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夜回魂 (3) 作者:皇箫

【母夜回魂】(第三章)作者:皇箫2021/05/15发布于sis001

之后我去参加了那个企业家聚会,又认识了不少潜在的生意伙伴,也算是受益匪浅。除此之外,有一个老哥一听说我是干这个的,当场就拉着我的手不放表示现在正缺一个合作对象。

这位很油腻的乔大哥拉着我的手表示晚上一定要请我出去吃饭,然后谈谈合作的事情,不答应不让走。

我也有意向跟他合作,不过我搞不懂他干嘛这么着急,一副非要今天就把事情谈妥似的样子,我又不好拒绝,这次拒绝了到时候他还以为我是不想跟他合作,不给他面子。

没办法,只能点头答应跟着他走了。

临走前我跑到角落去给云烟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也不回去了,让她在家的时候注意安全,然后又许诺这边忙完了一定马上回去。

“嗯,好的老公,我先去做饭了,子豪他还没有回来。”云烟在电话里说。

“那你岂不是现在一个人和鬼同处一室?要是她突然窜出来怎么办?”我忍不住吓她一下。

一声闷响,好像是手机掉地上了,然后一阵慌乱的声音过后云烟才重新出声。

“……讨厌啦你!”云烟咬著牙小声说,“害得人家刚才吓得手一抖手机都掉了!”

“哈哈,没事的啦,那个鬼都出不了次卧,而且跟子豪待了那么久,说不定都已经被阳气磨灭得差不多了,你天天给他吃那么多补阳气的东西,他现在肯定精力非常旺盛!”

“……确实……”云烟小声说了句,然后说:“老公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放心吧,这边忙完很快就回去了。”

然后我挂了电话,乔大哥已经坐着车来接我了,他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一脸神秘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哪儿。

到地方后我才知道这还真特么是个“好”地方。

穿着高叉开腰旗袍的迎宾美女一个个踩着高跟鞋晃着自己那夺人眼球的大长腿向我和乔大哥这边弯腰表示欢迎,同时露出自己胸前深深的事业线,虽然经历过云烟洗礼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初哥了,但是这阵仗还真没见过。

尤其是刚刚禁欲三个月,现在正处于欲火焚身的时期,我总感觉要是来真的我肯定会忍不住对不起云烟的……

这乔大哥害我啊!

已经一只脚踏进会所的乔大哥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见我一副为难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想啥,居然笑了一下,然后对着旁边的迎宾小姐们说:“我这位黄老弟看来是没来过这地方啊,哎呀,你们要不帮帮他?他要是不喜欢这里的话我们就换个地方吧?”

到嘴的鸭子哪能让它飞了?

那两个小姐连忙迎了上来,一边一个牵着我的手,娇俏可人地说:“黄老板是不是看不上我们这小地方,觉得我们丑是不是?”

还真看不上……

虽然心中也觉得她们和云烟差了不少,但是这确实也别有一番风味,只不过我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做对不起云烟的事情,因此还是很抗拒。

“你们就这点本事啊?我可跟你们说,我这黄老弟别看年纪轻轻的,身家也是有个几千万的,比我可还有钱呢。”乔大哥话音刚落,那两个小姐一下子眼睛就亮了,好像看见了一大块鲜肉的饿狼一般。

这乔老哥,真是……有毒吧?

我还试图找些什么借口离开,但是乔老哥已经抬脚走进去了,那两个迎宾小姐各个都是面带媚笑贴了上来,用丰满的双乳一边一个夹住我的胳膊,就把我给拥著推了进去。

进都进来了,算了,忍一忍吧,绝对不能背着云烟犯错误啊。

乔大哥订的包厢贼大,明明就我俩,还弄了一张大长桌,一人坐一边,菜品也还没上,两个人干瞪眼让我感觉非常尴尬。

进了包厢后那两位迎宾小姐就面带不舍地放开我出去了,但是很快,一个看上去像是餐厅经理的女人走了进来,和那两位身上“烟火气”很重的女人相比,这位看上去更加的……高档?

