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孽缘儿子接 (上&下) 作者:劫色司机

.

老爹孽缘儿子接

作者:劫色司机2021/5/9首发:春满四合院

(上)

“老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快顶不住了。”

“儿子,我这头有个紧急会议要召开,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家里边你在招呼一下吧。”

“什么?!还让我去,老爸你就不怕我被她们生撕了!”

“儿子,我相信你一定活下来的,加油,奥利给!”

“等等!老爸!!!”

看着已经黑掉的手机屏幕,我头上冒出了数个十字路口: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个不靠谱的老爸啊!!!将手机装进口袋后,我深吸口气,端起刚沏好的两杯茶,战战兢兢的走向了客厅。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名绝色熟妇,虽然年龄都已经快奔四了,但因为保养得体,令她们看起来如同才刚刚三十而已,穿着上,一个身穿得体的西装短裙,修长的双腿上套著黑色丝袜令人恨不得上去狂舔一通,另一名虽然身穿家居服,但仍然无法挡住其曼妙的身材,纤细的腰肢让你无法想像她已经生过一个孩子。

这么两个大美女有一个就算走运了,同时出现两个那比中彩票还要令人兴奋。

但这两个风韵犹存的尤物在我眼中却是比长著角的恶魔还要恐怖!

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发抖,将两杯茶放在她们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妈,阿姨,你们喝茶。”

然而,妈妈和这位熟女阿姨都没有理会我,两人都相互看着对方,视线相撞的时候我甚至可以听见火花的声音。

见没人理我,我也不敢在这里待下去,端著托盘绕路就跑了,之前我从她俩中间路过一次,之后我就舍近求远了。

躲在厨房里的一边喘气一边看着客厅的情况,脸上还带着劫后余生的表情。

“女人的战争真是可怕啊。”我心有余悸的说道,“老爸你快回来吧,你的孽债千万别把我牵扯进去啊!!!”

…………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鹏,是一名步入大学不满一年的大学狗,也是家里的独生子。我家条件还算不错,我虽算不上富二代但也算是吃喝不愁,我爸刘武在某家公司里当副总,我妈周晓薇原本是服装设计师,但在生下我不久后就辞职在家当家庭主妇。

在客厅里与我妈对峙的女人叫黎红雪,是我妈妈的大学同学、好友以及情敌。

没错,你没看错,这两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同时看上了我爸!

说起来也是我老爹作孽,年轻的时候情商为负,钢铁直男一个,偏偏本人又是个热心过头的人,看到别人有困难的时候都会主动去帮助他们,其中就包括我妈和雪姨,结果一来二去的,就俘获了两个女人的芳心,但迟钝的老爹愣是没发觉到,总把她们当哥们看待。

我妈和雪姨当初为了我爸没少明争暗斗,直到后来,老爸和雪姨都打算出国留学,但因为各种原因,老爸申请没能通过,留在了国内,于是老妈趁著雪姨出国的这段时间加紧对老爸的攻势,最终成功在雪姨回国之前拿下了老爸。

老爸和老妈结婚后,雪姨去了其他城市并进入了某家公司工作,并依靠个人能力一路坐到了部门经理的位子上。

前几天,雪姨的公司派她前往这里跟另外一家公司谈合作,而那家公司好死不死正是老爸所在的那家,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

老爸躲在公司里不敢回来,我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客厅里的两个女人就那么对峙著不肯起来,这叫什么事啊。

但该来的躲不掉,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老爸终于回来了。

“咔!”

“老公!”“刘武!”

老爸刚开门进屋,老妈和雪姨就同时站了起来,在喊到老爸的时候又都看了对方一眼,眼中净是较量。

“老婆,红雪,你俩都还没吃饭吧。”老爸显然也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杀气,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

“要不咱们去外面怎样,顺便也叫小鹏一块。”

老妈和雪姨对老爸的提议都没有意见,反正现在天色已晚,现在做饭也晚了。

老爸之所以提议去外面吃,其实也是有小心思的,毕竟是在公共场合,你俩再不对眼也不至于打起来吧,除非你俩关系差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

但老爸想的还是太美好了,哪怕是在外吃饭,妈妈和雪姨之间那恐怖的修罗场仍未减缓,服务员来上菜的时候都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盘子摔在地上,连着几次后,每次上菜的服务员都是抽签过来的。

