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 (2) 作者:orchid326

.

【春风十里】

作者:魔双月壁2021/05/06发表于: sis

第二章

我一个人呆在屋里,心情已经跌落到了低点,父母离婚究竟只是偶然事件,还是说是有钱人的通病,是一种必然。我开始思考父母的这段感情,他们真的如我以前看到的那样好吗,还是说那都是一种假象而已呢,仅仅因为一张照片和一些传闻,爸爸就认定妈妈出了轨,可见他对妈妈的信任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消磨殆尽。

两个人能够闹到离婚的地步,那肯定是因为没了感情,而一旦没了这个维系家庭的润滑剂存在,分开也就容易理解了。感叹我要是生在一个极其普通平凡的家庭就好了,爸爸常年为了事业,进而和妈妈聚少离多,妈妈只能将一门心思放在我的身上,等我长大成材,妈妈却已过了最好的年华。

假如妈妈只是个普通女人,爸爸也只是个普通上班族,那样家里即使没什么大钱,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也算得上是幸福美满了。

躺在床上,下午遇见罗婉的愉悦心情,到现在已经一点也没了。手里捧著一张全家福,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而我站在中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还是前年暑假,爸妈带我去三亚游玩时照的,那年我十六岁,一个青葱少年充当起了爸妈的电灯泡,看着照片中父母恩爱的样子,一切仿佛还在昨天,但一想到他们还在客厅里,我知道这一切也许即将物是人非了。

他们如果最终真的闹到离婚,那我也要有自己的打算了。想到罗婉想出国留学的事情,我打开手机搜了一下留学事宜。

加拿大最好的大学是多伦多大学,这座学府在加拿大常年一直守着第一宝座。它始建于1827年,坐落在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起源于公元1827年的国王学院。经过近二百年的蓬勃发展及本着对知识严谨考究的学术精神,已成为一所世界顶尖的公立研究型大学,同时也被公认为加拿大综合实力第一的高等教育机构。作为一个北美地区少数尚存的书院联邦制大学,除常规架构外,多达下属12所本科书院,各有不同的历史和特点,有较大程度的独立财务和管理权......

学校的选择其实还在其次,因为到时候我肯定会选择和罗婉在同一所学校,所以更关心的是留学政策和条件。

查了一圈下来,基本上去美英加等英语国家留学,都需要提供托福或雅思成绩,分数一般需要在6.0以上。而年龄的要求,留学生一般要求必须年满18周岁以上。其次是学术上要求,申请本科必须具备高中学历,并且高中所有科目的平均分需要在80分以上。

这一部分属于入学要求,而从留学费用来看,出国留学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普遍都不低,正当我想查一查具体费用时,妈妈敲门喊我吃饭了。

只顾盯着手机,我都忘了时间已经是晚上了。丢下了手机,出去洗了个手来到了餐厅。妈妈还在厨房忙着最后一道菜,爸爸和大姑却已不知所踪,看样子晚饭爸爸是不会再回来了。

桌上是一道我喜欢吃的蒜台炒肉,还有一道秋葵炒鸡蛋。妈妈的背影还在厨房里忙碌,看着她那略显削廋的倩影,一手拿铲子翻炒一手拿碟准备出锅,抬起手却怎么也下不去筷子先吃,脑海中全是妈妈充满母爱的场景。俗话说孩儿是娘的心头肉,妈妈视我比自己还重要,她从来不会把我扔在家里买那些没有营养的外卖,如果看到我吃泡面还会把我臭骂一顿,得益于妈妈的精心呵护,我才长的人高马大,如今比一米七的妈妈还要高出一头。

我也很爱妈妈,她是我心目中家庭的象征,她若伤心,家中就满布阴云,她若垮了,家就散了。她一个如此心高气傲之人,能够甘于平凡,全都是为了我,为了儿子能有个美好的成长环境,能成为她的儿子,我真的是觉得幸运。

放下筷子,我鬼使神差的钻进了厨房,见妈妈背对着我,专心的在做滑肉汤。我忍不住打量起了妈妈的背影,柔美的曲线,翘挺的臀部,一头青丝盘在脑后,修身的连身裙藏不住那妖娆的身材,围裙的系带,勾勒出一道纤细的蛮腰......