这种感觉很奇怪,她的穿着很正经,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制服和肉色丝袜,发型有些精致,表情是亲切又带点距离感的微笑,脸上的妆容比较浓,所以不太能看出年纪,然后毫无疑问,是个大美女。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给人一种“她不好拿下”的印象,反而只会让人产生“多加点钱就能拿下”的念头。

从进到会所开始就没有见到过除了我和乔大哥以外的男人,正相反,就连最普通的服务员都是姿色中上的女性,只不过年纪稍大。

我猜并不是找不到年轻漂亮的服务员,而是特意选了一些年纪大的,用来满足不同男人的“喜好”。

要问我为什么……我刚刚就看见乔大哥拿着菜单的时候用手在一位年纪比我大一轮的服务员屁股上面捏了一下,对方反而笑着把屁股微微翘了一点让乔大哥摸得更舒服。

这种地方真的是吃饭的吗?

那位经理站在我的边上,见我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以为我有事找她,连忙微微弯腰凑到我边上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

一条深深的事业线出现在我眼前,我忍不住呼吸一滞,眼睛不可遏制地往里看去。

要说云烟还有什么缺点,那就只有身材比较娇小,怎么也说不上丰满的乳房和没多少肉的屁股,看上去倒是挺好看的,不过摸起来只能说勉强够用……我都不敢试着在做爱的时候去拍她的屁股,肉多的拍起来响是响,但是肉够厚,其实根本不怎么痛,但是云烟那小屁股,我一巴掌下去估计她立马就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了。

也不是说小了就不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也挺喜欢云烟这样的,一只手刚好握住,可以用整个手掌包裹住细细地品味。

但是男人总是会对不一样的感到好奇的嘛,对,我这只是好奇而已。

在脑海里疯狂给自己找了一大堆借口后,我还是忍不住继续偷偷去瞥餐厅经理的领口,白嫩的肌肤和原本就够大还特意用两只胳膊夹住挤了挤的乳沟,简直一望不见底,可是为什么我没有看见内衣的痕迹?

“黄老板?”经理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见我一直不说话,又把腰弯了一点,我看见她的胸前还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了一下,果然,这根本就是没穿吧?

没穿内衣也能挤出这么深的沟??

我贫瘠的大脑一下子有些无法想像出这到底是个什么尺寸。

“没事,没事……”我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见对面乔大哥没有注意这边,还在一边点菜一边和服务员“交流”,这才松了口气。

“好的,您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叫我。”经理笑了笑,直起身来,美好的风景一下子消失在我眼前。

忍不住有些小失望,不过要是再这么下去我怕真会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对不起云烟的事。

煎熬地在那坐了近十分钟,乔大哥才终于抬起头来看向我这边,问:“黄老弟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她们这边鹅肝确实是一绝,你可一定得尝尝。”

“随意,你点就好了,我都能吃的。”我摆摆手,西餐我吃的少,也就吃过一些牛排之类的,鹅肝海鲜也都没有尝试过,也不知道吃不吃得惯。

“那好,刚才我点的那些都来两份,你们先出去吧,我和黄老弟聊聊。”乔大哥在服务员腿上最后捏了一把,说道。

于是经理和服务员微微躬身后就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

“黄老弟真没来过这种地方啊?”乔大哥一上来依然是不谈正事。

我对这种谈正事前的客套一直都比较反感,谈生意就谈生意,我也不会因为你临时的拉近关系就给你更多的好处,除非大家本来就是朋友,但是那种朋友关系是长期交往才能产生的,酒肉朋友那能叫朋友么?还不如一上来就把事情敲定,流程够快省去扯皮的时间,我反而更愿意给你多一点好处。

不过这种思维显然更适用于小企业,我这纯属是突然发财了心态却还没转变好,大企业之间的交易没可能这么简单就决定,毕竟只要基数上去了,哪怕1%的利润也是很恐怖的,谨慎一点才是正途。

于是我也只好强忍住不习惯,和他客套起来:“没有,呵呵,之前就有点小钱,哪敢这么享受啊。”

“哈哈,钱赚来可不就是花的吗?”乔大哥笑着说。

见我不怎么想聊这个话题,乔大哥很自然地把话题又引向了别处,可是就是不谈合作的事情,我心想难道这就是有钱人谈生意的姿势吗,那效率也太特么低了……

来上菜的服务员拯救了我,一人一小盘焗蜗牛,个头不大的6个,闻着倒还挺香的。

“来,尝尝。”乔大哥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就拿着叉子和夹子挑出一块蜗牛肉,蘸了点酱汁吃进了嘴里。

