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缚女忍姬 (1) 作者:miofoggy

.

【紧缚女忍姬】

作者:miofoggy2021年5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首发:妖狐吧

1

纷争不断,战火不熄,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正处于战国时期的远东岛国群雄逐鹿。表面上的东瀛国度之下暗流涌动,各家大名争斗不休,让本就动乱的国度分割成一块块领地,而强势出现的将军也给战争带来了新的方向……

在战争齿轮之下,无数人走入了血肉的深渊。传承古老的特殊职业-忍者,也开始了新的征程,高效,无畏是他们的写照,他们用高超的暗杀技艺给战争带来了暗色的一幕。

在己方主公的命令下,刺杀与被刺杀的故事每一日都在这个世界上诞生著。本不同出身,不同流派,不同性别的忍者们开始了惨烈的厮杀。

……

自忍者之中,有各家培养的家族忍者。但更多的是给钱办事的雇佣忍者,他们技艺高超,心狠手辣。上到大名武士,下到商人贫民,只要付的出价格,就会成为他们榜上的猎物。

时至深夜,受忍者的影响,大街小巷纷纷早早歇业,各大城池也往往实行宵禁。夜间的街市空无一人,只有隐于夜色的忍者和四处巡视的士兵,显得毫无生气。惨白的月光倾洒在地面上,更添一股恐怖阴冷的色彩。

黒茌,沉默的市坊让这座比较热闹的城市沉寂在无声的夜色之中。而位于城池最中央的一座豪华宅邸,依旧闪耀着灯光,傲然表露出其尊贵的地位。

在这硕大的城中,敢于燃起灯火,定然是拥有极大的自信。再观其庞大的占地面积,奢华考究的装饰和沿路守卫那整齐划一,杀气凛凛的姿势,都宣告了府邸主人那强大的权势。若问谁在黒茌拥有此等地位,那就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府邸主人正是这黒茌城的统治者——众大名之一的黑田一郎。

说起黑田一郎,则就要提起他的外号来。因为其对于绳技方面的特殊爱好,在全东瀛也是鼎鼎大名,所以他有一个更加广为人知的绰号,绳一郎,有时也叫绳大名。他自己也对此洋洋得意,以此称呼自己,反倒是本命黑田一郎用的次数少。

这样一个人,在他治下,年轻貌美的女子自然逃不脱他的魔爪。还不仅如此,其发动战争往往为了掠夺美女,所过之处女子全都难逃一劫,交战所获女战俘也少不了入了他的眼中。为此据说他在府中修建了大大的牢房用于关押网罗来的女子,大发钻研绳艺。

如此一人,作为大名也是恶名在外的。也有不少各势力的刺杀活动,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倒是不少女刺客送入他手中。而近些年,随着战事频发,针对他的刺杀就更多了起来……

此刻,黑田府。一座临近府邸的高楼上,借着淡淡的月光,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屋檐上悄然出现,不知从何时起监视著底下的一举一动。她仿佛融于黑暗一般,只有在微光的映照下才能勉强把握住一丝模糊的轮廓,那是一位身形匀称,体态婀娜的女子……

偶来的清风拨开了浓密的黑云,让皎洁的月光抚过大地。短暂的胧白月光,点亮了女子的容颜。那是一个冷艳的女子,青春艳丽的少女容颜上萦绕着一股独特的凛然寒意,如同带刺玫瑰一样,难以触碰。

少女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露臂紧身忍服,圆润有型的玉乳在紧身衣的作用下更加挺拔。乌黑的秀发扎成方便的马尾,裸露的四肢都包裹着渔网丝袜,连小半个翘臀都被丝袜的网纹紧贴著,显得富有光泽。她的腿修长匀称,露出诱人的肌肉曲线。足穿一双夹趾厚底忍鞋,贴合脚底。素手上戴着黑色露趾手套,正把玩一把锐利的飞镖。仔细看,黑色忍服上还绣有暗蓝色的图纹。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又是这种打扮,女子的身份显而易见,就是来刺杀绳一郎的刺客,此届有名的女忍者—岚。

作为一名飞鸟流忍者的她,年纪轻轻就完成了多项困难的任务,还成功刺杀了多名东瀛高手,其中不乏有名之辈。此次不知道是谁雇佣了她,把矛头指向了绳一郎。

“还真是懈怠呢,明明时刻面临着危险却还如此松懈。”看着大名府内传来的阵阵歌乐之声,女忍者的脸上浮现出不屑的笑容。而那对于常人来说严密无比的防御,在她眼中简直是漏洞百出。

