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崩乱 (5) 作者:978967534

.

【原神之崩乱】

作者:9789675342021年5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章 玉衡

琥牢山。

暴雨依旧,摄人的红光从巨大的龙目中散出,在场所有的人都似乎被捏住了心脏,一时竟不知所措。空最先反应过来,他面沉如水,右手搂着甘雨,“冷静,我们先回去报告情况”,双翼从背上展开,冲天而起,意图从琥牢山上滑翔而出。

甘雨虽是半仙之体,拥有麒麟仙兽的血脉,但作为持弓者,身体强度并没有打熬到很好的地步。单对单的情况下,很难与古龙交手。一个不慎,估计就得被拍成重伤。

无数的落石从高空的悬崖坠落,空狼狈得带着甘雨在空中左突右蹿,试图从这恶劣的环境中突围。

龙王赤红的双目猛然被这两只小虫子的行动所吸引,巨大的眼瞳向着空中的二人望去,女子身上散发出的独特的气息瞬间被其捕捉。

“麒麟之血……就先拿你作为我挣脱封印的第一个血祭!”

龙王怒吼一声,厚重的前爪重重拍下,空间犹如被加了几十倍重力,空和甘雨被迫坠落,恐怖的力量让所有人都瞬间匍匐在了原地。

盗宝小队的成员们都无一例外地亲吻著大地,重力压得他们都抬不起头。

“……我操!这龙王怎么这么猛,我感觉四弟你放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玩意”,老三脸庞贴着地面,嘴里含土,模糊不清地骂道。

“这玩意儿我觉得仙人也打不过吧,感觉只有神祇才能和它交手”,老大在地上勉强支撑著身体,艰难地开口骂道。

“……古籍里说龙王巅峰实力时,就算是帝君也很难制服得了它……但我也没想到它实力这么恐怖”,老四也无奈地趴着,脸色虽然凝重,但看起来却并不惊慌。

“那完了,看来我们不但走不了,还得全部交代了,不过有小美人作伴,也不算寂寞了”,老二啃著草皮,嘴里幽幽道。

“不必担心,我们会有援兵的”老四嘴角浮现莫测的笑容,望着大地上令人震撼的龙王。“这么好的大工具,有人一定不会错过。”

而在另一处,空咬紧牙关,把自己的身体撑成拱形,架在甘雨的娇躯之上。两人的衣物早已湿透,娇娘身上黑丝和紧身衣在水的浸入下变得些许透明,隐约间能看到春光乍泄的部位。她捂著胸口,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美眸望着空琥珀色的双目与坚毅的脸庞,竟有些发痴,空也盯着她完美的容颜和几乎能看透的娇躯,难以移开目光,两人呼出的气息在空中交缠,甜香与暧昧呼之欲出,似乎忘却了身旁的落石和重压的绝境。

美人猛咬了一下舌尖,刺痛和腥甜的气息让她迅速回神,急忙道:“空。你想办法赶紧走,它是冲我来的。”

空听后,看了看上空如同末日般的景象,摇了摇头,“要走也是你先走,别再拖延了。一会儿我来吸引它的注意力,估计能脱离控制一段时间,你找机会脱身,回去向凝光报告。”

“可是……”,甘雨轻咬著薄唇,脸色挂着满满的担忧,一双灵性的大眼睛牢牢盯着空的脸,似是想再说些什么。

“呼!”如渊如狱的气息传来,两人抬头望去,只见无尽的阴影笼罩着他们,光明已然消失不见,只剩一只巨爪轰然拍下。

“就是现在,快走!”空压榨潜能站直身体,聚集了所有体力,向着龙王狠狠扔出一物,一块散发着七彩气息的宝石旋转飞出,宝石的体积相比于巨龙的躯体,如萤火和皓月。

这是之前璃月之行时,那位已经不再为神的钟离客卿,交付给空的临别赠礼。

耳边似乎传来男人当时温和的声音:“若遇无法抵抗的灾变,可尝试使用此物,想必会助你一臂之力”

“什么东西,大家小心!”老四看着这出乎意料的一幕,不禁皱了皱眉,提醒著周围的兄弟们。

宝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在空中无视重力的压迫,旋转上升,到了最顶点时,突然散发出万千光芒,众人被光芒刺激得眯著双眼,视野间充斥着七彩的颜色,开始变得模糊。

龙王的龙目猛然一缩,死死盯着那块如帝王般的宝石,龙吟声传来愤怒和恐惧,“神岩之精……摩拉克斯!!!”只见龙王的动作在光芒的映射下忽然僵硬下来,压迫重人的重力也随之一滞,山崖上掉落的岩石化为粉末,震颤的大地不再抖动,所有与岩元素相关的事物,全都在神秘的力量前停滞。