我学着他的样子弄出来一个吃掉,怎么说呢……口感和田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嫩一些,味道大部分来自酱料,不难吃也没多好吃就是了……

随便几下就把一小盘前菜搞定,放下叉子,然后端起红酒杯和乔大哥碰了一下,小抿一口,嗯,我果然还是不怎么喜欢喝酒。

然后是浓到像奶油一样的浓汤,以及一块煎出来的鱼,鹅肝也吃了,味道确实不错。

不过我还是比较倾向于中餐,大概是习惯问题吧。

酒足饭饱,乔大哥终于开始谈正事了,一上来就是一个两百万的大订单,不过条件也开得很过分,定金只给20%,后续的还要分期一年,要是搁以往我直接想都不想就给拒绝了。

不过他大概也知道自己要求很过分,不给我拒绝的机会,说条件之后再谈,不急,然后又请我去享受一下这里的按摩。

真是一套接一套的……

先去温泉泡了个爽,然后下半身披了条毛巾到按摩室趴着,穿得很清凉的小姐站在边上给我按背,各种不知名的精油往身上招呼了个遍,涂完了换个边,柔软的小手就往胸前招呼,按著按著就滑到大腿上去了,虽然没有直接摸到关键部位,但是毕竟我也憋了三个月了,这么弄的话勃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姐跟没看见一样继续把小手往我大腿内侧抚摸,有些尴尬的我看向一旁的乔大哥,他倒是一点不尴尬,给他按摩的小姐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解开一半了,那只咸猪手抓住一颗浑圆的乳房揉捏,弄得对方娇喘吁吁。

怎么办?我也有点忍不住了。

男人都是这样,一开始心想着绝对不可以,不论怎么样都不能做这种事情,结果一旦开始产生这样的想法后,精虫上脑,大脑就会开始不断给自己找借口,什么一次而已没关系的,又不会有人知道,然后等自己纠结完的时候,事情都办完了,尤其是在强行禁欲这么长时间后。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犯错了,按摩完毕就和已经气喘吁吁的小姐去了早就开好的房间,狠狠发泄了一晚,整整一晚根本没停过,留给云烟的存货都射干净了,现在马眼还有些微微的胀痛,腰也酸的不行,但是整个人可以说是神清气爽。

心虚的我都没有和乔大哥打招呼,一大早就自己一个人溜了,回到了预备开会的酒店。

今天已经是交流会的第三天了,正式开会也就是今天晚上,我已经下定决心,今晚会一开完就回家,不管是谁说什么也不留了。

中午的时候乔大哥才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先走了,我借口说和其他人约了,就先离开了。

“那今晚呢?昨天也没玩好吧?今晚咱们再……”

“不用了,今天晚上家里有些事,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再说。”不给他说完我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要是可以我还想拉黑他,不过那样太得罪人了,我还是没有这样做。

无聊地在酒店房间等了一下午,期间和云烟煲了个电话粥,也没持续多久,云烟精神不太好,说是晚上没睡好,总觉得身体很累。

难道那个鬼又跑出来了?可是不应该啊,或者那张符的保质期过了?

反正晚上就要回去了,到时候看看情况,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就再联系一次大师吧。

说不定只是云烟一下子不习惯我不在的时候只能一个人睡,所以才孤枕难眠呢。

想到这我又有些心虚昨晚的事情,便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下楼吃了晚饭,终于熬到了开会时间。

我的位置还是比较靠前的,最前面坐的都是市里的领导,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市长市委书记也到了。

想不到我也有这样的一天,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代表我的人大代表貌似就是我们校长,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代表了我什么,老师让我们给校长投票就只能投了,不过目前看来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合我心意的事情,看来是真的有在好好被代表吧。

投票的流程异常简单,匿名投票是否同意xxx成为新一届的xx市人大代表,投完之后结果直接显示出来,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成了,又要上台发言,阿巴阿巴讲了一堆,然后就到了下一个。