“那么,绳一郎,你的首级我就收下了。”黑云重新笼罩大地,在黑暗降临的那瞬间,岚一跃而下,如同矫健的飞燕一般,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嗖嗖”的几声,女忍者已经在复杂的屋檐上多次移动位置,在府邸内快速的移动着,搜寻猎物的踪迹。自始至终,没有一个守卫发现的了她。

府里的热闹已经淡了许多,不过这对岚来说正好。悄悄暗杀目标总比在人群中击杀目标简单。更何况她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岚浅点檐角,在硕大的大名府内随意穿行,如同鬼魅般不发出任何声音。她一个飞跃轻落在主屋的屋檐上,窃听屋内守卫无聊的私语。两个卫士似乎因为站岗没能无趣而暗发牢骚。

“可恶啊,今天偏偏轮到我们站岗,这种天真想好好痛饮一杯啊。。”

“别想这些了,主公大人喝醉了,我们别吵到他睡觉。”

“放心了,绳一郎大人肯定已经睡熟了。”这一切都被伏于屋顶上的女忍者听的一清二楚。

“果然在这。”确认目标后,岚计算着位置。待预算好目标后,她轻盈地倒扭身体,曲身俯下,无声无息。两个守卫还没有收意识到危机的来临,就被岚射出的两枚钢针打个正著,原本守卫在门口的卫士顿时应声倒下。

岚轻挑开窗户,身体在屋檐上灵活的借力一弹,轻巧地落在地上。搜出守卫的钥匙,打开门去,豪华的超大房间却令人大吃一惊。与其他人不同,属于绳一郎的房间内,墙上居然挂满了各色的刑具,绳索,如同点缀的装饰品一样。更有数张栩栩如生的美人受辱图,绳缠索绕,极尽淫荡。

“这个变态。”女忍者恨恨地咬著唇,虽然也听过绳大名的称号,但今日一见,不知多少女子毁在他的魔爪之下。

而房间的主人此时正在床榻上安然入睡,不断发出鼾声,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岚轻手轻脚地靠近,小心堤防著可能出现的机关或陷阱。

在距离猎物只有几米距离后,两人中间只有一条巨大的帘子阻隔,以岚的武艺,可以如同无物一般,在一瞬间爆发而出,瞬间破开帘子击杀目标。一定要一击毙命,女忍者的手中已经握紧忍刀,全身手上下的气都涌动着,将身体变为最适合杀戮的战斗模式。轻盈脚步也快了起来,足上也暗暗发力,却依旧不发出任何声音。一股无形的杀意涌现上来,让岚化身修罗一般。

卧室的温度在杀意的影响下似乎有些冰冷,熟睡的绳一郎也有所感应一样,呼声渐息。女忍者不禁暗暗加快脚步,刀锋在月光下闪著凛冽的蓝光。

蓦地一下,屋内灯火齐亮,屋子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自地上射出无数暗器,逼得岚不得不退后身形,而身后忽然有大量士卒涌入,他们手持铁盾堵住门口,封死岚的退路。一队武士也自暗门而出,守护在床榻旁边。本该酣睡的绳一郎此时正正襟危坐,拍手欢迎岚的到来。他冷笑着打量著陷入重围的女忍,眼神在那玲珑身段上来回扫视。察觉到猥琐色情的眼神,岚不禁皱了皱眉头。

“久仰大名了,岚小姐,欢迎来府上做客。我绳一郎可最喜欢美女了,尤其是捆着的美人,那可是世间最美的姿态呢?”绳一郎拿着一根绳子,陶醉的对着岚的身体比划著,露出喜悦的神采。

“这家伙还真是恶心呢。”岚在内心唾弃到,不过为什么绳一郎会设下埋伏等著自己,是消息走漏了吗?

“你一定很好奇吧!我是怎么知道你会来杀我的,那是因为就是我派人雇佣你的啊,毕竟美丽的女忍者玩具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你这变态,不管是谁也好,你的首级就有我来斩下。”

分别击破,岚猛地向身后甩出一把飞镖暗器来,锐利的尖刃撞击在盾牌上,发出响亮的击铁声。“居然想依靠这种暗器击破盾牌吗,蠢货。”为首的小队长露出嘲笑的神情,但下一秒,隐藏在暗器之中的细小铁球轰然炸开,通过火药引爆的铁球喷洒出浓密的石灰毒粉,防守队形下的士兵们根本无处可躲,士兵队里顿时一片哗然,队形散乱,惨叫连连。

