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老婆的性事(被老婆调戏) (完) 作者:皇帝新衣

.

【昨晚和老婆的性事(被老婆调戏)】

作者:皇帝新衣发表于SIS

一直想玩老婆菊花,和老婆说了很久,其中威逼利诱,什么手段都上了,无奈老婆就是不干,以前帮老婆口交舔阴时,老婆被我舔的性起,可以允许我边舔阴部边舔菊花,甚至允许我在舔阴时用手指轻轻在她菊花上按压。

最成功的一次是中指进入老婆菊花约一个指节,老婆就会及时踩刹车,屁股扭开摆脱我的手指,但阴部还会拚命往我嘴上凑,昨晚看了会论坛,重点看些开发后门的文章,联想到以前嫖娼时也玩过菊花,只是一直没玩过老婆的,淫虫上脑,又和老婆说起玩菊花的事。

老婆起初不允,我就把开菊花上升到夫妻感情的高度,对老婆进行说教:“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的话,会把自己的所有的都献给她深爱的男人,同时一个男人没有拥有女人所有的洞,那么这个男人严格来说并没有完全拥有那个女人,是不完美的。”

老婆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愤愤不平的说:“那鼻子、耳朵都有洞,你也要插吗?”

“鼻子、耳朵那不是作爱的地方,但菊花可以,所以才叫肛交,又所以才有口交,这些都是性爱的一种。”我继续对老婆说教。 “反正我不行。”老婆还是不干。 “那别的你都肯和我玩,为什么就菊花不行?”我耐著性子缠了老婆。

老婆被我缠的不厌其烦,最后冷不丁的爆出一句:“你先让我搞了我再让你搞。” “什么?”我愣了一下,惊喜老婆终于松口了,忙耐著性子问老婆的想法,老婆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我,问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老婆的意思,原来老婆的意思是要想玩她的菊花得先让她玩我的菊花,让我先感受下被玩菊花的滋味。

“这么变态?”我吓了一跳,又嘻皮笑脸的缠着老婆:“我倒是想让你插,但这个世界天生就是女人有洞,男人有枪,注定是男人插女人,你不是没有那个功能嘛,何必争这个气呢。”

“是吗?”老婆冷冷一笑,不慌不忙的说:“我是没有你那东西,不过不是还有你买的那些鬼名堂嘛。”

我暗暗叫苦,老婆一定是想到了我买过的那个穿戴式模拟阴茎,印象中我买回来的那晚穿着它,戴在胯下,把老婆插的鬼哭狼嚎,但也只用那一次,老婆说感觉不好,就被她束之高阁了,怎么今天又想起那个了? “何必呢,不就是想玩个菊花,费的著这样吗?这让我男人的尊严以后往哪放?”我好说歹说,想老婆放弃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乖乖就范。

“没商量,你不是想玩吗?自己先感受。”

老婆下了决心,因为她知道我是万万不肯的,这样她也就能避免我继续纠缠她,从而保全她的菊花。 怎么办?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男人的尊严和开菊花的诱惑让我左右为难。

“不干了吧?”老婆噗哧一笑,投入我的怀里,娇声说:“现在明白了吧,换作你也不会答应的,别多想啦,我是你的,哪儿都是你的。” “唉……”我叹了口气,玩菊花的欲望还是占了上风,我轻轻问老婆:“要是我答应了,你可别反悔……”

“你真答应啊?”老婆一声惊呼。 “真的……但你不准耍赖。”我把心一横,厚著脸皮答应。 “你可别后悔哦。”老婆本来还和我开玩笑,没想到我真的答应了,看着我一脸认真的样子,老婆嫣然一笑,她的好奇心也上来了,或许她也没想到,我竟然会答应这个要求。 “为了老婆的菊花,我什么都愿意干。”我强装笑脸,满脑子都想着老婆等下被我干菊花呼天喊地的情景。 “好,你别后悔。”老婆恨恨的说,气呼呼的趴在床上,彷佛被我占了天大的便宜。 我心里更加有底了,老婆是不会真插我的,她是女人,本来就是被插的,现在让她戴个不伦不累的假阴茎插她老公,她一定过不了心理上的这个坎,主意打定,我乐颠颠的走向衣柜,那里有我和老婆的闺房秘密武器。 “你干嘛?”当我屁颠颠的把穿戴式模拟阴茎、印度神油放到床头时,老婆有点想反悔了,她全身缩进被子里,看都不看这些东西一眼。 “我去洗洗。”