无论是气质还是容颜,妈妈的美貌绝对不输当下的任何小姑娘。这不是一个儿子该有的念头,我连忙摇了摇头,赶走了心里一些奇怪的想法,然后走到她的身后朝妈妈道,“妈妈,需不需要帮手啊?”

妈妈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平时我都是等著菜上桌,今天却想到进厨房了,她的身子明显一颤,回头见我杵在那里不动,不免嗔了一句,“我就快做好了,你这孩子,这里都是油烟,你出去先吃吧。”

她说着还想把我往外赶,在母亲的观念里,厨房里的事情有她这个妈妈就行了,从来没让我操心过吃的,所以我更加觉得妈妈好,就依靠在门边对妈妈喃喃的道,“我要等妈妈一起。”

忙着开锅放调料,妈妈没有再回应我,只是隐约听到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等放好了调料,妈妈开始熄火,然后将烫盛进大瓷盆里,一套流程行云流水,显示出妈妈身为家庭主妇的能力。

接着妈妈弯腰要把做好的美味端上桌子,那刚出锅的东西应该很烫,妈妈已经忙了半天,我有些怜惜,主动上前不由分说的接了过来,然后充满笑意的对母亲道,“妈妈,碗烫,我来吧。”

端在手里确实有些烫,但我心里却很暖,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厨房,妈妈解开围裙也跟了出来,看着我那高大的背影,嘴里洋溢着一丝幸福的神色,“儿子长大了,都知道心疼妈妈了。”

“那不是儿子应该的吗......”放下汤盆,擦了擦手,然后我伸出一双手扶在妈妈的肩上让她坐了下来,妈妈也很听话,顺着我的意思就坐在了旁边。

“妈妈你坐着,我去帮你盛饭。”紧接着我又折返进厨房,给妈妈取了一双筷子一只碗,妈妈的饭量不大,抬起饭勺我只放了半碗进去。

“铛铛铛...给,最亲爱的妈妈大人。”仿佛是为了缓解下午那会的气氛一般,在妈妈面前,我多了些顽皮的举动。

“没个正形......”妈妈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莞尔的接了过去。

“妈妈做的菜真好吃,永远也吃不够......”砸吧砸吧著嘴,觉得饭菜也堵不住嘴了。

“那就多吃点。”妈妈的眼里闪过一丝黯淡,仿佛意识到以后这样的机会不多了,她还当我是小孩子一样,不停的给我夹菜。

我见一会我的面前已经堆起了小半碗菜,而妈妈却还没吃几口,不免提醒妈妈道,“妈妈你也吃啊。”说完又大口扒拉着吃起来,完全没有顾忌饭桌上的形象。

妈妈是个讲究优雅而又能做到知性的女性,她也时常这样教诲着我。在外面还能做到礼貌,但在家里,尤其是在妈妈面前,我却怎么也做不到斯文,总是无拘无束的表现出一副孩子的模样,惹得妈妈叮嘱起来,“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嘿嘿......”我抬起头不由得傻笑,妈妈却伸手抹了抹我嘴巴边上残留的米粒,一对清澈的眼里母爱满溢。

一顿饭就这样在母慈子孝的氛围里很快被一扫而空,当然大部分都落进了我的肚子里,妈妈起身收拾碗筷,我却再次扶着她柔弱无骨的肩膀,将她拉到了沙发上坐下。

“妈妈,你歇一会吧,碗筷今天我来洗。”说着我还拿起遥控器,为她打开了电视。

见我俨然一副小大人的做派,妈妈兀自嗔笑了一句,“你行吗,还是妈妈来吧......”

她说着就想起身,不过还是被我扶住了肩膀,这个姿势她半坐着而我却站着,一时间面对高大宽厚身形的儿子,妈妈倒像是个小孩子了,她拗不过我坐了下去,我似献殷勤的给妈妈道,“平时一直都是妈妈进厨房,今天我想体验一下妈妈的辛苦,也想多为妈妈多做点事。”

我已经这么说了,妈妈不在扭捏,也乐得清闲一下,回到沙发上开始拿着遥控器搜台。进了厨房,我开始学起妈妈平常的样子,刷锅洗碗,擦拭菜板和桌台......虽然不是什么难活,但一会下来,还是花了一些时间,身上也出了些许汗,心里更加体会到母亲的辛苦和母爱伟大。