这顿饭也是我吃过的最煎熬的一顿,妈妈跟雪姨一直较着劲,开始老爸还能缓和下气氛,但很快就失效了,只能跟我一块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女人的较量。

后来,雪姨让服务员上了几瓶红酒,只给自己和妈妈各倒了一杯,并挑衅的问妈妈敢不敢喝。

显然,雪姨想让滴酒不沾的妈妈醉到后出丑,而妈妈面对昔日情敌的挑衅,二话不说,与雪姨你一杯我一杯的较量了起来。

红酒的后劲比较大,如果喝的不多的话没什么,但像她俩这样干掉好几瓶的也是会醉的,雪姨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可惜的是,她失算了。

“再来!我还没输!”雪姨趴在桌子上口齿不清的说道,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妈妈平日里滴酒不沾,实际上酒量及其恐怖,至今还没见有人能喝过她。

结账后,老爸看着醉倒的雪姨,决定让她今晚先住我们家,妈妈虽然不情愿,但也知道就这么放着不管也不大好,只能同意了。

回去的时候,雪姨跟我坐在后排,一开始平安无事,但没一会儿就把脑袋倚在了我的肩膀上,刚开始我没在意,但随着雪姨越靠越近,最后直接躺在我腿上的时候,我把持不住了!

问:当一个风韵犹存的丰满熟女醉倒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有反应吗?

我想除了同性恋、性冷澹跟不举外,是个男的都会有反应!

看着雪姨熟睡的面庞,丰满的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我的心砰砰直跳。

【未完待续】

(下)

到家后,爸爸让我把雪姨扶下来,奈何雪姨睡的贼死,无奈之下,我只好将她背下来,然后朝着客房的方向走去。

雪姨的那对大奶子目测得有E那麽大,背着她后,两团软肉在我背上不停著挤压着,那感觉倍爽!!!

将雪姨放进客房的床上后我就去洗漱了,剩下的妈妈会处理的,尽管我很想再玩弄一下雪姨的大奶子和小嫩穴,但我还没胆量在老爸老妈面前这么做。

洗漱完后我呆在房间里玩起了吃鸡,连着完了五六局后,我退出游戏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算算时间,老爸老妈应该也睡了,那接下来就是我的欢乐时光了。

我打开房门鬼鬼祟祟的走出来,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客房门口,四处探望下后,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尽量不发出声响,最后在轻轻的关上。

屋里漆黑一片,但我还是借着窗外的月光来到了床前,雪姨此时还在熟睡中,她的西装短裙被脱下来放在桌子上,但我看遍四周却都没看到她的丝袜,难不成……

带着激动的心情,我轻轻的掀开雪姨的被子,雪白诱人的酮体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看得我直吞口水。

视线向下,果然雪姨的腿上裹着黑丝袜,想来妈妈只是脱掉了雪姨的衣服,丝袜嫌麻烦就没管,这样一来倒是便宜我了。

我脱掉自己的衣服,挺著肿胀的肉棒爬上雪姨的床,然后解开雪姨的胸罩,将雪姨的那对诱人的大奶子握在手中揉捏著,同时还轮流含住两颗嫣红的乳头不停的吸舔起来。

雪白柔软的丰乳在我的手中变换著形状,乳头上净是我吸允后留下来的口水,睡梦中的雪姨不停的呻吟著,但还没有醒来的样子,想必是在做春梦。

放过雪姨的双乳后,我将目标转移到了雪姨的小穴上。

我轻轻的扳开雪姨的丝袜美腿,雪姨鲜嫩的小穴展现在我的眼前,不知是被我刚才的挑逗还是在做春梦的原因,雪姨的小穴此时有些湿润,我怕在她的两腿间闻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哈~哈~哈~哈~~”

雪姨的娇喘声让我兴奋不已,舌头舔舐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雪姨的娇躯不停的扭动着,两腿甚至直接合拢夹住了我的脑袋,差点没把我闷死。

挣开雪姨的两腿后,我再次将它们分开,握著硬的发疼的肉棒在小穴口摩擦了几下后缓缓的插了进去。

“哦~”“啊~”

我和雪姨同时呻吟了一声,雪姨是因为被肉棒插入而舒爽,而我则是因为雪姨的小穴很紧,就像少女的小穴一样,显然雪姨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