解决了身后的危机,岚开始专心应对前敌,这些武士虽少,但战斗力绝对在普通兵士之上。“别想逃”众武士以为她要逃,纷纷冲上前去。岚的嘴角上扬,直面而去,低俯身形,避开锐利的锋刃,然后旋转刀刃。寒光一闪,一名武士立时身首异处。

“混蛋,围住她。”

“她太灵活了,不要误伤了。”

一边武士在与女忍者激战,另一边绳一郎已调来更多士卒将屋子团团围住,重新构建包围圈。“嚓”岚一刀结束了一名武士的生命,然后快速扭动身体,灵活的在几道刀芒中闪过,舞动般斩击在人群中。“鹰击”岚一下破开武士们的合围,猛烈的招式让一切拦敌都化为尸体。

“突破了。”不顾身后伤残一地的武士们,岚的目标只有眼前那个男人。

嗖嗖嗖,岚向前甩出一波苦无,冰冷的寒光带着杀气勇往直前,而绳一郎却不避不闪,继续指挥战斗,眼看下一秒他就会命丧黄泉,苦无却陷入在帘幕之中,在向前推进了一段就无功而返地掉落一地。没想到本该很普通的帘幕居然会刀枪不入,也不知道是什么奇宝,真不愧为一方大名,自然远非常人,有稀奇古怪的宝贝。

如同绳一郎预料到一样,趁岚惊诧之际,数张钢丝大网从天而降,两边墙壁也射出十几道飞绳,一环套一环的机关封死了岚所有的退路。岚的身体再次化作阴影闪动着,但在这种阵容下也显得有心无力,美腿被一根绳子扯住,然后就被绳网覆蓋,数层大网连环套下,绳索也飞速捆上她的身体,把岚裹成粽子一样。

“抓住她了。”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武士们赶忙冲了上去,争先恐后地邀抢著上前,打算夺下抓住女忍的功劳。打头的一名武士快人一步,粗糙的大手直接伸向网里的岚,想到不但能得到功劳还能感受女忍者的丰满玉乳,他的脸上就流露出一种猥琐的笑容。抓到了,想像中的美妙手感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武士刚刚抓住那对圆球,网中就爆出一阵白烟,众武士猝不及防,一个个咳嗽恶心,失去了视野,待好不容易驱散烟雾,网里哪还有女忍的身影,只有一根缠满绳子的木桩。

“不好,是替身术,她人呢。”武士们叫骂着搜索敌人,而围攻的士卒也加入搜索队伍,场面一时间混乱了起来。看见此情此景,绳一郎心中忽然警钟大震,来不及反应,斜刺里一个黑色的身影就直接绕开了帘子,快速冲了过来。一个武士连忙冲上前去,想要阻拦下她的脚步。却还不及挥刀就被岚一刀砍下右手,下一秒,岚一个蹬地发力,身形暴起 ,反手一刀劈向惊慌失措的绳一郎。

“旋舞之燕”必杀一击划破空气,带着风压,以避无可避的角度砍在绳一郎的身上“得手了。”

但想像中划开肉体的切割声却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忍刀在坚韧护甲上摩擦而过的呲咔之声。咔的一下,用力过度的忍刀悲鸣著断成两截,岚错愕地望着绳一郎胸口处破碎内衣里的一件丝质内甲,材质与帘幕相似,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噗啊”绳一郎吐出一口鲜血,虽然有金丝软甲护体,但巨大的劲力传递到身体上,还是震的他心口阵阵疼痛,若是一刀挨实必定是十死无生。不过现在机会来了,他双手分别甩出一根绳子,平常的绳子在他手中竟如同灵巧的毒蛇,嘶吼著扑向猎物。眼前的女忍同样迅速反应了过来,锐利的苦无浮现在手边,眼中寒意迸发。既然无法破开护甲,那下一击就直指喉管。

两根绳子先一步飞射过来,岚挥舞著苦无劈向绳子,却无法斩断绳索,只能堪堪击退绳子。仔细看,绳子虽然样式普通,却是呈现金色,正在绳一郎操控下发起新的进攻。金色绳子居然和鞭子一样,与苦无相互交击,打得一来一回。铛,岚刚刚挥开绳子,另一根绳子就回旋过来缠住她的左手手腕,她慌忙用右手挥舞苦无相救,又被卷土重来的绳子打落苦无,缠住右手。绳一郎扭动手中的绳子,就像操控手臂一样,让两条绳子快速交缠打结,把岚的双手并拢捆在身后。