将厨房里的东西洗干净又整理好,看着这小小的成就心里很满意,最后洗了洗手出去了。妈妈见我走了出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我坐到她身边陪她看电视。

电视里放的是音乐频道的一档节目。妈妈平时不太喜欢看那些偶像剧,觉得剧情太假也太肤浅了,或者是营销类的选秀节目,都是冲着流量收智商税的,妈妈当然也不太喜欢。

她总是有自己的一套价值和审美,平时会看一些养生或者旅游的节目,当然对这种草根类的节目也还能有点兴趣。舞台上草根歌手们的水平其实很一般,但他们敢于挑战,富有对生活的乐观,这才是吸引人的地方。

这里不得不提的一点是,其实妈妈她也是满富音乐细胞的一个人,她早年学校里读的就是音乐系,不仅弹的一手好钢琴,她的歌喉其实也很动听,因为我是她的儿子,所以有幸欣赏过妈妈的歌声。

节目时间不长,很快就放完了,妈妈摁了遥控器的电源键关了电视。稍微发呆了一会,试着双手举高伸了个懒腰,这个动作很平常,可空气中却因此充满她馥郁兰香的味道。

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碎花连身短裙,因为是在家里,上衣的领口开了一个扣子,领口露出一抹白皙的肌肤,顺着脖子的中央向下,胸前微露一道神秘的乳沟,美丽却不色情。下身的裙摆因为坐着的原因,只能盖住膝盖上方十公分的地方,裙底因此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妈妈坐姿优雅双腿微微并拢,下身除了吸引人的眼球却也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

透过连身裙,妈妈身上散发出的味道很好闻,不是普通女人简单的香水那种,而是真正源自女性身上的那种女儿香,并且闻多了容易让人迷醉。孩童时为了闻一闻这种味道,我就喜欢往妈妈身上撑,只是后来懂得男女有别后,才开始渐渐减少了这些举动,但心里对妈妈的味道却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妈妈说?”妈妈见我发愣著看她,可能以为我在思考什么。不过想想也是,父母才闹过矛盾,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做为家中唯一的独子,如果没有什么要说的,那还真是没心没肺了。

妈妈一开口,我的心就软了下来,下午没能帮她说话,实在是不应该。那个大姑就算也是长辈,也不能这样干涉我的家啊,我竟任由她欺负妈妈而没有出声,想着妈妈下午那会儿该是有多难过啊,我非常想替妈妈说几句话,可是千言万语话到嘴边却成了简单的一句,“谢谢妈妈。”

“小傻瓜,我是你妈妈,谢什么呢......”可能我的表情很令她动容,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是认真的,这惹得妈妈不由得母性流淌,转过身来一只玉手攀到了我的脑袋,婆娑轻揉着我的头发。

这是妈妈母爱的温柔表达,也是我小时候就熟悉的方式,以前每当我受到什么委屈,或者是生了病时,她就会这样在我身边,轻轻的揉抚我的脑袋,或者轻轻的捏我的小脸。

“谢谢妈妈帮我养大,谢谢妈妈一直都很疼我......”我忍不住一股脑的将憋在心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而且这还嫌不够,就像小时候撒娇一样,习惯性的脑袋一歪,朝母亲的怀里靠了过去,脸都贴到了妈妈饱满的胸上,嘴里还是连连缀泣,“妈妈不仅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的,就连做人和成绩也培养的出类拔萃,做你的儿子,我感觉真的好满足。”

我很少向今天这样过,在外人看来有些幼稚还有些失态。妈妈应该也很感动与儿子的亲情表露,儿子大了自己却在变老,不过还是觉得所有的心血和努力都没有白费,即使牺牲了青春也觉得值。母爱都是伟大的,也是细腻有声的,她一手扶住我的肩膀,一手在我的背部轻轻拍了几下,情绪受到我的带动,妈妈嘴里也悠悠的道,“妈妈的萧儿长大了,也更懂事了......”

