盯着张莜的眼睛问她

“主···主人···贱奴知道错了···贱奴很痒求主人帮忙止痒”张莜被我盯得浑身一颤,连带着胸前的两个雄伟不停摇晃。

“不错,阿姨学的很快嘛。我给你用的药不仅能够让你的奶子变大而且还会让你产生依赖性,以后每天你都要滚过来求我知道吗?!”我戏谑著对张莜说,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听到我说药物的依赖性时张莜的身体明显一颤,既而沉默了十几秒。

就在我快步耐烦的时候,张莜抬起头妩媚的脸上充满幽怨的看着我开口道:“贱···贱奴知道了···主人帮贱奴止痒”

张莜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如果这个高傲的女人已经知道自己彻底沦落我手那后面的调教速度将会非常的迅速。

“自己托着你那两个淫乳,准备注射了。”我拿出准备好的催淫药对着张莜厉声说道。

张莜早就被双乳的瘙痒折磨的痛苦不堪,听到我的话立马托起自己硕大的乳房咬著嘴幽怨的说:“主人···贱奴已经准备好了,主人快给贱奴注射吧。”

我故意用针头不断摩擦著两粒紫葡萄,阵阵的刺痛让张莜死死的咬住下嘴唇口中发出“嗯···嗯···”的呻吟。

看着渐渐被激发奴性的张莜我也不在含糊,用力一下把4cm长的针头对着两个紫葡萄一边一下就扎了进去。

“啊!”针头的刺痛加上冰凉的药剂刺激著张莜的乳房,让她心中莫名的产生一种感觉,湿润的小穴又开始分泌淫液顺着阴唇缓缓的往下滴落。

注射完毕本想着继续给她灌肠,一股扑鼻的腥臭味扑卷而来。由于昨天的奸淫张莜身上到处是干枯的精斑,头像鸡窝一样脸上也粘著蓬乱的头发。

差点吐出来的我“啪”“啪”两巴掌打在张莜白皙的乳房上,瞬间多出两个赤红的掌印。

“骚货,你不知道自己身上很臭吗!抓紧去洗干净,以后再让我闻到你身上的骚味别怪我不客气!”

“啊!”

“主人···贱奴知错了···贱奴这就去洗澡。”

见我发怒张莜身体发颤立刻求饶道。

看着对张莜的调教如此满意,我到也不在生气沉沉的说道:“哼,洗完澡化妆,然后穿件骚点的衣服到楼下找我,光看你这幅贱肉就烦。”

听到我说厌烦了她的身体,张莜眼神明显有些慌张急忙接到:“好的主人···贱奴···贱奴这就去洗澡打扮,都是贱奴不好主人不要生气。”

我也不理会张莜的可怜相转头就下楼朝酒窖走去,流她独自在楼上洗漱。一方面我是想试探张莜是否是假意屈从,一方面我也得快去看看于涛的情况怎么样了。

打开酒窖门一股扑鼻的臭气熏的我眼冒金星,看着躺在地上脖子拴著铁链的于涛空洞的不听哼唧暂时放下心来,取回刚到手的洗脑头盔,调节几个关键模拟场景学习:【 安然是主人 吃饭 大小便 性交 杀人 】 之后套在他头上注射营养针就离开了酒窖,里面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一刻我都待不住。

其实输入洗脑头盔关键场景的时候,从第二条开始就已经发出了警报,因为输入的记忆会直接打乱现有的记忆造成清洗,过多的模拟场景会让使用者除了新输入的词外什么都不会,可这正合我意。以后于涛只配像野兽一样活着,这是作为他调教妈妈的利息吧。

处理好于涛,我开心的到厨房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刚把饭菜备好就听到“哒,哒,哒,哒”的下楼声,张莜踩着8cm高的红色高跟鞋,修长的美腿上穿着反光的黑丝吊带,职业的套裙刚好包裹臀部,大开的V领内鼓胀的雪白乳房呼之欲出,诱人的红唇和精致的冷艳脸颊明显是经过精心的装扮,一头大波浪披散在左侧肩头。

张莜走到我身边怯生生的喊了一句“主人”

饭菜的香气明显让张莜咽了咽口水,我抚摸著张莜的头,手掌慢慢滑向V字领口捏了捏柔软的乳房,然后撩起包臀裙。“嗯”张莜嘴角发出细微的呻吟。

“嗯,没穿内裤,做的不错”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把饭菜倒入一个盆里然后放到地上微笑着对她说:“吃吧”

张莜开始明显一愣还没明白我的意思,但马上就反应过来缓缓的趴下撅著屁股抬起头对我说:“谢谢主人”然后一边撩著自己的大波浪一边埋头吃了起来。

头在盆里一上一下吃的非常迅速,看来已经接受这种全新吃饭方式。

【未完续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