我忙前忙后的把穿戴式模拟阴茎清洗了一遍,在我忙碌的时候,老婆一直没说话,只是笑吟吟的望着我,也许我当时的样子让她觉的很可笑吧。 “准备工作完毕,老婆大人请检阅。”

我信心爆棚,坚信自己的判断,老婆是绝对不会插我的,现在关键是把她哄开心,一会我就可以享受老婆的菊花了,正好这个模拟阴茎也清洁了,我等下还可以再戴着它,策马奔腾,重温一下把老婆插的鬼哭狼嚎时的情景。 “嗯,你先去洗澡……”老婆窝在被子里,慢悠悠的吩咐我。 “得令。”我哼著小曲,又奔向浴室…… 当我光熘著身子,心情愉快的从浴室出来,老婆还是窝在被子里,我扫了一眼床头,阴茎、印度神油都不见了。 “东西呢?”我有些诧异。 “收走了。”老婆满面通红的窝在被子里。 “乖老婆。”我一把扑到床上,魔爪向老婆身体摸去,老婆“呵呵”的笑着,双手紧抓着被子躲避着我的侵犯。 我欲火大发,想到很快就要得偿所愿了,一边摸著老婆的奶子,一边向老婆下身摸去…… “不会吧……”我心里一紧,怪不得这小妮子一直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原来是怕我发现她的秘密,我一把扯开被子,赫然看见老婆白嫩的身体上竟然戴着那个穿戴式模拟阴茎,皮带有点松,但还是系在老婆跨下,黑油油的阴茎向天矗立著,彷佛在向我示威。

“你真的要插我?”我呆呆的望着老婆,像不认识她这个人了。 老婆笑的花枝乱颤,说这辈子还没感受过插别人的滋味,今天正好在我身上试试。 我没想到老婆和我来真的,脑子里有点乱,只看见老婆一只手扶著系在腰间里皮带,另一只手扶著有些下垂的阴茎,笑呵呵的挺著一对奶站在我面前。 “你躺下。”老婆走下床,要我躺在床沿边上。 “这……你变态……”我有点说不出话来,这小妮子,怎么这么变态的事都做的出来。

“不是你自己说让我先插的吗?”

老婆边笑边调整著阴茎,今天这个玩法是她从没遇到过的,我的样子越狼狈她笑的就越开心。 “不玩是不是?”老婆见我还呆坐在床头,笑的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胸前一对丰乳随着她的笑声有节奏的颤动着…… “好”我有点恼怒,又有点赌气,这小骚蹄子,真不知天高地厚,看我等下不好好收拾你。我看着老婆那女王样,有点挖苦的说:“老婆大人,没想到你也有这个爱好。” “今天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来,靠床边躺下。”老婆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就像我以前拍她屁股那样拍了拍我的屁股:“床边躺下。”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老婆,心里想着等下要好好报复她,就让她先得意一会吧,爷我等下有的是手段收拾你这个小浪蹄子,我皮笑肉不笑的望着老婆,仰面朝天睡到了床上。 “这个东西大吗?”老婆挺著双乳,俯身站在我的脑袋前,黑油油的阴茎几乎要戳到我的脸上。 你就得意吧,我恨恨的想着,头一偏,用手移开老婆系在跨间的阴茎,没好气的说:“不知道。”我可不想看到她太得意的样子。 “必须回答。”老婆捋了捋秀发,娇笑着说:“你不是每次都问我吗?今天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所以要回答我。” “大,行了吧!”

看着老婆跨间黑油油的阴茎,我有些后悔,当初为了能好好的干老婆,我特意买了大号的,如今这个大号阴茎在我眼前晃动,难不成真的要插入我,唉,出来溷的,迟早都是要还啊…… “嗯,乖。”老婆对我的回答比较满意,扭了扭身子,将阴茎探到我嘴边,娇声说道:“现在你帮我吹一会……” 天,我有些震惊,这小妮子竟敢这样对待我,我瞪圆了眼睛,像要把老婆吃了下去。 “来嘛……”老婆奶声奶气的叫我,边说还边晃着跨下的阴茎,看我有些迟疑,老婆吃吃的笑着,边笑边劝我想开点,告诉我以前我也是这么叫她吹的,她都能吹,我为什么不能吹。