母慈子孝的一幕,客厅里极具温馨的氛围。但时间久了我才发现一丝的不妥,我的脑袋靠在妈妈的身上,小脸刚好贴紧妈妈胸部的位置。夏天的衣衫本来就薄,妈妈本来就解了一颗扣子的上身,经过我脑袋的婆娑,领口又往下滑了一些,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服,鼻子已经顶到了妈妈那一片白皙深深的沟壑,而且即使胸罩也并不能遮挡住她胸脯的那丝气息,腻人的乳香扑鼻而来。

妈妈的手搭在我的肩膀和背后,我因此离她贴的很近,脑袋埋首在母亲的胸前,脸部不断挤压着妈妈颤巍巍的一对乳房,那丰满的奶子被顶的稍微有些变形,感受到妈妈的乳房柔软中充满了弹性,我竟忍不住的想张开嘴巴去亲一下。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知道这样下去不好,我才停住了哽咽,想起身离开妈妈的身体。灼热的鼻息不断打在妈妈外露的一抹乳肉上,妈妈也感觉到了这个姿势过于亲密了,她扶住我的肩膀微微用力,我便重新坐在了她的面前。

妈妈胸前的领口有些凌乱,她也没多想,伸手往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拉了拉肩带,让上半身恢复到整齐优雅的状态。虽然我是她儿子,但我还是得承认,妈妈的这个动作充满了女性成熟的风情,尤其是拉胸罩肩带的动作很是撩人,我要不是她的儿子,看到如此美艳的一幕肯定会流鼻血吧。

妈妈对我根本没什么戒心,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越礼的心思,她整理好衣服,很快又是绰约多姿的形象,接着关心的问道,“高考分数已经下来了,想好上什么学校,选什么专业没有?”

“问了一些老师和班主任,大概是人工智能和集成电路比较有前途一些,但还没有做决定选什么,妈妈有什么推荐的吗?”不是有意想对妈妈撒谎,而是这个时候,实在说不出口想出国留学的话,那样一定会令妈妈伤心的。

“你是学理科的,妈妈也不懂这些个事情,你还是多和同学朋友交流交流比较好,不过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只要是儿子选的,妈妈都支持你。”妈妈蕙质兰心,总是这么善解人意,只要是对的,我做什么她都会支持。

妈妈越是这样,却更让我陷入一丝迷惘,妈妈这么疼我,而我竟不能为她做点什么。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照片,爸爸和妈妈陷入到了吵架之中,我和妈妈的关系倒是一点也没受影响。

但他们下午到底是怎么收场的呢?我从卧室出来到现在也没看到爸爸的踪影,他肯定是有意离家的,而且不用想也知道他今晚也不会回来。如果只是一时的怄气,我倒不怎么担心,都是老夫老妻,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但我最怕的还是他们会闹僵又怕他们闹到离婚,我试探著小声朝妈妈问道,“妈妈是不是还在生气呢,你跟爸爸这次会和好吗?”

怕刺激到妈妈敏感的神经,我问的小心翼翼,本来是想说‘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气。’但这样的语气可能会让妈妈觉得儿子的眼中是她的错,所以赶紧改了口。

我能关心这个家庭,妈妈露出欣慰的表情,但她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反问道,“儿子,你相信妈妈吗?”

妈妈说的应该是那张照片上的事情,只是没有说的那么明显。哪个妈妈都不希望在儿子眼中有着出轨的人设,可那张照片的确又是真的,并且根本没有PS的痕迹。算了,即使白纸黑字,我也选择相信妈妈,这和儿不嫌母丑的道理是一样的,“我当然相信妈妈没有出轨,一定是哪个小人在有意的想破坏我们这个家。”

虽然我也希望是有小人在搞鬼,可又有谁会那么无聊呢,妈妈一向洁身自好,除了我和爸爸,身边并没有什么别的男人,实在想不通,我就接着继续小心询问,“妈妈,那我爸是怎么说的?”对于这件事来说,最重要的还得看爸爸要怎么解读,毕竟他们才是夫妻。

“你爸,唉,他要是能有我儿子这么明白事理就好了......”妈妈的语气中充满了哀怨和责怪,却也不愿意去过多的解释这件事。这就是妈妈的性格,清高和寡了几十年,遇事始终保持着优雅,即使是儿子也不愿多说。

妈妈如阳春白雪一样不愿低头,但我这个儿子却希望他们能够和好如初,便殷切的小声道,“妈,要不我和爸爸说一说......”