所有人短暂的恢复了自由,老四首先跳了起来,大吼一声,“走!”兄弟四人连忙向着黑暗处狂奔,脚底泥水四溅,不一会儿就融入进了夜色,不见踪影。

甘雨眼见如此,咬紧银牙,美目里流露出不甘,刚想迈步追逐,却发现旁边的空已耗尽体力,软软倒下。

使用神之物的消耗远超过他的想像,连番的大战和追击本就消耗了他不少体力,再加上这些意外的变故,空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

“空!”甘雨失声道,双手连忙接住他倒下的身体,眼里充满自责。空软软地倒在她胸前的柔软之中,原本想挣扎著说些什么,但幽香袭来,他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大口气,浓烈的奶香沁入鼻中,强行提起的一口气顿时消散,脑子陷入短路,嘴里也就只剩下了阿巴阿巴。

低沉的压吼声从上方传来,被暂时封住行动的古龙似要挣脱封锁,上方旋转的宝石也随之转动得越来越慢,周围的光辉也开始逐渐变得黯淡。

“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不能再让空出事了”甘雨暗自想着,娇躯一扭,在原地留下分身,抱着还在回味的荣誉骑士,展开双翼飞翔而下,就欲从此赶回璃月港。

却见此时,不详的气息从她身前的空间中传来,只见虚无碎裂,星光涌出,一道聚集著浓烈水元素的剑光从中斩出,划开了这片雨幕和天地,重重地向空中的两人劈砍而去。

甘雨娇颜失色,剑光太过于迅疾,又出其不意,以至于她只来得及动用不多的法力,勾勒出一道淡蓝色的屏障。

剑光斩下,屏障毫无悬念地被一剑断开,甘雨娇哼一声,勉强咽下喉中溢出的鲜血,两人的身形如断线纸鸢坠落,向之前的地方坠去。

高大到令人恐惧的身形缓缓从裂缝浮现,身上携带着无尽的堕落和黑暗气息。与此同时,碎裂的虚空不断涌出魔力,深渊法师们的身形逐渐凝实,出现在了这片空间,怪异的笑声不断传来,恐怖的黑暗魔力在高空在翻涌,甚至遮住了这片雷鸣的天空。

水之使徒抬目看了一眼仍然处在挣扎状态下的古龙,又俯视了地上两位熟悉的面孔,森然道:“速战速决,以免生变”。

这个时机掐得实在是太好,正是古龙处在被压制状态,尚未挣脱压制之时,一直给他们添乱的空也失去了行动力,在场唯一能行动的麒麟也受了伤,不足为虑。

至于那支盗宝小队,他也早已暗中派出人手,随着四人的踪迹而去,等解决完这里的事情,他就会随着标记而去,将四人带回教团。

法师们向着古龙而去,漂浮在空中,围绕着龙王组成玄奥的阵法,他们双手举著权杖,在空中跳着诡异的舞蹈,嘴里吟诵著已经不存在于现世的语言。阴森的狂风呼啸在空中,让人不寒而栗。天空中的黑暗魔力涌成巨大的漩涡,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其中酝酿而出。

龙王巨大的龙目里涌出怒火,身形出现微微地颤动,似快要从宝石的压制下冲出。

甘雨咬著嘴唇,把空在地面上放平,一轮美轮美奂的轻弓再次出现在她的手中,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手拉弓弦如满月,试图干扰法师们的行动。

使徒淡漠的看了这边一眼,左手向着她轻挥了一下,水元素们在空中凝聚出一人等高的水泡,再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原地,将甘雨囊入其中。

浓烈的水之气息袭来,轻弓失去了主人的掌控,从空中坠落。水泡里全是流动的液体,甘雨无处借力,体内的法力也所剩无几,让她只能在水泡中挣扎著挥舞双手。

“嘿!”使徒开口嘲笑了一番她狼狈的姿态,便转眼望向无法行动的龙王,只见大阵即将成型,一颗堕落之种在漩涡的中央缓缓闪烁,只要种入龙王的岩土之心,就算是大功告成。

然而,天空上的雷鸣竟逐渐开始咆哮,破开了黑暗魔力的笼罩,雷光如龙,在高空中宣示著自己的领域。使徒瞳孔一缩,望向令人心神震撼的天空,面具下的脸逐渐变得凝重。

异变突生。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只见一道炸裂的雷光带着锋锐的剑气降下,凝神望去,雷光里竟是一把雕刻着龙纹的单手剑,它携带着无比锋锐的气息从空而落。使徒猛然一惊,双手上凝聚出双刃,身形暴起,冲向高空的那一道剑光。

“乒!”交手的声音只持续了一瞬,就见到高大身影去而复返,以更快地速度从空中落下。那道剑光却仿佛没受到影响,带着恐怖的气息继续斩下,瞬间划破了黑暗,击碎漩涡,斩开了诡异的大阵。法师们受到法术反噬,均纷纷从高中坠落,无数的血花喷洒而下,与地上的雨水融为一体。

使徒从地上缓缓站直,面具里的额头青筋暴起,他望向隐隐浮现在雷光里的人影,嘴里低吼道:“这剑术……难道是……?”