三个小时就结束了所有流程,有人邀请我参加什么聚餐,我借口有事,就先溜了。

回到家的一瞬间我才感觉终于活过来了,这几天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烦死了,早知道一开始就不去了。

“老公!”在客厅玩手机的云烟见我推门进来,一下子情绪高涨,扑过来抱住我。

看上去一切无恙。

子豪听到动静也推门出来了,我注意到门上的符咒还贴得好好的。

“……叔叔。”子豪有些腼腆地憋出一个微笑,向我表示欢迎。

“这几天在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我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询问子豪,想看看他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啊?没有……吧?”子豪不太确定地说,“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就好,我只是问问,好了,你继续学习吧,我先去洗个澡。”我等子豪重新进屋后,才对云烟说:“你不会是晚上想我想得睡不着吧?”

说完,我还竖起两根手指在她面前弯了弯,一脸淫荡的笑容,前几天晚上云烟和我都快憋不住的时候我几乎天天晚上用手指帮她高潮,这么说起来她晚上想我想得睡不着也不是不可能?

“讨厌!人家才不是那种人!”云烟羞得捶了我两下,“人家就是觉得睡觉的时候睡得不怎么安稳,好像一直在做梦一样。”

“做梦?做什么梦?”我好奇地问。

“做……”云烟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做春梦啦。”

“……”

“讨厌,不许笑话人家!”

“嘿嘿,你还说不是想我了,对了,现在已经到三个月的时间了哦,你懂我意思吧?”我眯起眼睛,抱着云烟的手偷偷往她身后的屁股滑去。

云烟小脸通红,说:“知道啦,人家刚刚就已经洗好澡等着你了。”

我手往下滑,摸到云烟的睡裤的时候,突然发现手感很丝滑,她这薄薄的睡裤是真丝的,平常摸上去除了丝滑就完全是里边内裤的手感,不过我这一下摸上去却是完全光滑的,难道说……

“我靠,子豪还在家你胆子这么大?”我有些惊讶地说。

“人家外边穿得好好的,他又不知道,再说了,你不是讲了今天回来吗,我才特意这样的。”云烟不好意思地在我怀里扭了几下。

“不过确实很刺激……你先回房间,我等下就进来。”我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貌似回忆起了昨晚的一些比较暴力的动作,差点加大力气拍下去了,连忙甩甩脑袋把那些想法抛开。

然后我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后头发都没来得及吹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卧室,一把把门反锁上。

云烟正盖着被子靠坐床头,我把房间的灯关掉,只留下床头昏暗的小橘灯,气氛一下就有了。

虽然昨晚有些“操劳”,不过时隔三月,云烟的身体对我来说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只是看着她娇怯的小脸就已经足够让我当场勃起了。

“老婆……”我爬上床,手脚并用地爬到她边上,一脸色眯眯地看着她。

云烟娇羞地看了我一眼,但是对我沉迷于她身体的样子又感到很开心。

隔了这么久的第一炮就不玩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了,我直接伸手去解开云烟的睡衣扣子,雪白的肌肤一下子就露了出来,云烟的皮肤真是好啊,尤其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是显得白得耀眼。

我把脸埋到云烟的怀里,虽然不是那种可以把整张脸包裹住的丰满,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惊人的柔软和弹性。

要是生育过后的话,应该还能更大一些。

想到这,我突然更加有兴趣了,突然想起来了妈妈交给我的都快被我遗忘的“生子”任务。

虽然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刻意去做避孕措施,从头到尾都是内射,但是结婚到现在也有快半年了,云烟的肚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要是云烟怀孕了会怎样?

想到身材娇小的云烟挺著大肚子孕育新生命的模样,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按捺不住了,呼吸也变得愈加灼热起来,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幻想变成现实。

大手顺着云烟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直接滑进了云烟的睡裤里,刚一进去就感觉到里面的空气都是湿热的,再往下一点,果不其然就触摸到了满手的滑腻,她早已做好接纳我的准备了。

云烟的表情很快变得媚眼如丝,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用湿湿的眼睛看着我,这样的场景根本不可能有人拒绝得了。