“不好,手动不了了。”岚试图挣脱束缚,但手上的捆绑非常严密,而且这诡异的绳子也无法被气劲崩开。

绳一郎可不会给岚逃脱的机会,直接发出数道绳索,囊括全身。岚的左腿挥出,想要驱散绳索,但是绳子在绳一郎操作下轻易避开腿击,缠上岚踢出的左腿。修长的美腿被绳子捆住收紧,大小腿并拢著捆在一块,被绳子来回打结加固,完全合为了一体。

其他绳子也附上岚的身躯,交叉收拢起来,化作一张绳网,将岚的一对巨乳交叉捆住,组成棱形绳圈紧紧束住胸部。双手也被更加紧密的束缚,手臂被三段式捆绑,由一根绳子连为一体然后归入脖子上的绳圈上,一旦挣扎就会牵动脖子。而唯一自由的右腿也被自膝盖向上捆住连在脖子上,只能维持站立。绳一郎又进一步收紧绳子,让严密的束缚狠狠吃进肉里,连本就丰满的胸部都跟着大了一圈。

自上方引下的绳子顺着溪谷勒过岚的下体,自股沟而上连入手部,猛地向上一勒,让女忍者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尖叫着颤动着身体。

刚才还无可匹敌的女忍者现在全身被紧缚,只能靠一条腿勉强不让自己摔倒,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看着绳一郎逼近自己。

“不要过来。”岚试图躲开绳一郎的魔爪,但一个重心不稳就要跌倒在地。绳一郎坏笑着把她接在怀里,另一只手一把捏住岚挺拔的酥胸,不断地上下揉捏,刺激得她啊啊大叫。

“哼哼!失败的女忍者可是要受到我的调教的。”

“你要干什么,我…呜呜~呜”没等岚说完,一个口球已经滑入她的口中把她的嘴巴堵的满满的。绳一郎一把把岚推到在床上,拔出那雄壮的阳具,扯开股绳,狠狠地插入岚的身体。“那么,就用你的身体好好服侍我吧!”

……

绳一郎的房间内,此刻已经驱散了闲人,在中间的床上,两具肉体正紧密贴合在一起,一个是魁梧的男子,一个则是一身忍者装扮的貌美女子。

女忍者的衣衫不整,被男人骑在身下疯狂输出著,娇叫连连。她的忍服的下摆被撕下,胸口的衣物也被扯开,一对酥胸在男人的关照下布满了指印。男人越干越兴奋,速度也越来越快,男人亢奋的大叫着,一抖一抖的将大量的精液直射进女忍者的蜜穴内,“噗”海量的液体灌入女子的身体,她发出激烈的惨叫,身体不断的扭动,很是性感诱人。

“还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呢。你们这些练武之人的小穴紧凑耐用,再加上你这身材,真是极品。”男人—绳一郎拍著刚刚捕获的猎物女忍者岚的翘臀,舒爽地说道。刚刚发泄完兽欲的他现在感觉非常好。岚无力地扭动着身体,身体被捆成肉粽,只能任由绳一郎摆布,两人又大战了数个回合,这才分开身来。女忍者精疲力尽地喘著粗气,摊成一滩烂泥。

“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明天再好好招待你吧!”绳一郎笑着解开岚身上的束缚,由于绳一郎喂下的药物,岚已经和普通女子一样了,再加上刚才激烈的交合,她现在毫无力气。

绳一郎也是吃定这一点,不紧不慢的松开她“给你换个轻松的绑法。”绳一郎把岚的双手背到身后,简单的曲折起来,用一根绳子捆住勒紧,然后将绳子自胸部交叉突出胸部,再穿过腋下与手臂,颈部一一相连。至于腿部则仅在脚腕处仔细捆住,打结收紧就完事了。

由于不放心,绳一郎还在岚脖子上戴了一个项圈,连接项圈的铁链一直与地面相连,做完这一切他才放心的把美人放在床上。虽然看上去比起之前的束缚少了许多,但是却既能让岚不至于不舒服又让她不能挣脱。

“好了,睡吧,我的美女枕头。”说罢,绳一郎一头枕在岚的身上,两人身体想接,绳一郎的手还紧紧握住岚的圆润球乳,然后甜美的进入了梦乡。岚浑身被缚,口不能言,嘴里被塞了从自己身上扒下的内裤,本就感到十分难受。如今又被敌人搂着入睡,当成枕头,更是羞耻万分。不过,明天还会有什么等著自己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