好,就陪你好好玩玩,看着老婆嘻皮笑脸的样子,我决定好好陪她玩下去,看她等下还有什么花样,不能让她太得意,我恢复了笑脸,一张嘴,含住了老婆跨下的阴茎…… “好吃吗?”老婆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一边看着我狼狈的含着阴茎,一边笑嘻嘻的问我。 “我主要是想让你看看怎样吹箫,学着点,以后好更好的为我服务。”

我腆著脸,伸出舌头,沿着阴茎龟头处舔了起来,手也不安分的伸向老婆高挺著的胸部,双手捏著老婆两个乳头,轻轻揉捏起来…… “不准摸我。”老婆娇嗔一声,往后缩了缩身子,从我嘴里抽出阴茎,一本正经的吩咐我:“现在你把头抬出床沿,我要插了。” 糟糕,我明白了老婆的意图,这是我以前惯玩的招数,每次我叫老婆帮我吹完箫,就叫老婆把头伸出床沿,我站在床边,双手撑着床,把鸡吧插进老婆嘴里像抽插阴道那样抽插老婆的嘴,还美其名曰‘ 打嘴炮 ’,每次都插得老婆恶心干呕,而我还乐此不疲,老婆越难受我抽插的越起劲,今天终于让她逮著报复我的机会了。 我苦着脸,装模作样的对老婆做了个鬼脸,装着勉为其难得说:“老婆,这个我做不了,换别的吧。” “哼!那你以前不是每次都要这样玩的吗?我怎么都做的了。”老婆故意板着脸,点了点我的鼻子。 “老婆我错了,这是你的专长,下辈子我变女人,做你的老婆,天天让你这样插。”我落到这般光景还不忘占老婆便宜。 老婆被我装出的可怜样逗乐了,毕竟是女人啊,还是心疼我的,老婆不再坚持插我的嘴,叫我爬起来背对着她。

“屁股翘高点。”老婆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模彷着我以前后入插她时的姿势,半跪在我身后,阴茎在我屁股沟间轻轻磨擦,坏笑说说:“准备好哦,我要进来了。” “救命。”我怪声怪气的叫着,这种趴着后入式的姿势让我感觉怪怪的,以前这样插老婆时我可没这种感觉,有的是拿种策马奔腾,豪气万千的感觉,看来同一个事情因为位置不同,得到的感觉也不同。 “我会轻轻的,忍着点哦。”

老婆又模彷我一惯对她说的话,还从背后伸出手来,握住我慢慢有点硬起来的鸡吧,一上一下的套撸起来……

我轻吸了一口气,虽然我现在的姿势不对,但老婆纤纤玉手套弄我鸡吧的感觉还是让我觉得很舒服,我闭上眼睛,屁股也扭动起来,方便老婆玉手对我鸡吧的套撸…… “老公,你硬了。”老婆娇笑着,看我越来越陶醉,对我鸡吧的套撸也加大了力度,嘴里也开始轻哼起来…… 鸡巴的舒适感越来越强,我闭着眼睛享受。老婆那对高耸柔软的乳房也顶着我的臀部,随着她的动作,在我的背上和屁股上不停的移动、摩擦,软软的,绵绵的,酥软的感觉让我的下面越来越硬…… “嗯”老婆的哼声越来越大,到最后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我的后背上,高耸柔软的乳房完全压在我的背上,头也伸到了我的耳旁,吐气幽兰的咬着我的耳垂…… “老公,我要……”

随着老婆在我耳边的低声呻吟,我在也按奈不住,这个时候还不操她,我还算个男人吗?

我一个翻身,把老婆抱过来按在床上,老婆跨下的那个大阴茎早已歪歪斜斜的歪到了一边,我把皮带往上一提,假阴茎歪倒在老婆肚子上,也不管它,懒得解了,把老婆双腿分成八字形,双手按住她两条白嫩的大腿,噼厉叭啦的抽插起来…… 我憋著一口气狠命抽插,老婆的阴道口水流泛滥,两片娇嫩的阴唇已经完全分开,看着老婆被我抽插的满脸潮红,我充满了成就感,这才是男人,你个小妮子还在我面前嚣张,我一口气抽插了百把下,老婆已经开始哭爹喊娘了,双腿分开到最大,挂在我的手臂上…… “起来,趴着。” 老婆媚眼如丝的看着我,顺从的爬起身子,熟练得背对着我,双手撑着床,屁股高高的翘著。 这才对了,这才是我们应该的位置,我双手扶著老婆的细腰,鸡巴一挺,又插进老婆淫水直流的阴道…… “嗯……啊……”老婆叫声越来越大,就像百灵鸟开始唱起歌来,高耸圆润的奶子随着我的抽插有节奏的晃动,肚子上挂着的那支假阴茎都被我操的晃到了床的一边。