我抽出手来,一把抓住云烟的裤腰一把把睡裤给扒了下来,抽出云烟的一条长腿,就让睡裤挂在另一条腿上懒得再去脱了,就这样抓着云烟的双腿往下一拖把她摆成平躺的姿势。

然后手忙脚乱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得干干净净,就迫不及待地压到云烟身上,感受着刚好满怀的滑若凝脂,都不需要用手去扶,早就坚挺得像一杆长枪的肉棒很顺利地找到了它该去的地方,顶开两扇紧闭的大门,顺着湿滑的甬道一路通到了花心深处。

“唔嗯……”云烟忍不住仰起脖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长吟,然后意识到家里还有子豪在,强忍着咬住牙齿憋住后续的呻吟,双手和双腿抬起,紧紧环住我的脖子和腰,渴求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的意思,连忙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双唇,帮她堵住呻吟,然后自己也完全忍耐不住地开始抽插起来。

时隔三个月的欲望释放简直像是洪水一般挡都挡不住,云烟充分向我证明了什么叫“女人都是水做的”,我的肉棒插在她湿滑的小穴里简直像是在搅一个水缸一样,每次抽出都会带出一小股淫液洒在床单上。

云烟的身子随着我的动作,每次抽出时都会忍不住浑身好像战栗一般抖动几下,好像一直处于小高潮一般的状态,没多久就发出一声堵都堵不住的呻吟,整个人缩成一团到达了巅峰。

我也没忍住在云烟身体深处一泄如注,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我还有些自豪,这还是我第一次不靠什么前戏,频繁换姿势之类的一口气把云烟送到高潮,这是不是也达到某些小说里主角的水平了?嘿嘿……

不过禁欲的后果是恐怖的,没过多久,云烟小穴内的水又多了起来,她迷离著双眼不断轻微地扭著自己的腰肢,再次向我求欢起来。

我也感觉自己又硬了起来,不过昨天晚上做得有点多,这一次似乎有些,嗯……勉强够用吧……

我的欲望已经消减很多了,没办法,年纪大了,而且只经过一天不到的修养,昨天已经打空的弹药还没装填完呢……

勉强用不那么坚挺的肉棒通过换姿势和手指把云烟再次送到了高潮,然后在她体内射出来后,我借口喝水,不给她再次求欢的机会,先披上睡衣跑出去了。

喝完一口水,时间已经11点了,刚才没注意看,子豪也不知道睡了没,还是初二的学生,也没必要学到这么晚吧?

看到门缝里的灯光,还有房门上静静贴著的符咒,我突然想进去看看里边的情况,那个女鬼现在还在不在?是不是已经被消灭了?

我踩着拖鞋悄悄走过去,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子豪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的背影突然抽搐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子崩得挺直,做出一副一动也不敢动的样子。

这种样子我可太熟悉了,以前上课的时候开小差被老师点名的同学就会做出这种鸵鸟一般的反应。

不过子豪也不是我的孩子,我也不好对他太过严苛,毕竟只是个孩子……嘛……

我注意到他腿上的短裤拉到了膝盖上,整个下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一只手盖在下体上,试图遮掩住我的视线,不过很可惜,我这边看的一清二楚……

这情况,是在……

我有些尴尬,好吧,子豪读书晚,16岁了还在读初二,16岁的男生怎么也说不上小了,我16岁的时候貌似也学会并且喜爱上了这项传统手艺,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不过这好歹是在别人家里,在卧室,还不上锁,这样确实是不太好吧?实在忍不住,你去厕所啊……

我尴尬地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不过还是勉强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不要睡太晚了,还是身体比较重要……那什么,注意卫生……”

然后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一把关上门溜了。

这也太特么尴尬了,碰到自己侄子打飞机什么的……

不过刚才惊鸿一瞥下,我发现子豪本钱还真不小,而且16岁应该还没有完全发育吧,那个尺寸……好吧,我就不和他比,自取其辱了。

而且刚才被我这么一吓,我觉得要是换我当场就萎了,他居然还坚挺得一批,是因为最近给他“补阳”过头了吗?

再这么补下去只怕也可能对身体不好,待会和云烟说一下让她之后少给子豪吃补药了。

这尼玛,真是尴尬死了……

回到卧室,云烟问我怎么这么慢,我说去看了看子豪,让他早些睡。

云烟脸一下红了,说:“我们刚才声音是不是太大了,让他给听见了?”