雪姨年轻的时候被渣男骗过,那个渣男玩腻了雪姨后直接甩了她和另一个女生交往了,这给了雪姨很大的打击,从那以后雪姨开始自暴自弃,并不再相信男人,直到老爸出现。

老爸无意间发现在酒吧里喝的烂醉的雪姨,因为雪姨当时还是妈妈的好友,老爸便将雪姨背回了学校,并让老妈带回了寝室,据说当时暗恋老爸的老妈还有些吃醋。

在知道雪姨的事情后,老爸经常去找雪姨,要么请雪姨出去玩,要么就是逗雪姨笑,总之怎么能让雪姨开心怎么来,即便每次都被雪姨冷面相对,但老爸也不在意,还是照样去找雪姨。

随着时间的推移,雪姨终于被老爸感动,不再冷漠的对待他,而老爸看到雪姨走出了阴影,脸上逐渐有了笑容后也很高兴,但老爸不知道的是,他无意间又俘获了一个女孩的心。

雪姨曾想过向老爸告白,但女性的矜持让她没能这么做,而老爸又是个木头,对于雪姨的好感都没有发现,再加上有老妈这个竞争对手,因此雪姨一直没能表白。

后来老爸跟老妈结婚后,雪姨去了其他城市发展,但她心里只有老爸,再加上以前的阴影,让她不再相信老爸以外的男人,因此就一直单身只到现在,即便是有需要也都是自己解决,所以小穴才比较紧。

以上都是雪姨后来告诉我的,这些暂且不提,现在我正在忙着耕耘身下的这块良田。

将肉棒插进小穴后我并没有动,而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有一会儿,享受了一下小穴的紧致,然后才开始慢慢的抽动。

“啊……啊……呜呜……呜……噫……啊啊……呜呜呜……嗯……啊……嗯嗯……呜呜……啊……呜……嗯嗯嗯……哈哈……”

雪姨不停的呻吟著,这更加剧了我的欲望,肉棒抽动的也更快更粗暴了,雪姨的娇喘声也越来越厉害,随后就达到了高潮!!!

被浇在龟头上的淫水刺激到了我,使我差点没把持住,但雪姨也因为这次高潮醒了过来,当她看清楚正趴在她身上耸动的我时,顿时震惊不已。

“小鹏……啊……你在干什么快……快停下……你这是……这是强奸……啊……啊……是犯罪……啊……不要……啊……啊……”雪姨推着我的胸口想把我推开,但她有岂是我的对手呢,更不说她刚刚高潮过一次,力气早就不多了。

“啊……啊……不要……啊……啊……求求你……呀……小鹏……放……放过阿姨吧……啊……啊……啊……不要……啊……不要……这么用力……啊……啊……会被干破的……啊……啊……啊!!!”

雪姨一开始很抗拒,但长久没有性爱过的她很快就被快感吞噬,逐渐不再反抗,甚至用两条黑丝美腿夹着的腰,央求我操的在快点。

“嗯……啊……呜呜……好舒服……舒服……好猛……嗯……啊……嗯……好粗……都顶到了子宫了……大力的……嗯……顶到里面……呜呜……好舒服……里面好涨……嗯……嗯……啊……顶到里面了……啊啊啊……嗯呢……嗯……啊……好硬的……大肉棒……呜呜……。”

“呜……不要……这么……大力……嗯……舒……服……又进到……里面了……好深……好涨……好爽,好……大!要……被……操死……啊……老公……你好……厉害……草死……骚……老婆……唔……唔……唔……嗯……啊……噢……舒服……啊……啊……啊……好……啊……舒服……啊……啊……啊……好深……啊……太快了……太快了呀……啊……用力……对……要高潮了啊啊啊!!”

随着雪姨的高潮,我也将精液全都射进了雪姨的子宫里,并用肉棒堵著不让其流出,而雪姨则一边喘气一边看着我,从她那包含欲望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这个骚妇还没有满足!

当晚我们一共做了五六次,直到体力不支才昏昏沈沈的睡去。

…………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雪姨刻意回避着我的目光,即便是偶然相对,但也很快扭过头去,老爸老妈虽然有些奇怪但却没问太多。

雪姨离开的时候是我去送她的,离开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跟我握了下手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手中纸条上的号码,我会心的笑了。

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寂寞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