“老公,快,快……”

老婆快要进入高潮,双手抓紧床单,屁股拚命往后顶,满面潮红的耸动着下身,似乎想要把我的整个小弟弟都吞进阴道里…… 我知道老婆就要达到快乐的巅峰,加快力度,憋著一口气,强忍着要射精的感觉,来了一段最勐烈的冲刺……在老婆苦爹喊娘的叫声中,颤抖著在她火热的阴道深处痛快的发射了…… “得到高潮了吗?” “嗯。”老婆轻轻地娇声说:“老公,你今天好勐。” “这都算勐?我本来想多玩几个姿势,怕你吃不消,就算了。” “嗯”其实我又多少能力她是清楚的,只是她不说破而已。 “老公,你舒服吗?” “当然舒服,男人射精了就表示得到了高潮。” “老公,你们男人射精时是什么感觉?” “这个啊。”我想了想,亲了亲老婆认真盯着我看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就像憋尿憋了很久,又找不到厕所,然后突然发现一个厕所,最后很爽的尿了出来。” 老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瞪着一对俏眼,娇声说:“乱讲,就知道骗人家。” “没骗你,骗你是小狗。” “那你骗过我吗?”老婆扭动着娇躯,柔柔的婉转娇啼。 “没有。”我一本正经的说着,说完又冲着老婆滑稽的“汪汪”叫了两声。 “好哇,你骗我……”老婆听到我的回答,本来想表扬我,但听到后面“汪汪”两声狗叫,又不干了,娇笑着在我身下撒娇。 “老婆,我怎么舍得骗你啊?和你开玩笑的。” “哼,谅你也不敢,啊……流了。”

老婆一声惊呼,慌忙推开我,侧身从床头拿起纸巾,仰躺在床上,分开白嫩的双腿,轻轻擦示著一丝从她阴道里流出来带着粘性的白色液体。 “老婆,你快看,扯丝了。”我饶有兴致的看着老婆在我面前清洁下身,一丝晶莹的精液变成线体从她阴道口拉长到纸巾上。

“坏蛋,射这么多,把这都弄湿了。”老婆擦完自己,又跪在床上擦床单上被浸湿的位置。

“凭什么说是我弄湿的,你刚才下面流的水还少吗?都快赶上涨洪水了!”我调侃著老婆。 “懒得和你说。”

老婆娇羞的又躲进我的怀里,小心的避让着床单被浸湿的位置。但那个体位让她不舒服,老婆在我怀里拱了半天,最后把我身子一拉,让我躺在那湿漉漉的位置上,她自己像得到了天大的便宜,得意的躺进我的怀中。 “你是不是吃药了。”老婆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的样子:“人家下面现在都还不舒服。”老婆嘤咛了一声,更显得楚楚动人。

“怎么不舒服?”

“就是……就是感觉下面闭不拢了……”

“那当然,怕了吧?”

“切,谁怕谁啊?”

“不服气是吧?以后我要天天搞的你下面闭不拢。”

“哼!”

“老婆,我问你,你说男人和女人做爱到底是谁在干谁?”

“我不知道,你说呢?”

“肯定是男人干女人,你想啊,鸡巴插入女人体内,肯定是男人干女人。”

“那才不是呢,是女人干男人,你看啊,女人把男人那东西夹着,最后把男人夹射出来,这不就是女人干男人吗?”

“那你以后天天干我好了,反正我也乐意。”

“大色狼!”妻子被我说得春心荡漾:“你怎么那么坏呀?”

“哎呀……坏了……”

“怎么了?老公?”

“我忘记搞你的菊花了?”

“搞你个头,滚一边去!”

“来,我的头让你搞,快来!”

“啊……我不要……你怎么又来了……”

【完】

相关推荐