我眉头一跳,估计还真是,让他听见我俩做爱的动静了,难怪他大半夜地在那撸管子……

肉棒大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自己撸?

我产生心里优越感的时候浑然忘了半年前自己也只是个手工爱好者。

“那下回咱们等他睡了再做。”我嘿嘿一笑。

“去……”云烟不好意思地啐了一口,翻身睡觉不理我了。

我把灯关掉,躺在云烟边上睡好。

就刚才一会儿功夫云烟已经换了一床新被单了,之前那床已经湿的没法睡了。

怀抱着香香软软的老婆,我俩一起陷入了梦乡。

大半夜的我被奇怪的动静吵醒,以为是闹鬼的我立马就清醒过来,不过却没有看到什么鬼影之类的,发出动静的是云烟。

睡梦中的云烟紧蹙著眉头,牙轻齿咬著嘴唇,面色异常地红润。

“云烟?”我试探著叫了一声,云烟却没有什么反应。

我拉开被子,打开床头灯,才发现云烟身体快要缩成一团了,两手抱着胸口,尤其是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

做噩梦了?并不像啊……

我的脸色也怪异起来,这个样子看上去倒是挺像云烟之前和我说的做春梦了……

只见云烟一只手抓着自己一边乳房,用力揉动着,挺立的乳头在胸前的睡衣上凸出两个凸点。

两条紧紧夹在一起的腿绞了起来,自己用膝盖缠着膝盖,恨不得把腿间完全绞住一般。

然后没多久,云烟两条绞在一起的长腿开始往后弯曲,膝盖完全弯了起来,两只小脚也勾起,五个脚趾舒张开来,整个人都要缩成一团了。

“呃……”然后云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轻的长吟,身子剧烈地抖动了两下,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怎么了,就看见她两腿之间的的睡裤颜色慢慢变深了,同时深色的部分还不断向外扩开……

高潮了?

我目瞪口呆,只听说过男的梦遗的,从没听说过女的还能……这叫梦遗吗?梦潮?还是说尿床了……

我推了推云烟,云烟慢慢醒转过来,用一种疲倦但是格外魅惑的娇弱甜腻声音问:“怎么了?”听得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你自己没感觉到奇怪吗?”我好笑地问。

云烟看着我的脸愣了几秒,然后大概是感觉到了异常,低头看了一眼,看到自己打湿的裆部,然后动了动腿,腿间黏黏的冰凉凉的触感,她脸一下变得通红:“我……我又做梦了?”

“你前几天做梦也是这样吗?”我问。

“……嗯……”云烟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像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

“快先去洗洗吧,别着凉了。”我说。

云烟连忙爬起来,脚踩到地上的一瞬间还软了一下,站起身来,大概是裤裆里的水顺着大腿流下去了,我看到几滴液体顺着裤腿滴落在地上,云烟红著脸捂著下体就跑出去了,拖鞋都没穿。

我在衣柜里找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准备给她拿出去,才发现衣柜里她的睡衣都快空了,我之前可没少给她买,这么多,不会全是被打湿了洗了吧?

把睡衣放在卫生间门口,云烟已经在里面洗澡了。

我就站在门外拿着手机百度看云烟这是什么症状。

一查才发现这种叫女性梦遗的情况并不罕见,就只是压力积攒太多了,性欲没有得到释放,晚上再一做春梦就可能发生的事情。

看来不是云烟身体有什么问题或者有鬼怪作祟……

不过“性欲没有得到释放”……

明明睡前才做了两次,云烟积攒了这么多的嘛……

我有些汗颜,决定明天使尽浑身解数帮云烟“舒缓压力”,嗯,补阳的药子豪不吃了,先给我吃吧。

走到客厅,我看见子豪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看来已经睡了。

也是,这都三点钟了……

我打了个哈欠,知道没什么事后我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困意就涌上来了,跟云烟打了个招呼后就先回去睡了,后半夜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

次日早上我没能成功起床,这几天都没休息好,尤其是前天晚上几乎没睡,然后昨晚又“操劳”之后没睡多久又被弄醒,结果就导致今天直接一觉睡到了12点才被云烟喊醒,然后还困得不行。

吃过中饭后终于舒服多了,也不再那么困了,又睡了个午觉,终于满血复活了,不过今晚大概是不那么容易睡着了……

“子豪呢?”