没想到这句话却惹到了妈妈,她刚才还都很平静,这下却声音大了起来,“还有什么好说的,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反正他已经认定我出轨了,我又何必让儿子去受他的冷脸......”

妈妈一脸的怨言,将她受委屈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倒不是在意爸爸会不会给我冷脸看,但妈妈都这么说了,表面她应该确实是清白的,眼见着妈妈情绪很大,我也不想再提她这一茬了,转而问道,“那爸爸是不是真的和他的下属有染啊?”忘记了是不是妈妈给我提过这事情,但我还记得。

“在公司的车库里看到过一次,是他的秘书张露露,而且也有他别的下属给我说过,但应该是风言风语居多,我又不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没有证据的事情我才不会捕风捉影。”

妈妈是理智的人,可能之前只是随口说的。那个张露露我也见过几次,虽然很年轻也有姿色,但和妈妈比却差远了,尤其是气质方面,那妖艳的一面和妈妈的温婉窈窕相比简直不入流。从这一点来看,确实不像是爸爸因为有了新欢而想抛弃妈妈,不过我还是关心的问道,“妈妈,你们会离婚吗?”

从电视结束,我就一改顽皮的一面,并且和妈妈说的话也变得越发严肃起来,这种小大人的口吻不禁令妈妈有些吃笑,反而是她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别那么多问题问妈妈,今天咋变得这么关心老妈了......”妈妈脸上笑盈盈的,嫣红的樱唇中还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

“嘿嘿,自己的妈妈,谁不关心啊,爸爸不关心,就只有我喽......”妈妈古灵精怪的情绪也带动了我,我也在妈妈面前嬉笑起来。

既然放开了心扉,在儿子面前,妈妈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她娇嗔的回道,“傻孩子,你爸也不是那种顽固的人,他也就是一时想不开,我想他还不至于敢提离婚吧......”

妈妈像个女王一般表现的很有自信,可能源于爸爸长期慑于她的‘淫威’之下有关,老爸确实很爱妈妈,这次可能确实是我小题大做了,说不定过几天他就会回来给妈妈道歉。这种事情我以前就见过,反正在家里,我和爸爸一直被妈妈拿捏的死死的。

见我想了一下似乎已经想明白了,妈妈方才伸出一只纤纤玉手点了点我的脑袋,对我发出教谕一般的口吻道,“你啊,管好自己就行了,别装的那么老成,妈妈的事情,还不用你操心。”

我被妈妈说的哑口无语,只得发出卖乖的讪笑。母子俩交流了一会,妈妈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九点了,她站起身来要去洗澡了,转身进了卧室还留下一句话来,“身上出汗怪难受的,妈妈先去洗澡了,你也回屋里吧。”

接着妈妈拿出了一身睡衣出来,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看着妈妈的背影已经消失,接着听到里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方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本来是想安慰妈妈来着,可能确实是多虑了,我转身也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妈妈洗好了,你也去洗吧,记得晚上早点睡。”过了半个小时后妈妈才洗完,她披着一袭白色的睡衣,敲了敲我的门,然后抛下一句叮嘱的话就回自己的卧室里去了。

既然爸妈不会离婚,那意味着不用纠结了,正好也可以和他们提留学的事情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我便洗的很快,一会就洗好出来了。

“李俊萧,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衣服要穿好才能出来!”

我才开门露出身体,妈妈对我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也不知道妈妈是不是专门守着等我出来的,可把我吓了一跳。想到妈妈已经进了卧室,爸爸又没有回家,于是我洗好穿了个裤衩就出来了。也不怪妈妈会责骂我,虽然内裤能遮挡住下面的东西,但那一团鼓囊囊的东西撑起的凸起,看起来多少还是有些不雅的。

没想到妈妈还会给我来这一出,我赶紧带上了门,等重新穿好衣服出来,发现妈妈呆在门口,脸上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娇红。

“有件事忘了和你说,我已经和你的班主任,还有代课老师打好招呼请他们吃顿饭,时间定在大后天,回头别忘了跟你爸说一下……”发现我在盯着她看,妈妈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完就重重的关上了门。

妈妈平时待人就很客气,高考成绩下来那会,她就和我商量过这件事。我用干毛巾擦了擦头发,转身回到了屋里,发现手机提示上绿色的光一闪一闪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