那一剑的威能太过强大,还借助了天威。措不及防之下,他吃了大亏不说,还破开了原本快要完成的阵法,让之前的准备全部功亏一篑。在他的印象中,能够拥有这种剑术和力量的,只有在璃月中被誉为“霆霓快雨”的刻晴了。

雷光渐渐消散,只见一袭黑丝双腿从中迈出,精致又晦涩的图案纹于右腿的黑丝之上,为美腿的主人增添了些许神秘感。

她一头淡紫色的头发扎成可爱的双马尾,从头顶精心编织的两个“猫耳”尖角中垂下,身着一件精简的古装风格短裙,有着孔雀尾巴般的花纹点缀。孔雀裙下有着精巧的内衬短裙,两条精美的飘带从肩后延伸,增添了灵动飘逸之感。刻晴身影优雅地从中迈步走出,精致的脸庞上面无表情,渐变的紫瞳带着冷漠的色彩,扫视著这片战场。

“七星的玉衡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你现在应该被事务缠身才对。”使徒忌惮地看向绝美的倩影,身形微蹲,做出战斗姿态。

刻晴没有回答他,只是单手一抓,龙吟剑呼啸著飞舞,顺带划过限制着甘雨的气泡,回到了刻晴的手中。这把雕饰浮华的利刃跟随她多年,早已达到人剑相通的境界。

甘雨落地后,轻咳了几声,看向傲立于战场上的玉衡星,眼眶一红,微咽道:“刻晴,那支小队逃跑了,千岩军们也……”

“不必担心,我已命人做好了准备,所有的千岩军都被我们所救援,只有几人受了重伤而已,都已被及时医治。”刻晴令人心安的声音传来,缓和了甘雨心中的激荡。

“至于那支无恶不作的小队……估计他们马上得回来了。”

刻晴话音落下,甘雨就见到先前逃跑的四人又似乎被什么东西赶了回来,狼狈地回到了原点。

老四望向鹤立于人群的人影,眼目一瞪,瞬间反应过来,“是你?!不对,你没这样的脑子,肯定是那婊子下的套!。”

黑暗中,众多戴着斗笠的人影缓缓接近这片战场,他们手中都持有一把悍刀,身上散发着无情和铁血的气息,是只隶属于七星的精英部队—星隐。

深渊法师们都受了重创,调动不了法力,此时无疑成了待宰的羔羊。而小队四人则在压力下被迫后退,在大树的角落里背靠着背,警觉地看向周围。

刻晴身形飘逸跃起,手中浮现出一门古印,向着仍处在挣扎中的龙王飘去。

龙王看着渺小的人影向着自己接近,发出咆哮。然而只见古印印上它的龙额,让它的动作再次变得僵硬下来。“岩神之印……看来,吾脱困的时机还未到来”,龙王无奈叹气,停止了动静,缓缓地闭上龙目,只听见沉闷的声响从龙躯中传来,龙王就此静静地趴伏著,收敛了所有的气息。

小队四人和深渊使徒顿时脸色一沉。使徒脸色难看,右手向着身后的虚空一握,试图带人传送,离开这片空间。然而大手在空中抓了又抓,虚空并没有给他丝毫的回馈。

刻晴眼见此状,不禁嘴角一弯,她微微笑道:“都入了局,还想离开,那你也太小瞧天权的智慧了。从你们来到这片土地时起,所有的退路都已被封锁。”

使徒压抑著暴怒和难堪的气息,喉咙里发出低吼:“玉衡!难道你们璃月真要与深渊不死不休?!”

刻晴娇躯漂浮在空中,美目里透出冷冽,道:“要不死不休的是你们深渊,从你们开始对璃月动手时,我们双方就已经是水火不容的地步。”

使徒一听如此,反而强行平息了怒火,冷笑道:“那就来试试,要说以命搏命的话,深渊还真没有怕过谁!”只见黑暗和暴戾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涌出,笼罩着所有的法师,点点星光从中涌出,为这片大地染上了一层星空。

刻晴眼神一凝,她揣摩著对方的语气和姿态,以及这帮怪物平时的行动习惯,猜到使徒应不是弄虚作假,必然还有着后手。但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容不得她再作考虑。

她包裹着黑色手套的纤手决然挥下,一声令下:“动手,铲除深渊,盗宝小队的人留一口气就行。”

斗笠男们的身形如同鬼影般行动起来,凶狠地扑向对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