“还没放学呢。”云烟刚刚陪我睡了一个午觉,现在正趴在我身边懒懒的不想动弹。

“那现在他不在家,咱们是不是……?”睡够了的我感觉精力也恢复了,一柱擎天地跃跃欲试。

云烟有些不好意思白日宣淫,不过早在新婚期她就已经被迫习惯了我的随时随地兽性大发了,所以也还是娇羞地点了点头。

我跑去把窗帘拉上,然后为了让自己战斗力更生猛,我找出了我最喜欢的那一套情趣护士制服和白色丝袜,天鹅绒裆部无缝的,手感细腻不粗糙,非常适合玩足交腿交,咳咳……

果然,换上护士制服后的云烟魅力值+100,我的战斗力也随之+1000,直接就扑了上去,到后来兴起还来了一出情景扮演,圆了我给“医生”打针的梦。

结果晚上云烟又做春梦了,而且再一次梦遗了。

在尝试了好几天后,我是真的力不从心了,感觉再这么玩怕是又要阴盛阳衰了,云烟积攒的性欲却完全没有消失的征兆,最后没办法,只好给云烟戴上了尿不湿,啊不对,防侧漏卫生巾,然后再睡觉。

然后感觉有些无颜面对云烟的我开始白天完全投身于工作,晚上回家偶尔交个公粮,然后倒头就睡。

我真不是对云烟腻味或者厌倦了,至少我自己是这么感觉的,就算是交公粮我也是兴致勃勃的,只不过实在是身体跟不上,再这么一天两三次,不出一个月估计身子都要垮了。

再一个就是云烟每晚都要躺在我边上因为做春梦高潮个一两次,这更是极大地打击了我的自信心,让我感觉自己的存在是不是还不如一根按摩棒?

几天后那位乔大哥联系我,让我去他那儿看看,说有一个新的合作方案要和我商量商量。

我才想起来上回因为对他的条件不满意,而且觉得他害我出轨了,之后一直没跟他联系,还以为这一单黄了呢,没想到他还这么锲而不舍。

到地方后我发现他的公司其实做的也挺大的,一栋写字楼他租了三层,似乎是搞IT的,上回说要做手机,找我生产手机壳。

话说手机市场真的还有活路吗?市场早就被几大品牌瓜分完了吧?从低端机到高端机,一点汤都没有外人的份,除非资本够雄厚,强行挤进去,不过这位乔大哥怎么看也不像有这个能力的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国内没有市场了,国外有啊!印度,南非,南美,那可都是市场啊,人是穷了点,但是够多啊,咱们专门做低端机,薄利多销,就往这些市场走。这些穷人的钱放那不赚,那还是人吗?”乔大哥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咱们……是什么意思?”我后退一步表示划清界限。

“是这样的,之前谈的不是让你做供货商来供给手机壳吗?我回去后想了想,咱们可以共同出钱开一家公司,专门做海外低端市场的手机,这可以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乔大哥一顿高谈阔论,讲得头头是道。

虽然我心底都觉得他不靠谱,但是说得确实很有可行性,然后他又拿出了许多资料,市场调研报告之类的给我看,可行性确实很高,市场也很大,可是问题是以我俩的资产,加起来估计也就能拿出来1000万,顶天了根本不可能支撑这个计划。

“你这主意确实不错,不过干嘛不去找那些老牌资本投资你?反而要拉上我?我一没钱二没经验的,可不敢趟这趟水。”我虽然有些心动,不过还是只能对他的创意表示肯定。

“这个主意可没什么专利不专利的说法,我如果把主意拿出去了,人家回头就把我踢出去自己干,到时候我找谁哭去?”乔大哥苦笑一下,“不过你说的我也想到了,我的想法是,先开一家小的,先把局面打开,至少做到能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后,那时候资金跟不上,再去找其他人投资,这样投资人才会考虑是投资我们合算还是自己重头弄一家公司合算。”

“也有道理。”我有些心动了,不过还是不敢贸然决定,于是跟乔大哥表示我回去好好想想,便先行离开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